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二十一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二十一1「這事以後,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個葡萄園,靠近撒瑪利亞王亞哈的宮。」

 

【王上二十一1 耶斯列的王宮有關耶斯列的一般討論,可參看十八章45節。耶斯列的王宮於一九九○年代初葉出土,長方形的宮殿範圍占地約十一英畝,繞以夾壁圍牆,四角有城樓,並建有六室城門、護城壕、土制護堤。護城壕是從岩石鑿出,平均寬度三十呎,在好幾處地方深度幾達二十呎。巴勒斯坦的護城河都是無水的(稱為護城幹壕〔fosse〕),用意大概是防止敵軍在城牆之下開鑿隧道。耶斯列距離撒瑪利亞約有二十三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2「亞哈對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作菜園,因為是靠近我的宮;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園換給你,或是你要銀子,我就按著價值給你。”」

    禦花園常是位於王宮及水源附近,種有「綠色植物」、青草樹木以增顏色及蔭涼294(這是 ya{ra{q 的意思,並非「菜園」、NEB 的「葡萄園」,或 AV 的「芳草園」)。──《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3「拿伯對亞哈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

     「敬畏耶和華」」原文或譯作「因耶和華的緣故」。拿伯不肯將園地給亞哈,是根據摩西的律法(參串三)。——《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3萬不敢」這引進指著神的名發一個宗教上的重誓(參:撒上二十四),是絕對不可以輕率而發的(參:出二十7)。安德生(Andersen)認為耶洗別將這句話重新解釋為允許的說話,拿伯終於同意出讓土地,這個立場極為不可能,因為拿伯認為一個人若出讓家族產業是褻瀆神的表現29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3 葡萄園是遺產的一部分亞哈所出的價不但公道,甚至可稱慷慨。拿伯拒絕不單是因為「這是祖業」等傳統的感情因素,他更有神學上的理由。得地為業是盟約的賜與。這是按支派、宗族、家庭分配的世襲性地業,代表每個家庭在盟約應許和利益之上的分(進一步資料見:利二十五23的注釋)。馬里和烏加列的典籍都反映了土地永有的慣例,又有嚴格的規條管制財產轉讓──只是沒有提出宗教性的解釋。此外,又有可能因為耶斯列是王居所在,因此具有特殊地位,城中居民亦享受某些利益(見:撒下五9的注釋)。這些利益包括土地免受王室徵用,甚至可以交換地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4「亞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說:“我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就悶悶不樂地回宮,躺在床上,轉臉向內,也不吃飯。」

    「轉臉向內」或作「發脾氣」。原文並無「向內」二字,有學者解作「向牆」,希臘文譯本則作「蒙著臉」。——《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4亞哈的反應顯示出他真正的性格。悶悶不樂(NIVVulg.;「愁眉不展」,NRSVREB)暗示希伯來文的原意是「轉臉向內(面向牆)」(王下二十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5「王后耶洗別來問他說:“你為什麼心裡這樣憂悶,不吃飯呢?”」

 

【王上二十一6「他回答說:“因我向耶斯列人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我給你價銀,或是你願意,我就把別的葡萄園換給你’,他卻說:‘我不將我的葡萄園給你。’”」

 

【王上二十一7「王后耶洗別對亞哈說:“你現在是治理以色列國不是?只管起來,心裡暢暢快快地吃飯,我必將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給你。”」

 

【王上二十一7 王的權利學者相信本段反映了以色列君王所得的權利,與當代腓尼基人的想法的真正分歧。兩者間的分別包括了(一)土地至終屬於誰,和(二)君王有否絕對權力等問題。在第一個問題上,以色列人相信所有土地都是耶和華的地,腓尼基人則視土地為王室封賜之物──所有土地都是王的給予。就第二點而言,以色列王權的專制程度,單在設計上已經比大部分王國為低──因為君王也在法律之下。耶洗別當然不習慣這些細微的區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7~14耶洗別之計謀】她是一個無恥狡猾的人,強以她腓尼基人一貫的暴君作風魚肉百姓,使用亞哈的印下令給城中的長老貴冑(8節)。若使用王的王朝、行政甚至私人印以取得權柄都需要有亞哈的共謀。考古學發掘出耶洗別有自己的名為印296。這些(複數)是寫給得王授權行使審判權柄的長老及貴冑(RSVNEB 作「有名的人」),拿伯,不像一個受信任的居民一樣的住(lived)或「居住」(RSV)在他們中間。而是「坐」在他們中間(開會)──並沒有召開審議庭。──《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8「於是,托亞哈的名寫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給那些與拿伯同城居住的長老貴胄。」

 

【王上二十一9「信上寫著說:“你們當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間的高位上,」

    「宣告禁食」表明他們中間發生了嚴重的事故,須要慎重處理。

    「高位」原作「首席」。有學者認為這是被告的席位,放在當眼的地方。——《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9王才有權柄宣告禁食(代下二十3-4;耶三十六9)。這次禁食的目的不詳,可能與大乾旱或與地方性/全國性危機有關。導致需要禁食的災禍通常被視為是由神而來,任何人若被指證出是造成神審判的始因者會被刑罰,一如亞幹(書七16-26)、約拿單(撒上十四40-45)的例子。接著王的命令(9-10節)而來的便是執行信上的吩咐(11-13節,LXX 省略此處)。耶洗別完全按照申命記律法的吩咐,在死刑的案件中找到兩個見證人(申十七6,十九15;民三十五30),並要求按褻瀆罪名判處拿伯死刑(申十三10,十七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9 宣告禁食君王有宣告禁食的權利,理由通常是為某種重大事務祈求(見:撒上七6)。例如為了應付當時所面對的旱災,可以禁食一天來求雨,或省察犯了什麼罪行會帶來旱災。大衛在撒母耳記下二十一章安排掃羅家人的死亡,來彌補掃羅家的罪行。同樣殺死拿伯,也被視作解決導致禁食之困境的辦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10「又叫兩個匪徒坐在拿伯對面,作見證告他說:‘你謗瀆 神和王了’;隨後就把他拉出去用石頭打死。”」

「匪徒」原作「無用的人」,乃指卑鄙奸惡的歹徒。(參申十三13; 士十九22;撒下廿1; 代下十三7)。——《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10控訴拿伯的兩位假見證人是「彼列之子」(AV),希伯來文意義為「敗類」或「匪類」(申十三13),因此\cs16 NIV 譯為「無賴」(箴六12;參:REB 譯為「無法無天的惡棍」),RSV 譯為「下流人」或「自甘墮落者」,亦即「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者」,這種人很容易便被收買作出假見證(參:太二十六60)。彼列後來被用於指撒但,是不法及邪惡的代表(林後六15)。有解經家認為希伯來字「祝福」在此用作「咒詛」的婉語表達法(如:伯一11,二59;詩十3),以免人讀到或聽到不敬虔的表達。──《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11「那些與拿伯同城居住的長老貴胄,得了耶洗別的信,就照信而行;」

 

【王上二十一1113 拿伯的罪行咒詛(和合本:「謗瀆」)王等於是直接放棄對王的效忠(如:士九2728;撒下十六78),將困境完全歸咎于王。咒詛神亦同樣是表示不忠,包括中傷、懷疑,有時則是歸咎於神。以賽亞書八21是咒詛神和王的例子,將自己所面對的艱難和危機歸咎於他們。在這個帶領全體社群同心尋求目前危機始因的聚會中,兩名冒充的見證人宣稱他們聽見拿伯把危機歸咎于神和王。此舉被判為叛逆,拿伯被已經暗中教唆過的官員處以死刑。阿拉拉赫一個文獻表示因叛逆罪處死之人,其財產被充公歸王宮所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12「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間的高位上。」

    很有可能耶洗別是設計了一個陷阱要陷害拿伯。他「受命」(9節)坐在高位RSV; NIV 作「顯著的位置」;希伯來文作「百姓的領袖」),而非坐在「前面」(Andersen)。這可能是指認的過程,當假見證人控告拿伯咒詛神及王的罪名,該當死刑(出二十二28)時,他被指為是罪魁禍首。地方法院乃在王的威勢下被迫同意。──《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13「有兩個匪徒來,坐在拿伯的對面,當著眾民作見證告他說:“拿伯謗瀆 神和王了。”眾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頭打死。」

 

【王上二十一14「於是打發人去見耶洗別說:“拿伯被石頭打死了。”」

 

【王上二十一15「耶洗別聽見拿伯被石頭打死,就對亞哈說:“你起來得耶斯列人拿伯不肯為價銀給你的葡萄園吧!現在他已經死了。”」

 

【王上二十一16「亞哈聽見拿伯死了,就起來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

 

【王上二十一17「耶和華的話臨到提斯比人以利亞說:」

 

【王上二十一18「“你起來,去見住撒瑪利亞的以色列王亞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園,現今正在那園裡。」

    「下去」(新譯)是典型的詳細記錄,因為耶斯列(海平線以上一一五公尺)比撒瑪利亞(四一二公尺)低很多。「誰在撒瑪利亞?」(AVREB)太侷限了,因為那時亞哈在耶斯列(17節),NIV NRSV 的譯法較好:「統治撒瑪利亞者」,以利亞來到亞哈犯罪的原地責備他。亞哈可能以為他來的目的是要宣稱自己為土地的合法擁有者,除去死人之名,代表神報復血仇(因此稱他為我仇敵20節)。因為當一位暴君行不義欺壓時,惟一可以約束他的,可能只有訴諸永遠行公義的神了。──《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19「你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殺了人,又得他的產業嗎?’又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舔你的血。’”」

    以利亞預告亞哈的血會在耶斯列的城外(見13)被狗所 ,但後來這事發生在撒瑪利亞的池旁(王上廿二38)。先知的預言實際上應驗在亞哈的兒子約蘭身上(見王下九25-26),這是因為亞哈後來悔過的緣故(29)。——《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19 血被狗餂狗是在街頭流浪,以垃圾為生的食腐動物。只有死得不名譽,甚至得不到妥善埋葬的人(王就更不用說了),屍體才會暴露到這個地步。通俗的觀念認為埋葬不得體,能夠危及死者來生的幸福(進一步討論見:王上十六4的注釋)。以色列人認為人的身軀(「肉體」)和靈魂基本上是不可分的。人是靈也是肉體。因此死屍既然仍是人存有的一部分,就必須小心處置。主前第一千年紀的亞述記錄也反映了這種對死屍的態度。亞述巴尼帕懲罰反對者的辦法,是將他們的屍首丟在街上,四處拖拉。同時代的亞述咒詛宣稱:「願狗把他不得埋葬的屍體撕為碎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19先知以利亞在耶斯列預言狗會舔亞哈的血,這預言是否在撒瑪利亞的池那裡應驗了】

     列王紀上二十一19記載:「耶和華如此說,你殺了人,又得他的產業麼……耶和華如此說,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定在何處舔你的血。」但在列王紀上二十二37-38記載這段審判的預言應驗時,有如下記述:「王既死了,眾人將他送到撒瑪利亞,就葬在那裡。又有人把他的車,洗在撒瑪利亞的池旁(bere-ka-t someron)……狗來舔他的血,正如耶和華所說的。」從上述經文可知,狗舔亞哈的血是應驗了。然而,其中的細節——「狗在何處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舔你的血」——又是否應驗了呢?希伯來經文所強調的是「必在何處」(bimeqom 'aser laoeou hakkelabim:參二十一19)。這一點需要我們作深入的研討。

    拿伯在何處被那兩個假見證人並群眾用石頭打死呢?是否在撒瑪利亞城旁的一個池子?勉強可以這樣說。但當我們參看二十一2-3,瞭解當時的情境,亞哈希望以耶斯列城外的一塊地換取拿伯的葡萄園而遭拿伯拒絕,我們便知道上述說法不可能正確。耶洗別托亞哈的名傳命令給「那些與拿伯同城的長老貴胄」,於是,拿伯便被人捏造證據誣告了,地點極可能是耶斯列城的廣場。之後,拿伯被帶到耶斯列的城牆外,被石頭打死,流了無辜的血(拿伯被打死的地點,並非與耶斯列相距極遠的撒瑪利亞)。然而,經文沒有詳盡地描寫當時的情況。

    假如控告拿伯的人將拿伯帶到「耶斯列城之外」,那麼,他們便可能帶拿伯到以色列首都——撒瑪利亞——的城外,就在城牆外的池子處決拿伯,用石頭打死他。無論如何,依照舊約的律法,將犯人帶往別處處決,是較為例外的特殊情況。一般來說,都是在犯罪者進行勾當的地方,在那地方的長官管轄範圍內將囚犯處決。但舊約聖經也有記載例外的情況。根據約書亞記七24,亞幹在耶利哥城偷取了這城的當滅之物,卻不在耶利哥城旁被石頭打死,而是被帶到亞割穀行刑(亞割穀似乎是Wadi Qilt的一部份,離開舊約時代的耶利哥「即今之Tell el-Sultan]有一段路程)。

    研究這段經文時,還有另一個可能會引起我們的好奇。當亞哈在基列的拉末大敗而死,亞哈的親信落荒而逃,返回撒瑪利亞所經的路線,差不多可以肯定是在伯善下面越過約但河,之後便會向西北偏西前進,直奔亞哈的夏宮耶斯列,而耶斯列就在大道的旁邊,亞哈的親信會沿著這條大道穿過以斯得倫山脈的峽道,到達撒瑪利亞後,便會在那裡的墓地埋葬亞哈。當親信來到耶斯列時,可能會先在那裡洗淨亞哈的戰車,才進入撒瑪利亞。因為,當一行人等到達耶斯列時,沾滿了戰車的血已經變得惡臭了,而且戰車污穢不堪。這輛皇家戰車極可能要在稍後撒瑪利亞的殯儀行列中出現,於是,耶斯列城外的水池正好洗淨這輛戰車。不過,在耶斯列的水池又怎會被稱為「撒瑪利亞的池」呢?我們可以作如下解釋:計劃在耶斯列建設夏宮,並使周圍的境物配合起來,使夏宮更加優美。那時,亞哈和耶洗別可能認為有一個水池會令景色更佳。他們可能稱那個水池為「撒瑪利亞的池」,以尊崇首都撒瑪利亞(這城由亞哈的父親暗利建立,在較涼快的季節,政府人員于此城辦公)。

    在古代近東,並非所有與某城相連的水池都以該城命名,特別是此城早已有另一個水池。那麼,新的水池便要另起名字了。例如在耶路撒冷,就有西羅亞池、畢士大池及王的池。因為妓女通常在撒瑪利亞池洗澡(王上二十二38),所以它並非耶斯列唯一的水池,可能是後來由那些負責興建夏宮的設計師修築加建的。由此,我們可以合理地推論出,此城應另有一池名叫耶斯列池,儲水供應耶斯列居民的日常飲用。因此,假如亞哈的夏宮有水池,就不可取名為耶斯列池。於是,以國家首都的名字來命名這個水池,就最適合不過了,因為在一年裡的大部分時間,亞哈都在撒瑪利亞的象牙皇宮中渡過。──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上二十一19~20預言的應驗有時是逐步成就的。這裡的預言在亞哈的屍體被暴露於撒瑪利亞(二十二38)時部分應驗。其次,正如神應許會延遲降禍(29節),亞哈的兒子約蘭身亡於拿伯的田間(王下九25-26)。以利亞向犯罪的一方宣告預言性的審判。亞哈破了十誡中的兩條,就是禁止殺人(申五17,「不可殺人」)及貪心(「不可貪圖人的……田地」,申五21)的誡命。亞哈賣了自己LXX Versions 在此加上「無緣無故的」)行惡事,顯示他行惡乃出於自己的選擇,結果便是不可避免的「災禍」(21節,「邪惡」,AV;參:NIV 的「災難」),亦即神施報行毀滅(見:賽四十五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20「亞哈對以利亞說:“我仇敵啊,你找到我嗎?”他回答說:“我找到你了,因為你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找到」可作「追獲」。

「賣了自己」指亞哈以自己的性命換取他的惡行。——《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21「耶和華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你,將你除盡,凡屬你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

 

【王上二十一21~22以利亞宣告神的話語時使用第一人稱的說法,這非比尋常,現代人也不應以此為榜樣。然而,我們也不需要因此認為這部分是作者藉此將暗利王朝及前朝的耶羅波安及巴沙王朝相提並論的評語,即便這的確是一個多次出現的主題也不例外(參十四10-11;王下二十二16)。第\cs162526節的評語使亞哈成為以色列二十位王中最邪惡的一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22「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的家,又像亞希雅的兒子巴沙的家,因為你惹我發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

 

【王上二十一23「論到耶洗別,耶和華也說:‘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別的肉。」

「外郭」或作「城牆」,有古卷則作「田地」。(參王下九10, 36)——《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23耶洗別的命運在列王紀下九36有交代,作者特別註明她的下場是死無葬身之地,這在當時乃極大的羞辱。耶斯列牆的圓形外郭(RSV 作「壁壘」;MT h]e{l)意指何處,各解經家所指不同,有些抄本讀作「田裡」(h]lq),一如列王紀下九1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24「凡屬亞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

 

王上二十一24~29亞哈悔改】本段經文解釋因為亞哈真心悔改,顯出哀哭的人特有的(27節)、懺悔自卑的態度(29節,RSV 作「憂鬱的」;他舉止溫柔;希伯來文:~at]),以致有關亞哈結局的預言被延遲應驗。悔改可以使刑罰暫時延後,希西家(王下二十1611)及尼尼微(拿三10)便是一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一25「(從來沒有像亞哈的,因他自賣,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別的聳動,」

 

【王上二十一26「就照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趕出的亞摩利人,行了最可憎惡的事,信從偶像。)」

「亞摩利人」泛指住在迦南地的外邦人。——《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27「亞哈聽見這話,就撕裂衣服,禁食,身穿麻布,睡臥也穿著麻布,並且緩緩而行。」

   「緩緩」原指「肅靜」或「順和」,是蒙羞、自卑的表現。亞哈的行為乃表示哀痛或懺悔。——《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一27 亞哈的響應身穿麻布和禁食在古以色列被視為懺悔和哀悼的要素。在聖經以外,古代近東沒有什麼禁食的例證。禁食通常是在哀悼之時進行。舊約中宗教性的禁食通常與向神懇求有關。其原則是所求之事重要到一個地步,懇求者集中精神於屬靈景況上,肉身需要則退居幕後。如此,禁食是為使人淨化,在神面前謙卑而設的(詩六十九10)。這些所謂麻布其實是用山羊或駱駝毛織造,十分粗糙,穿著起來很不舒服。很多時候這麻布僅是腰布而已。阿希蘭的石棺上繪畫了正在哀慟的女子,她們的裙子上束著似乎是麻布的腰巾。──《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一28「耶和華的話臨到提斯比人以利亞說:」

 

【王上二十一29「“亞哈在我面前這樣自卑,你看見了嗎?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還在世的時候,我不降這禍,到他兒子的時候,我必降這禍與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