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二十二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上二十二8吉语与凶言】「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

  吉与凶,是要从哪一方面看而决定。一件事,在某一方面看是凶的,另一方面看来却可能是吉。亚哈王知道米该雅是耶和华的先知:“只是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王上二二:8)换一个说法是:米该雅单指着我说“凶言”。莫怪王不喜欢他。
  其实,先知米该雅并不是“单说凶言”。世界上恐怕没有那种人。而是“他指着我〔亚哈王〕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对凶人,说凶言,并没有不对;而且不是他自己说的,是耶和华吩咐他说的,他就忠心传讲,世界需要这种人。
  很多人都相信“鹊鸣吉,鸦鸣凶”的说法。喜鹊成了人喜爱的鸟,乌鸦则被人恨恶。这实在是冤枉了乌鸦的好意,表明人只喜欢听好话,却不知道所需要的正是乌鸦的警告:听到了恶信凶言,不应该恨报信的使者,所需要的是立即省察,悔改除去恶行,就可以趋吉避凶,得福免祸。
  亚哈所喜欢的,是听人奉承他英武善战,功业盖世。假先知最善于提供这种服务。他们听到王要兴兵光复基列的拉末失地,没有人愿意扫他的兴,拣王爱听的说。他们说:“可以上去,因为主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里!”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表现得最为出色,他造了两个铁角,用来表演逼真的说:“耶和华如此说:‘你要用这角抵触亚兰人,直到将他们灭尽’。”其余的假先知也都参加了谎言大比赛,丑态百出。只有米该雅不肯苟同。他说:“必然得胜!”但亚哈听出他话中的讽刺意味,继续问他;米该雅才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华已经命定降祸与你。”他更肯定的说,王不能平安回来。(王上二二:10-28
  先知米该雅的信息,给他带来了牢狱的苦难。但他从神来的预言,都一一应验。可惜,亚哈不了解他“凶言”的价值,失去了最后悔改的机会。那些说好话的人,哪里去了?
  如果行神的旨意,必然是吉,没有疑就没有问的必要;如果神仆人说是凶,正该悔改免祸。虽然人不欢喜,却是需要的信息。先知所受的苦难,不久就过去了。他忠于神的托付,留下了永远的榜样,在天要得荣耀冠冕。在这背道的时代,我们多么需要米该雅:“耶和华对我说甚么,我就说甚么!” ── 于中旻《圣经研究》

 

【王上廿二18是吉语、还是凶言﹖】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我岂没有告诉你﹐这人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么﹖’”(王上廿二﹕18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
  一个有钱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得很﹐满月时抱出来给客人看﹐自然想听到一些吉利话。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的感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也讨主人喜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挨了大家一顿痛打。
  其实﹐孩子将来要死﹐是必然的事﹐只是说出来却挨痛打﹐至于发财做官﹐都是渺茫无定的奉承话﹐反而得人欢喜。自古以来﹐人不论贫富贵贱﹐都须低头走进坟墓。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只有在基督里﹐才能获得罪的赦免﹐罪得赦免的人才能向死亡夸胜得享永生── 佚名《喻道故事续集》

 

【王上二十二34「有一个人随便开弓。」】

我们所遇见的人都佩有武器,所以随时防御别人的攻击,来抵挡人们怪责的暗箭,但是我们常想来自圆其说应付,「别人可以做,我也可以。」「我看不出有什么危险!」「我的先祖也这样做。」「我是不得已的。」这些都成为挡箭牌,我们在事奉上失败,也因为我们以挡箭牌自足,以为这样应付就可以了。成功的见证人应该知道人性的软弱,而乘虚而入,专攻其弱点,但是真正明白人心的,还是圣灵的恩膏。我们看出那里是最好使人知罪的,然而敦促他明白神恩惠的福音。今日最大的需要,是刻意分析罪的性质,使别人知道他们怎样损坏了神的律法。一般人大概同意神在圣经中提出对人的要求,但不能认清他们自己在那一方面达不到神的标准。你一定要打得中,用不同的方法使人们看见他们怎么在神的 审判之下。

有几项条件必须符合:第一,明白自己的心;第二,细读圣经中的传记,由圣经作者加以刻划人性的真相;第三,向圣灵敞开心灵,你就有分辨的能力,正如主一样,祂完全知道人心,也教导你怎样将灵与魂,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

──迈尔《珍贵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