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上十二15分裂之路】「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於耶和華。」

  羅波安登位作王,穿上所羅門的鞋,是非常難為的事。如日中天的以色列國,要再升高一步都不容易;盛極而衰,走向下坡,人民會比較,說他不如前王,卻是極自然的事。
  以色列人到了示劍,那是以法蓮支派的城,是與神立約更新的城(書二四:1-33),如果推想是耶羅波安擁護者的意見,該不會遠離事實。他們要在那堨艉。所羅門那麼智慧的王,竟然沒有留下清楚的遺旨:不知是他以為人民自然會接受羅波安,或是他體會到民意分歧,願意讓他們自決。事情不同尋常的是,他們立大衛的後裔羅波安作王,並不立即表示效忠,卻是有條件的,要先經過考試,看他是否有足夠的才慧;如果他不像所羅門,並不出乎任何人意外,也該自己知道,另有其處事待人的方法。群眾有了替他們說話的領袖,提出了條件,是該警覺的事。這是第一面紅旗。
  他們對那將要登位的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作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作的苦工,負的重軛,輕鬆些,我們就事奉你。”這請願是人民不滿情緒的信號。(王上一二:1-4)他們當面抱怨,這是第二面紅旗。
  羅波安應該慎重處理。幸而他有可顧可問的人。他向聽過所羅門智慧話的老臣,請問如何應付的藝術。老人家說:“現在王若服事這民如僕人,用好話回答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僕人。”(王上一二:7)這話聽來平常,使羅波安懷疑他們是否值得付給薪俸。但其中卻有圓熟的智慧:1.他們提出了“服事”的觀念,作領袖不是發威生風的工作,要顧到人民福利;這是大衛所作的(徒一三:36);神的兒子基督耶穌到世上來,是大衛的子孫,也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二○:28)到現在國家的機構,不稱衙門,而稱“服務”(Service);大臣是“服事者”(Minister)。2.“用好話”,有口無心是虛假,不可取;但有心無口則是愚昧。3.作僕人換得人民永遠歸心作僕人。
  羅波安覺得這回答不夠王者氣派,不肯採納。採用了跟他一樣的少年人的建議,說了些嚴厲空夸的話,得意神氣,卻失了民心,失了國土,成為夜郎不大;他派出慣用鞭子的亞多蘭去,更被石頭打死(王上一二:8-19)。何等的鑑戒!── 于中旻《聖經研究》

 

【王上十二15;代下十一4;伯十九28;詩三十九9滿途荊棘】

這幾節經文告訴基督徒一個處於特殊遭遇和逆境中的正確認識和正確態度。

主曾告訴門徒說:跟從他的道路是狹窄的,要遵行他的旨意就要遭受難處。

聖靈藉著使徒的口曾對教會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又說,凡立志在基督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

從此我們就知道了,我們跟從主的道路,肯定是滿途荊棘,多有艱難的。但我們怎樣正確對待這些問題呢?許多時候一碰到具體問題,我們就迷糊了、軟弱了,心靈也發昏起來;因此就難免憂愁、悲哀、恐懼、怨尤,甚至要設法逃避、推卻、退後,直到陷入黑暗的深淵,以失敗告終,悲慘至極!

究其原因,都是只看事物的外表現象,沒有認識其本源,只抓住現象,不瞭解本質,難免不受迷惑了。

所以,當一切事臨到我們,都是出於神。不是定命,就是許可,我們要能正確的認識並解決問題,就是回到神面前去;何時我們與神之間的問題弄清楚了,何時問題就解決了。

如果我們不能從神那裡得著解決,既或憑自己的智慧、聰明、才幹、力量、人情、物質等等的方法,自以為得著了解決,可是過一段時間,你就會發現它又出現了,問題又來了。也有時或許會換個姿態現出來,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根本不能使問題得著真實的解決,因為惹事的根乃是在乎他。

所以我們必須將我們整個的人生,都納入神的軌道,凡事依靠他、通過他、順從他,這才可使我們的心得安息、得著亮光、得著能力,只有生活在如此的景況裡,才能榮耀神。

主阿!凡在你預定中叫我們走的、受的、忍耐的,不管是榮耀或羞辱、順或逆,都是為造就我們、校正我們;故此,求你保守我們,使我們能在患難中得勝,享受安息。阿們!—— 李慕聖《晨光》

 

【王上十二24】「這事出於我。」
  得意暗藏在失意之中”——福克斯牧師
  我的孩子,今天我有一個信息傳給你;好叫你上面的黑雲消散,前面嶇路變平。這個信息是很短的,只有五個字,但是我要你銘刻心中;又把它當作一個枕頭來安放你疲倦的頭,使你真能高枕無憂。這個信息是什麼呢?就是這事出於我
  你有沒有想到過︰凡與你有關的事,也與我有關?因為︰摸你們的,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仁(亞二︰8);我看你為寶,為尊(賽四十參︰4)。所以,我特別喜歡訓練你。
  當試煉攻擊你,仇敵好象急流的河水沖來(賽五十九︰19)的時候,我要你知道這事出於我,你的軟弱需要我的剛強,你的平安在乎讓我替你爭戰。
  你是不是正在艱難的環境中,四周的人都不瞭解你,都不遂你的心意,都看不起你?這事出於我。我是管理環境的神。你所處的境遇並非偶然的,都有我的美意在其中的。
  你不是曾求我給你謙卑嗎?你看,我已經把你反在一個學習謙卑的學校裡了,你所接觸的人和環境是被我利用來成全我的旨意的。
  你是不是正感覺經濟缺乏呢?這事出於我,因為我是經營你用度的,我要你向我支取,完全仰賴於我。我的供給是無限的(腓四︰19)。我要你證實我的應許,我不願意你在這事上卻不信耶和華你們的神(申一︰32)。
  你是不是整夜憂愁呢?這事出於我。我是憂患之子,常經憂患,深知怎樣擔當憂患的。當你向世人尋求安慰時,我故意叫他們不給你同情,好叫你轉向我尋求永遠的安慰(帖後二︰1617)。你是不是渴望為我作些偉大的工作,結果倒反臥病在床呢?這事出於我。在你忙碌的日子,我不能引起你的注意力來;我要你學習一些更深的功課。事奉不是體貼自己的熱心,乃是遵行我的旨意。我有許多頂心腹的僕人,都是關於最冷僻的地方,用禱告事奉我。
  今天我把這個信息當作一瓶香膏送在你手裡。你可以自由敷用。我的孩子,不順的環境,紮心的毀謗,無故的逼迫等等,臨到你的時候,你就敷上這香膏。如果你能在一切事上看見這事出於我,所有的痛苦便會立時消失了。——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司諾

【王上十二24一切在神「因為這事出於我。」】

我們常不明白所遭遇的各樣事情,有的是非常痛苦,不幸的事,煩惱,傷心的事,有許多事令我們不愉快,不稱心,感到憂愁、恐懼、憤怒、不平。怎麼辦呢?我們想沖出來,與之對抗,但結果常是更陷入苦惱,失敗之中,達不到所想望的目的。不然就是悲觀、失望、怨天尤人、這不但無用,也只更增痛苦和罪過。

這時最要緊的是心中平靜下來,聽聽聖靈的聲音和神的話語。我們會聽到有聲音說,「這事出於我。」不管事情如何都是出於神。雖然許多事不是神直接作的,是人所加給我們的,甚或出於撒但的攻擊。各種的試探,但都有神的許可,也可以說都是出於神。否則不會臨到我們,好像約伯遭遇的不幸一樣(伯11221210)。耶穌受試探也是出於神(太41),因此當順服神,服在祂大能的手下,相信神的意思是好的(創4585020)。

不過我們也應當明白神的意思,為什麼叫我們遭遇這一切的事,好叫我們得到其中的教訓和益處,改正我們的錯誤,有些事不能明白,只有相信順服,等到神的時候,就明白了(約137)。──《每日天糧》

 

【王上十二33「他私自所定的月日。」】

耶羅波安的行動是很會取巧的。人民若經常到耶路撒冷禮拜,會使我們不能充分效忠於祂的治權,反而叫他們想要恢復民族的合一。這種屬世的智慧使王設立偶像,置放在伯特利與但。其實他這方面的政策日後促成國度的衰亡。他如果依靠神的應許,照先知亞希雅所說的,神的目的可能仍使他王權得以繼續,然而他只以取巧的方法,設立敬拜的日子,終於導致災禍(十四章)。

我們也容易私自定規事情,以為憑自己的聰明與卓見作事。結果作些事情是神所不能同意的,以後悔恨無窮。最好專心等候神,讓他發展計畫,照祂所預定的目的,到了時候,必然成全。所以靠自己的,自以為是的,實在愚蠢不堪。要靠在神的面前,結果自陷泥腳,無法自拔。我們無論作什麼,總要照山上的樣式,從神所指示的時間來定規。試比較耶羅波安與人子。人子不為自己作什麼,祂的眼目註定在父的日咎上,他知道祂的時候還沒有到。祂常注意父神的旨意,看神為祂成就的事。我們要以父神的旨意成為引路的北極星,我們要像主那樣說:「我不求自己的旨意,只遵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