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上十四6「我奉差遣將兇手告訴你。」】

耶羅波安多麼愚蠢。他既認為老先知會看透未來,卻叫他妻子喬裝,難道這樣就可瞞過嗎?這位先知卓越的觀察力一定完全識穿她的心。任何秘密在神面前是無法隱藏的,所以先知一說出她的名字,就將凶事告訴她。

我們不可猶豫,罪的後果必須透露。我們是城牆上的守望者,要向人們宣告神對罪人的忿怒,審判必臨到他們,除滅他們。我們不能逃避這種宣告的責任。神的心意必須表達,罪惡的事要暴露。罪惡不是一種不幸、錯失或疾病,那是干犯神的。罪人的罪犯,引發聖潔的神公義與公正的忿怒,罪人必須為罪而受苦。

但是我們在警告的時候,需要何等的溫和,甚至帶著眼淚。有時我們太自義,沒有像耶利米那樣流淚晝夜哭泣。如果消息是凶事,我們自己的心先趕到壓力而沉重,在失望與陰暗的境地,聽見痛哭哀號咬牙切齒,然而再回去警告弟兄們,使他們不致到悲痛的地步。保羅傳福音,是以恐懼戰兢的心,他毫無保留地將神的公義傳出來,所以我們在向人傳救恩的好信息前,先將凶事告訴頑固不信的人。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上十四10眼盲與心盲】「必除盡耶羅波安的家如人除盡糞土一般。」

  在以法蓮山區,一個寡婦的兒子,並非是名門望族;出身寒微的耶羅波安,長大了得所羅門賞識,見他殷勤能幹,派他作個建築工人的總管。在那堙A他體察到人民徭役的勞苦,體驗了統御工人的方法。先知亞希雅宣示神要將以色列的十個支派賜他為王,同時告訴他要行神的道。(王上一一:26-40
  他蒙神這麼大的恩典,但作王之後,竟背離了神,用自己的手段,利用宗教,設立偶像,為以色列亡國被擄種下了因。
  及至他的兒子亞比雅病了,遇到了困難,才想到了當初預言他作王的亞希雅。但很奇怪,他只想到先知,而沒有想到成就預言的,是全知全能的神。而且以為神可以欺騙,差王后改裝去見先知;因為他沒有準備認罪悔改的意思,只是像問卜一樣,想要知道前途如何。他真是心眼瞎了,不能看見神的全知全能,忘記了神的恩典。(王上一四:1-20
  先知亞希雅雖然年老目盲,他的心眼卻是明亮的,能聽神的聲音,得到神的啟示,看透耶羅波安妻子的化裝,看透耶羅波安的心和他的前途,把凶信告訴他,宣告罪的刑罰:“我必使災禍臨到耶羅波安的家…必除盡耶羅波安的家,如人除盡糞土一般。”這麼嚴重的信息,卻沒有使他敬畏悔改離罪,見到猶大王羅波安的失敗,他也全然不知警覺,真是眼瞎心死。正如聖經所說的:“人屢次受責罰,仍然硬著頸項,他必頃刻敗壞,無法可治。”(箴二九:1)神從塵土中高舉耶羅波安,把他放在寶座上;他不知感恩,不肯忠貞敬畏神,自甘墮落拜偶像,神也能把尊貴的王族,變成塵土,棄絕除盡。
  羅波安作猶大王,也是不尋求耶和華,隨從外邦的惡俗拜偶像,行一切可憎惡的事,惹動神的怒氣。神藉埃及王示撒來管教他,攻破耶路撒冷,奪了耶和華殿和王宮的寶物。這叫他知道犯罪背離神的苦果。(王上一四:21-31
  人的敗壞是忘記神的恩典,心靈的眼睛瞎了,看不見神的榮耀,偏行己路。結果,神的管教就臨到。應當及時悔改歸向神,因祂的責備回轉。不可悖逆妄行愈陷愈深。聖經說:“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遠遠趕除。”受神管教眼睛開了,除去愚蒙悔改,還可以有希望。
  求主開我們的眼睛,常將耶和華擺在右邊,仰望祂。── 于中旻《聖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