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十四6「我奉差遣將兇手告訴你。」】

耶羅波安多麼愚蠢。他既認為老先知會看透未來,卻叫他妻子喬裝,難道這樣就可瞞過嗎?這位先知卓越的觀察力一定完全識穿她的心。任何秘密在神面前是無法隱藏的,所以先知一說出她的名字,就將凶事告訴她。

我們不可猶豫,罪的後果必須透露。我們是城牆上的守望者,要向人們宣告神對罪人的忿怒,審判必臨到他們,除滅他們。我們不能逃避這種宣告的責任。神的心意必須表達,罪惡的事要暴露。罪惡不是一種不幸、錯失或疾病,那是干犯神的。罪人的罪犯,引發聖潔的神公義與公正的忿怒,罪人必須為罪而受苦。

但是我們在警告的時候,需要何等的溫和,甚至帶著眼淚。有時我們太自義,沒有像耶利米那樣流淚晝夜哭泣。如果消息是凶事,我們自己的心先趕到壓力而沉重,在失望與陰暗的境地,聽見痛哭哀號咬牙切齒,然而再回去警告弟兄們,使他們不致到悲痛的地步。保羅傳福音,是以恐懼戰兢的心,他毫無保留地將神的公義傳出來,所以我們在向人傳救恩的好信息前,先將凶事告訴頑固不信的人。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