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二十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上二十一20「亞哈對以利亞說:我仇敵啊,你找到我嗎?」】

亞哈搶了果園,但是他必須面對以利亞,站在園門口好似現身的良心,人想隨心所欲,得著他的珍寶。但是如果手段錯誤,良心會苛責他,將他的興趣與喜樂完全除去,最後會一敗塗地。

當我們將最好的朋友轉變為仇敵,就是亞哈的情形,因為他當以利亞為仇人。雲彩對以色列是亮光,對埃及的法老是黑暗。天使是保護耶路撒冷的,卻擊殺西拿基立的軍隊。溫和的愛膏抹救主的,卻引發猶大嫉恨而終於賣主。神對憐憫別人的施以憐憫,對煙氣祂的厭棄,我們內裡也有兩種可選擇的可能,陽光可使蠟溶化,卻使泥土硬化,因為質地不同。以利亞從撒勒法的寡婦是光明的使者,對亞哈卻是仇敵,主要的在與內心不同的狀態。前者是聖潔可愛的,後者是暗淡而混亂的,你本身怎樣,就能決定以利亞是仇敵還是朋友。

「出賣自己」是悲慘的,這是歌德的「浮土德」所描繪的,將靈魂賣給魔鬼,無非是想要些俗世的逸樂。我們若不守約,必自趨厄運。金銀的賄賂足以燒毀那接受的手,無異在出賣自己。我們怎樣可以與魔鬼交易呢?他一旦把握你的生命,就將以前的諾言置之一笑,然後將靈魂置於死地。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上二十一20仇敵或朋友】「我仇敵啊,你找到我嗎?

  沒有誰願意作找人麻煩的人,特別是專與王作對。跟王作朋友是值得誇耀的事,很多人願意作;與王作仇敵,則是聰明人不肯作的事。以利沙跟著以利亞的最後一段,就是學習與王為敵的功課,但也是認識神的功課。從此,這個耕地的農夫,蒙召穿上了先知以利亞的外衣,真的學會了不向權貴低頭。
  在罪惡猖行的時代,以利亞成了以色列的良心,是亞哈夫妻倆所不歡迎的。但他不但回來了,而且跟定了亞哈,知道在甚麼時候,甚麼地方,可以找到他。亞哈寧願沒有他來煩擾。
  亞哈最不願意見的人,就是先知以利亞了,特別是作了不可告人的事,良心有麻煩的時候。上次見到他,是在迦密山;以利亞求神降下雨來,紓解了遍地旱災,當然是好事;但代價很大:損折了會迎合王心意的四百五十名巴力先知。這個以利亞的毛病,是不能容忍罪惡,甚至不惜得罪王。後來,能幹的王后把他給嚇跑了;誰想他不肯長住國外作寓公,竟又捲土重來!在這個最不方便的時候:先知總是揀人不方便的時候。
  亞哈希望擴張王宮的菜園,實在是想擴張自己,沒有人限止他。近鄰拿伯的葡萄園,成了他想佔有的目標。偏偏園主拿伯不懼怕權勢,堅持律法的原則,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王上二一:3;民三六:7
  王后耶洗別相信王的權勢大過律法,她是介紹西頓的巴力和亞舍拉偶像崇拜進口以色列的,並不敬畏神,神所禁止的,她有辦法可以得著;結果也真的得著了。她所用的方法,是設計陷害拿伯,作成假見證,誣指拿伯謗瀆神和王,用石頭打死他。亞哈王裝病休假,讓王后代理;代價是“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王上二一:7-20)亞哈王一向是最英武的,殺個把人算不了甚麼,何況殺自己的人,沒有抵抗力的平民?但先知奉神的命來責備他,而且就地抓住他的證據!
  不過,這不講人情的先知,並不會比神更嚴厲:先知以利亞宣告了神的審判之後,亞哈真實的悔改了,拿伯葡萄園所出的酒再好,他嘗著都是苦的。本來殺人的罪不能獻祭贖罪,必須以命償命;但惡人悔改,有恩典有憐憫的神,竟開恩赦免了他,只刑罰他的後代和耶洗別。(王上二一:21-29)人犯罪是與神為敵,也必是神僕人的敵人,因神的僕人不能與罪妥協。── 于中旻《聖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