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二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上二十二8吉語與凶言】「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

  吉與凶,是要從哪一方面看而決定。一件事,在某一方面看是凶的,另一方面看來卻可能是吉。亞哈王知道米該雅是耶和華的先知:“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王上二二:8)換一個說法是:米該雅單指著我說“凶言”。莫怪王不喜歡他。
  其實,先知米該雅並不是“單說凶言”。世界上恐怕沒有那種人。而是“他指著我〔亞哈王〕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對凶人,說凶言,並沒有不對;而且不是他自己說的,是耶和華吩咐他說的,他就忠心傳講,世界需要這種人。
  很多人都相信“鵲鳴吉,鴉鳴凶”的說法。喜鵲成了人喜愛的鳥,烏鴉則被人恨惡。這實在是冤枉了烏鴉的好意,表明人只喜歡聽好話,卻不知道所需要的正是烏鴉的警告:聽到了惡信凶言,不應該恨報信的使者,所需要的是立即省察,悔改除去惡行,就可以趨吉避凶,得福免禍。
  亞哈所喜歡的,是聽人奉承他英武善戰,功業蓋世。假先知最善於提供這種服務。他們聽到王要興兵光復基列的拉末失地,沒有人願意掃他的興,揀王愛聽的說。他們說:“可以上去,因為主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堙I”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表現得最為出色,他造了兩個鐵角,用來表演逼真的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用這角牴觸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其餘的假先知也都參加了謊言大比賽,醜態百出。只有米該雅不肯苟同。他說:“必然得勝!”但亞哈聽出他話中的諷刺意味,繼續問他;米該雅才說:“我看見以色列眾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華已經命定降禍與你。”他更肯定的說,王不能平安回來。(王上二二:10-28
  先知米該雅的信息,給他帶來了牢獄的苦難。但他從神來的預言,都一一應驗。可惜,亞哈不了解他“凶言”的價值,失去了最後悔改的機會。那些說好話的人,哪堨h了?
  如果行神的旨意,必然是吉,沒有疑就沒有問的必要;如果神僕人說是凶,正該悔改免禍。雖然人不歡喜,卻是需要的信息。先知所受的苦難,不久就過去了。他忠於神的託付,留下了永遠的榜樣,在天要得榮耀冠冕。在這背道的時代,我們多麼需要米該雅:“耶和華對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 ── 于中旻《聖經研究》

 

【王上廿二18是吉語、還是凶言﹖】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豈沒有告訴你﹐這人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麼﹖’”(王上廿二﹕18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九﹕27
  一個有錢人家生了一個男孩﹐合家高興得很﹐滿月時抱出來給客人看﹐自然想聽到一些吉利話。一個說﹕這孩子將來要發財的。他于是得到一番的感謝。一個說﹕這孩子將來要做官的。他也討主人喜歡。一個說﹕這孩子將來是要死的。他挨了大家一頓痛打。
  其實﹐孩子將來要死﹐是必然的事﹐只是說出來卻挨痛打﹐至于發財做官﹐都是渺茫無定的奉承話﹐反而得人歡喜。自古以來﹐人不論貧富貴賤﹐都須低頭走進墳墓。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只有在基督裡﹐才能獲得罪的赦免﹐罪得赦免的人才能向死亡誇勝得享永生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王上二十二34「有一個人隨便開弓。」】

我們所遇見的人都佩有武器,所以隨時防禦別人的攻擊,來抵擋人們怪責的暗箭,但是我們常想來自圓其說應付,「別人可以做,我也可以。」「我看不出有什麼危險!」「我的先祖也這樣做。」「我是不得已的。」這些都成為擋箭牌,我們在事奉上失敗,也因為我們以擋箭牌自足,以為這樣應付就可以了。成功的見證人應該知道人性的軟弱,而乘虛而入,專攻其弱點,但是真正明白人心的,還是聖靈的恩膏。我們看出那裡是最好使人知罪的,然而敦促他明白神恩惠的福音。今日最大的需要,是刻意分析罪的性質,使別人知道他們怎樣損壞了神的律法。一般人大概同意神在聖經中提出對人的要求,但不能認清他們自己在那一方面達不到神的標準。你一定要打得中,用不同的方法使人們看見他們怎麼在神的 審判之下。

有幾項條件必須符合:第一,明白自己的心;第二,細讀聖經中的傳記,由聖經作者加以刻劃人性的真相;第三,向聖靈敞開心靈,你就有分辨的能力,正如主一樣,祂完全知道人心,也教導你怎樣將靈與魂,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