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八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下十八1「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第三年,猶大王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登基。」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三年、猶大王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登極作王。

  〔暫編註解〕“希西家”是猶大的一位賢君,實行反亞述的政策,引來西拿基立攻打猶大,結果導致希西家向亞述進貢,其後亞述軍隊離奇地被打敗(一八二○;代下二九三二;賽三六三九)。

         希西家是猶大國的好王。北國以色列正為亞述吞併,但希西家毫不畏懾,反力圖自強,在靈性和政治上領導猶大國踏上復興之路。

         「何細亞第三年」:是主前七二九年,當時希西家的父親亞哈斯還在位,希西家與他一同執政。

         希西家。從現在開始記載中出現的就都是猶大王了。當希西家登上王位的時候──很可能他有一段時期是和他的父親亞哈斯共同執政(見第86,150頁)──以色列幾乎已處在它悲慘歷史的尾端了。而猶大國又延續了將近一百五十多年。百姓由於隨從周圍列國的道路,他們就淪為那些國家的掠物。希西家的父親──上一任猶大王亞哈斯──偏離正路甚遠,幾乎將他的國家帶到了和以色列命運相同的深淵。他鼓勵崇拜外邦的神明,將耶和華的殿用於敬拜偶像,還將國家和聖殿的財富當作貢物獻給亞述。希西家對他父親的宗教和外交(政治)政策做了迅速和徹底的改變。他潔淨聖殿,根除假神的崇拜,韜光養晦一段時間之後不再屈服於亞述的統治,領自己的國家進一步親近正義和神。

     「以拉」:字義是「橡樹」。

         「何細亞」:字義是「拯救」,與「何西阿」相同。

         「何細亞第三年」:一般認為是西元前728年左右,此時希西家開始與其父親共同執政。

         「希西家」:字義是「耶和華是我的力量」。

         18:1-8  希西家作猶大王:希西家盡心遵行耶和華的律法,並從事宗教的改革。猶大王中只有他和約西亞(見代下34:3)把邱壇廢除。 他專心倚靠神,力抗亞述,在先知以賽亞的扶助下(見賽36-37)安然渡過亡國的危機  , 使猶大不像以色列一樣被亞述擄去。(參考:考古發現與希西家任內亞述的入侵)

         聖經用相當多的篇幅記載他與亞述王西拿基立(此人接續在戰陣中死去的父親撒珥根二世為王,時在主前705年)的接觸和晚年的政績。這些記載分別見十八1321;《代下》三十二133;《以賽亞書》三十六1∼三十九8,具見這位“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謹守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誡命”(十八56)的君王在聖經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希西家統治猶大國二十九年的政績如下:1,掙脫亞述的轄制,不再進貢(7節);2,廢去邱壇、柱像、木偶,連摩西在曠野所造的銅蛇也予摧毀;3,征服非利士人,恢復在亞哈斯王時為非利士人佔有的高原和南方的城邑(看代下二十八18);4,建造府庫、倉房、城邑,收藏金銀、五穀,為國家積財(代下三十二27295,塞基訓河上源、引水入大衛城,以確保城中食水供應(二十20;代下三十二30)。29年包括希西家作王19年(715697)及與子瑪拿西秉政10年(697686)。之,與父亞哈斯同治14年(729715)。參二十1;二十一1注。

 

【王下十八2「他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親名叫亞比,是撒迦利雅的女兒。」

  〔呂振中譯〕他登極的時候二十五歲;他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親名叫亞比,是撒迦利雅的女兒。

  〔暫編註解〕「亞比」:字義是「我父」。 代下 29:1 說希西家王的母親叫「亞比雅」字義是「耶和華是父親」,「亞比」應該是簡稱。

         「撒迦利雅」:字義是「耶和華記念」。

 

【王下十八3「希西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

  〔呂振中譯〕希西家行永恆主所看為對的事,都照他的祖大衛一切所行的。

  〔暫編註解〕為正的事。《列王紀下》餘剩部分裡的十八、十九、二十這三章都用來記載希西家的統治。希西家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儘管這樣做需要很大的勇氣。他所做的與當時整個時代的趨勢截然相反,他要面臨國內外的反對。但他在先知以賽亞的鼓勵之下毫無畏懼地堅定原則,義無反顧地投入到宗教改革的工作中去,使猶大的百姓歸回他們先祖的神,並使他們在列國中獲得安穩和力量。

     ◎希西家最初的改革行動之一就是重開被亞哈斯封鎖的聖殿門 代下 29:3

 

【王下十八4「他廢去邱壇,毀壞柱像,砍下木偶,打碎摩西所造的銅蛇,因為到那時以色列人仍向銅蛇燒香。希西家叫銅蛇為銅塊(或作“人稱銅蛇為銅像”)。」

  〔呂振中譯〕他把邱壇廢去,把崇拜柱子打碎,將亞舍拉神木砍下來,又將摩西所造的銅蛇砸碎,因為到那時以色列人還向銅蛇燻祭;那銅蛇叫做尼忽士但〔即:銅的東西〕。

  〔暫編註解〕“銅蛇”。七百年前作為醫治途徑的銅蛇(民二一8,9),當時已經成為百姓膜拜的偶像。“銅塊”的稱謂輕蔑地暴露那紀念物的本相。毀滅它是惟一明智的行動。參看羅馬書十三章14節。

         「銅蛇」:參串7。以色列人拜它,可能是因為蛇經常出現於迦南的神話中,甚至象徵女神。

         「銅塊」:原文作「尼護施坦」(參王下24:8),此字根可以譯作「銅」或「蛇」。

         廢去邱壇。自從猶大作為一個國家存在直到現在,邱壇都還沒有完全被廢去。希西家看到了悖逆給以色列帶來的結果,他決意不使他的國家遭受同樣的厄運。他熱愛神,決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除去國中所有形式的偶像。邱壇,儘管為律法所禁止,但還是被很多百姓當作他們最中意的敬拜中心(王上3:214:2322:43;王下12:314:415:4,35)。希西家以前的猶大王一直容許邱壇存在,那麼當下,毫無疑問,它們就被接受作為國家宗教確定的組成部分了。

     毀壞柱像。這些行動發生在潔淨聖殿和希西家登基第一年的逾越節之後(代下29:3,1730:1,1531:1)。

     銅蛇。見民21:6-9節。這裡是在摩西的時代之後第一次提到那條銅蛇。有些人認為會幕仍在使用的時候它一直被保存在會幕之中,後來在所羅門的時代又被移放到聖殿裡,但這樣的說法沒有什麼證據。然而到了現在,它卻被當作聖物,人們認為銅蛇本身擁有什麼效能。百姓竟在銅蛇面前燒香,將只能歸給神的崇拜歸給它。

     希西家叫(直譯為:他叫)。英文LXX版的一種版本,敘利亞文譯本以及聖經舊約的語譯本都作,他們叫(稱)。

     銅塊(直譯為:銅)。從希伯來文相同的詞根,nechosheth來看,可能是,銅塊。還有些人是將nachas作為Nehushtan的詞根。

     「邱壇」:原文是「高地」、「作為敬拜之處的高地」。這是迦南地很流行的敬拜方式,原本用來敬拜巴力,後來也用來敬拜神。但因為與巴力敬拜方式相近,所以邱壇也很容易轉為敬拜巴力。

         「柱像」:原來是迦南人祭壇旁的柱子,代表男性性器官。

         「木偶」:迦南人立木柱於祭壇旁,象徵巴力神之妻「亞舍拉」。

         「銅蛇」:  21:4-9 記載這是摩西所作。

         「燒香」:「獻祭」、「燒香」、「燒祭物」、「使祭物冒煙」。

         「希西家叫銅蛇為銅塊」:原文是「他稱它作『尼忽士但』」。「尼忽士但」意義是「黃銅之物」,應該是一種神明的名稱。此處應該是百姓稱呼這個銅蛇為「尼忽士但」,當作一個神明來敬拜。

         ◎摩西建造銅蛇,目標當然不是讓人敬拜,此時敬拜的銅蛇,很可能也不是摩西所造的那一條。應該是後來百姓把銅蛇和迦南的信仰混合,就拜起來了。

 

【王下十八5「希西家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在他前後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及他的。」

  〔呂振中譯〕希西家所倚靠的是永恆主以色列的神;在他以後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他的;他以前也沒有。

  〔暫編註解〕倚靠耶和華。他不像周圍的國家是倚靠軍事力量,他所倚靠的是耶和華。

     沒有一個及他。這段論述可能是在猶大國的歷史完結之後作出的。它與王下23:25節對約西亞忠於摩西律法所作的高度評價並不矛盾。希西家品格的傑出之處在於他對神的信賴。

     一個「及」他:「像」、「如」。

         18:5-6 對希西家的評價超過猶大列王,雖然他也不是沒有失敗,但能獲得聖經作者這樣的評價,也是相當不容易了。

 

【王下十八6「因為他專靠耶和華,總不離開,謹守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誡命。」

  〔呂振中譯〕他緊依附着永恆主,總不離開、而不跟從他;他乃是謹守永恆主所吩咐摩西的誡命。

  〔暫編註解〕「專靠」:原文有「緊貼」之意,包括對神的效忠及愛慕。

         不離開。希西家以先的很多王在神面前有個良好的開端,但在他們的統治過程中都背離了神;比如說,所羅門(王上11:1-11),約阿施(代下24:17-25),亞瑪謝(代下25:14-16)。固然希西家也犯過錯誤(王下20:12-19),但他從不離棄耶和華,並盡力改正自己的失誤之處。

     「專靠」:原文是「緊緊跟隨」。

 

【王下十八7「耶和華與他同在,他無論往何處去,盡都亨通。他背叛、不肯侍奉亞述王。」

  〔呂振中譯〕永恆主和他同在;無論他出戰到哪堨h,盡都亨通;他背叛了亞述王,不肯臣服於他。

  〔暫編註解〕“背叛”,發生在主前705年西拿基立取代撒珥根二世(Sargon II)作亞述王之後不久。這事引致亞述的入侵,記載於第十八章13節至十九章36節。

         亨通。代下32:23,27-30節列舉了這些物質上的繁榮昌盛。

     背叛。亞哈斯曾承認亞述的宗主權並向其進貢,但現在希西家拒絕再向亞述王納貢。

     「亨通」:「順利」、「興盛」、「成功」。

 

【王下十八8「希西家攻擊非利士人,直到迦薩並迦薩的四境,從瞭望樓到堅固城。」

  〔呂振中譯〕希西家攻擊非利士人、直到迦薩、和迦薩四境,從瞭望人的譙樓到有堡壘的城。

  〔暫編註解〕當時非利士地有親亞述的勢力,希西家攻打非利士人,俘獲了以革倫的首領。

         「瞭望樓」:見王下17:9注。

         攻擊非利士人。希西家反叛的行動也包括進攻非利士地,因為亞述王撒珥根曾攻擊非利士直到埃及的邊界並俘虜了迦薩的王哈努努。因此,非利士現在是處於亞述的管轄之下。撒珥根宣稱他在自己統治的第十一年廢掉了亞實突的王亞祖魯,並且還提到他從非利士,猶大,以東,摩押的手中接受貢物。

     「迦薩」:字義是「強壯」。非利士人五大都市之一, 位於巴勒斯坦的極西南邊,靠近地中海。

         「瞭望樓」:「塔」、「高台」。

         「堅固城」:「要塞城」、「堡壘城」。

         「從瞭望樓到堅固城」: 17:9 出現類似的用詞,意思應該就是「全境各地」。

         ◎聖經記載亞哈斯王時,非利士人佔據猶大高原和南方的城邑 代下 28:18 ,到了希西家時代反倒可以征服非利士人。

         ◎非利士的海港自從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時(西元前745-727年),就已經被亞述掌握。希西家大概於西元前705年,趁著亞述王撒珥根二世戰死,就向此地區進軍,公然反叛亞述。當時希西家已經是巴勒斯坦地區背叛亞述的領袖,以革倫王柏地不願意背叛亞述,甚至被自己的臣民押解到耶路撒冷囚禁。 18:8 記載希西家用武力強迫非利士人一起反叛亞述。

 

【王下十八9「希西家王第四年,就是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第七年,亞述王撒縵以色上來圍困撒瑪利亞。」

  〔呂振中譯〕希西家王四年、就是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七年、亞述王撒縵以色上來攻擊撒瑪利亞,圍困它。

  〔暫編註解〕強烈對比的:在希西家治下,猶大被重新引導到神面前,但同時以色列在何細亞的統治下,卻被擄到亞述去。

         撒縵以色。這是指亞述王撒縵以色五世,他的統治是從主前727年到主前722年。

     圍困撒瑪利亞。本章第912節重複了王下17:5-23節敘述過的撒瑪利亞陷落的情形。這裡用希西家和何細亞兩個王的紀年來標定撒瑪利亞陷落的時間,重複的講述將這件事和希西家聯繫了起來。

         911參十七3,6注。

         18:9-12  亞述亡以色列:主前七二二年亞述攻陷以色列首都撒瑪利亞,把以色列人擄去亞述地。

         18:9-12這一段,簡要重複了 王下 17 的紀錄,除了將亞哈斯的年號改為希西家王之外,其餘大致上與前一章一致。多這一段,目標應該是要紀錄希西家王年間的大事,也是要鋪陳後一段亞述對猶大的威脅。以色列已經被亞述所滅,猶大還能怎樣?

 

【王下十八10「過了三年就攻取了城。希西家第六年,以色列王何細亞第九年,撒瑪利亞被攻取了。」

  〔呂振中譯〕過了三年、就攻取了〔原文:他們就攻取〕它。希西家六年、以色列王何細亞九年、撒瑪利亞被攻取了。

  〔暫編註解〕三年。這裡很好地展示了古代計算時間年限的習慣,他們將事件開始的那一年包括在內。例如,從希西家作王的第四年到第六年,今天我們認為中間的間隔是兩年,但古代是這樣計算的:他們將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總共算作三年。

     攻取了城(直譯為:他們將城攻取)。他們這個複數形式很值得關注。它也許是泛指亞述全軍,但這很難令人信服,因為先前的章節提到同一個事件,說的是撒縵以色上到撒瑪利亞,將城圍困。據信,這裡的他們指的是撒縵以色以及協助他作戰的人。這個人可能就是撒縵以色的將軍並後來接續他作亞述王的撒珥根(見王下17:6節的註釋)。

 

【王下十八11「亞述王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並瑪代人的城邑。」

  〔呂振中譯〕亞述王使以色列人流亡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和歌散的哈博河邊、跟瑪代人的城市;

  〔暫編註解〕「哈臘」與「歌散」:見王下17:6注。

         在哈臘。這節的記述是對前面王下17:6節的重複。

 

【王下十八12「都因他們不聽從耶和華他們 神的話,違背他的約,就是耶和華僕人摩西吩咐他們所當守的。」

  〔呂振中譯〕因為他們不聽永恆主他們的神的聲音,反而越犯了他的約;凡永恆主的僕人摩西所吩咐的、他們都不聽、不遵行。

  〔暫編註解〕不聽從。王下17:7-23節更為詳細地記述了以色列的悖逆,這裡只是對它一個簡短的總結。

 

【王下十八13「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

  〔呂振中譯〕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堡壘城,將城奪取。

  〔暫編註解〕希西家十四年當為主前701年。西拿基立是亞述王撒珥根二世的兒子,統治期為主前704681年。希西家和推羅、埃及結盟,共抗亞述(代下三十二18)。西拿基立於是派兵鎮壓,攻擊猶大設防的城邑,其中一城為拉吉。考古學家在尼尼微發現記有圍攻拉吉的石碑。希西家在強敵臨境無力抗拒下,同意納貢。石碑上說貢物包括寶石、大象的皮革,和希西家親生的女兒、妃嬪與樂師等,又擄去百姓廿萬人。但沒有說攻取到耶路撒冷城,只說希西家“象關在籠中的鳥”囚困在王宮中。看十九2注及《以賽亞書》三十六122.

         在主前701年,西拿基立奪取了猶大的城鎮(據其年鑑記載有四十六個之多),除了耶路撒冷之外。

         「十四年」:是由亞哈斯逝世希西家獨自執政時(主前七一六年)開始計算。

         十四年。這是亞述王西拿基立第一次進攻希西家。整個的敘述是從王下18:13節至19:37節。以賽亞書第3637章中對此有相同的記述,甚至連所用的語言都是一樣的。這表明以賽亞可能是《列王紀下》這部分內容的作者。代下32:1-22節對此的記載相對比較簡練,但卻給出了希西家整軍備戰的細節。

     學者們對於這裡的敘述到底是描寫了一次戰役還是兩次存在爭議。大部分現代評論家都認為這裡只描述了一次戰役,並且所有的事件都是在希西家第14──即主前701──發生的。另一些人認為,這裡記載了亞述對猶大的兩次戰役:第一次,發生在希西家14年,攻取了猶大的一切堅固城;第二次,發生在希西家作王的晚期,在這次戰役中亞述全軍大部被毀滅(王下19:35)。贊同前一種觀點的人是基於以下原因,《聖經》的敘述中似乎沒有自然(明顯)的斷裂。另外,亞述的文獻資料記載了,西拿基立大致開始於主前701年的一場戰役。儘管描述不完全,或是西拿基立要故意抹去關於他失敗的記錄。但亞述的歷史的確沒有肯定地提到,後來還有針對猶大的更大的戰役。至於主前701年那場戰役,西拿基立宣稱他圍困希西家像甕中之鼈,這個描述倒是符合當時的情況,西拿基立攻破了猶大的一切堅固城並切實威脅到耶路撒冷的安全。

     希西家廣泛的國防準備(見代下32:2-6)說明前後兩次戰役之間隔的時間相當長;另外還說明了這樣的事實,《聖經》的敘述好像是指出西拿基立的死發生在他圍困耶路撒冷無功而返之後不久。如果只有主前701年一場戰役,那西拿基立被人刺殺要等到他返回亞述之後二十多年才發生。另外,我們從一些記載中知道,特哈加(王下19:9)於主前690年開始和他的弟兄聯合執政時才二十歲,即,他是在主前709年出生的。如果《聖經》中所描述的與他有關的事件果真發生在主前701年,那他是不可能參加的。原先還有些人認為,儘管特哈加直到主前690年才成為埃及王,但之前他有可能是埃及軍隊的一名將軍。如果關於特哈加年齡的記載是正確的,那麼只有一個辦法可以理順王下19:9節與它上下文之間的關係,即,假設在希西家統治臨近結束的時候還有一場戰役。很明顯,猶大的堅固城被攻取並希西家向亞述王進貢發生在第一次戰役的時候,而耶路撒冷由於神聖的干預得蒙拯救發生在第二次戰役的時候。關於敘述中的分層出現些許不同意見也是微不足道的,因為經上記載這些事是為了彰顯神對那些尋求他之人的無比關懷,而不是為了提供一個編年史的大綱。

     堅固城。西拿基立宣稱他攻佔了猶大四十六座設防的堅固城池。

     「一切堅固城」:照亞述帝國的紀錄,總共攻陷46個城邑。

         18:13-16  亞述王西拿基立進攻猶大:亞述王撒珥根死後,希西家便背叛亞述,一方面鞏固防守設施,一方面借助埃及的勢力(參本章21, 24)。  亞述王西拿基立於是入侵猶大。此事發生於主前七○一年,是西拿基立的第三次遠征。他從腓尼基海岸南下至非利士地,攻取西頓、約帕等地,直入猶大,然後在拉吉紮營。他在亞述年譜中自稱獲得猶大的進貢及擄走猶大人。

         18:13-19:8這一段與以賽亞書的記載一致可能是列王紀的作者引用以賽亞的著作,並增補自己的資訊。也有可能是兩卷書的作者都可以參閱皇家歷史,所以可以引用同一份記載。

         ◎此時正是西元前701年,亞述王西拿基立王第三次西征的戰役。亞述軍經過腓尼基直接南下非利士,腓尼基的西頓王 Luli 逃往塞浦路斯,非利士的 Sidqa、伯大袞、約帕、便巴拉及亞所均被亞述擄掠。以革倫人背叛當時被希西家拘留在耶路撒冷的 Padi 王,因此受到報復。根據西拿基立年譜,此時埃及王的軍隊遠征至伊利提基,被亞述打敗。西拿基立宣稱西頓、亞發、迦巴勒(Byblos)、亞實突、亞捫、摩押及以東都向他進貢。

         ◎亞述王西拿基立進攻時,大批亞述帝國的軍隊進入巴勒斯坦。按照西拿基立年表的說法,這些軍人在攻打巴勒斯坦期間,佔領了絕大部分的猶大城市,使得希西家王被困在耶路撒冷中。當然也有官員想要逃跑,但都被捉拿,也有不少被處決。考古學家挖出大批墳墓,可以看見整個部隊被屠殺。聖經記載與亞述記載都說猶大各地被摧毀,後來因為希西家付了大筆貢物與贖金,軍隊才撤退。

         自本章13節至二十19的經文與《以賽亞書》3639章的內容相似,有的完全相同。一般認為本書寫作時引用的史料,部分來自《以賽亞書》。茲將二書間相同的部分列後,括弧中為《以賽亞書》經文:1,西拿基立兵臨耶路撒冷城下,十八13,1737(三十六122);2,預言耶城必得拯救,十九113(三十七113);3,希西家的禱告,十九1419(三十七14204;希西家患病,二十111(三十八18);5,巴比倫來使,二十1219(三十九18)。

 

【王下十八14「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於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金子三十他連得。」

  〔呂振中譯〕猶大王希西家差遣人到拉吉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而回去;凡你所加於我的處罰、我都要承當。』於是亞述王勒令猶大王希西家要納銀子三百擔,金子三十擔。

  〔暫編註解〕貢銀總計有銀子三十六萬安士(11噸或10公噸),金子三萬六千安士(1噸或1公噸)。

         「拉吉」:位於耶路撒冷西南約四十公里(二十五英里)。

         「有罪」:可作「判斷錯誤」,但對西拿基立來說,希西家的背叛侵犯了亞述的主權。

         「三百他連得」:約重十公噸。

         拉吉。在關於他第三次進攻赫人之地戰役的記載中,西拿基立提到他首先進攻以東,而後攻擊非利士的城邑。之後他轉向內陸的拉吉。拉吉在亞實基倫東南(按聖經地圖看應為東南偏東)30.8千米,東北距耶路撒冷43.2千米。

     我有罪了。這個階段希西家被恐懼所震懾停止了抵抗,但他沒有交出耶路撒冷。他試圖用交納極重的贖金來買得西拿基立的退兵。

     三百他連得。西拿基立聲稱他所收到的有,三十他連得金子和三百他連得銀子,以及大量的寶石,象牙座椅,貴重的木材,以及一切有價值的寶物。

     「拉吉」:字義是「難以攻克的」,現代的Tell ed-Duweir,位於耶路撒冷西南55公里處。

         「我有罪了」:應該是「我犯錯了」。

         「銀子三百他連得」:重約10200公斤。約值1050萬美金。

         「金子三十他連得」:重約1020公斤。約值5575萬美金(以每盎司1700美元計算)。

         ◎依照西拿基立的碑文,希西家進貢了金子三十他連得、銀子八百他連得。亞述文獻則記載希西家必須獻上他的女兒、妾、男女樂師、象牙、象皮,和各樣其他物件。

         18:14-16 大概不是要褒揚希西家的能屈能伸,而是有責備希西家沒有信心,要靠金錢賄買生存的意思。

 

【王下十八15「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裡和王宮府庫裡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

  〔呂振中譯〕希西家就把永恆主殿堜M王宮府庫堜狾釭獄子都交出。

  〔暫編註解〕耶和華殿裡。由於希西家屈服於西拿基立,聖殿也慘遭洗劫。

 

【王下十八16「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

  〔呂振中譯〕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永恆主殿堂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門柱上〔或譯: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

  〔暫編註解〕……金子都刮下來。只在不久之前,亞哈斯就曾搶奪聖殿中的財寶用以買得提革拉-毗列色的保護(王下16:8)。現在希西家迫於形勢又訴諸極端的方式來湊足西拿基立所要求的錢款數額。

 

【王下十八17「亞述王從拉吉差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

  〔呂振中譯〕亞述王從拉吉差遣大元帥、總務長、參謀長到希西家王那堙A隨帶着重兵到耶路撒冷。他們上來、到了耶路撒冷;既已上來,就來站在上池的水溝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

  〔暫編註解〕亞述王西拿基立得到這許多貢物心仍未足,認為希西家誠意不足,派了三位大臣和大隊兵馬向希西家和耶城的居民進行宣傳戰。本節列出的三個名字,不是人名而是官銜。“他珥探”的意思是“最高指揮官”;“拉伯撒利”是“總太監”;“拉伯沙基”是“野戰指揮官”。有的聖經學者認為1316節和17節以後所記是亞述人兩次不同的侵略。本節所記發生在1316節的事以後13年。

         “他珥探”。軍隊的元帥。參看以賽亞書二十章1節。會面的地方“漂布地”與以賽亞在三十三年前會見邪惡的亞哈斯的地點相同(賽七3),那兒有充足的水供漂布(洗衣)之用。“拉伯沙基”。不是一個專有名詞,而是一個解作“指揮官”的字。

         此節所提到的三個官員名字並非人名,而是官階的稱號。

         「他珥探」:即總司令。

         「拉伯撒利」:即耶39:3, 13的「拉撒力」,是軍長的官銜。

         「拉伯沙基」:也是高級的軍官。

         「上池」:大概是指希西家在耶路撒冷所挖的水池。(見王下20:20注)

         他珥探。這是亞述軍隊主帥的稱號。撒珥根派遣他的他珥探(英文RSV版為commander-in chief)和亞述軍隊前去攻打亞實突(見賽20:1)。這裡的他珥探(Tartan在亞述語中是turtanutartanu

     拉伯撒利。這是亞述宮廷高級官員的頭銜,可能是主管太監。當耶路撒冷被巴比倫人攻破之日,尼布甲尼撒的拉撒力(rabsaris)也在城中(耶39:3,13)。這個稱號是在一個古老的阿拉姆語碑刻上發現的。

     拉伯沙基。拉伯沙基是亞述另一種重要的官員,酒政。在這裡他是作為亞述全軍的發言人(見第19,26-28節)。只有他被提及回到西拿基立那裡(王下19:8)。在亞述的文獻中這個官職頭銜以rab-shaq?的形式出現。

     上池。關於這個池子的地點有些不確定性。有些人認為它在耶路撒冷城南,靠近汲淪穀;另有人則認為它在城北。數年之前,以賽亞和他的兒子施亞雅述在這裡與亞哈斯相見(賽7:3),很明顯,這個上池在希西家和他建造水渠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他珥探」:字義是「將軍」、「指揮官」,這是亞述軍官的一種頭銜,指亞述軍的元帥(是僅次於亞述王的將領)而非人名。

         「拉伯撒利」:官職名,意義是「太監長」。

         「拉伯沙基」:應該是一種頭銜,可能是「酒政長」或一種「戰場指揮官」。該字是由「大量」、「灌溉」兩字所組成。

         「上池」:「上面的水池」,指耶路撒冷西北邊的蓄水池。

         「漂布地」:「洗滌者田地」、「漂洗者田地」,就是「洗衣場」。

         ◎當時,希西家的水道剛剛建造完成,希西家水道就是為了防止亞述圍城。以前耶路撒冷的水源是從東邊汲淪溪谷的基訓泉由導水管引入城西南角的蓄水池。該導水管被稱為「西羅亞水道」,西羅亞池的水,會輸送到水池以南的地區作漂布用。因此到「漂布地」的路很可能經過汲淪溪谷。

     18:17-25此處記載的應該是亞述軍隊第二次入侵,時間在 18:13-16 記載之後十三年。此時西拿基立已經鎮壓了非利士與推羅的叛亂,並且在拉吉北方的以勒德客打敗埃及軍隊。

         18:17-37  亞述王誘嚇猶大人:亞述王圍困耶路撒冷,並差派官長去說服猶大人投降,一方面以自己的輝煌成就與猶大可憐的光景作一對比,企圖破壞猶大人的信心,另一方面又以豐衣足食的應許引誘他們效忠亞述。

 

【王下十八18「他們呼叫王的時候,就有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並書記舍伯那和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出來見他們。」

  〔呂振中譯〕他們呼叫了王,希勒家的兒子、管家以利亞敬、祕書舍伯那、和亞薩的兒子通知官約亞出來見他們。

  〔暫編註解〕「家宰」:即負責管理王宮的官員。

         「史官」:見王上4:3注。

         以利亞敬。以利亞敬是在舍伯那降職後才升到家宰這個重要的地位的,這就應驗了以賽亞的預言(賽22:20-24)。然而,有些人認為賽第22章中的舍伯那和這裡提到的舍伯那不是一個人。

     舍伯那。見賽22:15-19節。

     約亞。關於這個人沒有其它記載。他可能是國內的書記或史官,屬於高級官吏,發佈王的飭令、詔書,管理王的信件,很可能還負責皇家的銀庫(見王下12:10)。

     「希勒家」:字義是「耶和華是我的產業」。

         「家宰」:主管皇宮事務的官員,可能就是「宰相」的職位。

         「以利亞敬」:字義是「神建立」。以賽亞對他和舍伯那的預言被記錄在 22:20-21

         「書記」:「書記」、「文士」。

         「舍伯那」:應該是一個埃及名字,字義是「活力」。根據猶太傳統,他串通亞述出賣猶大,引狼入室;但他的下場頗悽慘,被亞述人當作叛國賊,綁在馬後拖行而死。

         「亞薩」:字義是「收集者」。

         「史官」:「記錄」、「史官」。可以理解為「秘書長」。

         「約亞」:字義是「耶和華是兄弟」。

 

【王下十八19「拉伯沙基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麼可仗賴的呢?」

  〔呂振中譯〕參謀長對他們說:『你們去對希西家說:大王亞述王這麼說:你所倚靠的這種倚靠心算得了甚麼?

  〔暫編註解〕拉伯沙基可能有傳譯,他自己不一定會說希伯來話。

         拉伯沙基說。《聖經》沒有啟示為什麼由拉伯沙基來說這番話。可能他是王的私人代表。作為王的酒政,亞述宮廷的許多儀式和宴會都是由他來主持的,因此他能流利地說亞述周圍其它一些國家的語言。

     大王。這是亞述諸王比較喜歡的一種頭銜。西拿基立這樣稱呼自己:西拿基立,偉大的王,有能力的王,宇宙之王,亞述的王。

     有什麼可仗賴的呢?。希西家全然信賴倚靠神(代下32:7,8),亞述使者在這裡提到的就是希西家這種對耶和華的信靠(代下32:10,11)。

     「大王」:「偉大的君王」,這是亞述王常用的頭銜。參 5:13 。這個誇大的頭銜後來也被波斯王大利烏二世使用。

         「可仗賴的」:原文是「可信靠的(事物)」。

         「你所倚靠的有甚麼可仗賴的呢」:「你倚賴的是甚什麼可靠的事物呢?」

         本節到25節和2935節是兩篇很精彩的陣前喊話,亞述人希望不用一兵一卒,憑言詞說服的力量,打擊民心士氣,取得耶城。為達到此目的,用了耶城居民聽得懂的希伯來話,而不是當日近東商業與外交中用的國際語言亞蘭話(26節)。

 

【王下十八20「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

  〔呂振中譯〕你說單單嘴脣上的話便等於戰爭上的計謀和實力麼?你到底倚靠誰、纔背叛我呢?

  〔暫編註解〕「能力」:指軍事力量。

         20    或譯作「難道虛謊的話(指埃及的承諾)可作為計謀和能力?」

         打仗的……能力。希西家為抵抗亞述的進攻全面地整軍備戰,他加固耶路撒冷的城牆,預備各種進攻、防守的武器,但凡自己力量所及能夠抵抗亞述侵略的事都做了(代下32:2-6)。

     「虛話」:「嘴唇的話」。意思就是「嘴巴講講罷了」。

     「背叛我」:應該是「拒絕支付貢銀」。

 

【王下十八21「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

  〔呂振中譯〕現在你看,你倚靠這壓傷的蘆葦扶杖、埃及;人若靠它,這東西就刺進他的手,把它刺透。埃及王法老對一切倚靠他的人就是這樣。

  〔暫編註解〕「壓傷的葦杖」:指軟弱無能的支援。

         壓傷的葦杖。這是對埃及的一個貼切的形容。用生長在尼羅河岸邊的蘆葦來象徵埃及非常的恰當。蘆葦的外表看似強壯可靠,但實際上卻不值得信任。如果一個人想要拿它當作手杖倚靠,它就立即折斷,使那握持之人的手受傷。何細亞轉向埃及尋求幫助,結果喪失了他的王國(王下17:4-6)。猶大經歷這次危機時埃及正值第二十五王朝,這時的埃及四分五裂,內部爭鬥不斷,註定要淪為亞述的掠物。然而,在一系列埃塞俄比亞王的統治之下,埃及此時仍舊敢於對抗亞述的權勢。

     ◎埃及法老剛剛被亞述在拉吉北方的以勒德客打敗。

 

【王下十八22「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 神,希西家豈不是將 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

  〔呂振中譯〕你們若對我說:『我們是倚靠耶和華我們的神的』,那麼這耶和華豈不是那一位、希西家曾將他的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並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要在耶路撒冷這祭壇前敬拜的麼?

  〔暫編註解〕希西家廢除邱壇之舉可能使一些本國人不高興,亞述人利用這弱點煽動猶大人背叛希西家。

         倚靠耶和華。見代下32:11節。

     廢去。毫無疑問,西拿基立聽說了希西家的改革,就是他如何廢去邱壇,毀壞各種本國的偶像(王下18:4)。從前很多百姓都在那未經許可的崇拜地點向耶和華獻祭,他們很可能對於希西家干涉他們的習慣而心懷怨恨。拉伯沙基現在引誘百姓反對他們的王,他的想法也許是,希西家致力毀壞那些當地流行的神壇是一種不尊重神的表現。

     「這壇」:指「耶路撒冷聖殿的祭壇」。

         18:22 的意思是希西家廢去眾多的邱壇和祭壇,是讓神的敬拜地點減少,顯然一定會惹神生氣,所以不可能幫助希西家。

 

【王下十八23「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

  〔呂振中譯〕如今你可以和我主上亞述王交換打賭當頭: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那一方能派出足彀的人來騎牠不。

  〔暫編註解〕“把當頭給我主”指作交易。這堛熒N思是希西家連二千個騎馬的人也沒有。

         「把當頭給我主」:或作「與我主打賭」。

         二千匹馬。亞述的使者現在在嘲笑猶大軍力的空虛。亞述人攜大批騎兵而來,兩千匹戰馬對於他們來說可能只是滄海一粟。拉伯沙基的意思是,我們給你們兩千匹戰馬,看你們能不能找出同等數量的受過訓練的騎馬之人。

     「當頭」:「典押」、「抵押品」、「押金」、「交換信物」。

         「騎馬的人」:原文是「騎乘之人」,有人認為當時騎兵還不普遍,應該是戰車兵。

         ◎猶大軍隊以步兵為主,馬兵很少,所以能夠駕馭馬車的戰車兵不多。所以,拉伯沙基說得很對,其實猶大根本沒有能力抗拒亞述的大軍。後來我們也看到,如果不是神介入,猶大根本就無力抵擋。

 

【王下十八24「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僕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

  〔呂振中譯〕若不然,你怎能使我主上最小的臣僕的一個軍長轉臉而逃呢?你竟倚靠埃及要得戰車和駿馬呀!

  〔暫編註解〕軍長。這裡亞述人又一次藐視猶大軍事力量的弱小。他嘲笑猶大人沒有力量抵擋他們中間最小的一個軍長,而亞述軍隊在城下列陣,其中大能的勇士又何止千萬。

     倚靠埃及。拉伯沙基不僅蔑視猶大的弱小,而且對他們將希望寄託在埃及這樣衰微的國家身上嗤之以鼻。

 

【王下十八25「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

  〔呂振中譯〕現在我上來攻打這地方要毀滅它,豈非有耶和華的意思麼?耶和華曾對我說:『你上去攻打這地、而毀滅它。

  〔暫編註解〕那指揮官進一步聲稱,他來對付猶大是出於神的命令。

         耶和華吩咐我說。這番話從一個亞述人的口中說出非常值得注意。以賽亞曾預言說,耶和華要使用亞述懲罰以色列和猶大(見賽7:17-2410:5-12),難道他們聽到過先知的預言嗎?不管怎樣,他試圖要給希西家造成一種壓力:抵抗亞述是沒用的,亞述王已獲得了上天的授權要來毀滅猶大,南國的滅亡是不可避免的。

     「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原文是「除非是雅威」。

         ◎最近考古學研究的結果,發現耶路撒冷城在希西家年間有擴建的跡象,並且人口也有增加。希西家似乎加強了城防設施,大概還設立了行政中心和戰鬥司令部。在現代耶路撒冷舊城猶大人區的挖掘,找到了希西家城牆的殘餘片段。原建於南北向山脊上的城市,大概因此向西擴張了七百碼之多。

 

【王下十八26「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和舍伯那並約亞,對拉伯沙基說:“求你用亞蘭言語和僕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

  〔呂振中譯〕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和舍伯那跟約亞對參謀長說:『請用亞蘭語和僕人說話,因為我們聽得來;不要用猶大語同我們說話,以致讓城上的人民聽得懂。』

  〔暫編註解〕那些希伯來官員要求亞述人用當時的商業和外交語言“亞蘭語”來說話,以至旁觀者不明白他們的對話。那指揮官本身顯然正用希伯來語來說話,或正透過一個傳譯者來說話。

         「亞蘭言語」:是當時外交或商業公函所採用的官語。希西家的臣僕怕猶大人聽了拉伯沙基的狂言後會士氣大減,所以叫他用一般百姓不易聽懂的亞蘭話。

         亞蘭言語。這裡顯示出亞蘭語,或者說是阿拉姆語當時已經在使用了,至少亞述和希伯來人中的某些階層已經開始使用這種語言了。同時代的一些資料顯示,當時阿拉姆語已經開始作為外交和商業語言在整個西亞流行了。然而,在希伯來人中它還不是非常普及,因為平常的百姓聽不懂這種語言。流亡巴比倫之後,阿拉姆語在猶太人中逐漸取代了希伯來話。

     猶大言語。這個短語除了在代下32章和賽36章出現過,剩下的就只在尼13:24節中出現過了。猶太這個詞第一次出現是在王下16:6節,但這個名字在後面的《聖經》書卷中就變得很普通了。根據亞述同時代的語言表達法,南方猶大王國的百姓已經被稱作Yehudim,或猶太人,他們的語言被稱作猶太語。

     城上。城牆上的士兵和其他一些人可能已經聽到了會談的內容,因此,亞述使者這些話也許會被傳遍全城。

     「亞蘭言語」:和希伯來文同屬閃族語系。亞蘭語是當時近東的官方(包括亞述、新巴比倫、波斯)和商業通用的國際語言。此時的亞蘭文被稱為「古典亞蘭文」或「帝國亞蘭文」。

         「猶大言語」:原文是「猶大人的語言」。應該是一種屬於希伯來文的猶大方言,參 19:18

         「坐」在城上;「停留」。

         「城」上:「牆」、「城牆」、「城牆」。

 

【王下十八27「拉伯沙基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

  〔呂振中譯〕參謀長對他們說:『我主上差遣我來說這些話,豈是單對你和你主上說的呢?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和你們一同喫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的麼?』

  〔暫編註解〕“吃自己糞,喝自己尿”指亞述大軍若包圍耶城,斷絕糧食和水源,百姓只有吃糞喝尿。“坐在城上…的人”指百姓。

         對這些坐在……的人。這些話不是單為猶大王說的,也是要給耶路撒冷的百姓聽的。拉伯沙基試圖要用恐懼懾服百姓的心靈,使他們給希西家帶來輿論上的壓力,好迫使他放棄抵抗的政策。

     吃。拉伯沙基用這些話威脅百姓那由於抵抗所要帶來的悲慘可怖的結果。如果圍困繼續下去,他們迫於饑渴將要食用那些最不足取最不能為食物的東西(見王下6:26-29;參看代下32:11)。

     「糞」:原文是「穢物」。

         「吃自己糞喝自己尿」:指被圍城時,食物與水源斷絕,人民只好吃喝自己的排泄物。

         27~35本節至35節的二篇喊話,仍舊志在打擊希西家的威信,說倚靠耶和華的話只是欺哄,根本救不了百姓;接連用三個“你們不要”否定希西家的權威,然後列舉投降的好處,和反抗必遭滅亡的實例。

 

【王下十八28「於是拉伯沙基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

  〔呂振中譯〕於是參謀長站着,用猶大語大聲喊叫,演講說:『你們要聽大王亞述王的話。

  〔暫編註解〕猶大言語。希伯來代表要求,拉伯沙基不要用猶大人民可以聽懂的語言說話,如此他們就暴露了自己的弱點。反倒使得亞述人變本加厲地利用他們的弱點。現在拉伯沙基的話不是說給王的,而是說給王的百姓聽的。

 

【王下十八29「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

  〔呂振中譯〕王這麼說:你們不要給希西家欺哄了,因為他實在不能援救你們脫離我的手;

  〔暫編註解〕你們…………欺哄。現在拉伯沙基將自己擺在了猶大人民朋友的立場上,他想讓猶大的百姓感覺到希西家一心只顧他自己而沒有考慮人民的利益,並且他欺騙的政策會給他們帶來可怕的厄運。

     我的手(直譯為:他的手)。大部分希伯來經卷手稿和很多版本這裡都作我的手。36:14節中與此對應的部分遺漏了這個短語。

 

【王下十八30「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呂振中譯〕也不要讓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一定會援救我們,而這城必不至於交在亞述王手堙C

  〔暫編註解〕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亞述人好像很瞭解希西家對耶和華堅定的信靠以及他鼓勵他的人民也信賴神。的確,從一開始希西家就鼓勵他的百姓要剛強壯膽(見代下32:7,8)。

 

【王下十八31「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裡的水。」

  〔呂振中譯〕你們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為亞述王這麼說:你們要向我祝福請安,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喫自己葡萄樹、自己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堛漱禲F

  〔暫編註解〕不要聽。亞述的使者真的是在鼓勵猶大的百姓棄絕他們的王並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和好。他勸導猶大百姓與西拿基立和好並接受他作他們的王和朋友。

     自己葡萄樹。這個表達傳遞出一種平安興盛的景象,正如百姓先前在所羅門的時代享受的那樣(王上4:24,25),現在他們可以再度擁有這樣的幸福,只要他們接受亞述王和約的條件(見彌4:3,4;亞3:10)。

     與我「和好」:「和平協定」。

         31~32 指揮官直接向群眾說話,斷言他們惟有投降,前往那可悅的被擄之地,才得存活。“勸導”指欺騙。

         31-32   亞述人以神所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及所羅門時代安居樂業的景況比喻降服亞述的好處。

 

【王下十八32「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穀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於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

  〔呂振中譯〕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像你們本地一樣:一個有五榖和新酒之地,一個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一個有橄欖樹與蜜之地,好叫你們活着,不至於死。你們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為他教唆你們說:『耶和華一定會援救我們』。

  〔暫編註解〕與你們本地一樣。這裡亞述殘酷的流放遷徙政策擺在猶大百姓面前,並被描述的好像天堂一般。猶大的百姓將要被帶走,但得到應許所去之地將會和他們的家鄉一樣幸福繁榮。從某種意義上說這話也是真實的,因為的確有很多流亡的人被帶到異國他鄉之後發現自己對新的環境很滿意,當有機會出現可以返回故國時他們竟樂不思蜀了。

     「五穀」:原文是「玉米」、「穀類」

         「新酒」:原文是「酒」、「新醡出的酒」。

         「領你們」:這是當時大帝國征服某個國家之後,避免叛亂的作法,就是將當地的人民遷移到另一個地方,讓他們無法叛亂。

         ◎「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把戰敗國居民強制遷移是亞述的慣用伎倆,參 王下 18:10-12 。這裡說新的地方有糧食、酒和葡萄園,不過是說的好聽點罷了,事實上就是迫離家園、放逐邊地。我們聽得懂這種糖衣毒藥的說詞嗎?這裡其實就是透露出亞述計畫猶大投降後,將其人民擄到異地,跟他們處理北國以色列一樣。

         「勸導」:原文是「煽動」、「引誘」。

 

【王下十八33「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

  〔呂振中譯〕列國的神有哪一位真地援救過他的本地脫離亞述王的手呢?

  〔暫編註解〕列國的神。亞述人很有理由這樣誇口。他們走遍全地所向披靡,攻無不取,戰無不勝。似乎沒有什麼神明可以救他的百姓脫離亞述人的權勢。亞叔爾(亞述)好像成了萬神之神,甚至連希伯來人的神也不足與之匹敵,因為撒瑪利亞已經淪陷,而猶大也多年伏在亞述的權下。但亞述人一點也不知道以色列的敗亡正是因為悖逆耶和華,他們雖戰勝猶大並向其誇口,然而,這勝利卻也是那位神所允許的。

 

【王下十八34「哈馬亞珥拔的神在哪裡呢?西法瓦音、希拿、以瓦的神在哪裡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嗎?」

  〔呂振中譯〕哈馬亞珥拔的神在哪堜O?西法瓦音希奪以瓦的神在哪堜O?他們何曾援救過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呢?

  〔暫編註解〕這些都是曾給亞述打敗的外邦人所信的假神,現在與真活神耶和華相提並論。

         此節所提的地方位於敘利亞和巴比倫一帶(參王下17:24注)。這些國家曾被亞述擊敗。

         哈馬的神。這裡列舉的城邑都是新近淪陷於亞述之手的。哈馬位於奧倫提斯河岸邊,向南距離大馬色189千米。撒珥根經常提起這座他征服的城邑以及他遷出其中的居民。哈馬的移民被安置在撒瑪利亞(王下17:24),而希伯來的移民好像是被安置在哈馬(賽11:11)。

     亞珥拔。亞蘭北部的一座重要城邑,在阿勒坡的西北方向。亞述人在主前754,742,741740年向亞珥拔發動了年度攻勢戰役。在主前743年亞珥拔好像就成了提革拉-毗列色的總部,因為在那一年,亞述的軍隊在亞珥拔。主前720年撒珥根再次攻打亞珥拔。亞珥拔現在的名字叫做Tell Erfad

     西法瓦音。西法瓦音是那些撒珥根遷移其民到撒瑪利亞居住之城邑中的一座(見王下17:24節的註釋)。

     希拿。這個城鎮的位置不能完全確定。有些人認為它就是幼發拉底河岸邊的A÷nah,但另一些人則認為它和本節中所列舉的其它城鎮一樣,在亞蘭北部。

     以瓦。可能就是亞瓦,這裡的居民被帶往撒瑪利亞(見王下17:24節的註釋)。

     他們曾救撒瑪利亞……嗎?。這在亞述人看來可算是最好的誇口證據了,因為撒瑪利亞的居民也是希伯來人,在某種意義上,至少他們也宣稱自己是敬拜神的。

     「哈馬」:「堡壘」,位於敘利亞北部。

         「亞珥拔」:「我必得伸展 (或得支持)」,也是位於敘利亞北部。

         「西法瓦音」:「兩個 Sipparas」,位於巴比倫北方。西法瓦音人的偶像敬拜方式類似亞們人敬拜摩洛,用火燒活人獻祭,參 王下 17:31

         「希拿」:字義是「煩惱」。

         「以瓦」:字義是「廢墟」。應該就是 17:24 的「亞瓦」。

         「撒馬利亞」:撒珥根二世在西元前722年攻陷撒馬利亞,以色列被圍困三年後終於亡國。根據亞述陶土文獻的記載,撒馬利亞失守後,被亞述王擄走居民兩萬七千二百九十人。

         ◎西元前720年,哈馬、亞珥拔與撒馬利亞起來背叛亞述王,仍然被亞述平定,因此 18:34 的意思被移來撒馬利亞的這些民族的背叛還不是被鎮壓下去,為什麼猶大的背叛可以獨存呢?

 

【王下十八35「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

  〔呂振中譯〕這些國家的神有誰曾援救過他們的本地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援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麼?

  〔暫編註解〕這些國的神。以上列舉的這些地方都是猶大北方鄰國的城邑。當時亞述的鐵蹄已踏遍西亞所有的國家。西拿基立宣稱他和他所信之神的力量超乎世界萬神之上,就連猶大的神也不排除在外(也包括猶大的神)。

     ◎很多人都指出,拉伯沙基的錯誤僅僅是誤把神當成是一般的精神寄託了,其他方面而言,這個將領的語言攻勢真的是可圈可點。

         ◎尼尼微城描繪拉吉之圍的亞述浮雕,刻有撞城錘、七個攻城車、被擄的猶大人,以及坐在躺椅之上,旁觀拉吉之戰利品在面前搬過的西拿基立。除這浮雕以外,古代近東各處地方尚有很多壁畫浮雕,描繪亞述的攻城戰事。雖然如此,亞述人依然認為談判是更上之策。

 

【王下十八36「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

  〔呂振中譯〕眾民都不作聲,一句也沒有回答他,因為王吩咐的是說:『不要回答他。』

  〔暫編註解〕亞述人的“喊話”沒有收到威脅的功效,反激起了上下同仇敵愾的心,更願意仰望耶和華(十九34)。

         百姓靜默不言。有的時候沉默是金。此時此刻,猶大的百姓說什麼話能給這位亞述的使者留下哪怕一點印象呢?神他自會給出對方所需要的答案。

     王曾吩咐。拉伯沙基希望能聽到一些牢騷抱怨的話,既而引起全民的暴動。但恰恰相反,猶大的百姓都聽從他們王的吩咐。

     「並不回答一句」:原文是「沉默、安靜」、「裝聾不聽」。

         36-37   猶大人沒有回答這番侮辱耶和華和希西家的話,只回去稟告王。

 

【王下十八37「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裡,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

  〔呂振中譯〕當下希勒家的兒子、管家以利亞敬、祕書舍伯那和亞薩的兒子、通知史官約亞、都來到希西家面前,衣服撕裂,將參謀長的話告訴了他。

  〔暫編註解〕撕裂衣服。希伯來人在他們哀痛(伯1:20)以及遇到強烈震撼和危機(創37:29;撒上4:12;撒下13:1915:32;代下34:27;拉9:3;耶36:24)的時候會撕裂衣服。

     ◎看起來希西家知道亞述將領會來「心戰喊話」,所以事先要百姓沉默以對。不過希西家的官員都「撕裂衣服」,顯然大受亞述將領話語之影響。連官員都這樣了,百姓的狀況怎樣可想而知。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等《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