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九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下十九1「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

  〔呂振中譯〕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永恆主的殿。

  〔暫編註解〕希西家臨危不亂,對神忠言,謙卑地來到神面前,求先知向神禱告。看十九2注及《以賽亞書》三十七113.

         「撕裂衣服,披上麻布」:是自卑及悲痛的表現(參串2, 3)。

         撕裂衣服。想到耶路撒冷將要面臨的圍城慘景希西家用撕裂衣服來表達他內心的悲傷。在任何時刻人們都期待著耶路撒冷能夠抵抗來自亞述大軍的猛烈攻擊。但西拿基立使者所說威脅的話並非空穴來風。尼尼微和考撒拔(Khorsabad)的一些浮雕顯示了亞述圍困一些地方將其攻取時的殘酷。如果耶路撒冷真的開始被圍困,那城內將來的恐怖景象將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王在極度的悲痛窘迫之中身穿麻衣前往聖殿去將此事陳明在神的面前。

         19:1-7  希西家求問以賽亞:希西家面對敵人的威嚇,便去求問耶和華,差人叫以賽亞代禱。以賽亞安慰他,指出亞述王必會退兵,並且被殺。

 

【王下十九2「使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祭司中的長老都披上麻布,去見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

  〔呂振中譯〕他打發管家以利亞敬、祕書舍伯那和祭司中的長老、都披上麻布,去見亞摩斯的兒子、神言人以賽亞;

  〔暫編註解〕先知以賽亞一生在南國猶大侍奉,是王室信任的先知;他說的話甚具影響力。以賽亞不主張向埃及求助(賽十九122),反對和埃及結盟(賽三十17;三十一13)。本書首次提到他,但早在烏西雅、約坦和亞哈斯王時,已很活躍(看賽一1)。

         祭司。希西家派遣使者身披麻衣去見以賽亞,好使先知幫助他們並為他們在神面前懇切的祈禱代求。根據代下32:20節記載,王和先知都在神面前懇切地禱告。這裡是《列王紀》中第一次提到先知以賽亞,他在烏西雅王死的那年(賽6:1)得見神的異象,受到鼓勵去承擔將來的工作。這位大能先知工作的時間歷經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諸王(賽1:1)。因此,以賽亞在被諸王的記述提到之前其實已經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了。保存在《列王紀》中的歷史記載通常都很簡要,有很多的細節都被遺漏了。像《以賽亞書》,《耶利米書》,《以西結書》中記載的一些非常有趣也很重要的細節在《列王紀》中都是找不到的。

     「使」家宰以利亞敬:「差遣」。

 

【王下十九3「對他說:“希西家如此說:‘今日是急難、責罰、淩辱的日子,就如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

  〔呂振中譯〕對他說:『希西家這麼說:今日是有急難、受責罰、受侮慢的日子;就如嬰兒臨到生產的關頭,卻沒有力量生出來。

  〔暫編註解〕婦人沒有力量生產,大概是當時通用的諺語,比喻痛苦無助的情景。

         急難……的日子。以賽亞多年以來不斷預言將有這樣的一個日子。現在猶大面臨著史無前例的重大危機,如果沒有上天的干預,這種形勢真的要使猶大國陷入完全的毀滅了。

     沒有力量生產。這個驚人的比喻象徵著當前可怕的困境。猶大國土幾乎已全部淪落敵手,現在亞述侵略軍又兵臨城下威脅首都耶路撒冷的安全。

     「急難」:字義是「艱難」、「困難」。

         「責罰」:原文是「指責」、「爭論」。

         「凌辱」:原文是「藐視」、「凌辱」、「褻瀆」。

         「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原文是「嬰孩將要從子宮出來」。

         ◎「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表示這是很危險的狀況,嬰兒跟婦人的生命都遭遇危險。

 

【王下十九4「或者耶和華你的 神聽見拉伯沙基的一切話,就是他主人亞述王打發他來辱駡永生 神的話,耶和華你的 神聽見這話,就發斥責。故此,求你為餘剩的民揚聲禱告。’”」

  〔呂振中譯〕或者永恆主你的神聽見參謀長的一切話、他主上亞述王打發他來辱罵永活之神者的話:或是永恆主你的神會斥責他所聽見的話:故此求你為所有餘剩之民呈上禱告。』

  〔暫編註解〕“永生神”,跟第十八章3335節那些不存在的神形成對比。參看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9節的類似對比。

         「餘剩的民」:指當時困在耶路撒冷的居民(參本章30-31),與以賽亞書所提的「餘種」(賽1:9; 參賽10:22)有別。

         神聽見。亞述使者懷疑並藐視天上神的偉大,將他與周圍鄰國的神明一樣看待。神的榮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他為了他自己大名的緣故也可被期待要與猶大站在一起。

     永生神(直譯為:活著的神)。這個稱號還出現在申5:26;書3:10;撒上17:26;詩42:284:2;耶10:1023:36;但6:26;何1:10。這個短語表明耶和華的生命是從太初就有的,不借外力存在,也不會退化消亡。

     餘剩的民。以色列已經敗亡,猶大大部也淪落敵手,耶路撒冷殘存的百姓在那迅即臨頭的毀滅中恐懼戰兢。

     「發斥責」:「責備」、「判斷」、「判決」。

         「餘剩的民」:原文是「存留的剩餘」。

         「揚聲禱告」:原文是「舉高禱告」。

         ◎「餘剩的民」:亞述攻擊到只剩下耶路撒冷城,的確目前存活的猶大人都算「剩下」的了。

 

【王下十九5「希西家王的臣僕就去見以賽亞。」

  〔呂振中譯〕希西家王的臣僕就去見以賽亞。

 

【王下十九6「以賽亞對他們說:“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僕人褻瀆我的話,不要懼怕。」

  〔呂振中譯〕以賽亞對他們說:『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上說:永恆主這麼說:你不要因所聽見亞述王僮僕褻瀆我的話來懼怕。

  〔暫編註解〕「僕人」:原文與「臣僕」不同。此字可指「下人」。

         不要懼怕。不久之前,希西家曾用這同樣的話來鼓勵他的百姓(代下32:7)。現在神向他發出這同樣的鼓勵和安慰。人在危急的時刻是容易懼怕的,但耶和華在他的憐憫中向人發出鼓勵的信息(見民14:9;書1:6,7,9,18;賽43:1,5;路12:32)。

     亞述王的「僕人」:以賽亞不用「元帥」,而用「僕人」、「侍從」來描述亞述的狂妄使者。原文是複數型態,翻譯成「僕人們」。

 

【王下十九7「我必驚動(原文作“使靈進入”)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我必使他在那裡倒在刀下。’”」

  〔呂振中譯〕看吧!我必使他靈機一動,就聽見風聲,而回他本地去;我必使他在他本地那堶辿b刀下。

  〔暫編註解〕以賽亞預言,採用心理攻勢的亞述王西拿基立,自己要為“風聲”所困,回師北返。這風聲可能是國內有變,也可能是埃及王特哈迦率軍來援(埃及此時由尼羅河上游的埃提阿伯〔即古實〕人作王)。據西拿基立的記錄,他放棄耶路撒冷,調大軍在以革倫附近的平原上迎戰埃及,把埃及人打敗。

         西拿基立回國後為自己的兒子刺殺,應了以賽亞所說“倒在刀下”的話(37節)。

         「風聲」:或作「報告」。

         驚動他的心。字面上是,我必使靈進入他的心。這句話的意思不詳。它的意思可能是,神要將一個恐懼戰抖的靈放在西拿基立的心裡,一種刺激,使他再無暇顧及征伐別國並在害怕慌亂之中逃回亞述。這個預言可能是有意說的模糊,因為神也許此刻不想透露這個預言的詳情。

     倒在刀下。見第37節的註釋。

     「風聲」:「消息」、「報告」。

         「我必驚動他的心」:原文是「看哪,我必放一個靈在他裡面」或「看哪,我必給他一個敵對的靈」。對照上下文後,用前者的譯法,意思是「放一個靈在他裡面,使他聽到消息後心意改變,轉回本地」;用後者的譯法,則是「差遣一個敵對的靈來攻擊他」。多數的英譯本(包括NIVRSVJPS)採用第一種譯法。這句原文是的順序分別是四個字:  hen(SH 2005):原文是「看哪」。「nathan(SH 5414):原文是「給」、「放置」、「設立」。「be(SH 9002):原文是「在裡面」、「在其中」 、「敵對」(這個介係詞其實很少用「敵對」的意思,參 26:17 「變臉」)。「ruwach(SH 7307):原文是「靈」、「風」、「氣息」。

         19:7 是說神要讓亞述王(原文是單數,不是指亞述王的使者們)回去本地,倒在刀下。這個預言在西元前681年實現,如 19:37 所記載。

         ◎神要希西家不要「懼怕」,其實這樣的狀況還真的很可怕,如果我們遭遇這種狀況,真的能夠不怕而信靠嗎?

 

【王下十九8「拉伯沙基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原來他早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

  〔呂振中譯〕參謀長回去,正遇見亞述王在攻擊立拿;原來他早就聽見亞述王已拔營離開拉吉。

  〔暫編註解〕立拿在拉吉附近,靠近非利士地邊界(看八22)。

         “立拿”。參看以賽亞書三十七章8節的腳註。

         全節或譯作「當(或由於)拉伯沙基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他便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

         「立拿」:位於拉吉之北約十六公里(十英里)。

         立拿。它可能就是Tell es-Safi。關於它的位置,見王下8:22節的註釋。

     「立拿」:字義是「鋪過的道路」。這城築於澤塔乾河畔,位於耶路撒冷西南40公里,扼守海岸通往希伯崙的大路,極具戰略價值。

         ◎顯然亞述王認為戰事拖長會增加他被埃及攻擊的危險,所以他希望用心理戰取得猶大,不過事實上只要猶大撐一下,亞述王自然就會先暫時退兵,不過長期來說得要看亞述與埃及作戰的狀況決定。這次拉伯沙基撤軍,理由應該是 19:9 記載的,亞述王預計埃及軍會來攻擊他,而他手邊的軍隊不夠抵擋埃及軍進攻,因此召回圍攻耶路撒冷的軍隊,並且離開拉吉往耶路撒冷方向的立拿靠近,以盡快與大軍會合。

         19:8-13  亞述王再威嚇猶大:亞述王由拉吉上立拿,從那裡再派使者勸猶大投降。 由於9節的特哈加在主前七○一年仍未作古實王, 再加上此段似乎重複18:19-35之內容,一些學者認為19:9之後的經文是記載十三年後 (主前六八八年)的另一次戰役 (亦有人認為應以18:1618:17之間作為分界)。 但史載特哈加在主前七○一年時已代表當時的古實王(特哈加的兄長)外出作戰,所以此段仍可能是指同一次戰役。

 

【王下十九9「亞述王聽見人論古實王特哈加說:“他出來要與你爭戰。”於是,亞述王又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吩咐他們說:」

  〔呂振中譯〕亞述王聽到古實王特哈加的事說:『看哪,他出來要跟你交戰的』,於是亞述王又打發使者來見希西家,並吩咐使者說:

  〔暫編註解〕“特哈加”。若這堿O描述主前701年西拿基立對猶大的一次戰役,當時特哈加只是一名將軍;雖然經文稱他為王,但那是後來的事。假若(儘管可能性較低)那堿O兩次不同的戰役(在第十八章1617節中間相隔十三或十四年),特哈加便是王。無論如何,這個從埃及而來的威脅使西拿基立催促猶大快快投降。“古實”是今天埃及南部、蘇丹和埃塞俄比亞北部。

         「古實」:位於埃及尼羅河之北部。亞述王大概是為了埃及的威脅更加迫切地要使猶大投降。

         古實王特哈加。特哈加(Tirhakah──有時拼作Taharka──在主前690年成為埃及王。特哈加是一個埃塞俄比亞(努比亞)人,他和他兄弟沙巴塔卡共同執政,而後者在主前700684年統治埃及。沙巴塔卡死後,特哈加單獨作王直到主前664年。他屬於埃及的第二十五王朝,當時的埃及處於一系列埃塞俄比亞王的統治之下。關於特哈加與亞述圍攻耶路撒冷之戰役的時間同步性見王下18:13節的註釋。

     打發使者。西拿基立想在面臨與埃及人兩線作戰之前迫使希西家放棄抵抗、出城投降。

     「古實王」:其實就是埃及王,可能是埃及二十五王朝的第六名法老。這個王朝是由上埃及的古實人建立的。

         「特哈加」:字義是「他尋找敬虔人: 他尋找等候的人」。此時特哈加還不是法老,直到西元前690年才成為法老,此段寫作時間應該在西元前681年以後,因此會稱呼特哈加為王。

         打發「使者」:原文是複數型態的「使者」。表示派遣不只一個使者。

 

【王下十九10「“你們對猶大王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聽你所倚靠的 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呂振中譯〕『你們去對猶大王希西家這麼說:不要讓你的神、你所倚靠的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至於交在亞述王手堙C

  〔暫編註解〕欺哄你。西拿基立先前給百姓的信息是,不要讓你們的王希西家欺騙你們(王下18:29),結果百姓沒有做聲。現在他又帶信息給信靠神的希西家王,竭盡全力地進行離間挑撥。

     「欺哄」:「欺騙」、「誘惑」。亞述王居然說神欺騙、誘惑希西家,很可能以賽亞的預言已經傳到亞述王耳中。

 

【王下十九11「你總聽說亞述諸王向列國所行的,乃是盡行滅絕,難道你還能得救嗎?」

  〔呂振中譯〕看哪,你總聽說過亞述諸王怎樣將各地盡行毀滅歸神罷;難道你還能得援救麼?

  〔暫編註解〕向列國。亞述的軍事力量現在處於鼎盛時期。提革拉-毗列色征服巴比倫並自立為那地的王,撒縵以色毀滅以色列,撒珥根鐵蹄四出攻破多國,而現在,西拿基立緊隨著撒珥根的腳蹤到處征伐。

     盡行滅絕。先前亞述諸王征伐列國,凡有抵抗其鋒芒者盡行毀滅,所過之地寸草不留,現在西拿基立將這些歷史擺在希西家的眼前,想要使他驚恐懾服。如果他希西家現在投降至少還可從西拿基立那裡得到一點憐憫。

     「盡行滅絕」:「完全地毀壞」、「完全地毀壞」、「為了毀壞奉」。舊約用這個字來形容神要求以色列人進迦南消滅所有的迦南人。亞述也是這樣對待他所征服的國家。

 

【王下十九12「我列祖所毀滅的,就是歌散、哈蘭、利色,和屬提拉撒的伊甸人,這些國的神何曾拯救這些國呢?」

  〔呂振中譯〕我列祖所毀滅的國:歌散、哈蘭、利色、和在提拉撒的伊甸人:這些國的神何曾援救過它呢?

  〔暫編註解〕“歌散”:看十七6注。“哈蘭”:看《創世記》十一31,在幼發拉底河流域,為往敘利亞商道上的重要貿易中心,主前1100年即屬亞述帝國。“利色”:介於幼發拉底河南和哈馬的東北之間。“伊甸人”:住在哈蘭南邊的居民。

         此節所提的地方位於亞述之西,近敘利亞邊境。

         「伊甸」:即摩1:5的「伯伊甸」。

         我列祖。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裡西拿基立的先輩們在戰場上取得了廣泛而又輝煌的勝利,那些國家的神明不能抵擋他們。本節中提到的這些地方都在古代哈蘭的附近。哈蘭是亞伯拉罕的老家,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它很早就落入亞述的權勢之下了。

     歌散。這座城在哈博北部,向西距離哈蘭144千米。撒瑪利亞的流亡者就被安置在這裡(王下17:6)。這座城(古撒那Guzana)是在主前808年的一場年度戰役中被攻取的。歌散這個地方現在的名字叫Tell Halaf

     哈蘭。哈蘭是亞伯拉罕離開吾珥之後的古老家鄉(見創11:31節的註釋)。它被提到早在主前1305-1273年亞達得尼拉裡一世作王時就在亞述的控制之下了。

     利色。利色是亞述文Rasappa,可能就是現在帕米拉(達莫)東北方向的Rusafe。主前810-782年亞達得尼拉裡三世的碑文中曾提到過這個城鎮。

     伊甸。這片區域和哈蘭共同出現在結27:23節中,並且摩1:5節也提到了-伊甸(這裡直譯為:伊甸的房屋)。有些人認為伊甸就是分佈在幼發拉底河兩邊的一片土地,位於哈蘭的西南,迦基米施的東南。它在亞述的記載中常以Bīt-Adini這個名字出現。

     -拉撒。這個地方可能是Til-ashurri,或稱亞述的山,位於亞蘭北部,在幼發拉底河的拐彎處。它因亞述神的名字而受到尊榮。

     「歌散」:字義是「切斷」,美索不達米亞的城市, 在幼發拉底河靠近中游之處,流亡的以色列人被安置在這裡。王下 18:11

         「哈蘭」:字義是「交叉路」。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巴旦亞蘭。

         「利色」:字義是「熱石」。位於幼發拉底河以南,哈馬東北。

         「提•拉撒」:字義是「亞述的山丘」,位於美索不達米亞。

         「伊甸」人:字義是「樂趣」(SH 5729),跟「伊甸園」 (SH 5731)相近,可能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西北部。

         12~13 詳述西拿基立從前的戰績。

 

【王下十九13「哈馬的王、亞珥拔的王、西法瓦音城的王、希拿和以瓦的王都在哪裡呢?’”」

  〔呂振中譯〕哈馬的王、亞珥拔的王、西法瓦音城的王、希奪以瓦的王都在哪堜O?

  〔暫編註解〕此節所提及的地方見王下18:34注。

         哈馬。本節中提到的各個地方的位置見王下18:34節的註釋。那一節的註釋著重提到了各城所信之神明的空虛和無用。現在西拿基立致希西家的信中又刻意提到這些城的王早已化為烏有了。

     「哈馬」:「堡壘」,位於敘利亞北部。

         「亞珥拔」:「我必得伸展 (或得支持)」,也是位於敘利亞北部。

         「西法瓦音」:「兩個 Sipparas」,位於巴比倫北方。

         「希拿」:字義是「煩惱」,位於美索不達米亞。

         「以瓦」:字義是「廢墟」,位於美索不達米亞。

         ◎顯然亞述王認為戰事拖長會增加他被埃及攻擊的危險,而拉伯沙基撤軍恐怕會讓猶大心存僥倖,所以他希望利用書信繼續發動心理戰攻擊猶大,讓猶大早日投降。

 

【王下十九14「希西家從使者手裡接過書信來,看完了,就上耶和華的殿,將書信在耶和華面前展開。」

  〔呂振中譯〕希西家從使者手塈滮摰拲給L來;唸完了,就上永恆主的殿;希西家將文書展開在永恆主面前。

  〔暫編註解〕看十八1注及《以賽亞書》三十七1420

         「書信」:上次亞述王派使者在城外大聲呼喊(王下18:18),今次以書面作為對猶大的最後通牒。

         接過書信來。亞述使者送達的信息可能有口頭和書面兩種──口頭的信息說給希西家的代表聽,因為希西家本人應該不會親自出來見他們;因而還有書面的信件,可以轉交給希西家王。

     將書信……展開。好像這封信既是給王的也是給神看的。

     「看完了」:原文是「大聲朗讀」,不僅僅是「看完了」。這樣做應該是為要讀給其他的臣民聽見。

         1419 希西家在這個充滿稚子之心的禱告堙A承認神的主權(15節),提到西拿基立對神的藐視,並其它神明軟弱無力(1618節),並且懇求神加以拯救(19節)。

         19:14-19  希西家求告耶和華:希西家求神鑒察他的處境,並救猶大脫離亞述的威脅,藉以證明耶和華不像假神無能為力。

 

【王下十九15「希西家向耶和華禱告說:“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你是天下萬國的 神,你曾創造天地。」

  〔呂振中譯〕希西家在永恆主面前禱告說:『永恆主、以色列的神、坐在基路伯中間的阿,惟獨你是地上萬國的神;是你造了天和地。

  〔暫編註解〕「坐在二媿f上」:耶和華其實是在施恩座之上,二基路伯則在兩旁(見出25:22; 7:89)。

         二基路伯上(直譯為:在二基路伯中間)。這可能是指神聖的舍吉拿。舍吉拿是象徵神親自同在的奇異榮耀,顯在施恩座之上兩基路伯之間(見出25:2229:43;利16:2;撒上4:4.

     你是。希西家在他的禱告中承認耶和華為獨一的神,全天庭和地上萬國的主宰,西拿基立所褻瀆的就是這一位。這是對西拿基立信件的抗議和反對,因為他在信中竟將耶和華與那些面對亞述人的進攻顯明是毫無用處之西亞諸神同列。

     「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原文的順序是「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坐在二基路伯上的」。

         「基路伯」:一種保護神寶座、四張臉四個翅膀的天使,參 25:19-20  1:5-14  代上 28:18

         「天下萬國的」:原文是「整個地上國度的」。

         「創造」:原文是「做」、「製造」。

 

【王下十九16「耶和華啊,求你側耳而聽!耶和華啊,求你睜眼而看!要聽西拿基立打發使者來辱駡永生 神的話。」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以耳傾聽哦!永恆主阿,睜開眼來看哦!請聽西拿基立的話,那打發使者來辱罵永活之神者的話。

  〔暫編註解〕聽,……看。希西家為他神的榮耀起了忌邪的心(或:為他神的榮耀大發熱心)並感到耶和華在他的公義中必要懲罰這狂傲的異教國王。

 

【王下十九17「耶和華啊,亞述諸王果然使列國和列國之地變為荒涼,」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亞述諸王真地使到列國和它們的地都乾燥荒涼,

 

【王下十九18「將列國的神像都扔在火裡,因為它本不是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頭石頭的,所以滅絕它。」

  〔呂振中譯〕將它們的神像都扔在火堙F因為他們並不是神,乃是人手造的,木頭石頭的;故此他們纔除滅他們。

  〔暫編註解〕本不是神。列國和他們所信奉的神明被亞述軍隊毀滅,這一事實並不奇怪,因為那些神其實不是神,只不過是人手所造的木石偶像。耶和華和假神之間的對比構成了《以賽亞書》後半部分的主要內容(見賽41:2444:8-10)。

 

【王下十九19「耶和華我們的 神啊,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天下萬國都知道惟獨你耶和華是 神!”」

  〔呂振中譯〕永恆主我們的神阿,現在求你拯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地上萬國都知道惟獨你、永恆主、纔是神。』

  〔暫編註解〕──耶和華是神。字面上是,惟獨你耶和華是神。當前的危機為神在地上列國面前彰顯他的權能以及他與自己的百姓同在提供了一個非凡的機會。通過神將耶路撒冷從西拿基立手中拯救出來,亞述將要自卑,列國也會知道耶和華是天地之間至高無上的主宰。

     「知道唯有你」:原文是「知道因為唯有你」。

         19:19 希西家的信心,應該是來自他相信 19:6-7 中神的應許。所以他勇於請求神實現他的應許。

 

【王下十九20「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你既然求我攻擊亞述王西拿基立,我已聽見了。’」

  〔呂振中譯〕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說:『永恆主以色列的神這麼說:「你向我禱告關於亞述王西拿基立的事、我已經聽見了;

  〔暫編註解〕我已聽見了。希西家沒有等待多久他的禱告就得到了答覆。先知以賽亞很快就來向希西家傳達神的信息──他已聽見了王的呼求並要降刑罰在亞述人身上。

         2034 在回答中,神向希西家保證:(1)西拿基立只是神手堣@件工具(2028節);(2)有一群餘民將得以存活(2931節,但他們會失去兩年的收成);(3)耶路撒冷不會落在亞述人手堙]3234節)。關於西拿基立作為神的工具的說法(25節),參看以賽亞書十章519節。

         19:20-34  以賽亞預言亞述必敗:耶和華答允希西家的禱告,藉以賽亞宣告亞述王必蒙羞引退。

 

【王下十九21「耶和華論他這樣說:‘錫安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搖頭。」

  〔呂振中譯〕以下這話就是永恆主所說論到他的話:『錫安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原文:在你後面〕搖頭。

  〔暫編註解〕「處女」與「女子」:乃代表當地的居民。

         「搖頭」:表示羞辱和譏誚(參串28)。

         處女。耶路撒冷全力抵抗亞述人對她的攻擊,不允許自己受到玷污。這裡將耶路撒冷擬人化比作一個婦人是個通常的比喻(見賽23:1252:2;哀2:13;彌4:10)。

     搖頭。希伯來人中一種表示輕蔑的動作(見詩22:7109:25;太27:39)。

     「錫安的處女」:原文是「錫安的處女女兒」。

         「嗤笑你」:「嘲笑你」。

 

【王下十九22「你辱駡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

  〔呂振中譯〕你辱罵誰,褻瀆誰?你揚起聲來、攻擊誰呢?你高舉眼目、傲慢誰呢?乃是傲慢以色列之聖者呀。

  〔暫編註解〕以色列的聖者。這是以賽亞非常喜歡使用的一個短語,這個稱呼在他的書中出現了二十七次,而在《聖經》其它部分只出現了五次(詩71:2278:4189:18;耶50:2951:5)。

 

【王下十九23「你藉你的使者辱駡主,並說: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

  〔呂振中譯〕你假手於你的使者來辱罵永恆主;你並且說:我用車輛接車輛,我上了山嶺的高峰,我到利巴嫩的極深處;我砍伐它高大的香柏樹,上好的松樹;我進到極遠的村居,園地般的森林。

  〔暫編註解〕「極深」:或作「極高」。

         「極高之處」:原作「最遠之住處」。

         「肥田」:或譯作「最佳」。

         說。以賽亞這裡所表達的是西拿基立心中的思想。亞述王仗恃戰車眾多,軍旅龐大,便目空一切,自認為可以征服任何想要征服的國家、地區,踐踏所有的對手,克服一切擋在前進路上的障礙。

     高大的香柏樹。這個短語可能是從字面和比喻兩方面來說的。一方面,亞述人想要砍伐黎巴嫩美麗的香柏樹為自己所用。另一方面,從它的象徵比喻意來看,這個短語意味著整個國家徹底的毀滅,包括其富麗堂皇的宮殿和驕傲的居民(見賽2:12-1710:33,34)。

     19:23-24 應該是歷數亞述王的戰績,說明亞述征服過的地區。但19:25-28 則是神用造物者的身份來指責亞述王不知道自己僅僅是神的工具。

         19:23-24 的記載也出現在西元前8-9世紀的亞述年表。西拿基立自稱曾經砍伐利巴嫩的香柏樹,用來建築尼尼微的王宮和政府大樓。

 

【王下十九24「我已經在外邦挖井喝水,我必用腳掌踏幹埃及的一切河。’」

  〔呂振中譯〕是我挖了井,喝了外族人的水;我用腳掌踏乾埃及的眾河流。

  〔暫編註解〕挖井喝水。這裡的意思好像是說西拿基立認為他自己能夠應對任何的困難。高山聳立,他翻過高山;沙漠橫亙,他穿過沙漠;他自己挖井得水;河流也不能阻擋他,一切河流在他腳下都變乾涸。

     埃及的一切河(直譯為:被圍困之地的河)。這裡也許指的是埃及。埃及土地肥沃(遠離沙漠)全國河網密佈。西拿基立誇口說這些河流對他來說微不足道,它們在他面前可以很容易的消失。

 

【王下十九25「“耶和華說:‘我早先所作的、古時所立的,就是現在藉你使堅固城荒廢,變為亂堆,這事你豈沒有聽見嗎?」

  〔呂振中譯〕永恆主說:『你豈沒有聽見從遠古我就制定,在古日我就計畫,到現在我就作成,使堡壘城荒廢,變為倒壞的亂堆?

  〔暫編註解〕「所作」:或作「所命定」。

         我早先所作的。耶和華現在開始回應亞述王的問題了。在西拿基立所有的誇口吹噓自己能怎樣怎樣之後。主問他是否聽說過,天下萬國的命運是掌管在耶和華手中的,每個國家也只能佔有他所命定的疆域和地位。那時的亞述是神手中實現他旨意的工具(見賽10:5-15)。

     「變為亂堆」:原文是「成為毀成斷垣殘壁的石堆」。

         25-26指出亞述王其實是神的器皿,神是藉著他的強暴成就自己的計畫(參賽10:5-6)。

 

【王下十九26「所以其中的居民力量甚小,驚惶羞愧。他們像野草、像青菜,如房頂上的草,又如未長成而枯乾的禾稼。」

  〔呂振中譯〕而其中的居民手力短缺,驚慌慚愧;像田間的菜蔬,像綠草之青青如房頂上的草,未亭亭立而枯萎的莊稼麼〔古卷:被熱東風燒焦麼〕?

  〔暫編註解〕「青菜」:原作「青綠的植物」,通常指易枯乾的花草,是軟弱無力的象徵。

         「又如 ...... 禾稼」:原文僅作「未長成而枯乾」(參詩129:6),指生長在房頂上的植物,因沒有根而不能長成。

         力量甚小。亞述軍隊的勝利是在神聖的許可之下才實現的。如果亞述繼續遵循那由約拿的警告而來的改革(拿3:5-10),他們在這個世界上也許就可以成為一股強大的為善力量。但當尼尼微人從他們短暫的悔改又回到原先的偶像崇拜並走上妄圖征服世界的道路時,他們註定了亞述作為一個國家的厄運。

     「房頂上的草」:房頂上會鋪一層薄土來保持陰涼並擋雨,下雨後植物會在上面發芽,但因為土薄無法保水,一等沙漠的熱風吹來,植物很快就枯萎死亡;用此比喻被亞述攻擊的國家毫無招架之力。

         「又如(田間)未長成的禾稼」:死海古卷作「被東風颳散。你站起」。

 

【王下十九27「你坐下,你出去,你進來,你向我發烈怒,我都知道。」

  〔呂振中譯〕你坐下、你出、你入、我都知道;你還向我激怒!

  〔暫編註解〕「你坐下」:或作「你的住處」。

 

【王下十九28「因你向我發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話達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口裡,使你從你來的路轉回去。’」

  〔呂振中譯〕因你向我激怒,又因你倨傲的話上我耳中,我就必放鉤子鉤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嘴上,使你從你來的路上轉回去。』

  〔暫編註解〕據亞述人的石碑所記,他們用鉤子鉤住俘虜和奴隸的鼻子,以防逃走,是歷史上最殘忍的一個民族。先知宣告,將來會有人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

         鉤子」和「嚼環」:是當時獵人用以制服猛獸的工具( 參結19:4, 9);另一方面,以鉤子鉤鼻,亦是當時亞述人對待戰俘的習慣。

         鉤上你的鼻子。美索不達米亞的雕刻顯示出亞述人在對待戰俘的時候經常使用的最野蠻兇殘的手段。一塊以撒哈頓的浮雕刻畫了埃及王塔哈卡(特哈加)和推羅王巴路鼻中套環被征服者手中的繩索牽引。瑪拿西也許就是以這種方式被帶往亞述的(見代下33:11)。

     「鉤子鉤上你的鼻子」:亞述的文學和石碑中常常用這樣的描述,考古發現一個石碑描繪以撒哈頓用繩拉著穿在唇上的環子,拖帶推羅的巴力和埃及王特哈加。以賽亞是用亞述人熟悉的意象來描述神管制亞述王的行動。

         「嚼環放在你口裡」:「把韁轡放在你的嘴唇」,顯示神是騎士而亞述只是馬,被騎士控制。

 

【王下十九29「“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

  〔呂振中譯〕『希西家阿,以下這事必給你做個兆頭:第一年你們必喫遺落自生的;第二年必喫遺落重長的;第三年你們就必播種,必收割,必栽植葡萄園,喫其中的果子。

  〔暫編註解〕“自生的”指去年收割時遺在田裡的種子長出來的穀(參利二十五5)。“今年要吃自生的”指亞述人是年春季來攻,把去年秋天撒種正待收割的田地全毀,不能再種,只有吃自生的。第二年也吃不到自種的,可能是因為亞述人留到是年秋天下種期已過後才走。但到第二年下半年,亞述人必走,百姓可以耕種;次年(第三年)收割,吃自己所栽種的。

         「今年」的收割和耕種都被戰爭破壞,所以「明年」仍要靠野生的糧食。

         一個證據。耶和華通過先知以賽亞給出過很多預兆和記號(王下20:9-11;賽7:11,148:1820:2,3)。在當下這一年餘剩的日子裡百姓能在田地自生的莊稼裡找到足夠的食物;第二年(可能是安息年),他們還能在自長的田裡獲得充足的食物;以後他們就要通過正常的耕種收穫來得吃的了。之所以賜下這樣一個預兆是因為亞述軍隊的出現打斷了田地裡正常的農業生產活動。

     「證據」:「記號」、「神蹟」、「兆頭」。此處應該是指「神蹟」。

         「自生的....自長的」:表示農田已被亞述軍蹂躪而無法耕種。「故意摧殘敵國的農田,以削減敵軍戰力,是亞述軍隊常用的戰略之一。 19:29 的意思是亞述軍隊兩年內會撤兵。亦即今年該收穫的已經被破壞了,明年又來不及播種,但後年就可以正常耕種收割了。

         「葡萄園」:葡萄需要比較多的照顧,所以在敵軍威脅下無法種植葡萄。

         29-34預言耶路撒冷必會獲救,生還的猶大人只損失兩年的收割。

 

【王下十九30「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紮根,向上結果。」

  〔呂振中譯〕猶大家逃脫的餘民必再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子;

  〔暫編註解〕「往下紮根,向上結果」:代表堅穩和興旺。

         餘剩的。這個短語表達出猶大因為亞述軍隊的侵略而遭受的蹂躪程度。

 

【王下十九31「必有餘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呂振中譯〕因為將要有餘剩之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將要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永恆主妒愛的熱心總要成就這事。

  〔暫編註解〕看十七23注。“餘剩的民”:有的地方作“所剩下的”(賽十21)、“其餘的”(拉三8)、“餘剩的人”(賽十四30)。這個詞的內涵最早見於先知以賽亞給他兒子取名施亞雅述(Shear-jashub)。亞蘭人此時和以色列聯盟攻打耶路撒冷(十六56;賽七8),以賽亞用此名預言同盟必遭亞述軍擊敗,只剩下少數人逃脫(“施亞雅述”是“只餘少數”的意思)。

         此處“餘剩的民”原見《以賽亞書》三十七3032,指猶大家(南國)在亞述人攻打下(主前701年)存活的人。南國亡於巴比倫後,此詞指被擄巴比倫的猶太人(參賽四26;六13;十2023),後來更用以指猶太人中得脫神的刑罰成為新子民的人(參彌二12;五7;番二47;亞八68)。

         出。猶大大部分地區遭受了亞述軍隊徹底的洗劫和破壞,很可能有大批的百姓都蜂擁到耶路撒冷來躲避西拿基立的屠殺。現在有餘剩的人民將要從這城出去,重新住在地上並恢復那地。以賽亞、彌迦、耶利米經常使用餘剩的剩下的這樣的詞語(見賽10:2011:1114:2246:3;耶23:331:740:11,1542:243:544:14;彌2:124:75:7,8)。

     「熱心」:「狂熱」、「熱心」、「妒忌」。

         19:31 提到神拯救的主要理由是「自己的熱心」, 19:34 又提到為了大衛的緣故。神為了自己的緣故工作,當然是沒問題,很難想像大衛已經去世很久了,神居然還紀念。

 

【王下十九32「“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裡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築壘攻城。」

  〔呂振中譯〕『因此永恆主論亞述王是這樣說的:「他必不會來到這城、也不會射箭到這堙F不會拿盾牌臨到城前,也不會倒土堆攻城。

  〔暫編註解〕拿盾牌。亞述人的盾牌在古代的雕刻中非常引人注目。士兵們在攻城戰事中用巨大的盾牌護身可以最大限度的接近城牆。

     築壘。這種土堆或壁壘的形象經常出現在亞述的浮雕中。亞述人在城牆前築起土堆或高臺,使攻城錘可以攻擊到城牆上部比較薄弱的地方。

     「築壘攻城」:原文是「在上面傾倒土堤石堆」。

         19:32 的意思是目前亞述王還在立拿,但他沒有機會來圍攻耶路撒冷,將直接退兵回亞述。

 

【王下十九33「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這是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他從哪條路來,也必從哪條路回去:這城他不能進:這是永恆主發神諭說的。

  〔暫編註解〕

 

【王下十九34「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僕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

  〔呂振中譯〕為了我自己的緣故、又為了我僕人大衛的緣故、我必圍護這城來拯救它。』

  〔暫編註解〕保護……這城。見賽31:537:3538:6節。

     我為自己的緣故。西拿基立公然褻瀆神,神的榮譽受到了挑戰。

 

【王下十九35「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

  〔呂振中譯〕就在那一天夜堙B永恆主的使者就出來,在亞述營中擊殺了十八萬五千人;第二天早晨、人清早起來,哎呀,都是死屍。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使者是奉神差遣執行命令的僕人,有時傳達信息(例如太一20;路一35),有時執行刑罰(例如撒下二十四16;代上二十一16)。聖經中“天使”和“神的使者”互用,因為希伯來文的“天使”便是“使者”的意思。有時“使者”和“神”為一位(看創十九1,21;三十一11,13;三十二2430;出三2,4;士二15;六1112;何十二36)。天使看顧、安慰一切信靠神的人(六1417;詩九十一11;徒十二511等)。

         耶和華的使者曾擊殺埃及一切頭生的(出十二12),又在要滅耶路撒冷時,聽神的命令停手(撒下二十四16)。本節說天使一夜之間擊殺了亞述人十八萬五千。希臘史家赫洛多塔斯記錄此事時,說亞述軍因感染鼠疫,幾全軍覆沒。這正應驗了先知的預言(3234節;賽三十一8)。

         耶和華的使者可能是藉著鼠疫擊殺亞述軍,有歷史記載大群老鼠毀壞亞述軍的武器,以致他們被敵軍屠殺。

         當夜。這是指以賽亞發出預言當天的夜晚。

     殺了。亞述王營中”“所有大能的勇士和官長、將帥(代下32:21)。可能奉差遣去攻打耶路撒冷的軍隊絕大部分人都死了。

     清早有人起來(直譯為:當他們起來)。(英文RSV版這裡作:到了早晨,他們都是死屍了)當我們注意到這句話的主語不是很明確而是泛指時,本節經文後半部分與前半部分之間明顯的矛盾就不存在了,比如這句話讀作,清早百姓起來。這裡的意思其實是,當那些暫時離開營地的亞述人清早起來時,發現他們所有的同伴(天使擊殺的那十八萬五千人)都變成死屍了。

     ◎此時,亞述軍大概已經到了以革倫,與埃及軍隊打仗,並且打勝。希羅多德記載埃及人傳說是鼠疫趕走亞述軍。不過一夜發作的鼠疫應該不可能是事情的真相。

         「當夜」:「當那個夜晚」,指的應該是以賽亞預言的那一夜。

         「起來」:原文是「早起」。

         「一看」:原文是「看哪」。

         「耶和華的使者」:原文是單數型態。表示某一個使者。

         35~36 關於耶和華打敗西拿基立的方法,參看以賽亞書三十七章36節的腳註。

 

【王下十九36「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

  〔呂振中譯〕亞述王西拿基立拔了營走,就回去,住在尼尼微。

  〔暫編註解〕「尼尼微」:是亞述的首都。

         拔營(直譯為:離開)。當那刑罰降下時西拿基立正在防禦埃及漸近的軍隊。他在恐懼和羞愧中迅速離開返回亞述,剩下希西家在平安中收復猶大的失地。

         「拔營」:原文是「拉出(帳篷的栓子)」,引申為「出發」、「動身」。

         「回去」:原文是「返回」、「離開」兩個字

 

【王下十九37「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廟裡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就逃到阿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

  〔呂振中譯〕他在他的神尼斯洛廟堨n拜的時候,亞得米勒、他兒子、和沙利色、用刀弒殺了他,逃到亞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替他作王。

  〔暫編註解〕看十九7注。

         「一日」:指主前六八一年的時候,與36節相隔二十年。

         「尼斯洛」:有學者認為它是亞述城的神只,亦可能是指巴比倫的神瑪特。

         「阿拉臘」:在亞述以北。

         他兒子……殺了他。亞述和巴比倫都對西拿基立被他兒子刺殺這件事做了確定的記載。

     阿拉臘地。亞述的文獻提供了謀殺西拿基立的兇手和大批反叛的人逃到阿拉臘地的細節,阿拉臘地在北邊亞美尼亞的境內。

     接續他作王。根據亞述的記載,以撒哈頓在主前681年登基,作王一直到主前669年。

     亞述在以撒哈頓統治期間達到了它的全盛時期。以撒哈頓在失敗一次之後征服了埃及。儘管他手中擁有史無前例的權勢和力量,但他還是被迫近的危險所困擾。為了分化潛在的敵人,他和西西亞人結盟共同對付辛梅里安人,但最終他卻死在了南下平定埃及叛亂的途中。

     「尼斯洛」廟裡:字義是「巨鷹」,是尼尼微城的一個雕像,鷹頭人身狀。

         「亞得米勒」:字義是「王的榮耀」。

         「沙利色」:字義是「烈火之君」、「火的王子」。

         「亞拉臘」:「撤銷的詛咒: 降下詛咒」,今亞美尼亞東部一多山區域,挪亞方舟最後停在這座山脈。

         「以撒哈頓」:字義是「亞施戶已獻上弟兄」。是西拿基立最小的兒子。

         ◎西拿基立後來又作了幾年王,西元前 681年提別月(陽曆12月到1月)20日被自己的兒子殺死。一封新巴比倫書信提及當時他的長子Arda-mulissi領導策畫此一陰謀。參與者逃往 Urartu(亞拉臘)的 Hanigalbat,因此最後由小兒子以撒哈頓接管亞述(西元前681668年)。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等《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