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七章拾穗

 

【王下七1「以利沙说:“你们要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如此说:明日约到这时候,在撒玛利亚城门口,一细亚细面要卖银一舍客勒,二细亚大麦也要卖银一舍客勒。”」

   〔暂编注解〕“细亚”为容量单位,约合十二公升。“细面”的价钱总比大麦贵一倍。“一细亚细面要卖银一舍客勒,二细亚大麦也要卖银一舍客勒”,是说市场上就有细面和大麦卖了,不过价钱仍高(大约是平时价格的两倍)。这当然比吃驴头好得多了。

         “一细亚”。三分之一伊法,约七夸脱(7.3公升)。食物的供应突然充裕起来,而价格也很便宜,因为赶逃跑的亚兰军队把他们的粮食供应都留下来了(比较六25)。“一舍客勒”重零点四安士(11.5克)。

         「城门口」:即当时的市广场。

         「一细亚」:约相等于七公升。

         耶和华的话。以色列王已经表达了他的观点,现在以利沙要将耶和华的旨意告诉众人。我们应该注意到第六、第七章在这里是人为分章的,更恰当的分章应该放在开始目前叙述的六章二十四节。以利沙现在应下王的挑战并且说明耶和华将要做的事。当着众人的面约兰已经将目前危机的责任推在神身上,并且宣称不再听耶和华的话,他现在想把局面控制在自己手中,期望找到解除危机的方法。但以利沙宣称,王无此能力,只有神才能使他们得到拯救。

         细亚。希伯来文se'ah。一细亚约等于六卡夫,三细亚等于一伊法。一细亚大致等于6.66干夸脱(6.4升)(见卷一原文第167页)。前一天两升(原文为四分之一卡夫)鸽子粪要卖银五舍客勒6:25节),第二天量涨了二十四倍,东西从鸽子粪换成了面粉,价格却降到原来的五分之一,银一舍客勒。换句话说,同样的银钱,在饥荒时只能买到一点点最贱最不足以为食物的东西,而在第二天竟然能买到比它量大一百二十倍的优质面粉。

         撒玛利亚城门口。古代东方城市的入口是由城墙和城门组成的,城门通常是个人员聚集、繁忙兴隆的地点。当粮食变得充足之后,撒玛利亚的某个城门就可能成为分粮的中心。

         「一细亚」:大约7.3公升,大约可以吃一周。

         「一舍客勒」:约11公克。

         ◎当时的巴比伦文献提供了粮食价格资料。一般情形下,一舍客勒可以买到大约九十五公升大麦,亚述巴尼帕围攻巴比伦时,一舍客勒只能买9.5公升大麦。

         7:1-2  以利沙预言饥荒快将终止:廿四小时从饥荒的威胁要完全解除,实在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宣告。

 

【王下七1「以利沙说:“你们要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如此说:明日约到这时候,在撒玛利亚城门口,一细亚细面要卖银一舍客勒,二细亚大麦也要卖银一舍客勒。”」

以利沙在此处的预言在解围时完全应验(1节;参18-20节),届时生活必需品之价格会跌至一般价格以下。这种预言十分有效,因为没有时间使谷物生长以补充供应。城门口是市集及地方法院审判之所在。──《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1 价格改变一细亚约等于七夸脱半,大约足够一个成人一星期的食用,故此本节的价格仍是过高(然而参较六25的注释,就可看出处境已经大为改善)。巴比伦文献提供了价格的资料。在正常情形下,一舍客勒可以买到大约一百夸脱大麦,但这时只能买到十五夸脱。亚述巴尼帕围攻巴比伦时,一舍客勒只能买十夸脱大麦。一家四口糊口所需大约是每日四夸脱大麦。──《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七2「有一个搀扶王的军长对神人说:“即便耶和华使天开了窗户,也不能有这事。”以利沙说:“你必亲眼看见,却不得吃。”」

   〔暂编注解〕「搀扶」:即「侍从」。

         「窗户」:或作「天闸」。打开天窗乃代表神将福或祸倾倒在地上(参串3)。

         军长。希伯来文hashshalish,字面上是,第三个[]从词的本义上看,它可能是指战车上的第三人,就像在赫人中的那样。而亚述每辆战车上只安排两个人。后来它变成了东方朝廷中一种重要官职的头衔。当耶户杀约兰时,这个官员是他的shalish,毕甲,就是那奉命将约兰的尸体抛在田间的军长(王下9:24,25)。本节中这个官员被描述为搀扶王的,此事实表明他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员,很可能是王的近身侍从,是王经常会交托重要责任的人。就是这个人在第二天奉命去控制撒玛利亚城门口的局面,因为那里可能有粮食出售(7:16-18节)。这个官员当前出现在以利沙家中的事实暗示着王也在现场(见王下6:33节的注释)。

         说。王的军长想要证明以利沙的话是多么的愚蠢以及完全不可能实现。他竟敢站在一个不信耶和华的立场上去为王辩护。

         却不得吃。这个说亵渎话的人本来即将亲身见证以利沙预言的实现,但由于他的不信他就不得分享那预言中所说的福气。

         「军长」:此字原本是指战车上的第三名队员,这人的职责是持盾保护驾车者和弓箭手。后来泛指拿兵器的人,或在行政事务中作王辅助的人。

         7:2 这个高官用理性去判断,即使当天亚兰退兵,食物运上撒马利亚城也要一点时间,不可能立刻降价成这样。因此他才会用夸张的比喻说以利沙的预言「不可能发生」。我们会不会也犯类似的错误?用太多理性去限制神可能的作为?

 

【王下七2「有一个搀扶王的军长对神人说:“即便耶和华使天开了窗户,也不能有这事。”以利沙说:“你必亲眼看见,却不得吃。”」

「军长」(参:AV 之「主」;MT s%a{li^s%)乃指战车小组中的第三手,是拿兵器的侍从武官(NEB 作「副官」),为王的助手(参:王下九25,五18316。天上的窗户(NIV 作「水闸」)乃象征语(创七11;玛三10)。──《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2 军长学者相信这里所用的字眼原本是指战车上的第三名队员,这人的职责是持盾保护驾车者和弓箭手。后来则在战车场合以外,泛指拿兵器的人,或在行政事务中作王辅助的人。──《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2 天上的窗户经文用富有诗意的「天上的窗户」一语,来形容降雨的出口。这不是科学化的用语,而是从说话之人的角度描述,就如「日落」一类现代用语一样。除本节以外,这个说法在古代近东文献中出现的惟一案例是巴力建屋的神话。他居所的窗户被形容为云层的裂口。但即使在此也和雨水无关。军长只是泛称神的供应,因为讨论的主题是食物,不是水。──《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七3「在城门那里有四个长大痳疯的人,他们彼此说:“我们为何坐在这里等死呢?」

   〔暂编注解〕“长大痳疯的”:看五1关于古时大痳疯的说明。

         在城门。这些痳疯病人通常情况下是不能待在城内的,摩西的律法要求痳疯病人居住在营外(利13:46;民5:2,3)。这四个人没有在城门里面,他们只是靠近城门。

         我们为何坐在这里?。在正常的日子里城内的居民会给痳疯病人提供饮食,但现在由于饥荒便再没有人给这些不幸的患者送去食物,他们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圣经中的「大痲疯」是一种集合名词,泛指各种慢性皮肤病,当然也包括今日医学上的痲疯病。不过此时今日所谓的痲疯病还不流行于当地。圣经中对于此病症的规定,可参考 13  14  。事实上巴比伦人也是视这些皮肤病为不洁,又是神明的惩罚。

         3~4 长大痳疯的人必须住在城外。参看利未记十三章46节的脚注。

         7:3-15  四名患麻疯病者报喜讯:根据摩西律法,此等人不得进城(参串4)。他们在绝望之余,既不愿坐以待毙,惟有投奔敌方(3-4)。怎料神早已把敌军吓走,留下大量食物和掳来的财物(5-7)。他们搜掠一番后,即夜将消息传到王那里(8-11)。王初时仍有戒心,不敢相信(12)。后来经探子加以证实(13-15),此次危机才告结束。

 

【王下七4「我们若说,进城去吧!城里有饥荒,必死在那里;若在这里坐着不动,也必是死。来吧!我们去投降亚兰人的军队,他们若留我们的活命,就活着;若杀我们,就死了吧!”」

 

【王下七5「黄昏的时候,他们起来往亚兰人的营盘去,到了营边,不见一人在那里,」

   〔暂编注解〕黄昏的时候。他们直等到黄昏,趁夜幕降临时前往敌人的营地,这样可以不被城楼上的同胞察觉,免得让自己的同胞认为他们的做法是变节的行为。

         营边。这是指离城最近的亚兰营地的边缘,而不是指营地最远的部分。

         「营盘」:「营地」、「扎营处」。此处应该离撒马利亚有相当的距离,所以以色列人无法看到亚兰人的动态。

 

【王下七6「因为主使亚兰人的军队听见车马的声音,是大军的声音,他们就彼此说:“这必是以色列王贿买赫人的诸王和埃及人的诸王来攻击我们。”」

   〔暂编注解〕“赫人”为在今土耳其及叙利亚北部的古代民族。赫帝国全盛时期在主前20001800年,及14001200年间。帝国没落之后,这一带地方兴起很多小国,圣经上称之为“赫人诸王”(王上十29)。

         亚兰人听到“车马的声音”:有若大军压境。耶和华神的天军亲自干预,势不可当(参撒下五24注)。

         神制造出一种声音,把亚兰人吓跑了(比较一九7;撒下五24)。

         「埃及」:可能指赫人的邻邦慕斯列(见王上10:28注)。

         听见……声音。和此类似的例子,见王下6:19节。

         贿买。雇佣军的使用在古代并不少见。亚扪人就曾招募亚兰人帮助他们抵挡大卫(撒下10:6和代上19:6,7)。在古代东方风云变幻的政治关系中,任何国家的军队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攻打任何其它的国家。

         赫人。曾经强大的赫特王国现在仅剩一些残余了。但亚兰国北部小小的赫人城邦依旧保持着他们祖先尚武的传统,他们的军队对于亚兰来说还是一支极具威胁的力量。

         埃及人的诸王。现在正好是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统治时期(见王上14:25节的注释),它的首都在东三角洲的布巴斯提斯,这时的埃及处于利比亚王的统治之下。这里埃及人的诸王无疑是指埃及王治下那些附属国的首领们,而不是指着埃及王本人。

         「贿买」:「雇用」。

         「赫人的诸王」:位于亚兰北方。

         「埃及人的诸王」:指上埃及与下埃及的法老。

         7:6 显示在撒马利亚城外长期包围的亚兰军,军心也不是很稳定,他们怀疑以色列人还是有办法脱离包围圈去找到北方与南方的军队作为援军。亚兰军远远包围在撒马利亚外面,如果后方有大军攻击,恐怕必败无疑。因此听到车马的响声(圣经没有交代为何会有这种声音),就以为自己长期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因而逃跑。

 

【王下七6「因为主使亚兰人的军队听见车马的声音,是大军的声音,他们就彼此说:“这必是以色列王贿买赫人的诸王和埃及人的诸王来攻击我们。”」

引起恐慌或谣言的声音乃是神的作为。神往往使用许多不同的方法来成就祂的旨意。当时新赫人在叙利亚北部(Hitti-land「赫之人地」)坐大317。埃及人(MT mis]rayim)可能应读作 Mus]ri 人(mus]ri^m)是赫人及亚兰人之同盟(如王上十28)。亚兰人仓皇逃命,连未上马具的战车马都弃置不顾。──《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6 赫人和埃及人的军队赫人几个世纪以前已经离开了安那托利亚的家乡,在亚兰以北,以迦基米施和卡拉特珀(Karatepe)等城邦为中心的地区定居。在这时代,哈马很可能仍是赫人城邦之一。赫人诸邦和亚兰人之间素来已有争战。埃及则比较难以解释,因为甚少证据显示这时代的埃及在黎凡特地区有活跃或有兴趣的迹象。此外,埃及人有复数的「诸王」也很奇怪。部分学者提出此字应作「穆斯里」(Musri;原文 ms]ry),不是「埃及」(希伯来原文 ms]rym)。其地点虽然未有定论,所指的却就是同时代撒缦以色三世碑文中的穆斯里。穆斯里是主前八五三年夸夸一役中,与撒缦以色三世作战的「哈提地」联军的一份子。在主前八四一年撒缦以色三世黑色石碑的进贡名单中,穆斯里之名紧接在以色列王耶户之后。这穆斯里若如很多学者所假定是埃及的话,本节就证明了埃及在这地区活跃。它若在北叙利亚,则其位置至今不明。部分学者支持这论点,因为主前八世纪亚兰的塞菲雷条约,也提到它是阿尔帕德(Arpad;北叙利亚之阿勒坡以北)的邻邦,其他学者则认为这个穆斯里不是地名,而是君王的名字。──《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七7「所以,在黄昏的时候,他们起来逃跑,撇下帐棚、马、驴,营盘照旧,只顾逃命。」

   〔暂编注解〕他们起来逃跑。这里描述的是一幅突然且疯狂逃跑的景象。亚兰人认为自己已经被四面包围,他们从营中冲出,每人只顾自己逃命,将所有的东西都抛在身后了。

 

【王下七8「那些长大痳疯的到了营边,进了帐棚,吃了、喝了,且从其中拿出金银和衣服来去收藏了。回来,又进了一座帐棚,从其中拿出财物来去收藏了。」

   〔暂编注解〕吃了。那些长大麻风的人首先想到的是满足自己饥饿难耐的肚肠。之后他们出于本能地将那些唾手可得的财物为自己藏了起来。

 

【王下七9「那时,他们彼此说:“我们所作的不好!今日是有好信息的日子,我们竟不作声!若等到天亮,罪必临到我们。来吧!我们与王家报信去。”」

   〔暂编注解〕「罪」:指罪的刑罚。

         「临到」:或作「追赶」。

         我们所作的不好。他们很久之后才发现自己做的不好。城中的男女老幼都在忍受饥馑的折磨而他们此时却只顾自己的利益。丰富的粮食近在咫尺,他们若忍见城内的同胞灭亡而不去报信,那些倒毙之人的血就要归在他们攫取的手和贪婪的心上。最终他们明白,好运带给他们的责任和带给他们的机会是同样重要的。

         罪。一颗内疚的心终于认识到作恶的人必要偿还。没有人作恶会不受到惩罚。罪恶的结果总会落在犯罪者的头上。

         7:9 可以想象亚兰人的战略就是在撒马利亚的安全距离外设下长期包围圈,逼迫以色列投降。既然要长期包围,自己军队的补给总要足够,又因为有一段距离,所以退兵时没被发现。这些痲疯病人吃喝拿足了以后,想一想自己今天如果没报信,早上以色列王还是会派人监视亚兰军的动态,如果发现亚兰退兵,而痲疯病人吃喝拿足了又不回报,一定会问罪于他们,所以他们就决定回报。

 

【王下七10「他们就去叫守城门的,告诉他们说:“我们到了亚兰人的营,不见一人在那里,也无人声,只有拴着的马和驴,帐棚都照旧。”」

   〔暂编注解〕“守城门的”。城门的守卫。

         守城门的。这是指看守撒玛利亚城门的人。

         他们就去叫「守城门的」:原文「守城门的」是单数型态。表示只有一个守城门的。

 

【王下七10-15王怀疑这是一个阴谋,一如他的祖先在艾城时所行的一样(书八3-28)。然而,他决定采用危险性最低的行动,差派剩下之马中的五匹马(而非 NEB 的「一些」),但显然只有两个人骑在马上(14节,NEBMT rekeb[ su^si^m);而非如 AV 所说的差派「战车马」或 NIV 所说的「战车及马」去。──《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七11「守城门的叫了众守门的人来,他们就进去与王家报信。」

   〔暂编注解〕「守城门的叫了众守门的人来」:有古卷作「众守城门的人宣告(此事)」。

         「守城门的叫了众守门的人来」:原文是「喊叫守门人」。而「喊叫」是单数,「守门人」是复数型态。所以翻译成那个听到消息的守门人去叫其他几个守门人来报信。

 

【王下七12「王夜间起来,对臣仆说:“我告诉你们亚兰人向我们如何行:他们知道我们饥饿,所以离营,埋伏在田野,说:‘以色列人出城的时候,我们就活捉他们,得以进城。’”」

   〔暂编注解〕我告诉你们。约兰不相信神的先知所预言的事真的实现了。他的不信使他在这蒙福和拯救的时刻只能想到事情的阴暗面。亚兰人的军队是撤走了,但笼罩在王心头的怀疑还没有走。粮食就放在城外等着他去取,但他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神以他的仁慈良善实现了他的话,但约兰却拒绝承认它。王邪恶和怀疑的本性阻止他相信那可怕的围困已经结束了,他也不能相信城中的饥荒就要解除,但对于相信和接受的人,那使他们活命的粮食马上就可以得到。

         7:12 由约兰王的回答,可以知道他根本不信以利沙的话,所以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亚兰人的诡计」。不过整个以色列政府的运作机制还算正常,有人建议派人去侦查,以确认情况究竟如何。

         12~13 王怀疑亚兰人已设下阴谋,但臣仆建议他派几个人去窥探,反正这些人即使没有被亚兰人杀害,早晚也会因缺粮而饿死。

 

【王下七13「有一个臣仆对王说:“我们不如用城里剩下之马中的五匹马(马和城里剩下的以色列人都是一样,快要灭绝),打发人去窥探。”」

   〔暂编注解〕「马和城里 ...... 灭绝」:原文作「看哪,它们要像城里剩下的以色列众人,就是那些快要灭绝的以色列众人」。

         一个臣仆。这个仆人比他的主人表现出了更大的智慧。他的回答具有信心并表现出良好而又实际的理智。毕竟麻风病人的报告中是存在现实可能的。那为什么不努力去找出事实真相呢,况且这样做的成本又不会太高。城中还存有几匹马,为什么不利用它们去查看一下呢?

         「窥探」:「看」、「观察」,此处应该就是「侦查」的意思。

 

【王下七14「于是取了两辆车和马,王差人去追寻亚兰军,说:“你们去窥探窥探。”」

   〔暂编注解〕两辆车和马(直译为:两匹拉战车的马)。字面上是,两辆马拉的战车。根据英文LXX版是两个骑马的人。

 

【王下七15「他们就追寻到约旦河,看见满道上都是亚兰人急跑时丢弃的衣服、器具。使者就回来报告王。」

   〔吕振中译〕使者追寻到约但河,看见路上满是亚兰人慌慌张张时所丢弃的衣服和器物,就回来,向王报告。

   〔暂编注解〕到约旦河。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亚兰人已经回家了。出去的人一路查看来到约旦河边,如果他们再走下去就到大马士革了。从撒玛利亚到约旦河边取直线最近也要三十二千米,这已经足够考察周围的情况了,希伯来的使者决意要弄清事实的真相。一切事实都表明,亚兰人在极度的惊慌中逃跑了,将所有可能妨碍他们逃跑的东西都丢弃了。

         7:15 显示亚兰人是希望先过约旦河,再循道北上回去亚兰。选择这样的路线应该是要避免他们心目中假想敌的伏击。

 

【王下15 亚兰撤退撒玛利亚的领袖怀疑这是古时十分有名的计策──表面放弃围城返国,暗地设下伏兵。几个世纪前希腊攻取特洛伊城,大概是这计策之使用最有名的例证。史诗《埃利奥特》记载了这场战事的始末。他们追踪撤逃的亚兰人,直到四十多哩以外的约但河为止。──《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七16「众人就出去,掳掠亚兰人的营盘。于是一细亚细面卖银一舍客勒,二细亚大麦也卖银一舍客勒,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暂编注解〕正如耶和华所说的。最终,事实并非王所想象的。所有的迹象都证实了耶和华的话,他的话永远真实可信。神所说的必会成就。一个对神有信心之人所走的是一条稳健可靠的道路。预言的实现总是不断地谴责人的疑惑。如果约兰归向耶和华他就可以将希望的信息带给他的人民。如果他听了以利沙的话,他早已安享太平并给百姓树立一种勇敢和信任的榜样。当人拒绝相信耶和华的话时他所得到的只有损失。相信神的就走在智慧和生命的道路上。它给人在今生带来喜乐和平安,并给人指明通向永生的道路。

         7:16-20  预言应验:结果正如以利沙的预言一样,城里回复粮食充足。军长先前不信先知的话,现在虽然亲眼看见神迹,却一点食物也吃不到,因为王派他把守城门,在那里维持秩序,结果在混乱中被人群踏死了。

 

【王下七17「王派搀扶他的那军长,在城门口弹压,众人在那里将他践踏,他就死了,正如神人在王下来见他的时候所说的。」

   〔暂编注解〕嘲笑以利沙之预言的惩罚就是治死(2节)。

         在城门口弹压。这是一个具有很大责任的时刻。当人们听说亚兰人逃跑之后,所有人脑子里只存在一个念头就是奔出城外去找吃的。此时此刻的局面很难控制。王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很有可能站在城门口,或者城墙上,于后者他可以纵览城下的情景和亚兰人弃置的营盘。

         「在城门口弹压」:原文仅是「在城门口之上」,亦即「管理城门口」。

         ◎此处主要是记载以利沙预言的另一部份之实现。状况也很平常,一堆急着要抢食物的饥民与负责管理的政府官员发生推挤,大量的百姓胜过政府官员所能动用的公权力,导致政府官员被混乱的百姓踩死。

 

【王下七17-20真预言的试金石是看其是否应验(申十八21-22)。这一段经文并非只是重复或误写,而是一个总结,强调作者对此事件的道德评价。信靠神的人绝对不会有缺乏,在此一餐所需的贵重细面(7.3公升)价钱相等于普通大麦的双倍,由此可见其货源丰富。──《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七18「神人曾对王说:“明日约到这时候,在撒玛利亚城门口,二细亚大麦要卖银一舍客勒,一细亚细面也要卖银一舍客勒。”」

   〔暂编注解〕明日约到这时候。这一节以及接下来的几节作者都部分是在重述他之前曾说过的话。带着明显的喜悦作者再次陈述以利沙的预言以及那军长不信的话,他再次表明先知的预言是如何完全地应验了。

         耶和华借着这些经验慢慢地引领以色列的儿女重新找回信心和顺从并转向他们祖先的信仰。多年以来百姓一直在崇拜偶像。祭司和民中的首领尽都邪恶。王带头离道反教、悖逆神。全地满了不公、败德、放纵和残酷的事。崇拜耶和华的殿成了作恶的场所。神的选民远离公义、圣洁和平安的道路。他们需要重新学习认识神,了解他的仁慈与良善,明白他爱他的百姓,渴望他们走在怜悯、公正和真理的道路上。但就以色列目前的状况来说他们很难学会这些课程。普通的手段已经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因此神差遣以利亚、以利沙这些人前去宣扬责备的信息,引起百姓的注意,又为他们行大神迹。结果很多人重新回归理智和公义,相信并顺从神。这些神的仆人在他们的同胞面前过着一种圣洁的生活,将生命和神的慈爱彰显出来,结果,一股新的希望和精神进入人们的内心和生活里。地上的儿女又一次看到了天上的平安与公义。以利沙也看到了自己劳苦的果效。

 

【王下七19「那军长对神人说:“即便耶和华使天开了窗户,也不能有这事。”神人说:“你必亲眼看见,却不得吃。”」

 

【王下七20「这话果然应验在他身上,因为众人在城门口将他践踏,他就死了。」

   〔暂编注解〕以利沙预言应验,再次要以色列民明白,从强敌手中得到拯救是神特别的恩佑;不信神说的话一定招来刑罚。

 

【思想问题(第七章)】

 1 四名麻疯病者所作的(9-10)给我们一些什么属灵的启迪?这对你日常生活有什么提醒?

 2 耶和华怎样替以色列人解围?为什么祂要用这样的方法?试回想在你一生之中,神如何在暗中带领和保守你。

 3 从本章看来,神会不会撇弃祂的子民?这对你有什么意义?

 4 试将以色列王和军长对耶和华的认识和信心与你的作个比较。你曾否对神的话语表示质疑?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等《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