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八章拾穗

 

【王下八1「以利沙曾对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说:“你和你的全家,要起身往你可住的地方去住,因为耶和华命饥荒降在这地七年。”」

   〔暂编注解〕第四章837节那书念妇人的故事在这里继续,不过,七年的饥荒在基哈西患大麻风之前必定已经结束(五27)。基哈西所患的大麻风显然不需要隔离(4,5节)。

         曾。这是希伯来文we,一个简单的连词,大多数情况下翻译为和。但是在这里,它不应被理解成一个表示时间前后顺序的词,好像它后面所叙述的事是紧跟着它前面章节的事发生似的。换句话说,这个连词以前和它以后所记载的事并不存在必然的时间上的前后连续关系。这章开头的从句应该翻译为,以利沙曾……说。经文中的事件事实上并不一定是按照它们被记载的顺序发生的。

         这件事发生在王下4:8-37节所记之事的后面,但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我们却不得而知。那孩子当年从死里复活时他的父亲还在世。但现在有迹象表明那书念妇人已经成了一个寡妇。至少这里没有提到她的丈夫。先知指示她离开自己富裕兴盛的家,这么大的事,似乎她的丈夫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或提供一些帮助。

         住。以利沙极其关心那些他奉命去服侍之人的利益。他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做所有人的朋友。无论身处何地,他随时都准备去帮助别人,减轻他们的负担,使他们过的更好。现在艰难的日子将要到来,他建议那书念的妇人离开自己的家乡,起身往一个能继续生存的地方去寄居。

         饥荒……七年。这次饥荒发生在以色列王约兰的日子,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就不好说了。

         「那妇人」:指 4:8-37 记载的书念妇人。

         「命」饥荒降在这地:「宣告」。

         1~6本节至6节继续四837所记书念妇人的故事。这件事发生的时间有两种解释:一是说发生在以利沙的仆人受罚长大痳疯之前(五27),也就是紧接四37之后,因为基哈西仍可自由活动,与人交往。一说此事发生时,以色列已不是约兰作王,而是耶户时代。耶户是新王,想知道以利沙的事迹;若是约兰,他与以利沙交往甚多(三1314;五710;六1023等),不会要基哈西追忆往事。基哈西所得的是一般皮肤病,可以与人往来,不是今天的大痳疯(看五1注)。有的人还推算出此事发生在主前838年,正是耶户作王的时候。两种解释以后者较多可能,但难确定。

         8:1-6  书念妇人复得产业:这妇人本来富有,曾因接待以利沙得一儿子,并蒙以利沙将她儿子救活过来(见王下4:8-37)。 以利沙又曾指示她离开家园,逃避七年的饥荒。七年后她回来要收回原有的产业。此时她的年老丈夫(见王下4:14)可能已经去世,大概以利沙亦已死去。神是借着以利沙的仆人与王合时的倾谈使她能顺利重得原有的家产,显出神奇妙的安排。

 

【王下八1-2先知预言耶和华命定饥荒降临,因此这寡妇便离开了以色列,暂时去外地居住(希伯来文动词为 gu^r);NIV 作「往你可住的地方去住」(参:REB「寻找栖身之处」,NRSV「落脚」)代表希伯来文「寄居在你可以寄居的地方」。我们不需要假设这七年的饥荒乃特别为了要配合律法所规定施行豁免债务所需的七年(申十五1-4)。这么长久的饥荒在古代文献中有稽可考(参:创四十一30318。──《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2「妇人就起身,照神人的话,带着全家往非利士地去,住了七年。」

   〔暂编注解〕照神人的话。那书念的妇人已经知道顺从就必蒙福。尽管前头还有很多艰难险阻,然而这个指示是从神而来,如果她不顺从就将遭遇更为不幸的事。

         非利士地。非利士人的家园位于地中海和巴勒斯坦中部山脉之间的肥沃土地上。这片土地的出产可与中部山脉的丘陵相提并论。当年迦南地发生饥荒时,以撒曾举家迁往非利士地寄居(创26:1)。亚伯拉罕在类似的情况下也曾前往埃及并住在那里(创12:10)。拿俄米曾经寄居在摩押地约有十年(得1:4)。因此,在这即将临到的七年饥荒里,那书念的妇人也往非利士地去寄居在那里。

         ◎选择非利士作为躲避饥荒的地点是很可以理解的,因为非利士在地中海海岸,雨量通常比较充足。

 

【王下八3「七年完了,那妇人从非利士地回来,就出去为自己的房屋田地哀告王。」

   〔暂编注解〕为自己的房屋。有关这位书念妇人的事曾被详细记述过。正是在她的家中为以利沙盖了一间小屋(王下4:8-11),收获的季节在她家的田地里她的儿子患了重病(王下4:18,19)。当她离家寄居非利士地期间她的房屋田产被人占去了。它们可能是被当地官府当作无主财产没收,也有可能是被周围的邻居将其据为己有了。但不论是谁,都拒绝将这些财产归还于她。因此她不得已只能直接向王申诉。在古代东方国家中百姓私人向国王诉冤是很普遍的一件事,《圣经》的记载屡次提到这样的事(撒下14:4;王上3:16;王下6:26)。

 

【王下八3「七年完了,那妇人从非利士地回来,就出去为自己的房屋田地哀告王。」

佃户有关土地的一切事宜都可以向王上诉(参:王上二十一),因此她去到王那里NIV),视王为在她离开的时期内所有产业的所有者。她去为自己的房屋(5节)「哀叫」(希伯来文 s]`q),此字乃一个法律用词,比哀求语气更强(NIV、新译;或「谒见王」以提出要求,NEBREB;「恳求」,RSV)。「提出所有权」(JB)很能表达其义(一如亚喀得文之 raga{mu)。经文并未指明王(4节)是指谁,既然基哈西在王的面前,可能这事发生于他被辞退不作以利沙仆人以前的时候(五27)。若果如此,则王可能是耶户,因为约兰对以利沙所知甚多(三13)。──《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4「那时王正与神人的仆人基哈西说:“请你将以利沙所行的一切大事告诉我。”」

   〔暂编注解〕……基哈西说。这句话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王与基哈西说。这里提到基哈西表明此事发生的时候他还是以利沙的仆人,当时他还没有因乃缦来访时所表现的贪婪和欺骗而被免职。

         一切大事。以利亚和以利沙的生平故事充满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内容丰富生动,情节扣人心弦,非常具有吸引力。不论是平民还是国王都很喜欢听人讲述这些神先知们的事迹。毫无疑问,宫廷、村舍、国内、国外,无论在哪,这些故事都一再地被人传述。后来这些事迹简纂成书,收录到希伯来人的圣史之中,用于鼓励和教导我们这现代的人。神在那个时代所行的事,如今他仍然有能力也愿意为我们行。那引起古人兴趣的讲述,虽历经千载却仍充满新意,并时常鼓舞着我们。以利沙的神今天在世界各处依然为他所拣选的仆人施行恩典的神迹。人耳所听到的故事再没有什么比讲述神如何通过他的仆人作工施行他大能的神迹更为有趣更为振奋灵魂的了。

         ◎此事发生时,究竟是约兰或耶户当以色列王,学者之间有争议。因为约兰王应该熟知以利沙的事迹,没必要再询问基哈西。但基哈西后来已经得了大痲疯(耶户王时代),是否还能出现在以色列王面前不无疑问。

 

【王下八5「基哈西告诉王以利沙如何使死人复活,恰巧以利沙所救活她儿子的那妇人,为自己的房屋田地来哀告王。基哈西说:“我主我王,这就是那妇人,这是她的儿子,就是以利沙所救活的。”」

   〔暂编注解〕基哈西告诉王。正当基哈西向王讲述那书念妇人的儿子是如何从死里复活时,充满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那妇人自己来了。这样的事情并非出于偶然。神是活着的神,他看顾着他地上儿女的日常事务。护庇的天使一直在工作,保佑着神的儿女并引导他们的脚步走在胜利和蒙福的道路上。耶和华通过以利沙说话,同时,他也派遣他的天使引领书念妇人在最恰当的时机来到王的面前,使她的恳求获得最好的效果。

         ◎当时弃置的土地都是归给王室,这个家族离开七年,土地应该被充公了。或者是有人侵吞了妇人的家产,以致她必须去告官才能取回自己的田产。

         「死人」复活:原文时态是阳性单数,指的应该就是书念妇人的儿子。

 

【王下八6「王问那妇人,她就把那事告诉王。于是王为她派一个太监,说:“凡属这妇人的都还给她,自从她离开本地直到今日,她田地的出产也都还给她。”」

   〔暂编注解〕“太监”原文作“官”,因须与书念妇人办事。此“官”(saris)或为一太监。“田地的出产”:指从田地得来的收入。这妇人敬畏神,又懂得供应神仆人的需要(四810);神给她恩典的丰富也是好得无比。

         一个太监(直译为:一个官员)。希伯来文saris,字面上是,太监。他们通常负责照料东方国家君王的妃子(斯2:3,14,154:5 [翻译为太监”“内臣”];王下9:32)。他们这些人正适合陪同王宫里的女性并照顾她们。

         出产。书念的妇人不仅收回了她的财产,她还得到了这些年离家在外期间按理应该属于她而没有归给她的田地出产。

         「太监」:原文就是「太监」,也有人认为是指王亲信的大臣。

         ◎以色列王的判决是连本带利都归还给书念的妇人,因为一般不会连「田地里的出产」都还给物主,这是对书念妇人分外的施恩。

 

【王下八6「王问那妇人,她就把那事告诉王。于是王为她派一个太监,说:“凡属这妇人的都还给她,自从她离开本地直到今日,她田地的出产也都还给她。”」

被派负责她的个案的官员sa{ri^s)并非一位「太监」(JB;见:王上二十二9)。他必须计算自她离开后,她的田中所有的收入(「使用收益权」、「收入」,NEB;而非「出产」,RSV)。神常吩咐在上掌权者供应孤儿寡妇的需要(申十18,二十四19-20;耶七6-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7「以利沙来到大马色,亚兰王便哈达正患病。有人告诉王说:“神人来到这里了。”」

   〔暂编注解〕以利沙来到大马色。大马色就是那个不久前还在寻索以利沙性命(王下6:8-15)的国王的首都。以利沙在大马色能否得到友善的对待,亚兰王是否还在想要索取他的性命,这些都不能确定。便哈达欠以利沙两个人情,以利沙不仅治好了他重臣乃缦的大麻风还放走了那些落入约兰之手的亚兰军队(王下6:22)。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以利沙也屡次破坏了便哈达伏击约兰的计划(王下6:9-12),同样还是他,预言了亚兰军队从撒玛利亚狼狈的撤退(王下7:1-7)。但不论亚兰王的态度如何,以利沙还是来到了大马色。他始终将耶和华的吩咐放在自己的安危之前。

         神人。毫无疑问所有亚兰人都知道以利沙是医治乃缦大麻风的那一位。当便哈达卧病在床时恰巧以利沙来到了大马色,人们可能很自然地将先知到来的消息报告给王,亚兰王或许也会召见神人。

         此事是神托付以利亚的任务 王上 19:15-16 。此时应该是公元前843年前后。

         「大马色」:字义是「安静的粗麻纺织者」。是亚兰的首都。

         ◎经文没有提及以利沙为何去大马色,不过由 8:13 和以利亚所领受的命令看起来,以利沙这次应该是专门来膏哈薛的。

         「便哈达」:应该就是指「便哈达二世」。

         7~15本节至15节记叙以利沙去大马色完成神交托他老师以利亚的任务(王上十九1516):立哈薛为亚兰王。他在亚兰王便哈达患病时来到叙利亚的京城。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的大事记,载有他在主前846年战胜便哈达和主前842年战胜哈薛的事。以利沙访问大马色当在主前843年前后。

         8:7-15  哈薛杀便哈达篡位:亚兰王便哈达患病,差哈薛求问以利沙。以利沙原知道神已立哈薜作亚兰王,并要借着他降祸与以色列(见王上19:15, 17),所以趁着这次机会将神的指示告诉哈薛。结果次日哈薛便下手杀便哈达夺了王位。

 

【王下八7「以利沙来到大马士革,亚兰王便哈达正患病。有人告诉王说:“神人来到这里了。”」

便哈达可能是大马色(亚兰)王于主前八四四至八一八年登基时所采用的一个名字,此处所指的应当是第二个采用此名字的君王,本名为 Hadadeser(亚述文为 Adad-`idri)。亚述编年史在记载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第十八年(主前840年)及第二十年(主前837年)的战役中曾提及他的名字。──《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8「王就吩咐哈薛说:“你带着礼物去见神人,托他求问耶和华,我这病能好不能好?”」

   〔暂编注解〕哈薛。哈薛无疑是亚兰宫廷里的一位重臣。从便哈达托付他如此紧要的任务,让他去和以利沙接触求问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恢复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亚兰王是多么地看重他。

         带着礼物。那些日子人们在求问先知的时候都要带些礼物以示尊敬(民22:7;撒上9:7;王上14:2,3;王下5:5)。

         求问耶和华。这个命令从亚兰王口中发出很不寻常,它是以利沙良好工作效果的显著凭据。希伯来人看为异教的一个国家以利沙竟使其承认自己是神的先知,并且对方竟来托他求问耶和华。亚兰王给哈薛的命令在他的全体人民面前证明了他对希伯来人的神心存期待。他还使他的国家明白他不再认为只有亚兰的神明是至高无上的了。

         如果以色列百姓忠于他们的使命,这同样的见证也许早已出现在很多的国家中。神对希伯来人最初的旨意就是要让他们成为高山上的光,照亮地极,驱散进入世人心中的愚昧和黑暗。如果有更多的以利沙,可能就有更多的王,像便哈达那样见证神的伟大。如果以色列中有更多的信心和顺从,也许世界会更有信心和希望。以色列的失败牵连到它周围国家的失败和灭亡。对以色列的拯救也会影响世界上其他人的得救。

         我这病能好不能好?。惟有神能回答亚兰王所提的问题。便哈达知道即使求问亚兰国的祭司和先知他也得不到什么确切可靠的答复。亚兰王派遣使者求问以色列神的行为和数年前亚哈谢求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关于自己能否从病中复原的事(王下1:2)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利亚因以色列王可耻的行为严厉地责备了他并预言他必定要死(王下1:4)。便哈达和亚哈谢是同时代的人,所以那发生在以色列王身上的事可能传到了亚兰王的耳中。当然,便哈达向以利沙所求的不仅仅是一个诊断,他还想邀请以色列的先知像医治乃缦那样为他治病。

         「哈薛」:字义是「看见神的人」,公元前843-796年作亚兰王。

         ◎由于 5:1-27 记载亚兰将军乃缦的大痲疯被医治,因此亚兰王来求问以利沙就很顺理成章了。而且背后的意思,当然是希望先知让他可以痊愈。

 

【王下8 哈薛哈薛出现于同时代的撒缦以色三世的记录中,被指为篡位者。他的在位日期是主前八四二年至八○○年左右。几个亚兰和亚述的片断碑文都曾经提及他的名字。曾经在夸夸阻挡了撒缦以色三世的西方联盟,于主前八四○年代解体。然而继续其反亚述政策的哈薛依然抵抗多年,经历了好几场对阵战,和一次不成功的大马色之围(他仍被逼缴纳极重的朝贡)。撒缦以色三世主前八三六年起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主要是乌拉尔图),继承者亦无能,以致哈薛在位的大部分时间,都能够集中精神对付以色列。有关他对以色列采取的军事行动,可参看十章32节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8 求问耶和华亚兰人虽不崇拜耶和华,却不会否认祂的存在或能力。古代的多神观念是个神明数目没有限制的系统,不论是什么神明,其能力都会受到尊重。先知亦同样备受崇敬,患病时绝不会放弃求问他们的机会。此举虽有可能得罪巴力宗教的僧侣(见一2的注释),能够从神界获取默示总是值得一冒的险。──《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八9「于是,哈薛用四十个骆驼,驮着大马色的各样美物为礼物,去见以利沙。到了他那里,站在他面前,说:“你儿子亚兰王便哈达打发我来见你,他问说:‘我这病能好不能好?’”」

   〔暂编注解〕“四十个骆驼”(的负载量)。一分厚礼,王显然希望借此换取以利沙的医治。

         亚兰王被称为先知的儿子,是表示对先知的尊重。(见王下6:21

         于是哈薛……去。这明显是一种表示敬意的行为,它充分表明了以利沙此时在这个敌国所受到的尊重。先知此时或住在大马士革城内或住在离城不远的地方,哈薛奉差遣去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各样美物。当时大马士革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中心,城中有许多东方最著名的奇珍异宝。比如,美丽的金银器皿,昂贵的丝绸锦缎,罕见的珍馐佳肴,各种动人的珠宝首饰,以及使用芬芳馥郁价值连城的木材制作的家具器件。

         四十个骆驼。东方的国家都致力于虚浮的炫耀和奢华的展示,亚兰王很可能希望通过送给先知大量价值不菲的礼物来极尽能事地进行夸耀。四十头骆驼,带着大量珍贵的礼物慢慢前行,穿街过市,这会给百姓留下深刻的印象,使他们看到国王的富足和慷慨以及他对先知的尊重和高举。

         你儿子……便哈达。这是一种尊称,类似于先知门徒对他们的师傅(王下2:12)以及仆人对他们的主人(王下5:13)所使用的父亲这种表达。当约兰对以利沙存有最高敬意的时候(王下6:21)他对先知使用的就是父亲这一称呼。同样,当以利沙最后病危的时候约阿施也称呼他为我父(王下13:14)。毫无疑问哈薛是受便哈达吩咐才使用这种称呼的,为的是让先知感到王对他极高的尊重。

         「四十个骆驼」:一只骆驼可以背负180公斤的货物,所以四十只骆驼,就算每只只背150公斤,也能背总共6000公斤(6公吨)的重量。

         「你儿子」亚兰王:这应该是一种谦词,表示亚兰王对以利沙的敬重。

 

【王下八9「于是,哈薛用四十个骆驼,驮着大马士革的各样美物为礼物,去见以利沙。到了他那里,站在他面前,说:“你儿子亚兰王便哈达打发我来见你,他问说:‘我这病能好不能好?’”」

哈薛{\LinkToBook:TopicID=277,Name= 增註;哈薛}送的见面礼(参:撒上九7;王上十四3)十分可观,极有可能是为了想要贿赂以得到耶和华的神谕。他采用外交手腕(你儿子9节)礼貌上的表示,而并非表示臣服(参六21;撒上二十五8),因此无需认为四十个骆驼驮着的礼物只不过是摆排场,而实际所载不多,或认为此数字只不过是代表很大的数目罢了。──《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0「以利沙对哈薛说:“你回去告诉他说,这病必能好;但耶和华指示我,他必要死。”」

   〔暂编注解〕以利沙的意思是:便哈达的病不会致命,但他却要死于非命。

         这病必能好。这句话在希伯来原稿中是否定的。因此,尽管在希伯来文的结构中存在一些理解上的困难,但这句话还是应该翻译为你必不能好。到了后来这句话在希伯来圣经的边页上被改为这病必能好。这个变化的原因是,将希伯来文中的否定词lo'改成了lo,意思是对他。所有古代的版本和一定数量的希伯来文版本都同意这个边页上的说法。但这样的叙述就和后面紧接着的一句话他必要死相矛盾了。对此有很多的解释,下面这一个是最符合逻辑的:以利沙给王的保证是他的病不至于死。的确,这病本身不是致命的,就这点来说,他必定能活,这也是先知指示哈薛回复王的话。王所问的也是他的病能不能好,对于这个问题答案是明白确定的,王的病不会给他带来死亡,他能康复。

         「必能好」:原文是两个「复原」、「复原」,强调一定可以复原。这个「复原」,原文也是「活」的意思。

         「必要死」:原文是两个「死」、「死」,强调「死定了」。

         ◎很多学者花时间讨论以利沙这样的预言是否是说谎,这个问题实在有点天真。因为太多「实话」的效果是「谎话」,谎话的效果是实话。当然,不是因此我们就鼓励说谎,而是不需要天真的要求以利沙把所有话都告诉亚兰王,说这样才算诚实。至少便哈达二世不是因为病而死,却是因为哈薛叛变而死。就生病是否会死这一点以利沙并没有骗便哈达。

 

【王下八10「以利沙对哈薛说:“你回去告诉他说,这病必能好;但耶和华指示我,他必要死。”」

原文应为你的病必不会好或你必不能存活NIV 边注;MT lo{ h]a{yo{h t[ih#yeh)(Kethib),但许多手抄本为了遮掩神人说谎这一件令人困惑的情况,而将lo{改变成为lo^,「向他」,亦即变成「你必能存活」(Qere{)。大多数的七十士译本抄本均采此法。然而,可能的解释是神人的回答乃是真实的,首先,王必会死,但并非因为他所求问的疾病而死。其次,他必定会死于一位暗杀者之手。哈薛只传达了这信息的前半段(14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1「神人定睛看着哈薛,甚至他惭愧。神人就哭了。」

   〔暂编注解〕“神人〔以利沙〕定睛看哈薛,甚致〔直至〕他惭愧”。

         「定睛看着哈薛」:有学者解作「极为震惊」。

         「惭愧」:或译作「作难」。

         甚至他惭愧。以利沙好像是在看着哈薛的脸并一直盯着他。我们不知道哈薛是否怀有野心想要坐在他主人的位上,如果有,那他现在一定认为以利沙将他看透了。

         甚至他「惭愧」:「觉得羞愧」、「困窘」。

 

【王下八11这一节并不清楚,因为未指明主词。按希伯来文直译为「他定睛直视,直到他感到惭愧」(参:NEB 所译之「神人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直到他无法支持为止」),假设哈薛因与一位忘形的先知相会而感到不舒服,NIV(「他」〔以利沙〕定睛看着他……直到哈薛觉得惭愧为止)则将此主词改变,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2「哈薛说:“我主为什么哭?”回答说:“因为我知道你必苦害以色列人,用火焚烧他们的保障,用刀杀死他们的壮丁,摔死他们的婴孩,剖开他们的孕妇。”」

   〔暂编注解〕耶和华对以色列民的刑罚极之严厉。本节所列数项为当日战胜的一方对战败者视之为当然的行动。(参赛十三16;何十三16;王下十五6;摩一13)。先知预睹来日,不禁悲哭。

         哈薛因这些恶行而有罪(一○32;一三37,22;比较摩一35)。

         形容亚兰人将来对以色列民十分残暴,连妇孺婴孩也不放过。这样的做法目的是要灭绝以色列的后代。

         我知道你必苦害。耶和华比哈薛自己更为清楚他将来要做什么。一个人在犯罪之前很少能将他所有阴险、可耻的行为都一下想好。一种邪恶的念头引起另一种邪恶的念头,一件罪恶的行为引起另一件更为罪恶的行为,直到一个人全然走上犯罪作恶的道路,深陷其中还不自知,因为他原先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摔死他们的婴孩。这位亚兰国未来的君王,若任其心中的苦毒和仇恨滋长蔓延,他将会以最残忍的手段虐待以色列的百姓。和平时期的人总意识不到自己在战争中将会变得多么残酷,将会做出何等恐怖的事来。以利沙列举出来的恶行在东方国家中并不少见(见王下15:16;何10:1413:16;摩1:3,13),尤其是在他们穷兵黩武疯狂发动战争的时候。

         8:12 提到的,是敌军要减少边界百姓人数,常用的恐怖技俩。问题是哈薛如果是高阶将领,本来就有可能在亚兰王的命令下进行这些残忍的手段,但是 8:13 哈薛显然知道以利沙是用「亚兰王」的身份在讲哈薛将会做的这些事情,所以他才回答说「自己没有权力」。

 

【王下12 被攻取城市的待遇本节所列的战术是防止将来叛乱的标准措施。设防城市(保障)一旦被焚毁,以后作乱时就不能用作集合军队的地点。男丁、儿童、婴孩被杀,现时和将来的军队就被摧毁。主前九世纪亚述的战绩记录曾经提及焚烧男女孩童。剖开孕妇甚少出现于史料之中。按照一首赞美战功的诗歌,亚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一世(约主前1100年)有此作为。新巴比伦帝国的一首挽歌亦顺带提及这种行径。──《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八12-14以利沙因为他自己预言的后果而感动下泪。他描述出哈薛对以色列造成的「苦害」(「邪恶」,AV;见十32-33;十三3及下)。希伯来人的律法禁止战争中卑鄙残酷的杀戮行为,此举将会长留后人记忆之中(摩一4)。哈薛自贬(「死狗」)以示抗议,说他不会作这样的事情。这种传统的说法出现过许多次(拉吉贝壳VI;亚马拿泥版60号;参:撒上二十四14;撒下九8)。以利沙启示哈薛将来的地位如何,并不表示他鼓励他、承认此为合法,或有分于此突袭。经文中没有关于他膏抹哈薛的记载(参:王上十九15),他并非合法继承人,因为他不是皇族直系后裔。──《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3「哈薛说:“你仆人算什么,不过是一条狗,焉能行这大事呢?”以利沙回答说:“耶和华指示我,你必作亚兰王。”」

   〔暂编注解〕神命以利亚膏立哈薛,此事由以利沙执行时,并未知膏立一国之君那样用油倒在他的头上,只把神的指示郑重地向他宣布。“膏”为赋予责任的意思,(参王上十九15注,比较赛十519)。先知未肯定哈薛为合法继位人,也未要他暗杀前王。哈薛的暴虐出诸内心。

         “你仆人算什么,不过是一条狗”。这是一种表示谦虚的通俗说法。“你必作亚兰王”。比较列王纪上十九章15节。哈薛于主前843796年执政。

         「狗」:代表卑贱的身分(参串15)。

         一条狗?。这用来表明一个人的地位很低或非常受人轻视(见撒上17:4324:14;撒下3:89:816:9)。哈薛或是在表明极度的谦卑或是在用这种语气表示自己的无辜。他看上去很惊讶,似乎受到了非常的震撼。也许他早已怀存恶念,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完全计划好所有的罪恶就及时受到了责备。当人开始行恶时就被告知了此恶行最终的结果他所受到的震撼是很大的。

         「狗」:表示「地位卑贱」。

 

【王下八14「哈薛离开以利沙,回去见他的主人。主人问他说:“以利沙对你说什么?”回答说:“他告诉我你必能好。”」

   〔暂编注解〕必能好。哈薛将先知的话告诉了他的主人,但有所保留。他没有将耶和华所说王必定要死的话告诉便哈达。

 

【王下八15「次日,哈薛拿被窝浸在水中,蒙住王的脸,王就死了。于是哈薛篡了他的位。」

   〔暂编注解〕“被窝”。厚的被子,浸水后就更重,因而使王窒息而死。

         「被窝」:原指网织物,可能是床罩或睡觉时铺在面上的纱罩。

         拿被窝。可能是床上的被单。哈薛将其盖在便哈达的脸上使他窒息而亡。毫无疑问他如此做是为了让这件事看上去好像是一起意外事件,或者让别人认为他是自然死亡。

         「被窝」:「网状的布料」或「床罩」。

         ◎哈薛准备要篡位,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所以隔天就能动手执行,事实上以利沙的预言应该更坚定哈薛叛逆的决心,并加速哈薛的行动。

 

【王下八15「次日,哈薛拿被窝浸在水中,蒙住王的脸,王就死了。于是哈薛篡了他的位。」

便哈达是如何死的为一争议性之问题。若一如通常所假设的是哈薛(he)拿「床单」(和合作「被窝」;希伯来文 mak[be{r,只出现于此处),则这是蓄意谋杀。此对象可能是一件厚的衣服(AVNIV)或是一张滤网式用来作蚊帐用途的毡子(参:摩九9RSV),浸水后可能用来使王窒息或是一如葛端(Gray)所主张的,用来遮掩窗户或尸体,以避免太快被人发现。──《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6「以色列王亚哈的儿子约兰第五年,犹大王约沙法还在位的时候,约沙法的儿子约兰登基,作了犹大王。」

   〔暂编注解〕犹大王约沙法效法他父亲的所为,在他认内最后四年,立子约兰为王,共同执政。

         此时是主前八四八年,约兰已与父亲约沙法共同执政最少有五年之久(参串18),这里是指他正式登基。

         约兰。关于犹大王约兰和他父亲约沙法的联合执政见王下1:173:1节的注释。这里是接着王上22:50节继续讲述犹大王国的历史,那一节提到了约沙法的去世。

         「约兰第五年」:约是公元前848年,事实上公元前853年,约兰已经跟约沙法一起执政,此时才开始单独执政。

 

【王下八16-17以色列王约兰第五年也是犹大王约兰第一年,为主前八四八年(见25节;王上二十二4251;王下三1)。在耶路撒冷作王八年LXXL)作「十年」,LXX 作「四十年」,此处的八年可能是指他独自作王的年数,不包括他由公元前八五三年起与约沙法共同执政的年数。RSV 及有些 LXX 抄本省略了「约沙法乃犹大王」。约兰之母的名字未被列入,此为犹大王朝模式之例外,可能是因为她在他登基前已去世。──《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7「约兰登基的时候年三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八年。」

   〔暂编注解〕◎此处没有列出约兰王母亲的名字,这是犹大王朝记载的例外状况。可能是约兰王母亲已经过世,才不记载其名字。

 

【王下八18「他行以色列诸王所行的,与亚哈家一样,因为他娶了亚哈的女儿为妻,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暂编注解〕约兰娶了北国亚哈王的女儿亚他利雅为妻,此女把她父亲拜巴力的恶行带到南国。她不可能是亚哈和耶洗别生的女儿(看26节;代下十八1),但左右约兰,引他作恶,尤胜耶洗别之于亚哈王(代下二十一6)。

         约兰跟从以色列家离弃耶和华,是因为以色列王亚哈与犹大王约沙法结盟,将女儿亚她利雅(见26)嫁给约沙法的儿子约兰为妻。

         约兰的恶行包括杀死他所有的弟弟(见代下21:4)。

         以色列诸王所行的。有很多迹象表明犹大在这一时期与以色列国的联盟异常紧密并且犹大还效法这北方邻国的恶行。其中一个证据就是犹大采取了以色列的纪年方法(见王下9:29节的注释)。

         亚哈的女儿。这是指亚她利雅(第26节)。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亚她利雅与约沙法的儿子约兰结婚是为了巩固两国的联盟(代下18:1)。这种结盟国家王室之间的婚姻在古代东方非常普遍。犹大从这桩联姻和结盟中除了麻烦和祸患,所得到的甚少。亚她利雅是一个道德质量和她父母相同的女人,她终其一生给犹大带来了很多忧患和伤害。在两国的盟约下约沙法曾参加了亚哈攻打亚兰国的军事行动(王上22:4,29);他与亚哈的儿子亚哈谢一同在以旬迦别建造船只(代下20:35,36),还和约兰一起攻打摩押(王下3:7)。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以色列的诸王很早就有这样的记录,但现在犹大也效法他们北方的邻国,走在邪恶的道路上。约兰一即位就杀了自己的众兄弟,他的父亲曾将极多的金银财宝和坚固城邑赐给他们(代下21:3,4)。他还在国中引入了很多种偶像崇拜的形式(代下21:11)。

         「亚哈的女儿」:亚她利雅,应该不是耶洗别的女儿王下 8:26  代下 18:1 。不过对约兰的负面影响与耶洗别相似。

         ◎与「亚哈家一样」,意思就是引进巴力信仰,将巴力与耶和华同时当成是国神。详细的记载,可以参考 代下 21:5-20

 

【王下八18-19犹大王约兰的恶行在此被强调(与作者所呈现犹大王的理想形像相反)。他与以色列王朝联姻,娶了亚哈之女亚他利雅为妻,她将巴力崇拜引入耶路撒冷(27节;十一18),显然是因为约兰的放纵姑息而造成。因他仆人大卫的缘故(见:王上十一12-133234,十五4)。灯光不仅是象征生命及见证,同时可以提醒听众有关神的约(诗一三二17;参:代下二十一7)。见:列王纪上十一36。有些解经家将 MT 的「与他的子孙」(l#b[a{na{w)改为「在他面前」(l#p{a{na{w),但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支持。──《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19「耶和华却因他仆人大卫的缘故,仍不肯灭绝犹大,照他所应许大卫的话,永远赐灯光与他的子孙。」

   〔暂编注解〕“灯光”。子孙后裔。参看列王纪上十一章36节。

         「灯光」:见王上11:36注。

         因大卫。见王上11:36节的注释。神赐给大卫家的灯光本应世世代代照耀下去,但他那些邪恶的子孙,比如约兰,几乎要使这灯光熄灭了。

         「灯光」:原文「灯」是单数型态。意义应该是「统治权」、「帝统」、「国度」。

         ◎约兰杀掉自己所有的弟弟 代下 21:4

 

【王下八20「约兰年间,以东人背叛犹大,脱离他的权下,自己立王。」

   〔暂编注解〕以东人背叛。耶和华此时并没有让犹大国灭亡,他也没有让大卫子孙的王朝结束,然而由于他们的罪恶,犹大必要经历一些痛苦和挫折。那已臣服于犹大一百五十年的以东人在约兰统治期间造反想要为自己争取独立。当神在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国时,他计划耶路撒冷最终要成为世界的都城,全地的人都将成为一国一民,在团结、幸福、和平以及兄弟般的友谊中共同敬拜天上的神(《路》第二十三章)。但他们没有将信心的光辉照耀出去,反倒被周围的黑暗所笼罩。

         立王。很明显他们推翻了原先那个臣服于犹大的政权,为自己选立了一位新王,声明以东的主权并取消向宗主国的进贡。当年正是大卫征服了以东使其向他纳贡称臣的(撒下8:14)。在所罗门的日子以东仍旧是以色列的附属国,因为所罗门在以东南部边界的以旬迦别驻扎有一支海军(王上9:26),并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约沙法统治的时期(王上22:47,48)。

         2022 较早前由约沙法征服的“以东”(代下二○129)反叛了,约兰未能把它镇压。在约兰的日子,耶路撒冷西南面的“立拿”似乎也加入非利士人入侵犹大的行动(代下二一16)。

 

【王下八20-21以东人背叛与列王纪上二十47所说起初没有王并无冲突,只有「一位总督」(NEB)。「撒益」可能位于希伯仑东南的洗珥(书十五54),也有其他解经家认为是在 Arahab 的一处地方,但不可能是琐珥(创十三10)。第21节的希伯来文颇为难解,或可以犹大王约兰与所有的战车长为主词(RSVNIVREB),解释为他们夜间冲破包围,或可解释为以东人军队击败约兰(NEB 边注)。后者较为可能,因为「各回各家去」或「各回各帐幕去」319,暗示战事的结局为战败。──《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21「约兰率领所有的战车往撒益去,夜间起来,攻打围困他的以东人和车兵长。犹大兵就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暂编注解〕撒益在何地,一般有两说。传统认为即“琐珥”,在死海南边摩押人境内(创十三10);但更可能是距以东边境不远的“洗珥”(书十五54)。此村位于希伯仑东北,适宜作指挥中心,进攻包围犹大军的以东人。此役犹大人惨败,退回本国。

         「撒益」:可能是近以东边境之琐珥(创13:10),位于死海南部;又可能是位于希伯仑东北约八公里(五英里)之洗珥。(书15:54

         「围困 ...... 车兵长」:或译作「围困他和车兵长的以东人」。这里的意思是:当时约兰乘夜击退敌军冲出重围,但其余的士兵则逃回家去。

         约兰(Joram)。这是约兰(Jehoram)的缩写形式,它出现在这里以及第2324节。在第16,25,2829节这个名字的缩写形式也被用于同时代的以色列王(第28节)。在王下1:17节和代下22:6节两个王都被称作约兰(Jehoram),在代下22:5节中以色列王的名字是这两种形式,JoramJehoram

         撒益。此地名在《圣经》中只于这里出现过,如今它的具体位置不详。

         所有的战车。想以战车作为主要军事力量深入以东腹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约兰可能向南只到达了以东的边界就碰上了在此集结的敌军。

         攻打……以东人。这一节从希伯来文翻译过来有一些困难。它的意思好像是以色列王率领他的战车攻打围困他们的以东人。情况可能是,在夜幕的掩护下以东人前来攻击犹大的军队并最终将其包围,被发现之后犹大人开始反击要跳出敌人的包围圈,突围到安全的地方。

         各回各家(直译为:进了自己的帐篷。这里是指,犹大人逃回本国本家。关于进了他们的帐篷,到他们的帐篷),见撒下20:1节;王上8:66节。这次希伯来人失败了,他们本是要去镇压叛乱但却没有达成目的,他们被敌人追赶逃散,退回自己的国家。而以东人因着这次反抗获得了独立。

         「撒益」:字义是「小的」,可能是琐珥 13:10 或洗珥 15:54

         「以东人和车兵长」:指的是围困约兰王的人,包括以东人和车兵长。

         「各回各家去了」:意思就是「军队被打败、赶散」。

 

【王下八22「这样,以东人背叛犹大,脱离他的权下,直到今日。那时立拿人也背叛了。

   〔暂编注解〕立拿的确切位置不详。当年约书亚不惜发兵攻取此城(书十15,2930,32,39),可见地位相当重要。在分给利未人的犹大和西缅业地上的九个城邑中,立拿排名仅次于希伯仑(书二十一13;代上57)。从此处未有约兰对立拿用兵的记载,可见立拿人独立的计划已成功。

         「立拿」:近非利士边境。这次的背叛可能与非利士人和亚拉伯人的侵略有关。(见代下21:16-17)以东与立拿的背叛截断了通往埃及或亚拉伯的要道,严重影响犹大在南方的商业贸易。

         直到今日。直到写下这节经文的时候,犹大再没有能重新降伏以东。以东从那往后一直都是独立的国家,直到约翰-赫尔卡纳斯(John Hyrcanus)(主前134-104年)再次使其沦为自己的附属国。

         立拿人。拉吉以北15.2千米处的一座城(书10:29-31),它可能就是今天位于耶路撒冷西南37.6千米处的Tell es Safī。可能立拿人在非利士人攻击犹大的时候(代下21:16,17)趁火打劫发动了叛乱。

         「立拿」人:字义是「铺过的道路」,详细地点不详。

         ◎以东自从大卫一直到此时,都臣服于犹大。即使神不挪去大卫王朝的统治,也透过重要藩属的背叛惩罚约兰王。历代志下更记载犹大受到阿拉伯民族的劫掠,约兰本身也染了重病去世。

 

【王下八22「这样,以东人背叛犹大,脱离他的权下,直到今日。那时立拿人也背叛了。

当然以东后来一直「脱离犹大独立了」(REB),后来虽然受到亚玛谢的攻击(十四7),亚撒利雅又重修以拉他(十四22),但以东一直没有再落入犹大的控制之下。因此NIV与和合读作「以东人背叛犹大」。立拿乃非利士之边境城市(十九8),位于示非拉西边山脚的 Tell es-S[afi^ ^或其南部的 Tell Burna{t320。有关此地与阿拉伯及以东之关系,请见;历代志下二十一16-17。此处对犹大的入侵、约兰之子及妻、王宫被陷省略未记。──《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23「约兰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王下八23-24同样的,作者并未记载约兰因为患上无药可治的肠病,导致慢性痢疾及严重直肠脱垂而死(代下二十一18-19)。他也并未记载约兰虽被埋葬在大卫城中,但却并非在王室陵墓里荣誉埋葬的。历代志作者纳入了一封信,以以利亚所用的句法为本,严厉责备约兰与以色列联盟(代下二十一12-15)。──《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24「约兰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儿子亚哈谢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约兰与他列祖同睡。关于他去世的情况见代下21:12-19节。

         大卫城。代下21:20节记载约兰只是被葬在大卫城但不在列王的坟墓里。据说列王的墓地由一些忠心的祭司所控制,他们因为约兰的恶行而拒绝他在这里下葬。

         亚哈谢。他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所取,耶和华的产业。将他名字各部分重新组合就变成了约哈斯,这是亚哈谢的另外一个名字(代下21:17)。尽管很多希伯来文手稿在这节中都保留了亚哈谢这个名字,但在代下22:6节中他还被称为亚撒利雅。

         「亚哈谢」:字义是「耶和华掌握」,是约兰的幼子, 代下 21:17 记载非利士人和亚拉伯人掳去约兰的众子,只剩下亚哈谢。

 

【王下八25「以色列王亚哈的儿子约兰十二年,犹大王约兰的儿子亚哈谢登基。」

   〔暂编注解〕亚哈谢继他父亲作南国的王,在位不到一年。他是约兰的幼子。非利士人和亚拉伯人进侵犹大,掳去亚兰众子,只留下亚哈谢(代下二十一17)。

         约兰十二年。还有别处说亚哈谢是在约兰十一年登基的,这些说法都是正确的。关于这些表面上的矛盾之处见王下9:29节的注释。

         约兰的儿子。根据代下21:1722:1节,亚哈谢是约兰最小的儿子,他的众兄长都在敌人袭击王宫的时候被杀了。他和他的舅舅即亚哈的儿子、以色列王亚哈谢是同一个名字。犹大王亚哈谢的母亲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亚她利雅(王下8:18,27)。犹大王约兰除了亚她利雅可能还有别的妻子,为他生了其他的儿子。

         「约兰十二年」:大约是公元前841年。 9:29 说是「亚哈的儿子约兰第十一年」,应该是约兰登基来年才算是「约兰第一年」这种记年法导致的误差。

         「亚哈谢」:字义是「神掌握」。

         8:25-29  亚哈谢作犹大王:犹大与以色列的和亲,影响了下一代,以致亚哈谢也离弃耶和华。

 

【王下八25约兰之子亚哈谢于那一年开始作王?】

     根据列王纪下八25的记载,犹大王约兰之子亚哈谢登基,正值以色列王亚哈之子约兰作王的第十二年。但到了列王纪下九29,经文指出亚哈谢登基作犹大王时,是以色列王亚哈的儿子约兰的第十年。两段经文所记载的数字,是否相差了一年呢?

    约兰之子亚哈谢,于主前八四一年开始作犹大王。若将这年份与北国帝王的年份相对照,而根据非登基年的年谱,就是约兰的第十一年。列王纪下八25所用的是非登基年,而九29所指的却是登基年的年谱,读者是否觉得混淆呢?

    事实上,由主前九三O至七九八年,北国沿用非登基年制度;但由七九八年开始(约哈斯之子约阿斯登位之年),直至七二二年撒玛利亚陷落为止,北国所采用的是登基年制度。至于南国犹大,由主前九三O开始,至约沙法之子约兰登位(八四八至八四一年)或八五O年约沙法逝世之前为止,采用登基年年谱。约由八五O年间始,至亚哈谢之子约阿施作王之后期(八三五至七九六),则转用非登基年年谱。此后,再转而沿用登基年年谱。

    登基年制度之意,是新王登位后的第一个新年开始,才计算入国家历法里的第一年。因此,若以登基年年谱计算,约兰的第十一年,就即是非登基年谱的第十二年了,这一年,就是主前八四一年。──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下八25-27这里的历史年代对照,显示亚哈谢统治了一年(虽然不足一年也算为一整年)。「登基年」在此算为王朝的第一年(参九29,约兰第十一年)。亚他利雅是暗利的孙女;见:第18节。约兰与暗利王朝的亚哈为姻亲(NIVJB)。此处所用的字(MT h]@t[an)意为「家庭亲属」(一如亚喀得文 hata{nu),不仅只是「女婿」(和合、AVRSV)的意思32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26「他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一年。他母亲名叫亚他利雅,是以色列王暗利的孙女。」

   〔暂编注解〕亚她利雅是亚哈的女儿,嫁给犹大王约兰为妻(见18)。

         暗利的孙女(直译为:暗利的女儿)。亚她利雅是亚哈的女儿(第18节)。亚哈是暗利的儿子(王上16:28)。因此亚她利雅果真是暗利的孙女。儿子”“女儿这两个词在希伯来人中不论相差几辈可以代表任何后裔。基督是大卫的子孙,亚伯拉罕的后裔(太1:1)(后裔,子孙:原文是儿子)。在这里亚她利雅被称为暗利的女儿是因为暗利在以色列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他是以色列诸王一个最重要皇室的创建者。尽管这些王都很邪恶,但他们都是积极有为的君主,他们为以色列在近东成为一个重要的国家贡献良多。亚述称以色列国为暗利地,尽管耶户灭绝了暗利全家,但仍被称为暗利的儿子。

         「亚她利雅」:字义是「受耶和华的苦」。

         26~27 “亚他利雅”是亚哈的女儿,在她的影响下,其子把北国的邪恶带进犹大去。

 

【王下八26亚哈谢开始作王时,年纪有多大(比对王下八26与代下二十二2)?约雅斤登基时又有多大呢(比对王下二十四8与代下三十六9-10)?】

 一般来说,抄写员很容易犯上两个在抄写方面的错误:第一是专有名词的写法(尤其是不常见的专有名词),其次是数字。我们可能会希望在多个世纪以来,圣灵都保守圣经的抄写员免于犯任何错误,这当然是最理想的情况了。必须有神迹出现,才可能有一份全无错误的抄本。事实上,在文士的抄写过程中,不可能绝无错误。

无论抄写圣经或其他书卷,在一段又一段的抄写过程中,任何抄写员都难免有笔误。我们可以肯定,圣经的每一卷书都是直接由神启示而写成,最初的那份手稿是绝无错误的。但在众多抄本之间已被证实有歧异的经文,从没有一处足以影响圣经所表达出来的教义。从这方面看来,圣灵确实保守了圣经的流传过程。

上述两组经文所记载的数字的确出了问题,而误差都是以十年计的。代下二十二2记载亚哈谢登基时有四十二岁,但王下八26却说他只不过二十二岁。幸好有其他足够的经文证据,支持亚哈谢开始作王时年二十二岁。根据列王纪下八17,亚哈谢的父亲约兰是约沙法的儿子,约兰开始作犹大王时年三十二岁。八年后,约兰去世(当时是四十岁),儿子亚哈谢继位。因此,当父亲四十岁时,作为儿子的亚哈谢绝无可能是四十二岁。

约雅斤的情况也一样。历代志下三十六9-10记载他开始作王时只有八岁,而列王纪下二十四8却说他有十八岁了。圣经内有足够证据,证明八岁是错误的,十八岁才正确。那么,约雅斤作王只有短短三个月。圣经指出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由此看来,他显然已是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成年人。

观察上述两组经文,可知两者的误差都以十年计。亚哈谢是四十二相对于二十二,而约雅斤是十八相对于八。研究这两段有歧异的经文,较佳的方法是观察在以斯拉及尼希米时代,那些居住在埃及伊里芬了岛的犹大人用以记载数字的符号(幸好我们从伊里芬丁发掘到大量蒲纸文件),他们用尾部呈钩状的一划来代表「十」因此,「八」用/III III代表,「十八」便写成/III IIII,「二十二」。因此,假如文士所根据抄录的手稿本身已有污渍或破毁了,那么,他漏掉了一或两个代表十的符号,也极有可能。

    另外有一个例子,也可显示抄录时的错误。西拿基立于主前七O一年侵略犹大,根据列王纪下十八 13记载,那年是希西家在位第十四年,于是,我们便可由这节经文而推算出。希西家于七一五年登基作犹大王。然而,列王纪下其余六次提及希西家作王年数或登位年份的经文,都清楚指出希西家于七二八年开始摄政,到七二五年正式作王。至于西拿基立,他在主的七0五年才成为亚述王,并在他作王第四年进攻犹大。因此,七O一年进攻犹大是毫无疑问的。从上述推论看来,列王纪下十八13的「十四」,应是原来「二十四」的手民之误。希伯来文记载年数的符号,当抄写员抄录一卷涂污了的以赛亚书时,看不清楚三十六1所记载的年数;于是「十四」这个错误便从此出现了。到了后来,另一文士抄录列王纪下十八章,遇上西拿基立进攻犹大的年数时,记起以赛亚书内的年份,便决定将列王纪下十八章十三节的年数「改正」,以符合以赛亚书的记载,这是我知道的最有可能的解释了。(请亦参看下文第四条问题)──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下八27「亚哈谢效法亚哈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与亚哈家一样,因为他是亚哈家的女婿。」

   〔暂编注解〕「女婿」:这里是指外孙。

         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根据代下22:3节亚哈谢的母亲亚她利雅给他主谋,使他行恶。很明显犹大王亚哈谢几乎完全处于他意志强横母亲的影响之下。

 

【王下八28「他与亚哈的儿子约兰同往基列的拉末去,与亚兰王哈薛争战,亚兰人打伤了约兰,」

   〔暂编注解〕亚哈谢年纪虽轻,却与他外祖父亚哈一样好大喜功,居然约同北国的约兰王(他的舅父)去和亚兰王哈薛打仗。约兰受伤,在耶斯列休养,亚哈谢去看他,同为耶户所杀(九24,27)。耶户继约兰为以色列王。

         “基列的拉末”。在约但河以东,靠近亚兰边境的一个重镇,在以色列与亚兰之间多次易手。

         「基列的拉末」:见王上22:3注。当时以色列王约兰是亚哈谢的舅父。亚哈谢北上在基列的拉末与约兰合力对付亚兰,结果约兰受伤,退至六十四公里(四十英里)外之耶斯列养伤,亚哈谢去探望他。

         ……约兰同往。以色列和犹大的联盟关系此时依然存在,亚哈谢会被期待与他的舅舅约兰一同参加这场战斗。由此我们还可以想到,约沙法曾和亚哈一同攻打亚兰(王上22:29)以及和约兰一同攻打摩押(王下3:7,9)。

         与亚兰王哈薛争战。以色列和亚兰在便哈达统治期间烽火不断,这种争斗到了哈薛作王的时候仍在继续。这段时期的以色列对于亚兰国来说处于攻势。以色列在便哈达手中吃了不少亏,现在毫无疑问他们想寻找机会进行报复。古代东方国家中的君主更迭常是出现战争的信号,敌国可能会在新王立足未稳之时趁火打劫。哈马的阿拉姆语碑刻上提到过哈薛的名字,其拼写形式和《圣经》中相同。他的名字还出现在作为龙床装饰的象牙雕刻上。这些象牙的装饰板是在叙利亚北部的Arslan Tash发掘出土的。亚述文献中哈薛这个名字的形式为Haza'ilu

         哈薛与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之间爆发过激烈的战争。根据亚述方面的记载,哈薛在这场战斗中大败,损失惨重,包括16,000步兵,1,131辆战车,骑兵470,以及他的营盘。撒缦以色叙述说哈薛是如何狼狈地从他面前仓皇逃命以及怎样被困在他的都城大马士革之中。都城大马士革之外亚兰的国土南起基列北至哈兰尽遭蹂躏,之后亚述王挥鞭西进,令推罗、西顿俯首称臣。撒缦以色是在他即位后18年也就是主前841年发动的这场战争。亚哈谢在这一年登基作犹大王,而同是这一年,以色列王约兰攻打了基列拉末(见第82页)。哈薛被亚述王撒缦以色重创之后,对于约兰来说收复基列拉末的时机似乎已经到了。数年前亚哈正是为了收回这个要塞而丢了性命(王上22:3-37)。

         打伤了约兰。虽然约兰受了伤,但这次行动还是成功的,基列拉末又回到了以色列的手中(王下9:1,4,14,15)。

         「基列」:指的是约但河东的地区。

         基列的「拉末」:字义是「崇高」,位于约但河东的雅穆河附近,但详细地点并不确定。

 

【王下八28-29有关亚哈在基列的拉末之役,请参:列王纪上二十二2-28,有关此役,请见:列王纪下九15-27。这里的经文并未清楚指明亚哈谢随约兰(他的叔父)上阵与哈薛争战是否特别为此目的而结成的联盟,因为他可能并没有亲自去到基列的拉末战场之上,而只是在耶斯列探访了以色列王(九212729)。'Ramah'RSVMT 作「高处」)可能是'Ramoth'(基列的拉末)的简写,NIV采此拼法。他乃是从耶路撒冷下去的。──《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八29「约兰王回到耶斯列,医治在拉末与亚兰王哈薛打仗的时候所受的伤。犹大王约兰的儿子亚哈谢因为亚哈的儿子约兰病了,就下到耶斯列看望他。」

   〔暂编注解〕到耶斯列。亚哈在耶斯列有他的行宫(王上18:4521:1),很明显,约兰继续使用将其作为一处休养的地方。

         看望他。约兰受伤后亚哈谢很可能在基列拉末又待了一段时间,稍后将城攻取他才起身前去耶斯列看望他的舅舅。而这次探望却使他送了性命(王下9:27)。

         ◎约兰和亚哈谢应该是保住了基列的拉末,虽然约兰受伤,不过也不严重。耶斯列有以色列王的行宫,约兰就是去耶斯列的行宫养病。亚哈谢应该是带兵回犹大安顿以后,再启程去探望约兰王。

         ◎后来和以色列王约兰一起被耶户所杀。 9:24,27

 

【思想问题(第八章)】

 1 有人认为所谓神迹完全是巧合而已,你同意吗?从本章1-6节,你得到什么启迪?

 2 书念妇人对先知的话抱什么态度?如果神指示你放弃现有的财产?你会怎样做?

 3 试比较便哈达和以色列王亚哈谢(参1)在病危中的表现。他们的做法与他们的国籍、信仰有何不协调之处?若与他们比较,你对神的倚靠有多少?什么因素令你有这样的表现?

 4 从诗139:1-416节看来,我们生命中的一切都是神所知晓和掌管的。从本章看来,基督徒和未认识神的人在这方面有没有分别?未信主的人在神的计划中有什么地位?参赛13:17-19; 1:6

 5 从犹大王约沙法儿子约兰和约兰的儿子亚哈谢的婚姻(见18, 26-27),你对基督徒的婚姻有什么体会?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等《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