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九章拾穗

 

【王下九1「先知以利沙叫了一个先知门徒来,吩咐他说:“你束上腰,手拿这瓶膏油,往基列的拉末去。」

   〔暂编注解〕关于“先知门徒”的身分,参看第二章3节的脚注。

         先知以利沙。关于以利沙的叙述在8:16节因为插入约兰和他儿子亚哈谢在犹大统治的描写而中断。现在经上的记述又回到以利沙身上。也许有人会提出问题:经过了如此之长的关于先知工作的叙述(2:128:15)为什么不连贯地将以利沙的生平故事讲完呢?这是因为,《列王纪》是基本上根据编年顺序记载以色列和犹大诸王历史的。以利亚和以利沙的事固然很重要但也是穿插在诸王的记载之中的。目前以利沙要做的这件事和亚哈谢以及约兰在世最后的日子有很密切的关系,因此,当前关于先知的记载和那些王统治的叙述两相交织起来。

         一个先知门徒。现在以利沙身边有一群先知门徒与他同在,他们一直协助以利沙完成各种工作。这个奉差遣的人具体是谁不得而知。十一世纪的犹太人学者拉吉说,此人是王下14:25节提到的在耶罗波安二世统治期间作先知的约拿。但事实很可能不是这样,因为耶罗波安二世直到五十年后才登基作王。另外在犹太拉比的研究中也没有证据证明这里提到的先知门徒是约拿。

         瓶(直译为:盒子)。应该翻译为(见撒上10:1)。那时的油和膏一般都是装在陶、石头、玻璃制成的瓶或罐里,在埃及和米所波大米发现了很多这样的器皿。

         基列的拉末。以色列王攻打基列拉末时受了伤,现在已经撤回到了耶斯列。直到此时经文中还远没有讲述这次围攻基列拉末是否成功,但其结果已经指明了。

         先知「门徒」:原文是「儿子」。实际上是「门徒」的意思。

         「先知门徒」:犹太传统认为此人就是约拿 王下 14:25

         「束上腰」:当时的人穿长外衣,不容易走得很快,所以在走动之前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把腰束起来。

         这「瓶」膏油:「小瓶子」、「细颈瓶」。

         ◎这个任务是 王上 19:16 神交付给以利亚的。

         9:1-13  耶户受膏作以色列王:神曾经向以利亚表示(见王上19:16-17), 要膏立耶户为王,借着他灭绝亚哈的后裔,以报亚哈和耶洗别杀先知之血仇 7-9)。 当时耶户是以色列的将领,掌握军权,他正在基列的拉末对抗亚兰军(见14)。以利沙没有亲自膏立耶户,只派一个年青门徒去,并嘱咐他要秘密行事,任务完毕后要立刻逃走,目的是要避免引人注意。耶户须趁着以色列王在耶斯列养伤的机会下手,乘其不备先发制人。若果让消息泄漏,被王及早发觉,便会影响耶户的叛变(见15)。

 

【王下1 膏立君王古代近东某些地方有膏立君王的惯例。埃及人和赫人相信受膏能保护其人不受冥界神灵之害。大部分证据来自赫人描述登基典礼的史料。美索不达米亚的君王则没有膏立的证据。埃及法老不受膏立,但却膏立其臣子和藩属。膏立确认他们受其统治,同时表示受他保护。亚马拿文献中提到努哈瑟(位于今叙利亚)的王受法老所膏。这模式符合耶户受膏,表示他得到众先知而至于耶和华支持的观念。在撒母耳记下二4,膏立大卫的则是百姓。此举显示大卫和受他统治的人之间,某种契约的存在。努斯人订立商业合同时,以油彼此相膏。在埃及,油膏抹也用在婚礼中。按照以色列的惯例,膏抹是拣选的象征,经常和圣灵的赏赐有密切关系。此外,在整个古代世界,膏抹都是一个人法律地位得到提升的象征。保护和身分改变两个概念,可能都与君王受膏有关。膏抹能在国位上保护他,并且使他与神界认同。──《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1 基列的拉末基列的拉末之实际地点未能肯定。大部分学者根据遗址大小、地点,和表层勘测所发现的铁器时代陶片,接受兰米思遗址就是这城的理论。这看法若是正确,基列的拉末便是位于王道之上,大马色南下之路转往西行的转折点那里。这路在伯珊附近渡过约但河,进入耶斯列谷,与主要的大干道会合(见:创三十八有关商道的附论,第88页)。──《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1~3以利沙遣徒膏耶户】根据犹太传统(Seder Olam),这位奉差往国外去的未具名少年先知便是约拿(王下十四25)。显然耶户是有野心的人,同时也不满于当时政权及及其苛征重赋。然而,他是神的器皿,要用暗利王朝赖以起家的军队来结束此王朝。

  耶户是北国(以色列)列王中惟一被膏者,可能是要指示他应效法大卫而行。  这种旅途用的(希伯来文 pak[)乃与撒母耳所用的同一种(撒上十1)。耶户之名意为「耶和华是(真实)惟一的」,可能原已倾向敬拜耶和华神。根据亚述人在主前八四一年的记录,他们称他为「暗利之子 Yaua」(撒缦以色三世的黑石碑作 Ya-u!-a ma{r Humri324,视他为撒玛利亚另一位合法君王。后来的先知却甚鄙视他(何一4)。宁示的儿子约沙法加入其父之名以免与犹大王约沙法(亚撒之子)混淆。「众兄弟」可能应为同僚(和合、NIV)、「同伴」(RSV)或仅指有关的弟兄同僚(REB)。内屋(吕译)可保持隐密,直到耶户自己择期公开为止325。他需要逃跑,因为不知道军队中拥护约兰者会有何反应。──《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2「到了那里,要寻找宁示的孙子、约沙法的儿子耶户。使他从同僚中起来,带他进严密的屋子,」

   〔暂编注解〕这个约沙法不是犹大王约沙法。

         「严密的屋子」:即屋子的内室。

         耶户。经文中除了这里提到耶户是约沙法的儿子之外再没有就他的家谱和出生地有任何细节的记述。亚述的历史中屡次提到了耶户。撒缦以色三世作王第十八年(一般被认为是:主前841年)的一个记录中提到他打败哈薛,同时这个记录中还提到他从Iaua mar Humri耶户,暗利的儿子手中收下贡物。这个记载和撒缦以色作王第六年一个讲述亚述王和亚哈在夸夸(卡卡)作战的记录结合起来,我们不仅可以将亚哈统治的最后一年还能将约兰的死以及耶户的即位和亚述的历史在时间上统一起来。

         同僚。这是指他的伙伴或同事,即,与他在一起的众位军官(见第5节)。

         带他。字面上是,使他进来。先知的使者指引耶户进了另一间屋子,在那里他可以与之作秘密的会谈。

         严密的屋子(直译为:里屋)。字面上是,严密的屋子(见王上20:3022:25)。不一定是秘密的,但必须是一个私下的空间,在那里使者可以单独与耶户交谈。

         「宁示」:字义是「被拯救的」。

         「约沙法」:字义是「耶和华已审判」。

         「耶户」:字义是「耶和华是他」。

         「同僚」中起来:原文是「兄弟」,此处的意思显然就是指「军中的袍泽」。

         「严密的屋子」:原文是连续两个「房间」、「房间」,表示「隐密的内室」。

 

【王下九3「将瓶里的膏油倒在他头上,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王。’说完了,就开门逃跑,不要迟延。”」

   〔暂编注解〕参看列王纪上十九章16节。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的黑方尖塔(BlackObelisk,日期为主前841年)上,把耶户向这位亚述统治者进贡的情况描绘出来。

         将瓶里的膏油倒在他头上。以利亚早在奉命膏以利沙做他继承人的时候(见王上19:16节注释)就收到了膏耶户作王的使命。

         逃跑。膏立耶户整件事是在非常迅速和秘密的状态下进行的。年轻的先知门徒一完成他的使命就迅速离开,没有等待耶户询问或可能得到的报赏。

         「逃跑」:「逃离」、「逃走」。

         不要「迟延」:「等候」、「等待」。

         ◎以利沙要先知门徒膏完耶户立刻离开的原因,看 9:6-10 的记载就可以理解。 9:3 的记载应该只是简要的纪录,实际上神要求先知门徒传达「杀光亚哈家」的命令,因此先知门徒可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如果被捕,可能要被杀头。所以这个不具名的年轻先知,肩负着的是相当危险的任务。

         ◎以利沙不自己前往,要派人前去膏抹耶户,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很多人认识,自己出动很引人注意,所以要派一个没人认识的后辈去进行膏抹才能顺利完成。

 

【王下九4「于是那少年先知往基列的拉末去了。」

   〔暂编注解〕那少年。这个表达在英文LXX版和叙利亚文译本中只出现过一次。

         「少年」先知:此字可以指四十岁以下的人,也可以是「仆人」、「侍从」的意思,此处可能就是「先知助手」的意思。

         ◎显然,当时耶户是拉末城的守将。国王虽然负伤离开,耶户仍然负责镇守拉末城。

 

王下九4~10少年先知达成任务】此任务的使者是「一位少年,少年的先知」(MT),大部分的英文译本(及 LXX)均省略其中一个「少年」,其意应当不是指「一位非常年轻的人」,而是指先知的助手(Vulg.,参:王下十九6),因为此词乃指很广泛的年龄范围,由年轻的助手到成年的押沙龙(撒下十四21,十八5)均在内。他看见众军长「坐」(希伯来文)在一起NIVJB)开会(RSV、现中),这是一种解释。当膏抹完毕后,先知(有些解经家认为是后来的编者)详述神谕(7-10节,参3节)以解释耶户之使命为何。耶户应当已然知道亚哈的下场(25-26节;王上二十一21-24)。亚哈家除了会灭亡外,还会遭受申命记所规定残杀神仆人会招致的刑罚(申三十二43)。列王纪惟有此处强调耶和华是报仇的神,祂使用耶户作为报血仇的使者(参:创四24;启六10)。这概念在大卫生平中非常明显(撒下四8,二十二48;参:诗九12,七十九10)。死于耶洗别手下的包括拿伯及其众子,还有许多先知(王上十八4,十九10),俄巴底只救出了一百位(王上十八13)。耶户的责任是贯彻实施此任务,一如耶罗波安(王上十四10)及巴沙(王上十六\cs16311-12)全家的遭遇一样。

  王权通常带来政治及宗教上的腐败,随之而来的便是神的审判(参:撒上八6-18;何十三11)。第10节应验了列王纪上十四11,十六4及二十一23。──《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5「到了那里,看见众军长都坐着,就说:“将军哪,我有话对你说。”耶户说:“我们众人里,你要对哪一个说呢?”回答说:“将军哪,我要对你说。”」

   〔暂编注解〕坐着。这些军长可能是在院子里坐着,因为根据下一节,耶户听到先知门徒和他说的话之后,就进了屋子。

         耶户说。很明显耶户是众军长的首领。他现在是以色列军队的元帅。当以色列王离开基列拉末的时候还没有将城攻取,因此,战斗依然在进行。约兰可能将他的伤当作离开部队的借口,好逃避战争的严酷和危险。而耶户继续督战攻城并最终将其占领。他也因此成为了全以色列的民族英雄。

         「军长」:「军队的统治者」。

         「将军」:与「军『长』」原文相同。

 

【王下九6「耶户就起来,进了屋子,少年人将膏油倒在他头上,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我膏你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王。」

   〔暂编注解〕以色列的。神依然承认以色列是属自己的国家,他作为合法的统治者现在要为其选立新王。

         膏你作……王。这无疑是从神而来的使命。膏立新君的时机已到,他将要除灭邪恶的暗利王朝。对于加冕作以色列王的一位来说,现在既是一次机会,同时,也是一种责任。

 

【王下610 先知和政变的策动南国犹大王位接替的根据,是永远确立于神和大卫家所立的约上。北国以色列按照先知的宣告而建立(王上十一2939),但王朝的接续却没有保证。每个主要王朝(耶罗波安、巴沙、暗利、耶户)的兴衰都与先知的宣告相符。指定为王之人有时甘于等待时机成熟(耶罗波安),但在别的情况下,一如本节,先知宣告就激发了政变。古代近东的祭司经常是政治事务的要角,但古代近东其他地方的先知,却没有一人扮演以色列立王者的角色。无论如何,古代近东的普遍观念是先知不但宣讲神明的信息,更在宣讲之际触发神明的行动。亚述王以撒哈顿对藩属指示,要他们举报任何不合宜或批评的话,特别提到先知、超脱式预言者,和解梦家。难怪对君王不友善的先知必须监视,免得他制造混乱。如此,君王想要囚禁这种先知,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的话一出口,已经有煽动叛乱或带来厄运之虞。──《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6-10;十30神会委任耶户灭亚哈的全家,为什么他后来又定耶户流人血的罪呢(何一4)?】

     列王纪下九78记载:「你要击杀你主人亚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别身上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之冤。亚哈全家必都灭亡,凡属亚哈的男了,无论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从以色列中剪除。」这是神委派耶户的使命,毫无疑问,耶户已彻底执行了。耶户从基列的拉末骑马往耶斯列,射杀约兰王以及犹大王亚哈谢(因为亚哈谢是耶洗别的孙儿)。之后,耶户到了撒玛利亚,恐吓该城的长老,要他们将住在王宫里的亚哈的七十个儿子全数杀死(参王下十1-10)。不久,耶户计划将以色列所有领导拜巴力的人杀掉。他首先安排拜巴力的人在巴力庙内大事庆祝,然后就在巴力庙里杀死他们。耶户将巴力崇拜者关在庙里,就命军兵进庙屠杀他们,之后更将巴力庙拆毁焚烧,使这些地方永不可能用以敬拜巴力(18-27节)。

    耶户以铁腕手段对待拜偶像者,以严厉手段打击国境内的巴力崇拜。因此,耶户得到神的赞许:「耶和华对耶户说,因你办好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亚哈家,你的子孙必接续你坐以色列的国位,直到四代。」(王下十30)亚哈及耶洗别曾杀害耶和华的几百个祭司(王上十八1413),于是,神委派耶户执行审判,而耶户更彻底铲除以色列境内的那些残害人心灵的偶像崇拜。为这缘故,神确立耶户的王位,他之后「四代」的子孙也都安坐在王位上。(即是约哈斯,八一四至七九八年;约阿斯,七九八至七八二年;耶罗波安二世,七九三至七五三年;撒迦利雅,于七五二年登位,但数月后即被暗杀。)

    然而,耶户在他自己一生的功绩中,并未能享受作为一国统治者或捍卫者的权势。亚述王撒曼尼沙三世的黑色方尖纪念碑(Black Obelisk)记载着,耶户(暗利之子)向他俯首称臣,因为撒曼尼沙三世攻打大马色王便哈达,占领比布罗斯(Byblos)、推罗及西顿这几个腓尼基城市。耶户欲讨好亚述,便向亚述王归顺求和。但列王纪下十33的记载更显示,远在亚述侵略以色列之前(撒曼尼沙第二十一年,约为主前八三二年),耶户已将约但河东的玛拿西、迦得及流便之地(后来,流便的大部分土地被摩押王玛沙攻占),割让给大马色王哈薛。至于耶户的儿子约哈斯(八一四至七九八年),更完全俯首称臣于哈薛及其子便哈达第二(王下十三1-3)。但到了约阿施(七九八至七八二年)时,神使他三次击败亚兰侵略时(王下十三19),又在伯示交战场上擒获犹大王亚玛谢(十四13),并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至耶户的曾孙耶罗波安第二时,却在战场上取得极大胜利。因为正如先知约拿所预言的(王下十25-27),耶罗波安第二收复约但河东各支派之地,有些地土正是以前耶罗波安第一所拥占的。

    那么,先知何西阿又是基于什么来宣布神对于耶户王朝的审判呢(何-4-5)?因为,当耶户执行神所委派的任务,除灭亚哈家时,他的动机不纯正。虽然耶户所做的都是依照着神的意思,但却出于耶户属肉体的狂热,并基于自己的益处而力求自保。王下十29如此形容耶户:「只是耶户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第三十一节继续说:「只是耶户不尽心遵守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律法,不离开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耶户的子孙也显露出同样的动机,因为约哈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总不离开。于是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将他们屡次交在亚兰王哈薛和他儿子便哈达的手里。约哈斯恳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应允他,因为见以色列人所受亚兰王的欺压。」(王下十三1-4

    至于约哈斯的儿子约阿斯,也好不了多少。虽然约哈斯与先知以利沙保持良好的关系,尊敬以利沙(王下十三11)。耶罗波安第二虽然在战场上取得辉煌成果(王下十四25),并且管治以色列国一段长时期(23节。主前七九三至七八二年与父亲共同摄政;七八二至七五三年独掌政权)。不过,他与耶和华神的关系,并不比他父亲的为佳,「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王下十24)我们从整卷阿摩司书(特别是二6-16,四1,五5-13,六1-8),可知当耶罗波安统治北国期间,那时的政府、社会及人民道德衰落的情况。根据阿摩司书一章一节的记载,阿摩司于「大地震前二年」,正当犹大王乌西雅当政期间发预言:因此,必定是主前七六O至七五五年之间。

    何西阿书一章四节所显示的原则是,纵然为神工作,服从神的命令而行,但若犯了流人血的罪,而其流人血的动机是出于自己的意思,为求保持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人仍需负起自己流人血的罪。假如动机真诚,为要使神子民的信仰保持纯正,保存神的真理,那又另当别论。(例子之一是先知以利亚,他在迦密山上与四百五十位巴力先知比试而获胜之后,将他们置诸死地。)因此,耶户「在耶斯列杀人流血的罪」,到了第四代的撒迦利雅庆祝生日的宴会上,他的亲信,统领战车队的将领沙龙,便将撒迦利雅谋杀,自立作以色列王(王下十五10)。──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下九7「你要击杀你主人亚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别身上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的冤。」

   〔暂编注解〕暗利纂夺而得的王朝,因耶户灭绝亚哈全家而告终。北国短短九十年中(主前93084年),朝代迭更。9节提到耶罗波安、巴沙和暗利三王朝。在巴沙之后尚有心利,作王只有七日。“亚哈的家”即暗利王朝。

         「仆人」:包括拿伯(见王上21:5-15)。

         亚哈的家。约兰和在他之前作以色列王的亚哈谢都是亚哈的儿子。亚哈家因为他们的罪恶现在就要被全然除灭了。

         ……流血的冤。没有人流了无辜人的血会不受到惩罚。耶和华看顾他的百姓,为自己的选民伸冤,他有他的方式,在他认为最好的时机就会为他们报仇。人以自己狭隘的视野常会疑惑为什么报应的日子总是迟延。在不忍耐之中人们或许会认为耶和华已经忘记了恶人的罪行并允许他们继续行恶而不受到刑罚。

         一切仆人。这表明不仅是那些神拣选的先知,还有更多的人卷入到亚哈家敌对真神神崇拜者的大规模迫害之中。

         耶洗别身上。耶洗别是以色列国中迫害的主谋,但她不可能独自进行。如果耶洗别在神面前是有罪的,既而,那些与之同流合污并被同一个精神所鼓动的人也是有罪的。

         「亚哈的全家」:指的是整个「亚哈王朝」。

         「耶洗别」:字义是「颂扬巴力」或「我愿嫁巴力」,西顿公主,亚哈的妻子。

         9:7 「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的冤」,可由王上 18:4  19:10,14 的记载中看出耶洗别杀害神的先知。

 

【王下九8「亚哈全家必都灭亡;凡属亚哈的男丁,无论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从以色列中剪除,」

   〔暂编注解〕所有男性都会被杀。

         全家。亚哈的全家都被剪除,这降到亚哈家的刑罚显得异常严厉。有这种想法仅仅是因为人们忘记了一个事实:神是如何处理关于以色列之事的。当神在西奈山建立以色列的神权政体时他也为其制定了严格的民事刑律。强有力的律法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规范人们的道德行为是必须的。但是在君主制度下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既然王拥有绝对的权力,那在国中有什么权威能以审判王的罪行呢?在这种情况下神就成为其刑罚的执行者。相对于下面的臣民来说忽视王的罪行更加危险。因为他的地位高,相应地,他作恶的后果波及的范围也大。因此他所遭受的刑罚通常很严厉,就像亚哈和他的全家,以及大卫的例子,当他数点以色列人时有七万人在这个罪行之后死亡(撒下24章)。严厉的刑罚被用来作为约束人们狂妄不羁无法无天的手段。

         我必……剪除。这一节表达了耶和华所发命令包含的范围。希伯来人好像从大卫的年代就开始使用这种表达了(撒上25:22)。当耶罗波安行走恶道时,这句话用在他的子孙身上,说他们将被剪除(王上14:10)。同样的话也用于表示巴沙家的灭亡(王上16:11)。当拿伯被杀他的葡萄园被强占之时,以利亚将这句话用在亚哈的子孙身上,说他们必尽都灭亡(王上21:21)。先知现在又一次使用这句话来指示亚哈的全家马上就要面临他们的厄运了。

         「困住的、自由的」:意思应该是「自由人或奴隶」,亦即「所有」的意思。

 

【王下九9「使亚哈的家像尼八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儿子巴沙的家。」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的家。这两个家族都彻底灭亡了。当巴沙击杀耶罗波安全家时,他凡有气息的没有留下一个(王上15:29),而当心利灭绝巴沙的家族时,连他的亲属、朋友也没有留下一个男丁(王上16:11)。

         9:9 的咒诅可参考 王上 14:10-11  16:3-4 。就是要全家「不得好死」的意思。

 

【王下九10「耶洗别必在耶斯列田里被狗所吃,无人葬埋。’”说完了,少年人就开门逃跑了。」

   〔暂编注解〕关于“耶洗别”的命运,参看第3537节和列王纪上二十一章23节。

         耶洗别……必被狗所吃。以利亚曾预言过这样可怕的厄运将会临到以色列的恶后身上(王上21:23;王下9:36,37)。亚哈妻子的名字耶洗别成了邪恶的代名词。正是她引诱神的百姓陷入了最可耻的偶像崇拜和罪恶之中。她的罪恶极大,现在将要遭受可怕的厄运。对耶洗别的刑罚永不可忘记,它要在一切犯罪作恶之人的心里留下一种深刻、鲜明的事实印象,违犯诫命者必受惩罚。在东方国家的原野田地中常有很多处于半饥饿状态的野狗,它们吞食各种腐败的东西,是郊外的清道夫,弃置荒野尸体上的肉很快会被它们吃掉。

         在耶斯列田里。耶洗别该当此报,这里正是她滥施淫威犯罪作恶的地方。正是在这里她威胁要除灭以利亚(王上19:2),也正是在这个地方她为了一处葡萄园而流无辜之人拿伯的血(王上21:7-15)。

         ◎这个先知门徒完全服从以利沙的命令,任务执行完就离开,因此也没遇到额外的危险。

 

【王下九11「耶户出来,回到他主人的臣仆那里,有一人问他说:“平安吗?这狂妄的人来见你有什么事呢?”回答说:“你们认得那人,也知道他说什么。”」

   〔暂编注解〕“这狂妄的人”。仆人对先知的印象。“你们认得那人”。耶户以为是他的同僚派这先知来膏立他,让他带领众人造反,推翻以色列的约兰王。

         「他主人」:即以色列王。

         「狂妄」:可能是指少年人异常的行动,但亦反映当时一般人对先知的印象(参串15)。

         「你们认得 ...... 说甚么」:或作「你们知道这类人会说什么」,意思是不用理会他。耶户初时未清楚其他军长对他作王一事何反应,所以企图掩饰先知的来意。

         平安吗?。字面上是,平安吗?同样的问题出现在本章第17,18,19和第22节。这个使者突然的出现,他将耶户带到一边做秘密的会谈,以及他匆忙的离开,这一切都使人疑窦丛生,要问问他来此的目的和意图。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先知门徒来此决不是为了平常的使命。那么他带来的消息是好是坏呢?是不是别处有什么突然的危机发生要动用军队呢?

         狂妄的人。字面上是,疯子,这是从动词疯了而来的。这个词就像耶29:26节一样,是贬义(参看何9:7)。

         你们认得那人。这些话表示出耶户怀疑众军长全部参与了要立他为王的计划。

         「问他说」:原文是单数型态,表示发问的只有一人。

         「狂妄的人」:「疯子」、「疯狂的人」。

         ◎「你们认得那人,也知道他说甚么。」,应该是耶户希望晚一点宣布答案,让他的同僚更专心听他即将要宣布自己被膏立的消息。显然此时耶户也不可能盥洗除去身上的膏油,因此他的同僚可以看见他身上的膏油痕迹,他宣布自己被膏立,同僚立刻就相信。

 

【王下九11NIV作「他说什么」或「他有什么想法」(NEB),这种解释比「空言」或「闲言」(Montgormery)更好,后者往往带有视先知为疯子(现中、新译)、「失常」的意思。此字(m #s%ugga{')与忘形的行为有关,并非指精神失常或心理扰乱,而是一种病症(申二十八34),或像导致大卫被逐出亚吉王宫的表现(撒上二十一13-15),与真正先知的行为有所不同(耶二十九26;何九7),亚喀得文中同一字(se%gu^)乃用于形容野兽及妇人,可能指暴怒的行为,亦即和平之反义字326。请见:第20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12「他们说:“这是假话,你据实地告诉我们。”回答说:“他如此如此对我说。他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王。’”」

   〔暂编注解〕这是假话。这些军队的官长没有猜出先知的意图,但他们热切地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保密呢?耶户可以当场为他们揭晓谜底。《圣经》上的记载非常形象地描绘出了这些人渴望了解那重要信息的情形,他们知道先知给了以色列军队的将军极其重大的使命。

         「这是假话」:「说谎」。

 

【王下九13「他们就急忙各将自己的衣服铺在上层台阶,使耶户坐在其上。他们吹角,说:“耶户作王了!”」

   〔暂编注解〕这些臣仆将衣服铺在台阶上,叫耶户坐在其上,拥他为王。

         他们用自己的衣服即席做了一个临时的王座。“使耶户坐在其上”。他们向耶户效忠的表示。

         将衣服放在某人之下,是表示服从他的权柄。

         「上层」:或作「光秃的」。

         「吹角」:是当时拥立君王时的一项仪式(参串17)。

         将衣服铺在。先知的信息一经公布就使聚集在那里的人与耶户之间的关系发生了突然间的改变。在这消息公布之前,这些人,包括耶户,同在军中作将领,都是服侍王的臣仆。但现在,突然间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地位与众不同了,成了以色列的国王,而其他人则成了他的下属。耶户被抬举升高,其余之人就向他们的新王表示效忠了。因此,众位军长立即将他们的外衣脱下来当作毯子铺在地上让耶户行走,这是一种对耶和华所立之王适当的尊重。

         上层台阶。希伯来词语gerem。字面上是,骨头,力量。这个词语翻译过来是上层台阶,其确切的意思还不清楚。或许它是指一些建筑上的术语,可能是阶梯顶头的一个平台。从众军长聚集的院子里可能有一条阶梯直通到一个较高的平台上,而这个平台就被暂时当成一个宝座可以让新王在他的臣仆面前站立。官员们可能用他们的外衣当作一条正式的地毯从阶梯一直铺到高处的平台上,使新王有个显赫的位置可以接受他臣仆的欢呼。

         吹角。这是加冕典礼既定程序的一部分(见撒下15:10;王上1:39;王下11:14

         耶户作王了。人们好像当时立即接受了将军耶户作王这件事实并显得非常高兴。耶户在自己的同僚中无疑深孚众望;另外,当时人们肯定对约兰以及暗利家存在着普遍的不满情绪。

         ◎显然耶户相当获得同僚的拥戴,所以当他一宣布被膏立为王,同僚立刻一同支持他,而不是讨伐他。

 

【王下九13军长们各将自己的衣服铺在他之下NIV),宣告他为王。铺衣服之举带有承认、效忠、允诺支持的意思(参:太二十一8;路十九36中民众对基督的反应)。他们当时所在处不详,译为上层台阶一字(NIV,吕译:「全无装饰的台阶」,希伯来文 gerem)只出现于此处。希伯来文骨头的反身代名词「我的骨头」意指「我自己」。以此来看 gerem 这个字,可解释为台阶「本身」。此字很有可能是建筑用字,指楼梯平处中途到台阶处(Gray)或是有支持的上坡结构(参:亚喀得文 girnu^。──《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14「这样,宁示的孙子、约沙法的儿子耶户,背叛约兰。先是约兰和以色列众人因为亚兰王哈薛的缘故,把守基列的拉末,」

   〔暂编注解〕背叛约兰。约兰当时还在世并依然施行统治,因此,耶户的行为在本质上是一种背叛,对约兰、亚哈以及暗利全家的背叛。

         约兰……把守基列的拉末。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表述,它显示出以色列人的确重新夺回了基列拉末。人民看待约兰,与其说他是以色列国家的君王,还不如说他是个专顾自己的人呢!如果约兰在攻城期间留在营中,那么现在耶户破城的功劳也可归在王的名下,耶户还会和以色列的军队一起守城防备亚兰人的回袭。

         因为哈薛。哈薛失败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尽全力将城重新夺回。因此,以色列人不得不继续在基列拉末驻守防备哈薛的进攻。

         ◎此时亚述在撒缦以色三世于公元前841年入侵约旦河东及迦密山,对以色列构成压力,耶户也在此压力之下臣服。

         9:14-26  耶户弑君篡位:耶户带着手下来到耶斯列,要刺杀约兰王。初时约兰对耶户的敌意毫不知情,还以为他是来报导有关与亚兰争战的情况。及至亲自迎接耶户时才发觉势色不对,于是掉头逃跑,终于被杀在车上。

 

【王下14 基列的拉末的战事本年是主前八四一年,发生事件的次序十分复杂。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在该年向亚兰发动侵略,与哈薛发生了一连串军事冲突。按照撒缦以色的记录,哈薛与他在黑门山对阵作战,被他打败,但成功地撤退回到大马色。撒缦以色围城攻打但不能成功,故此将怒气发泄在基列的拉末东邻的浩兰(Hauran)地区上。他从此处进军迦密山,并在迦密山收纳了耶户的贡物。从浩兰到迦密山,耶斯列平原是必经之路。将这一切事件并合为一,则须假定亚兰是在该年初春进攻基列的拉末,被犹大和以色列联军迎击。按照撒缦以色三世的惯例,他是在公历五月一日左右出师。从亚述到大马色约有五百五十哩,因此,他要到六月中旬才能走完这段路程。哈薛一听到撒缦以色将临的消息,便迅速北上,在黑门山迎战亚述大军。仍在基列的拉末的耶户也听到亚述入侵的消息,他所面对的问题是以色列当持什么立场。靠着亲亚述党的支持和先知的膏抹的扶助,耶户发动政变。耶户趁撒缦以色围攻大马色失败,以及大肆摧残浩兰地区之际,着手屠杀亚哈全家和巴力的信徒。大权一旦稳握,耶户即容许撒缦以色过境穿越耶斯列平原,并且在迦密山献上贡物。──《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1416 基列的拉末到耶斯列的路程从基列的拉末到耶斯列大约是四十五哩的路程。耶斯列的遗址占地十五英亩,位于摩利冈和基利波山之间,耶斯列谷东南端的入口之处。亚哈在此兴建过冬的陪都。在此的挖掘发现了可以上溯到这个时代的大型王宫禁院,占据了遗址的一大部分(见九30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15「但约兰王回到耶斯列,医治与亚兰王哈薛打仗所受的伤。耶户说:“若合你们的意思,就不容人逃出城往耶斯列报信去。”」

   〔暂编注解〕耶户为王的事绝对保密,不容人出城报信,好趁在耶斯列养病的以色列王不备,把他杀了。

         医治。既然刚才提到约兰把守着基列拉末,为防止误解,现在作者重复了他先前关于约兰受伤回耶斯列修养的叙述(王下8:29)。

         若合你们的意思。耶户发布了他作王后的第一道命令。他没有急躁,也没有独裁,而是让他的人知道自己会充分考虑他们的愿望和意见。如果众人认为他的话明智合理,如果他们愿意和耶户站在一起,他们就会自觉执行他的建议了。

         不容人逃出城。如果这里发生的事走漏了消息,传到耶斯列约兰的耳中,背叛者所处的情形就不妙了。这个命令又一次证明了基列拉末目前的确是在以色列的手中,因为若这城仍未被攻下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命令发出了。

         ◎耶斯列距离拉末城大约72公里。 9:15-16 显示耶户立刻去耶斯列要执行灭亚哈家的工作,但是这时如果有人去报信,耶户就危险了,因此 9:15 耶户要众将领禁止人出城去报信。

 

【王下九16「于是耶户坐车往耶斯列去,因为约兰病卧在那里。犹大王亚哈谢已经下去看望他。」

   〔暂编注解〕坐车。再没有时间可供耽搁了。耶户想尽一切办法要在别人将基列拉末发生的事告诉约兰之前赶到耶斯列去。他和一小群人乘战车前往耶斯列,而军队的主力仍留在拉末以防备亚兰的突袭。

         约兰病卧。约兰受伤未愈仍在耶斯列卧床养病。但后来的事表明他的伤不是特别严重,因为他还可以起来乘战车出去见耶户(第21节)。

         看望他。以色列王和犹大王当初都出现在攻打基列拉末的战场上(王下8:28)。当约兰受伤后他离开了前线回到自己在耶斯列的行宫修养,而亚哈谢很快就过来看他了。如果两个王都是在战事结束之前离开的,就会影响军队的士气并让大家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冷漠和胆怯的表现。如果耶户和全军都在前线浴血奋战,而两个王却在他们的行宫安逸享乐,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耶户被拥立为王时大家的热情那么高涨了。

         「坐车」:原文是「骑乘」,就是「驾驶战车」的意思,后文提及耶户是率领一队战车兵前去耶斯列。

 

【王下九17「有一个守望的人站在耶斯列的楼上,看见耶户带着一群人来,就说:“我看见一群人。”约兰说:“打发一个骑马的去迎接他们,问说:平安不平安?”」

   〔暂编注解〕「楼」:即瞭望塔。

         「平安不平安」:大概不是查问耶户的来意,而是打听在拉末的战事是否进行顺利。

         耶斯列的楼上。耶斯列城位于耶斯列谷的尽头,向下俯瞰着约旦河平原。尽管它是在平原上,但它坐落在一个三十米高陡坡的顶端,对所有通向约旦河的路都一览无余。向西穿过伊斯德伦平原能够看到迦密山。这座城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上,是建立要塞的理想地点。古代东方的城墙上通常都有非常高大的围墙门或塔楼,站在上面可以监视到周围原野各个方向的情况。在耶斯列城墙的塔楼上就站着哨兵,随时对可能出现的危险发出警报。当耶户和他的人靠近城墙时这个瞭望兵正在值勤,他忠实地履行了他的职责。

         看见……一群人。虽然距离还远但城楼上的人仍旧可以看到一群马兵正在靠近。城上的人从那样的距离无法看清来人是谁,也无法分辨他们是敌是友,是以色列人还是亚兰人。哨兵没有等到全部看清才作报告,如果那样就太晚了。他一看到有人靠近城池就将情况报告给王,好使城中之人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件早做准备。我们应该注意到,耶户不是单独前来的,有一队人陪他一起来。

         平安不平安?。见第11节的注释。当下正处于战时,以色列人刚刚攻取基列拉末,哈薛很有可能试图将其重新夺回。另外,亚述的军队也离此不远。这是一个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的阶段。因此,平安不平安这个问题就超出了它一般的重要意义,它也决不仅仅是一种程序化的问候。

         9:17 约兰王大概是要问基列的拉末是不是平安。

         「骑马的」:「驾驶战车的」、「骑兵」。

 

【王下九18「骑马的就去迎接耶户,说:“王问说:平安不平安?”耶户说:“平安不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在我后头吧!”守望的人又说:“使者到了他们那里,却不回来。”」

   〔暂编注解〕“你转在我后头吧”。即到后面去排队。耶户设法不让他的来意传到约兰耳中。

         你转在我后头吧。奉王命前来问话的使者一下就清楚了耶户此行决非善意,但他却没有机会返回给约兰送信了。他被命令当耶户的队伍前进时跟在后面。

         不回来。守望的人继续盯着这群仍在驶近的人,想要发现他们的意图是友好的还是另有所谋。约兰派出的使者现在也该回来了但却不见他的影踪。王的使者迟迟不归,这似乎意味着这群人前来并不是出于善意。守望者的职责是报告他所看到的,而不是发出命令,现在他立即向王报告说使者没有回来。

         9:18,19 提及的骑兵,大概是因为耶户并没有停下战车,也没有明确回答,所以一下子就被抛在车队后面。

 

【王下九19「王又打发一个骑马的去。这人到了他们那里,说:“王问说,平安不平安?”耶户说:“平安不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在我后头吧!”」

 

【王下九20「守望的人又说:“他到了他们那里,也不回来。车赶得甚猛,像宁示的孙子耶户的赶法。”」

   〔暂编注解〕耶户推翻“暗利王朝”,建立“耶户王朝”,历五代而亡。

         「甚猛」:原文作「狂妄」。

         守望的人又说。这次哨兵回复王的话紧张急迫。他睁大眼睛努力寻找这群不断逼近之人的意图。第二个使者又没回来,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耶户的赶法。凭人的行为动作就可以认出他来。耶户被人认出来的特征显示了他驱策战车很快,是一个思想行动都非常迅速的人。当他做一件事时他会尽全力去做,干脆利落,气势如虎。他赶车赶得非常疯狂。作为战士他是一个勇敢、坚决、威风凛凛的人。也许正是这种人生积极有为的驱动力将他推上了以色列军队元帅的地位。现在,耶户疯狂赶车的样子使得城上的人在还没有看清他相貌的时候就认出他来。

         「甚猛」:「疯狂」。

 

【王下九21「约兰吩咐说:“套车!”人就给他套车。以色列王约兰和犹大王亚哈谢,各坐自己的车出去迎接耶户,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那里遇见他。」

   〔暂编注解〕套车。约兰这样做是自寻死路。一个明智的人在看到这么清楚无误的迹象之后应该能够读懂其中之含义的,他当前急需做的是加强城市的防御,而不是驾车出去迎见那迫近的仇敌。很明显,约兰的伤并不像他当初那火急火燎离开前线时所暗示的那样严重,否则他就不能坐车出去见耶户了。很可能约兰还被人怀疑根本就没有受伤。他现在急急忙忙地出去也只是关心基列拉末的战事罢了。

         出去。以色列和犹大两个王出去迎接另一个王,约兰和亚哈谢是去迎接死亡而耶户来是要登上宝座。如果他们留在城中还有一定优势,有城墙保护他们,或许还有充足的人手可以帮助解决危机。耶户的一队人马从基列拉末到这里来,经过长途跋涉可能已经疲惫不堪,他们很难是耶斯列城内战士的对手。

         迎接耶户。翻译为去见耶户可能会更好。在这里翻译成迎接的希伯来词语来自于词根呼叫,”“去见,它只有在上下文有需要的时候才会翻译为迎接。两个王毫无戒心以朋友的身份出去,他们认为自己要去见的也是朋友。

         耶斯列人拿伯。此时耶户几乎已经到了城内并快要到王宫了。因为约兰仅有时间出到亚哈谋夺拿伯的葡萄园那里。这块地的地契是以血来盖印的。原先是以拿伯的血为记这田归了亚哈,而现在,要以亚哈后人的血来重新签字了(见出20:5节的注释)。降在约兰身上的刑罚完成符合公义的要求。还有什么比约兰死在这块血田里更能偿还亚哈杀害拿伯的罪债呢?

         ◎通常己方的战车队逼近城堡都不是甚么好事,如果不是被敌军追赶,就是叛变。因此正常的处理方式就是要派使者过去了解状况,但两个君王在情况还不确定,就决定自己去迎接耶户了,才导致耶户轻易杀掉两王。

         ◎看来耶户的疯狂驾车技术很有名,所以连哨兵都知道是他。约兰王大概完全没想到耶户会叛变,而且如果是基列城的重要守将耶户来耶斯列报信,恐怕是遭遇大问题,因此出去迎接车队。

 

【王下九22「约兰见耶户就说:“耶户啊,平安吗?”耶户说:“你母亲耶洗别的淫行邪术这样多,焉能平安呢?”」

   〔暂编注解〕“淫行”指耶洗别弃绝耶和华,引进巴力的崇拜。宗教信仰上的背信是淫行,巴力祭祀仪式上更有实质的淫乱。

         「淫行邪术」:指耶洗别敬奉巴力,把异教的恶习和风气引进以色列(参串21)。

         耶户啊,平安吗?。约兰的问题可能被人理解为他对基列情形的关注。毕竟当时那里的一切仍旧处于战争状态之下。

         焉能平安呢?。约兰急切的询问遭到了耶户粗暴的回答。这以色列未来的君王是个战士而不是一个外交家。他的话语粗鲁直率。约兰这时问到前方的战事激起了耶户心中的愤恨,责备的话语如河水般从他口中冲出,这落在王头上的谴责可要比从先知口中说出的严厉多了。

         你母亲的淫行。这里提到的淫行不仅是指属灵方面的偶像崇拜和对神的不忠(代上5:25;耶3:3,8;结16:15-4323:27-30;何2:2-10),它还有字面上的实际意义,因为巴勒斯坦很多的宗教都是生殖崇拜,其崇拜仪式中所包含的都是一些最淫乱放荡的行为(见民25:1,2;林前10:7,8)。

         邪术。巫术,卜卦,算命,求仙问鬼,画符念咒,各种邪行在古代东方国家的宗教里非常普遍(见撒上28:3,7-9;王下1:217:17;王下21:3,6;但2:2;徒16:16)。神的百姓是被禁止与这些行为有任何牵连的(出22:18;利19:26,3120:6,27;申18:10-12;代上10:13;赛8:19)。

 

【王下九23「约兰就转车逃跑,对亚哈谢说:“亚哈谢啊,反了!”」

   〔暂编注解〕“转车”。直译作:转手。

         亚哈谢啊,反了。希伯来的文句很短,就两个词,谋反,亚哈谢约兰没有时间多作解释,他只向他的外甥亚哈谢喊出这句警告的话就策马扬鞭飞奔逃命了。

         「约兰就转车逃跑」:直译是「约兰的手掉转车逃跑」。

         「反了」:「欺诈」、「奸诈」。

 

【王下九24「耶户开满了弓,射中约兰的脊背,箭从心窝穿出,约兰就仆倒在车上。」

   〔暂编注解〕耶户先弑以色列王约兰,将尸体抛在拿伯的田里。这块葡萄园是约兰的父亲亚哈陷害拿伯强夺得来(王上二十一116,19;二十二38),后来亚哈悔悟,神的刑罚乃降到他的儿子约兰身上(王上二十一2729)。

         “脊背”。直译作:在他两臂中间。

         「开满了弓」:即出尽力将弓拉开。

         「脊背」:原作「两臂(或膊头)之间」。

         开满了弓。耶户是个训练有素的战士,他在平时的战斗中经常使用弓箭。这是他渴望射出的一箭应该不会偏离它的目标。

         脊背。即两肩之间。约兰逃跑正好将背部暴露给耶户。箭的力道极大,从背后射入从前心穿出。

         约兰就仆倒。约兰本可光荣地为祖国与敌人战死疆场,但他现在却死于一个自己信任的军官和朋友。数年之前以利亚曾说过:将来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户所杀(王上19:17)。没有人能够逃脱公义之刀剑的惩罚(见申32:43;罗12:19)。古往今来,恶人都不相信耶和华所说的话,但当公义要求审判的时候人们就会相信耶和华对恶人所说的话是要实现了(见第8节的注释)。

         约兰的「脊背」:「他的两肩之间」。

 

【王下九24-25神曾预言亚哈家会被摧毁,现在借着祂的器皿耶户莽撞的作为而得成就。他是有经验的战士,现在故意瞄准以色列王约兰开弓。在此所用的字是弓箭手的专门用语:「开满了弓」(MT;参:亚喀得文 qas%ta mullu^)亦即「用尽他的全力」拉弓(RashiRSV),毕甲是耶户战车上的(另一个较不可能的解释是亚哈谢车上)的第三人(希伯来文s%a{li^s%,指非驾车者,或只是一位军长,但是是王的助手;参:王下七2)。有可能毕甲乃驱驰自己的战车在旁同行32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25「耶户对他的军长毕甲说:“你把他抛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间。你当追想,你我一同坐车跟随他父亚哈的时候,耶和华对亚哈所说的预言,」

   〔暂编注解〕“耶斯列人拿伯”。参看列王纪上二十一章19节的脚注。“预言”。惩罚的宣判。

         他的军长。见王下7:2节的注释。

         把他抛在。耶户现在承担起为拿伯报仇伸冤的责任。他知道亚哈的邪恶和耶洗别的罪行必须要用血来还报。就在这片拿伯为之辛勤劳碌又在此无辜被杀的田里,耶户命令将王的尸首抛在其中。

         一同坐车跟随他父亚哈。耶户和毕甲都是老兵。他们追随亚哈久在军中,亲眼见证过亚哈在战场上的功绩,同样,也看见过他在和平时期的行为。他们可能都亲耳听到过先知以利亚在拿伯死后对亚哈发出的谴责警告以及耶和华对他命运的宣判(王上21:19-24)。至少他们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情。这个对亚哈的宣告在耶户的心中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因为他知道这判决是公正的。现在这两个人再次见证了耶和华判决的执行,约兰被杀了。

         对亚哈所说的预言(直译为:将这重担放在他身上)。即,对亚哈所说的预言,或凶言。在以下章节中比较默示(英文注释原文是“burden”,直译为重担,本节翻译为预言)这个词的用法,赛13:115:117:119:121:122:123:130:6;鸿1:1;亚9:112:1

         「军长」:此字原本是指战车上的第三名队员,这人的职责是持盾保护驾车者和弓箭手。后来泛指拿兵器的人,或在行政事务中作王辅助的人。

         「毕甲」:字义是「刺戳」。

         你我一同「坐」车:「骑乘」,就是「驾驶战车」的意思。

 

【王下九26「说:‘我昨日看见拿伯的血和他众子的血,我必在这块田上报应你。’这是耶和华说的,现在你要照着耶和华的话,把他抛在这田间。”」

   〔暂编注解〕我昨日看见。这是一种作为预言或誓言固定模式的插入语。就像耶和华肯定看到了拿伯的血一样,他也一定会为他申冤报仇的。

         他众子的。这里首次提到拿伯的众子是和他们的父亲一起死的。为了亚哈能够更方便更名正言顺地占有拿伯的葡萄园,有必要将这园子主人的儿子们也一并除掉。因为如果允许他们活着,王要得那产业就会受到质疑。如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耶洗别要杀拿伯并要将他的全家都赶尽杀绝了。这些无辜孩子们的血和他们那同样无辜之父亲的血一起使得亚哈和耶洗别的罪行越发显得凶残暴虐了。

         这块田(直译为:地皮)。这块田是同一个意思。

         9:26 大概是 王上 21:19 的回忆。

 

【王下九27「犹大王亚哈谢见这光景,就从园亭之路逃跑。耶户追赶他说:“把这人也杀在车上。”到了靠近以伯莲的姑珥坡上击伤了他,他逃到米吉多,就死在那里。」

   〔暂编注解〕以伯莲姑珥的坡在耶斯列平原南部。圣经没有说明耶户杀灭亚哈全家时,何以连大卫的后裔亚哈谢也杀了。可能因亚哈谢为亚哈王女儿亚他利雅之子,恐怕母子情深,会为亚哈王报仇。

         「园亭」:原文大概是地名,即书19:21「隐干宁」,位于以伯莲附近,在耶斯列南约十一公里(七英里)。亚哈谢初时向南方逃走,后来由于负伤改道前往米吉多[米吉多位于以伯莲西北约十八公里(十一英里)]。

         犹大王逃跑。亚哈谢在约兰被杀并被弃于拿伯葡萄园里时不可能还无动于衷地傻站着。他好像比约兰更早地逃跑了,因此没有立时被杀。

         姑珥坡上。一个上坡,或一座小山,靠近以伯莲。姑珥这个名字只在这里出现过,它具体的位置不详。以伯莲位于耶斯列西南12.8千米处,在通往撒玛利亚和耶路撒冷的路上。当亚哈谢被追赶时,他第一选择就是逃往耶路撒冷,而这里便是他的必经之路。从耶斯列出来的路首先在伊斯德伦平原蜿蜒,而后就开始升到撒玛利亚的山岭之上。亚哈谢的车辆正是行在这样一种向上的坡路时追赶的人追上将他击伤的。以伯莲现在的名字是Tell Bel `ameh

         逃到米吉多。这里叙述的细节不是很明确,因为根据《历代志》的记载,亚哈谢藏在撒玛利亚,众人将他抓住送到耶户那里,亚哈谢在那里被杀(代下22:9)。其实这两种叙述是可以统一起来的,《列王纪》只提供了一个框架,而《历代志》中的叙述增加了一些细节的描写。事情的顺序可能是这样的:亚哈谢在靠近以伯莲的地方受了伤,就改变了逃跑的路线,他不再向南边的山地逃跑,而转向了通往米吉多的平原。当他到达米吉多后他试图继续向南逃跑,结果在撒玛利亚被人捉住遣送回米吉多,这时耶户也到了这里。亚哈谢在米吉多被执行死刑,而《列王纪》中的叙述遗漏了这些细节。

         ◎以耶户的角度来看,先杀死以色列王毁灭其王朝,比杀死犹大王重要,因此耶户先处理以色列王。后来因为犹大王与以色列王是姻亲,在这种情况下也应该追而杀之,省得犹大王立刻挥军帮约兰王报仇。

         ◎园亭之路、姑珥、以伯莲、米吉多这些地名标示出亚哈谢从耶斯列往南前进。这是回犹大或者是到北国首都撒马利亚的路。照历代志的说法,亚哈谢可能逃到撒马利亚躲藏之后,在逃回犹大的路上被杀。

         亚哈谢「见这光景」:原文仅有「看见」。指的应该是看见以色列王被杀。

         「园亭」:字义是「园子之屋」。

         「以伯莲」:字义是「吞噬人民」。

         「姑珥」:字义是「旅居」。

         「米吉多」:字义是「群众之处」。

         9:27-29  耶户刺杀亚哈谢:犹大王亚哈谢亦难逃耶户的追杀,这是因为亚哈谢是亚哈之外孙,同时耶户亦要提防他日后会替舅父约兰王报仇。

 

【王下27 园亭之路、姑珥、以伯莲、米吉多亚哈谢从耶斯列取南行之路。这是回家(犹大)的方向,但前往北国首都撒玛利亚也是走这条路;他在那里可望得到保护。南行之路沿基利波山的山麓绕过耶斯列谷的东缘。伯哈干(Beth HagganNIV、和合本:「园亭之路」)是这路从山谷出来进入多坍平原,从此前往撒玛利亚山区的地点。以伯莲位于这个平原北端的小丘顶部,距离耶斯列差不多十哩,急于逃命的战车不出半小时就能走到这里,但距离撒玛利亚仍有十五哩。此时决定前往米吉多,战车改道转往西北。米吉多只在十二哩外,同样能为重伤的君王提供庇护,并且沿着耶斯列平原西南缘所走的是平坦大路。

  伯哈干是今日的詹宁(Jenin),曾经在埃及的碎陶咒诅文献中出现,亚马拿文献称之为金纳(Gina)。当地的遗址占地七英亩,出土文物包括铁器时代的陶片。杜得模斯三世年表中曾经提及以伯莲,按照学者的考证是现代的伯珥阿梅废墟。这两个遗址都未进行考古挖掘。──《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27-28亚哈谢之死记录在此,远比一般的结束公式更详细,与以色列王驾崩的长篇叙述相称,显示作者的手法灵活。亚哈谢本想逃去犹大,却被迫转往米吉多。

  Beth Haggan27节;意为「园亭」,和合、NIV 边注:「园亭之路」)可能与耶斯列的王宫花园有关(王上二十一),但大多数的解经家视之为隐干宁(书十九21,二十一29),为现代的 Jenin,位于耶斯列以南十一公里处。上到姑珥的路(「上坡到」,RSV;「上到靠近的山谷」,REB)则是今日靠近 Tannach 通往 Gurra 的路(Aharonip.169)。很有可能耶户杀得性起,超越了他整肃亚哈家的界限,殃及犹大国,因此后来受到咒诅(何一4)。然而后来亚哈谢的被杀却被视为是神公义的审判(十一16;参八182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28「他的臣仆用车将他的尸首送到耶路撒冷,葬在大卫城他自己的坟墓里,与他列祖同葬。」

   〔暂编注解〕到耶路撒冷。耶户准许亚哈谢的尸首被运回王自己的都城耶路撒冷安葬。耶和华的旨意不是要让犹大国和它北方的邻居以色列结盟。约沙法就曾因为支持亚哈攻打便哈达而被先知谴责(代下19:2)。亚哈谢帮助约兰攻打哈薛的行为在神眼中也是看为恶的(代下22:4,5)。为此亚哈谢付上了生命的代价。

         与他列祖。在通常情况下像亚哈谢这样的恶王很可能会不被允许葬在大卫城中列王的坟墓里。尽管他与亚哈家有联系,他能得享这种尊荣,是因为他是好王约沙法的直系后裔,因他们说:他是那尽心寻求耶和华之约沙法的儿子(原文为孙子)’”(代下22:9)。

 

【王下九29「亚哈谢登基,作犹大王的时候,是在亚哈的儿子约兰第十一年。」

   〔暂编注解〕约兰第十一年。这一节经文是关于亚哈谢统治之记述的附笔,而关于他最终的结局记录在前一节中。当记载一个王的历史时,首先的细节便是给出他登基的时间,而亚哈谢的登基时间是以他邻国在位统治者作王的时间来标志的,这一点已经在王上8:25节给出了。但是,8:25节中给出的亚哈谢登基的日子是以色列王约兰作王的第十二年,而本节中给出的是约兰作王第十一年。这两个数字上的差异,假设一下可作此解:这一时期的犹大,因为要与北方的以色列国合作,就采用了以色列的编年计算方法,故此差了一年。8:25节中明显采用的是以色列的方法,在这种计算体系中,王登基时就算是他作王的第一年。因此,约兰十二年,如果按照犹大原先的计算方法就应该是约兰第十一年,在这种计算体系中,王的第一年要求是一整公历年,即,他登基那一年之后的第一年。

 

【王下九29「亚哈谢登基,作犹大王的时候,是在亚哈的儿子约兰第十一年。」

此节经文绝不可能是后来的编者所「修正的日期」,乃是将犹大历与以色列历相对照,显示亚哈谢的统治乃在约兰第十一至十二年之间(参:Ⅵ A 「前言公式」 4.{\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30「耶户到了耶斯列,耶洗别听见就擦粉、梳头,从窗户里往外观看。」

   〔暂编注解〕耶洗别希望象腓尼基女王那样,好好打扮一番才死去。“梳头”即装饰头发。

         「擦粉」:原文作「以锑涂抹她的眼睛」,指眼部的化装。古时中东的女人喜以黑色颜料修饰眼目(见串28)。有学者认为这是当时腓尼基皇后临死时所作的预备。

         耶洗别听见。耶洗别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她听说了两个王的死讯,就是他的儿子和外孙,现在她晓得该轮到自己了。她必须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刻做些准备,但她所做的都是些什么准备啊!

         擦粉。字面上是,往眼睛上打粉。在很早的时期东方的女性就开始用化妆品修饰她们的眉毛和睫毛了(见耶4:30和结23:40)。

         梳头。耶洗别用一个发网(见赛3:18)戴在她的头上,字面上是,她装饰[美化] 她的头。她傲慢大胆,到死也不知悔改。她将自己所有的饰物都戴上,身上穿着最隆重的礼服。无论是在耶户面前还是在神的审判台前,她外表再怎么装饰都于事无补了。在那公义的审判台前所有的人都必须以真实的情形面对。涂脂抹粉不能隐藏心灵深处的腐败,绫罗绸缎也无法掩盖灵魂上斑斑罪迹。耶洗别的腐败堕落是内在的,无论她外表上做多少修饰美化的努力都是没用的。神看人的心灵胜于看他的外表,他更要求人拥有内在的美丽(彼前3:3,4)。回顾自己一生犯罪作恶,耶洗别现在真应该身披麻衣,坐在灰尘之中,痛悔前非。但她傲慢的精神不肯降卑,一副铁石心肠丝毫不为所动。

         往外观看。这个窗户可能是在耶洗别的私人房间内,俯瞰着王宫的庭院。她现在的态度依然专横傲慢,站在窗前以轻蔑的目光看着那马上就要进入王宫的反叛者。

         9:30 耶洗别应该已经知道约兰死亡,耶户叛变。因为耶斯列城还有哨兵可以观察状况。因此耶洗别的举动并非要引诱耶户,而是知道自己将死,要做最后的打扮。

         「擦粉」:用「锑画眼睛当作眼影」。

         「梳头」:「做好头」、「美化头」。

         9:30-37  耶洗别的下场:耶洗别终于得到报应,应验了以利亚的预言(见王上21:23)。

 

【王下30 耶洗别的举动初民使用科尔粉(kohl;成分是方铅矿〔硫化铅〕或辉锑矿〔三硫化锑〕)调油或水作为眼线的化妆品,使其杏形更加显著。美发程序可能包括香水、染料、辫发的使用。耶洗别的目的是使自己不论在形貌、社会,还是政治上都有吸引力。女子凭窗而望是个常见的题材,可见于宁鲁德、撒玛利亚、阿斯兰塔什出土的精美象牙雕刻中(后者的女子头戴埃及的假发)。

  文学中的女子眺望天际,是等待丈夫或儿子从战场归回(见:士五28的注释)。但一般看法都认为象牙雕刻中的女子是妓女,可能和亚施他特的崇拜有关。本节可能是暗指耶洗别所赞助的亚施他特和异邦崇拜的关系(留意耶户在第22节对她的指控)。──《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30 耶斯列的王宫耶斯列的王宫于一九九○年代初叶出土,长方形的宫殿范围占地约十一英亩,绕以夹壁围墙,四角有城楼,并建有六室城门、护城壕、土制护堤。护壕是从岩石凿出,平均宽度三十呎,在好几处地方深度几达二十呎。巴勒斯坦的护城河都是无水的(称为护城干壕),用意大概是防止敌军在城墙之下开凿隧道。耶斯列距离撒玛利亚约有二十三哩。──《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30-31用锑(希伯来文 pu^k[;阿拉伯文为 qhl)来画眼(和合译作「擦粉」),乃为了加深眼圈轮廓,使之看来有放大的果效。她此举未必是要卖弄风情,她的问话:「平安么?」也可能并非是讽刺性的,而是真诚的问话(见:上述17-22节)。她的话可能带有想达成某种协议的目的。若果如此,则她所提及的心利便不是那位短命的篡位者(王上十六18-20),否则那将是最不明智的问题。她的要求正是如此,可能带有「英雄」(乌加列文为 d[mr)之双关语。从窗户里往外观看不一定表示她如妓女般无耻的样子,那是出土于撒玛利亚及宁录的象牙上所雕刻的庙妓的情景,可能不是此处的意义。──《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31「耶户进门的时候,耶洗别说:“杀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吗?”」

   〔暂编注解〕耶洗别用讥讽的话称呼耶户为“心利”;心利约在四十五年前消灭巴沙的全家,但他自己也在一个星期后遭害而死(王上一六11,18)。

         耶洗别称耶户为心利,因为两者都是弑君篡位的臣仆。(见串29)。耶洗别这番话可能有咒诅耶户的含意,因心利弑君后七日便死去。全句或译作「杀主的心利还会有平安么?」。

         杀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吗?(直译为:心利杀了主人,他有平安吗?)。字面上是,平安吗,心利,杀主人的凶手?心利曾灭绝了巴沙的全家(王上16:8-13),但他只作了七天的统治者。那日子过去之后心利在与后一位王的竞争中灭亡了,在他并没有平安。这句话就其意思来说,是耶洗别用其指出心利那次失败的反叛尝试,似乎是在警告耶户。然而,字面上的翻译却传递出另外一种不同的意思。她将耶户叫作心利,好像是在嘲骂地说,平安吗,你这个心利,杀你主人的凶手?

         「杀主人的心利」: 王上 16:9-14 记载心利背叛以拉后,七日就被暗利击败自焚而死。称呼耶户是心利,就是咒诅耶户王朝也不会长久。

 

【王下31 称耶户为「心利」亚哈和耶洗别是暗利王朝的一份子,这王朝是从篡位者心利手上夺取大权(见:王上十六)。耶洗别提及这事件的意思,是警告耶户他未必能够稳握政权,可能也会被人推翻。「平安么?」不但表示愿意谈判,更质问他是否相信毁灭亚哈一家能够为国家、为他自己带来平安。他可以采取的另一条策略是与她联盟,因为政权接替具有连续性对他有益。她化妆之目的若是为使自己迷人,她可能是提出耶户可以接收先王的禁宫,以建立自己政权的合法性(有关这惯例的讨论,见:撒下三7的注释)。西拿基立年表形容禁宫被他人所夺是失位的表示。──《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32「耶户抬头向窗户观看,说:“谁顺从我?”有两三个太监从窗户往外看他。」

   〔暂编注解〕谁顺从我?。希伯来原文更加简洁更切中要害,mi 'itti mi谁和我同在,谁?这个表达,以其简洁和直率,显示了耶户的性格特点。他冲进内院,听见耶洗别嘲讽和不屑的问候,他希望尽早结束这一切的事,他甚至等不到自己进去把这个邪恶的妇人抓住了。

         太监。耶洗别好像是那种特别招人恨的女人,甚至这些与她联系最密切的人都很讨厌她。楼上的太监此先早已习惯于在耶洗别面前卑躬屈膝,随时准备满足她各样任性的要求。但很明显他们心里对她毫无尊重可言,更别提爱戴了。这些侍从很可能非常鄙视她,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利益勉强表面上对她效忠罢了。但只要机会来了,他们时刻准备推翻这个独裁者。他们可能很欢迎一种政局的改变。至少他们也希望获得自己新主人的好感。

 

【王下九32「耶户抬头向窗户观看,说:“谁顺从我?”有两三个太监从窗户往外看他。」

希伯来文的「谁是与我一起的,谁?」可以解释其意为「你是谁?下来与我一起」(希腊文)或「谁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他呼求帮助,有几个「官员」(参:王上二十二9,现中;希伯来文 sa{ri^s)响应,「富贵」不一定是指作宫帏侍从的太监(和合与英文译本)。──《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32 太监太监是受托照顾监管君王禁宫的官员。他们身为阉人,不会对禁宫中的女子构成威胁,也不会与这些女子生下被误认为王裔的子女。值得提出的一点是,本节的希伯来用语所指的并不限于太监,部分学者相信这字连行政官员也包括在内。然而按照本节的背景,禁宫的管理人作为太后的随从是最合理的看法。──《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33「耶户说:“把她扔下来!”他们就把她扔下来。她的血溅在墙上和马上,于是把她践踏了。」

   〔暂编注解〕「于是把她践踏了」:大概是指耶洗别的尸首被马践踏,以致她的血也溅在马匹上。

         把她扔下来。这个盛气凌人、作威作福的独裁女人马上就要面临她的灭亡了。她的死是公义的要求是神的判决。这对她的专横和傲慢是一个合适的结局。以暴力和腐败为根基的宝座决不会长久。

         把她践踏了。耶洗别处于临终的痛苦之中耶户仍表示了对她彻底的蔑视。那被人从窗户毫不留情扔下来的耶洗别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复仇者的车马从她身上踏过碾过,虽出身宫廷但她卑贱污秽的血却溅在宫墙和马蹄上。耶洗别死的时候不像一个王太后,她自轻自贱终于在悲惨耻辱中离开人世。她恨恶公义,现在她的国家也仇恨她。她蔑视神,如今却遭到世界无情的唾弃。

         我们对耶洗别行为的恨恶不应使我们赞同耶户以如此残酷野蛮的方式对待她,即使是默许也不行。耶户如此做,唯一能找到的为他辩护的理由就是,他生活在一个野蛮强暴的世代。强暴产生强暴。

 

【王下九34「耶户进去,吃了喝了,吩咐说:“你们把这被咒诅的妇人葬埋了,因为她是王的女儿。”」

   〔暂编注解〕吃了喝了。这曾经是亚哈的宫殿不再属于他的子孙了,因为现在耶户成了国王。耶户将耶洗别血肉模糊的尸体弃置在外面的庭院里,自己进了餐厅。

         这被咒诅的妇人。耶户是在提醒人们这个女人是被神咒诅的(王上21:23)。

         王的女儿。尽管耶户是一个坚强的战士,但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丝同情以及对死者皇族身份的尊重。她是西顿王兼祭司谒巴力的女儿(王上16:31),但她却遭此横死。耶户现在希望让她得到一个正当的安葬,至少可以符合她从前的公主身份。

         「把」这被咒诅的妇人:「照顾」、「处理」。

         3437 作为一个公主(王上一六31),耶洗别理应被好好安葬,但由于耶户欢宴而把事情拖延,所以她的尸首被野狗吃掉,应验列王纪上二十一章23节的预言。

 

【王下九35「他们就去葬埋她,只寻得她的头骨和脚,并手掌。」

   〔暂编注解〕耶洗别的尸身不全,可能是因为耶户并没有立时收殓尸体,等他吃喝完了,大部分的尸体已被野狗吃掉。

         只寻得头骨。耶斯列野狗的肚腹成了耶洗别活的坟墓。她的尸体被城中半疯的群狗吞食。以利亚的预言实现了(王上21:23),公义得到了满足,拿伯无辜受死之冤也得以昭雪了。

 

【王下九36「他们回去告诉耶户,耶户说:“这正应验耶和华藉他仆人提斯比人以利亚所说的话,说:‘在耶斯列田间,狗必吃耶洗别的肉;」

   〔暂编注解〕先知以利亚许多年前就已预言耶洗别的结局。神藉先知说的话,耶洗别一生置若罔闻,现在完全应验。

         耶和华……的话。王上21:23节是一个简写,而这里好像是那个预言的详细形式。

         9:36 应验了 王上 21:23 中以利亚的预言,当然该处对以利亚的预言应该只是节录重点。

         ◎由圣经记载的内容看起来,耶户熟知以利亚的预言,也刻意照着以利亚的预言去进行,算是热心实现神的话。神也积极实现他的预言,因为一具尸体颇为庞大,能够很快的时间内被吃完,也相当不容易。

 

【王下36 被狗所吃亚述(特别是亚述王亚述巴尼帕)有把尸首丢在街上让狗(以及猪、豺、鸟)吞吃的习惯。在一个案例中,尸首更被砍碎喂狗。条约咒诅也包括如此向叛徒宣告厄运。这种暴行的用意,是保证尸体不可能得到安葬,使这人的灵魂四处飘泊,不能在来生享受安息。亚喀得文献《马珥库》(Malqu)咒语集大概记载了最值得注意的例子,一个行邪术(22节)女子所受的咒诅是被狗撕碎。进一步资料可参看:列王纪上十六4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九36-37耶户显然在三思后决定埋葬她,因为当时的人相信未葬之尸及不受尊重的回忆乃为凶兆,是极大的侮辱。我们无法确定此时的耽延是否因为他要与当地的人开会(吃了喝了34节)以致延迟(Gray)。──《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九37「耶洗别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间如同粪土,甚至人不能说,这是耶洗别。’”」

   〔暂编注解〕耶洗别大势已去,仍图作困兽斗。她打扮一番,涂上黑眼盖,然后坐到窗户前,象埃及女王接见臣民一样,向耶户招呼,出言讽刺也带威胁,称他做“杀主人的心利”,问他是否平安。四十五年前,心利弑以拉(王上十六9),杀了他父亲巴沙全家(王上十六11),但在位只有七天。耶洗别此问等于警告耶户,当心会象心利一样凶终隙末。

         人不能说。这里可能有两层含义:一是说通过那残缺的尸体不能辨认这是不是耶洗别;第二层意思是,埋葬耶洗别后没有留下墓碑。如果这节经文的意思是后者,那她的尸骨就永远从这地面上消失了,后来世代的人也无法指着她的坟墓说,看,这就是那个曾经骄横跋扈的王后耶洗别埋葬的地方。她死后唯一留下的就是关于她罪行的记忆。

         耶洗别令人恐怖的结局告诉我们世人所拥有尊荣与权势的无常和虚空。所有这些都是尘土并要归于尘土。她的厄运要使所有伏在罪下的仆役听神的信息:那行不义盖房的有祸了(耶22:13)。

         耶洗别成了那些神教会中之儿女堕落犯罪、玷污自己的前车之鉴,有神圣的警告说必有刑罚临到他们(启2:20-23)。

 

【思想问题(第九章)】

 1 为什么耶和华膏立耶户为以色列王,而不立其他人?从本章看来,君王的权柄是怎样建立的?参罗13:1-7

 2 耶和华是慈爱和公义的,但祂遣耶户弑君篡位,这行动和祂的属性是否有冲突?亚哈的儿子约兰和外孙亚哈谢是无辜被殃及(8), 还是罪有应得,参3:2-3, 13-14; 8:25-27。这对你明白旧约中耶和华所施行和命令的杀戮,有什么帮助?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等《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