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章拾穗

 

【王下十1「亚哈有七十个儿子在撒玛利亚。耶户写信送到撒玛利亚,通知耶斯列的首领,就是长老和教养亚哈众子的人说:」

   〔暂编注解〕撒玛利亚城防御坚固,如同一个城邦,是暗利王朝的权力中心,完全在王室的控制下。耶户此时在耶斯列,虽已消灭了约兰王和耶洗别,但如何取得撒玛利亚,尽歼王朝遗裔和余党,仍是十分刺手的问题。

         耶户用书信通知撒玛利亚的领袖(此处的“耶斯列”有些古译本作“城中”,因耶户是在耶斯列写信,后来七十个王族的首级也是送到耶斯列城,故这些首领应在撒城。)包括三种人:1,控制撒城的官(“首领”),这些都是由王任命的,包括军队统领;2,长老,百姓的代表,有如元老院的元老;还有3,教育王家年轻一代的太傅们。信中要他们选出继位的王。

         “七十个儿子”:2节说这是约兰(“你们主人”、“坐他父亲的位”)的众子。“儿子”应指亚哈王室所有的后人,包括亚哈的孙子和曾孙。“七十”有“许多”的意思。

         「耶斯列」:有古卷作「撒玛利亚」。

         「就是」:有古卷作「和」。

         七十个儿子。尽管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在多妻制流行的国家它却并非是件不可能的事。不过,这里用的儿子这个词语在希伯来文中普遍的意思是后裔。亚哈已经去世十二年了,他的后裔应该很多。

         耶户写信。耶户有勇有谋。他在自己所处的情形中发现不仅要使用武力还要使用谋略。此时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与他同在耶斯列,而军队的主力都在基列拉末驻防。谁也不知道如果耶户他自己下到亚哈家后裔聚集的首都撒玛利亚结果会是怎样。这些人再加上他们的支持者有足够的力量胜过耶户和他那一小群侍卫随从。所以耶户在亲自去撒玛利亚之前要先探探都城里那些作领袖之人的口风如何。本节中的耶斯列英文LXX版作撒玛利亚。从这节经文的意思来看也应该作撒玛利亚。耶户此时已在耶斯列了,所以他没有必要再送信给本城的首领。当然,还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耶斯列的官长们此时因为某项差事人在撒玛利亚,所以耶户信中的称呼也包括了他们。既然耶斯列也是一座国王居住的城,那它城内的首领、长老也就理所当然地列在那些被召聚来立新王的人之中了。

         教养亚哈众子的人。希伯来文ha'omenim,养父。这个词还出现在民11:12节和赛49:23节,翻译为养育之父,养父。这些人是以色列国中的贵族,他们要做皇室子弟的监护人,留意照看他们,使其获得合适良好的训练,还要为被监护者的行为负责。

         「儿子」:原文是「儿子」、「后裔」。此处应该是指皇族而言。这些皇族应该都委托其他的领袖教养。

         写「信」:原文是复数型态,表示写了「一批信函」。

         「耶斯列的首领,就是长老和教养亚哈众子的人」:原文是「耶斯列的首领、长老与教养亚哈众子的人」,可能亚哈家与耶斯列地区有特殊的关系,所以这些皇族都委托耶斯列的官员教养。当然,也有人认为「耶斯列」是「以色列」的笔误。而由上下文看起来,笔误是比较可能的。

         111 为了巩固王位,耶户先要求众首领和教养亚哈七十个儿子的人,推举一个人坐在王位上。他们明智地拒绝了,并且接受耶户的条件,其中包括把亚哈众子的首级送到耶户那里。耶户向百姓保证,他们都是无辜的(9节);杀害亚哈众子,只是应验以利亚的预言而已(王上一九17)。

         1-11  耶户首先要对付的,是住在首都的国家领袖和亚哈的七十个子孙(和合本作「儿子」)。这些领袖接到耶户所发出的挑战书,便立刻臣服耶户,照他的吩咐把亚哈的子孙杀了。

         10:1-17  耶户灭尽亚哈的后裔:耶户除了在耶斯列除掉以色列王及母后之外,仍须征服首都撒玛利亚,并杀尽王室的人。

 

【王下十1-2的格式乃按照标准形式,有收信人,由「他说」引进简短信息,因为信通常是由文士书写,由受信人或对着受信人朗读。此信可能有不只一份抄本,以便送给同一城市中不同的受信人。坚固城在此可能是指撒玛利亚城(大部分希伯来文抄本为单数;参:NEB 的「众城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2「“你们那里既有你们主人的众子和车马、器械、坚固城,」

   〔暂编注解〕车马。耶户向那些在撒玛利亚按照常理会支持约兰的儿子和亚哈家的贵族首领们下了一份战书。既然他们兵马武器装备精良,又有坚固的城池保护,如果他们要支持亚哈家,那就接受这项挑战吧。耶户威名远播,身为军中最勇敢最有能力的将帅,控制着国中最精锐的部队。如果他们要和他作战,那就来吧。

         「坚固城」:「有堡垒的城市」,原文是单数型态,指的应该是「撒马利亚」。

         10:2-3 耶户的意思是鼓励那些拥有「名分与资源」的人挺身对抗耶户,当然,言下之意也表示自己有自信可以面对各样的挑战。事实上撒马利亚易守难攻,耶户如果真的要用军力攻击,还颇有困难,不过他用恐吓的方式,就直接取得了撒马利亚与整个以色列的控制权。

 

【王下十3「接了这信,就可以在你们主人的众子中,选择一个贤能合宜的,使他坐他父亲的位,你们也可以为你们主人的家争战。”」

   〔暂编注解〕耶户的策略是软硬兼施,城中首领若选不出贤能继位,又不能接纳他为王,则不妨一战。

         选择一个贤能合宜的。这无疑是撒玛利亚城中那些首领们正要做的事。既然约兰死了,这些贵族作为王子们的监护者自然要选立一个人接替王位。耶户想告诉他们的是,他已预料到这种情况并早已为其作好准备。

 

【王下十3-5这个挑战绝非虚张声势,因信中要他们选择、提名、公开支持一位与耶户对立的人选。他们已经知道耶户的所作所为,「家宰」亦即宫廷总管(当代),相当于总理(见:王上四6)及其他所有王室任命的官员立刻回信称臣(「我们是你的仆人」,参:书九8),并声明「我们不立谁作王」。──《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4「他们却甚惧怕,彼此说:“二王在他面前尚且站立不住,我们怎能站得住呢?”」

   〔暂编注解〕甚惧怕。这就是耶户想要达到的效果,也是他写那封信的原因。耶户不想诉诸武力,他也不想劝说他们放弃抵抗。他只想让他们心里恐惧,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们怎能站得住呢?。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既然连以色列和犹大的王在耶户的勇力面前都要仆倒,那些贵族如何抵抗他呢?耶户晓得这些人的本质,料定他们不敢与自己分庭抗礼。也许是奢华与贪婪(见赛28:1-7;何7:1-6;摩6:4-6;弥2:27:2-6)早已将他们的斗志消磨净尽。勇敢大能的战士除了使用刀剑还使用他们的智能。

 

【王下十5「家宰、邑宰和长老,并教养众子的人,打发人去见耶户,说:“我们是你的仆人,凡你所吩咐我们的都必遵行,我们不立谁作王,你看怎样好就怎样行。”」

   〔吕振中译〕管家的和市长跟长老们和养育王子的、就打发人去见耶户,说:『我们是你的仆人;凡你所吩咐我们的、我们都要遵行。我们不立甚么人做王;你看怎么好、就怎么行好啦。』

   〔暂编注解〕“家宰”为宫廷的行政官,权同首相(看王上四6注),“邑宰”是撒城军事指挥官。

         「家宰」:是管理王官的行政宫员。

         「邑宰」:即城里的首领。

         「家宰」:指「管理亚哈家庭的人」。

         「邑宰」:指「管理城池的人」。

         「长老」:指「民事与宗教的领袖」。

 

【王下十6「耶户又给他们写信说:“你们若归顺我,听从我的话,明日这时候,要将你们主人众子的首级带到耶斯列来见我。”那时王的儿子七十人,都住在教养他们那城中的尊贵人家里。」

   〔暂编注解〕你们若归顺我。如果这些人要归顺耶户,他们被要求的不仅是口头上的效忠,还有实际的行动。

         明日这时候。耶户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那些表示要归顺的人有二十四个小时来执行他的命令。撒玛利亚距离耶斯列33.8千米,二十四个小时足够把他的信传个来回,还有时间处死那些年轻人并将他们的首级送回耶斯列。

         王的儿子。这是指皇家的后裔。一些是约兰的儿子,另外一些是他的侄子外甥,总之都是有权利继承王位的人。

         「首级」:此字有点仿真两可,原文是复数型态,指的可以是「领袖」或「头颅」。这些贵冑选择解释为「头颅」。

 

【王下十6「耶户又给他们写信说:“你们若归顺我,听从我的话,明日这时候,要将你们主人众子的首级带到耶斯列来见我。”那时王的儿子七十人,都住在教养他们那城中的尊贵人家里。」

第二封信可能故意写得笼统含糊,因为首级MT ra{~s%e^)亦可作「首领」解。许多版本省略希伯来文(「你们主人众子」……NEBRSVNIV),否则将清楚无疑,一如结果那些首级真的被送来(8节)时一样的清楚。──《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7「信一到,他们就把王的七十个儿子杀了,将首级装在筐里,送到在耶斯列的耶户那里。」

   〔暂编注解〕将首级装在。斩首在东方并不少见。王子们的头颅容易辨认也方便运输。如此他们就可向耶户证明他的命令已经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并且证明他们再无二心。

         「筐」里:「锅子」、「水壸」。

         10:7 亚哈的众子被杀,应验了 王上 21:21 的预言。

 

【王下十7「信一到,他们就把王的七十个儿子杀了,将首级装在筐里,送到在耶斯列的耶户那里。」

执行这个恐怖令的是城中的尊贵人(或作「名人」,6节),包括教养众子的人(「监护人」,现中)。以利亚预言亚哈家所有的男丁都会被除灭,他的预言在此得到应验(王上二十一2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8「有使者来告诉耶户说:“他们将王众子的首级送来了。”耶户说:“将首级在城门口堆作两堆,搁到明日。”」

   〔暂编注解〕把王室众子的首级堆放城门口示众,既有儆诫作用,也可以要全民归顺新王。这种手法相当残酷,可能取法亚述人。亚述王象撒缦以色等人喜欢把人头堆在城门口,以警告反抗者杀无赦。

         耶户以亚哈子孙的首级示众,是要威吓群众,以防叛变。

         城门口。东方国家甚至在如今还经常将那些被斩下的首级公开示众。亚述的雕刻常显示在城门口堆积起来的头颅。这种行为的目的很显然是要震慑那些仍存抵抗之心的人。

 

【王下十8「有使者来告诉耶户说:“他们将王众子的首级送来了。”耶户说:“将首级在城门口堆作两堆,搁到明日。”」

古代中东各地均有一风俗,便是将被掳叛徒的首级「堆积」(REB)在城门口示众,以公开吓阻叛乱33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9「次日早晨,耶户出来,站着对众民说:“你们都是公义的,我背叛我主人,将他杀了,这些人却是谁杀的呢?」

   〔暂编注解〕“我主人”。以色列的约兰王。

         「公义」:或作「无罪」,指众民没有背叛君主;或作「公正」,指他们能验明谁要对这些血腥行为负责。耶户的意思:亚哈家的灭亡是出自神的审判,并非其他人的错。

         你们都是公义的。耶斯列的人都没有参与屠杀亚哈子孙的事,耶户也是这样公开向他们宣明的。他很坦率地承认他背叛自己的主人、以色列的王并把他杀了。但他同时也想说明,目前他并不是独自行事的,自己不过开了个头,现在很多人都参与了进来。他仍在耶斯列而撒玛利亚的首领们就将皇家后裔全都处死了;他们都参与进来和他一起将全国从亚哈家手中夺去。

         「公义的」:意思是「无罪的」、「合法的」。

         ◎有许多学者认为 10:9 的「这些人却是谁杀的呢」,除了强调神的旨意实现之外,也要求无罪的群众定罪那些杀害亚哈后裔的人,于是耶户可以执行 10:11 的杀戮行为。此时收养亚哈后裔的贵冑应该都到了耶斯列,正好可以被一网打尽。也有人认为这仅仅是强调「神命定亚哈家的男丁将会灭亡」。

         910耶户公开承认国王乃他所杀,与百姓无关;国王和众子的被杀是咎由自取,因旧朝作恶太多,耶和华神的先知以利亚早已预言其灭亡。

 

【王下十9耶户在一个正式的集会中(「站在民众面前」,NIV),一方面要减轻民众为此残杀而有的自责(「你们都是无罪的」,新译,希伯来文「公义」),因为这是神所命定的,另一方面将判断他的作为是否正确的责任放在他们手中(「你们是公平的审判官,若我背叛我主人,将他杀了,这些人却是谁杀的呢?」NEB),因此他们已被牵连,卷入其中。──《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10「由此可知,耶和华指着亚哈家所说的话,一句没有落空,因为耶和华藉他仆人以利亚所说的话都成就了。”」

   〔暂编注解〕耶和华的话。耶和华通过先知以利亚早已预言亚哈和他全家的彻底败亡(王上21:19,21,29)。耶户以神旨意的执行者自居。当然他的确也是。但《圣经》的记载还显示出他的自私、冲动和残酷无情。他作为上天的器皿执行了一件特殊的使命,这个事实不能掩盖他生命中其它的罪行。耶户因为执行了神除灭亚哈全家的旨意而受到了耶和华神圣的评价(王下10:30)。

         「耶和华指着亚哈家所说的话」:指的应该是王下 9:25-26,36-37 所记载一类的预言。

         「密友」:「熟识」,此字在亚喀得和乌加列文献中,用来指「受宫廷供养的人」。

         ◎神让耶户顺利的取得王位,并消灭所有的亚哈王朝势力。虽说篡位者杀灭所有前朝的继承人与重要官员是常见的事,但耶户向众人表明这是神的作为,不单只是他篡位的手段。

 

【王下十10-11这绝非编者多此一举,乃强调耶户所行是神所命定及多次预言的应验(参:王上二十一20-2429;王下九7-10)。没有留下一个(参:14节;申三3;民二十一35;伯十八19)。耶户同时也残杀亚哈家以外的人,包括尊贵人及大臣(g#do{la{w,「贵族」),越过神所预告的种类。若将此字读成「亲人」(go^~@la{wBurneyGray)则必须更改「尊贵人」(参:6节,g#do^la{w)一字。王的密友(m#yuda{`i^m)都被包括在内,可能显示撒玛利亚及迦南(亚喀得文 mudu^ 宫廷事务有相似之处33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11「凡亚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耶户尽都杀了,没有留下一个。」

   〔暂编注解〕耶户所为已超出亚哈家族范围。他为了巩固自己政治地位,尽歼异己。

         「大臣」:有古译本作「亲属」(参王上16:11)。

         剩下的人……都杀了。事情没有过去反倒开始了新一轮的屠杀。耶户现在感觉自己的位置稳固了就开始毁灭一切与亚哈家有关的人,无论远近都杀了。

         他的大臣。宫廷里所有的高级官员,全国一切最有权势最有影响的前朝重臣。

         密友(直译为:他的亲戚)。应该是指王的朋友或熟人。

 

【王下十12「耶户起身往撒玛利亚去。在路上、牧人剪羊毛之处,」

   〔暂编注解〕“牧人剪羊毛之处”。更可作:伯厄可得(Beth-eked)。在撒玛利亚东北面约十六英里(26公里)。

         「牧人剪羊毛之处」:原为地名,位于耶斯列与撒玛利亚之间,大概靠近以伯莲(参王下9:27)。

         剪羊毛之处。希伯来文beth-`eqed haro`im牧羊人捆扎的房子。” Beth-`eqed音译过来比较合适的名字是-伊克(Beth-eked,而它后面的词翻译为牧羊人的(见英文RSV版)。这个地方可能是优西比乌和耶罗米的伯-阿卡得(Beth-akad),也就是现在en-GannimJen?n)东北方向的Beit Qad。这可能是一个临近的牧羊人经常见面的地方。

         12-14  耶户续杀亚哈谢的兄弟:耶户接着前往首都撒玛利亚,途中遇见亚哈谢的兄第,把他们全部杀了。这是因为亚哈谢亦属亚哈家的人(见王下8:26-27)。

 

【王下十12牧人剪羊毛之处乃一专有名词(LXX,参:耶四十一7),有解经家认为这是距Jenin 东北五公里处的 Beit QadREB 将之译为「牧羊人栖身处」,他尔根则译为「聚会之屋」(阿拉伯文为 `akad)。──《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13「遇见犹大王亚哈谢的弟兄,问他们说:“你们是谁?”回答说:“我们是亚哈谢的弟兄,现在下去,要问王和太后的众子安。”」

   〔暂编注解〕“亚哈谢的弟兄”应作“亚哈谢的亲戚”,因亚哈谢是在非利士人侵掠犹大地时,约兰王唯一幸存的小儿子(参代下二十一17)。亚哈谢是亚哈王的外孙(八1718,26),他的这批亲戚可能在8节所记撒玛利亚城大杀戮前离开犹大,现在正在去耶斯列的路上,还不知道国王和王后已被杀,适遇耶户从耶斯列去撒玛利亚,悉遭杀害。

         亚哈谢的弟兄。他们实际不是王的兄弟,因为那些人在亚哈谢登基前就被阿拉伯人杀了(代下21:1722:1),代下22:8节说得更明白一些,他们是亚哈谢兄弟的儿子。

         下去要问……安。这些人坦率的回答表明他们对于耶斯列和撒玛利亚所发生的事都还一无所知。同时也表现出耶户对亚哈家所采取行动的迅速。这一时期以色列和犹大两个皇族之间的关系似乎十分密切,因此才有了这种往来的问候。他们可能听说了约兰已大大康复,这些人在犹大皇族中作为约兰的亲戚按照礼节前来问候他。

         亚哈谢的「弟兄」:「兄弟」、「亲戚」。 代下 21:17 记载亚哈谢的哥哥们都已经被杀,因此此处指的如果不是亚哈谢的弟弟,就是亚哈谢的亲戚。这些人都算是亚哈的姻亲。

         ◎这些人大概因为之前都在路上,所以完全不知道耶户叛变的消息,导致毫无防备。耶户反正已经杀了犹大王,干脆再杀这些王室宗亲,以阻止犹大王朝来报复。也有学者认为耶户可能也想趁机消灭犹大国,但是后来亚述王来袭,让这个计划失败。

 

【王下十14「耶户吩咐说:“活捉他们!”跟从的人就活捉了他们,将他们杀在剪羊毛之处的坑边,共四十二人,没有留下一个。」

   〔暂编注解〕活捉他们。我们不知道耶户为什么在杀这些人之前要先命令活捉他们。也许是他们在知道了耶户背叛并杀了以色列的皇族后试图进行抵抗,结果被捉住处死。这些犹大的贵胄通过亚哈谢的母亲亚她利雅也与以色列皇族存在联系,因为亚她利雅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因此这些人也包含在亚哈的后裔之中,就是以利亚预言要将其剪除的人(王上21:21)。

         「坑」:「井」、「水池」。

         ◎耶户能够活捉42个犹大王族,显示他有相当数量的军队。

 

【王下十15「耶户从那里前行,恰遇利甲的儿子约拿达来迎接他,耶户问他安,对他说:“你诚心待我,像我诚心待你吗?”约拿达回答说:“是。”耶户说:“若是这样,你向我伸手”,他就伸手,耶户拉他上车,」

   〔暂编注解〕“利甲的儿子约拿达”:利甲是个敬虔的家族,以游牧为主,《代上》二55提到此名,当属摩西岳父的基尼族,随以色列人入了迦南。从《耶利米书》三十五章所记,可知约拿达是北国以色列人中一个力守正道的领袖,团体中人不喝酒、不盖房屋、不撒种,也不栽种葡萄园,坚决反对敬拜巴力和一切农业社会的习俗,终年住在帐篷里。二百多年后,在犹大王约雅敬的时候,约拿达的后代仍谨守不逾。

         耶户邀约拿达同行,当在取得他的支持,来歼灭拜巴力的人。“向我伸手”是伸手击掌,握住对方的手,以示支持。

         “约拿达”。游牧以色列人中一个严谨教派的创始人,他抗拒受到迦南人令人堕落的影响(比较耶三五111)。他陪伴耶户到撒玛利亚,并参与除灭拜巴力者的行动。

         「约拿达」:属于一群向往旷野苦修生活的敬虔人士,以生活方式上的禁戒来抗议当时迦南地的世俗风气(参串10)。

         「诚心待我」:或作「与我同心」。

         「伸手」:可能是彼此接纳与同心的表示。这词句于原文可译作「应许」(拉10:19)或「投降」。(耶50:15; 5:6; 17:18

         约拿达。耶户离开伯-伊克后遇到了约拿达,约拿达好像是专程来见他的。约拿达是利甲的儿子,耶35:6-10节曾提到他吩咐他的子孙永不可喝酒,也不可盖房、撒种、栽种葡萄园,但要住在帐篷里。利甲是基尼人(代上2:55),这是巴勒斯坦一个古老的民族(创15:19),摩西米甸的岳父就是基尼人(士1:16),同样,士师时代居住在加利利的希百也是一个基尼人(士4:11,17)。当以色列人进入巴勒斯坦时基尼人定居在犹大的旷野(士1:16)。扫罗的时候他们住在亚玛力人中间,扫罗因基尼人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曾恩待过他们而没有将其与亚玛力人一起灭绝(撒上15:6)。利甲人一直过着游牧的生活,其习惯很像那些阿拉伯人。他们的首领约拿达好像非常同情耶户并想用自己的力量支持这个新的政权。

         你诚心……吗?。耶户的意思是,你诚心待我像我诚心待你一样吗?很明显耶户对约拿达心存善意并想得到他的友谊和帮助。这位严肃的首领很可能早就对以色列王廷的邪恶行径大为不满了,现在他很乐意地伸出友谊之手给新王以支持。

         你向我伸手。关于伸手表示忠诚的重要性见结17:18节。代上29:24节中那个翻译为顺服的短语从字面上来说应该翻译为他们伸手。

         上车。这是一种特别恩待和尊重的标志。耶户很高兴能得到这个严守例律、大有影响和势力之人的帮助,约拿达在当时的以色列必定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利甲」:字义是「骑师」。这个种族是一个游牧团体或是居无定所的工匠行会,是基尼人的后裔 代上 2:55 。与以色列的先祖有深厚的情谊( 15:19 ; 1:16  5:24  撒上 15:6  30:29 )

         「约拿达」:字义是「耶和华是热心的」。 35:1-11 记载此人要求后裔要禁酒并维持游牧生活。

         「诚心」:字义是「正直的心」。

         「伸手」:等同于「握手」,这个举动对当时的人而言是表示平等的双方达成协议的意思。

         ◎由经文中不知道约拿达到底具有怎样的角色与地位,但是由耶户以平等之礼对待他,可知约拿达应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获得约拿达支持之后,耶户就进行斩草除根的动作,杀掉所有的亚哈家余孽。

         15-17耶户向最严谨保守的宗教派系招手,要证明自己清白,获得各阶层的支持。

 

【王下十15利甲人源自基尼人(代上二55;参:士四11-12),通常被视为是恢复游牧民族应有的纯朴沙漠生活方式,比后来的城市居民更能坚守跟随耶和华。他们禁酒。约拿达因为带领这个保守运动而著名(耶三十五614-16)。有些解经家相信利甲人乃制造铁器维生者333。约瑟夫(《犹太古史》Ⅸ.6.6)主张约拿达乃耶户的老朋友,因此巴力祭司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他们的交往而引起惊慌。──《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16「耶户说:“你和我同去,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于是请他坐在车上,」

   〔暂编注解〕看我……怎样热心。一个真诚将心献给耶和华的人是不用表现太多外在之热情的。耶户所表现出来的热心似乎染上了急切为自己牟利的意味。

 

【王下十16「耶户说:“你和我同去,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于是请他坐在车上,」

耶户现在有了助手,可以显示他用行动表示为耶和华……热心,一如以利亚一样(王上十九1014)。这并非狂热(Grayp.560),乃是过分热中于要完成神赐的使命。他请他坐在车上RSVNIV 为单数;MT 则作「他们请他坐在车上」),公开地相互交往。──《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17「到了撒玛利亚,就把撒玛利亚的亚哈家剩下的人都杀了,直到灭尽,正如耶和华对以利亚所说的。」

   〔暂编注解〕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耶户所做的正是耶和华曾预言过的(王上21:21,22)。但他要努力灭尽一切潜在的对手明显已经超出了神要求他做的,因为后来耶和华宣告说我必讨耶户家在耶斯列杀人流血的罪(何1:4)。

 

【王下十18「耶户招聚众民,对他们说:“亚哈侍奉巴力还冷淡,耶户却更热心。」

   〔暂编注解〕耶户声言亚哈事奉巴力不够热切,可能是相对的说法,藉以强调自己的热心;但亦可能是事实,亚哈大概只是为了耶洗别的缘故才敬奉巴力。

         众民。这里表明,尽管经过了以利亚和以利沙的改革,但对于巴力的崇拜依然在全国拥有很强的势力,因为人民对于聚集参加崇祀巴力的大节日仍然很有兴趣。

         「还冷淡」:「一点点」、「稀少」。

         「更热心」:「大大增加」、「极度增加」。

         10:18-28  耶户计杀巴力先知:耶户假装热心向巴力献祭,将敬奉巴力的人引进庙中,然后把他们杀尽。

 

王下十18~27敬拜巴力者被杀】这件事乃有关巴力敬拜、其信徒及亚哈和耶洗别所起之庙宇(王上十六31-32)大破败的经过,然而耶户是借着狡诈的手段(19节)、诡计NIV;希伯来文'qb)、「巧妙地」(AV)、「欺骗」(RSV)而达成的。雅各的名字便是同样的动词(创二十五26,二十七35-36)。一如以利亚曾经召集所有的巴力先知(王上十八19),耶户现在也同样召齐所有的「敬拜者」。这个翻译比事奉者为佳,后者也包括在内(NIV; MT `bd 意为「服侍、敬拜、事奉」)。此呼召乃以宣告一个特别的节日为借口,可能耶户想藉此挑战宗教领袖(召来,新译),正如他曾经挑战其他领袖一样(1-6节)。这里可能也使用「敬拜」(`a{b[ad[)及「杀戮」(~ibbad[)的双关语,一如第19节所示。──《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19「现在我要给巴力献大祭。应当叫巴力的众先知和一切拜巴力的人,并巴力的众祭司,都到我这里来,不可缺少一个,凡不来的必不得活。”耶户这样行,是用诡计要杀尽拜巴力的人。」

   〔暂编注解〕巴力的众先知。这里再次证明对巴力的崇拜还远没有从以色列境内除尽。巴力还拥有很多热心的跟随者,先知和祭司,以及百姓中间的崇拜者。

         我要……献大祭。如果欺骗和诡计可以达到目的,那耶户使用起来是不会有丝毫犹豫的。从大的方面来讲,他对巴力的憎恶决不是出于对神的热心和奉献。各种假神的崇拜者们经常摆阵互相残杀。亚哈和耶洗别在世的日子里,以及耶户服侍约兰的年月中,从无什么确切的记载能够证明耶户对宗教有过任何兴趣,他既没有效忠过耶和华,也没有反对过巴力。直到亚哈家败亡,蔑视巴力不再有什么危险的时候,耶户才开始反对起耶洗别的宗教来。

         用诡计。耶户用这个狡猾的计谋来达到他的目的。凭借这种谋略耶户将计划都事先定好,他想出了一个大胆的充满戏剧性的主意来除灭以色列国中所有拜巴力的人。很不幸,巴力的崇拜根植于以色列国中,远比他想象的要深。

         「拜巴力的人」:原文是「事奉它的人」、「服事它的人」,不是「敬拜者」。

         「缺少」一个、「不来的」:原文都是SH 6485,「访问」、「派定」、「缺少」。此处取「缺少」的意思。

         19~28本节至28节记耶户如何一举尽歼拜巴力的众人的事。耶户已掌握撒城大权,又有民间崇敬的约拿达相助,于是下令一切拜巴力的都来开个大会。为免误杀不是拜巴力的人,进庙的都穿上礼服;还叫巴力的祭司仔细检查,不要让拜耶和华的人混入大会中(23节)。

 

【王下19 巴力的大祭(登位节期)古时即位的新王个个都会宣称自己对于国神或地方性的神祇,比旧王虔诚。他们的承诺往往包括修理、重建、扩建、修饰神殿。这策略不但能够赚取祭司和善男信女的支持,更有希望能够博取神明对新政权的认可。自居为本地神祇的王室赞助人和首席支持者,对王来说是政治上正确的作法。耶户可能是要举办登基节期的庆典,自己以巴力藩属的身分登基,同时承认巴力登基为诸神之王。在这种庆典中缺席,很容易被视为叛国大罪。──《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十20「耶户说:“要为巴力宣告严肃会。”于是宣告了。」

   〔暂编注解〕宣告严肃会。字面上是,分定严肃会。比较以下这个表达,分定禁食的日子(珥1:14)。耶户这里用的语言和为耶和华召集严肃会而使用的语言类似(见利23:36;民29:35;申16:8)。

         为巴力「宣告严肃会」:「举行分别为圣的集会」。

 

【王下十20「耶户说:“要为巴力宣告严肃会。”于是宣告了。」

这个召集是强迫性的,乃在庙中MT `@s]a{ra^ 的封闭性、限制性聚会,因此庙中挤满了人(直译为「由一个出口挤到另一个出口」)。──《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21「耶户差人走遍以色列地,凡拜巴力的人都来齐了,没有一个不来的。他们进了巴力庙;巴力庙中从前边直到后边都满了人。」

   〔暂编注解〕从前边直到后边。这里所表示的范围不仅包括建筑物本身,还包括周围的院子。古代东方神庙宽敞的庭院可以容纳极多的人。

         「巴力庙」:应该是 王上 16:31-32 耶洗别建造的那一个。

         ◎当时新王通常会宣称自己对于神祇,比以前的王虔诚。他们常常会承诺包括修理或扩建神殿,以赢得祭司和信徒的支持,并期望能够博取神明对新政权的认可。耶户可能是要举办登基节期的庆典,表示自己将以巴力崇拜者的身分登基。在这类的活动中无故没有参加的人恐怕会被认为不忠,而有杀身之祸。

         「前边直到后边」:「口到口」,意思是「这个出入口到另一个出入口」。

 

【王下21 撒玛利亚的巴力庙在撒玛利亚的挖掘至今尚未发现亚哈的巴力庙遗迹。有人提出这庙宇有助推广亚哈和耶洗别鼓吹这城是巴力圣地的概念。这表示这城是个独立的行政区域,正如南国的锡安亦往往如此。因此即使在耶户被立为以色列王,亚哈家灭族之后,撒玛利亚城──特别是庙宇场地──的控制权,依然必须分别处理。──《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十22「耶户吩咐掌管礼服的人说:“拿出礼服来,给一切拜巴力的人穿。”他就拿出礼服来给了他们。」

   〔暂编注解〕“掌管礼服的人”。掌管衣橱的人。

         礼服。这些礼服指的是用白色亚麻布制作的衣袍和帽子。对于不同阶层的崇拜者来说可能有不同款式的服装。穿着这些衣袍可以将拜巴力的人与其他人区分开来。

         「礼服」:「全套服装和行头」、「盛装」。这是要辨识巴力的祭司,而且穿着这种衣服就无法快速活动,也不能携带兵器。

 

【王下十22「耶户吩咐掌管礼服的人说:“拿出礼服来,给一切拜巴力的人穿。”他就拿出礼服来给了他们。」

穿着特别的(通常为白色或红色)的礼服增添此场合的肃穆气氛,因为这些礼服乃由掌管礼服的人所提供的(AV「掌管法衣室的」)。礼服一字(melta{h]a^)惟有出现于此处以及用来放在耶利米身上以提他出牢狱的碎布(耶三十八1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23「耶户和利甲的儿子约拿达进了巴力庙,对拜巴力的人说:“你们察看察看,在你们这里不可有耶和华的仆人,只可容留拜巴力的人。”」

   〔暂编注解〕耶户要确保耶和华的仆人不会与巴力的祭司一同被杀。

         约拿达。见本章第15节的注释。约拿达可能以恨恶巴力闻名,他对耶和华纯洁简朴的敬拜也得到人们的认可和赏识。

         耶和华的仆人。这句话并不会引起人们对耶户意图的怀疑,因为这里如果有信仰其它宗教的人在场,崇拜巴力的人会认为这是对其仪礼的一种亵渎和侮辱。

 

【王下十24「耶户和约拿达进去献平安祭和燔祭。耶户先安派八十人在庙外,吩咐说:“我将这些人交在你们手中,若有一人脱逃,谁放的,必叫他偿命。”」

   〔暂编注解〕约拿达坚决反对拜巴力,不会向巴力献祭,献祭的是耶户(参25节)。原文为“他们进去”,指耶户和拜巴力的人。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只用单数“他”,与25节说“耶户献完了燔祭”一致。

         献平安祭。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要以极其隆重奢华的方式来给巴力献祭。

         叫他偿命。耶户将人的生命视如草芥。他希望他的命令能得到坚决、彻底的执行。如果他的士兵在执行命令时出现任何纰漏,他们将要赔上自己的性命。

         10:24 耶户的命令显示出耶户要灭绝巴力崇拜的坚定决心。要求他的属下以性命保证灭绝巴力的事奉者。

 

【王下十24「耶户和约拿达进去献平安祭和燔祭。耶户先安派八十人在庙外,吩咐说:“我将这些人交在你们手中,若有一人脱逃,谁放的,必叫他偿命。”」

此处有些含糊不清,因为他们进去(新译;RSV LXX 采单数的「他」,亦即耶户)可能是指耶户及约拿达(和合),也可能是指敬拜巴力的人,或者两者都有。有关以命抵命(新译)请见:约书亚记二14,列王纪上二十39。──《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25「耶户献完了燔祭,就出来吩咐护卫兵和众军长说:“你们进去杀他们,不容一人出来。”护卫兵和军长就用刀杀他们,将尸首抛出去,便到巴力庙的城去了。」

   〔暂编注解〕“巴力庙的城”指巴力庙的内坛,那里立有巴力的柱像。

         「城」:指「内殿」。

         献燔祭。我们不清楚耶户是否亲自献上了祭物,抑或是由巴力的祭司代他献祭。《圣经》时常提到个人献上祭物的情况,这些献祭的人自己准备祭物,并以其代表自己献上(利3:7,12;王上8:63)。而这次,实际的祭物却是巴力的祭司。

         护卫兵。这些人是指王的皇家侍卫。现在他们被安派在外面的门口处。这些士兵的出现也不会引起什么嫌疑,因为他们总不离开王的左右。

         巴力庙的城。这个词句的确切意思还不清楚。希腊文版本的一种这里作,内庙城。接下来的章节表明士兵的确进入到巴力庙的内庙。当这些士兵进入院子时他们很自然地从最靠近自己身边的人杀起,杀尽庭院中的巴力崇拜者之后就进到庙中,并最终进入摆放神龛和柱像的核心区域,在那里结束他们血腥的杀戮工作。

         「护卫兵」:原文是「奔跑」的分词,意思的确就是「护卫兵」。

         「军长」:此字原本是指战车上的第三名队员,这人的职责是持盾保护驾车者和弓箭手。后来泛指拿兵器的人,或在行政事务中作王辅助的人。

         巴力庙的「城」:指的可能是巴力庙的「卫城」(庙旁的城堡)。

 

【王下十25「耶户献完了燔祭,就出来吩咐护卫兵和众军长说:“你们进去杀他们,不容一人出来。”护卫兵和军长就用刀杀他们,将尸首抛出去,便到巴力庙的城去了。」

献祭之人不详,可能是不定代名词(「的人」),NIV 与和合加上了耶户。经文并未指明耶户行祭司的职分(参:王上八5)。护卫兵为王宫保镖或「在前奔跑者」(参:王上一5),军长为王的助手(「第三军长」,s%a{lis%i^m,见:王下七2)。他们似乎在抛出尸首后便「进入城中」(`i^r)去了。若将此字解为进入庙内NIV,参和合;Gray 找到一个乌加列文的相似词 gr,但有值得商榷之处)或「庙楼」(NEB)似乎更好。其他的人则掠夺庙宇,将庙内的敬拜物搬出去,在外面较易将之砸碎。──《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26「将巴力庙中的柱像都拿出来烧了,」

   〔暂编注解〕「柱像」:指代表迦南神只的石柱。亚哈的儿子约兰曾把它们除掉(见王下3:2),大概后来这些偶像又被人重建起来。

         柱像。希伯来文masseboth柱像。那时柱像在巴勒斯坦非常普遍。它们被认为是男性生殖能力的象征。希伯来人奉命要毁掉这些柱像(出23:2434:13),并被禁止树立任何木偶(女神亚舍拉的标志),也不可在耶和华的坛旁栽什么树木作为木偶(见申16:21,22节的注释)。

         26~27 “柱像”。可能指被焚烧的木柱和被粉碎的石头,或首先受到被焚烧的玷辱,然后被粉碎的一块石头。

 

【王下十26-27主要的异教仪式用品乃是神柱(mas]s]#b[o^t[)或偶像(AV 'images')。若非是能烧毁的巴力之妻亚舍拉柱像(因此 NEB 将经文改成「柱像」,参:王上十四15),便是被高热化解成碎块的石头(有些解经家将此字改变成为 mizbe{ah],「献祭之处,祭坛」,却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支持如此的改动),一如摩押石碑于一八六八年被发掘时一样。──《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27「毁坏了巴力柱像,拆毁了巴力庙作为厕所,直到今日。

   〔暂编注解〕毁坏。这里巴力主要的柱像似乎是石头的,因为提到它被毁坏(打碎),而其它一些柱像应该是木头的,因为上一节提到它们被火焚烧(第26节)。

         厕所。粪堆茅房(见拉6:11;但2:53:29)。这显示了对那曾经存放神龛之地彻底的鄙视。

         「厕所」:原义是「出去的地方」,当时的习惯是在原址重建庙宇,因为他们相信神庙的位置是圣地。当该地变成作厕所,就已经变成污秽之地,不可能再兴建神庙。如此,巴力信仰在撒马利亚建造的神殿的地方就会减少,较不易死灰复燃。

 

【王下十28「这样,耶户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

   〔暂编注解〕灭了巴力。尽管耶户在形式上从全国除灭了对巴力的崇拜,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还没有消灭假神崇拜的精神。他仅仅简单触及了百姓宗教生活的表皮,以色列人实质上还是像从前一样邪恶、不忠、堕落、败德。

 

【王下十29「只是耶户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

   〔暂编注解〕耶户肃清巴力极其彻底,但没有废除建于伯特利和但两地的金牛犊。若能废此,当可促使北国的人回耶路撒冷敬拜,走上南北复合的道路。耶户没有离开当年耶罗波安另立门户的宗教政策(31节),他的王朝只延续四代:约哈斯(十三1)、约阿施(十三10)、耶罗波安第二(十三13)、撒迦利雅(十五8),连他自己一共五代。但这是北国历史上最长的王朝,共历89年。

         虽然耶户破坏巴力的膜拜,但他并没有把耶罗波安拜偶像的做法根绝(参看王上一二28,29的脚注),也没有尽心遵守神的律法(31节)。

         耶户不离开。耶户与邪恶作战,但他是以恶胜恶。但罪是不能战胜罪的。一种形式的邪恶并不能根除另一种形式的邪恶。如果不以敬拜神来取代对巴力的崇拜,就不会有长久的良善与公义。耶户的失败在于他没有做什么努力来改变人们的心灵。一个人不离开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中的那罪,他又如何能期待拯救他的国家脱离那罪所带来的悲惨结局呢?

         金牛犊。这些是以色列国中最重要的崇拜偶像,也是给国家带来罪恶的主要来源。此时的伯特利和但无疑是国家的宗教敬拜中心,它们在以色列人心目中的地位和犹大人看耶路撒冷的圣殿是一样的。如果耶户的主要动机真是公义正直的,并且愿意归向耶和华,他就应该像毁灭巴力庙一样为彻底扫除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而大发热心。

         ◎「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用牛犊上面的神来代表耶和华神,以北国的圣所代替耶路撒冷的圣殿来敬拜耶和华。 王上 12:26-31

         29-31  耶户仍使民众拜耶罗波安所立的金牛犊:耶户虽然照神的意思铲除亚哈家和巴力,但他对神并非尽忠,仍然使民众拜耶罗波安所立的金牛犊。大概耶户表面的热心,出于个人的政治野心过于对神的服从,所以后来神仍要追讨耶户的罪(见何1:4)。

 

【王下十30「耶和华对耶户说:“因你办好我眼中看为正的事,照我的心意待亚哈家,你的子孙必接续你坐以色列的国位,直到四代。”」

   〔暂编注解〕“四代”。即约哈斯、约阿施、耶罗波安二世和撒迦利雅。

         耶户的王朝长达九十年(由主前八四一年耶户登基至七五二年他的第四代子孙撒迦利雅被杀),是北国最长的朝代。

         因你办好。巴力的崇拜是以色列全地的一项咒诅,而亚哈家的罪就在于促进并鼓励这种虚假的宗教。现在正是时候要采取行动结束亚哈家的邪恶影响,也是时候要从这地根除崇拜巴力的偶像制度了。耶户为遏止这邪恶洪流的影响并扫除这腐败的根源做了很多事情。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为他的国家和正义的事业做了很大贡献,并且得到了耶和华的认可。

         四代。耶户的人生善恶交织。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做的是耶和华的工作,但他所使用的方法中存在着非常严重的罪恶,是上天所不能认可的。他的后裔中作以色列王的有约哈斯,约阿施,耶罗波安二世,和撒迦利雅。后来沙龙击杀撒迦利雅,结束了耶户王朝的统治(王下15:10,12)。耶户家统治以色列几乎长达一个世纪,比以色列历史上任何王朝的统治时间都长。耶罗波安家统治了22年,暗利家是44年(如果算上他们登基和失位不足一公历年的那两年,这两个数字是24年和48年页)。

         「直到四代」:不是「仅有四代」意思,而是「至少有四代」,言下之意是如果耶户的后代也一样的在神旨意下作王,王朝是可能可以超过四代的。

         ◎耶户王朝是北国延续最久的王朝,总共89年,历经耶户、约哈斯、约阿施、耶罗波安二世、撒迦利亚五个王。

 

【王下十31「只是耶户不尽心遵守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律法,不离开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暂编注解〕不尽心。耶户自行其是。他不在意神所立之公义的例律和典章。

 

【王下十32「在那些日子,耶和华才割裂以色列国,使哈薛攻击以色列的境界,」

   〔暂编注解〕北国在耶户时代,受外国,特别是亚兰王(叙利亚)和亚述的欺侮最甚。“割裂以色列国”亦作“缩小以色列国版图”,是以色列国势削弱的伊始,以后日益衰微,终至为亚述所灭。《申命记》二十八章所列举的祸,诸如被掳,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25,36,41节),后来一一临到。

         割裂以色列国。这的意思是,耶和华开始分割以色列的部分领土。敌人得以袭扰国家的边境,如果这地的居民再不归向神和公义,厄运的兆头已经开始笼罩整个国家了。

         哈薛攻击。这应验了以利沙的预言(8:12节)。撒缦以色三世宣称在他作王的第十八年他收到了耶户的贡物。很明显,耶户就是在这一年登基的(见王下9:2节的注释)。由于亚兰是撒缦以色和耶户共同的敌人,耶户可能计划好等他一作王就送份礼物与亚述王修好。撒缦以色离开亚兰后,哈薛很自然要将满腔怒火倾泻在耶户身上。亚述王好像直到主前805年的亚达得尼拉里三世时再没有重返地中海沿岸。亚兰可以腾出手来好好对付以色列了。

         ◎圣经形容约旦河东落在哈薛手中。公元前838年以后,亚述帝国有几十年没有进入本区,亚兰人因此得以扩张自己的小型帝国。

         「割裂」:「截断」。

         「境界」:原文是「整个边境」、「各个边界」。

         32-33耶户作王时是以色列孤立的时期,他因杀了耶洗别和犹大王亚哈谢,便与腓尼基(耶洗别是西顿的公主 见王上16:31 和犹大断绝邦交。耶户政变那一年(主前八四一年)正是亚述南下威胁巴勒斯坦一带地方的时候。当时亚兰欲与以色列联盟共同对抗亚述,以色列此时正需要巩固内部,耶户不敢轻举妄动,惟有向亚述求和。但亚兰能抵受亚述的攻击,亚述退去后,哈薛便找以色列晦气,入侵以色列,终于占据了约但河以东的土地。这其实是神对以色列的审判(参王下13:3),也符合神向以利亚的启示(王上19:17; 王下8:12)。

 

【王下十32-33亚兰王利用以色列政治上的新局,又正好不再受到亚述人的欺压(亚述人在其他地方伸展),便攻击以色列的北界,重得一向使他们之间僵持不下的约但河东,以缩小(现中)、「割裂」(MT)以色列国。亚罗珥可能是现代的 Khirbet `Ara{~ir,位于 Medaba Kerak 之路以东四公里处,在 Meyi{b 小河(亚嫩河,以色列南界,申二36)北岸。我们对摩押历史所知有限,没有资格质疑这些记载的可靠性,摩押本身在此时可能亦积弱不振。这块地区在耶罗波安二世时却被得回(王下十四25)。──《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十33「乃是约旦河东、基列全地,从靠近亚嫩谷边的亚罗珥起,就是基列和巴珊的迦得人、流便人、玛拿西人之地。」

   〔暂编注解〕北国约但河东的土地都为亚兰王哈薛攻占,到耶罗波安第二始获归还一部分(十四25),以争取以色列王共抗亚述。

         以色列的衰弱使哈薛有机会夺取约但河东的以色列领土。

         亚罗珥与巴珊分别为以色列在约但河东基列地的南北边界。全节应译为「乃是约但河东基列全地(即迦得人、流便人、玛拿西人之地),从靠近亚嫩谷边的亚罗珥起,横过基列,直到巴珊」。

         基列和巴珊。这些地区都位于约旦河东,紧挨着亚兰的南部边界,很容易受到以色列军事强敌亚兰国的攻击。

         「亚嫩」谷:字义是「湍急的溪流」。

         「亚罗珥」:字义是「毁灭」。在亚嫩河北岸的一个城市, 亚摩利王西宏的领土之南端,后来为流便族的领土;现在的'Arair'

 

【王下十34「耶户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暂编注解〕◎亚述文献中记载亚述王于耶户登位那一年(公元前841年)就西进,耶户便立刻向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进贡。亚述王后来转攻击亚兰,直到公元前838年停止像亚兰施压。

 

【王下十34「耶户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其余的事包括耶户于主前八四一年向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臣服一事(黑色棱形石碑文;IBDp.242)。「他的功绩」(NIV;和合作他的勇力)参:列王纪上十6。此词通常是指战绩。有些解经家认为耶户为以色列重新得回摩押。──《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34 亚述记录中的耶户耶户一登以色列的国位便立时向撒缦以色三世进贡,显示他的支持者不但包括信奉耶和华的宗教保守派,更有政府中的亲亚述党(见九14的注释)。这一党的人认为被亚述击败是西方联盟解体的必然结果,并且厌倦永无止境的战争。报告耶户主前八四一年向亚述王撒缦以色所献贡物的黑色棱柱,描绘耶户卑微地俯伏于地。他所献上的贡物包括金、银和一些短枪。──《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十35「耶户与他列祖同睡,葬在撒玛利亚。他儿子约哈斯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约哈斯」:字义是「耶和华已夺取」。

 

【王下十36「耶户在撒玛利亚作以色列王二十八年。」

 

【思想问题(第十章)】

 1 你对耶户消灭敌人的手法有何意见?有人认为:纵使目的正确,也不应不择手段行事。你同意吗?

 2 既然耶户是耶和华拣选来执行 计划的人,理应蒙神喜悦,为什么后来神竟然追讨他的罪?参31; 1:4注。这对你的事奉有什么提醒?怎样才是合神心意的人?

 3 试从910章的记载,看耶和华的预言如何全部应验。这对你的信心和对神的认识有什么启迪?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等《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