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十四章拾穗

 

【王下二十四1「约雅敬年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上到犹大,约雅敬服侍他三年,然后背叛他。」

   〔暂编注解〕约雅敬(主前609598年)登位未几,犹大国又落入巴比伦的控制下,因此时新兴的巴比伦已征服亚述帝国,又在著名的迦基米施战役中打败埃及(耶四十六2)。

         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正式登基成为巴比伦帝国的大王。他从犹大掳走一部分百姓去巴比伦,但以理等人也在其内(但一1)。这是耶路撒冷城第一次沦入巴比伦手中。

         主前601年,尼布甲尼撒王再征埃及,为力守国土的埃及军打退,约雅敬可能见有机可乘,不理先知耶利米的警告,起而背叛巴比伦王(耶二十七911)。

         主前605年的迦基米施战役(结束埃及的统治)之后,尼布甲尼撒进入耶路撒冷,使约雅敬作封臣,并把但以理和其它人掳到巴比伦去。

         尼布甲尼撒。根据但1:1节,尼布甲尼撒是在约雅敬在位第三年上来攻打耶路撒冷的,如果约雅敬第四年和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一整年被认为是同一年的话(耶25:1),那么约雅敬第三年就是尼布甲尼撒登基的元年,即主前605年。根据巴比伦编年史的记载,巴比伦王的储君尼布甲尼撒于主前605年的春天或初夏在迦基米施和靠近哈马的地方大胜埃及人,使整个亚兰和巴勒斯坦在他们面前得以敞开。很明显犹大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为了巴比伦的附属国并向尼布甲尼撒交付人质,但以理也列在其中。三年之后约雅敬好像又重新转向埃及,他此时对双方力量的判断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正确的,因为埃及人在主前601年重创了巴比伦的军队。但约雅敬的背叛显示出他缺乏政治上的远见,因为巴比伦人很快从挫折中扭转并回过头来惩罚他们不忠的藩国。

         ◎公元前604年巴比伦军队于迦基米施之役大捷后南下,扫荡巴勒斯坦,犹大王约雅敬臣服于巴比伦。后来公元前601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与埃及法老尼哥的军队对决,双方伤亡惨重。巴比伦军退回国内改组一年,于是约雅敬趁机背叛。结果公元前598年巴比伦军重返巴勒斯坦,配合附近的附庸军队攻入犹大国,此时约雅敬去世、约雅斤即位,犹大期待的埃及却无力来救。

         24:1-7  约雅敬臣服巴比伦:约雅敬初时向埃及王进贡(见王下23:35), 后来改为臣服巴比伦王,这是因为主前六○五年(约雅敬在位第四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大败法老尼哥(见耶46:2),把他逐出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一带(见本章7), 犹大从此受巴比伦的控制。当时巴比伦王夺去圣殿的器皿(见代下36:7; 1:2), 并且掳去犹大的贵族,包括但以理在内(见但1:3, 6 后来埃及再度在巴勒斯坦展示势力,与巴比伦对立。当时(约主前六○一年)约雅敬倚赖埃及的势力,背叛巴比伦王,结果招来大军压境,犹大从此不再抬头。但最终的原因,要归咎于犹大人(尤其是玛拿西王)所犯的罪(3-4)。

 

【王下二十四1 <syncBible ref=王下24:1>国被侵、民被掳,犹大百姓为何还不觉醒?】

    巴比伦在公元前612年推翻亚述,又于公元前605年在迦基米施打败埃及,成为世界上的新强国。他们打败埃及以后,出兵侵略犹大,将犹大置于控制之下。巴比伦军队在以后的二十年中,三次进攻犹大,这是其中的第一次。另外两次是在公元前597586年。每次入侵都将部分犹大人掳到巴比伦。但以理书的作者但以理,就是在他们第一次入侵时被掳去的(公元前605年;参但1-6)。──《灵修版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1 尼布甲尼撒与约雅敬尼布甲尼撒二世主前六○五年在迦基米施之役大胜埃及之后,于同年登上巴比伦的国位。从那时开始,约雅敬大部分的在位年日一直是巴比伦的藩属。《巴比伦年鉴》指出这场战役以后,迦勒底人从埃及手中夺取了黎凡特地区的控制权。此后尼布甲尼撒试图乘胜侵略埃及(主前601600年),迦勒底却似乎因此元气大伤了一段短时期。这一点可以是促使约雅敬与埃及联盟的原因。尼布甲尼撒的反应是开动西方的守备部队攻打犹大,约雅敬成为枷上战俘(见:代下三十六6)。圣经记载他卒于犹大,似乎显示他得免被掳的厄运。──《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2「耶和华使迦勒底军、亚兰军、摩押军和亚扪人的军来攻击约雅敬,毁灭犹大,正如耶和华藉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

   〔暂编注解〕迦勒底是以巴比伦为首都的国名,又称新巴比伦。占领犹大国,掳去其民的便是迦勒底人。尼布甲尼撒在埃及之役战败,用两年时间始克重整其军队(主前600599年)。不过,他对约雅敬的背叛很快采取膺惩行动,除派自己的迦勒底部队外,还派属国的部队连手进攻犹大(参耶三十五111;亚二810)。

         「迦勒底」:即巴比伦。

         正如。见耶4:20-295:15-17节;哈1:6-10节。

         ◎此时巴比伦就掳走第一批犹大人,包括但以理等人 1:1 。巴比伦人攻打犹大时,臣服于巴比伦的国家就会一同出兵攻击犹大。

 

【王下二十四2 入侵的军队迦勒底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闪族语系的民族。从主前第一千年纪初期开始,亚述记录已经记载他们是巴比伦地的居民。我们最熟悉的亚兰人来自以色列北方的亚兰邦国,但除他们以外,尚有东亚兰人。这些闪族语系的人种在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谷广泛居住,并且经常与迦勒底人一同出现。迦勒底人似乎主要在城镇居住,亚兰人则是半游牧民族。按照巴比伦的史料,摩押人和亚扪人是巴比伦的属国,因此有责任派兵协助攻打悖逆的邻邦。──《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2-4此段经文记载作者对历史的神学评论。耶和华差派(新译)。神借着人所采取的行动是祂对罪的刑罚之一部分。历史是耶和华的计划实现(参:王下二十一12-15),这可以说是列王纪作者写作全书所要表达的主题,并非一定是一位较后期的重编者(例:DtrP=「申命记式祭司的」数据源)。

  流无辜人的血4节),一如列王纪下二十一16所示,乃「暴君之酷行」(耶二十二17)及有意地破坏神的律法。因此耶和华决不肯赦免AVNRSV「赦罪」),这与申命记二十九20(参:创九5)之记载相合。我们的罪虽已因基督的缘故得到赦免,我们仍要追求饶恕的恩赐,以致我们可以宽恕别人(诗一三○4;路七47;西三13)。──《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3「这祸临到犹大人,诚然是耶和华所命的,要将他们从自己面前赶出,是因玛拿西所犯的一切罪,」

   〔暂编注解〕所命的。神使用列国来惩罚犹大。

         因玛拿西所犯的一切罪。玛拿西的罪不止一次的被当作导致犹大灭亡的主要原因(见王下21:11,1223:26;耶15:4)。

         24:3-4 记载了巴比伦军队击败犹大的背后原因是因为玛拿西王的罪恶所引致。 24:4 「流无辜人的血」,也是指着玛拿西王的罪恶。

 

【王下二十四4「又因他流无辜人的血,充满了耶路撒冷。耶和华决不肯赦免。」

   〔暂编注解〕无辜人的血。这其中也包括先知以赛亚。以赛亚不可能眼见玛拿西可憎的罪行而沉寂无声或漠不关心,他一定是扬起声来严厉谴责王的恶行。

         决不肯赦免。玛拿西的暴行是犹大长期犯罪作恶的顶点。罪孽的杯已经满溢刑罚即将降下。约西亚的善政只是暂时推迟了刑罚,但决不能撤销厄运的判决。整个国家的罪恶到了一定的程度神就再不会饶恕它了。但国家的罪恶和个人的罪恶一定要区分开来(见王下17:20节的注释)。

 

【王下二十四5「约雅敬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暂编注解〕其余的事。关于他的一些细节都不是很清楚。我们知道尼布甲尼撒用铜链锁着他,要将他带到巴比伦去(代下36:6)。但约雅敬又被埋葬,好像埋驴一样……耶路撒冷的城门之外(耶22:19),并且他的尸首必被抛弃,白日受炎热,黑夜受寒霜(耶36:30)。这里其实并不矛盾,约雅敬本来是要被带往巴比伦的,但可能出于某种原因这个计划被取消了,或者是他在被俘后不久就死了,因此迦勒底人粗暴地对待他的尸首。也有人推测说他的确被带到了巴比伦,但就像玛拿西在以撒哈顿统治时那样(代下33:11-13;参看结19:5-9)后来又被释放了。

 

【王下二十四5-6结束公式并未提及约雅敬的埋葬,他死于主前五九八年十二月,略早于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掳掠耶路撒冷之前。历代志下三十六7暗示约雅敬被带往巴比伦,但耶利米书二十二19描述他被丢在耶路撒冷以外,无人哭号,可能是由一群亲巴比伦团体施行像埋葬「驴子」一样的草草埋葬。传统说他被埋葬于乌撒的园内(见:王下二十一26),此乃源自对历代志下三十六8的一个希腊文翻译。

  有关他的其余的事便是重新引入偶像敬拜(「可憎」)之事(代下三十六8)。这是最后一次提及正式的犹大列王记(见:导论Ⅴ B 「年谱及年鉴」{\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B 年譜及年鑑}及王上十四29第一次的出现),应当于首都沦陷后告终。──《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6「约雅敬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约雅斤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主前598年十二月,尼布甲尼撒派兵攻打耶路撒冷之时,约雅敬死了。他年才18岁的儿子约雅斤接续作王,在位只三个月。主前597年三月,巴比伦大军围城,尼布甲尼撒亲征,废了约雅斤,立西底家为傀儡王(17节)。参《耶利米书》二十七1622.

         这是巴比伦第二次攻陷耶城。约雅斤被废复被掳走,同时掳去的还有太后、臣仆、百姓的领袖、百姓及工匠(1213,16节)。先知以西结就是在这时被掳往巴比伦(结一13)。圣殿被洗劫,王宫的宝物被掠走(1116节)。从大巴比伦城一座建筑物掘出的石版上,记有史称为犹大国“第二次被掳”的事,并载有约雅斤和他一同被掳的五个儿子的名字。

         约雅敬死后,他儿子约雅斤继位。约雅斤又名耶哥尼雅(见代上3:16; 2:6; 24:1; 1:11)或哥尼雅(见耶22:24; 37:1)。

         约雅斤。除了这个名字外(耶52:31),耶利米还管这个王叫哥尼雅(耶22:24,2837:1)或耶哥尼雅(耶24:127:2028:429:2)。在《历代志》中他被称作耶哥尼雅(代上3:16,17)和约雅斤(代下36:9)。在斯2:6节中他的名字是耶哥尼雅。耶哥尼雅(Jeconiah)和约雅斤(Jehoiachin)的意思都是耶和华将建立。,只不过是将名字的两个词素调换了位置。而哥尼雅(Coniah)是将名字中表示将来时态的成分去掉了,意思变成耶和华建立。

         「约雅斤」:字义是「耶和华建立」。

         ◎约雅敬死后三个月耶路撒冷就沦陷,至于约雅敬的死是自然死亡还是被暗杀,则无法得知。

 

【王下廿四6约雅敬因何事致死?死于何时及何地?】

 列王纪下二十四6指出:「约雅敬与他列祖同睡,他的儿子约雅斤接续他作王。」这段经文所涵指的意思是,这位行恶事的王死后,得享君王的葬礼,葬于王家墓地内。(虽然「与他列祖同睡」有可能是指他在阴间与众先王相会。)

    历代志下三十六5-8则记载:「约雅敬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上来攻击他,用铜链锁着他,要将他带到巴比伦去……又将耶和华殿里的器皿带到巴比伦……他儿子约雅斤接续他作王。」这段经文可解作约雅敬被带到巴比伦,成为阶下囚,在巴比伦渡过余生——这事情发生于五九八年,因为他从六0八年开始作王十一年。但这段经文却没有明说约雅敬以后没有从巴比伦返回巴勒斯坦,作为尼布甲尼撒手中的傀儡。因为约雅敬可能向巴比伦王作出庄严的承诺,愿意永远效忠,并答应永不再与埃及的法老尼哥合谋来对抗迦勒底的大封主。果真如此,约雅敬可能于六0四年被掳。那时候,尼布甲尼撒的权力已扩张至亚兰、腓尼基、撒玛利亚及犹大,并将约雅敬带走,作为人质,正如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和亚撒利雅一样。

    从历代志下三十三11-12的记载可知,亚述王亚述巴尼帕将玛拿西掳走,囚禁在巴比伦,直至玛拿西为以前所做的恶事悔改,才被亚述王恢复其犹大王位。同样道理,约雅敬也有可能在耶路撒冷再次登基作王,成为迦勒底工手中的傀儡。当圣经记载约雅敬被掳走时,并未清楚言明耶路撒冷于五九七年陷落,但记载其幼子约雅斤被掳时,却指出「又将耶路撒冷的众民和众首领,并所有大能的勇士,共有一万人,连一切木匠、铁匠、都掳了去,除了国中极贫穷的人以外,没有剩下的。」(王下二十四14)而且,在尼布甲尼撒第二次来犯时,不单只「将耶和华殿里的器皿带到巴比伦」(代下三十六7),却是「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都』拿去了。(王下二十四13)。

    由此看来,历代志下三十六5-8所记载的,并非列王纪下二十四14的那件事。前者发生于六O四年,而但以理及其他友人均于此时被掳;后者则迟至五九七年,被掳去的是第二位王——约雅斤,巴比伦人还带走大量宝物及俘掳。因此,上述两段经文并不出现互相冲突的过程,而圣经本身的资料排除了将两段经文视为记载同一事件的可能性。

    然而,约雅敬逝世时的情景及地点,却比王下二十四6一小节经文所显示的更令人悲痛。根据耶利米书二十二18-19的记载:「所以耶和华论到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如此说,人必不为他举哀……他被埋葬,好像埋驴一样,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门外。」上述说话预言了当约雅敬死后,其尸身受到侮辱性的处置(约雅敬极可能死于五九八年十二月七日)。君王的尸体通常都会埋葬于皇室墓地里(无论是在举哀期间或于稍后才埋葬),但约雅敬的尸体被弃置在露天的陷坑中,像一只牲畜所受到的对待一样。后来,他就被埋葬在耶路撒冷的城墙之外,这正好反映他的恶行,以及统治期间为犹大带来的灾害。至于约雅敬的儿子约雅斤,也遭遇同一命运——被尼布甲尼撒掳走。──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下二十四7「埃及王不再从他国中出来,因为巴比伦王将埃及王所管之地,从埃及小河直到幼发拉底河都夺去了。」

   〔暂编注解〕「埃及小河直到伯拉河」:指巴勒斯坦及叙利亚一带地方。埃及小河是埃及东在沙漠北端边界。

         不再……出来。尼布甲尼撒于主前605年在迦基米施和靠近哈马的地方打败了埃及人,进而占领了巴勒斯坦。尽管后来埃及人在主前601年又重创了巴比伦的军队,但此后他们已再难撼动巴比伦在巴勒斯坦的势力了。

         从埃及小河。早在图特摩司一世(见卷一第145页)的时候,埃及就征服了巴勒斯坦和亚兰直到幼发拉底河的地区。埃及并不是一直对那片区域拥有绝对的统治权,但在尼哥作王期间(公元前610-595年),它却再次试图控制这里。埃及小河可能就是Wadi el-`Arīsh(见王上8:65节的注释)。

         24:7 的记载就是迦基米施之役后或者公元前599年尼布甲尼撒再次西征,埃及势力退回本国的状况。

 

【王下二十四7「埃及王不再从他国中出来,因为巴比伦王将埃及王所管之地,从埃及小河直到幼发拉底河都夺去了。」

这节经文记载埃及军队战败后不再入侵,当时巴比伦远达并防卫了犹大的南界448,于迦基米施击败埃及军队。埃及人一向是不可信赖的,不论是一位于主前六○四年写信向法老求助的(一个不知名之城的)亚顿(Adon)王449,或是约雅敬、西底家等,均未曾得到他们所要求的帮助。

埃及小河」亦即 Nahal-musur,乃现代的艾勒亚利西小河(王上八65),位于迦萨南部与埃及的分界。有些解经家认为这里是列王纪原书结束之处,其余的部分均为一系列的附录。──《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7 巴比伦对埃及尼布甲尼撒二世在迦基米施之役击溃埃及之后,试图于主前六○一至六○○年乘胜追击,侵略埃及。双方在埃及小河(大概是尼罗河三角洲区域东缘的阿里什干河)会战。战况显然十分惨烈,尼布甲尼撒的军队未能攻克埃及。然而巴比伦军却成功地在黎凡特重新集结部队,发动攻势。埃及无力反抗。──《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8「约雅斤登基的时候,年十八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他母亲名叫尼护施他,是耶路撒冷人以利拿单的女儿。」

   〔暂编注解〕十八岁。代下36:9节的记载作八岁。然而,叙利亚文译本和许多英文LXX的版本都作十八岁。约雅斤不是一个孩童国王。当他被带到巴比伦的时候他已经有孩子了(耶22:28)。主前592年巴比伦楔形文字的文献也提到了约雅斤和他的五个儿子。

         三个月。更确切的时间是三个月零十天(代下36:9)。

         以利拿单。他是约雅敬派往埃及带回先知乌利亚的使者之一(耶26:22),他也是劝说约雅敬不要焚烧耶利米书卷的领袖之中的一位(耶36:12,25)。

         「十八岁」: 代下 36:9 说是八岁,不过一般认为是「十八岁」比较可能。

         ◎关于八岁与十八岁的登基年纪,除了可能一方抄写错误外,也可能是因为 代下 36:6-7 记载约雅敬被掳到巴比伦,此时约雅斤八岁,就已经替代约雅敬执政,但后来约雅敬获释回耶路撒冷,这时约雅斤应该与他共同执政,后来约雅敬死后,约雅斤单独执政三个月。

         「尼护施她」:字义是「黄铜」。

         「以利拿单」:字义是「神已付出」或「神赏赐」。

         24:8-17  约雅斤作犹大王被掳:约雅敬因背叛巴比伦所惹来的灾祸,到他儿子约雅斤作王时才临到。结果巴比伦王将约雅斤、王室、官员及大部分的百姓都掳走,并立西底家代替约雅斤作王,同时又夺去圣殿和王宫的宝物。这事发生于主前五九七年,是犹大第二次的被掳,被掳的人当中除约雅斤之外还有以西结(参结1:2)和末底改(见斯2:6)。

 

【王下二十四8「约雅斤登基的时候,年十八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他母亲名叫尼护施他,是耶路撒冷人以利拿单的女儿。」

「约雅斤」(希伯来文:y#ho^ya{k[i^n,「耶和华印证」;巴比伦文为.Yauki{n)可能是耶哥尼雅登基时的名字(希伯来文:代上三16;耶二十四1,「耶和华是坚稳的」),亦可简称为哥尼雅(耶二十二24;希伯来文)。此名于当时的昙柄上以ykyn的形式出现450

他作王三个月零十日(代下三十六9),大部分的时候都正值巴比伦围攻耶路撒冷之时。十八岁比「八岁」更为可靠(一些希伯来文抄本,代下三十六9)。以利拿单乃亚革波之子(耶二十六2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8 年代小注约雅斤短暂的任期包括主前五九八年最后一个月,和五九七年头两个月。由于约雅斤似乎是在尼布甲尼撒军队即将抵达耶路撒冷之时登基,挑衅巴比伦西行的应该是他父亲约雅敬。──《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廿四8约雅斤登位作犹大王时,是八岁抑或十八岁?】

     列王纪下二十四8告诉我们,「约雅斤登位的时候,年十八岁」,但历代志下的平行经文却指出,当约雅斤开始作王时,年仅「八岁」。在列王纪下及历代志下这两段经文中,显然有一处起了讹误,是抄写员弄错了。这种错误的起因,是抄写所根据的那份古卷被涂污或破损了。历代志上下成书于主前五世纪(极可能是在以斯拉的监督之下进行),这时候用以记载数字的有一套符号,以右边末端有一小钩的一划代表「十」,两个这样的符号代表「二十」(参看研究王下八26的那条问题);「十」以下的数目则以一列稍微倾向右边的一「/」代表,通常是每三个成为一组。

    在两段经文的数字中,错误的可能是历代志下三十六9。因为八岁着实是太年幼了,不能承担起国家领导者之职(虽然亚哈谢之子约阿斯作王时也只有七岁;王下十一21;约西亚亦于八岁作王;王下二十二1)。另一方面,迦勒底人亦视他为一个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成人来加以对待,在五九七年以后,把他囚禁在巴比伦。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抄写员根据被涂污了的古卷抄漏了一个「十」的符号,这可能性远超过抄写员自己加添一个「十」的符号在「八」字之上。

    当我们接纳上述解释时,就出现了一个可能性——约雅敬于极年青时就娶妻生子(十六或十七岁),但无论如何,有一些犹大王族似乎倾向于早婚。换言之,若约雅敬于六O八年作王时有二十五岁(王下二十三36),又假如约雅斤于其父亲去世时(五九八年)有十八岁(参王下二十四8),两者在时间上的差距也只有十七或十八年。在犹大王族中有另一个早婚的例子,亚哈斯于十三或十四岁时成为希西家的父亲。亚哈斯于七四三年作摄政王时是二十岁,至七二五年去世时,其子希西家已二十五岁(参看王下十六2[代下二十八1];王下十八12[代下二十九1]]。──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下二十四9「约雅斤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父亲一切所行的。」

耶路撒冷第一次沦陷(10-17节)记录在此,与《巴比伦年鉴》的记载相符:「在尼布甲尼撒第七年的基思流月(十一/十二月),巴比伦王召集军队,行军至 Hatti 地(叙利亚/巴勒斯坦),包围了犹大城(耶路撒冷),并于亚达月第二日拿住犹大王,掳获全城。45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10「那时,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军兵上到耶路撒冷,围困城。」

   〔暂编注解〕尼布甲尼撒在主前597年第二次向耶路撒冷进侵。

         那时。根据巴比伦的编年史记载,尼布甲尼撒在基思流月(主前598年十二月至597年一月)开始了他对犹大的第二次进攻。

         军兵(直译为:仆人)。这些人是指尼布甲尼撒的将帅。这次是他第二次攻击耶路撒冷。第一次是在约雅敬在位的第三年(但1:1),即主前605年。

 

【王下二十四10  <syncBible ref=王下24:10>犹大人二次被掳,王亦被掳,他们怎样才能摆脱困境?】

巴比伦的军队已经出发,要讨伐约雅敬的叛逆,但那时约雅敬已经死了。在他逝世以后,国民立他的儿子约雅斤作犹大王,他登基后(公元前597年),只隔了数周时间,就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在巴比伦人三次入侵之中的第二次,他们劫掠圣殿,掳去大多数领袖,内中也有约雅斤王。这时尼布甲尼撒就立约西亚的另一个儿子,约雅斤的叔父西底家作犹大王。但由于约雅斤仍然活着,虽然他被掳到巴比伦,人民还是不承认西底家为真正的君王。──《灵修版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1011 五九七年耶路撒冷之围迦勒底人在主前五九七年攻打耶路撒冷,作为对犹大叛乱的响应。按照《巴比伦年鉴》的记载,围城的时间是三个月,即大概是约雅斤作王的整个期间。尼布甲尼撒虽然在年表中将胜仗归功于己,却没有亲自督兵,反将这责任交给手下大将。城这么容易被攻取可能是因为当时是冬天,粮食短缺。城中人口则比平常为多,因为犹大其余地方的人都到耶路撒冷来避难。──《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11「当他军兵围困城的时候,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就亲自来了。」

   〔暂编注解〕◎「亲自来了」:巴比伦文献记载尼布甲尼撒于犹大城外扎营,于公元前597316日攻陷耶路撒冷,俘虏犹大王。这是耶路撒冷第二次被巴比伦攻陷。

 

【王下二十四12「犹大王约雅斤和他母亲、臣仆、首领、太监一同出城,投降巴比伦王,巴比伦王便拿住他。那时,是巴比伦王第八年。」

   〔暂编注解〕出城。约雅斤在绝望之中出城投降了。根据巴比伦的编年史和巴比伦历,约雅斤投降的日子是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七年的亚达月第二日(大致是主前597年三月十六日)。

         第八年。根据犹大的年代计算方法,尼布甲尼撒第八年开始于主前598年的秋天。而根据巴比伦的计算方法,这里的第八年仍旧是尼布甲尼撒第七年。

 

【王下二十四12「犹大王约雅斤和他母亲、臣仆、首领、太监一同出城,投降巴比伦王,巴比伦王便拿住他。那时,是巴比伦王第八年。」

尼布甲尼撒王来到利比拉可能是要接受约雅斤的投降,围城可能是由主前五九八年十二月军队开出巴比伦开始,直到主前五九七年三月十五/十六日占领耶路撒冷为止。

尼布甲尼撒的第八年始于四月十三日,此日期与过了一年(亦即春季,代下三十六10NEB)相符。战俘及战利品不一定立即被带走452。根据《巴比伦年鉴》之记录,尼布甲尼撒「按他自己的选择」(直译为「心」)在那里选立了一位王,(亦即玛探雅/西底家),并收取鉅额贡银带回巴比伦」。这是圣经以外的记录证明被掳的开始。

约雅斤「出城」(MT),亦即投降。被掳的人数可能只是一个「极多人数」的概括(一万人)或是七千战士加上一千技工(16节),加上另外未注明者。──《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12 约雅斤被囚犹大迅速投降可能是巴比伦人颇为宽容地对待犹大人的原因。亚述和巴比伦对待叛盟国王的惯例是把他们外迁。巴比伦(或亚述)认为他们是违背效忠誓言的统治者,处以适当的惩罚。征服者通常会另立尊重他们利益的人为王,这人通常来自同一王族,为百姓在政权交替上保持一定的连续性。──《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13「巴比伦王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都拿去了,将以色列王所罗门所造耶和华殿里的金器都毁坏了,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暂编注解〕关于尼布甲尼撒把圣殿宝物夺去的事迹,参看但以理书一章2节的脚注。

         「毁坏」:大概是指巴比伦人把其中较大的金器打碎,以便携带(参王下25:13)。当时巴比伦人并没有把所有器皿夺去(参王下25:13-15;27:19-20)。

         宝物。圣殿中的一些器皿早在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攻击耶路撒冷时(但1:2;代下36:7)就被带往巴比伦了。毫无疑问,在第一次浩劫中幸存的珍贵器皿这次大部分都被带走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器皿保留了下来(王下25:13-16;耶27:18-20)。关于被带往巴比伦之器皿的数量见拉1:7-11节。

         正如耶和华所说的。以赛亚在巴比伦的使者访问希西家之后就曾作过这样的预言(王下20:17;赛39:6)。

 

【王下二十四14「又将耶路撒冷的众民和众首领,并所有大能的勇士共一万人,连一切木匠、铁匠都掳了去,除了国中极贫穷的人以外,没有剩下的。」

   〔暂编注解〕耶路撒冷的众民。这是指国中的上层阶级。耶利米用好无花果(耶24:1-7)象征那些被掳走的人。先知以西结也列在那些被带到巴比伦去的人中。他书中的年代也从约雅斤被掳的时候(结1:1-3)即主前597年开始算起。从耶路撒冷掳走大批能工巧匠可以防止他们继续为被征服的城邑服务,因为这些人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很大。同时还可以利用他们的才能为征服者自己庞大的建筑工程提供有价值的帮助。

         24:14 的「一万人」,大概包括 24:16 的「七千人」。

         「木匠、铁匠」:指具有专业技术的技术人员。

         1:1-2 记载先知以西结也在这次被掳的行列之中。 2:6则说末底改也同时被掳。这样的掳掠,是要确保犹大国没有能够带领叛乱的领导阶层,也没有能够建造防御工事的技术人力,而且这些技术人力还可以为巴比伦所用。

 

【王下二十四14 <syncBible ref=王下24:14>这次被掳在灵性方面对犹大人有何促进?】

    巴比伦人处理被掳之人与亚述人不同,亚述人将原处的大多数人民掳去后,又将异族置于所攻占之地(参十七24的注释)。巴比伦人则只掳去最富强与最有技能的人,留下贫穷软弱之人管理那地,使他们掌权以得到其效忠。高层的领导人被掳到巴比伦的城市后,则被准许聚居、工作,成为社会中的重要人物。巴比伦人的这种政策,使犹大人在被掳期间团结一致并忠于神,以后在以斯拉与所罗巴伯时代得以归回本土,这事记在以斯拉记中。──《灵修版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14 外迁现存的巴比伦记录虽然没有提及外迁策略,可以假定的是他们在某个程度上承袭了亚述的行政方针。一般的政策是掳走有势力的人(有钱人和军队)和熟练的工匠──在巴比伦可以廉价雇用这些人。「极贫穷的人」若非无用,就是不会构成威胁,因此可以留在犹大。──《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15「并将约雅斤和王母、后妃、太监,与国中的大官,都从耶路撒冷掳到巴比伦去了,」

   〔暂编注解〕掳。这里应验了先知以赛亚(王下20:18;赛39:7)和耶利米(耶22:24-30)的预言。

         王母。她在王的后面第一个被提到,甚至排在王妃的前面,这显示了她很高的地位。

         后妃。这充分证明了王此时的年纪一定比八岁要大(见第8节的注释)。

         大官。这是指政府和宗教方面的主要官员──首领,太监,贵族,侍臣,长老,祭司和利未人(见耶29:1,2)。

 

【王下二十四16「又将一切勇士七千人和木匠、铁匠一千人,都是能上阵的勇士,全掳到巴比伦去了。」

   〔暂编注解〕勇士。他们是大能的勇士(第14节),在国中拥有一定的地位,平时接受战事训练,像欧洲中世纪时的骑士一样,领导百姓作战。

         一千人。木匠、铁匠再加上七千大能的勇士总共八千人,其余的两千人就是国内政府和宗教阶层的人。

 

【王下二十四17「巴比伦王立约雅斤的叔叔玛探雅代替他作王,给玛探雅改名叫西底家。」

   〔暂编注解〕约雅斤的后裔没有一人坐在犹大的王位上,一如耶利米的预言(二二30)。

         西底家是约西亚王的儿子,排行第三(见代上3:15)。

         玛探雅。玛探雅是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的兄弟。他是约西亚第三个登上犹大王位的儿子(见代上3:15)。

         西底家。字面上是,耶和华的公义,耶和华是公义的。也许希伯来人对他们宗主所赐的名字有些要求,否则尼布甲尼撒很难选择这样一个名字。

         「玛探雅」:字义是「耶和华的礼物」。

         「西底家」:字义是「耶和华是公义的」。

 

【王下二十四17「巴比伦王立约雅斤的叔叔玛探雅代替他作王,给玛探雅改名叫西底家。」

尼布甲尼撒选择立约西亚的第三子玛探雅(代上三15)继承他兄弟约哈斯为王(他们二人均为反埃及的)。因此他是约雅斤的叔叔(代下三十六10;希伯来文用「兄弟」,亦即「亲属」)。

玛探雅(「耶和华的恩赐」,耶一-三)一名改为西底家(「耶和华是公义的」或「公义的耶和华」)可能是为了要强调耶和华伸手攻击耶路撒冷之行乃是公义合理的,而并非仅是要强调西底家的身分为藩属(王下二十三1445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廿四17{\Section:TopicID=266}西底家(参代上三15-16;代下卅六10)】问:历代志上三章十五至十六节:「约西亚的长子是约哈难,次子是约雅敬,三子是西底家,四子是沙龙。约雅敬的儿子是耶哥尼雅和西底家。」列王纪下二十四章十七节:「巴比伦王立约雅斤的叔叔玛探雅代替他作王,给玛探雅改名叫西底家。」历代志下三十六章十节:「……就立约雅斤的叔叔西底家,作犹大和耶路撒冷的王。」西底家是约雅斤(耶哥尼雅)的叔叔还是哥哥?

       答:西底家是约雅斤的叔叔(王下廿四17)。历代志下三十六章十节原文的「兄」字,Wordsworth氏说,可译为「其父之弟」──这就是叔叔。至于历代志上三章十五至十六节,我们应当知道著者写家谱的方法。西底家是约西亚的第三子(15节)。但是,为何西底家又作其侄耶哥尼雅之子呢?(此节当译作:「约雅敬的儿子是耶哥尼雅;耶哥尼雅的儿子是西底家。」)因为这里的儿子。好像中国的嗣君,立叔为嗣,则叔为其子了。这里是录各代合法帝王的家谱,西底家是继耶哥尼雅为王的;所以,就两记其名。不然则岂有一人在上下节就写错了的理。我们明白圣经的体裁,就要少有所疑。―― 倪柝声《圣经问答》

 

【王下二十四17 更改名字玛探雅和约雅敬一样,也被巴比伦强制改名。《巴比伦年鉴》只说尼布甲尼撒二世立他所撰择之人为王,并且这是一个「合他心意的人」,换言之这人已经被巴比伦人所「驯养」。巴比伦人为王所起的,和往常一样是个希伯来语的名字,这样做对他们最是有利,因为不会激起暴乱。──《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18「西底家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一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亲名叫哈慕他,是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儿。」

   〔吕振中译〕西底家登极的时候二十一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亲名叫哈慕他、是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儿。

   〔暂编注解〕十一年。这是指从主前597586年。

         哈慕她。西底家和约哈斯是亲兄弟(王下23:31),而西底家和约雅敬只是同父异母(王下23: 36)。

         「哈慕她」:「岳父是靠山」。

         「立拿」:字义是「铺过的道路」。

         「耶利米」:字义是「耶和华所指定的」。此人不是先知耶利米。

         24:18-20  西底家作犹大王:西底家仍继续干犯耶和华,犹大终于在他作王时灭亡。

 

【王下二十四18 年代小注犹大国最后一位君王西底家于主前五九七至五八六年在位。当时统治埃及的是尼哥二世(主前601595年在位)、森美忒库二世(Psammeticus II;主前595589年在位)、阿普里斯(Apries;主前589570年在位)。统治迦勒底帝国的则是尼布甲尼撒二世(主前604562年在位)。──《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四18~20犹大的西底家】此王(主前597-587年)继承了一个疆土大为缩小了的犹大,因为南地尽失(耶十三18-19),国势也因资深人士尽被掳去而大为衰弱。在余下来的人中同时存在有亲埃及分子及假先知(耶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八5)。然而,耶利米却继续主张凡是背叛巴比伦的必被外邦人搅扰的预言(耶二十七),但他仍然支持西底家。作者认为耶和华是真正的王,约雅斤只是「犹太人的王」,而非被掳的犹太人的首领。

  西底家上巴比伦去探访(耶五十一59),并与当地被掳的人民保持联系(耶二十九3),可能是为了要消除尼布甲尼撒对他的忠心所可能有的任何怀疑之处。但他在主前五八九年背叛了,可能是受到于主前五九二年探访过腓尼基人沿海城市之埃及法老王森美忒二世的鼓动而致。他的继任者亚比里斯(合弗拉)于主前五八九年与犹大的将军可莱雅(Koriah)合作455。西底家召集了推罗、西顿、以东、摩押及亚扪的外交代表去到耶路撒冷(耶二十七1-11),却没有召集非利士人城市的代表,这可能表示上述国家乃鼓动他于主前五九五/四年的背叛,那是尼布甲尼撒在自己国中亦面临叛局的一年。──《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四19「西底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是照约雅敬一切所行的。」

   〔暂编注解〕为恶的事。西底家是一个道德上软弱的人(见代下36:12-16;耶37:1,238:552:2;结17:13-1921:25)。有一些迹象证明,他有时也愿意做正确的事,但却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耶34:8-1637:2-2138:4-28)。

         ◎西底家与约哈斯 王下 23:31-35 是同一位母亲。但与约雅敬的母亲不同 王下 23:36

 

【王下二十四20「因此耶和华的怒气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发作,以致将人民从自己面前赶出。」

   〔暂编注解〕「因此 ...... 发作」:原文可译作「这些事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发生,是因为耶和华的怒气」。耶和华向犹大发怒,不单是西底家犯罪所引致的后果,同时亦是罪行的因由。神因为玛拿西的恶行已定意将犹大赶出迦南地(参王下23:26-27; 本章3-4),所以神没有在这时兴起忠心的君王去挽救残局,只是任由犹大人放纵行恶,招来神所命定的审判。

         西底家背叛。这个句子引出了第二十五章的内容,因此放在二十五章的开头更合适一些。第二十四章应该在从自己面前赶出处结束。西底家背叛巴比伦导致尼布甲尼撒再次上来攻击犹大并最终将其完全毁灭。西底家作王的早期,犹大国中因为假先知的预言而弥漫着一种普遍的乐观和期待。即,被掳到巴比伦的人要提前归回,巴比伦人加在希伯来人身上的轭也要提前折断(耶27:1628:1-4,10,11)。西底家差遣使者到巴比伦(耶29:3)并且在他作王的第四年亲自前往巴比伦(耶51:59)可能就与这种乐观和期待有关。耶利米一直试图纠正这种错误的印象并且忠告说,继续顺服比背叛要好(耶27:5-2228:5-1729:1-32)。然而西底家却继续他的活动,试图折断巴比伦人的枷锁,并从埃及人那里寻求说明以达成这一目的(结17:15;参看耶37:544:30)。同时,周围的邻邦以东、摩押、亚扪、推罗和西顿也都急切地想摆脱巴比伦人的压制,并早就派遣使者到犹大商议联合反叛的事(耶27:3-11)。

         ◎此时埃及的统治者是尼哥二世(公元前601-595年)、森美忒库二世(Psammeticus II 公元前595-589年)、阿普里斯(Apries 公元前589-570年)。巴比伦则是尼布甲尼撒统治(公元前604-562年)。

 

【思想问题(第廿四章)】

 约西亚死后,犹大国的形势每况愈下,百姓被巴比伦王任意掳掠。为什么耶和华容许灾祸临到祂的子民?

处身于苦难中白基督徒应持什么态度?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等《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