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十五章拾穗

 

【王下二十五1「西底家背叛巴比伦王。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初十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来攻击耶路撒冷,对城安营,四围筑垒攻城。」

  〔暂编注解〕耶路撒冷最后的围攻从主前588年的一月开始,并且维持了一年半。

         第九年。见耶39:152:4节。根据犹太人秋天到秋天(新年在秋季)的年代计算方法,西底家第九年就是主前589/88年。犹太历的十月大致相当我们现在公历的一月。开始围困耶路撒冷的那一天,耶和华向身在巴比伦的以西结启示了这件事(结24:1-14)。

     根据巴比伦历法,主前588年的十月十日可以精确地和一月十五日对应起来,尽管犹太人对这个月的计算与此有些出入。

     攻击耶路撒冷。尼布甲尼撒不仅围攻耶路撒冷,还派遣他的部分军队前去攻打犹大所剩下的城邑(耶34:7)。

     垒。这些是指攻城的设施,包括带有斜坡的土垒,将攻城锤安置在上面可以攻击到城墙上方较为薄弱的部分;还有可移动的塔楼,使攻击者能和守城者处于同一水平高度。

     ◎「作王第九年」:大约是公元前589588年。 37:5-10 记载埃及法老阿普里斯曾经来援,让巴比伦军队停止攻城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埃及军队被打败,巴比伦军继续攻城。

         12这是巴比伦军第三次掳掠耶路撒冷,时为主前587年。起因是西底家王与埃及结盟(15节),尼布甲尼撒因此废去西底家的王位,立基大利为省长管治犹大(2226节)。

         西底家是约西亚的第三子,为约雅斤的叔父。他在国中反巴比伦力量的催迫下背叛巴比伦,改亲埃及。当时且有假先知起来,预言巴比伦将败亡,被掳的人可以回归(耶二十八14)。可是西底家一决定靠拢埃及,巴比伦的大军便掩至,攻陷了耶城(主前586年),西底家逃走,在耶利哥被擒(5节)。这是犹大国的第三次被掳。(有人将此次当作第二次,而以《耶利米书》五十二30所记当作第三次,本注解不采此说。)

         25:1-7  巴比伦王攻陷耶路撒冷:西底家王背叛巴比伦,是在主前五八八年。这次叛变可能与埃及王法老合弗拉(见耶44:30)在该年登基有关  当时埃及王曾一度威胁巴比伦的攻势 (参耶37:5, 11 西底家意欲借助埃及人的势力背叛巴比伦。耶利米却劝他降服巴比伦 (耶38:17 并预言埃及必败,巴比伦将攻陷耶路撒冷(耶37:7-10)。但西底家始终不肯听从耶利米的忠告 (代下36:12; 37:2), 结果巴比伦王于主前五八六年攻取耶路撒冷,并将西底家押返巴比伦去,应验了先知的预言(见注9, 11)。

 

【王下二十五1「西底家背叛巴比伦王。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初十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来攻击耶路撒冷,对城安营,四围筑垒攻城。」

围城约始于主前五八八年一月十五日。参:耶利米书三十九1,五十二4;以西结书二十四1-2第九年。此次围城长达一年半,可能是因为(i)尼布甲尼撒不在利比拉,同时要分心围堵腓尼基海港,以及(ii)他对埃及有可能上来干预支持西底家(耶三十七511)的警惕。──《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1 耶路撒冷之围巴比伦人于主前五八七至五八六年围攻耶路撒冷所筑的垒,显然是攻城「墙」而非惯常的坡道。亚述史料描述以撒哈顿于主前六七二年,征服凡湖以南之乌拉尔图王国舒尔比亚(Shurbia)时,所用的也是同样的器械。

  以撒哈顿形容他的部队「攀过攻城墙作战」。攻城墙大概比城墙为高,攻城的士兵才能爬到守军的城墙之上。正如主前七○一年亚述王西拿基立之围一样,巴比伦也是有系统地歼灭犹大全地的城堡;拉吉是其中一个(见:耶三十四7)。铲除耶路撒冷周围一切军事威胁的另一个原因,是阻吓埃及不得干预。──《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2「于是城被围困,直到西底家王十一年。」

  〔暂编注解〕围困。关于这可怕围城的细节见耶第37,38,39章。

 

【王上二十五2-3巴比伦起初倚靠「守望塔」(NEB,「围城塔」,REB;希伯来文 da{ye{q;而非「筑垒」,RSVNIV、和合)以严严地封锁,准许那些想离去的人离去(参:11节;耶三十八19,三十九9),但却能使城中的人饿死(耶三十八2-9)。──《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3「四月初九日,城里有大饥荒,甚至百姓都没有粮食。」

  〔暂编注解〕四月。希伯来原文中没有四月的数字,但耶52:6节又将这个数字正确地补上了。希伯来人的四月大致等于我们现在的七月。西底家十一年四月初九日可能就是主前586年,七月十九日(见第1节的注释)。

     有大饥荒。此时城内的饥荒过于严重继续防守已经不可能了。母亲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吃了自己的孩子,受苦者的面貌漆黑如炭,皮肤枯干如同槁木(哀2:11,12,19,204:3-105:10)。耶和华早已警告过他的百姓悖逆犯罪必然导致这种可怕的情形(利26:29;申28:53-57;耶14:12-1615:227:8,13;结4:16,175:10,12)。

         「西底家王十一年四月初九日」:公元前587729日。

 

【王下二十五4 城被攻破,一切兵丁就在夜间从靠近王园两城中间的门逃跑。迦勒底人正在四围攻城,王就向亚拉巴逃走。」

  〔暂编注解〕在主前586年七月十六日,“城被攻破”。“向亚拉巴逃走”。亚拉巴即约但河谷。西底家王在耶利哥被捕(5节)。

         「两城中间」:原作「两道城墙中间」(参赛22:11),位于耶路撒冷城之东南。

         「王」:有古卷作「他们」(见耶52:7)。

         「亚拉巴」:即约但河谷。

         攻破。巴比伦人可能用攻城锤在城墙上打开了一个口子。

     兵丁……逃跑。逃跑这个动词在希伯来原文中丢失了,但它出现在耶39:4节和52:7节的叙述之中。

     两城中间。逃跑可能发生在Tyropoeon谷,经过王园旁边的西罗亚池(尼3:15),离欣嫩谷和汲沦谷的汇合处不远。从前在旧城墙的南边和西南边为了保护西罗亚池建有新的城墙(见代下32:4,5;赛22:9-11),可能兵丁就是在锡安城的旧城墙和这道新城墙之间逃跑的。这里一直通到汲沦谷,从那里就可以直奔死海和约旦河了。

     「王园」:即「御花园」,在 3:15 这个词与西罗亚池(pool of Siloan)及上大卫城的台阶并提。可能是在城南靠近「泰路平谷」(Tyropean Valley),所以此处提及在「两墙之间」(东山和西山的墙)吻合。

         「两城中间的门」:「两墙中间的门」。

         「亚拉巴」:字义是「荒野」。指犹大旷野和死海连接的约但河谷。渡过约但河就可以逃到摩押或亚扪。

 

【王下二十五4当时的城市北面被攻破460,而非如 NEB 所说的「门户大开」(REB 作「投降」),因为敌军的攻势乃受到顽强的抵抗。此时有些士兵从东南边俯视 Kedron 的两道城墙的缺口中逃走(有关两道城墙,参:赛二十二11)。他们的用意可能是想要在犹大山间继续抵抗,借着逃经亚拉巴隙谷及死海以南,可以与亚扪的 Bealis 会合。显然军队分散开来以免被掳。有些解经家认为这次的经历便是俄巴底亚书2-14节的预言应验。──《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4 突围军队按照上文下理,可以假定这句难以翻译之经文的意思,是王与他的卫士试图往东逃走。「一切兵丁」可能是指攻破防线入城,促使西底家逃亡的巴比伦士兵。──《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5「迦勒底的军队追赶王,在耶利哥的平原追上他,他的全军都离开他四散了。

  〔暂编注解〕追上他。西底家被巴比伦人俘获早有预言(耶38:23;结12:13)。

     耶利哥的「平原」:原文是「亚拉巴」的复数型态,表示西底家已经逃到耶利哥(接近约但河)附近的亚拉巴,但是还是被抓到。

         39:4-5 提及西底家的逃亡计划是在耶利哥附近的约但河渡口过河,逃往摩押或亚扪寻求庇护。从耶路撒冷下到耶利哥平原的路长约24公里,是条陡峭的下坡路,沿途尽是不毛多石的山头,所以无处躲藏,没有岔路也没有可守的山寨。本来西底家也几乎成功了,因为巴比伦人追上他时,距离约但河只有几公里路。

 

【王下二十五5 耶利哥平原王所走的是亚拉巴的路(见4节),即从耶路撒冷通往耶利哥的道路。耶利哥位于约但河裂谷的草原地带。耶利哥平原是耶利哥城东面平坦干旱的空旷地带,因此他们逃跑没多远,便被巴比伦军轻易捕获。──《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6「迦勒底人就拿住王,带他到在利比拉的巴比伦王那里审判他。」

  〔暂编注解〕关于“ 利比拉” 的位置, 参看二十三章33节的脚注。

         「利比拉」:见王下23:33注。

         到利比拉。尼布甲尼撒此时正准备围攻推罗,这场战役用了他整整十三年的时间。利比拉,北距加低斯16千米,坐落在亚兰狭长的平原上,扼守南北交通之要冲,为尼布甲尼撒南北两线开展军事行动提供了一个方便的总部。尼哥也曾利用利比拉作为他穿过亚兰攻打迦基米施的军事总部(王下23:33)。

     审判。尼布甲尼撒就审判他(耶39:552:9),这暗示了尼布甲尼撒本人作为法官并下定判决。这个案子中的指控是叛国──西底家违背了他所立的庄严誓约(王下24:20)。尼布甲尼撒已经稍微熟悉了希伯来人的神,他曾要求西底家以神的名义起誓效忠于自己(代下36:13)。

     「利比拉」:字义是「肥沃」。在以色列东边界在线之一处,是在叙利亚一个大平原上。为哈马的一个城,在巴比伦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大路上,是叙利亚境内的奥朗底河(Orentes River)上的要冲,也是埃及通往米索不大美亚的要道的岔口。根据 王下 23:33 法老尼哥二世曾经使用此地作为迦基米施之役的军队集结地,并曾在这囚禁约哈斯。而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也以这里为军队的大本营,在进兵巴勒斯坦时在此驻扎,后也在这审讯囚犯。

 

【王下二十五6「迦勒底人就拿住王,带他到在利比拉的巴比伦王那里审判他。」

这应验了以西结的预言:西底家将会被带去巴比伦,但却看不见那地(结十二13)。使战俘眼瞎乃极为罕见的情形(参:士十六21),因为大多数的战俘都被视作苦力被奴役。若西底家听从先知的话,则可能拯救耶路撒冷及他自己(耶三十八14-28),因为他将会死在巴比伦(结十二1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7「在西底家眼前杀了他的众子,并且剜了西底家的眼睛,用铜链锁着他,带到巴比伦去。」

  〔暂编注解〕先知耶利米曾预言西底家要亲见尼布甲尼撒王(耶三十二4;三十四3)。先知以西结则预言他要被人带去巴比伦,却不能看见那地(结十二13)。两者都应验了,因为西底家被掳去巴比伦时,眼睛给挖掉。

         耶利米已经警告西底家,说他将看见尼布甲尼撒(耶三二4;三四3),以西结却预言他不会看见巴比伦(结一二13)。这两个预言是多么准确地应验了!

         杀了他的众子。当耶利米努力劝说西底家不要反叛的时候,先知曾警告王,除非他与巴比伦人保持和平,否则他的妻子儿女都将落入巴比伦人之手(耶38:23)。

     剜了眼睛。将这里和非利士人对参孙的惩罚作一比较,剜了眼睛,用铜链拘索(士16:21)。耶利米一再警告西底家如果他坚持反叛他将被掳往巴比伦(耶32:4,534:338:23)。以西结曾预言说,西底家虽被掳到巴比伦,但他却不得看见那地(结12:13)。

     「剜」西底家的眼睛:「使瞎眼」。

         ◎先知以西结曾预言  12:12-13 西底家将被带到巴比伦,但是却看不见那地。

         ◎「剜出眼目」作为叛逆惩罚的其他例子:参孙( 16:21 )亚扪人恐吓要剜出基列雅比人右眼之事( 撒上 11:2 )。

         52:11 提到西底家最后是死于巴比伦狱中,但没有指明他被监禁了多久。

         ◎这是耶路撒冷第三次被巴比伦人攻陷。

 

【王下二十五7 西底家的待遇在古代近东,失明是悖逆奴隶(甚至属国君王)普遍得到的待遇。亚述的藩属条约对将来违背效忠誓言的人,亦宣告同样的咒诅。其他亚述史料则提到盲掉战俘一目,使他可以作为劳工,但失去作战能力。西底家被囚于「刑罚之家」,这是亚述语中「监狱」的对应字眼。──《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8「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十九年五月初七日,巴比伦王的臣仆、护卫长尼布撒拉旦来到耶路撒冷,」

  〔暂编注解〕「尼布甲尼撒十九年」:即犹大亡国那年(主前五八六年)。

         十九年。既然尼布甲尼撒的纪年是以天文学为基础设立的,那么这种时间上的一致就最终确定了犹大国历史终结的日期。西底家十一年也就是他作王的最后一年(第2节)与尼布甲尼撒第十九年是同一年,这一点在耶32:1节也得到了确认,在那一节中,西底家第十年和尼布甲尼撒第十八年拥有时间上的同步性,即,这两个日期是同一年。

     「护卫长」:「侍卫领袖」。

         「尼布撒拉旦」:字义是「尼波已经种下种子」。

         817这是犹大第三次被掳的记载,耶城陷敌,圣殿、王宫被劫掠,复遭火焚,城墙被拆毁,城里的人全掳走,只剩下少数穷人。犹大遭到北国以色列同样的灾祸和刑罚(参申二十八36)。

         25:8-21  巴比伦王掳去人民财物:巴比伦王攻陷耶路撒冷之后便把城焚烧,掳走犹大的百姓和圣殿的宝物,并处决一些可能与西底家叛变有关的领袖。

 

【王下二十五810 耶路撒冷失陷巴比伦军司令尼布撒拉旦在尼布甲尼撒二世的一个大臣名单中,被称为「膳长」。「膳长」和「酒政长」一样,都是亚述和巴比伦高官的古称。这些人经常受遣担任外交或军事任务(例如拉伯沙基就是西拿基立的酒政长;王下十八17)。

尼布撒拉旦的责任包括拆毁耶路撒冷,押解犹大的达官贵臣前往处死(812节、1821节),几年之后再把一批犹大人掳走(约主前582年;耶五十二2430)。尼布撒拉旦按照亚述和巴比伦的惯例,拆毁了城中的主要公共建筑物和防守之用的城墙,使之不能抵挡进一步的攻击。──《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9「用火焚烧耶和华的殿和王宫,又焚烧耶路撒冷的房屋,就是各大户家的房屋。」

  〔暂编注解〕焚烧耶和华的殿。这件事使所罗门建造的圣殿彻底毁灭了。除了圣殿之外,耶路撒冷城内的王宫和其它许多重要的建筑物也都付之一炬。整座城残垣断壁,满目疮痍,成了一片荒凉的废墟──这是一幅多么触目惊心的景象啊!昭示着罪恶所带来的毁灭痕迹。但是毁灭到来之前却不是没有警告的(耶21:1032:2934:237:8,1038:18,23)。

     「大户家的房屋」:「任何大的房屋」。

         ◎耶路撒冷的宫殿与圣殿,都是用白色石灰石建成的,这种石灰石遇火会被烧成石灰粉。所以尼布撒拉旦的举动是要完全毁灭耶路撒冷。

 

【王下二十五10「跟从护卫长迦勒底的全军,就拆毁耶路撒冷四围的城墙。

  〔暂编注解〕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一直荒废直到以斯拉(拉1:1-47:6-99:9)和尼希米(尼第3章;6:15)重新修理,而此时离古列在他元年下令准许神的百姓返回犹大(代下36:22,23;拉1:1-11)已有相当长的时间。

 

【王下二十五11「那时护卫长尼布撒拉旦将城里所剩下的百姓,并已经投降巴比伦王的人,以及大众所剩下的人都掳去了。」

  〔暂编注解〕「大众」:有学者认为应译作「技工」。

         投降……的人。这些人是耶路撒冷还被围困时就已投降巴比伦王的百姓。耶利米反复劝说人民要顺服(耶27:1238:2-4,17-23)并被控告为投降叛国的人(耶37:13,14)。

     剩下的人。这一节中有三类人:(1)城里所剩下的百姓,(2)已经投降巴比伦王的人,(3)以及留在耶路撒冷城外的大众。然而根据下一节,第三类人中并不是所有的都被掳往巴比伦了。

     25:11 记载掳去的人 52:28-29 记载人数是832人。

 

【王下二十五11「那时护卫长尼布撒拉旦将城里所剩下的百姓,并已经投降巴比伦王的人,以及大众所剩下的人都掳去了。」

被掳之人包括被留在城中的人及「大众」(RSVMT heha{mo^n)或民众(新译)所剩下的人,有些解经家将后者译为「匠人」(现中;NEB读为 ha{~a{mo^n,参:耶五十二15)。这些广义的名词增加解释精确数目的困难度(参二十四1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12「但护卫长留下些民中最穷的,使他们修理葡萄园,耕种田地。」

  〔暂编注解〕穷的。见王下24:14节;耶39:1040:752:16节。只有穷人中的一部分被留下来耕种田地。也许他们被认为是犹太人中最忠于巴比伦的人吧。

 

【王下二十五12「但护卫长留下些民中最穷的,使他们修理葡萄园,耕种田地。」

没有一技之长的人被留下来作修理葡萄园的人。耶路撒冷以北的地区(米斯巴、基遍、摩撒)及附近的 Tell Beit Mirsim、伯示麦及 Ramat Rahel 均被征用,供给巴比伦军队及宫廷所需用的酒。这些地方的名字出现于一些出土的印玺之中,证明这些地方供应上述所需的酒466。「种地的人」(RSV、吕译;「劳工」,NEBMT yo^g#b[i^m 惟有出现于此处及耶五十二16)最好读为田地NIV、和合、Vulg.,不需改变子音,y#ge{b[i^m)。──《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13「耶和华殿的铜柱,并耶和华殿的盆座和铜海,迦勒底人都打碎了,将那铜运到巴比伦去了;」

  〔暂编注解〕铜柱。圣殿中其它贵重的宝物都早已被掳往巴比伦了(但1:2;代下36:7;王下24:13;代下36:10;耶28:3)。但此时圣殿中还留有一些巨大的铜制器皿和物品,这些都是户兰为所罗门的圣殿所造的,比如立在圣殿入口处的两根铜柱(王上7:15-21),以及铜海(王上7:23-26)和铜制的盆座(王上7:27,28)。

 

【王下二十五13-17圣殿之物被拆散运送至巴比伦的细节很可能来自另一个清单(耶五十二17-23;参:王上七15-45)。有关铜海,参:列王纪上七23-26{\LinkToBook:TopicID=185,Name=c.「銅海」(七2326};支架用的铜牛未被提及,因为它们早就被亚哈斯拆除了(王下十六17)。

  巴比伦视金子比银子更为珍贵(15节,参十八14-15)。这里的清单中有些未加解释的差异:雅斤及波阿斯铜柱(王上七15-22)的尺寸相差三肘。这可能是由于不同的清单所致,也可能是由于整修改变所致(参:耶五十二22)。

  在利比拉被处决者的名单(18-21节)乃随从当时一般的通俗,除去叛党领袖及任何可能于将来反叛的人。拉吉浮雕中亦有描述西拿基立从事同样的清除异己之行。那些仍留在城中的人19节,NIV;和合作「从城中」)可能是指当别人逃走而企图躲藏于城中的人。──《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14「又带去锅、铲子、蜡剪、调羹,并所用的一切铜器、」

  〔暂编注解〕「蜡剪、调羹」:见王上7:49-50注。

         「所用的」:原文作「用于(圣殿)礼仪的」。

         锅。见王上7:45节。

     ◎此处所记载的就是圣殿中的器物,可以参考 王上 7:15-51 都被掳去。

         「铲子」:可能是清理祭坛用。

         「蜡剪」:剪灯芯用。

 

【王下二十五15「火鼎、碗,无论金的银的,护卫长也都带去了。」

  〔暂编注解〕金的。尼布甲尼撒在约雅敬和约雅斤作王期间进攻耶路撒冷的时候曾为圣殿和王宫留下了大量的财宝(耶27:18-22),但现在它们都被掳走了。

 

【王下二十五16「所罗门为耶和华殿所造的两根铜柱、一个铜海,和几个盆座,这一切的铜,多得无法可称。」

  〔暂编注解〕“所罗门为耶和华殿所造的”。详情记载于列王纪上七章1550节。

 

【王下二十五17「这一根柱子高十八肘,柱上有铜顶,高三肘,铜顶的周围有网子和石榴,都是铜的。那一根柱子,照此一样,也有网子。」

  〔暂编注解〕此铜柱铜顶的高度与《王上》七16所记有出入,当为抄写之误。

         「十八肘」:约八公尺(廿七英尺)。

         「三肘」:约一又三分一公尺(四英尺半)。

         高。关于这些柱子在王上7:15-21;代下3:15-17;耶52:21-23节中有更加详细的叙述。

     ◎「柱上有铜顶,高三肘」: 王上 7:16 记载「又用铜铸了两个柱顶安在柱上,各高五肘」。数字的差异可能是因为柱顶有装饰,这些装饰造成高度差异(相差两肘,约90公分左右)。

 

【王下二十五18「护卫长拿住大祭司西莱雅、副祭司西番亚和三个把门的,」

  〔暂编注解〕「把门的」:见王下12:9注。

         「西莱雅」:他的祖父(见代上6:13-14)是约西亚王修理圣殿时发现律法书的大祭司希勒家(王下22:8)。

         护卫长。尼布撒拉旦(第8,11,20节)。这个人似乎是一个有良知并有正确判断力的人(耶40:2-5)。护卫长挑选了一些人,施以刑罚,杀一儆百。

     西莱雅。他是约萨答的父亲,约萨答也列在被掳的人中(代上6:14,15),西莱雅还是以斯拉的祖先(拉7:1)。

     西番亚。一个高阶祭司,可能是大祭司的代表(见耶21:129:25,2937:3)。

     「西莱雅」:字义是「耶和华是统治者」,此人是大祭司希勒家的孙子( 代上 6:13-14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西莱雅。

         「副祭司」:「第二等级的祭司」。

         「西番亚」:字义是「耶和华所珍爱的」。

         「把门的」:「门口的守卫」。有三个人负责此职位 52:24 王下 12:9 显示这个职位相当被尊重,所以可以管圣殿维修经费。

         1821 这些人大概是带领群众起来反抗尼布甲尼撒的头目,也可能是防卫耶路撒冷的领袖。

         18~30本节至30节一般当作本书的附录看。讲两件事:立省长,约雅斤获释。

 

【王下二十五18「护卫长拿住大祭司西莱雅、副祭司西番亚和三个把门的,」

「把门的」见王下十二9注。

「西莱雅」他的祖父(见代上六13-14)是约西亚王修理圣殿时发现律法书的大祭司希勒家(王下廿二8)。——《串珠圣经注释》

西莱雅在此首次被称为「大祭司」(二十三4;此头衔常出现于历代志及以斯拉记中),他的儿子约萨答被掳至巴比伦(结七1-5),以斯拉为他的孙子。

西番亚乃西莱亚的副手,为希勒家之孙(二十五18;耶五十二24),可能便是耶利米书二十一1所指的祭司。这里提及的五名资深祭司可能表示他们乃反巴比伦运动之主导者。──《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19「又从城中拿住一个管理兵丁的官(或作“太监”),并在城里所遇常见王面的五个人和检点国民军长的书记,以及城里遇见的国民六十个人。」

  〔暂编注解〕「常见王面的」;指王的顾问。

         「检点国民军长的书记」:指负责征募百姓的官员。

         一个……官。这可能是管理皇家守备队的官员。在一本主前570年记载国家主要官员的巴比伦宫廷年鉴中,尼布撒拉旦以Nabu-zêri-iddinam的形式出现。他古体的称号膳长,等同于希伯来的术语,膳长表明他是王的近臣。五个人.很明显这五个人是皇家顾问,他们要为将国家带到目前困境中的政策负主要责任。

     书记。行政官员中的一个重要职位。

     六十个人。这六十人可能是那些反叛之人的头目。

     25:19 记录的大概是留守城内的次要官员与寻常百姓,但是这些人还是被巴比伦王处死。

 

【王下二十五19「又从城中拿住一个管理兵丁的官(或作“太监”),并在城里所遇常见王面的五个人和检点国民军长的书记,以及城里遇见的国民六十个人。」

国家官员包括军队将领(十八17sa{ri^sNEB「管理兵丁的太监」)。王的参谋(当代)是「常见王面的五个人」(希伯来文)是那些能在王面前出入的人,形成「王的咨询顾问」(RSV)。

军长的书记是一个很高的位置(参:NEB「副将军」)。另外的六十位征募国民的可能是主要的地主或是一群代表性的团体(NEB「人民」)而非犹大省的显要人物(Gray)。──《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0「护卫长尼布撒拉旦将这些人带到在利比拉的巴比伦王那里。」

  〔暂编注解〕“利比拉”:参二十三33注。

 

【王下二十五21「巴比伦王就把他们击杀在哈马地的利比拉。这样,犹大人被掳去离开本地。」

  〔暂编注解〕掳去。犹大人不是在一年之内被掳往巴比伦的。早在约雅敬第三年,也就是主前605年,一批希伯来人就被带走了(但1:1-7)。其它几次分别发生在,尼布甲尼撒第七年(耶52:28),主前598年;尼布甲尼撒第八年(王下24:12-16),主前597年;尼布甲尼撒第十八年(耶52:29),主前587年;尼布甲尼撒第十九年(王下25:8-11;耶52:12,15),主前586年,规模最大的一次;最后,尼布甲尼撒第二十三年(耶52:30),主前582年。

     ◎尼布撒拉旦的工作相当彻底,准备把犹大国连根拔起。圣殿中可以带走的任何资源,所有的人与次要官员,所有的城墙与建筑,全部清理干净。

 

【王下二十五22「至于犹大国剩下的民,就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所剩下的,巴比伦王立了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作他们的省长。」

  〔暂编注解〕犹大国现在变成巴比伦的一省,没有了王,由省长官治。第一任省长基大利为亚希甘的儿子。这位亚希甘就是曾经救过先知耶利米的那人(耶二十六24)。

         基大利也是沙番的孙儿。这位沙番很可能就是曾积极帮助约西亚革新运动的那人(二十二3)。

         “基大利”。耶利米的朋友(耶三九14),他是一位称职的省长,后来因信任一些不可靠的人而被暗杀(23节;比较耶四○14)。

         基大利的父亲亚希甘曾在耶利米受逼害时保护先知。(见耶26:24

         民。耶第4044章对这里有更详细的记述。作为一个有智能的行政首脑,尼布甲尼撒十分在意留下来的百姓,并给他们做了合宜的安排。

     基大利。尼布甲尼撒从外交的立场出发为巴比伦治下的土地指定了一个犹太人作行政首长。基大利出身显贵。他的父亲亚希甘是约西亚王手下一个倍受信任的官员(王下22:12)并且在救耶利米免死的事上对约雅敬拥有足够的影响力(耶26:24)。很明显,基大利和耶利米一样都主张采取温和克制的策略。在拉吉发现了一个图章的印记,上面是,属于基大利,这地的统治者。见耶40:9节。

     「沙番」:字义是「石獾」。 王下 23:6 约西亚王时担任书记一职。

         「亚希甘」:字义是「我兄弟已经高升」, 王下 22:12,14 记载其参加了约西亚王的革新运动。

         「基大利」:Gedaliah,「耶和华是伟大的」,是亚希甘的儿子。亚希甘就是 26:24 提到在祭司和先知控诉耶利米为假先知时为耶利米挺身而起的那一个。而基大利的祖父沙番则是约西亚时代的御文书,是沙番将发现的律法书读给约西亚王听,并协助约西亚王推动宗教改革(王下 22:8-10 )。所以基大利算是显要家族的成员,但不属大卫家。考古学家在拉吉发现了一个具有基大利名字的戳印,显示这人有行政经验。

         25:22-26  基大利作省长被杀:犹大亡国后便成为巴比伦帝国中的一省,基大利被立为省长,但他却被亲埃及派的以实玛利杀死,于是剩下的犹大人都逃往埃及。

 

【王下二十五22「至于犹大国剩下的民,就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所剩下的,巴比伦王立了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作他们的省长。」

基大利在拉吉以身为西底家宫廷成员而出名,是亲巴比伦、支持耶利米的亚希甘之子(耶二十六24),是曾参与约西亚改革的沙番之孙(二十二12)。基大利(lgdlyh「掌管全屋者」)的印玺已在拉吉出土467。家庭的影响往往装备一个人在成长后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基大利以温和宽宏著称(约瑟夫,《犹太古史》x.9.1),这一点却被他的敌人利用。──《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2 省长基大利可能从前曾经是西底家王的臣子,因为在拉吉出土的一个主前七世纪末之印章戳印,上有「王室家宰基大利是属」的字样。但这印章可能是属于同时代的另一个基大利的(见:耶三十八1)。此外,基大利一名又出现在亚拉得出土的一块陶片上。这人大概是耶路撒冷「亲巴比伦党」中的要员。

  巴比伦和亚述一样,都是希望能够在犹大建立一个大力支持巴比伦的政治核心体。但和亚述不同,巴比伦人并没有把帝国其他地方的人迁来犹大,在此重新殖民。──《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23「众军长和属他们的人听见巴比伦王立了基大利作省长,于是,军长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尼陀法人单户篾的儿子西莱雅、玛迦人的儿子雅撒尼亚和属他们的人,都到米斯巴见基大利。」

  〔暂编注解〕基大利以米斯巴为省会。耶利米要求留在犹大,也住在米斯巴,协助基大利(耶四十16;四十二1∼四十三3)。

         以实玛利等人逃脱巴比伦回犹大后,向基大利效忠。基大利的左右手约哈难曾劝他小心,恐防有诈;但基大利未听(耶四十1314),后为以实玛利所杀。

         「米斯巴」:位于耶路撒冷以北十四公里(九英里)。

         众军长。这些人曾和西底家王一起出逃并分散在全国(第4,5节),现在他们都从隐藏的地方出来去见基大利(耶40:7,8)。

     米斯巴。这是便雅悯境内的一座城,靠近拉玛(书18:25,26;王上15:22)。它的具体位置不详,有些人认为它位于耶路撒冷西北8千米处(根据士师时代巴勒斯坦的地图),另有些人认为是在耶路撒冷以北12千米处。本部注释和所制地图就是采用的后一种观点,据此,米斯巴位于Tell en-Nasbeh。在圣经时代的巴勒斯坦地图上这个地点被划给了亚他录。士师时代后期以色列各支派经常被招集到这里开会(士20:1-321:1,5,8)。撒母耳在这里聚集各支派并审判以色列众人(撒上7:5-17)。扫罗也是在米斯巴被选为王(撒上10:17-25)。亚撒对这里进行加固作为防范北方各部落的屏障(王上15:22;代下16:6)。基于这些背景,又如此靠近耶路撒冷,米斯巴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新的行政总部。

     以实玛利。他是以利沙玛的孙子(第25节),宫廷的文士(耶36:12,20),属于皇室宗亲(王下25:25;耶36:12;耶41:1)。以实玛利的皇家血统也许可以解释他对基大利的态度。

     约哈难。见耶40:8节。约哈难后来警告基大利要留心以实玛利的阴谋并主动请缨去杀以实玛利,但基大利没有允许他这样做(耶40:13-16)。再之后约哈难攻击以实玛利并成为了犹太人的领袖,他带领他们并胁迫耶利米一同逃往埃及(耶41:14,1542:1,243:2-7)。

     尼陀法人。尼陀法位于伯利东南方向,就是现在的Khirbet Bedd Fāl?h(拉2:21-23;尼7:26,27)。

     雅撒尼亚。Tell en-Nasbeh发现的一个雅撒尼亚的印章上面是,属于王的仆人雅撒尼亚。

     「尼探雅」:字义是「耶和华所赐的」。

         「以实玛利」:字义是「神会听见」。

         「加利亚」:字义是「秃子」。

         「约哈难」:字义是「耶和华已赦免」。

         「尼陀法」人:字义是「落下」。

         「单户篾」:字义是「安慰」。

         「西莱雅」:字义是「耶和华是统治者」。

         「玛迦」人:字义是「压」。

         「耶撒尼亚」:字义是「耶和华已聆听」。

         「米斯巴」:字义是「瞭望台」,Mizpah。此地最为学者接受的地点,是耶路撒冷北面约八英哩(13公里)近以色列边界(在便雅悯和犹大的边境上)的纳斯贝泉堆丘(Tell en-Nasbeh)。这个地方从士师时代开始就是军事宗教的中心( 20:1-3 ;  撒上 7:5-14 ;  撒上 10:17 ; 王上 15:22 )。米斯巴离拉玛( 40:1 )不远。根据 撒上 10:17-25 的记载,以色列的首任君王就是在「米斯巴」选立的。

 

【王下二十五23「众军长和属他们的人听见巴比伦王立了基大利作省长,于是,军长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尼陀法人单户篾的儿子西莱雅、玛迦人的儿子雅撒尼亚和属他们的人,都到米斯巴见基大利。」

「米斯巴」(可能是耶路撒冷以北十四公里的 Tell en-Nasbeh)原来是一个重要的行政中心(撒上七5;王上十五22)。以实玛利之名出现于当时的两个印玺上468。虽然耶利米就此人提出警告(耶四十14),基大利却仍然信任他。他的祖父以利沙玛曾作约雅敬的书记(参25节;耶三十六\cs1612),但他现在却效忠于亲亚扪人一派。

以实玛利所作所为受到约哈难之反对(耶四十一11-18)。西莱雅的祖籍可以将他与同名的大祭司分别出来,他的家庭源于伯利琲漯近(有关尼陀法,请参:代上九16;尼十二28)。雅撒尼亚的玛瑙官印(刻有 y~znyh「王的臣仆」之字)出土于 Tell-en Nasbeh(米斯巴)469。──《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325 米斯巴作为犹大残余部分首都的米斯巴,是耶路撒冷北面约八哩外,占地八英亩的城址。有关这城较早期的历史,可参看:撒母耳记上七5;历代志下十六6的注释。近日重评在此的挖掘,确认了这时代的文化层。在此出土的文物之中,包括一个属于「王的仆人雅撒尼亚」的印章,这人可能就是本章第23节中提及的雅撒尼亚。──《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24「基大利向他们和属他们的人起誓说:“你们不必惧怕迦勒底臣仆,只管住在这地服侍巴比伦王,就可以得福。”」

  〔暂编注解〕服侍……王。那些逃往周围邻国摩押、亚扪和以东的流亡者(见耶40:11)无疑还在仇视并反抗巴比伦。基大利现在向他们保证如果他们接受迦勒底人的管辖就一定会平安无事。他邀请他们回来定居,一起分享这地的出产(耶40:9-12)。

 

【王下二十五24「基大利向他们和属他们的人起誓说:“你们不必惧怕迦勒底臣仆,只管住在这地服侍巴比伦王,就可以得福。”」

基大利起誓就任省长官职,或许他奉神的名宣誓效忠以保证他的安全。他劝勉人民接受神对犹大施行的审判,维持一个亲巴比伦的政策。耶利米对被掳者宣扬的信息(二十九4-7)亦是要他们和平地住在这地。当外族的统治明显是神的审判工具时,这种消极的反抗反而更加有力。──《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5「七月间,宗室以利沙玛的孙子、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带着十个人来杀了基大利和同他在米斯巴的犹大人与迦勒底人。」

  〔暂编注解〕「宗室」:指有王室血统的人。

         七月间。可能是耶路撒冷毁灭之后两个月(第8-12节),也可能是一年之后。

     杀了基大利。以实玛利是受命于亚扪王巴利斯来杀基大利的(耶40:14)。如果基大利更加警惕一些或更留心约哈难带给他的警告(耶40:13-16),这起刺杀或许可以避免。就这样基大利在热情地招待了以实玛利和他的人之后被他们无情的杀害了(耶41:1-3)。

     「以利沙玛」:字义是「我的神已经听到」。

         「宗室」:「王室后裔」。

         ◎以实玛利刺杀基大利的可能动机: a.认为基大利是卖国贼(臣服于巴比伦王) b.忌妒基大利,因为以实玛自己是皇室的成员,认为领袖的地位应该由自己担任c.为了减弱巴比伦的势力,所以把刺杀基大利当作报复行动d.可能是亚扪王巴利斯收买了以实玛利,因为亚扪王企图将犹大占为己有( 40:14 )

 

【王下二十五25-26此处所记载基大利被暗杀的故事十分简短,耶利米书四十13-四十一15的详细记录则指出示剑、示罗及撒玛利亚人亦同时被杀。这种反巴比伦之举自然引起不安,挑起人民对巴比伦人的惧怕。先知耶利米被迫流亡至埃及,当时埃及是亚比里斯(合弗拉)为王(二十四20)。耶利米认为离开是违抗神的话语(耶四十二7-四十三7)。

巴比伦于主前五八二/一年采取反应,尼布撒拉旦又一次将七百四十五名犹大人掳至巴比伦,并暂将犹大归划为撒玛利亚省之一部分(耶五十二30;约瑟夫,《犹太古史》x.9.7)。此故事以犹大成为撒玛利亚(原来的北国,是神的子民中首先被掳者)的一部分而告终。撒玛利亚人后来成为犹太人的世仇。──《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6「于是众民无论大小,连众军长因为惧怕迦勒底人,都起身往埃及去了。」

  〔暂编注解〕往埃及去了。关于更进一步的详情见耶第4143章。耶利米强烈反对逃往埃及,但却没有人听从。约哈难起来攻击以实玛利,迫使他逃到亚扪(耶41:15)。约哈难又和耶撒尼亚僭取了犹太人的领导权率领他们逃往埃及并强迫耶利米与他们同行。

     25:26 的意思是以实玛利又一次背叛巴比伦人,杀了官派省长。虽然后来约哈难把米斯巴的人口拯救回来,但不知道巴比伦王会怎样看待这件事,犹大人应该会怕遭遇巴比伦人的严厉报复,所以不听先知耶利米的劝告,逃往另一个大国「埃及」。

         52:30 记载:尼布甲尼撒第23年(公元前582/581年),巴比伦王掳走犹大人745人。圣经没有记载原因,不过很可能是报复基大利被刺杀的事件。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于公元前568567年入侵埃及。埃及无力反抗,任巴比伦掠夺。当时埃及王法老阿玛西虽然战败,但并没有完全被巴比伦占领,后来还与巴比伦保持一种友好的关系。至少初期埃及是受到巴比伦的蹂躏、劫掠。

 

【王下二十五27「犹大王约雅斤被掳后三十七年,巴比伦王以未米罗达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使犹大王约雅斤抬头,提他出监,」

  〔暂编注解〕以未米罗达即历史上的亚美玛尔杜克(Amel-Marduk),是尼布甲尼撒王的儿子。他在位只有两年(主前562-560年),是他把约雅斤从狱中释放,并赐给他高于被掳其他诸王的地位。

         十二月。十二月是巴比伦年的年末,在春季,刚好在新年庆典之前,比较适合对政治犯进行大赦。

     以未米罗达。他在世俗历史中的名字是亚米勒-玛杜克。他是尼布甲尼撒的儿子和王位继承人,于主前562年十月上旬登上王位,一直作王到主前560年的八月。

     抬头。这是指以未米罗达将约雅斤从监牢中释放(参看创40:13,20节)。

     「以未米罗达」:字义是「米罗达的男人」,是尼布甲尼撒的儿子公元前562560年统治巴比伦。之后他的姐夫尼甲沙利薛( 39:3 )叛变将之杀死后接续统治。

         2730 巴比伦的泥版证实约雅斤、他的儿子,还有其它人都得到尼布甲尼撒仓库的配给。尼布甲尼撒死后,以未米罗达欲取得被掳之犹太人的好感,便把约雅斤从狱中释放出来,并加以善待。

         25:27-30  巴比伦王恩待约雅斤:主前五六一年巴比伦王以未米罗达登基。他恩待被掳的犹大王约雅斤。作者以此事结束全书,是要表明大卫的后裔并没有断绝,犹大虽然亡国,但仍有复兴的希望。此时西底家已死在巴比伦 (见结12:13),神所应许给大卫后裔的王位,是由被掳的约雅斤继承 (参太1:12:「耶哥尼雅」即约雅斤)。

 

【王下二十五27「犹大王约雅斤被掳后三十七年,巴比伦王以未米罗达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使犹大王约雅斤抬头,提他出监,」

「被掳后三十七年」散居各地的犹太人按照约雅斤被掳的年数来计算日子(结一2)。约雅斤待遇得改善之日期可由巴比伦文献中得知,是尼布甲尼撒的继任者作王(参现中;巴比伦文 res% s%arru{ti)的十二月二十七日,正好是主前五六二/一年的三月二十二日至四月四日之间。

以未米罗达」(希伯来文:~@wi^l mrdk)乃按音直译(并非加上元音后之发音)巴比伦文为 Awe{l-Marduk。他于主前五六二年十月接续他父亲尼布甲尼撒为王,作王直到主前五六○年,便因为「用无法无天的手法」治理国务而被他的姻亲 Nergal-s%arraus]urNeriglissar)谋杀篡位。──《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730 在巴比伦的约雅斤约雅斤被掳后三十七年是主前五六○年。以未米罗达(巴比伦语作阿默珥玛尔杜克〔Amel-Marduk〕,意即「属玛尔杜克的人」)在主前五六二至五六○年统治巴比伦。他是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儿子暨继承人,被尼里格利萨(Neriglissar)所弒,兼夺其位。他短暂之统治只有极少史料存留于世。以未米罗达赐给约雅斤的是「座中之座」,显示巴比伦还有其他被囚的君王。恩格尔棱柱(Unger Prism)上记录了以未米罗达任内被囚君王的名单。推罗、迦萨、西顿、阿尔瓦德(Arvad)、阿尔帕德的王都榜上有名。巴比伦的食物配给名单亦有提到约雅斤的名字,显出他确实是与巴比伦王同席吃饭,进一步证实了圣经所提供的资料。──《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二十五28「又对他说恩言,使他的位高过与他一同在巴比伦众王的位,」

  〔暂编注解〕「众王」:大概是指同被掳到巴比伦的其他国王或首领。

         高过……的位。他使他的地位高过其他被掳来到巴比伦的众王。

     「恩言」:「好话」。

 

【王下二十五28「又对他说恩言,使他的位高过与他一同在巴比伦众王的位,」

「在王面前吃饭」意味定期收到谷、油、肉及衣物等并非一定是宫廷用品的俸给。记录显示这种恩典包括住所及田地,足够受者有充足入息可以回馈王室472

身分的转变可表现于在庆典中有一个更高的地位()。(有关「高过」,见:路十四10)同时导致协约的成立(MT 对他说恩言)而非仅止于一般性的和颜悦色地和他说话NIV)。──《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二十五29「给他脱了囚服。他终身常在巴比伦王面前吃饭。」

  〔暂编注解〕吃饭。这是指约雅斤的生活费用是从皇家财政里支取的,这好比那耶洗别所供养的巴力的450个先知和亚舍拉的400个先知。(王上18:19)。

     「脱了囚服」:「改变他的囚犯衣服」。

         2930约雅斤又名耶哥尼雅(耶二十四1;二十八4;二十九2),简称哥尼雅(耶二十二24),《马太福音》一章,耶稣的家谱,用耶哥尼雅作为第二个14代之始。他作王只三个月,便被掳往巴比伦(二十四8,15)。现在“脱了囚服”,穿回王服。巴比伦楔形文字泥版,刊有约雅斤和他五子领用食物的记录。

         《列王纪》作者用乐观笔调,记载这位被囚37年(主前598-561年),年近六十的犹大王受到礼遇的事。以色列民虽被掳,生活异邦,但大卫王一脉并未断绝。

 

【王下二十五30「王赐他所需用的食物,日日赐他一份,终身都是这样。」

  〔暂编注解〕所需用的食物。很多主前592年的楔形文字石版上列举了为巴比伦城中和周围地区的俘虏和工匠所提供的油和大麦的定额供应支付情况,其中包括犹大王Yaukin(约雅斤)和他五个儿子的名字。这显示出他在主前592年仍旧是自由的。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被拘禁起来直到以未米罗达将他释放的日子为止。从那时起直到他死的日子,约雅斤重新得到皇家财政的供应,并且安居在他被掳所到之地。一个犹大前王,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拘索和囚虏生活后获得了一个相对安舒和有尊严的晚年,《列王纪》的作者以这幅画面结束了他这卷书的讲述。在极端的困境下,大卫的子孙至少也没有被完全抛弃。

     ◎巴比伦找到的食物配给名单上有约雅斤的名字,显出他确实是与巴比伦王同席吃饭。但为何巴比伦王要提升犹大王的地位?在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为何此处要记载约雅斤获得比较好的待遇?可能是要说明犹大被掳的百姓已经渐渐在巴比伦站稳脚跟,即使被掳到巴比伦,大卫的后裔也获得比较好的地位与尊重,因此犹大人必须静待神毁灭巴比伦,让犹大归回的时间来到。

         ◎二十二年后,到了波斯王古列元年,约雅斤的孙子所罗巴伯就带领第一批犹大人归回了。

 

【思想问题(第廿五章)】

 1 耶和华对犹大的审判终于来临。你看到神的子民堕落和圣殿被毁,心中有什么感受?这对你的属灵生活有什么提醒?

 2 先知预言中的审判和犹大亡国的情景是否吻合?为什么这些审判的警告在多年前提出,却到这个时候才应验?读完了整卷书,你学到什么属灵的功课?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等《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