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一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一1「亞哈死後,摩押背叛以色列。」

根據摩押石碑(米沙碑文:ANETp.320),摩押在暗利王朝的「全部時代及其子的一半任期,五十年之久」受以色列控制。此背叛始於亞哈謝的第二年(Herrman)。──《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一2「亞哈謝在撒瑪利亞,一日從樓上的欄杆裡掉下來,就病了,於是差遣使者說:“你們去問以革倫的神巴力西蔔,我這病能好不能好。”」

「欄杆」大概是指陽臺上以花格構成的圍牆或窗戶。

「以革倫」非利士地名。那裡的人所敬拜的巴力西蔔,可能是新約「別西蔔」一名的來源(參串2)。——《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一2有格子窗的欄杆或窗戶(因為當時沒有玻璃窗)的樓上乃是二樓的一部分,並非僅是附有陽台的「閣樓」(NEB),或是敘利亞有柱子的 bit-hilani 式建築(參:RobinsonGray)。──《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 樓上的欄杆】在撒瑪利亞遺址的挖掘證實了當時的王宮確實是有二樓的。其建築風格包括通風的房室,本節中的格柵(和合本:「欄杆」)應該是個木制的格子牆,同時提供遮蔭和空氣流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2 巴力西蔔多年以來學者都相信巴力西蔔(Baal Zebub)是故意的訛體,這名字原本是指在烏加列文獻中,經常被稱為陰間之主的巴力西布珥(Baal Zebul,即「酋長巴力」)。如此,馬太福音十25,十二24等幾處新約經文使用「別西布珥」(Beelzebul,和合本:「別西蔔」),並以之為撒但之名,就有理由了。「西蔔」一字是「蒼蠅」的意思,這名若是美稱的話,就可能是指他有能力驅逐傳播疾病感染的蒼蠅。烏加列神祇伊勒杜蔔(El-Dhubub)的名字,可能也有相同的意思。有些現存的烏加列咒語,是召喚巴力西布珥避邪驅病的。然而亞哈謝所求問的不是醫治的咒語,只是自己會否痊癒而已。以利亞在第6節向他提供的,正是這默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一 2巴力西蔔是什麼?】

答:巴力西蔔Baalzebub乃非利士人之假神,祀於以革倫。此名原意即蒼蠅之王。以色列王亞哈謝Ahaziah(意神所養活的)在撒瑪利亞,一日抱病從樓上的欄杆裡掉下來時,曾給求問崇奉此假神,欲知能否痊癒。因他不信真神上帝,神乃遣先知以利亞去警告他說,王必定要死,果然就應驗了。(王下一2 3 6 17)。──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王下一3「但耶和華的使者對提斯比人以利亞說:“你起來,去迎著撒瑪利亞王的使者,對他們說:‘你們去問以革倫神巴力西蔔,豈因以色列中沒有 神嗎?」

 

【王上一3~6巴力西蔔,「蒼蠅之神」(Baal-ZebubLXX Baal-myian)並非 Baal-Zebul'the Lord Prince',或「房屋之神」,巴力或 Ugar(意為「火陷」)之綽號,例如米非波設為米非巴力之綽號〕。這個神名很特別,也為馬太福音十25所引用。求問意為藉著神諭尋求神的旨意(摩五5-6),乃神禁止祂的子民去做的事(利五5-6)。亞哈謝要求問時必須差人去以革倫,亦即現代靠近 `Aqir Khirbet el-Muqanna',位於非利士/猶大邊界非利士人最北邊的城市 Jaffa 東南十六公里處。此神以醫治大能而聞名。這種求問不論病因(希伯來文 h]$li^、「病」(JB、和合)或是NIV2節),只問任何病的結果是否能得醫治,在當時十分通行。結果通常是以預測的形式,例如「他必定要活/死」,參考第616節(「你必定要死」)。──《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一4「所以耶和華如此說: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必定要死!’”以利亞就去了。」

 

【王下一5「使者回來見王,王問他們說:“你們為什麼回來呢?”」

 

【王下一6「使者回答說:“有一個人迎著我們來,對我們說:‘你們回去見差你們來的王,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差人去問以革倫神巴力西蔔,豈因以色列中沒有 神嗎?所以你必不下所上的床,必定要死。’”」

 

【王下一7「王問他們說:“迎著你們來告訴你們這話的,是怎樣的人?”」

 

【王上一7~8對先知的形容(怎樣的人;AV 作「作風」,參:士十三12)已足夠令王認出是以利亞,因為王的父親曾經多次見過以利亞。以利亞身穿毛衣,可能是駱駝毛衣或是其他動物皮毛,可能是先知特有的服裝(亞十三4;太三4;參:王上十九19),希伯來文可直譯為「有毛的人」(AVNEBGK.Vulg. 作「一個多毛的人」)與此一致,並非僅指普通的鬍子。這裡並無確切地顯示是要抗議那些身著華服者(賽三18-22;太十一7-8)的含義。──《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一8「回答說:“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帶。”王說:“這必是提斯比人以利亞。”」

「毛衣」、「皮帶」是當時先知慣穿的粗陋衣著(參串6)。——《串珠聖經注釋》

   聖經說以利亞身上穿的是「毛衣」(8),就是反過來的皮衣。百姓看見這件毛衣,就知道以利亞來了。聖靈的工作是榮耀主的。以利亞的特徵是他的外衣;主耶穌的特徵是滿了聖靈。

 

【王下8 以利亞的衣著有關以利亞外衣的討論,可參看:列王紀上十九19的注釋。然而本段卻沒有具體提到他的外衣,只是將他形容為「多毛」:所指的可能是他的衣服(和合本、NIV:「毛衣」),也可能是他本人。後者的可能性較大,因為 NIV 譯作「帶子」(和合本:「皮帶」)的字眼,在其他經文一概指纏腰布。如果他是穿著其他衣物的話,這纏腰布就無法看見了。當然,另一個可能是他是披著一件多毛的斗篷,但卻可以看見斗篷底下只穿著皮制的纏腰布。──《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一9「於是王差遣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見以利亞,他就上到以利亞那裡,以利亞正坐在山頂上。五十夫長對他說:“神人哪,王吩咐你下來!”」

 

【王下一91113「神人哪!」】

但願你我在神與人面前生活有見證,使人們看出我們是神人,屬神的人。那些不虔的軍人也立刻能認出以利亞來,他們要逼害他、脅迫他,但必須承認神人,他們發號施令,或頒佈王的聖旨,然而他們認出以利亞是神的僕人,他嗎無法顧全自己的性命。

如果我們真是神人,就該最後才認可。當以利亞被人稱呼的時候,他加以「如果」的字樣:「如果我是神人。」保羅看自己是聖徒中最小的。

屬神——我們一切的良善必須是從祂而來。我們怎可誇張自己的良善?當光進入室內,照亮每個角落,房間本身有什麼可自誇呢?信心接受祂的恩典,而恩典本身原是祂的。我們完全欠祂的情,有這樣的心是有福的。總要在神心的美門口,伸手接受祂的幫助。

為神——我們不必有自我的意識,因為越注意自己,越是我們的咒詛。求聖靈充滿你心,使你充滿熱望要榮耀主,就不會只以自己的名望而患得失。

靠神——我們若有完全的愛,最住在神裡面,神也住在他裡面,我們在浩瀚的汪洋中,好似海綿一般,浸淫在南方珊瑚海中,完全滲透在海水裡。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下一9~17a以利亞及軍隊將領】亞哈謝急於要扭轉不利於他的預言,就算是要動用大量兵力都在所不惜。此事件通常被人誤解為「慘無人道地殘殺無辜的五十夫長及五十兵丁」(Montgomery)。有些解經家想視此段經文為後來添加於第2-8節之後的,但是無充分證據支持此說,因為將第17節下半節直接連於第8節也是說不通的。我們也不應只是以新約的標準來衡量此事件,因為當門徒在不同的情況下要求同樣的彰顯火的刑罰(路九54-55)時,受到耶穌的責備。我們必須注意到他們向以利亞提出來的要求是錯誤的。一個王沒有權利要求人如此效忠於他,同時他的言行必須完全順服於神的話語之下(參:撒上十25)。神藉著降火的刑罰來保守祂自己的話語及祂的僕人。若否定這段經文的意義,則必定要否定其他相似的舊約審判事件。以利亞並非公報私仇,乃是奉神的名行事,新約中也有如此彰顯神這樣的審判(來十二29;啟十一5;帖後一7-9)。有些敏感的基督徒喜歡認為沒有人會受到咒詛,但這觀念是不合聖經的299。此處大同小異的重複(9-10節;11-12節;後者的命令較為正式)在這種敘事體中乃為常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一10「以利亞回答說:“我若是神人,願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你和你那五十人。”於是有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五十夫長和他那五十人。」

又將以利亞與摩西聯繫在一起(利十2;民十一3),應當也提醒了王:神已經啟示了祂自己,並藉此方式證實以利亞之權柄(王上十八38-39)。有解經家認為這裡有一字雙關的聯繫:~e{s% ~#elo{hi^m(「屬神的火」,亦即兇猛的火)及~i^s% ~#elo{hi^m(「屬神的人」),但實際上並無作此聯想之必要。──《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10 火從天降古代近東的風暴之神通常備有霹靂作降火之用。這時代的亞述君王則形容神明為烈火,又用火在前面開路。亞述王以撒哈頓(主前七世紀)將自己軍隊的挺進和攻擊,形容為不能壓抑的火。這都是神明據稱開入戰場的姿態。霹靂所放的火是他的主要兵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一11「王第二次差遣一個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見以利亞。五十夫長對以利亞說:“神人哪,王吩咐你快快下來!”」

 

【王下一12「以利亞回答說:“我若是神人,願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你和你那五十人。”於是 神的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五十夫長和他那五十人。」

 

【王下一13「王第三次差遣一個五十夫長,帶領五十人去。這五十夫長上去,雙膝跪在以利亞面前,哀求他說:“神人哪,願我的性命和你這五十個僕人的性命在你眼前看為寶貴。」

 

【王下一13-15第三組人得到豁免,並非因為他們求情,而是因為神插手。不要怕他15節)顯示以利亞的生命也受到威脅。「王已經知道以色列的神的旨意,但是他不願意順服」(Robinson),因此自招刑罰。──《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一14「已經有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前兩次來的五十夫長和他們各自帶的五十人;現在願我的性命在你眼前看為寶貴。”」

 

【王下一15「耶和華的使者對以利亞說:“你同著他下去,不要怕他。”以利亞就起來,同著他下去見王,」

 

【王下一16「對王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差人去問以革倫神巴力西蔔,豈因以色列中沒有 神可以求問嗎?所以你必不下所上的床,必定要死。”」

 

【王下一17「亞哈謝果然死了,正如耶和華藉以利亞所說的話。因他沒有兒子,他兄弟約蘭接續他作王,正在猶大王約沙法的兒子約蘭第二年。」

 

【王下17 年代小注亞哈謝的兄弟約蘭繼承他的王位。按照蒂利的考證,他的在位日期是主前八五二至八四一年。如此,猶大和以色列在同一時間,由兩位名字幾乎完全相同的君王統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一17;三1亞哈的兄子約蘭於何時開始作王?】

     根據列王紀上一17的記載,亞哈的幼子約蘭開始作以色列王時,正值猶大王約蘭(約沙法之子)的第三年。(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與猶大王約沙法的兒子有相同的名字,實在令人覺得很混淆。但明顯可見的,就是他們的聯盟條約和交情,竟然對他們給兒子起名時也有影響!)但根據列王紀下三1的記載,亞哈的兒子約蘭,是在「猶大王約沙法第十八年」時登基。兩段經文的記載似乎有矛盾。但不協調之所以會產生,是基於下列原因;約沙法與亞哈聯盟,上基列的拉末與亞蘭人戰爭,亞哈希望從亞蘭人手中奪回此城(我們知道這項行動結果失敗了)。在此之前,約沙法採取預防措施,為確保兒子約蘭可以安坐猶大王位,便命兒子與自己共同攝政。

在基列的拉末一役中,亞哈受了嚴重的箭傷(王上二十二34-35),後來死了。至於約沙法自己也差點喪命,因此,他預先使約蘭攝政,也是頗有理由的。猶大王約蘭於主前八五三年開始攝政,而他的父親約沙法存活至五年之後,即八四八年。因此,約蘭(猶大王約沙法之子)作王第二年即八五一至八五O年。其父親于八六九至八六八年正式作王(約沙法之父亞撒于這年逝世),於是,約沙法第十八年即是八五一至八五0年。因為以色列的約蘭(亞哈之子)於八五0年開始作王,所以,列王紀下一17及三1的記載均屬正確:約沙法王之子約蘭第二年,即約沙法王第十八年。

在此要指出,當父親尚未逝世,委任太子作攝政王,在猶大王朝中共有六次之多:(1)亞撒死於八六九年,但其子約沙法於八七二年已開始作攝政王(共同攝政期有三至四年);(2)約沙法於八四八年駕崩,其子於八五三年作攝政王;(3)亞瑪謝死於七六七年,其子烏西雅於七九0年作攝政王(可能是以色列王約哈斯的兒子約阿施將亞瑪謝擄往撒瑪利亞之時);(4)烏西雅死於七三九年,其子約坦於七五一年作攝政王(那時候,烏西雅患上大麻瘋);(5)約坦死於七三六或七三五年,其子亞哈斯於七四三年作攝政王;(6)亞哈斯死於七二五年,其子希西家於七二八年作攝政王。在嚴格的司法觀點看來,由五九七年開始,約雅斤才是真正的猶大王,而希西家只不過是攝政工罷了(以西結通常以約雅斤的年份來定他說預言的日期)。假如我們謹記這項原則,分裂王國裡某些似乎是有衝突的日子年期,都會完全清楚明白了。──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一18「亞哈謝其餘所行的事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