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三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三1「猶大王約沙法十八年,亞哈的兒子約蘭在撒瑪利亞登基,作了以色列王十二年。」

 

【王下1 年代小注第一章17節已經提及過約蘭繼位。按照該節聖經,他是在約沙法之子約蘭第二年登基;本節則作約沙法十八年。因此蒂利相信約沙法和兒子有一段共同執政的時期,他認為該年是主前八五二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一17;三1亞哈的兄子約蘭於何時開始作王?】

     根據列王紀上一17的記載,亞哈的幼子約蘭開始作以色列王時,正值猶大王約蘭(約沙法之子)的第三年。(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與猶大王約沙法的兒子有相同的名字,實在令人覺得很混淆。但明顯可見的,就是他們的聯盟條約和交情,竟然對他們給兒子起名時也有影響!)但根據列王紀下三1的記載,亞哈的兒子約蘭,是在「猶大王約沙法第十八年」時登基。兩段經文的記載似乎有矛盾。但不協調之所以會產生,是基於下列原因;約沙法與亞哈聯盟,上基列的拉末與亞蘭人戰爭,亞哈希望從亞蘭人手中奪回此城(我們知道這項行動結果失敗了)。在此之前,約沙法採取預防措施,為確保兒子約蘭可以安坐猶大王位,便命兒子與自己共同攝政。

在基列的拉末一役中,亞哈受了嚴重的箭傷(王上二十二34-35),後來死了。至於約沙法自己也差點喪命,因此,他預先使約蘭攝政,也是頗有理由的。猶大王約蘭於主前八五三年開始攝政,而他的父親約沙法存活至五年之後,即八四八年。因此,約蘭(猶大王約沙法之子)作王第二年即八五一至八五O年。其父親于八六九至八六八年正式作王(約沙法之父亞撒于這年逝世),於是,約沙法第十八年即是八五一至八五0年。因為以色列的約蘭(亞哈之子)於八五0年開始作王,所以,列王紀下一17及三1的記載均屬正確:約沙法王之子約蘭第二年,即約沙法王第十八年。

在此要指出,當父親尚未逝世,委任太子作攝政王,在猶大王朝中共有六次之多:(1)亞撒死於八六九年,但其子約沙法於八七二年已開始作攝政王(共同攝政期有三至四年);(2)約沙法於八四八年駕崩,其子於八五三年作攝政王;(3)亞瑪謝死於七六七年,其子烏西雅於七九0年作攝政王(可能是以色列王約哈斯的兒子約阿施將亞瑪謝擄往撒瑪利亞之時);(4)烏西雅死於七三九年,其子約坦於七五一年作攝政王(那時候,烏西雅患上大麻瘋);(5)約坦死於七三六或七三五年,其子亞哈斯於七四三年作攝政王;(6)亞哈斯死於七二五年,其子希西家於七二八年作攝政王。在嚴格的司法觀點看來,由五九七年開始,約雅斤才是真正的猶大王,而希西家只不過是攝政工罷了(以西結通常以約雅斤的年份來定他說預言的日期)。假如我們謹記這項原則,分裂王國裡某些似乎是有衝突的日子年期,都會完全清楚明白了。──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三1-3若猶大的約蘭王與他的父親共同執政,則第十八年的年代與一章17節便沒有矛盾;他約由主前八五二至八四一年作王十二年。有關以色列王的記載公式通常會包括他的首都,因此這裡也記載了在撒瑪利亞,但七十士譯本卻省略未記,並將第1-3節置於列王紀下一18以後。約蘭的不像亞哈王(王上十六30-34)或是在他任內一直健在的(九30)王后耶洗別(王上十八4,十九1-2,二十一7-15)所行的。巴力的柱像(「神石」,NIV)乃是豎立的石碑(MT mas]s]e{b[a^,可能與在靠近夏瑣、ZenjirliPanammu)及敘利亞(Melqart 巴力的 Barhadad 石碑)之祭壇出土的巴力像碑文或浮雕相似305。這種石像仍留有一個在聖殿中(王下十26-27),可能是耶洗別這個幫不了忙的母親所立(王上十六32-33)。這些石像不一定與豐饒的象徵有關(見:王上十四2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2「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但不至像他父母所行的,因為除掉他父所造巴力的柱像。」

「父母」即亞哈和耶洗別。後者在約蘭作王期間仍未去世。——《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2 巴力的柱像神廟和廟宇經常將立石安置在擺設偶像的壁龕中。這些石塊上有時刻著神明的浮雕,但大部分都是空白一片。以色列很多地方的挖掘,如:但、基色、阿拉得,都找到了這種石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3「然而,他貼近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總不離開。」

 

【王下三4「摩押王米沙牧養許多羊,每年將十萬羊羔的毛和十萬公綿羊的毛給以色列王進貢。」

 

【王下4 摩押王米沙米沙以其碑文(摩押石碑)著名。碑文詳述摩押從前受以色列所控制,並且頌揚米沙解放他們的功績。這個四呎高的石碑一八六八年發現于亞嫩河北岸底本的遺址。碑文紀念神殿落成,指名述及暗利,又提到他的兒子(亞哈,也有可能是他孫兒約蘭),但未書其名。內容說到摩押國神基抹曾經藉以色列懲罰自己的地,但如今則帶來勝利。下一節聖經提到米沙成功地擺脫以色列的控制(亞哈謝年間?),故此摩押石碑的事件發生在本段記載的事件之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4-5原來臣服的米沙背叛了以色列王,米沙需要以色列「繁殖羊」(no{qe{dNEB)的技術,以致可以年年或「定期地」(NEB,此動詞為表示反覆的,而不一定是指一次進貢)供應無數的(十萬)羊羔及公綿羊。他在亞哈死後背叛(見一1),使得以色列及猶大聯手與他對抗。約蘭重新恢復與猶大訂立的平等條約,得到約沙法的首肯,意即他願意與他一同出征。──《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5「亞哈死後,摩押王背叛以色列王。」

 

【王下三5~20壓力產生能力】這堸O載爭戰勝負的關鍵,不是在於車馬,不是在於兵器,乃是在於有沒有活水流出來。這一個活水乃是生命的活水,在聖經中水特別是指著生命說的;另一面這堜珨〞瘧m祭和挖溝,都是指著十字架說的。挖溝是指著十字架的工作,獻祭是指著十字架的經歷。在十字架的經歷中才產生出生命的能力,而帶來活水的生命,使我們在爭戰中得勝。

   以利沙所行的第二個神蹟,就是說到十字架的經歷帶來無窮生命的大能。保羅說︰「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基督總為神的能力。」只有主自己是神的大能;當主從我們身上活出來時,我們就能照耀主,我們就是一個有能力的人。

   所有的肉體的能力都是要高抬自己,只有主耶穌的能力是顯於祂的降卑。為甚麼神要叫祂的兒子經歷許多苦難呢?惟一的答案,就是祂要藉著十字架的壓力釋放出羔羊的能力來。沒有壓力,就沒有能力;沒有十字架,就沒有生命。

   以色列的軍兵補知道好好求告神,倚靠基督作能力,卻先一同商議,用人的辦法,結果發現那地方沒有水喝,乃是死路一條。

   主允許難處臨到我們,只有一個用處,就是要把我們逼到主面前去,放下我們人的辦法、肉體的力量,也不靠神奇的能力,而接受主所量給我們的環境,讓聖靈把釘十字架的基督啟示在我們堶情A而把羔羊的靈充滿在我們堶情A活水就從我們堶探擛y出來了。──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三6「那時約蘭王出撒瑪利亞,數點以色列眾人。」

 

【王下68 戰略米沙在亞嫩河北岸的米底巴平原設防,因此聯軍不容易從北面攻打摩押。結果他們南行經耶路撒冷、希伯侖、亞拉得,再繞過死海南端(穿越以東曠野),從意料不到的方向進攻摩押。從撒瑪利亞行軍到亞拉得約有八十五哩,從那裡採取較直接的路線,則再有五十哩才到達吉珥哈列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7「前行的時候,差人去見猶大王約沙法,說:“摩押王背叛我,你肯同我去攻打摩押嗎?”他說:“我肯上去,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我的馬與你的馬一樣。”」

 

【王下三8「約蘭說:“我們從哪條路上去呢?”回答說:“從以東曠野的路上去。”」

「以東曠野的路」位於猶大死海南部。以色列和猶大的聯軍當時繞道從摩押南部進攻。——《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三8-9他們的計畫是避免經過亞捫人境界,亦即避過摩押新近重建的防禦工事,繞道從背後攻擊摩押。另有解經家認為他們是由東南方進攻摩押,這兩條路線均需要經過猶大及以東,當時以東王(melek「王」)乃約沙法的藩屬。他們為了要「上去」(攻打,NIV、現中,8節)摩押高原而選擇經以東沙漠,通過 Arad 及死海南端的沙漠,由瑣珥何羅念直抵首都吉珥哈列設(賽十五5;耶四十八5)。在主前八五三年後米沙似乎看準了以色列受到亞述箝制的時機而背叛。──《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9「於是,以色列王和猶大王,並以東王,都一同去繞行七日的路程,軍隊和所帶的牲畜沒有水喝。」

「以東王」大概是指以東人的領袖,因當時以東臣服猶大,並沒有獨立的君主(見王上廿二47), 直至約沙法的兒子約蘭作猶大王後,以東才背叛猶大(見王下八20)。——《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三10「以色列王說:“哀哉!耶和華招聚我們這三王,乃要交在摩押人的手裡。”」

 

【王下三10-12約蘭可能曾經求問過他自己的先知。但是在面對壓力的情況下,他們性格的相異之處盡顯無遺。約蘭喪膽,約沙法卻仰望神,他憶起在基列的拉末的經歷(王上二十二7-20),要從神那裡求確據。古代戰爭時有藉神諭在不同階段求問(「諮詢」)神旨的慣例(11節)。有些解經家認為以利沙仍代表以利亞行事,因以利亞曾經寫信給約沙法之子約蘭(代下二十一12-15)。當然在此以利沙被描述為年老先知以利亞的僕人。為主人倒水以供應沐浴淨身所需,此為僕人的工作。這次二王到先知那裡去見他,而非召他晉見他們(參:王上二十二9)。約沙法支持以利沙,視他為真的先知,亦即大而無畏地傳講神話語的人(12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11「約沙法說:“這裡不是有耶和華的先知嗎?我們可以托他求問耶和華。”以色列王的一個臣子回答說:“這裡有沙法的兒子以利沙,就是從前服侍以利亞的(原文作“倒水在以利亞手上的”)。” 」

「服侍」原作「倒水在手上」,代表僕人對主人的服事。——《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三12「約沙法說:“他必有耶和華的話。”於是,以色列王和約沙法,並以東王,都下去見他。」

 

【王下三13「以利沙對以色列王說:“我與你何干?去問你父親的先知和你母親的先知吧!”以色列王對他說:“不要這樣說,耶和華招聚我們這三王,乃要交在摩押人的手裡。”」

這裡所提到的先知是敬奉巴力和亞舍拉的假先知。(見王上十八19)——《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13 父親、母親的先知約蘭的父母亞哈和耶洗別,是事奉巴力和亞舍拉先知的支持者。可圈可點的是約蘭沒有否認這些先知和他們事奉的神明,只是回答說這是耶和華發動的戰事,要祂來處理。這可能表示這位北國的君王可能曾經求問耶和華,並且得到有利於軍事行動的答覆。但也有可能這聯盟得以實現,是因為約沙法曾為自己的參與求問耶和華之故(見:代下十八47)。無論神的指示如何臨到,約蘭如今的詮釋卻是耶和華蓄意導致他們滅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14「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侍奉永生的萬軍耶和華起誓,我若不看猶大王約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不顧你。」

以利沙的話與以利亞的話十分相似(王上十七1)。「看……的情面」(RSVREB;或作「尊敬」)乃譯自一句成語「偏愛」(直譯為「抬頭」)。──《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15「現在你們給我找一個彈琴的來。”彈琴的時候,耶和華的靈(原文作“手”)就降在以利沙身上。」

「彈琴」古時先知若要被神的靈感動,可借助於音樂。(參串15)——《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三15以利亞要求一位彈琴的(希伯來文「彈絲弦樂器者」),亦即彈奏小型七弦琴的樂師(撒上十六15),這並非表示以利沙是比以利亞差勁的、精神恍惚的僧侶。耶和華的手(希伯來文「手、能力」)藉著音樂降在人身上,進行安慰或控制的工作(如撒上十六1623的掃羅)。──《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15 彈琴的這字譯作「樂師」更佳,因為經文沒有說明樂器。它最可能是大衛為掃羅彈奏的手豎琴。特別是在這個較早的年代,先知通常使用各樣的辦法,預備領受預言性的默示。馬里文獻記載神殿中有一批人專門起乩,領受預言信息。在驅使人進入昏睡(超脫)狀態方面,音樂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他們相信這種狀態能使人易於領受神明的信息。手豎琴的結構通常是共鳴箱頂設有兩支豎臂,弦線在樂器上部以橫杆相連。迦南人的米吉多城發現了好幾個這種豎琴的樣本。──《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16「他便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在這谷中滿處挖溝。’」

 

【王下三17「因為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

「風」來自西面地中海,吹入內陸時會帶來雨水。但三王聯軍當時駐營於山地的東面斜坡,那地通常不會有雨水。——《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17 水的供應】軍隊可能是在撒烈幹河河谷一帶。撒烈和其他幹河一樣,都是按季節排下高地的溢流。故此在低地無雨之時,幹河也會突然滿水。幹河一湧而來的河水轉瞬流盡,挖溝是蓄留河水的辦法。知道高地下雨,大水將臨的人,還有底波拉(見:士四1416)。──《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17-19這裡的預言必須聽者辛苦工作才能生效,也必須有不可見的能力才能有神蹟式的供應,他們應在乾涸的河床(可能是 Hesa 小河;Zered 河)上挖掘許多壕溝(希伯來文「壕溝、壕溝」)以保存決瀉的洪水(阿拉伯文為sayl),此洪水乃來自遠不可見的摩押山區之降雨。這種灌溉方法在阿拉伯中部及南部至今仍然通用。──《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18「在耶和華眼中這還算為小事,他也必將摩押人交在你們手中。」

 

【王下三19「你們必攻破一切堅城美邑,砍伐各種佳樹,塞住一切水泉,用石頭糟踏一切美田。”」

「美邑」原指最佳或最主要的城邑。——《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三20「次日早晨,約在獻祭的時候,有水從以東而來,遍地就滿了水。」

 

【王下三21「摩押眾人聽見這三王上來要與他們爭戰,凡能頂盔貫甲的,無論老少,盡都聚集站在邊界上。」

 

【王下三22「次日早晨,日光照在水上。摩押人起來,看見對面水紅如血,就說:」

紅如血(希伯來文 ~@dummi^m)並非只是以東一字的雙關語,因為 Hesa 小河中的紅石反映在水中可能被敵軍視為是一種流血的凶兆,因此誤導了摩押人。希伯來人聯軍殲滅全軍(25節;參19節),直殺到摩押南面的首都吉珥哈列設或摩押的基珥(賽十五1),亦即現代跨越王道的 Kerak,位於死海東面十七公里,亞嫩河南面二十公里處(參:耶四十八313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2 水紅如血在炎熱空蒙的旭日底下,沙岩水道中的水被誤認為血,是不難想像的事──尤其是摩押人沒理由相信河床上到處都是裝滿了水的坑。但他們如果真的以為眼前所見的是血,屍體又在哪裡呢?摩押人若是存著劫掠的心衝鋒出來的話,所見的比較有可能是看來空置的陣營。因此他們是將水的出現視作兆頭,以為敵軍內哄,互相擊殺,逃兵流散。實際上,美索不達米亞一個觀兆系列文獻指出河水如果帶血,內部不和會導致軍隊自我為敵,兄弟鬩牆。亞述對戰爭的描繪又包括血流成河的場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23「“這是血啊!必是三王互相擊殺,俱都滅亡。摩押人哪,我們現在去搶奪財物吧!”」

 

【王下三24「摩押人到了以色列營,以色列人就起來攻打他們,以致他們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以色列人往前追殺摩押人,直殺入摩押的境內,」

 

【王下三25「拆毀摩押的城邑。各人拋石填滿一切美田,塞住一切水泉,砍伐各種佳樹,只剩下吉珥哈列設的石牆,甩石的兵在四圍攻打那城。」

「吉珥哈列設」是摩押的京城。

    「只剩下 ...... 石牆」意即只有京城沒有被攻陷,那裡的石頭依然原封不動。——《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25 摩押的待遇破壞生態環境的目的,是要在經濟上造成長期的破壞。水泉和農田的石頭終有一日能夠清除,但要重建有生產能力的農業經濟卻是漫長而艱巨的過程。水泉有時會改道到另一個較不合用的出口,田地所受的損壞可能嚴重到生產力大為降低的地步。砍伐樹木對於生態平衡更有嚴重的影響。除了樹蔭和木材的損失以外,表土侵蝕更能擴大林木喪失對環境構成的不良影響,加速田地荒廢的問題。有些果樹(如:棗椰樹)需二十年的培植才開始多產。摧毀農業基礎是侵略軍採取的典型戰術,目的是折磨被征服者,以及促使他們迅速投降。亞述的記錄和浮雕對於所採取的懲戒性手段記載得尤其詳盡。這些手段包括了砍伐樹木、破壞牧原,和毀壞供灌溉用的水道系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25 吉珥哈列設這是摩押南區首都的名字,又稱吉珥摩押(和合本:「摩押的基珥」;賽十五1)。學者考證為現代的凱拉克,位於亞嫩河以南十七哩,王道之上。考古學家未有在當地進行挖掘,但表層勘測顯示有少許鐵器時代遺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26「摩押王見陣勢甚大,難以對敵,就率領七百拿刀的兵,要衝過陣去到以東王那裡,卻是不能,」

摩押王帶兵直往以東王那裡,可能是企圖從這個較弱的陣地沖出重圍,也可能是因摩押與以東之間一向怨仇很深(參摩二1)。有學者認為這裡的「以東」應作「亞蘭」(此二字於原文非常相似),當時摩押王正欲逃往亞蘭王那裡去求救。——《串珠聖經注釋》

此處的希伯來文甚是艱深難明。摩押王企圖殺出重圍,要衝過陣去到RSV 作「對立的」)以東王那裡去,可能是想要揀選敵軍中最弱的一環。有些解經家將此處的以東~dm)讀成亞蘭(~rm),但並無經文證據可以支援(除了 Old Latin),因為這裡並未涉及那個遙處北方的國家。──《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三27「便將那應當接續他作王的長子,在城上獻為燔祭。以色列人遭遇耶和華的大怒(或作“招人痛恨”),於是三王離開摩押王,各回本國去了。」

摩押王按當時敬拜的習俗(參申十二31),把長子獻給他們的神基抹(見王上十一7)為祭。摩押王以為是次失敗是基抹的忿怒所致,所以要討好他,希望藉此使基抹的怒氣轉移到敵人身上。

「以色列人 ...... 大怒」原文並無「耶和華的」。意思大概是:此事激發起摩押人的公憤,三王怕他們士氣高昂,來勢兇猛,所以決定退兵。——《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三27公開地在首都的城牆上將王子獻作燔祭乃極為罕見之舉(士十一3139),目的是要平息國神基抹之怒,因為基抹「對他的地土發怒」(摩押碑文5),藉著使他們一敗塗地來發洩他的不悅。後來以色列人遭遇大怒可能是指摩押人憤怒的反應,導致以色列人撤軍返回(此為約瑟夫之解釋,《猶太古史》ix.3.2);也可能是指神因聯軍促使這惡行發生而向聯軍發怒(如和合所譯);更有可能的是以色列人感到厭惡及恐怖而撤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7 以孩童為祭北非洲(迦太基)和薩丁尼亞的腓尼基遺址,都挖掘到以孩童為祭的考古證據。亞述時代(主前八至七世紀)的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也都奉行這個習俗。幾處經文都記載了把孩童以犧牲的形式奉獻給神明的作法,其目的有時是豐饒(彌六67),有時是作戰勝利(士十一3040),如本節。然而聖經的律法卻是從不容許以此作為祭物,獻給耶和華的(申十八10)。某個主前八世紀的腓尼基碑文,記述基利家人與敵軍交鋒之前,向摩洛獻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三27摩押王何以獻長子為燔祭?

答:當摩押人Moab(意父親的後裔)與以色列人爭戰敗退逃跑,被追殺入境的時候,摩押王米沙Mesha(意拯救),見陣勢甚大,難以敵對,就要率領刀兵衛過陣去。到以東王那裡,卻是不能,(王下三2426)。「便將那應當接續他作王的長子,在城上獻為燔祭。以色列人遭遇耶和華的大怒。(小字或作招人痛恨)。於是三王離開摩押王,各回本國去了」,(王下三27)。這種以人獻作燔祭,極為野蠻殘忍,屬於外邦人的風俗,(王下十六3),乃是獻給摩押人的偶像基抹。(參一〇二題)。其目的是在求得基抹得拯救,表示王自己的決心,而仇恨拜神者。據猶太人解經家言,以此被獻為燔祭的人,乃是戰爭時敵方軍力最弱被擄之以東王的兒子。其時以色列人半屬異教徒,視以人為祭乃屬常事,所以遭遇神的大怒,也是招人痛恨。因為軍心不一,三王(以色列、猶大、以東王)只得各歸本國去了。──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