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四1「有一個先知門徒的妻,哀求以利沙說:“你僕人我丈夫死了,他敬畏耶和華是你所知道的。現在有債主來,要取我兩個兒子作奴僕。”」

 

【王下1 債奴由於古代近東自然環境缺乏穩定性,農民和小地主往往需要欠債。旱災和隨之而來的失收若果持續超過一年,問題只會更加嚴重。他們可能被逼得出售土地財產,甚至家人和自身。以色列法律顧及這種情況,一方面為債主提供合理的勞工期,另一方面亦為債奴規定時限。為奴不得超過六年,重獲自由後債務亦同時取消。對某些人來說,這可能是個適當的解決方法。但如果無地可回,很多人或會選擇繼續服侍債主,到城市謀生,或者參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1~6

       (1)預備空器皿︰婦人是因丈夫貧窮,甚至欠債。但她有一瓶油,這瓶油是基本的油。就是這瓶油,能使她還債,並供給她生活的需要。她所缺乏的,不過是空器皿。所以,以利沙叫她預備空器皿,並且要多預備。我們因亞當是貧窮的。但感謝神,我們已經有聖靈。我們不過缺少空位置,給聖靈充滿。我們不是得不著充滿,乃是沒有空位置,給聖靈作工。聖靈只充滿虛空的。屬靈的進步,是一直空,一直滿。不是一次空,永遠滿。一次過一次,我們都需要更多的空,也都需要更多的滿。

         (2)關上門︰在隱密處,秘密的和聖靈辦交涉。把肉體關在外面,把聖靈關在堶情C碰到難處,就當在隱密處和聖靈對付。如何對付聖靈,就是如何解決我們的生活。

         (3)沒有空器皿,油就停止︰油停止,是因空器皿沒有了。充滿停止,是因為沒有虛空了。以掃是頭一個自滿的人,至終是第一個虛無的人。我們當一直的倒空,好叫我們一直的滿。我們負責空,聖靈負則滿。

 

【倒空帶進充滿(v.1~7)王下第四章是說到倒空帶進充滿的故事。得著聖靈的充滿乃在於一件事,就是讓主把我們帶到無有的地步,使我們成為一個倒空的器皿,然後聖靈才充滿在這器皿堶情C

         聖經上所說的倒空,還不止於罪惡和世界的倒空,更是要把自己──就是我們的天然生命倒空。若不是主藉著十字架在我們身上作過深而厲害的工作,我們就永遠沒有辦法達到自己被倒空的境地。腓二章說主的降卑,原文是說「祂倒空了自己。」主在地上不憑自己說話、行動、審判,這就是祂把自己放在死地堶情C

         這婦人是先知門徒的妻,她也是一位事奉主的人。原來丈夫是她的倚靠,兒子是她的盼望。但聖靈要作一件事,要把我們身上的倚靠都打掉,把我們帶到盡頭,沒有辦法,沒有倚靠,連所有的盼望都沒有了,使我們轉向主自己。

         主興起環境,把我們帶到絕地,破碎、倒空我們,直到甚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瓶油。小瓶是表號,就是指著那一個門徒的妻子說的。但是,神那無限的豐滿就裝在這一個小小的瓶子堙C以利沙說你去向鄰舍借空器皿來,不要少借。限制不在於油,乃在於器皿;只要有空的器皿,油就湧流不停,一直等到再沒有空的器皿,油才止住了。

         倒空的結果就流露出神無限的豐滿來,不僅應付她事奉的需要,也應付她生活上的需要。我們的主是更偉大的以利沙,祂要帶領我們進入祂的豐滿,為此祂在我們身上作一個工作──把我們倒空。──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2「以利沙問她說:“我可以為你作什麼呢?你告訴我,你家裡有什麼?”她說:“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什麼。”」

「瓶」並非指裝食油之罐,乃指盛香膏的小瓶,容量極小。神就是藉著婦人所僅有的,豐足地供給她的需要。——《串珠聖經注釋》

         『一瓶油』油在聖經堨N表聖靈。聖靈在一個人身上作工,必定是因為這個人已經有聖靈住在他堶惜F。

 

【王下四2-3「一瓶(~a{su^k)油」(AVNIV 一點油)乃是一個極為特別的字,可能是指小型膏抹用油瓶。神的解救往往始於我們手頭上所僅餘的少數。以利沙用問題、鼓勵(「不要少借」)及話語來引發寡婦的信心及行動。油量惟一受到的限制便是婦人因小信而沒有借來更多的空瓶AV,和合作「器皿」,ke{li^m),此字乃指任何形式或大小的器皿。──《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3「以利沙說:“你去,向你眾鄰舍借空器皿,不要少借。」

         『借空器皿,不要少借』。借空器皿,就是要有空的地位來為著聖靈。並且不要少借,意思是越多越好,不只要有一個空,應該有許多的空。聖靈的工作不是一次空了就永遠滿的,乃是要一直空一直滿的。所以,千萬不要盼望一次空了,以後就不再空了。十字架在我們身上所作的是越過越多的,所挖的是越過越深的。──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4「回到家裡,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裡面,將油倒在所有的器皿裡,倒滿了的放在一邊。”」

此處特別強調暗自進行,以彰顯神藉著祂的僕人可以遙距成事,並強調神親自的作為及祂的大能。這並非普通民俗故事中的聚寶盆(此乃 Gray 之立場),可能是特別為了要彰顯與以利亞為撒勒法寡婦所成就之事(王上十七8-14)的相似之處。──《丁道爾聖經註釋》

         『回到家堙A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堶情C』這就是,要你自己直接和聖靈去辦交涉,所有的事都是你和主中間的事。難處和得勝,都是你個人的事。

 

【王下四5「於是,婦人離開以利沙去了,關上門,自己和兒子在裡面。兒子把器皿拿來,她就倒油,」

她就繼續地倒油NIV);「倒」是一個 piel 分詞,強調繼續不斷憑信心而行(參:約二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6「器皿都滿了,她對兒子說:“再給我拿器皿來。”兒子說:“再沒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

         神的大能是甘受我們的容量所限制的。神之靈的膏油是按著人為祂所預備的量度而湧流的。神的祝福,是根據人類通道的限量而賜下的。先知以利沙在另一處曾如此說:「要在這谷中滿處挖溝,因為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在耶和華眼中,這還算為小事,祂也必將摩押人交在你們手中。」(王下316-18)人沒有力量去多得神定規所賜的那一份,但人卻可以自己定規去少取他可能獲得的祝福。「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540――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兒子說,再沒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油的所以止住,是因為再沒有器皿了;不是油先止住,乃是空器皿先沒有了。神就是在等著我們空。你如果有一個無限的空,聖靈就要給你一個無限的充滿。充滿完全是聖靈負責的,空卻是我們也要負責的。我們如果不能把自己倒空了,神就不能充滿我們。聖靈所等候的就是空的地位。若是更多空的地位為著祂,祂就要充滿得更多。

 

【王下四6「油就止住了。」】

那麼可惜的口吻!油本來沒有理由止住的,油沒有比以前減少,而是用之不盡取之不竭的,油止住,只是因為器皿沒有了,那位寡婦與她兒子沒有多借器皿,以致限制了油的供應。

神的應許沒有完全實現——神的應許一直由我們支取,從來不會缺少。我們帶著一個個空的器皿,卻逐一充滿了。但是近來你沒有多要,不再將需要向神求,所以缺少供應。

你的生活沒有充分發揮——你沒有取足夠的器皿,你以為神已經儘量使用你了,你沒有期望神能繼續使用,像以前一樣,你信神的供應,為什麼不多要呢?

教會復興沒有長久發展——我們要有神的僕人繼續引導我們,以為這樣才可經常有神的福分。但是我們不能持久,聚會不再繼續,事工任其自由發展,結果福分就在中途止住了,讓我們再為未信者求,又將空器皿帶到神面前,求神裝滿,而且儘量擴充容量。神有說不盡的恩賜!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下四7「婦人去告訴神人。神人說:“你去賣油還債,所剩的,你和你兒子可以靠著度日。”」

還債(複數,NIVGNBNEB 邊註),參:「贖回你的抵押」(JB),NEB 語譯為「贖回你被抵押為質的兒子們」。神的供應一向是豐富的(可六43;弗三30)。作者在此暗示的一個功課是世上的統治者可能會使寡婦孤兒失望,但是神卻不會(申十18;雅一2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8一日,以利沙走到書念,在那裡有一個大戶的婦人強留他吃飯。此後,以利沙每從那裡經過,就進去吃飯。」

書念(現代的 Solem)位於他泊山以南約十一公里處,距耶斯列八公里,距迦密山三十二公里(參25節),因此乃靠近一條人所常經的道路。大戶的婦人(直譯為「偉大」,MTAV)乃強調她的財富(GNB 作「富有」),而非她的重要性或地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8~24書念婦人,當以利沙願為她向王代求榮時,她回答說:「我在本鄉安居無事。」她的意思是別無企圖。死了獨生子,仍能不動聲色,對人、處事,顯出鎮靜沉著的態度。她回答別人說:「平安無事」(23),她知道別人不能幫助她的問題,她準備將一切都告訴神人。如果她沒有大的信心,她不會說「平安無事」的話了。─ 桑安柱《這時候》

 

【王下四8~1112~37復活與達到成長的生命】書念的婦人代表屬靈的智慧。她是一個有屬靈智慧的人,所以她能認識以利沙是個神人。屬靈智慧的開端就是在於對主耶穌基督有確定出於啟示的認識。這個婦人不僅認識以利沙,並且寶貴以利沙,所以她強留以利沙吃飯;強留是指抓住不肯放手,吃飯是指交通。後來她甚至為以利沙蓋一間小樓,叫他在家埵矰U來。這是說到從屬靈的交通,進步到與主同住。後來她就得著了一個兒子,這是預表基督在我們堶悸齯j成人。

         在這個婦人的經歷中,我們看見她從屬靈恩賜的境界轉到屬靈生命的境界。她家是一個大戶人家,家道豐富,甚麼都不缺,就是缺少一個兒子。好像哥林多教會,凡事富足,口才知識都全備,在恩賜上沒有一樣是不及人的,但他們屬靈的生命並沒有長進,保羅說他們在基督堶惇O嬰孩。所有屬靈的恩賜,若不是幫助我們來得到屬靈的生命,就沒有甚麼益處。

         這個婦人先得著啟示,認識以利沙是個神人;我們的心眼先被開啟,認識主耶穌是神的兒子。她寶貴以利沙,就強留他吃飯;我們寶貴主耶穌,就像馬利亞一樣,選擇坐在祂的腳前,與祂交通。她為以利沙蓋一間小樓,讓他住下來;我們與主的交通斷斷續續是不行的,必須與主同住,並且與祂聯合,這樣,生命才能生長,才會有兒子產生出來。

         神允許死亡臨到她的兒子身上,乃是要她經歷復活的生命。兒子死了,她還說「平安無事」,因為她的眼睛不在這個死孩子身上,她的眼睛只注視那位在迦密山上以利沙所預表的復活榮耀的主耶穌。後來以利沙要讓他的僕人基哈西拿著杖代替他前去,但她無論如何都要以利沙親自前去。基哈西的杖,代表神僕人們的許多辦法。今天在基督徒中間,有許多屬靈的辦法。但是,屬靈的道理不能叫人復活,連屬靈的經歷也不能叫人復活。復活的經歷,生命的成長,絕沒有一步登天的辦法的。

         以利沙兩次伏在孩子身上,眼對眼、口對口、手對手,意思是基督的眼光代替了你的眼光,基督的口代替了你的口,基督的手代替了你的手。這叫作死奡_活。主自己代替我們活著是復活經歷的奧秘。這孩子連打了七個噴嚏,表示所有的死亡都過去了。從此,我們不再憑自己的眼光看事情,不再憑自己的口說話,不再憑自己的手作事。──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9「婦人對丈夫說:“我看出那常從我們這裡經過的是聖潔的神人。」

         以利沙所留給書念大戶婦人的印象,是何等的超絕!然而直到那段時候(王下48),他並沒有在她的家裡行過什麼神跡,聖經也沒有記載他帶給那婦人什麼神的話。他只是途經她的家門,看一看他們,也進去吃一頓飯。她不會很熟識他的,然而她卻對她的丈夫說,我看出他是一個聖潔的神人。很明顯的,那婦人所獲的印象,並非由於以利沙的所說或所做,乃是由於他的所是。當以利沙來到,她就從他身上感到神的同在。別人從我們身上所感到的是什麼呢?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將一些印象留給別人,他們是感覺我們聰明呢、有恩賜呢、或者是別的什麼呢?以利沙的探訪,產生了一個顯著的結果:他在書念婦人的家中,給人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那就是神自己。――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王下四9記得那個書念的大戶婦人,對她丈夫說,『我看出那常從我們這婺g過的,是聖潔的神人。』以利沙有甚麼給這婦人看見呢?他沒有行神蹟,每一次他來,不過給她覺得神。有的人有熱心、才幹,為人頂好,真是謙卑溫柔,但是,不一定從他身上看得見神。真正愛主、認識主的人,乃是使我們一見到他,就引起我們覺得神的人。──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10「我們可以為他在牆上蓋一間小樓,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燈檯,他來到我們這裡,就可以住在其間。”」

在牆上的「小樓」,大概是指蓋在平屋頂上的客房。——《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10根據希伯來文(`@liyyat[ qi^r房頂小屋NIV、呂譯)乃是永久性的建築,而非暫時性庇身處(參:撒上九25),乃提供私人當前的舒適及需要之用。此處暗示有牆(qi^r),因此 RSV 作「有牆的」,AV、和合作「在牆上」,有些版本甚至將之讀成「涼快」(qo^r)。燈臺可能是承裝麻油或橄欖油的盤狀或是瓶狀器皿,有一狹窄瓶頸嘴管放燈芯(見:IBDp.87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11「一日,以利沙來到那裡,就進了那樓躺臥。」

 

【王下四12「以利沙吩咐僕人基哈西說:“你叫這書念婦人來。”他就把婦人叫了來,婦人站在以利沙面前。」

「站在以利沙面前」指婦人來到以利沙那裡。當時她大概只站在門外,沒有進到屋內,因此以利沙是透過僕人與她對話(13)。直至第二次被召時,她才站在門口(15),以利沙便直接對她說話(16)。——《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12-16使用僕人作為傳言者是為了在她出現以前預先通知,而非出於尊敬(參15-16節)。有關預言得子一事,請參:撒拉(創十八10-12)及瑪挪亞(士十三)。基哈西可能便是列王紀下四43及六15中未指明的僕人,此名可能有「有異象的人」(BDB)或「貪婪的」(Gray)之意。書念婦人雖然沒有兒子可以保全家產產權,但她對自己的境遇甚為知足(13節),就算是對於以利沙可以為她爭取到的減稅或其他優惠都不希罕,反而她主要的憂慮便是不願被欺哄(參28節「燃起我的希望」,NIV、現中)。先知並沒有指明詳細的時間,明年到這時候乃是一個極為概括的時間307,此處的重點乃是預言的應驗(17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13「以利沙吩咐僕人說:“你對她說:你既為我們費了許多心思,可以為你作什麼呢?你向王或元帥有所求的沒有?”她回答說:“我在我本鄉安居無事。”」

以利沙當時在朝廷有一些影響力(見王下三11),大概可以為婦人求取某種方便或庇護。

    「安居無事」原文僅作「居住」。這話的意思可能是指婦人不需要王室的庇護。——《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14「以利沙對僕人說:“究竟當為她作什麼呢?”基哈西說:“她沒有兒子,她丈夫也老了。”」

對當時希伯來女人來說,不生育是一件羞恥的事(參創卅23;賽四1; 路一25)。神給她兒子是要報答她對先知的接待。——《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15「以利沙說:“再叫她來。”於是叫了她來,她就站在門口。」

 

【王下四16「以利沙說:“明年到這時候,你必抱一個兒子。”她說:“神人,我主啊,不要那樣欺哄婢女。”」

 

【王下四17「婦人果然懷孕,到了那時候,生了一個兒子,正如以利沙所說的。」

 

【王下四18「孩子漸漸長大,一日到他父親和收割的人那裡。」

 

【王下四18-20孩子的病可能是無法診斷出病情的病,幾個小時後便死亡,一般均視此為中暑(siriasis),通常都會有劇烈的頭痛。即使是在以斯德倫(Esdraelon)平原的收割時節,這種病對兒童而言都是極為罕見的。有些解經家也提出可能是腦瘧疾,因為腦膜炎極少如此暴斃30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19「他對父親說:“我的頭啊,我的頭啊!”他父親對僕人說:“把他抱到他母親那裡。”」

 

【王下四20「僕人抱去,交給他母親,孩子坐在母親的膝上,到晌午就死了。」

 

【王下四21「他母親抱他上了樓,將他放在神人的床上,關上門出來,」

   這位婦人雖然失去了兒子,卻沒有失去信心。將孩子放在先知的房中乃是出於情緒的需要或出於方便,並不一定代表責備,亦不代表將孩子的魂關在房內(Gray),也不表示他並非死亡,只是遭受嚴重中暑者通常會呈現的電擊現象(米示拿 Niddah 70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22「呼叫她丈夫說:“你叫一個僕人給我牽一匹驢來,我要快快地去見神人,就回來。”」

 

【王下四23「丈夫說:“今日不是月朔,也不是安息日,你為何要去見他呢?”婦人說:“平安無事。”」

「月朔」與「安息日」是指定集會和獻祭的時間(參串8)。

「平安無事」婦人沒有將真相告訴丈夫和以利沙的僕人(26),大概是因為她認清楚信心的正確物件,是以利沙的神,所以不願花時間向其他人解釋。這句話顯示她對神有信心,她相信只需找到以利沙,問題便會迎刃而解。——《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23月朔或安息日(利二十三3;民二十八1014)。這是有關安息日敬拜及工作最早的經文,暗示當時容許在這種日子中旅行及工作(參:王下十一5-8)。耶穌的態度可能反映出較早期的以色列人心態,而非後來的法利賽人的規矩(可二23-28;參:來四章准許天上的聖徒安息及工作)。Keil 認為以色列中敬虔的人去到先知的家中敬拜及學習,因為當時利未人祭司並未擔任這樣的角色。有些解經家認為這是「較利於」用來作敬拜的日子(賽六十六23;參:西二16),因為月朔乃是不需要工作的節慶日(撒上二十5182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3 月朔和安息日由於使用陰曆,古以色列人每隔二十九至三十天,把每月的初一日,即新月初現之時,慶賀為節期。當日和安息日一樣,需要中止一切工作(見:摩八5),並且獻上祭物(民二十八1115)。在王國時代,君王是這些慶典的要角(見:結四十五17)。

  月朔從主前第三千年紀末葉,直到主前第一千年紀中期的新巴比倫帝國時代,也是美索不達米亞的重要節期。這是一般人諮詢先見或尋求默示的良機,這可能是以利沙和這些聖日有關的原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24「於是備上驢,對僕人說:“你快快趕著走,我若不吩咐你,就不要遲慢。”」

故事的發展越來越緊急,因此出現快快24節「快趕」,RSV;「帶路」,NIV;「繼續趕路」,希伯來文:見:29節);「你束上腰」(AVRSV;「把披風塞進腰帶裡」,JB)以便毫無牽掛地奔跑,不致因為需要向人問安而耽誤(路十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25「婦人就往迦密山去見神人。神人遠遠地看見她,對僕人基哈西說:“看哪,書念的婦人來了。」

「迦密山」離書念約廿四公里(十五英里)。——《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26「你跑去迎接她,問她說:你平安嗎?你丈夫平安嗎?孩子平安嗎?”她說:“平安。”」

 

【王下四27「婦人上了山,到神人那裡,就抱住神人的腳。基哈西前來要推開她,神人說:“由她吧!因為她心裡愁苦,耶和華向我隱瞞,沒有指示我。”」

「愁苦」原有抱怨之意。——《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28「婦人說:“我何嘗向我主求過兒子呢?我豈沒有說過,不要欺哄我嗎?”」

「欺哄」原文作「使我舒暢」(與16之「欺哄」不同)。

     婦人的意思是:神既要取去孩子的性命,為何當初給她孩子,叫她空歡喜一場?——《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29「以利沙吩咐基哈西說:“你束上腰,手拿我的杖前去。若遇見人,不要向他問安;人若向你問安,也不要回答,要把我的杖放在孩子臉上。”」

「杖」在古時代表能力(參串11)。

    不過,僕人用先知的杖並沒有奏效(31),顯示以利沙的能力乃來自禱告(33)。先知吩咐僕人不要向人問安,原因是當時的問安比較花時間,包括冗長的問候和見面禮。僕人有急務在身,不應耽延時間。——《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29 把杖放在孩子臉上除本段以外,聖經再沒有提到過先知有杖的配備(摩西的杖是另一個希伯來語字眼),這字在其他經文中只是指用作支持身體的普通杖子──很多時候是拐杖或手杖。第31節似乎顯示以利沙和基哈西相信這杖有可能使孩子復蘇。按照亞喀得的咒語文獻,杖有時是驅趕阿薩庫asakku,帶來疾病和發燒)邪靈的器具。由於孩子感到疼痛的是頭部,杖要放在他的臉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29-31基哈西帶著象徵先知權柄的杖(一如摩西用來行神蹟的杖,出四1-4,十七5-6),先行去到孩子的家中安慰孩子的父母,但是卻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NIVJB,如同王上十八29一樣)或「生機」(NEB)。孩子死了。──《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30「孩子的母親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離開你。”於是以利沙起身,隨著她去了。」

 

【王下四31「基哈西先去,把杖放在孩子臉上,卻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基哈西就迎著以利沙回來,告訴他說:“孩子還沒有醒過來。”」

 

【王下四32「以利沙來到,進了屋子,看見孩子死了,放在自己的床上。」

 

【王下四32-35這個孩子逐漸的復甦,與列王紀上十七章以利亞的話語立即生效的方法不同(一如基督在可五41-42;參:徒九40)。這並非只是人工呼吸。基哈西親自見證到孩子已死以及他復活,他的復活也成為一時佳話(八5)。這並不是人將自己的能力傳送出去的結果309。以利沙的信心建立在神身上,雖然聖經沒有直說,但由他的禱告可以看出(參:雅五17-1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33「他就關上門,只有自己和孩子在裡面,他便祈禱耶和華,」

「關上門」這是為了提防閒雜人的騷擾。(參本章4, 21; 可五37, 40——《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34「上床伏在孩子身上,口對口、眼對眼、手對手,既伏在孩子身上,孩子的身體就漸漸溫和了。」

 

【王下34 以利沙採取的步驟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咒語文學中,器官與器官的接觸是邪靈控制物件──附身──的方法。按照這種信念,生機或活力能夠借著不同器官的接觸,從一個身體轉移到另一個身體。先知仿照據稱為邪靈所用的方法,就能靠著耶和華的力量(留意他的禱告)趕鬼,使孩子複生。不少學者認為這是聖經之中感應法術最明顯的例證之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35「然後他下來,在屋裡來往走了一趟,又上去伏在孩子身上,孩子打了七個噴嚏,就睜開眼睛了。」

「下來」和「上去」指先知從床上下來,後來又上床伏在孩子身上。他一直留在樓頂的房子裡。——《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36「以利沙叫基哈西說:“你叫這書念婦人來。”於是叫了她來。以利沙說:“將你兒子抱起來。”」

 

【王下四37「婦人就進來,在以利沙腳前俯伏於地,抱起她兒子出去了。」

    「俯伏於地」指婦人向神謝恩和敬拜。——《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38「以利沙又來到吉甲,那地正有饑荒,先知門徒坐在他面前,他吩咐僕人說:“你將大鍋放在火上,給先知門徒熬湯。”」

「吉甲」這裡可能是指在以法蓮境內,示羅西南(參:王下二1)的吉甲,而非近耶利哥(書四19)或 Qalqaliyah(=BaalshalishaGray 之立場)。     

饑荒MT)」可能是指八章1節的同一次饑荒。先知們「坐在他前面」(AV),這個聚會NIV)應當是指「學校」一景(YeshivaBen Sira 5129)。AVRSV)是「清湯」(NEB;「燉湯」,NIVGNB),乃團體伙食常吃的一味。──《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39「有一個人去到田野掐菜,遇見一棵野瓜藤,就摘了一兜野瓜回來,切了擱在熬湯的鍋中,因為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一兜」原文作「滿了他的外衣」,大概是指那人拉起身上的外衣,以此盛滿了野瓜。——《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39野瓜藤paqqu^`o^t[)或謂野瓜(LXX colocynth),乃強力的瀉劑。這種 citrullus colocyntis 的特徵便是像小瓜一樣的、黃色的「苦蘋果」(NEB)。經文沒有說明為何這些常見的植物令人無法入口。雖然有解經家假設這是一件無法模倣的魔術,他加了另外一些東西進去,或謂麵粉乃是要扭轉他們對凶兆的迷信,但這些都無法減低這個潔淨及醫治的象徵性行動(一如耶利哥水源的鹽,王下二19-22)的神蹟性。──《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39 熬湯的作料學者一般相信有毒的作料是稱為苦西瓜(colocynth)的黃瓜,今日普遍稱為「所多瑪蘋果」(apple of Sodom)其毒足以致命。──《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40「倒出來給眾人吃,吃的時候,都喊叫說:“神人哪,鍋中有致死的毒物!”所以眾人不能吃了。」

 

【王下四41「以利沙說:“拿點面來。”就把面撒在鍋中,說:“倒出來,給眾人吃吧!”鍋中就沒有毒了。」

 

【王下41 加面粗麵粉和細麵粉被視為有驅除邪術的法力。古代近東的施咒或儀式經常用得上它,只是不如本節所述。麵粉有時可以製作麵團小像,用於法術儀式中。有時則在施法物件周圍灑上麵粉圓圈。以利沙所採取的步驟往往都與法術界有相像之處,但永不依照常見的方式,也沒有儀式性的成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42「有一個人從巴力沙利沙來,帶著初熟大麥作的餅二十個,並新穗子,裝在口袋裡,送給神人。神人說:“把這些給眾人吃。”」

「巴力沙利沙」位於以法蓮山地。

    「新穗子」指獻素祭時用火烘過的去殼麥穗(見利二14)。

「裝在口袋裡」此句於原文意思不詳。——《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四42「巴力沙利沙」在沙崙平原(參:撒上九4)的 Lydda 以北,應當就是以法蓮境內的Khirbet al-Marjamah310初熟的大麥(新收的,w#karmel b#s]iq#lo{no^NEB 作「新一季的穗子」)可能就是可口的「烘過的新麥穗」(參:利二14,新譯)。──《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42 巴力沙利沙巴力沙利沙的傳統位置是沙侖平原上的伯薩里薩(Bethsarisa),在約帕西北偏西約十五哩外。其他解經家則採取比較接近吉甲的地點,如以法蓮山地東部,伯特利西北約六哩的隱薩米亞(Ein Samiya)。──《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四42-44餵飽多人】此事件與上述事件未必是相聯的,但同樣的顯示耶和華神關顧祂的子民。初熟的產物通常是拿來給祭司獻給神的(如:利二十三10),以利沙接受這些禮物並將之與眾人分享,可能表示眾人視他為耶和華的代表。整件事情被形容為是預言的應驗。這是一個神蹟,可以與後來耶穌餵飽五千人一事媲美(太十四13-2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43「僕人說:『這一點豈可擺給一百人吃呢?』以利沙說:『你只管給眾人吃吧!因為耶和華如此說,眾人必吃了,還剩下。』」

         「僕人說,這一點豈可擺給一百人吃呢?」在神的工作上,信心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因為沒有信心,就沒有真正的屬靈工作。但在我們的信心需要操練和加強,而神是用物質上的需要,作為一種訓練方法,使我們能達到那目的。在許多不可觸摸的事物上揚言向神有信心是不大困難的。我們甚至可以在這事上自欺,因為客觀方面沒有具體的實例,來證明我們那種缺乏信心的真情。但要是有了經濟上,飲食上,現款上等需要,這些非常實際的事物,就立即試驗出我們信心的實在。如果我們在工作上不能信靠神供給我們地上的需要,那我們談到屬靈的需要又有什麼用處呢?我們向別人宣告神是活的神,讓我們就在物質的實際範圍裡,證明神是活的。如果我們先學會了在物質的需要上信靠神,那麼當屬靈需要來臨的時候,我們便知道應該如何堅定不移的信靠祂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王下四43他的僕人(新譯),這個罕見的希伯來字(m#s%a{r#t[o^)曾用於約書亞身上(出二十四13,「幫手」),在此可能是指基哈西,他可能懷疑這一點食物不夠分,一如耶穌門徒的懷疑一樣(太十四17,十五34-39),可能因為這是一個人用一個小口袋裝來的緣故。一百這個數字可能是代表性地指一大堆人(參:王上十八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四44「僕人就擺在眾人面前,他們吃了,果然還剩下,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王下四章】本章記一寡婦求助以利沙。先知說:「我可以為你作甚麼呢?你告訴我,你家埵閉し礡H」她說:「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甚麼!」許多人求助於人,卻不知道他們家中的一瓶油就是至寶。─ 桑安柱《這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