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五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五1「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麻風。」

「大麻瘋」在舊約聖經中此字可指各種不同的皮膚病症,並非一定指今天的麻瘋病。——《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1乃縵乃是敘利亞常見的名字(亞拉拉克及拉斯珊拉碑文)意為「有恩惠的」。他被形容為一個「為大」(亦即重要)(i^s% ga{d[o^l)、「為尊」(希伯來文意為「受寵」)的人,又是大能的勇士(gibbo^r h]ayil),但卻長了大痲瘋。這些描述並非編者的添加,因為他受尊敬(16節),同時亞蘭王的信中也稱他為「我臣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1 亞蘭/敘利亞以色列北面的亞蘭地,希臘人稱為敘利亞。現有證據顯示亞蘭人主前第二千年紀一直在幼發拉底河上游定居,開始時是農村居民和牧人,後來在政治上成為聯盟國。在這時期他們有時是盟友,有時則是為以色列帶來最多侵擾的敵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1 痲瘋研究本節用語的學者認為經常譯作「大痲瘋」的字眼,正確的翻譯應該是「(皮膚)損害」,或可以用較不專門的「鱗屑狀皮膚病」。這些皮膚上的斑點可能有發腫、流膿,或鱗屑的問題。亞喀得語的用語亦同樣廣泛;巴比倫人也是視之為不潔,又看為神明的懲罰。在古代近東,臨床痲瘋病(漢森氏病)要到亞歷山大大帝時代,才有發生的記錄。並且漢森氏病最主要的病症一個也沒有在古代文獻中出現,反之,所列的症狀卻顯示與漢森氏病無關。經文不把它形容為傳染性的病症。現代醫學照所記的描述,可以診斷為牛皮癬、濕疹、瘌痢、脂漏性皮膚炎,以及一系列的黴菌感染。整個文化對皮膚病的憎惡,可能是因為它看來(有時還有氣味)彷佛死屍腐爛的皮膚,因而與死亡有關。自然而然的厭惡感,加上基於儀式而非醫藥因素的隔離,使患者被社會遺棄之地位嚴重惡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1~27十字架引到生命的更新】在路加福音第四章堙A主耶穌特別題到乃縵的故事,親自見證他是一個蒙了大憐憫、大恩典的人;這個故事說出一個天然的人藉著基督的十字架進入了屬靈的生命。

         乃縵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他是一個大能的勇士。並且他的能力也不是天然人的能力,乃是神賜給他的能力,他是一個有屬靈能力的人。一個人在神兒女中間有地位,作首領,為尊為大,又有屬靈的恩賜,但很可能這個人本身仍是很不屬靈。恩賜是寶貴的,但恩賜不是主;能力也是寶貴的,但能力也不是主。

         乃縵有一個好處就是他自己知道長了大痲瘋。今天有許多神的兒女長了大痲瘋,自己卻不知道。乃縵雖知道自己身長了大痲瘋,卻仍要面子,不肯謙卑、誠實地找先知來醫治他。今日也有多少神的兒女們稍微為主作了一點事,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好像連主都要謝謝他。

         天然人第二種的表現就是容易受激動。先知不出來見他,只打發他的門徒要乃縵到約但河中去沐浴七次,他就動怒了。現在在教會中也有這種神的僕人,他們有屬靈的恩賜,卻攩不起別人說一句使他不喜歡的話,便變了臉色。

         天然人第三種表現,就是不滿意十字架的救法。乃縵說我們敘利亞的水難道不必這堛漱籉n麼?他要先知出來見他,站著由耶和華,在患處以搖手,治好這大痲瘋。他的意思是說,我並不是全身都長大痲瘋,我們身上也有好處,只要醫治壞的地方就好了。他有他自己理想的救法。天然的人永遠喜歡他的長處,保留他的長處,總覺得自己還有甚麼長處。但神不一切出於天然的東西。以利沙必須等到乃縵從約但河沐浴七次回來之後,才肯出來見他。主的眼精不看天然的人,只看復活的人。

         乃縵所得的拯救。第一,他蒙聖靈的光照。今天卻有多少所謂神的僕人,到處奔跑,想要為神作大工;但從來沒有蒙過光照,不曉得他們所作的事不能得主的喜歡。

         第二,是微小的道路、簡單的方法。神使用一個從以色列擄來的小女子,藉一個被人藐視的小女子把福音傳給他,這就是十字架頭一步的工作。以利沙不出來見他,就是意折服他的意志。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是一直要把人放在最低微的地位上,要把人的榮耀摔碎。若沒有聖靈的工作,我們永遠不能接受十字架的對付,因為人的意志不肯折服。

         以利沙要乃縵到約但河去沐浴七次,他就氣忿忿轉身去了,幸好他的僕人對他說︰「我父阿,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豈不作麼?」難就難在這是一件小事。人的頭腦就是喜歡複雜,就是喜歡作大事,但神卻用一個最簡單的方法來拯救人。凡在小事上不能順服神的,都是不能為神作大事的。

         沐浴七次。七就是完全的數字。十字架的路是一生的道路,等到時候滿足了,新的生命就開始萌芽了。

         這時乃縵來到以利沙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十字架帶來對神新的認識。乃縵在以利沙面前,不再那麼威風了。這是十字架所帶來新生命的新態度。他現在乃是按著靈的新樣的新表現,清潔、溫柔、謙卑。乃縵並且要求帶迦南的土回自己的國;這是說到神賜聖靈在我們堶情A給我們作憑據。乃縵又說,從今以後我不再敬拜別的神,只敬拜耶和華;不給別的神獻祭,只獻給耶和華。他成了祭壇的子民,十字架的記號一直在他身上,現在十字架不僅是他的經歷,也成了他的生命。

         先知門徒基哈西的事,對於事奉主的是一個嚴肅的警告。他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為要得著人的榮耀、地位、好處和今生的享受,竟離開了十字架的窄路,走了主之外的道路。以利沙說︰「我的心豈沒有和你同去呢?」我們所有的行動都在我們主的眼中。當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出去的時候,他身上長滿了大痲瘋。──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五2「先前亞蘭人成群地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侍乃縵的妻。」

亞蘭王可能是便哈達三世,他曾經與以色列立約停戰(八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3「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風。”」

「撒瑪利亞」是以色列(北國)的京城(見王上十六24),這裡是代表以色列。——《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3】「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

         「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這個被擄的以色列奴婢所說的話,雖然看來平凡,卻需要很大的信心和勇敢才能說出來。她不怕可能失敗所招致的痛苦後果。結果,不但使大元帥乃縵本人認識了神,整個亞蘭國也都知道了神的作為。今天的基督徒不能夠引人歸主,不是因學問、地位、財富、聲譽不及人的緣故,而是因為不敢為福音稍冒風險。─ 陳終道《十分鐘短講集》

 

【王下五3撒瑪利亞位於何處?那地狀況如何?】

答:撒瑪利亞--意守望塔之安全,以色列人分為二國的時候,隨從耶羅波安的十支派的地,原名以色列國,又名撒瑪利亞地,其地界南至伯特利,北至但,東抵亞蘭及亞捫,西至地中海。後因疆場多事,國土漸削,猶大據有但及西緬地,亞蘭侵入以色列境(王下十32),亞述也屢佔據城邑(王下十五29,代上五26,王下十七56),並且將這地的人民擄去,而將亞述人民安置在這地的城邑(王下十七2324,拉四10)。王國分裂之後,猶大國以耶路撒冷為京都;以色列國到暗利為王的時候,在沙侖平原東邊,向撒瑪買了撒瑪利亞山,在山上建築堅固的都城(王上十六24),其子亞哈王又在城內修造    巴力廟及象牙宮(王上十六32,廿二39)。亞哈曾經出城擊殺來攻之亞蘭人,後來又與亞蘭人爭戰,中箭而死,葬於撒瑪利亞(王上廿121,廿二3438)。亞哈謝王是從這城的樓上掉下來而病了的(王下一2)。此城就是先知以利沙的家鄉(王下二25,五3)。耶戶殺亞哈七十個兒子、亞哈的臣子和凡敬拜巴力的人於這城(王下十128)。在耶羅波安第二年,先知阿摩司曾豫言這城必被毀滅(摩三15,四12)。關於這城的事蹟,在舊約中間有其他的記載(王下六24-七20,何十47,彌一6)。及新約時候,羅馬立撒瑪利亞為行省,介入猶大和加利利二省中間。主耶穌曾在這省的敘加城外與婦人談道(約四443)。腓利、彼得和約翰曾在這省內傳揚福音,行神跡異能,領人歸向基督(徒八525)。――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王下五3-4被擄者向元帥獻計。以利沙被以色列人公認為先知(na{b[i^'),一個以色列的小女子都知道他能夠除去('sp)大痲瘋(參:民十二1014);這是一個罕見的字,意為「醫治」,可能源於米索不達米亞祭儀醫師(as%ipu)的工作。舊約中的大痲瘋(s]a{ra'at{)乃指不同的「惡疾」(NEB)或是傳染性皮膚病(參:NIV 邊註),後者乃更正確的翻譯。其病癥乃不同類的腫脹、疥癬、白斑(參27節)、淺或深色的斑點或鱗皮,同時也可用來形容生在毛衣、亞麻、皮衣上的黴,或是生在牆上的菌(利十三-十四)312。罕生氏桿狀菌疾病(痲瘋病──Elephantiasis graecorum)是到主前第二世紀時才在埃及被發現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4「乃縵進去,告訴他主人說,以色列國的女子如此如此說。」

 

【王下五5「亞蘭王說:“你可以去,我也達信于以色列王。”於是,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

    「十他連得」約重三百公斤(六百六十二磅)。

「六千舍客勒」約重六十公斤(一百三十三磅)。——《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5 乃縵的禮物乃縵所攜同的是數額驚人的禮物。十他連得等於三萬舍客勒,換言之大約七百五十磅銀子。六千舍客勒金子約是一百五十磅(一舍客勒金子大致等於十五舍客勒銀子)。換算到今日的購買力,這是七億五千萬美元。典型的年薪是十舍客勒銀子,一舍客勒金子可以買一噸穀物,可見這數額是何等巨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5-6考古證據已證明國與國間確曾就醫療案例交換信件(馬裡、赫人及亞述檔案)313,見面禮的習俗也有史可稽。這裡所記載的見面禮則是格外的豐富,光是銀子已經是五倍於暗利為撒瑪利亞而支出的數目(王上十六24)。這裡的「衣裳」(「替換服裝」,AV)乃是額外的禮物,乃當時敘利亞所用的衣服(rolls of cloth),並非節日禮服(參:「節期外袍」,J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6「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僕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風。”」

 

【王下五7「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 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麻風。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

    「撕裂衣服」是遭遇大難或極度悲痛時的舉動(參串6)。

    「尋隙」指製造機會或找藉口。——《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8「神人以利沙聽見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發人去見王,說:“你為什麼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這裡來,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

 

【王下五9「於是,乃縵帶著車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門前。」

 

【王下五9-12乃縵期望受到禮遇(「這樣的一個人」,11節)及公開而「隆重」的儀式,而非一個簡單低調的行動。以利沙如此作的目的是要教導他謙卑及信心。一位偉大的人物可能會期望「一件大事」(13節,NRSV;「困難的事」,REB),神卻常常用小事來考驗我們。大馬色清澈的河流源於籠罩積雪的亞瑪奴(Amanus)山(希伯來文 Qere{ Amana 讀成 Abana,為現代的 Barada 河)或是黑門山的巴爾巴爾(Barbar)河(現代的`Awaj)。──《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10「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對乃縵說:“你去在約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

 

【王下10 約但之旅以利沙大概是在撒瑪利亞(見24節的注釋),到約但河大約是四十哩的路程。撒瑪利亞和約但河之間並沒有直接、易走的途徑。他大概要循所來的原路北上多坍,沿多坍穀到耶斯列平原,再從耶斯列穿越基利波山隘,經伯珊下到約但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10 沐浴七回按照美索不達米亞的南布林比namburbi)儀式,保護性淨化的方法是面對上游浸水七次,再面對下游浸水七次。儀式又包括把獻給伊亞神的禮物放入水中。其信念是流水能將不潔帶到冥界。以利沙在此所選擇的,也是一個對於生活在充斥著法術儀式的世界裡面之人,有相當熟悉程度的步驟。從醫學角度而言,以色列好幾處地方(如:提比哩亞附近),都有能夠使患上某些疾病的皮膚恢復健康的溫泉。然而經文特別提到約但河,不得與礦泉相混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11「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 神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麻風。」

    「在患處以上搖手」大概是指當時的趕鬼儀式。古人常認為疾病乃鬼魔之所為。當時以色列是亞蘭的手下敗將,乃縵以為帶著禮金來求醫,以色列人便會給他隆重的歡迎和款待。怎料以利沙不但沒有親自接見他,反打發他走。——《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11 預期的步驟乃縵顯然預期以利沙使用別的方法。呼召和念咒時經常同時需要舉手(這譯法比「搖手」為佳)。亞蘭的劄庫爾(Zakkur)碑文和好些浮雕都描述舉手祈禱的動作(右手舉起,手心向內,肘部彎曲)。亞喀得文獻中稱為舒伊拉shuilla,舉起手)的一系列的咒語,現存的抄本都是來自當代。這些著作以呼召和讚美神明的禱文開始,逐步提升至祈求平息怒氣、保護、驅邪的禱告。按照古代的世界觀,執行儀式而不召請專人按照正當的動作念咒,主持一切步驟,是很不尋常的一回事。毋需專家在場,使乃縵誤以為任何水源都有淨化的功效。他預期以利沙以專人的身分使他的病情改觀,以利沙卻故意不擔任這角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12「大馬士革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裡沐浴不得潔淨嗎?”於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

    「亞罷拿」是穿過大馬色的河。「法珥法」大概是亞罷拿南部的支流。這裡有清澈的河水,與汙濁的約但河水成一強烈對比。——《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12 亞罷拿和法珥法部分古卷的異文作「亞曼拿」(Amana)大概比亞罷拿(Abana)為佳,因為前利巴嫩山脈有亞曼拿山,又有亞曼拿河(今名巴拉達河〔Barada〕)從山側流入大馬士革平原。法珥法河的位置則較難確定。它可能是從黑門山側流進大馬士革東南面沼澤地帶的阿瓦吉河(el-Awaj)。──《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13「他的僕人進前來,對他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豈不作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

 

【王下五13-14潔淨大痲瘋(希伯來文 rh]s]10節)的儀式是七重的沐浴(利十四7-9),要乃縵「跳進」(希伯來文 t]blNIV 作,「沾」;JB 作「浸入」)約但河中。這表示要完全順服神的話,亦即「重生」。七次是象徵完全的數目,並非指潔淨的洗禮(彼前三21)或是與過去一刀兩斷(以色列人越過約但河時的重點是在其中「站住」,書三8,四9)。──《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14「於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旦河裡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王下五15「乃縵帶著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神人那裡,站在他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 神。現在求你收點僕人的禮物。”」

 

【王下五15-16乃縵的態度當他的肉復原(「煥然一新」,14節)時,他也同樣的得到改變(15節)。乃縵的宣告表示他承認耶和華神是普世的神,這並不能用來證明敘利亞的宗教(大馬色的 Baal-Shamaim 崇拜)已經是一神主義。以利沙拒絕接受「表示感激」(NEB;希伯來文 b#ra{ka^,「祝福」)的禮物,與假先知及基哈西形成明顯對比(22-23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16「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侍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乃縵再三地求他,他卻不受。」

 

【王下五17「乃縵說:“你若不肯受,請將兩騾子馱的土賜給僕人。從今以後,僕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

乃縵索取以色列的泥土,用意大概是要在自己的地方為耶和華築壇向祂獻祭(參出廿24)。——《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17兩騾子馱的乃為了作為「聖地」根基的準備,以便建立祭壇,並非因為耶和華神只能在以色列的土壤上接受敬拜,乃縵對於神的認識仍屬淺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17 將土帶回乃縵坦言他帶這些泥土回去是要用來獻祭。這話表示他有意用帶回去的泥土築壇(本節所用的「土」,與出埃及記二十24,命令他們建築土壇的字眼相同;進一步資料見:該節經文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17~19問:乃縵陪同他主人進臨門廟叩拜時,他也屈身,他向以利沙認罪,求神饒恕;以利沙對祂說,他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王下五17-19),乃縵向偶像屈身,為甚麼無罪?

         答:乃縵向偶像屈身是他的責任問題。他的主人要拜偶像,他攙扶他的主人,因此也向偶像屈身。實際上他的屈身與偶像沒有發生關係。但我們還是不要作這種近乎罪的事。世界上最難的人乃是住在城牆邊的人。你要安全,最好不要住在邊界上,否則敵人一炮打過來,首先就打到你。你要安全,還是住在離邊界遠的地方。基督徒最怕的就是作邊緣的人,你去作那種近乎罪的事,總是不上算的。比方在德國與法國邊界居住的人,常在兩國之間走來走去,結果總是吃虧。你若作邊緣的人,雖然不一定跌倒,但別人卻為你害怕。── 倪柝聲《聖經問答》

 

【王下五18「惟有一件事,願耶和華饒恕你僕人:我主人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願耶和華饒恕我。”」

「臨門」即大馬色的神「哈達」之名銜(參亞十二11)。在傳說的神話中,它與巴力相似,是暴風雨的神只。乃縵預料將來他回國後,在職責上仍須扶亞蘭王叩拜臨門,表面上是拜假神,但他希望以利沙明白,他已決志不拜臨門,只拜耶和華為神。——《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18以利沙並未譴責他,因他職責所在必須服事王。希伯來文「用手攙扶」並非指真正的用手去支持王,而是指他是王的「左右手」(參:王下七217)。有關臨門,請見:列王紀上十五18,該處經文也是與送禮有關。──《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18 臨門廟臨門(Rimmon Ramman「打雷者」)相信是亞蘭諸神之首,風暴之神哈達的別號。學者對兩者之間的關係雖然很有把握,這名字在聖經以外依然從未出現(見:亞十二11之「哈達臨門」)。大馬士革(大馬色)有限的挖掘未能發現本節所述的廟宇,然而烏邁亞德清真寺(Umayyad Mosque)的基石之中,有一塊發現是來自這時代的立石碑(orthostat)。這碑用玄武岩製造,上刻文字。它在此被發現,表示清真寺可能是建於古代廟宇遺址之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18臨門是什麼?】

    答:臨門Rimmon是古時亞蘭國之一種邪神,其廟在大馬色。亞蘭王與其元帥乃縵Naaman(意歡暢)常進入廟中叩拜此神,其名或稱為哈達神,有時兩名並稱,為哈達臨門,在亞述國亦有臨門之神,為十二大神之一。據說為司掌風雨雷電之神,或以其能毀壞禾稼,又以其為滋潤百物之王,所以當時人將敬畏而膜拜之。先知撒迦利亞論到聖靈降臨的日子說,耶路撒冷必有大悲哀,如米吉多哈達臨門的悲哀。若以此神用作地名,來形容其民所遭遇悲哀的事,則甚有義意了。(亞十二10 11)。──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王下五19「以利沙對他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乃縵就離開他去了,走了不遠。」

乃縵與以利沙的關係以外交詞令表達。「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並非只是「道別」(NEB)的意思,而是承認聽者已與發言者及其神建立了約的關係。同理,「都平安嗎?」(21節,h@s%a{lo^m)通常表示重開談判(王下九17-1931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20「神人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心裡說:“我主人不願從這亞蘭人乃縵手裡受他帶來的禮物,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

基哈西為己謀利的作為卻破壞了這個關係。他的言行充滿了貪婪(22節)、欺騙(23-25節)及目無尊長(20節,「這亞蘭人」)。尤有甚者,他妄自指著耶和華的名起誓(20節,與以利沙相反,16節),並企圖掩飾,因此得到他當得的刑罰(利十九12;徒五2-3)。乃縵雖然新信主,他對主的忠心卻勝於基哈西。──《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21「於是基哈西追趕乃縵。乃縵看見有人追趕,就急忙下車迎著他,說:“都平安嗎?”」

 

【王下五22「說:“都平安。我主人打發我來說:剛才有兩個少年人,是先知門徒,從以法蓮山地來見我。請你賜他們一他連得銀子、兩套衣裳。”」

「一他連得」約重三十公斤(六十七磅)。——《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23「乃縵說:“請受二他連得。”再三地請受,便將二他連得銀子裝在兩個口袋裡,又將兩套衣裳交給兩個僕人,他們就在基哈西前頭抬著走。」

    「衣裳」指華麗的服裝;古人視之為財產,如金銀一樣。(參書7:21; 5:2)——《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24「到了山岡,基哈西從他們手中接過來,放在屋裡,打發他們回去。」

「山岡」(希伯來文 `o{pelAV 作「塔」)可能是指耶路撒冷的俄斐勒區,但更有可能指撒瑪利亞的「山岡」(RSV)。──《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五25「基哈西進去,站在他主人面前。以利沙問他說:“基哈西你從哪裡來?”回答說:“僕人沒有往那裡去。”」

 

【王下五26「以利沙對他說:“那人下車轉回迎你的時候,我的心豈沒有去呢?這豈是受銀子、衣裳、買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的時候呢?」

「買橄欖園 ...... 僕婢」是古人置業的方法。——《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五26「我的心豈沒有去呢?」(心,AVRSVNEBGNB 作「靈」)可能是指先知的關心及知識。──《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6 指摘基哈西無論這筆金錢是乃縵的私產還是來自亞蘭王的國庫,基哈西都可以自辯說他是收回掠自以色列的物而已。但基哈西的動機與慈惠和充實國庫無關。以利沙口中的「橄欖園、葡萄園、牛羊、僕婢」,是指他用這些錢可以買什麼東西。新得的財富能夠為他帶來終生受用不盡的奢華和安逸。基哈西把作為先知的高貴呼召,貶低為出租神能力圖利的行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五27「因此,乃縵的大麻風必沾染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長了大麻風,像雪那樣白。」

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退出去MT mill#pa{na{w;參六32;拿一3;創四十一46),此字乃指由一位尊長者面前被解散。他受到的刑罰是乃縵的大痲瘋必沾染他和他的後裔直到永遠,出埃及記二十5已對那些破壞不准拜偶像(此處是貪愛錢財及財物)誡命者警告,亞幹及他的後裔也遭受同樣的刑罰(書七24-26)。神出於慈悲的緣故,常常只是將此刑罰限於第一代,或最多只追討到第四代。到耶穌基督的時代,乃縵事件已成為家喻戶曉的故事,耶穌引用之作為一個特別的例子:當許多猶大人不肯聽從當時先知的呼籲時,一個非以色列的大痲瘋病人卻因為順服神藉先知所說的話而得醫治(路四2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7 病症的轉移初民相信祝巫能夠借著魔法和咒語使人患病。消除疾病的儀式(如:南布林布儀式)通常包括將邪惡轉移到某個對象,然後把它丟棄。一般觀念是乃縵的病藉沐浴儀式轉移到水中,隨流水消逝。但乃縵也曾觸摸過帶來的禮物,本段將禮物視作將邪惡轉移的媒介。這概念和我們所謂的接觸傳染病原相仿(但在醫學上沒有一個皮膚病的病原體能夠如此迅速地藉自然方法傳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27 基哈西的厄運請參看五章1節的注釋中有關大痲瘋的討論。這不是死刑,他不但沒有生命的危險,連健康也沒有危險。這病可算為社會性疾病,被社會遺棄是其主要後果。這病像「雪」的形容最可能是指它像雪花片片,不是指顏色(某些譯本中的「白」字是加上去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