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七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七1「以利沙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瑪利亞城門口,一細亞細面要賣銀一舍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要賣銀一舍客勒。”」

以利沙在此處的預言在解圍時完全應驗(1節;參18-20節),屆時生活必需品之價格會跌至一般價格以下。這種預言十分有效,因為沒有時間使穀物生長以補充供應。城門口是市集及地方法院審判之所在。──《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1 價格改變一細亞約等於七夸脫半,大約足夠一個成人一星期的食用,故此本節的價格仍是過高(然而參較六25的注釋,就可看出處境已經大為改善)。巴比倫文獻提供了價格的資料。在正常情形下,一舍客勒可以買到大約一百夸脫大麥,但這時只能買到十五夸脫。亞述巴尼帕圍攻巴比倫時,一舍客勒只能買十夸脫大麥。一家四口糊口所需大約是每日四夸脫大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1~17無窮糧食的供應】本章有一個偉大的轉機。這轉機一面是藉著以利沙而帶進來,一面也是藉著那四個長大痲瘋的人扭轉了整個局面。

   那四個長大痲瘋的人親眼看見了神的異象,亞蘭人的營盤不剩一人,這是預表在各各他山上主耶穌完全的得勝。他們自己先吃飽喝足了,先得到了金銀和衣服,然後說我們所作的不好,今天是有好信息的日子,應該去與王家報信。我們吃到了那生命的糧食,也得著了屬靈的豐富,也要起來把著好信息報給神的兒女們。

   他們能夠蒙這麼大的恩典,是有條件的︰第一,他們實在站在神的光中,看見自己的無有,承認他們是長大痲瘋的人,是坐在城門外被人棄絕的人。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天國之子都是活在自己無有的靈堙A他們覺得自己沒有甚麼,自己算不得甚麼。

   第二,他們也是心媊渴的人。他們不像以色列百姓餓得把自己兒子都吃掉,不知道去找主要食物。他們是滿了饑渴的心和謙卑追求的靈,願出一切代價來追求主。惟有這樣的人,才能看見基督得勝和屬靈的豐富。

   今日王的家就是神的家,正在屬靈大饑荒的時候,你若吃飽喝足了,要記念你的弟兄們。

   那攙扶王的軍長,因著他說了不信的話,就應驗了神人所說的話,被眾人踐踏而死,這是一個嚴肅的警告。我們若說不信的話,破壞神兒女們的信心,就必有可怕的審判臨到我們身上。──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七2「有一個攙扶王的軍長對神人說:“即便耶和華使天開了窗戶,也不能有這事。”以利沙說:“你必親眼看見,卻不得吃。”」

「軍長」(參:AV 之「主」;MT s%a{li^s%)乃指戰車小組中的第三手,是拿兵器的侍從武官(NEB 作「副官」),為王的助手(參:王下九25,五18316。天上的窗戶(NIV 作「水閘」)乃象徵語(創七11;瑪三1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2 軍長學者相信這裡所用的字眼原本是指戰車上的第三名隊員,這人的職責是持盾保護駕車者和弓箭手。後來則在戰車場合以外,泛指拿兵器的人,或在行政事務中作王輔助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2 天上的窗戶經文用富有詩意的「天上的窗戶」一語,來形容降雨的出口。這不是科學化的用語,而是從說話之人的角度描述,就如「日落」一類現代用語一樣。除本節以外,這個說法在古代近東文獻中出現的惟一案例是巴力建屋的神話。他居所的窗戶被形容為雲層的裂口。但即使在此也和雨水無關。軍長只是泛稱神的供應,因為討論的主題是食物,不是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七3「在城門那裡有四個長大麻風的人,他們彼此說:“我們為何坐在這裡等死呢?」

 

【王下七4「我們若說,進城去吧!城裡有饑荒,必死在那裡;若在這裡坐著不動,也必是死。來吧!我們去投降亞蘭人的軍隊,他們若留我們的活命,就活著;若殺我們,就死了吧!”」

 

【王下七5「黃昏的時候,他們起來往亞蘭人的營盤去,到了營邊,不見一人在那裡,」

 

【王下七6「因為主使亞蘭人的軍隊聽見車馬的聲音,是大軍的聲音,他們就彼此說:“這必是以色列王賄買赫人的諸王和埃及人的諸王來攻擊我們。”」

引起恐慌或謠言的聲音乃是神的作為。神往往使用許多不同的方法來成就祂的旨意。當時新赫人在敘利亞北部(Hitti-land「赫之人地」)坐大317。埃及人(MT mis]rayim)可能應讀作 Mus]ri 人(mus]ri^m)是赫人及亞蘭人之同盟(如王上十28)。亞蘭人倉皇逃命,連未上馬具的戰車馬都棄置不顧。──《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6 赫人和埃及人的軍隊赫人幾個世紀以前已經離開了安那托利亞的家鄉,在亞蘭以北,以迦基米施和卡拉特珀(Karatepe)等城邦為中心的地區定居。在這時代,哈馬很可能仍是赫人城邦之一。赫人諸邦和亞蘭人之間素來已有爭戰。埃及則比較難以解釋,因為甚少證據顯示這時代的埃及在黎凡特地區有活躍或有興趣的跡象。此外,埃及人有複數的「諸王」也很奇怪。部分學者提出此字應作「穆斯裡」(Musri;原文 ms]ry),不是「埃及」(希伯來原文 ms]rym)。其地點雖然未有定論,所指的卻就是同時代撒縵以色三世碑文中的穆斯裡。穆斯裡是主前八五三年誇誇一役中,與撒縵以色三世作戰的「哈提地」聯軍的一份子。在主前八四一年撒縵以色三世黑色石碑的進貢名單中,穆斯裡之名緊接在以色列王耶戶之後。這穆斯裡若如很多學者所假定是埃及的話,本節就證明了埃及在這地區活躍。它若在北敘利亞,則其位置至今不明。部分學者支援這論點,因為主前八世紀亞蘭的塞菲雷條約,也提到它是阿爾帕德(Arpad;北敘利亞之阿勒坡以北)的鄰邦,其他學者則認為這個穆斯裡不是地名,而是君王的名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七10「他們就去叫守城門的,告訴他們說:“我們到了亞蘭人的營,不見一人在那裡,也無人聲,只有拴著的馬和驢,帳棚都照舊。”」

   

【王下七10-15王懷疑這是一個陰謀,一如他的祖先在艾城時所行的一樣(書八3-28)。然而,他決定採用危險性最低的行動,差派剩下之馬中的五匹馬(而非 NEB 的「一些」),但顯然只有兩個人騎在馬上(14節,NEBMT rekeb[ su^si^m);而非如 AV 所說的差派「戰車馬」或 NIV 所說的「戰車及馬」去。──《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七11「守城門的叫了眾守門的人來,他們就進去與王家報信。」

 

【王下七12「王夜間起來,對臣僕說:“我告訴你們亞蘭人向我們如何行:他們知道我們饑餓,所以離營,埋伏在田野,說:‘以色列人出城的時候,我們就活捉他們,得以進城。’”」

 

【王下七13「有一個臣僕對王說:“我們不如用城裡剩下之馬中的五匹馬(馬和城裡剩下的以色列人都是一樣,快要滅絕),打發人去窺探。”」

 

【王下七14「於是取了兩輛車和馬,王差人去追尋亞蘭軍,說:“你們去窺探窺探。”」

 

【王下七15「他們就追尋到約旦河,看見滿道上都是亞蘭人急跑時丟棄的衣服、器具。使者就回來報告王。」

 

【王下15 亞蘭撤退撒瑪利亞的領袖懷疑這是古時十分有名的計策──表面放棄圍城返國,暗地設下伏兵。幾個世紀前希臘攻取特洛伊城,大概是這計策之使用最有名的例證。史詩《伊里亞德》記載了這場戰事的始末。他們追蹤撤逃的亞蘭人,直到四十多哩以外的約但河為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七16「眾人就出去,擄掠亞蘭人的營盤。於是一細亞細面賣銀一舍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賣銀一舍客勒,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王下七17「王派攙扶他的那軍長,在城門口彈壓,眾人在那裡將他踐踏,他就死了,正如神人在王下來見他的時候所說的。」

 

【王下七17-20真預言的試金石是看其是否應驗(申十八21-22)。這一段經文並非只是重複或誤寫,而是一個總結,強調作者對此事件的道德評價。信靠神的人絕對不會有缺乏,在此一餐所需的貴重細麵(7.3公升)價錢相等於普通大麥的雙倍,由此可見其貨源豐富。──《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七18「神人曾對王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瑪利亞城門口,二細亞大麥要賣銀一舍客勒,一細亞細面也要賣銀一舍客勒。”」

 

【王下七19「那軍長對神人說:“即便耶和華使天開了窗戶,也不能有這事。”神人說:“你必親眼看見,卻不得吃。”」

 

【王下七20「這話果然應驗在他身上,因為眾人在城門口將他踐踏,他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