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八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八1「以利沙曾對所救活之子的那婦人說:“你和你的全家,要起身往你可住的地方去住,因為耶和華命饑荒降在這地七年。”」

 

【王下八1-2先知預言耶和華命定饑荒降臨,因此這寡婦便離開了以色列,暫時去外地居住(希伯來文動詞為 gu^r);NIV 作「往你可住的地方去住」(參:REB「尋找棲身之處」,NRSV「落腳」)代表希伯來文「寄居在你可以寄居的地方」。我們不需要假設這七年的饑荒乃特別為了要配合律法所規定施行豁免債務所需的七年(申十五1-4)。這麼長久的饑荒在古代文獻中有稽可考(參:創四十一3031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2「婦人就起身,照神人的話,帶著全家往非利士地去,住了七年。」

 

【王下八3「七年完了,那婦人從非利士地回來,就出去為自己的房屋田地哀告王。」

佃戶有關土地的一切事宜都可以向王上訴(參:王上二十一),因此她去到王那裡NIV),視王為在她離開的時期內所有產業的所有者。她去為自己的房屋(5節)「哀叫」(希伯來文 s]`q),此字乃一個法律用詞,比哀求語氣更強(NIV、新譯;或「謁見王」以提出要求,NEBREB;「懇求」,RSV)。「提出所有權」(JB)很能表達其義(一如亞喀得文之 raga{mu)。經文並未指明王(4節)是指誰,既然基哈西在王的面前,可能這事發生於他被辭退不作以利沙僕人以前的時候(五27)。若果如此,則王可能是耶戶,因為約蘭對以利沙所知甚多(三1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4「那時王正與神人的僕人基哈西說:“請你將以利沙所行的一切大事告訴我。”」

 

【王下八5「基哈西告訴王以利沙如何使死人復活,恰巧以利沙所救活她兒子的那婦人,為自己的房屋田地來哀告王。基哈西說:“我主我王,這就是那婦人,這是她的兒子,就是以利沙所救活的。”」

 

【王下八6「王問那婦人,她就把那事告訴王。於是王為她派一個太監,說:“凡屬這婦人的都還給她,自從她離開本地直到今日,她田地的出產也都還給她。”」

被派負責她的個案的官員sa{ri^s)並非一位「太監」(JB;見:王上二十二9)。他必須計算自她離開後,她的田中所有的收入(「使用收益權」、「收入」,NEB;而非「出產」,RSV)。神常吩咐在上掌權者供應孤兒寡婦的需要(申十18,二十四19-20;耶七6-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7「以利沙來到大馬士革,亞蘭王便哈達正患病。有人告訴王說:“神人來到這裡了。”」

便哈達可能是大馬色(亞蘭)王於主前八四四至八一八年登基時所採用的一個名字,此處所指的應當是第二個採用此名字的君王,本名為 Hadadeser(亞述文為 Adad-`idri)。亞述編年史在記載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第十八年(主前840年)及第二十年(主前837年)的戰役中曾提及他的名字。──《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8「王就吩咐哈薛說:“你帶著禮物去見神人,托他求問耶和華,我這病能好不能好?”」

 

【王下8 哈薛哈薛出現於同時代的撒縵以色三世的記錄中,被指為篡位者。他的在位日期是主前八四二年至八○○年左右。幾個亞蘭和亞述的片斷碑文都曾經提及他的名字。曾經在誇誇阻擋了撒縵以色三世的西方聯盟,於主前八四○年代解體。然而繼續其反亞述政策的哈薛依然抵抗多年,經歷了好幾場對陣戰,和一次不成功的大馬色之圍(他仍被逼繳納極重的朝貢)。撒縵以色三世主前八三六年起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主要是烏拉爾圖),繼承者亦無能,以致哈薛在位的大部分時間,都能夠集中精神對付以色列。有關他對以色列採取的軍事行動,可參看十章32節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8 求問耶和華亞蘭人雖不崇拜耶和華,卻不會否認祂的存在或能力。古代的多神觀念是個神明數目沒有限制的系統,不論是什麼神明,其能力都會受到尊重。先知亦同樣備受崇敬,患病時絕不會放棄求問他們的機會。此舉雖有可能得罪巴力宗教的僧侶(見一2的注釋),能夠從神界獲取默示總是值得一冒的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八9「於是,哈薛用四十個駱駝,馱著大馬士革的各樣美物為禮物,去見以利沙。到了他那裡,站在他面前,說:“你兒子亞蘭王便哈達打發我來見你,他問說:‘我這病能好不能好?’”」

哈薛{\LinkToBook:TopicID=277,Name= 增註;哈薛}送的見面禮(參:撒上九7;王上十四3)十分可觀,極有可能是為了想要賄賂以得到耶和華的神諭。他採用外交手腕(你兒子9節)禮貌上的表示,而並非表示臣服(參六21;撒上二十五8),因此無需認為四十個駱駝馱著的禮物只不過是擺排場,而實際所載不多,或認為此數字只不過是代表很大的數目罷了。──《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0「以利沙對哈薛說:“你回去告訴他說,這病必能好;但耶和華指示我,他必要死。”」

原文應為你的病必不會好或你必不能存活NIV 邊註;MT lo{ h]a{yo{h t[ih#yeh)(Kethib),但許多手抄本為了遮掩神人說謊這一件令人困惑的情況,而將lo{改變成為lo^,「向他」,亦即變成「你必能存活」(Qere{)。大多數的七十士譯本抄本均採此法。然而,可能的解釋是神人的回答乃是真實的,首先,王必會死,但並非因為他所求問的疾病而死。其次,他必定會死於一位暗殺者之手。哈薛只傳達了這信息的前半段(14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1「神人定睛看著哈薛,甚至他慚愧。神人就哭了。」

「定睛看著哈薛」有學者解作「極為震驚」。

「慚愧」或譯作「作難」。——《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八11這一節並不清楚,因為未指明主詞。按希伯來文直譯為「他定睛直視,直到他感到慚愧」(參:NEB 所譯之「神人目瞪口呆地站在那裡,直到他無法支持為止」),假設哈薛因與一位忘形的先知相會而感到不舒服,NIV(「他」〔以利沙〕定睛看著他……直到哈薛覺得慚愧為止)則將此主詞改變,這可能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2「哈薛說:“我主為什麼哭?”回答說:“因為我知道你必苦害以色列人,用火焚燒他們的保障,用刀殺死他們的壯丁,摔死他們的嬰孩,剖開他們的孕婦。”」

    形容亞蘭人將來對以色列民十分殘暴,連婦孺嬰孩也不放過。這樣的做法目的是要滅絕以色列的後代。——《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12 被攻取城市的待遇本節所列的戰術是防止將來叛亂的標準措施。設防城市(保障)一旦被焚毀,以後作亂時就不能用作集合軍隊的地點。男丁、兒童、嬰孩被殺,現時和將來的軍隊就被摧毀。主前九世紀亞述的戰績記錄曾經提及焚燒男女孩童。剖開孕婦甚少出現於史料之中。按照一首讚美戰功的詩歌,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一世(約主前1100年)有此作為。新巴比倫帝國的一首挽歌亦順帶提及這種行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八12-14以利沙因為他自己預言的後果而感動下淚。他描述出哈薛對以色列造成的「苦害」(「邪惡」,AV;見十32-33;十三3及下)。希伯來人的律法禁止戰爭中卑鄙殘酷的殺戮行為,此舉將會長留後人記憶之中(摩一4)。哈薛自貶(「死狗」)以示抗議,說他不會作這樣的事情。這種傳統的說法出現過許多次(拉吉貝殼VI;亞馬拿泥版60號;參:撒上二十四14;撒下九8)。以利沙啟示哈薛將來的地位如何,並不表示他鼓勵他、承認此為合法,或有分於此突襲。經文中沒有關於他膏抹哈薛的記載(參:王上十九15),他並非合法繼承人,因為他不是皇族直系後裔。──《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3「哈薛說:“你僕人算什麼,不過是一條狗,焉能行這大事呢?”以利沙回答說:“耶和華指示我,你必作亞蘭王。”」

 

【王下八14「哈薛離開以利沙,回去見他的主人。主人問他說:“以利沙對你說什麼?”回答說:“他告訴我你必能好。”」

 

【王下八15「次日,哈薛拿被窩浸在水中,蒙住王的臉,王就死了。於是哈薛篡了他的位。」

便哈達是如何死的為一爭議性之問題。若一如通常所假設的是哈薛(he)拿「床單」(和合作「被窩」;希伯來文 mak[be{r,只出現於此處),則這是蓄意謀殺。此物件可能是一件厚的衣服(AVNIV)或是一張濾網式用來作蚊帳用途的氈子(參:摩九9RSV),浸水後可能用來使王窒息或是一如葛端(Gray)所主張的,用來遮掩窗戶或屍體,以避免太快被人發現。──《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6「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約蘭第五年,猶大王約沙法還在位的時候,約沙法的兒子約蘭登基,作了猶大王。」

    此時是主前八四八年,約蘭已與父親約沙法共同執政最少有五年之久(參串18),這裡是指他正式登基。——《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八16-17以色列王約蘭第五年也是猶大王約蘭第一年,為主前八四八年(見25節;王上二十二4251;王下三1)。在耶路撒冷作王八年LXXL)作「十年」,LXX 作「四十年」,此處的八年可能是指他獨自作王的年數,不包括他由西元前八五三年起與約沙法共同執政的年數。RSV 及有些 LXX 抄本省略了「約沙法乃猶大王」。約蘭之母的名字未被列入,此為猶大王朝模式之例外,可能是因為她在他登基前已去世。──《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7「約蘭登基的時候年三十二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八年。」

 

【王下八18「他行以色列諸王所行的,與亞哈家一樣,因為他娶了亞哈的女兒為妻,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約蘭跟從以色列家離棄耶和華,是因為以色列王亞哈與猶大王約沙法結盟,將女兒亞她利雅(見26)嫁給約沙法的兒子約蘭為妻。約蘭的惡行包括殺死他所有的弟弟(見代下廿一4)。——《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八18-19猶大王約蘭的惡行在此被強調(與作者所呈現猶大王的理想形像相反)。他與以色列王朝聯姻,娶了亞哈之女亞他利雅為妻,她將巴力崇拜引入耶路撒冷(27節;十一18),顯然是因為約蘭的放縱姑息而造成。因他僕人大衛的緣故(見:王上十一12-133234,十五4)。燈光不僅是象徵生命及見證,同時可以提醒聽眾有關神的約(詩一三二17;參:代下二十一7)。見:列王紀上十一36。有些解經家將 MT 的「與他的子孫」(l#b[a{na{w)改為「在他面前」(l#p{a{na{w),但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支援。──《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19「耶和華卻因他僕人大衛的緣故,仍不肯滅絕猶大,照他所應許大衛的話,永遠賜燈光與他的子孫。」

 

【王下八20「約蘭年間,以東人背叛猶大,脫離他的權下,自己立王。」

 

【王下八20-21以東人背叛與列王紀上二十47所說起初沒有王並無衝突,只有「一位總督」(NEB)。「撒益」可能位於希伯崙東南的洗珥(書十五54),也有其他解經家認為是在 Arahab 的一處地方,但不可能是瑣珥(創十三10)。第21節的希伯來文頗為難解,或可以猶大王約蘭與所有的戰車長為主詞(RSVNIVREB),解釋為他們夜間衝破包圍,或可解釋為以東人軍隊擊敗約蘭(NEB 邊註)。後者較為可能,因為「各回各家去」或「各回各帳幕去」319,暗示戰事的結局為戰敗。──《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21「約蘭率領所有的戰車往撒益去,夜間起來,攻打圍困他的以東人和車兵長。猶大兵就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撒益」可能是近以東邊境之瑣珥(創十三10),位於死海南部;又可能是位於希伯侖東北約八公里(五英里)之洗珥。(書十五54

    「圍困 ...... 車兵長」或譯作「圍困他和車兵長的以東人」。這裡的意思是:當時約蘭乘夜擊退敵軍沖出重圍,但其餘的士兵則逃回家去。——《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八22「這樣,以東人背叛猶大,脫離他的權下,直到今日。那時立拿人也背叛了。

「立拿」近非利士邊境。這次的背叛可能與非利士人和亞拉伯人的侵略有關。(見代下廿一16-17)以東與立拿的背叛截斷了通往埃及或亞拉伯的要道,嚴重影響猶大在南方的商業貿易。——《串珠聖經注釋》

當然以東後來一直「脫離猶大獨立了」(REB),後來雖然受到亞瑪謝的攻擊(十四7),亞撒利雅又重修以拉他(十四22),但以東一直沒有再落入猶大的控制之下。因此NIV與和合讀作「以東人背叛猶大」。立拿乃非利士之邊境城市(十九8),位於示非拉西邊山腳的 Tell es-S[afi^ ^或其南部的 Tell Burna{t320。有關此地與阿拉伯及以東之關係,請見;歷代志下二十一16-17。此處對猶大的入侵、約蘭之子及妻、王宮被陷省略未記。──《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23「約蘭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王下八23-24同樣的,作者並未記載約蘭因為患上無藥可治的腸病,導致慢性痢疾及嚴重直腸脫垂而死(代下二十一18-19)。他也並未記載約蘭雖被埋葬在大衛城中,但卻並非在王室陵墓裡榮譽埋葬的。歷代志作者納入了一封信,以以利亞所用的句法為本,嚴厲責備約蘭與以色列聯盟(代下二十一12-1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24「約蘭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他列祖的墳地裡。他兒子亞哈謝接續他作王。」

 

【王下八25「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約蘭十二年,猶大王約蘭的兒子亞哈謝登基。」

 

【王下八25約蘭之子亞哈謝於那一年開始作王?】

     根據列王紀下八25的記載,猶大王約蘭之子亞哈謝登基,正值以色列王亞哈之子約蘭作王的第十二年。但到了列王紀下九29,經文指出亞哈謝登基作猶大王時,是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約蘭的第十年。兩段經文所記載的數字,是否相差了一年呢?

    約蘭之子亞哈謝,於主前八四一年開始作猶大王。若將這年份與北國帝王的年份相對照,而根據非登基年的年譜,就是約蘭的第十一年。列王紀下八25所用的是非登基年,而九29所指的卻是登基年的年譜,讀者是否覺得混淆呢?

    事實上,由主前九三O至七九八年,北國沿用非登基年制度;但由七九八年開始(約哈斯之子約阿斯登位之年),直至七二二年撒瑪利亞陷落為止,北國所採用的是登基年制度。至於南國猶大,由主前九三O開始,至約沙法之子約蘭登位(八四八至八四一年)或八五O年約沙法逝世之前為止,採用登基年年譜。約由八五O年間始,至亞哈謝之子約阿施作王之後期(八三五至七九六),則轉用非登基年年譜。此後,再轉而沿用登基年年譜。

    登基年制度之意,是新王登位後的第一個新年開始,才計算入國家曆法裡的第一年。因此,若以登基年年譜計算,約蘭的第十一年,就即是非登基年譜的第十二年了,這一年,就是主前八四一年。──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八25-27這裡的歷史年代對照,顯示亞哈謝統治了一年(雖然不足一年也算為一整年)。「登基年」在此算為王朝的第一年(參九29,約蘭第十一年)。亞他利雅是暗利的孫女;見:第18節。約蘭與暗利王朝的亞哈為姻親(NIVJB)。此處所用的字(MT h]@t[an)意為「家庭親屬」(一如亞喀得文 hata{nu),不僅只是「女婿」(和合、AVRSV)的意思32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26「他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二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一年。他母親名叫亞他利雅,是以色列王暗利的孫女。」

 

【王下八26亞哈謝開始作王時,年紀有多大(比對王下八26與代下二十二2)?約雅斤登基時又有多大呢(比對王下二十四8與代下三十六9-10)?】

 一般來說,抄寫員很容易犯上兩個在抄寫方面的錯誤:第一是專有名詞的寫法(尤其是不常見的專有名詞),其次是數字。我們可能會希望在多個世紀以來,聖靈都保守聖經的抄寫員免於犯任何錯誤,這當然是最理想的情況了。必須有神跡出現,才可能有一份全無錯誤的抄本。事實上,在文士的抄寫過程中,不可能絕無錯誤。

無論抄寫聖經或其他書卷,在一段又一段的抄寫過程中,任何抄寫員都難免有筆誤。我們可以肯定,聖經的每一卷書都是直接由神啟示而寫成,最初的那份手稿是絕無錯誤的。但在眾多抄本之間已被證實有歧異的經文,從沒有一處足以影響聖經所表達出來的教義。從這方面看來,聖靈確實保守了聖經的流傳過程。

上述兩組經文所記載的數字的確出了問題,而誤差都是以十年計的。代下二十二2記載亞哈謝登基時有四十二歲,但王下八26卻說他只不過二十二歲。幸好有其他足夠的經文證據,支持亞哈謝開始作王時年二十二歲。根據列王紀下八17,亞哈謝的父親約蘭是約沙法的兒子,約蘭開始作猶大王時年三十二歲。八年後,約蘭去世(當時是四十歲),兒子亞哈謝繼位。因此,當父親四十歲時,作為兒子的亞哈謝絕無可能是四十二歲。

約雅斤的情況也一樣。歷代志下三十六9-10記載他開始作王時只有八歲,而列王紀下二十四8卻說他有十八歲了。聖經內有足夠證據,證明八歲是錯誤的,十八歲才正確。那麼,約雅斤作王只有短短三個月。聖經指出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由此看來,他顯然已是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成年人。

觀察上述兩組經文,可知兩者的誤差都以十年計。亞哈謝是四十二相對於二十二,而約雅斤是十八相對於八。研究這兩段有歧異的經文,較佳的方法是觀察在以斯拉及尼希米時代,那些居住在埃及伊裡芬了島的猶大人用以記載數字的符號(幸好我們從伊裡芬丁發掘到大量蒲紙文件),他們用尾部呈鉤狀的一劃來代表「十」因此,「八」用/III III代表,「十八」便寫成/III IIII,「二十二」。因此,假如文士所根據抄錄的手稿本身已有污漬或破毀了,那麼,他漏掉了一或兩個代表十的符號,也極有可能。

    另外有一個例子,也可顯示抄錄時的錯誤。西拿基立於主前七O一年侵略猶大,根據列王紀下十八 13記載,那年是希西家在位第十四年,於是,我們便可由這節經文而推算出。希西家於七一五年登基作猶大王。然而,列王紀下其餘六次提及希西家作王年數或登位年份的經文,都清楚指出希西家於七二八年開始攝政,到七二五年正式作王。至於西拿基立,他在主的七0五年才成為亞述王,並在他作王第四年進攻猶大。因此,七O一年進攻猶大是毫無疑問的。從上述推論看來,列王紀下十八13的「十四」,應是原來「二十四」的手民之誤。希伯來文記載年數的符號,當抄寫員抄錄一卷塗汙了的以賽亞書時,看不清楚三十六1所記載的年數;於是「十四」這個錯誤便從此出現了。到了後來,另一文士抄錄列王紀下十八章,遇上西拿基立進攻猶大的年數時,記起以賽亞書內的年份,便決定將列王紀下十八章十三節的年數「改正」,以符合以賽亞書的記載,這是我知道的最有可能的解釋了。(請亦參看下文第四條問題)──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八27「亞哈謝效法亞哈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與亞哈家一樣,因為他是亞哈家的女婿。」

    「女婿」這裡是指外孫。——《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八28「他與亞哈的兒子約蘭同往基列的拉末去,與亞蘭王哈薛爭戰,亞蘭人打傷了約蘭,」

    「基列的拉末」見王上廿二3注。當時以色列王約蘭是亞哈謝的舅父。亞哈謝北上在基列的拉末與約蘭合力對付亞蘭,結果約蘭受傷,退至六十四公里(四十英里)外之耶斯列養傷,亞哈謝去探望他。——《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八28-29有關亞哈在基列的拉末之役,請參:列王紀上二十二2-28,有關此役,請見:列王紀下九15-27。這裡的經文並未清楚指明亞哈謝隨約蘭(他的叔父)上陣與哈薛爭戰是否特別為此目的而結成的聯盟,因為他可能並沒有親自去到基列的拉末戰場之上,而只是在耶斯列探訪了以色列王(九212729)。'Ramah'RSVMT 作「高處」)可能是'Ramoth'(基列的拉末)的簡寫,NIV採此拼法。他乃是從耶路撒冷下去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八29「約蘭王回到耶斯列,醫治在拉末與亞蘭王哈薛打仗的時候所受的傷。猶大王約蘭的兒子亞哈謝因為亞哈的兒子約蘭病了,就下到耶斯列看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