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十四1「以色列王約哈斯的兒子約阿施第二年,猶大王約阿施的兒子亞瑪謝登基。」

 

【王下十四1-2若在此加入亞瑪謝與其子亞撒利雅於主前約七九一年開始共同執政的二十四年(21節;參十五1-2)更合乎此處的年代。亞撒利雅共作王五十二年,因此二十四年的共同執政不算過分。有些解經家企圖將二十九年讀為「九年」,但卻與第17節不合。一如猶大君王慣有的記錄,他母親的名字約耶但JehoaddinMT K#t[i^b 及希臘文)也被記錄在此(見:導論Ⅵ A 「前言公式」第7 a.{\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有些版本及約瑟夫(《猶太古史》ix.9.1)則按歷代志下二十五1讀為JehoaddanYah(u) 大為喜悅」(NIV 邊註)。──《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2「他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親名叫約耶但,是耶路撒冷人。」

 

【王下十四3「亞瑪謝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但不如他祖大衛,乃效法他父約阿施一切所行的,」

雖然對他的評價是行……為正,但不如MT raq,「只是」)一詞,使人憶及大衛(「除了赫人烏利亞那件事」,王上十五5),歷代志下二十五14-16也提醒我們亞瑪謝並沒有真正自異教崇拜之風中脫離出來。他對神的忠心無法與他前任的亞撒及約沙法相比(王上十五1114,二十二4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4「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百姓仍在那裡獻祭燒香。」

 

【王下十四5「國一堅定,就把殺他父王的臣僕殺了,」

 

【王下十四5-6顯然亞瑪謝如同所羅門一樣必須力求控制大局(參:王上二46,該處之動詞為「堅定」,此處則為「強大」)。他最終處死了暗殺他父之人(王下十二20),這是近東風俗,王所有的藩屬及臣僕都必須起誓參與執行(如:以撒哈頓之屬國條約,主前672年,Ⅱ302-315)。亞述人的風俗是整個家族都受到牽連。然而,以色列的律法卻更為人道,禁止人因父親的罪(單數,申二十四16)處死兒子。這裡提及的摩西律法書並非後來申命記傳統的添加,而是必須對這種異於當時風俗的行為提出的解釋。跟隨神的律法而行的人應當是與眾不同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6「卻沒有治死殺王之人的兒子,是照摩西律法書上耶和華所吩咐的說:“不可因數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各人要為本身的罪而死。”」

 

【王下十四6「各人要為本身的罪而死。」】

這是摩西的律法,禁止刑罰惡者的親屬,但對犯罪者心無憐恤,各人要為本身的罪而死。這是舊律法的結論,反映最初神頒佈的命令:「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我們死在罪中——以弗所書二章五節特別宣佈這件事。在神的眼中,所有隨從今世的習俗,順服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是死在罪惡過犯之中,他們雖然活著,心靈卻是死的,而且完全沒有神的生命。

我們因罪而死——哥林多後書五章十四節、十五節也強調這件事。當主耶穌在木頭上親身擔當我們的罪,以致我們依靠祂,與祂同死。在神看來,基督的死是代替我們,祂已經為我們干犯律法而代受刑罰,不再向我們追究了。

我們該向罪死——羅馬書六章十一節,你當看自己是死的,罪什麼時候起來威脅你,你就指向墳墓。你既在基督裡面死了,就越過審判,因此你要將肢體當做義獻給神。你既與主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你,乃是基督在你裡面活著,你要每天將一切以基督的墳墓,與世界,肉體及魔鬼隔開。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下十四7「亞瑪謝在鹽谷殺了以東人一萬,又攻取了西拉,改名叫約帖,直到今日。」

此處記載猶大如何重得在約蘭治下所失喪的以東治權(八20-22),但未提供歷代志下二十五12的細節,該處暗示一萬人被殺,那是一整個軍團(參:王下十三7)。

鹽谷」位於北部的亞拉巴,在死海以南,是長年爭戰之處。大衛在此擊敗以東(撒下八13;代上十八12;詩六十篇首標題)。西拉(「石頭」)並非距死海以南八十公里的以東首都彼特拉,可能是位於 Buseirah 西北、俯視王道的 Sil` 349。將擄獲之地改名為約帖,表示對其有控制權。這種情況在以色列極為少見,例如迦南人拉億於被占領後被改名為但(士十八29),基納被改名為挪巴(民三十二4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8「那時,亞瑪謝差遣使者去見耶戶的孫子、約哈斯的兒子以色列王約阿施,說:“你來,我們二人相見於戰場。”」

你來,與我面對面相見NIV),並非僅是個人見面的邀請。「面對面」的確包括這個意義在內,通常被用來作為與神相遇的挑戰(創三十二30;出三十三11;申五4及林前十三12),NEB 則將之口語化翻譯為「開會的提議」(REB 作「對質」)。有解經家將此解釋為提議立約,藉著聯姻結盟以確立此約,這個解釋乃以後面的寓言為基礎。這種解釋會將猶大帶回約蘭及亞哈謝的情況(八27),因此不大可能。更好的解釋是宣戰的挑戰,因為在衝突開始出現時往往會有這種的辱罵(撒上十七4及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9「以色列王約阿施差遣使者去見猶大王亞瑪謝說:“黎巴嫩的蒺藜差遣使者去見黎巴嫩的香柏樹,說:將你的女兒給我兒子為妻。後來黎巴嫩有一個野獸經過,把蒺藜踐踏了。」

「蒺藜」代表猶大。

    「香柏樹」代表以色列。

「野獸」代表敵軍,可能指亞蘭或亞述。——《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9這是個寓言(亦即並非建基於事實故事,與比喻及象徵相近),出現於許多古代文學文獻當中,通常以動物、樹木、植物為比喻,一如此處的用法一樣。有些解經家視此為城市之間的糾紛。主前十三世紀拉斯珊拉的一封信便是箴言謎語形式寫成的,是迦基米施及烏加列王之間的通信350,其形式可與約坦的寓言(士九8-15)相比。其他的例子包括以賽亞書十15;以西結書十七3-8;十九章1-9。約阿施視自己為強壯的香柏樹,視亞瑪謝為脆弱易折的小蒺藜。──《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10「你打敗了以東人就心高氣傲,你以此為榮耀,在家裡安居就罷了,為何要惹禍,使自己和猶大國一同敗亡呢?”」

大勝以東「沖昏了你的頭」(NEB)。因你的勝利而誇口,但別把我牽連進去,這解釋較你以勝利為榮耀更生動。從約阿施的回答中可以看出這個寓言的意義為警告他若「參與鬥爭」(希伯來文為 ga{ra^,參:「自找麻煩」)將會「惹禍」(NEB),殃及猶大王及人民。──《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11「亞瑪謝卻不肯聽這話。於是以色列王約阿施上來,在猶大的伯示麥與猶大王亞瑪謝相見於戰場。」

「猶大的伯示麥」與屬拿弗他利支派(北國)之伯示麥(書十九38; 士一33)不同。——《串珠聖經注釋》

這裡的伯示麥Tell er-Rumeilah)位於耶路撒冷以西約三十二公里處(王上四9),在靠近但邊界(書十五10;撒上六9)的猶大境內,並非拿弗他利境內的伯示麥。伯示麥(毀壞程度為IIc)可能便是在此時被約阿施劫掠。──《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12「猶大人敗在以色列人面前,各自逃回家裡去了。」

 

【王下十四13「以色列王約阿施在伯示麥擒住亞哈謝的孫子、約阿施的兒子猶大王亞瑪謝,就來到耶路撒冷,拆毀耶路撒冷的城牆,從以法蓮門直到角門共四百肘;」

    「以法蓮門」位於北面之城牆。

    「角門」則在北牆西面的末端。

    「四百肘」約一八二公尺(二百碼)。——《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13~14耶路撒冷受侵犯本段經文並未告知王於何處被擒、為時多久。可能他的兒子便是在此時被任命為代理執政(21節)。

  耶路撒冷在此時的地形如何不詳,但以法蓮門應當在北牆(尼十二39),相當於現代的大馬士革(示劍)門,角門位於西北一百八十哩破口處以外(耶三十一38;亞十四10)。經文並未記明此時自聖殿中被劫掠之物為何,但自從哈薛(王下十二17-18)及更早期的示撒(王上十四25-26)的掠奪之後,應當已經所剩無幾了。

  人質14節;希伯來文b#ne{ hata`@rubo^t[{ 只在這裡及歷代志下二十五24的平行經文中出現)應當並非指要求戰爭賠償的抵押(此在舊約時代極為少見),而應當是將高級臣僕擄去以保證南國將來的行為不越軌。若被擄作人質者包括聖殿人員在內,則可能其中有些聖殿歌手被擄到北國,他們盼望回到神的殿中,因此寫作了諸如詩篇四十二至四十三篇的詩篇。──《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14「又將耶和華殿裡與王宮府庫裡所有的金銀和器皿都拿了去,並帶人去為質,就回撒瑪利亞去了。」

 

【王下十四15「約阿施其餘所行的事和他的勇力,並與猶大王亞瑪謝爭戰的事,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王下十四16「約阿施與他列祖同睡,葬在撒瑪利亞以色列諸王的墳地裡。他兒子耶羅波安接續他作王。」

 

【王下十四17「以色列王約哈斯的兒子約阿施死後,猶大王約阿施的兒子亞瑪謝又活了十五年。」

 

【王下十四18「亞瑪謝其餘的事,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王下十四19「耶路撒冷有人背叛亞瑪謝,他就逃到拉吉,叛黨卻打發人到拉吉將他殺了。」

    「拉吉」距耶路撒冷約四十公里(二十五英里)。——《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20「人就用馬將他的屍首馱到耶路撒冷,葬在大衛城他列祖的墳地裡。」

 

【王下十四21「猶大眾民立亞瑪謝的兒子亞撒利雅(又名“烏西雅”)接續他父作王,那時他年十六歲。」

    「十六歲」是指主前七九一年亞瑪謝初作攝政王時之年齡。亞撒利雅在父親亞瑪謝未死之前,已與父親一同執政達二十五年之久。——《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21-22亞瑪謝的兒子亞撒利雅的被立可能是指較早時,當他仍然被囚之時,「猶大眾民已經立……亞撒利雅……作王,那時他年十六歲」。若譯成「已經」,這個「回顧」可以將這段經文與十五章1節所載有關他更加完全的故事相連。這個選立顯然是基於民意的揀選(參:王下十一14)。以拉他在亞喀巴灣西南,在 Tell el-Khaleifeh 發現的一塊印,上刻有「屬於約坦」,證明這塊地屬於猶大353。那是一個有防禦工事的古代港口,對當時的猶大極端重要,一如其對現代的以色列同樣的重要。由在伯特利發現的一塊南阿拉伯印,可知此地與南阿拉伯保持貿易的關係354。猶大對以拉他港的控制很快地便於約主前七三○年喪失於亞蘭人之手,亞蘭人後來將之拱手讓給與他們聯盟的以東人手下(十六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22「亞瑪謝與他列祖同睡之後,亞撒利雅收回以拉他仍歸猶大,又重新修理。」

「以拉他」又名「以祿」(代下廿六2),有學者認為這裡是指以祿附近的以旬迦別(見王上九26)。無論如何,此地帶是通往紅的重海要海港,在約蘭時曾被以東奪去(王下八22),現亞撒利雅把它收回。——《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23「猶大王約阿施的兒子亞瑪謝十五年,以色列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在撒瑪利亞登基,作王四十一年。」

「四十一年」包括了耶羅波安與父親約阿施一同執政的十二年。耶羅波安的北國君王中執政最長的一個。——《串珠聖經注釋》

 

若耶羅波安二世與約阿施曾經共同執政,則亞瑪謝十五年與第117節及十五章1節沒有衝突。這裡所記載的是他獨自作王的開始,包括共同執政共計四十一年,約由主前七九三年至七五三年。──《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23 年代小注按照蒂利的時序,耶羅波安二世在主前七八二年即位。在此以前(主前七九三年起),他可能與父王約阿施共政了十一年,也計算在他在位年數之內。這時以色列不受亞述和亞蘭的威脅,使他們有一段可以繁榮和擴張的安全時期。──《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四24「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一切罪。」

 

【王下十四25「他收回以色列邊界之地,從哈馬口直到亞拉巴海,正如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藉他僕人迦特希弗人亞米太的兒子先知約拿所說的。」

「哈馬口」見王上八65注。

「亞拉巴海」即死海。哈馬口與死海分別代表以色列北面與南面的邊界。——《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25新收回的地區包括曾屬亞蘭/大馬色的哈馬口,為以色列與哈馬王國之間的北界,亦即在 Lebanese Beqa` 山谷的 LeboLabweh),介於利巴嫩及背利巴嫩山脈之間。就歷史而言,這是以色列最理想的北界(民十三21),一如大衛及所羅門時代的國境一樣(王上八65)。南界乃是亞拉巴海(河),若這裡便是「柳樹河」(`@rabim,賽十五7RSV)或鹽谷(見:7節),則耶羅波安控制了摩押地及整條王道358。阿摩司書六13-14印證這方面的成就。──《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25 收復故土耶羅波安的擴張使以色列回復到所羅門在位時的版圖。帝國的北角是哈馬口(今名萊布韋;埃蔔拉文獻稱之為艾瑪圖〔Ematu〕,亞述史料稱之為拉布烏〔Lab'u〕),即大馬色北面四十五哩,今日黎巴嫩貝卡谷北部,奧朗底河發源地之一的地方。這是哈馬地的南界,因此也是迦南地的北界,和帝國的北界。埃及王杜得模斯三世的城市名單(主前十五世紀),和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的年表(主前八世紀)都曾經提及這城。亞拉巴海(或作亞拉巴幹河,參:摩六14)就是死海,是王國的南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四26「因為耶和華看見以色列人甚是艱苦,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沒有了,也無人幫助以色列人。」

「都沒有了」或作「也不例外」。——《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26-27以色列人歷經亞蘭人(十32-33,十三3-7)、摩押人(十三20)及亞捫人(摩一13)的逼迫,現在神給他們一段恩典時期,是要給他們悔改的機會。見:十三章23節。然而他們卻繼續不斷地叛道,以致引向最終的審判(摩四2,六14),「以色列人用她緩刑的時間自掘墳墓,編織將要吊死她的繩索」36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27「耶和華並沒有說要將以色列的名從天下塗抹,乃藉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拯救他們。」

 

【王下十四27 前古典預言在王國時代初期,先知宣講的主要對象是君王和宮廷,與古代近東其他地方的先知一樣。有人稱他們為「前古典先知」。但從主前八世紀開始,他們逐漸將焦點集中到百姓身上,成為社會/屬靈事務的評論員,這一種才是我們心目中的先知,稱為「古典先知」和「寫作先知」。他們的角色不是預告未來,而是向人解釋神的政策和計畫。在本段中約拿所扮演的是前古典先知的角色,他在約拿書的角色則比較近似當時發展中的古典先知。有關古代近東預言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申命記十八1422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四27 塗抹「塗抹」一語來自洗淨蒲草紙卷,以便再用的典型埃及作法。按照美索不達米亞的信念,在碑文中塗抹祖先名字會觸犯神明。同樣,耶和華應許不塗抹以色列的名(把它毀滅),反應許施行拯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四28「耶羅波安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他怎樣爭戰,怎樣收回大馬士革和先前屬猶大的哈馬歸以色列,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哈馬」位於亞蘭的北部,本不屬於猶大,但在大衛作王時哈馬曾經在以色列人統治之下。有學者則認為「猶大」於原文可譯作「猶地」,指當時敘利亞一個小王國。——《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四28在耶羅波安二世長期統治中的其餘的事及凡他所行的包括在得撒的許多建築,修理城門及地方首長有石頭地基的大型王宮建築。在米吉多有一個可容12,800蒲式耳谷物的極大型儲物坑(7哩長 ×11.4哩寬)亦為他所造。撒瑪利亞出土的瓷器碎片可能是出於他的年代(而非米拿現時代),其上的碑文顯示當時的富強使他們有能力自附近國家進口油及酒,以致他們藉這些及其他物品增加許多稅收。──《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四28 大馬色、猶大、哈馬大馬色和哈馬都是有名的亞蘭邦國(進一步資料,見:撒下八)。但堯迪(Yaudi,和合本:「猶大」)卻不容易考證。堯迪很可能是亞述史料中的姚迪(Iaudi),學者一貫視後者為猶大。亞述當時無能阻止主前約七七三年至七四五年之間,以色列在耶羅波安統治之下的擴張。──《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四29「耶羅波安與他列祖以色列諸王同睡。他兒子撒迦利雅接續他作王。」

撒迦利雅登基,應驗了耶戶支派將會有四代的預言(十30)。有關猶大的亞撒利雅之治,請見:十五章8-12節。

  以色列及猶大的歷史最終的指標始終都是神學性的。因此亞撒利雅(烏西雅)雖然是大衛之後最偉大的猶大王,但是作者卻僅用極少的篇幅來記載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這一章涵蓋了約五十年的時間,包括了二位猶大王(約主前790-732年)及五位以色列王。──《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