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十六1「利瑪利的兒子比加十七年,猶大王約坦的兒子亞哈斯登基。」

 

【王下十六1-2比加王第十七年乃以王獨力統治(十五27-31)之任期為準,亞哈斯的統治則約為主前七四四/三年起,當時他與亞撒利雅共同執政(十七1)。由主前七三五年起亞哈斯與約坦共同執政,於主前七三二年約坦死時開始獨力統治378

亞哈斯乃人名,同時出現於別處,在一個刻有「亞哈斯之臣僕 Ashna」的印上379。此名為約哈斯(十三1)之簡寫,亞述人將此名 Ya-u* -ha-zi mat Ya-u*-da-aia 記於約主前七三二年向亞述進貢之君王名單上(由基利家至迦薩之君王名單)380

這裡的年代頗為難解,可能可以視二十歲為他於主前七三五年開始與約坦共同執政時的年歲,如此當希西家出世時他大約為十四歲。

十六年的統治應當是由約坦死後開始計算(見十五30)。猶大君王之母的名字被省略是頗不尋常之事。不行正的事是對他的統治及他的品格之獨特評語。可能這個惡評暗指他並未做出邪惡之王會做出來的事情。但另一方面來看,評語比他差的王只有瑪拿西一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2「他登基的時候年二十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不像他祖大衛行耶和華他 神眼中看為正的事,」

 

【王下十六3「卻效法以色列諸王所行的,又照著耶和華從以色列人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可憎的事,使他的兒子經火,」

    「使他的兒子經火」是還願給摩押的神摩洛時所獻的人祭(見利十八21; 王下廿三10; 耶卅二35),亦可能與拜巴力有關(參代下廿八2-3; 耶十九5)。亞哈斯可能是以異教的方法向耶和華獻祭,但耶和華卻不悅納(參耶七31; 彌六7)。——《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3-4這是第一件猶大王效法以色列王背道的個案(參十七17),影響遠及後來的瑪拿西(二十一6,二十三10)。他甚至使他的兒子經火AV,希伯來文),解經家視此為獻祭NIV)或燔祭(RSV),是在面臨戰敗噩運窮途末路時的狗急跳牆之舉(三27),違背摩西律法要贖回長子的規定(利十八21;申十八10)。但獻兒童為祭一事是直到後來才有證據可證明的,在此以前鮮有如此的記錄,因此可以視此為與士師記十一31之許願同樣的解釋。那可能是一個迦南風俗,用一個火的儀式將兒童獻給摩洛或為之啟蒙(見:王上十一7),與獻兒童為祭不同,亞述也沒有獻兒童為祭之風俗381。山岡樹下的邱壇現在被用來敬拜耶和華及其他地方性神祇,各青翠樹下顯示猶大國中不道德的儀式廣為風行,正如在以色列中一樣(見:王上十四2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4「並在邱壇上、山岡上、各青翠樹下獻祭燒香。」

    這是形容拜迦南神只的情況(見王上十四23注)。——《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5「亞蘭王利汛和以色列王利瑪利的兒子比加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圍困亞哈斯,卻不能勝他。」

 

王下十六5~6敘利亞-以法蓮之攻擊約坦王早期所承受的壓力(十五37)現在演變為直接的攻擊,並無證據顯示這是為了要逼使亞哈斯加入反亞述聯盟。原計畫是要廢掉亞哈斯,立他比勒為王(賽七6),而非要擴展以色列境界382。結果亞蘭王利汛和以色列王不能勝過約哈斯,或未能「使他開戰」(NEB),也有可能是神的幹預(MT 作「他們無法打仗」),意指亞哈斯及他的人手並未反抗,因此後來落入敘利亞手中(代下二十八5)。猶大傷亡慘重,亞哈斯僅得倖免(賽七3),接著便尋求幫助。利汛收回以拉他歸與亞蘭MTNIV)因為地理因素受到質疑,RSV NEB 視亞蘭('rm)為以東('dm,王上九26,二十二48)之誤。然而,因為以東人後來才搬入城中(AV將此改成「敘利亞人」!),以致亞蘭人短暫的占據成為可能。──《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6「當時亞蘭王利汛收回以拉他歸與亞蘭,將猶大人從以拉他趕出去。亞蘭人(有作“以東人”的)就來到以拉他,住在那裡,直到今日。」

    「以拉他」見王下十四22注。這是亞哈斯的祖父亞撒利雅從以東人收回的領土,但現在亞蘭軍把猶大人趕走,以東人重占以拉他(本節末句之「亞蘭人」應根據部分古卷及古譯本作「以東人」。「亞蘭」與「以東」於原文非常接近)。——《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7「亞哈斯差遣使者去見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說:“我是你的僕人、你的兒子。現在亞蘭王和以色列王攻擊我,求你來救我脫離他們的手。”」

    「僕人」代表順服。

「兒子」代表倚靠。——《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7~9向亞述求助】亞述常藉信差傳送信件以進行談判。「我是你的僕人,你的兒子」的稱呼清楚將亞哈斯置於求情的屬國地位,顯示他信靠的是亞述,而非耶和華,此乃違反以賽亞勸告(七10-16;參:出二十三22)。猶大自此開始附屬於亞述,猶大居民在此首次被稱為猶大人或猶太人(AV)。根據亞述藩屬條約,屬國在遭受到任何宗主國敵國之攻擊時均可以得到宗主國之幫助。歷代志作者補充:當時以東及非利士人攻猶大(代下二十八20-21),並視與亞述建交為「大大不忠於耶和華」,「在猶大廣行惡事」。猶大為了這次的求助要付上極大的代價,聖殿及國庫儲備一掃而空(參十二18,十四14)才能湊足貢銀以「賄賂」(NEBs%o]had[)亞述(見1節)。

  提革拉毗列色攻取大馬色之事亦記載於他在主前七三三至七三二年之編年史中,在該處他指此城為「哈薛(Haza~ili)之家」。亞述在此時期常使用驅逐出境為手段以平靜任何敵對勢力(見十五29)。被擄至以攔的吉珥(賽二十二5-6)被視為是預言的應驗(摩一5,九7)。Gray 認為 qi^r(「城」)是尼尼微,但此說並無根據。──《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8「亞哈斯將耶和華殿裡和王宮府庫裡所有的金銀都送給亞述王為禮物。」

    「禮物」原文作「賄賂」。——《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9「亞述王應允了他,就上去攻打大馬士革,將城攻取,殺了利汛,把居民擄到吉珥。」

 

【王下十六10「亞哈斯王上大馬士革去迎接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大馬士革看見一座壇,就照壇的規模樣式作法畫了圖樣,送到祭司烏利亞那裡。」

    「大馬色」是亞蘭的首都,此時已落在亞述王手中。——《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10 大馬色的壇亞哈斯仿造大馬色祭壇的理由似乎不是出乎亞述的壓力,而是由於這壇給他的印象。按照現有的史料,當時亞述並沒有強逼藩屬崇拜其主神亞述的習慣。因此本段似乎應當視作藝術創作,而非混合宗教的問題。至今未有任何考古或文獻資料描繪這壇有何特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六11「祭司烏利亞照著亞哈斯王從大馬士革送來的圖樣,在亞哈斯王沒有從大馬士革回來之先,建築一座壇。」

 

【王下十六12「王從大馬士革回來看見壇,就近前來,在壇上獻祭,」

 

【王下十六13「燒燔祭、素祭,澆奠祭,將平安祭牲的血灑在壇上,」

 

【王下十六14「又將耶和華面前的銅壇,從耶和華殿和新壇的中間搬到新壇的北邊。」

    亞哈斯以新造的壇代替銅壇,在其上獻祭。銅壇本來放在聖殿的前面,亞哈斯將它移到新壇的北面。——《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14 重新排列祭壇銅壇本來是放在聖殿的正東面,即殿門前面。亞哈斯的新壇原本是在殿院入口和銅壇之間。如今銅壇既被遷離東西軸心,安放在新壇以北的側位,焦點便轉移到新壇之上。換言之新壇實際上是取代了銅壇的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六15「亞哈斯王吩咐祭司烏利亞說:“早晨的燔祭、晚上的素祭、王的燔祭素祭、國內眾民的燔祭素祭奠祭,都要燒在大壇上;燔祭牲和平安祭牲的血也要灑在這壇上;只是銅壇我要用以求問耶和華。”」

「銅壇」乃是為求問RSV)而設,這裡並未帶有貶低的評語。希伯來文 baqqe{r 意為「檢驗瑕疵」,猶太傳統中將此經文解釋為對獻祭動物進行檢驗。然而,檢驗動物的內臟以求問吉凶乃申命記十八10-12所咒詛的惡行。有解經家視此祭壇為供王私人所用(「至於銅壇我想要如此」,J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15 功用分配新壇上所執行的都是以色列獨有的儀式,在祭儀上並無創新之處,也沒有在以色列慣例中攙合異邦儀式。新壇照單全收了祭禮系統規定在銅壇執行的全部儀式。惟一一項在銅壇執行的功用,在以色列的儀式文學中卻沒有出現過。所用的動詞(和合本:「求問」)是或檢驗或審查的意思,可能表示檢驗獻祭祭牲的內臟是否提供兆頭。至於亞哈斯為何專把這功用留給銅壇卻理由不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六16「祭司烏利亞就照著亞哈斯王所吩咐的行了。」

 

【王下十六17「亞哈斯王打掉盆座四面鑲著的心子,把盆從座上挪下來,又將銅海從馱海的銅牛上搬下來,放在鋪石地。」

「心子」見王上七28注。亞哈斯移動盆和銅海,可能是為了把盆座和銅牛的金屬拿去進貢亞述王。——《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17亞哈斯需要珍貴金屬以補足國庫耗竭之問題,也可能是要為下年度的貢銀預作準備,因此他打掉那十個可移動之盆座(王上七27-33)的心子(「鑲板」;「邊緣」,NASB,新譯:「框架」,RSV),用石座來取代大銅「海」原來的銅座(參:王上七23-25)。這都是為要取得原本只能供作敬拜榮耀神而用的金屬。──《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17 朝貢本節所述的是收集貢物的步驟之一。用來搬運銅海之水的盆子是安放在四面鑲版,有輪子的手推車上。在賽普勒斯出土的類似設施,按考證是所羅門時代的物件。支持銅海的銅牛(其描述可見於:代下四25的注釋)能夠供應大量的銅,以滿足朝貢定額之所需。銅牛是主前九世紀時亞述王亞述巴尼帕所收貢物的一部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六18「又因亞述王的緣故,將耶和華殿為安息日所蓋的廊子和王從外入殿的廊子挪移,圍繞耶和華的殿。」

「為安息日所蓋的廊子」原文作「安息日的蓬蓋」,可能安放於王在安息日進入聖殿通道(參結四六1-2);希臘文譯本則作「寶座的基台」。亞哈斯連自己進出聖殿的私人通道也要遷移,他受亞述王的支配由此可見一斑。——《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六18其他建築的改變很難解釋。「結構」(NEB)「座的覆蓋/根基」(LXX;希伯來文 mu^sak)可能是指「為安息日而設立的」「有遮蓋的路」(RSV 按照傳統猶太解經;參:NIV的安息日篷)。有些解經家認為這可能是指祭司用的有蓋廊子。王專用由王宮通向建築物外面h @ h]i^s]o^na^)的通道顯然也被改動(MT he{se{bRSV 改為「拆除」,he{si^r)。這些變動的原因均是「因亞述王的緣故」(MT),可能「因為」(RSV)建立一個異族王的雕像的緣故。大部分的解經家視此變動是為了順服NIV)亞述王而作,但這並不是惟一可能的解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六19「 亞哈斯其餘所行的事,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王下十六20「亞哈斯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他列祖的墳地裡。他兒子希西家接續他作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