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八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十八1「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第三年,猶大王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登基。」

    「何細亞第三年」是主前七二九年,當時希西家的父親亞哈斯還在位,希西家與他一同執政。——《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1-3何細亞第三年亦即主前七二九/八年,希西家於此年開始與亞哈斯共同執政,並於主前七一六/五年開始獨力統治。將此節與第13節對照,他獨力統治(主前716/5-687/6年)的第十四年(主前701年)乃是由西拿基立的年譜中可以證實的年份。希西家登基時乃二十五歲。他母親名叫亞比(MT),乃亞比雅(代下二十九1)之簡寫。他行……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之好評與亞撒(王上十五11)、約沙法(王上二十二43)及約西亞(王下二十二2)的生平評語一樣。他的幕後功臣是鼓勵他將亞哈斯所關閉的聖殿重開(代下二十八24,二十九3),並潔淨耶路撒冷之敬拜(代下三十14)的以賽亞。上述作為被稱為是善行(參:代下十九3),先知彌迦對他的影響(耶二十六18-19)亦為人所稱道。──《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2「他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親名叫亞比,是撒迦利雅的女兒。」

 

【王下十八3「希西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

 

【王下十八4「他廢去邱壇,毀壞柱像,砍下木偶,打碎摩西所造的銅蛇,因為到那時以色列人仍向銅蛇燒香。希西家叫銅蛇為銅塊(或作“人稱銅蛇為銅像”)。」

有關邱壇,請見:增註{\LinkToBook:TopicID=161,Name= 增註:邱壇},列王紀上三2;有關柱像,請見:列王紀上十四23{\LinkToBook:TopicID=223,Name=a. 王朝總評(十四2124};有關木偶,請見:列王紀上十四15{\LinkToBook:TopicID=219,Name=b. 耶羅波安與先知(十三1∼十四18}。「銅塊」(希伯來文為 Nehushtan,源自na{h]a{s%,「蛇」,及 n#h]o{s%et[「銅塊」),乃受人敬畏的一條銅蛇標誌,代表在摩西時代有信心者得生命一事(民二十一4-9),而非撒督在耶路撒冷所取得的耶布斯人之象徵。這種蛇的標誌似乎越來越受人敬畏(例:如在夏瑣所發現的一個象徵。IBDp.1421)。因此,希西家將錯誤的敬拜目標打成粉碎。──《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4 銅蛇和銅塊和合本之「銅塊」新國際本聖經按照原文音譯作「內胡什坦」(Nehushtan)。這字沒有在經外出現,大概是希伯來語青銅(neh]oshet)和蛇(nah]ash)的複合字。紫銅或青銅製造的蛇像在古代近東無數遺址出土,這些顯然是祭儀中使用的偶像,通常都是握在神祇手中。主前第二千年紀末葉至第一千年紀,這種蛇像在敘利亞─巴勒斯坦尤其普及。內胡什坦大概是個專司醫治的神祇(特別是醫治蛇咬),並且可能被視為耶和華與以色列民之間的中保(見:民二十一89的注釋)。一個著名的銅碗在尼尼微出土,上面不但刻有希伯來人名,更有一條掛在某種竿子上的有翼之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八5「希西家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在他前後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及他的。」

希西家的個性是倚靠耶和華神(5節)、專靠祂並跟隨祂(6節),以致耶和華與他同在(7節),賜他勝利(8節)。就此而言他是自大衛以後無出其右的君王,與後來的約西亞一樣遵守摩西律法(二十三2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6「因為他專靠耶和華,總不離開,謹守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誡命。」

    「專靠」原文有「緊貼」之意,包括對神的效忠及愛慕。——《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7「耶和華與他同在,他無論往何處去,盡都亨通。他背叛、不肯侍奉亞述王。」

         結果之一便是神因他所彰顯的信心及勤奮地工作,以致雖然他面對困難,神卻使他凡事俱都亨通(AV作「興盛」)。──《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8「希西家攻擊非利士人,直到迦薩並迦薩的四境,從瞭望樓到堅固城。」

擊退非利士人收復亞哈斯所喪失的疆土(代下二十八18-19)。亞哈斯淪為亞述的藩屬,希西家卻尋求獨立。他廢去以革倫的 Padi,與亞實基倫的 Sidga 聯盟,亞述年譜視此為反亞述的行動。迦薩則一直忠於亞述。──《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8 擊敗非利士非利士的海港自從提革拉毘列色三世年間(主前745727年),已經被亞述所控制。希西家很可能是在亞述王撒珥根二世戰死沙場之後,於主前七○五年向這地區發動侵略。希西家大概是乘亞述虛弱,聯合本區的反亞述邦國公然反叛這個龐然大國。他發動攻勢的用意是逼使亞述放鬆對通往埃及商道的控制。但繼承撒珥根王位的西拿基立,卻成功地在非利士扶立了親亞述的政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八9「希西家王第四年,就是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第七年,亞述王撒縵以色上來圍困撒瑪利亞。」

 

【王下十八9-11撒瑪利亞亡國記錄乃十七章3-6節的重複(見:上)。亞述人攻取了城10節,希伯來文:「他們攻取」)可能是指撒珥根二世及撒縵以色五世在此事件中的角色,見:十七章3-6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10「過了三年就攻取了城。希西家第六年,以色列王何細亞第九年,撒瑪利亞被攻取了。」

 

【王下十八11「亞述王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並瑪代人的城邑。」

 

【王下十八11 北國百姓被遷往之處撒瑪利亞人被遷往的地方不能完全確定。哈臘是尼尼微東北一個城市和省分的名字。撒珥根在此使用戰俘作為勞工建都,這些戰俘可能包括以色列人。哈博河是幼發拉底河在敘利亞東部的一條主要支流(即哈布林河),當地有龐大的亞蘭人口。歌散(哈拉夫遺址)是哈布林河源頭附近的城市,並且是亞述比特巴希安省(Bit Bahian)的首府。在歌散出土的亞述檔案中,找到了以色列的人名。亞述上幾個世紀不斷入侵,導致當地人口衰退。被遷移至此的人大概是耕種王室的田地。「瑪代人的城邑」大抵是受亞述控制的瑪代地區,位元於今伊朗西北部。撒珥根在瑪代的戰役有詳實的檔案記錄。他的碑文記載了被遷來的居民在哈哈爾城堡(Harhar)和基謝蘇(Kishessu)重新殖民的歷史。這些以色列人應當會在前線負責軍事任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八12「都因他們不聽從耶和華他們 神的話,違背他的約,就是耶和華僕人摩西吩咐他們所當守的。」

 

【王下十八13「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

    「十四年」是由亞哈斯逝世希西家獨自執政時(主前七一六年)開始計算。——《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13 <syncBible ref=王下18:13>亞述王上來攻擊猶大!何解?】

    事情發生於西元前701年,那是西拿基立作亞述王的第四年。他的父親撒珥根二世將以色列的人民擄去(參十七3的注釋);南國猶大為免受他的攻擊,就每年進貢。西拿基立作王時,希西家不再給他進貢,並期望亞述能容忍,但西拿基立率領軍隊前來進攻,對他們實施報復。希西家看出自己的不智,遂向他進貢(十八14),西拿基立仍然攻打他(十八19-37)。幸好西拿基立不像以前的亞述諸王那麼好戰,他喜歡花較多時間建造美化京城尼尼微。他既不常常動武,希西家就可以實施多項改革,以鞏固國防。──《靈修版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13西拿基立進攻猶大之事,怎可能發生於希西家王第十四年?】

 馬所拉經文的列王紀下十八13記載:「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進攻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佔。」但根據西拿基立自己於泰勒梭柱(Taylor Prism)的記載,他於主前七O一年進攻猶大,將這年份對照十八章十三節,可知希西家遲至七一五年方作猶大王。然而,就在同一章的第一節,經文指出希西家作猶大王時,是以色列王何細亞的第三年;照年譜推算,這年應是主前七二九或七二八年。希西家在這年被加冕為攝政王,協助其父亞哈斯(亞哈斯死於七二五年)。列王紀下十八章九節指出,希西家第四年是何細亞的第七年,而希西家的第六年則是何細亞的第九年(即主前七二二年);因此,十八13顯然與十八l910起了衝突。由此看來,我們所作出的結論必須是:馬所拉經文保留了一個源自較早時期的錯誤(這個錯誤同時出現於以賽亞書三十六1,可能是因這節經文而導致列王紀下十八13起了訛誤),就是代表「十年」的符號弄錯了。因此,「十四」應為「二十四」的訛誤。(欲詳細研究這問題,讀者可參考上文關於王下八24,下文以斯拉記二章及尼希米記七章的問題。亦參拙著,Survey of Old Testament Introductionpp291-92and EJYoungBook of IsaiahNew InternationalCommentary,2 vols.[Grand RapidsEardmans1969],2: 540-42。)──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十八13~16亞述王西拿基立進攻猶大】亞述王撒珥根死後,希西家便背叛亞述,一方面鞏固防守設施,一方面借助埃及的勢力(參本章21, 24)。  亞述王西拿基立於是入侵猶大。此事發生於主前七○一年,是西拿基立的第三次遠征。他從腓尼基海岸南下至非利士地,攻取西頓、約帕等地,直入猶大,然後在拉吉紮營。他在亞述年譜中自稱獲得猶大的進貢及擄走猶大人。——《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14「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於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金子三十他連得。」

    「拉吉」位於耶路撒冷西南約四十公里(二十五英里)。

    「有罪」可作「判斷錯誤」,但對西拿基立來說,希西家的背叛侵犯了亞述的主權。

    「三百他連得」約重十公噸。——《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15「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裡和王宮府庫裡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

 

【王下十八16「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

「柱」(希伯來文:~o{m#no^t[,只出現於此)可能是指「門框」(NE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17「亞述王從拉吉差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

上池」(參:賽七3)位置不詳,可能便是指城東的基訓泉,水溝(部分在地下)便是藉此泉引水澆灌下池(Birket el-Hamra{)的田地401。有關希西家其他的灌溉工程,包括幫助聖城度過圍城之險的西羅亞城溝在內,請見:二十章20節及歷代志下三十二30

亞述派出來參與勸降的均為高級官員:一是大元帥(呂譯、和合作他珥探;希伯來文:tarta{n;亞喀得文為 turtan,參:賽二十1 [NRSV],「主帥」);二是拉伯撒利rab[ sa{ri^s)可能是王室顧問之首(亞喀得文為 rab[ s%a re{s%i總長(參 REB);三是拉伯沙基NRSV "Rabshekah" ,可能並非戰地統帥之意)乃一位亞述省長的官銜。這是一組強而有力的組合,被差出來與猶大本身的高官對陣。──《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17 西拿基立的官員其他譯本的他珥探、拉伯撒利、拉伯沙基,新國際本作「最高統帥」、「軍官長」、「戰地司令」。新國際本譯作官職的作法是正確的,在亞述文獻中也很常見。第一,「陸軍元帥」他珥探(亞喀得語:圖爾探〔turtan〕)是首席的軍官。他代表王,有時是太子。第二,「太監長」拉伯撒利(亞喀得語:拉伯撒雷希〔rab sha reshi〕)大概是王的侍衛這支獨立軍隊的代表。第三,「酒政長」拉伯沙基(亞喀得語:拉伯撒克〔rab shaqe〕)相信是省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十八18「他們呼叫王的時候,就有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並書記舍伯那和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出來見他們。」

「家宰」以利亞敬(有關「家宰」,請見:列王紀上四6{\LinkToBook:TopicID=166,Name=a. 所羅門的臣僕(四16})乃希勒家之子。希勒家乃一通俗的名字(參2637節)402。書記舍伯那曾經作過家宰、「財務大臣」以及宮廷事務總管(「總理」),以賽亞曾經因為他的小信而責備他。舍伯那一名亦曾出現於印記之上403。對史官約亞則除此處的記載以外並無所知(希伯來文:mazki^r,參:撒下八1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19「拉伯沙基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麼可仗賴的呢?」

 

【王下十八20「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

    或譯作「難道虛謊的話(指埃及的承諾)可作為計謀和能力?」

   「能力」指軍事力量。——《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21「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

「壓傷的葦杖」指軟弱無能的支援。——《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22「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 神,希西家豈不是將 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

希西家的改革可能並非全國性的,因此亞述人在談判的時候便掌握這個弱點,試圖分化他們。這裡所提的改革乃是指希西家的改革,而非指約西亞的改革,在別示巴出土的那個時代被拆毀的祭壇可以為證40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23「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

    「把當頭給我主」或作「與我主打賭」。——《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24「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僕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

 

【王下十八25「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

 

【王下十八26「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和舍伯那並約亞,對拉伯沙基說:“求你用亞蘭言語和僕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

這裡解釋他們為何堅持要用當時猶大通用的語言(希伯來文:y# hu^di^t[,「猶大言語」,28節;參:尼十三24),而不用亞述宮廷檔當時的官方外交語言亞蘭言語~@ra{mi^t[406。亞述記錄中有官員操這種地方性語言的詳細記錄,當中有些人是被擄的猶太人(見十七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27「拉伯沙基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

 

【王下十八27-32亞述人的策略是運用恐懼及懷柔的心理戰。他們的威脅是若猶太人不投降,將會遭受長期被圍的痛苦(27節)。他們強調亞述大王(亞述王的頭銜,在別處均指耶和華神,詩四十七2;瑪一14;太五35)的能力(2829節)。他們基於上述的威脅利誘,呼籲猶太人要與我和好NIVNEBMT)。立約關係中的「祝福」──通常便是「和好」(s%a{lo^m)──只出現於此處,可能是指妥協投降便可以在他們自己的家園中安享和平富裕的田園生活(31節;參:王上四25;彌四4;亞三10)。

古代近東所有的少數民族均長期面臨被擄的危險,因此舊約中所提及的被擄不一定是指猶大被擄之後才寫成的,例如撒瑪利亞人的被擄便是記憶猶新的例子40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28「於是拉伯沙基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

 

【王下十八29「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

 

【王下十八30「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王下十八31「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裡的水。」

 

【王下十八32「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穀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於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

 

【王下十八33「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

 

【王下十八33-35亞述人嘲笑猶太人的神無能拯救他們脫離亞述人的手,以賽亞面對這樣的譏笑時便答以耶和華是真實永活的神,不能用其他的假神與祂相提並論(申四35,五7),祂也的確拯救了聖城(參十九31-36;代下三十二21;賽十9-11)。

哈馬34節)於主前七二○年被西拿基立攻陷後被他占領。亞珥拔Tell Erfad,位於Aleppo 以北);西法瓦音以瓦請見:十七章24{\LinkToBook:TopicID=325,Name=v. 殖民撒瑪利亞(十七2428}希拿則不詳,有可能是在其境內。有些抄本(LXXL)及古拉丁文抄本)在以瓦後添加「撒瑪利亞的神在哪裡呢?」但這已可由上文下理中看出。「他們曾救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嗎?」乃指撒瑪利亞之諸神,見:十七章5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34「哈馬亞珥拔的神在哪裡呢?西法瓦音、希拿、以瓦的神在哪裡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嗎?」

    此節所提的地方位於敘利亞和巴比倫一帶(參王下十七24注)。這些國家曾被亞述擊敗。——《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十八35「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

 

【王下十八36「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

 

【王下十八36-37百姓的靜默顯示他們支持他們的王,並不一定表示他們害怕,但有可能顯示出他們所受到的壓力極大,這由官員們撕裂衣服可以看出,那是傳統象徵哀哭的舉動,在此可能是因為敵人對神侮辱及褻瀆而引起(十九46;參:太二十六6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十八37「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裡,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