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二十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二十1「那時希西家病得要死。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去見他,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當留遺命與你的家,因為你必死,不能活了。’”」

 

【王下二十2「希西家就轉臉朝牆,禱告耶和華說:」

 

【王下二十3「“耶和華啊,求你紀念我在你面前怎樣存完全的心,按誠實行事,又作你眼中所看為善的。”希西家就痛哭了。」

「存完全的心」指「盡心」。

「誠實」即「忠誠」。——《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3這節經文並非僅僅為了要強調希西家的敬虔,因為歷代志下三十二26已提及他的流淚悔改。此處的禱告中,希西家說他存完全的心,又作你眼中所看為善的,並且一直按誠實行事REB),這乃是申命記中理想君王的表現。耶和華恩待那些忠心事奉祂的人(參:撒下二十二2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3 希西家的祈禱亞述王亞述納瑟帕一世(Ashurnasirpal I;主前十一世紀中葉)在一篇現存的禱文中,以自己忠於女神伊施他爾為由,懇求疾病得醫治。他除了形容自己謙卑、虔誠,得神所愛以外,更提到自己忠誠執行的無數禮儀。他又講述自己的流淚和焦慮,哀求神明施恩醫治。希西家的禱文記於以賽亞書三十八920;可參看該處經文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4「以賽亞出來,還沒有到中院(“院”或作“城”),耶和華的話就臨到他,說:」

「中院」MT 經文之讀音Q#re{; h]a{s]e{r「院」)位於王宮及聖殿之間(王上七8);然而 MT Kethib(經文之寫法)意為中城ha{~i^r),可能便是 REB 的「要塞」。──《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5「君」或領袖(現中)(MT na{gi^d[,並非賽三十八5同一字)這一頭銜乃希西家及大衛(王上一35)之間的共同處。因為神照祂的旨意預定萬事(弗一11),因此惟有祂可以說我必醫治你(賽五十七18;耶三十三6);祂有最終的醫治權柄(出十五26;參:徒九34)。對神有信心並不排除祂會使用夠資格的醫藥或醫生(7節)的可能性。

「第三日」(「後天」)暗指「很快」,而並非如復活(太十二40)一事中傳統按字義的解釋。第三天乃是一般接待客旅或探訪的期限。此節強調去到神的殿獻上感謝的重要性(參:路十七1416-17)。

「上到耶和華的殿」可能是為了感恩的目的(利十四2)。我們的生命乃在神的手中(詩三十一15),當祂特別祝福時,才有可能延長生命。──《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6「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壽數,並且我要救你和這城脫離亞述王的手。我為自己和我僕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這城。’”」

希西家得到「十五年」的加增;他死於約主前六八六年,由此應許可以得知耶路撒冷圍城的時間。因此他的康復成為耶路撒冷康復的象徵(一如6節所示)。有關神對祂的城市及王朝的眷顧(但並不表示它們乃不可侵犯的),請見:十九章34節。為我僕人大衛的緣故乃按當初的應許(撒下七15-16),在聖經中常常重複出現,見:十九章34節;列王紀上十一13;使徒行傳二3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7「以賽亞說:“當取一塊無花果餅來。”人就取了來,貼在瘡上,王便痊癒了。」

先知成為醫治者乃是一個罕見的例子。無花果膏而非「無花果餅」(RSV;「無花果膏藥」,REB),其使用已有先例,也是醫學文獻(拉斯珊拉五十五28,五十六33)上的用字(d#b[elet[)的影響,裡面曾經記載過用葡萄膏藥治癒一匹馬的事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7 無花果餅】在烏加列,無花果餅可以是佐料,也可作藥用。後期的猶太拉比文學和古典史料(如:老蒲林尼〔Pliny the Elder〕)都表達了無花果幹具有藥性的信念。膏藥(NIV;和合本:「餅」)有時是供診斷而非藥用。藥劑敷上一兩天后,便可檢查皮膚對藥物的反應,或藥物對皮膚的反應。艾瑪爾某個醫藥文獻,就提到了如此使用無花果或葡萄乾的處方。這種藥劑有助於診斷當如何治療病人,以及他能否痊癒。──《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8「希西家問以賽亞說:“耶和華必醫治我,到第三日,我能上耶和華的殿,有什麼兆頭呢?”」

    「兆頭」原文與王下十九29的「證據」為同一字。——《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8~11醫治的兆頭這個神蹟兆頭(代下三十二24)同時也是以賽亞書三十八1-8的一部分,不能夠視為後來的先知「神話」。兆頭乃是為了要證明先知的話,顯示神在作工。按正常(「小事」,MT)而言影子是向前移的,因此向後移乃是違反自然的秩序,並使之快速前進更易顯出其重要性及無可置疑性417。有解經家將「度」或級(新譯)解釋為「上院」或「日晷」。

  上院(讀為`@liyat[,昆蘭1QIaa及賽三十八8)可能是用來作觀測天象以求指引之用。亞哈斯可能已將此風引進聖殿418。這個故事並非「顯然是神話」(Jones)或是指一次日蝕。這種神蹟現象亦出現於約書亞記十12-14。巴比倫(希羅多德II.109)及埃及的日晷(11節)乃是由階梯或樓梯的影子(一如 NIV、和合作「日晷」;MT ma`@lo^t{,見 IBDp.1567)由東向西的移動來看,可能在此是神蹟式的光亮419。──《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8~11根據列王紀下二十811及以賽亞書三十八8的記載,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了十度。這情況怎可能會出現?

上述經所記載的,是一件神跡。這神跡之所以會出現,乃始自希西家的祈求(王下二十10),先知以賽亞為此事禱告(11節),並由神恩慈地使這事成就(賽三十八7-8)。根據聖經記載,起因是希西家長了一個可能會致人於死地的腫瘤或疔,以賽亞亦警告他不久于人世。於是希西家祈求神,而神就應允他,並給他一個兆頭,使希西家更肯定明確知道神已應允。假如是可用氣象或天文定律來解釋的不尋常的現象,這現象就不足作為神所給予的記號,以表達他答應了某些急切而難以成就的要求。我們或可以猜測當時的大氣層內出現了一股特別濕冷的氣流,使太陽光線起了不尋常的折射。然而,這種不尋常現象剛好出現於希西家及以賽亞的要求與禱告之時,這種巧合本身已是神跡了。神早已用他充滿權能的話語,從無有之中創造了萬物,在他來說,希西家這個神跡又怎會是難成的事呢?──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二十9「以賽亞說:“耶和華必成就他所說的,這是他給你的兆頭:你要日影向前進十度呢?是要往後退十度呢?”」

 

【王下二十10「希西家回答說:“日影向前進十度容易;我要日影往後退十度。”」

 

【王下二十11「先知以賽亞求告耶和華,耶和華就使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了十度。」

    「日晷」原文作「梯級」。當時日規的設計是一東西走向的臺階,兩端有兩道傾斜四十五的十級石階,而石級前又有兩道石牆。時問是以牆影在石級上的進度計算。十級就正好是半天。——《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11 亞哈斯臺階的影子這個「亞哈斯臺階的影子」(NIV;和合本:「亞哈斯日晷的日影」)可能是一種日晷。昆蘭(死海)古卷中的以賽亞書三十八8,將本節寫作「亞哈斯屋頂房間的日晷」。一座埃及出土的房屋模型有兩段用來顯示時間的階梯,所根據的可能是類似的概念。但另一方面,這也可能不過是通往屋頂或上層建築的梯級,在每日某些時分可以看見影子而已。本節的經文沒有明言這建築的用處是顯示時間。敬拜天象是另一個可能。但它如果真是計時裝置的話,本節就是這種裝置在舊約出現的惟一案例。舊約世界從巴比倫到埃及都有日晷的記錄,考古證據可以上溯到主前十五世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12「那時,巴比倫王巴拉但的兒子比羅達巴拉但聽見希西家病而痊癒,就送書信和禮物給他。」

「比羅達巴拉但」MT Berodach-baladan,或作 Merodach-Baladan,希伯來文的 b m 乃常見的唇音轉化)亦即 Marduk-apla-iddinna II,於主前七二一至七一○年及七○三/二年的六個月中在迦勒底作巴比倫王。

差遣使者送書信和禮物到訪乃是巴比倫常用的外交策略。這位使者到來時候可能是比羅達巴拉但在位的第二段時期(見上)。希西家「聽了」使者(MT s%m'),而以賽亞書三十九2的「歡喜」乃是按照希臘文及武加大譯本「喜樂」(s*mh])。

根據約瑟夫(《猶太古史》x.2.2),這次到訪的目的乃是要邀請希西家加入反亞述聯盟,但在此並未強調此點。巴比倫已經向其宗主國亞述發出挑戰,以賽亞卻一向反對與當時任何的世界強國聯盟。──《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12 比羅達巴拉但比羅達巴拉但(又作米羅達巴拉但)就是亞述和巴比倫史料中的瑪爾杜克阿普拉伊丁納二世(Marduk-apla-idinna II)。他原是迦勒底比特雅金(Bit-Yakin)部落的酋長,與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聯盟,對抗另一名巴比倫統治者(約主前731年)。十年之後,比羅達巴拉但得了巴比倫的國位,撒珥根二世要到主前七一○年才能把他廢黜。比羅達巴拉但再次以地方性迦勒底酋長的身分,作為亞述的藩屬。主前七○五年撒珥根戰死沙場後,比羅達巴拉但與人合謀發動叛亂,以求擺脫亞述的統治。列王紀下的事件大概就在這時發生。希西家對抗亞述統治的行動,顯示他與比羅達巴拉但政策一致。這位巴比倫酋長廢了亞述所立的巴比倫王,自己在鄰近的博爾西帕執政(主前703年),但在同年被亞述的新王西拿基立所廢。比羅達巴拉但逃到以攔,不久便客死當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12-15主前七0一年之後,比羅達巴拉但的使者往見希西家;比羅達巴拉但在此時已被逐出巴比倫了。】

 比羅達巴拉但(楔形文字的寫法是Marduk-apaiddin)於七二一至七一O年穩握巴比倫政權,而希西家於六九八或六九六年逝世,假如他得重病的日期乃在去世之前十年,那麼,就是發生於七一一或七一二年。至於巴比倫方面,撒珥根二世於七二二至七0五年作王(嚴格來說,他是亞述王手中的傀儡),他在位期間,組織東西協約(entene cordiale)以抗拒亞述大封主。於是,列王紀此段經文所記事件正與巴比倫的外交策略和諧一致。由上文看來,假如我們將希西家得病的日期置於此段時間,而不是在西拿基立七O一年入侵事件之後。那麼,巴比倫派遣的使節就更符合希西家作王的年代了。

然而,我們又怎能將希西家得病的日期,訂于亞述於七O一年入侵猶大事件之前呢?以賽亞書已清楚記載了西拿基立入侵的過程。以賽亞書三十八1的「那時」,所指的就是三十七章記載的事件。根據這章經文可知,神的使者一夜之間就取去十八萬五千個亞述兵的性命,因而使西拿基立這個侮慢神、否認神的亞述王從耶路撒冷退回尼尼微。本來我們可以恰當地將兩件事串連起來,但當我們察看三十七38所記載的謀殺事件,就覺得有困難存在,因為經文所記的謀殺遲至六八一年才發生。緊接著的是三十八1的「那時」,就變成是指希西家遲至六八一年才得病,並且他在十五年後才去世(第五節)。然而,所有學者(甚至Edwin Thiele也包括在內,他錯誤地將希西家於七一五年登位的日期推得更遲,請參看其著述A Chronology of the Hebrew Kings[Grand RapidsZondervan1977]P65)都接受列王紀下十八2所記希西家作王只有二十九年。沒有學者認為他在六八六年以後仍作猶大王,輿論六八六年之後的十五年——六六六或六六五年了。由此看來,三十八1的「那時」所指的並非前文西拿基立於六八一年被兒子暗殺的事件了。

基於上述原因,我們應視「那時」為開始一個新段落的公式化引言——「那時希西家病得要死」。與此相似的引言,可見於以斯帖記一2(帶出亞哈隨魯王歡喜臣僕的一段記載,與一1毫無關係)、士師記十七6(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還有士師記十八1及十九1。亦可比較馬太福音三1(那時,有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大的曠野傳道),這段經文與二22絕無關係,因為後者所指的,可能是約瑟一家從埃及返回巴勒斯坦,居於拿撒勒,當時是公元六年希律亞基老逝世之年。這時候,施洗約翰還只有十一歲,又怎能夠在曠野傳道呢?

    假如以賽亞書三十八的「那時」,並非指西拿基立於七0一年離開巴勒斯坦之後的一段日子,這節經文對於希西家得病的日子又有何暗示呢?我們早已建議希西家患重病而得應許的日子乃在七一三年左右,因為希西家必定在六九八至六九六年逝世(他的繼承人瑪拿西,于登位時還只有十二歲,他作猶大王直至六四二年,其統治期有五十五年,這是所有聖經學者都同意的。請參王下二十一1)。因此,他得神應許延長壽數大約在七一三或七—一年。以賽亞書三十八1告訴我們,比羅達巴拉但遣使往見希西家,祝賀他從重病中複元;因為比羅達巴拉但於七一O被逐出巴比倫,只在七0四或七O三年期間暫返舊地。由此看來,比羅達巴拉但的使者絕不會遲過七——一年到達耶路撒冷——緊接在希西家痊癒之後。上述推論顯示出以賽亞書三十八章的一段記述被置於三十七章西拿基立圍攻耶路撒冷事件之後,並非為要依照事情發生的先後次序,而是將記載的主題轉變了,為要符合以賽亞心目中的一個目的。那麼,以賽亞究竟存著什麼目的呢?

為了弄清我們正在討論的問題,我們需要察看,當以賽亞將神的信息傳達予希西家,指出他將自己的寶物呈示于巴比倫使節面前,是出自驕傲之心的愚昧,以賽亞針對此而發的預言有一些隱藏著的意思。三十九6記載了以賽亞對希西家的不祥警告:「日子必到,凡你家裡所有的,並你列祖積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擄到巴比倫去,不留下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綜觀當時的巴勒斯坦及米所波大米的局勢,巴比倫還在亞述的控制底下,以賽亞這段預言著實令人詫異。然而,這就是神對於背逆的子民的審判,他已經將計劃向先知以賽亞顯明,就是他要透過巴比倫人(特別是迦勒底人控制下的巴比倫)施行審判,將不順服神的猶大人全部擄去,令這地荒涼。從這個角度看,第三十九章正適合作為一段導論,帶出四十及以後數章以賽亞的預言,這些預言都是在希西家的不肖子瑪拿西統治期間發出的。第四十章預設了巴比倫的擄掠是肯定會發生的事情,所以注意力已由亞述的圍困轉移至尼布甲尼撒將會對猶大作出的威脅,尼布甲尼撒將會攻陷耶路撒冷,將猶大人擄走。而以賽亞同時作出應許,當被擄之期完結,猶大至終會重歸故土。第三十九章所記載的事情,極適宜于作為第四十章的引言,因為前者正好解釋了巴比倫——比羅達巴拉但的總部——侵略猶大的原因。──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二十13「希西家聽從使者的話,就把他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貴重的膏油和他武庫的一切軍器,並他所有的財寶,都給他們看。他家中和他全國之內,希西家沒有一樣不給他們看的。」

希西家並非「過份款待」;展示寶庫中的財寶(NIV 作「庫房」,REB 作「財寶」,希伯來文 be{t[ n#k[ot[;只出現於此處及賽三十九2;亞喀得文為 bi{t nakkama{ti)以加深未來聯盟國使者之印象乃是常事。

有關希西家的財富,請見:歷代志下三十二27。該處的記載暗示這乃是於主前七○一年向西拿基立進貢以前的事(十八15-16)。香料及「芳香的膏油」(NEB、和合作「貴重的膏油」)顯示這些是與阿拉伯中部貿易而來的物品。軍器可能是指黎巴嫩林宮中所羅門所儲藏的國寶(參:王上十16-1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一13 線鉈準繩和線鉈是古代近東各處用來建築泥磚房屋的常見工具。測量地皮所用的是準繩(絞繩、細繩、線)。總建築師用錫或石塊作為墜子的線鉈,來檢驗房屋的建築是否合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14「於是先知以賽亞來見希西家王,問他說:“這些人說什麼?他們從哪裡來見你?”希西家說:“他們從遠方的巴比倫來。”」

 

【王下二十14 <syncBible ref=王下20:14>巴比倫是怎麼崛起的?】

    巴比倫城曾經背叛亞述國,在西元前689年被西拿基立王毀滅。這裡所記的事可能發生於城毀以前不久。西拿基立死於西元前681年,兒子以撒哈頓即位,他愚昧地重建巴比倫城。這時亞述的君王軟弱,使巴比倫有大好機會崛起壯大。當亞述大軍出發遠征、欺壓別國時,巴比倫城就逐漸擴展而成為小國。幾年後,巴比倫強大到再次背叛亞述,終於在西元前612年消滅了亞述,代之成為世界另一個強國。──《靈修版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14~19以賽亞的回答先知很有智慧地在傳達審判的信息以前先確定所發生的事。由他的話可以清楚看到王宮的財富將會被擄到巴比倫,希西家的後裔(RSV、和合作「眾子」,18節)也不例外。多數的解經家均視此為後來加入的評語,因此並不看重巴比倫的野心已昭然若揭這一事實,但耶路撒冷若繼續活在罪中會遭到撒瑪利亞相同的命運,神不會行另一次特別的拯救。

  耶和華的話甚好19節)只是對神諭的禮貌回應。希西家自己的解釋便是他的有生之年都會有平安及穩固。他可能是順服接受神的話,而並非只是因為審判延後而大鬆一口氣。神的話聽在人的耳中,人根據自己的生活及態度而作出不同的解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15「以賽亞說:“他們在你家裡看見了什麼?”希西家說:“凡我家中所有的,他們都看見了;我財寶中沒有一樣不給他們看的。”」

 

【王下二十16「以賽亞對希西家說:“你要聽耶和華的話。」

 

【王下二十17「日子必到,凡你家裡所有的,並你列祖積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擄到巴比倫去,不留下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

 

【王下二十18「並且從你本身所生的眾子,其中必有被擄去在巴比倫王宮裡當太監的。”」

 

【王下二十一18 烏撒的園烏撒園的位置未能確定。部分學者臆測這園是在大衛城東,西羅亞村的墳場裡面。但烏撒可能是患了痲瘋的猶大王烏西雅的簡稱。這可能是烏西雅的私人園子,後世君王繼續使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19「希西家對以賽亞說:“你所說耶和華的話甚好!若在我的年日中,有太平和穩固的景況,豈不是好嗎?”」

    「若在我的年日中」一句之前,原文有「因為他(心裡)想。」希西家在生時神並沒有施行刑罰,因為他及時悔改。(見代下卅二26——《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20「希西家其餘的事和他的勇力,他怎樣挖池、挖溝、引水入城,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挖池、挖溝、引水入城」是為了保障耶路撒冷城的食水供應。當時城內的水主要來自基訓的水泉,但希西家面臨亞述軍的圍攻時,把汲淪溪一帶的水源塞住(見代下卅二2-4, 30),另挖了地下通道,使基訓的水改道入城內的「西羅亞池」。(尼三15——《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20~21結束公式】這是歷史的標準形式,以希西家築隧道自基訓泉(處女泉)引水至俄斐勒西邊的上池(Birket Silwan)及耶路撒冷的舊(下)池為例(參:賽二十二11)。這個水溝於一八八○年被發現,深六四三公尺,長達三三二公尺,甚至在被圍城時均可以使守城者自保護城牆內得水。主前第八世紀早期的一段以草寫希伯來文書寫的篆文詳細記載其工程:

  「當(隧道)將打通時,(鑿石匠們揮動他們的)斧頭,他們面對面的工作,當時僅餘三吋便可打通,(他們聽見)一個人向他同伴說話的聲音,因為右邊有一個裂縫(?)……當隧道終於打通時,鑿石匠用斧頭彼此相砍。接著便將一千二百肘泉水引至池中,岩石的高度比鑿石匠高出一百肘。42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21「希西家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瑪拿西接續他作王。」

希西家被埋葬於大衛子孫的高陵上(代下三十二33)。這是因為城北王室鐵器時代的陵寢已滿,後來再也沒有猶大君王被葬在那塊由岩石鑿出來的墳墓中423。有關瑪拿西,請見:二十一章1-17節。──《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