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二十三章拾穗

 

【王下二十三1「王差遣人招聚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眾長老來。」

   〔暫編註解〕眾長老。有智慧的領袖與他人一起磋商。約西亞招聚全國的長老要看看能做些什麼可以防止那威脅著他們的災難或使那要來的刑罰因憐憫而得以減輕。神在宣告猶大的厄運時並沒有拒絕他們的悔改和改革。如果百姓再堅持他們的罪惡就必須讓他們看到這樣做所必帶來的一切可怕的厄運。他們所需要的是歸向神和公義,因此約西亞決心要盡一切努力帶來一場全國性的宗教復興。

         23:1-3  約西亞召民立約:約西亞招聚百姓來聽神的律法,並在祂面前立志守約。

 

【王下二十三1 長老的作用長老(族長式的家族首領)是早期的以色列支派組織中的要角,他們到了王國時代顯然仍有其功用。得到授權治理地方性社團的長老,在王國的政治領導上依然扮演一定的角色。巴比倫城市的長老,亦同樣扮演著維持穩定和在社群中制定法律等有限的角色。但這些人並不主動干預朝政,因為控制國家權力基礎、經濟、軍隊的,都是中央政府的君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2「王和猶大眾人,與耶路撒冷的居民,並祭司、先知,和所有的百姓,無論大小都一同上到耶和華的殿,王就把耶和華殿裡所得的約書念給他們聽。」

   〔暫編註解〕“約書”指二十二8的“律法書”。

         猶大眾人。猶大全國盡可能多的人都被招聚到耶路撒冷來聆聽神的信息。這神聖的大會可能包括所有階層和職業的人,特別是百姓的宗教領袖──祭司和先知,對於幫助實現這場改革他們是最有影響力的人。

         ◎「念給他們聽」:當時雖然有文字,但是大部分人還是文盲,所以必須透過公開宣讀來傳遞信息。

 

【王下二十三3「王站在柱旁,在耶和華面前立約,要盡心盡性地順從耶和華,遵守他的誡命、法度、律例,成就這書上所記的約言。眾民都服從這約。」

   〔暫編註解〕“柱旁”:看十一14注。

         “眾民都服從這約”。即他們全都發誓要守這約。

         「服從」:原文作「站在上面」:指發誓忠於所立之約。

         柱。可能是殿門兩根巨大的銅柱之一(見王上7:15,21)。根據以西結所見王國恢復之後皇家的崇拜禮節中,王要站在門框旁邊。(結46:2)。

         立約。這是耶和華與以色列在西奈所立之約的重新訂立,在先前那個約中百姓同意要順從耶和華並遵行他的道路(出19:5-824:3-8)。國家已經破壞了那約因此也就使耶和華的應許歸於無效。福分的繼續只能在這約重新訂立之後才可以實現,因此約西亞在神面前莊嚴地承諾要遵守他的誡命並要服從在西奈山神與他的百姓所立的約。

         服從這約。百姓站在神這邊就意味他們接受這約書上的話語並保證效忠耶和華。

         「盡心」:「全部的心」。

         「盡性」:「全部的生命」、「全部的心智」。

 

【王下二十三3「王站在柱旁,在耶和華面前立約,要盡心盡性地順從耶和華,遵守他的誡命、法度、律例,成就這書上所記的約言。眾民都服從這約。」

「王站在柱旁」一如當年的約阿施一樣(王下十一14);NEB 作「站在臺上」(參:尼八4)。此字(`ammu^d{)可能僅指「站立之處」,為舉行儀式之時王站立之處。

「眾民都服從(JB)這約」亦即立志(直譯為「站立」,NRSV 譯為「加入」)遵行申命記的命令順從耶和華。因此他們都站著,用象徵動作(耶三十四18)及口頭承諾(說「阿們」,申二十七1126)以示同意。神的子民應當定期從事這種團體式的告白。──《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4「王吩咐大祭司希勒家和副祭司,並把門的,將那為巴力和亞舍拉,並天上萬象所造的器皿,都從耶和華殿裡搬出來,在耶路撒冷外汲淪溪旁的田間燒了,把灰拿到伯特利去。」

   〔暫編註解〕“汲淪溪旁”:比較二十三6,12;《代下》十五16;二十九16.這是耶城郊外清除和毀滅偶像的地方。

         “亞舍拉”。參看第十三章6節的腳註;另參看第67節。

         「把門的」:見王下12:9注。

         「汲淪溪」:見王上15:13注。

         副。這裡指的是利未人祭司組織中三種明確的等級(見王下25:18)。

         從殿裡搬出來。約西亞作王第十二年的潔淨的工作(代下34:3)好像只是部分上的。為侍奉巴力、亞舍拉和天上萬象而出現在神殿中的器皿表示了猶大百姓陷於偶像崇拜之中的程度。猶大幾乎完全轉離了神而走上了他們曾經驅逐出去的異教國家的道路。約西亞決意要根除國家中最後的偶像痕跡。

         器皿。這裡的器皿不僅限於它字面上的意思,它還包括偶像崇拜所涉及到的一切器具,比如傢俱,各種神像,祭壇,等等。

         燒了。這與申7:2512:3節的教訓相符(見代上14:11,12)。

         汲淪。汲淪是一條耶路撒冷城東與橄欖山之間南北走向的山谷。這裡所說的田間可能是指汲淪穀北部地勢大大開闊的土地(見耶31:40)。亞撒曾在汲淪溪邊焚燒他祖母瑪迦的偶像(王上15:13)。

         拿到伯特利去。伯特利已經被看作是污穢和受咒詛的地方了,將焚燒的東西帶到那好使猶大的土地不再進一步被玷污。

         「副祭司」:「第二級祭司」,原文是複數型態,表明是多個副祭司。

         「汲淪溪」:字義是「黑暗」,位於耶路撒冷東面。

         「伯特利」:字義是「神的家」、「神的殿」。位於耶路撒冷北方大約18公里。位於北國以色列的南部。

         ◎「把灰拿到伯特利去」:大概是指 23:15-16 去拆毀、污穢伯特利祭壇的事。此處沒有提及「但」,大概是因為「但」太北邊,已經被亞蘭的勢力佔領,不再扮演宗教中心的角色。

         23:4-14  清除國中異教:約西亞徹底執行宗教改革,包括除掉聖殿裡的偶像和廢去拜偶像的聖職人員(4-7),以及拆毀國中的邱壇(8-9)和為假神而設的祭壇(10-14)。

 

【王下二十三4「王吩咐大祭司希勒家和副祭司,並把門的,將那為巴力和亞舍拉,並天上萬象所造的器皿,都從耶和華殿裡搬出來,在耶路撒冷外汲淪溪旁的田間燒了,把灰拿到伯特利去。」

副祭司應當作「代理大祭司」(NEB,但其希伯來文是複數)或「第二等次的祭司」(RSV),因為沒有其他經文可以證明有副祭司這頭銜。聖殿中把門的乃古代廟宇中已有的歷史悠久的職業,包括階級較低的祭司在內(參:王下十二9)。

「汲淪溪旁的田間」(希伯來文:s%ad[#mo^t[NEB 作「空地」)乃是「平地」或是「階地」(s%a{d[am),有些解經家屬意於七十士譯本之「石灰窯」(mis!r#po^t[),但這必須要修改原文才能成立。

將灰拿到伯特利去並非僅是如一些解經家所說的只不過是一位後來的編者「怪誕地插入」,因為約西亞計畫擴展他的疆域(見19節),這裡可能想要廢置金牛犢假崇拜起源地的伯特利(王上十二28-29),這遠在亞述或其他征服者(何十5-6)攻取伯特利以前。伯特利同時也是以前的北國、現在亞述撒瑪利亞省的南界,因此此舉對國勢轉弱的宗主國亞述而言,不啻是一個明顯的挑戰。──《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4 天上萬象敬拜天上萬象所指的,是在大部分古代宗教中都占了首要地位,對天體神祇(日神、月神、金星尤然;巴比倫宗教分別名為沙馬士、辛、伊施他爾)的崇拜。這些神明掌管曆法與時間、季節與氣候,被視為最具力量的神。他們為觀兆者提供徵兆,並且從天上觀看萬有。主前第二千年紀末葉編纂完成的天兆大全《埃努瑪、亞奴、恩裡勒》共有七十塊泥版,作為參考典籍幾達一千年之久。這時期的以色列封緘印章顯示天體神祇十分普及。美索不達米亞的占星家已經設定了很多星座(其中不少經希臘傳入西方之後,今日依然沿用),但黃道十二宮的分界,這時仍未發明。進一步資料可參看:歷代志下三十三5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4 汲淪溪到伯特利汲淪溪是在大衛城的東面。伯特利則在耶路撒冷沿大道北行十哩之處。截至一個世紀前,北國亡於亞述之時為止,伯特利一直是金牛犢神廟的所在地。約西亞又污穢了當地的壇(1516節),因此把這些污穢宗教物件的灰倒在這裡最是合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5「從前猶大列王所立拜偶像的祭司,在猶大城邑的邱壇和耶路撒冷的周圍燒香,現在王都廢去;又廢去向巴力和日、月、行星(“行星”或作“十二宮”),並天上萬象燒香的人;」

   〔暫編註解〕“拜偶像的祭司”。這“祭司”在希伯來文是指異教的祭司。

         「行星」:指星座,是亞述及巴比倫人所敬拜的神祇。

         所立。耶羅波安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王上12:31)。瑪拿西和亞們所做的也是如此。

         耶路撒冷的周圍。見第13節。

         向巴力。這裡所列舉的各種偶像說明了猶大人是何等地背棄耶和華。在這裡這些神明按它們被尊崇的程度排列。巴力是暴風神(見王上16:31節的註釋)。

 

【王下二十三5「從前猶大列王所立拜偶像的祭司,在猶大城邑的邱壇和耶路撒冷的周圍燒香,現在王都廢去;又廢去向巴力和日、月、行星(“行星”或作“十二宮”),並天上萬象燒香的人;」

同樣的,這次的整肅延及猶大鄰近各城,王「廢去那些拜偶像的祭司」。這種主祭(希伯來文:k#ma{ri^m,亞喀得文 kumru432的存在顯示敬拜外邦神祇的存在(參:番一4;何十5)。這些祭司並未被帶進耶路撒冷,與在聖城內工作的祭司不同(8節)。行星並天上萬象(希伯來文:mazza{lo^t[,亞喀得文 manzaltu)乃指用偶像來代表的天體及其立座。當時並無證據顯示有黃道十二宮的存在。──《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5 拜偶像的祭司「異教或拜偶像的祭司」(希伯來語 komer「科默爾」)在古代近東──特別是亞述──有很多對應的案例。來自加帕多家的舊亞述檔(主前20001800年),以及亞述王桑希阿達德一世年間(主前18141781年在位)的一篇馬里檔,都曾經提及「孔盧」(kumirtu)祭司。在亞述王亞述巴尼帕(主前668631年)的一個碑文中,一位阿拉伯王后被冠以「孔米爾圖」(kumirtu)女祭司的尊號。此外,主前第一千年紀時亞蘭語也是稱祭司為「孔拉」(kumra')。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本節所提的,是在崇拜巴力、亞舍拉等西閃族神明之神廟中服務的祭司。然而也有學者相信這些人是叛教的耶和華祭司。──《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6「又從耶和華殿裡,將亞舍拉搬到耶路撒冷外汲淪溪邊焚燒,打碎成灰,將灰撒在平民的墳上;」

   〔暫編註解〕亞舍拉(直譯為:木偶)。這是瑪拿西製作的亞舍拉雕刻的像(王下21:3,7)。

         焚燒。亞舍拉很可能是木頭做的,外麵包著一層金屬膜(申7:25),因此可以被焚燒。

         成灰。這與摩西在曠野對待金牛犢的方法類似(出32:20)。

         平民(直譯為:百姓的孩子)。這是指普通的百姓。這個短語在耶26:23節中也是這樣翻譯的。普通的百姓不會埋葬在岩石鑿出的墓穴中,只能埋葬在一般的墳墓裡。既然墳墓是不潔淨的,那汲淪谷中的墳地自然被認為是拋撒偶像焚燒之灰燼的合適場所。

         「亞舍拉」:迦南的女神,巴力的配偶。通常是以立在巴力祭壇旁邊的木柱型態出現。

 

【王下二十三6「又從耶和華殿裡,將亞舍拉搬到耶路撒冷外汲淪溪邊焚燒,打碎成灰,將灰撒在平民的墳上;」

這些象徵的木偶可以被焚燒,打碎成灰(希伯來文:dqq),因此將灰撒在平民的墳上便表示對假神及敬拜假神之人的輕視(參:耶二十六23)。這些亞舍拉象徵乃是瑪拿西於希西家早期的潔淨(十八4)之後再次引入的(二十一7)。當他悔改時(代下三十三15)可能並未完全廢去。亞們似乎也有引進別神(二十一21;代下三十三2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6 將灰撒在墳上烏加列文獻也曾使用「燒、磨、撒、喝」四部曲,作為一個神祇被徹底摧毀的表示──每個具破壞性的行動都已展開。將灰撒在墳上對偶像而言是最終極的污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7「又拆毀耶和華殿裡孌童的屋子,就是婦女為亞舍拉織帳子的屋子;」

   〔暫編註解〕“孌童”:參《申命記》二十三17;《王上》十四24;十五12;二十二46.

         “孌童”。參看列王紀上十四章24節的腳註。

         「孌童」:見王上14:24注。

         孌童。那些墮落做廟妓的男女竟然居住在聖殿的旁邊,這樣的事發生在自稱是神選民的以色列人中對當時國家的道德淪喪是多麼悲慘的一個註解啊。這些卑鄙邪淫的行為是當時崇拜偶像儀式的一部分。以西結在他的日子也譴責聖殿區域中所行的可憎的惡事(結8:5-17)。迦南人自然崇拜中最無恥的醜行居然進入到神的殿中。不能想像猶大竟然墮落到了這種地步。

         「孌童」:字義是「在神殿裡的男娼」、「男廟妓」。這是為了女性崇拜者預備的「男廟妓」,相對於為男性崇拜者預備的「女廟妓」。都是為了敬拜者用性交的儀式來敬拜巴力。

         「織帳子」:原文是「編織」,但實際的意義為何並不清楚。

 

【王下二十三7「又拆毀耶和華殿裡孌童的屋子,就是婦女為亞舍拉織帳子的屋子;」

有關「廟妓」(RSVAV 作「孌童」)見:列王紀上十四24。此字乃是陽性名詞(q#d[e{s%i^m),因此許多解經家將之譯為男(廟)妓NIVNEB),但此字通常可以指男性及女性(參:申二十三17;創三十八21-22)。此希伯來字基本上乃是指「聖潔,分別出來」,在此顯然是指非耶和華的敬拜。

【孌童的屋子】ba{tte^)可以解釋為「垂掛物」(RSV)或「編織的帳子」(ba{tti^m;亞喀得文 bittu,毛衣),乃祭司的穿戴,或指巴比倫妓女們所穿戴在頭上的「辮繩」43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7 孌童「孌童」一語的希伯來語原文(qedeshim),是「稱聖的男子」的意思。現時對這習俗所知甚少,但按照被譴責的徹底程度,很可能和祭儀娼妓有關(見:申二十三1819)。亞喀得語和烏加列語也有同源的字眼,但其功用也不明確。字根的意思是在禮儀上潔淨。在亞喀得語中,qadishtu 是具有特殊地位的女子。她在廟宇中擔任特定的職務(收生婆、乳母、奉獻在廟中事奉神祇的人),但這些職務沒有一個和性欲有明顯的關係。烏加列的情況亦大致相同。他們在本節中遭受譴責,可能與他們事奉外邦神祇有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8「並且從猶大的城邑帶眾祭司來,污穢祭司燒香的邱壇,從迦巴直到別是巴;又拆毀城門旁的邱壇,這邱壇在邑宰約書亞門前,進城門的左邊。」

   〔暫編註解〕「邱壇」:見王上3:2注。

         「迦巴」與「別是巴」:分別代表猶大北面及南面的邊界(參王上15:22注),可見約西亞的改革遍及全國。

         迦巴直到別是巴。這是指猶大從北到南的境界(見王上15:22;亞14:10)。

         「迦巴」:字義是「山」,位於耶路撒冷東北10公里左右。此處的意思應該是「猶大國的北界」。

         「別是巴」:是迦南地最南端的城市,以撒曾經在此築壇 26:23,25 ,字義是「七倍盟誓之井」。此處的意義應該是「猶大國的南界」。

         「邑宰」:「城市統治者」。

         23:8-9 的意思應該是這些邱壇的祭司也是利未支派的祭司,但是卻在各地的邱壇帶領對耶和華的敬拜。約西亞王將這些邱壇汙穢,將這些祭司集中到聖殿,養活他們。只是不讓這些曾經背叛正統的祭司參與聖殿的敬拜活動。

 

【王下二十三8 污穢邱壇在聖地執行遭禁的祭儀,能使聖地污穢。利未記一書概述了如何保持耶和華聖地潔淨的律法。有些事物所以能夠污穢聖殿,是因為它與耶和華的臨在互不相容。導致其他神祇之神廟污穢的,或許是不同的活動。然而也有一些共通的活動,能夠產生污穢的效果。聖地若被用作墳場(見14節)或廁所(見十27),就會永遠污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8 迦巴到別是巴迦巴(今名賈巴)是便雅憫境內一條小村,約在耶路撒冷以北六哩。當地未曾進行挖掘,但表層勘測結果顯示有鐵器時代的遺跡。這地與密抹在司文尼幹河的峽谷兩岸遙遙相對,俯瞰從北面通往耶路撒冷一帶,橫越這深谷的戰略性渡口。其功用大概是兼為神廟的邊城。在本節中,與猶大最南的城市別是巴相對。考古學家在當地發現了一個拆散了的有角祭壇,可能是在約西亞年間被毀。無論如何,這句話清楚顯示約西亞在猶大全境中(自北至南),清除了一切外邦崇拜的活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8 城門旁的邱壇但城的柱像是在城門口內的神廟中發現,並能清楚看見有獻上還願祭的痕跡。學者相信這些柱像是代表某些被以色列所攻取之城市的神祇。若然,這祭所還的就是向這些神明所許的願(可能是幫助以色列人傾覆與他們作戰的城市)。有關柱像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十七章10節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8 約書亞的門約書亞的門並沒有在其他經文中出現,其確實位置不明。它可能是耶路撒冷其中一個城門的別名。這門大概是邑宰的門;邑宰在城市政府中是地位最高的官員。一個主前七世紀的猶大印章,上有刻著「邑宰」字樣的橢圓徽飾,並有令人聯想到亞述標誌的藝術背景。──《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8-9這段經文可能是指在耶路撒冷以外所做的工作(4-\cs165節)。有關邱壇,見:列王紀上三3{\LinkToBook:TopicID=160,Name=a. 所羅門王朝前言(三13}從迦巴直到別是巴乃指猶大行政及宗教的北界及南界,一如列王紀上十五21所示435

  城門旁的廟祠NIV 邊註作邱壇)只在此處出現,NEB 加上「魔鬼的」(has*s*#`i^^ri^m "satyrs" 「半人半獸的森林之神」),但必須要修改 MT 的「門」(has%s^#`a{ri^m;參:代下十一15;利十七7)。Yadin 認為這乃是指在別示巴發現的一個被約西亞摧毀了的邱壇436。處置多餘的祭司的方法便是按申命記十八6-8的規定供應他們生活所需,在此可能是按照身體有殘疾的祭司之例來辦理(利二十一16-2343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9「但是邱壇的祭司不登耶路撒冷耶和華的壇,只在他們弟兄中間吃無酵餅;」

   〔暫編註解〕這些假祭司顯然也獲得生活上的支持,卻不能獻祭。

         曾在邱壇燒香的祭司一律不得親近神(參串15),因為他們沒有按照律法的規定(見申12:5-6, 13-14), 竟在耶路撒冷以外獻祭,所以約西亞把他們在聖殿中獻祭的職務革除了。

         不登。那些原先在偶像的神壇(神龕)服侍而現在被招集到耶路撒冷的祭司不允許擔任神殿中的神聖職分。以西結在他關於恢復之國家的描述中這樣說,曾經走迷的利未祭司不允許再參加耶和華殿中的聖職,他們只被允許做一些僕役的工作(結44:10-14)。

         無酵餅。儘管這些祭司被禁止參與神殿中的神聖服侍,但他們的供養卻沒有完全斷絕。他們的待遇和那些身體上有殘疾有缺陷的祭司的待遇基本上差不多(利21:17-23)。

         21:17-23 記載這種養祭司而不讓他們事奉的狀況,只有祭司身體殘疾的狀況下,為了怕褻瀆聖所才採取這種方式。也就是約西亞王等同於認為在邱壇事奉過的祭司就已經同於「殘疾」了。

 

【王下二十三10「又污穢欣嫩子谷的陀斐特,不許人在那裡使兒女經火獻給摩洛;」

   〔暫編註解〕欣嫩子谷在耶城南面。以色列民曾在此獻人祭,後來變成堆廢物的地方。“陀婓特”不是地方名,而是作“火爐”解的普通名詞。

         “陀斐特”。位於欣嫩谷的一個地方,在耶路撒冷以南,人們在那塈漇警獻給摩洛。參看第十六章3節和耶利米書七章31節的腳註。

         「欣嫩子谷」:是耶路撒冷城南面之山谷。

         「陀斐特」:指獻人祭給摩洛的地方;或指為此而設的祭壇。

         「使兒女經火」:見王下16:3注。

         污穢陀斐特。陀斐特在欣嫩穀中,將活人獻給摩洛作燔祭的野蠻儀式就是在這裡進行的(見賽30:33;耶7:3119:632:35)。這其中可能也包括亞哈斯和瑪拿西的兒子(王下16:321:6;代下28:333:6)。

         欣嫩。這個耶路撒冷西南的一個山谷,其南部後來被認為是一個毀滅和可憎之地。這是由於那裡曾獻活人為祭,並最終被約西亞污穢,以及後來它成為了耶路撒冷的垃圾傾倒場。在新約的時代,欣嫩谷──希伯來文是Ge Hinnom──變成了毀壞與邪惡之地的象徵。在後來的附注裡,地獄這個詞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從希臘詞語geenna翻譯過來的,而geenna又是從希伯來詞語Ge Hinnom音譯過來的:太5:22,29,3010:2818:8,923:15,33;可9:43-48;路12:5;約3:6

         摩洛。關於獻祭給摩洛,見利18:21節和耶7:21節的註釋。

         「欣嫩」子谷:字義是「悲嘆」。可能是外來語。是耶路撒冷以南的山谷。聖經中最早記載有人在此獻兒女給摩洛神,是在 王下 16:3  代下 28:3 亞哈斯王年代。

         「陀斐特」:字義是「焚燒之處」,是獻兒童為祭給摩洛神的場所。一般認為陀斐特位於欣嫩子谷的邊緣,尚未與汲淪溪谷會合之處。

         「摩洛」:字義是「神」,迦南地的太陽神,敬拜時獻小孩為祭。

 

【王下二十三10 欣嫩子谷、陀斐特、摩洛「陀斐特」是以兒童為祭獻給摩洛神的祭儀場所。這個希伯來字眼大抵是指放置兒童的火爐,它在烏加列語和亞蘭語中的對應詞彙是「爐、灶」的意思。學者相信陀斐特是在欣嫩子谷的邊緣,未與汲淪溪谷會合之處。按考證欣嫩子谷是大衛城西南面的拉巴比干河(Wadi er-Rahabi)。很多學者認為摩洛是冥界的神祇,源自迦南的祭祖禮儀。一個主前八紀的腓尼基碑文記述基利家人與敵軍作戰之前獻祭給摩洛。摩洛一名似乎與希伯來語動詞 mlk「統治」有關。給摩洛的祭是在巴力的設施獻上,可能表示摩洛是巴力以及其他神祇的別號(耶三十二3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10-11此次的改革連較不見經傳的異教崇拜都不放過。陀斐特或作「火地」,與敬拜摩洛神(烏加列文 mlk)及使男女經火(NIV 獻祭)之行為有關,座落於耶路撒冷西南方傾倒垃圾的欣嫩子谷,因而得名「陰間」(GehennaGe~,「谷」,Hinnom;希臘文及拉丁文意為「受折磨的地方」)。「經火」一字使得許多解經家將此與腓尼基人獻兒童為祭的習俗相提並論,但在聖經時代極少有這種作為的證據支持。見:列王紀上十一5(參:申十二31;王下十七31;耶七31,十九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11「又將猶大列王在耶和華殿門旁、太監拿單米勒靠近遊廊的屋子,向日頭所獻的馬廢去,且用火焚燒日車。」

   〔暫編註解〕這是聖經中唯一人用馬向日頭獻祭的記載。古代亞述文獻中有此記載。

         拜太陽的行為被廢止了。

         「馬」與「日車」:都是獻給亞述人所拜的太陽神。

         馬。在古代,太陽經常被看作是一個駕禦馬車不停巡行天際的人。

         日車。太陽戰車在古代波斯非常有名,對於希臘人和羅馬人來說也比較熟悉。但希伯來人中這麼早就有它的蹤跡卻很令人費解。瑪拿西和亞們在採納他們周圍國家異教崇拜形式方面一定花了極大的工夫。

         ◎「猶大列王」在耶和華殿門:指的應該是「瑪拿西」、「亞們」。

         「拿單米勒」:字義是「王的禮物」。

         「遊廊」:「公開的廳房」。

         「日車」:「日頭的戰車」、「太陽的戰車」。

         8:16 中以西結也提到聖殿中存在對太陽敬拜的事情。敬拜太陽,主要是亞蘭和亞述的習性,馬是對太陽崇拜的重要元素。亞述文獻中有用白馬崇拜太陽的記載。

 

【王下二十三11 獻給日頭的車馬亞述在重要儀式中使用白馬,其諸神系統中的重要神祇亞述神和辛神都與之有關。白馬要在某個神祇的腳前奉獻。並且好幾個亞述神祇在節期之時都要乘坐馬車。在亞述神話中,太陽(神)乘坐馬車橫越天際,駕車者名叫拉基布伊珥(Rakib-il)。從本節的混合宗教角度看,耶和華大概被人當作是太陽神崇拜,祂所乘坐的就是這些車馬。反映本節的考古證據,包括一些設有日輪的鐵器時代馬像,和刻在他納出土之祭儀臺上的一匹背著日輪的馬。這馬與作為底座的金牛犢,和作為腳凳的約櫃,在意象上也有共通之處。三者都是寶座的代表,不是神的代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廿三11日車是什麼?】

答:日車Chriots Of The Sun,在猶大末葉,道德墮落之際,各種崇拜偶像之風傳入境內,敬奉天象亦在其中。日車與日馬即為人民所崇拜者,相傳此為猶大某王所贈置於殿中。猶大王約西亞以此舉為直接違命,以火焚燒而毀滅之。——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王下二十三12「猶大列王在亞哈斯樓頂上所築的壇和瑪拿西在耶和華殿兩院中所築的壇,王都拆毀打碎了,就把灰倒在汲淪溪中。」

   〔暫編註解〕「樓頂上所築的壇」:是為拜星象而設的祭壇。

         「兩院」:見王下21:5注。

         樓頂(直譯為:頂樓)。既然作者這裡所記述的是關於聖殿的潔淨工作,那這可能是指亞哈斯在聖殿院子裡某個建築物上面建的頂樓。樓頂上面的祭壇可能是用於天上萬象的崇拜(見耶19:1332:29;番1:5)。

 

【王下二十三12-13有關屋頂上用來敬拜天象的祭壇可與亞哈斯(二十11)及瑪拿西(二十一3;參:耶十九13,三十二29;番一5,可見當時的風俗)相對照,有關兩院,見:列王紀下二十一4-5{\LinkToBook:TopicID=341,Name=a. 王朝總評(二十一19}。對壇採取的具體行動為何不詳;「打碎」(參15節)乃根據 LXX,參:NEB 譯為「打碎成灰」,其希伯來原文:「從那裡將它們打成碎片」頗為難解。

耶路撒冷以異教敬拜處所原來是為了要取悅所羅門的外邦妻子們(王上十一5-11)而設立的。邪僻山har hammas%h]i^t[,「摧毀者之山」,參:王上十一7)位於橄欖山南端(現代的 Jebel Batm el Hawa),NEB 取其音,將之改動為「油山」(hammis%h]a^,但這種改動實屬不必要。──《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13「從前以色列王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前,邪僻山右邊,為西頓人可憎的神亞斯他錄、摩押人可憎的神基抹、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所築的邱壇,王都污穢了,」

   〔暫編註解〕“邪僻山”即所羅門曾建造外邦神廟宇的橄欖山(看王上十一57及注)。

         “邪僻山”。橄欖山,異教的神廟建立在這堙C參看列王紀上十一章57節的腳註。死人的骨頭使這些地方變成汙穢,所以顯然不會作希伯來宗教的用途。

         「前」:指東面。

         「邪僻山」:原作「行毀滅的山」(參耶51:25);有學者認為原文應譯作「受膏的山」(於原文僅一字母之差),指橄欖山。

         「右邊」:即南面。此節所提的假神,見王上11:5注。

         耶路撒冷前。這是指城的東邊。希伯來人面朝東決定他們的方向。左手邊是北,右手邊即南,背後就是西。關於所羅門為異邦神建造邱壇的敘述見王上11:5-8節。一些良善的王,比如亞撒、約沙法和希西家,一定不允許在邱壇上崇拜那些異邦的神明,但他們很可能允許在這些地方敬拜耶和華。

         邪僻山(直譯為:腐敗的山)。這裡很可能是指橄欖山南坡。邪僻山──對它的稱呼這樣的輕蔑和鄙夷,暗示了這裡就是聖殿東邊進行可憎偶像崇拜的地方。

         王都污穢了。經上只是說這些邱壇被污穢了,而沒有說它們被拆毀。這裡提到的邱壇有些很可能主要是天然石頭構成的,或只是在水準的岩石表面鑿出孔洞接受祭酒或祭物。這樣的場所在巴勒斯坦非常有名。很難想像所羅門為崇拜亞斯他錄、基抹和米勒公而建造的設施在經歷了亞撒、約沙法和希西家的改革運動之後還能保存下來。希西家廢去邱壇,邱壇和祭壇拆毀淨盡(王下18:4;代下31:1)。因此,這些被污穢的祭壇就是這種情況的。

         「邪僻山」右邊:字義是「毀壞山」,也就是橄欖山。

         「亞斯她錄」:常被當成巴力的妻子,是掌管戰爭與生育的女神。敘利亞北方的人稱之為亞拿特神(Anath)。烏加列文本中的亞拿特神常以「童貞女」的形像出現,是巴力的妹妹,與巴力一樣是諸多作為的神明。這些生育神祇的敬拜儀式每每包含放蕩墮落的行為,包括獻嬰孩為祭,迦南地尤以為烈。

         「基抹」:字義是「鎮壓者」,是一個殘暴的戰神。

         「米勒公」:又名「摩洛」。敬拜這個神要把嬰孩經過火獻祭。

         王上 11:5-7 記載 23:13-14 所記所羅門建築的邱壇。

 

【王下二十三14「又打碎柱像,砍下木偶,將人的骨頭充滿了那地方。」

   〔暫編註解〕人的骨頭。希伯來人看人的屍骨為不潔淨,關於它的處理有專門制訂的法令規則(民19:11,16)。將死人的骨頭放在邱壇上就永遠地將其污穢並使得它們永遠不再適合作為崇拜的場所。

         23:14 把人骨頭堆在邱壇上,就是要徹底污穢那個地方,讓人無法原址重建。

 

【王下二十三15「他將伯特利的壇,就是叫以色列人陷在罪裡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築的那壇,都拆毀焚燒,打碎成灰,並焚燒了亞舍拉。」

   〔暫編註解〕拆毀。伯特利的邱壇很明顯是一座像會幕或聖殿那樣的建築物,因為它被拆毀焚燒。現在距離北國的毀滅已有一段時間,但在伯特利耶羅波安建造的邱壇上崇拜毫無疑問還繼續進行著。

         23:15-20  拆毀北國的邱壇:約西亞的改革不單限於本國,連已落在亞述手中的北國也受到整肅。約西亞主要針對耶羅波安私自在伯特利所立的祭壇和祭司(見王上12:28-32),將人的骨頭燒在壇上面,使它不能再供獻祭之用,又把祭司殺在壇上,應驗了三百年前先知所說的預言(見王上13:2)。

         ◎此時伯特利的金牛犢 王上 12:28-33 應該已經被擄走了,祭壇還在。後來 王下 17:27-28 記載亞述派遣一個祭司回到此處教導百姓敬拜。那時伯特利的祭壇應該被重修了。這時距離那位祭司回到伯特利,已經過了一百年左右,很可能此處又變成宗教中心了。

 

【王下二十三15「他將伯特利的壇,就是叫以色列人陷在罪裡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築的那壇,都拆毀焚燒,打碎成灰,並焚燒了亞舍拉。」

「伯特利的壇」顯示約西亞的權柄向北伸展,這並非如一些解經家所主張的,乃為後來一位編者(DtrP)急於在文中編入應驗的預言才添加的。其毀壇(15-17節)顯示在耶路撒冷以外的改革工作亦進行得如火如荼。但是焚燒一座壇似乎很難解,可能是指在其上焚燒(骨頭)的簡寫,NEB 將之改變為「將其石瑰打成碎片」亦即將 wayy#s%abbe{r~et ~@b[a{na{w 讀為wayyis*rop~ et[habba{ma^。──《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16「約西亞回頭,看見山上的墳墓,就打發人將墳墓裡的骸骨取出來,燒在壇上,污穢了壇,正如從前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

   〔暫編註解〕據三百年前神人向耶羅波安說的預言,約西亞會毀此拜金牛犢的壇,並將假祭司的骨灰撒在其上,永遠不能再用(參王上十三13)。15節只說壇,未提金牛犢,可能早已在北國淪亡時運往亞述。

         約西亞遍尋異教祭司的墳墓,把他們的骸骨燒在異教的壇上,然後才把這些壇粉碎(王上一三2)。

         燒。將人的骨頭燒在祭壇上是一件很不恭敬的事。約西亞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表示他極端鄙視耶羅波安用那可憎的崇拜形式代替敬拜耶和華的行為,並使這神龕再也不能用於宗教的目的。這裡被焚燒的就是那些曾經在邱壇上供職的祭司的骨頭(見代下34:5)。

         神人。見王上13:1,2節。

         ◎「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指 王上 13:1-2 的記載。

 

【王下二十三16「約西亞回頭,看見山上的墳墓,就打發人將墳墓裡的骸骨取出來,燒在壇上,污穢了壇,正如從前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

列王紀上十三1-2的預言在此得到應驗。NEB 採取較長的希臘文版本「如此便應驗了當耶羅波安站在祭壇旁時神人所宣告耶和華的話。當他望見應驗此事之神人的墳墓時,他問道……」?──《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16 掘屍約西亞在此應驗列王紀上十三2的預言。無論是美索不達米亞還是以色列,十惡不赦的罪犯皆不得埋葬,其屍骨不是火燒就是被棄於野外。這是最悲慘的命運,因為他們相信靈魂和肉體是纏結不可分的(進一步資料見:民三1213;書八29的注釋)。屍骨一旦被毀,這人亦不復存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17「約西亞問說:“我所看見的是什麼碑?”那城裡的人回答說:“先前有神人從猶大來,預先說王現在向伯特利壇所行的事,這就是他的墓碑。”」

   〔暫編註解〕碑。希伯來文siyyun標記,”“紀念物。約西亞在一個墳墓上看見這塊紀念性的石頭就詢問它的來歷。古代希伯來人有在墳墓上立碑為念的習俗(創35:20)。

         神人。見王上13:23-30節。

 

【王下二十三17「約西亞問說:“我所看見的是什麼碑?”那城裡的人回答說:“先前有神人從猶大來,預先說王現在向伯特利壇所行的事,這就是他的墓碑。”」

此「碑」(NEB;希伯來文:s]i^yu^n)乃很顯眼的地標(耶三十一21),一如其他的墓碑一樣(參:結三十九15之「標記」)。──《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18「約西亞說:“由他吧!不要挪移他的骸骨。”他們就不動他的骸骨,也不動從撒瑪利亞來那先知的骸骨。」

   〔暫編註解〕“撒瑪利亞”指整個北國,而非單指撒瑪利亞城,因這位曾欺哄神人的老先知是從伯特利來(王上十三11),而三百年前,撒瑪利亞城尚未建造(王上十六24)。

         參看列王紀上十三章3132節。

         「從撒瑪利亞來那先知」:即王上13:11所提到的老先知,他本住在伯特利,在這裡「撒瑪利亞」大概是用來代表北國。

         從撒瑪利亞來。這是指那個欺騙猶大神人的老先知。

         「撒馬利亞來那先知」: 王上 13:11 記載「老先知住在伯特利」,此處說明這個先知是「撒馬利亞來的」。

 

【王下二十三19「從前以色列諸王在撒瑪利亞的城邑建築邱壇的殿,惹動耶和華的怒氣,現在約西亞都廢去了,就如他在伯特利所行的一般;」

   〔暫編註解〕北國已在亞述人的控制下,但約西亞的革新運動也為這塊以色列人舊土上的人所歡迎。他可以盡去其邱壇,並殺掉那裡的迦祭司。

         撒瑪利亞的城邑。約西亞最遠走到拿弗他利(代下34:6)。撒瑪利亞那時處於亞述的控制之下。但此時的亞述已國勢衰弱很可能也不打算干涉約西亞在自己治下的區域作短暫的遊歷。

 

【王下二十三19「從前以色列諸王在撒瑪利亞的城邑建築邱壇的殿,惹動耶和華的怒氣,現在約西亞都廢去了,就如他在伯特利所行的一般;」

約西亞又將勢力範圍伸展進入亞述省撒瑪利亞,加上此處提到的伯特利(41519節)及可以控制瑪拿西、以法蓮、西緬甚至遠達拿弗他利境內(代下三十四6-7,可能是後人所描述的理想化圖片)之宣稱,都使人可以看到約西亞國勢的擴展迅速。

他加強了亞拉得的防禦工事,由那裡所挖出的此時期的考古出土物包括以利亞實439、死海西岸的隱基底、Mes]ad Hashavyhu 440 lmlk 之印璽等之上的碑文均可印證上述之國勢的擴展。有些解經家認為約書亞記十五21-63所提出的地區名單正可以反映出此時的行政重組441。見:二十二1-二十三30註釋內之約西亞的王圖{\LinkToBook:TopicID=345,Name= C 約西亞王朝及改革(二十二1∼二十三3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20「又將邱壇的祭司都殺在壇上,並在壇上燒人的骨頭,就回耶路撒冷去了。」

   〔暫編註解〕這也應驗了那位神人的預言(王上十三2)。

         約西亞把北國邱壇的祭司殺掉,但卻沒有殺猶大邱壇的祭司(本章9),原因是前者並非利未人(見王上12:31; 13:33;代下13:9),根本不應來到神面前獻祭,律法規定這些人要被治死(見民3:10)。

         ……祭司都殺。這應驗了王上13:2節的預言。約西亞竭盡全力掃除偶像,他殺一儆百,給那些背道百姓的領袖們樹了一個榜樣。

 

【王下二十三20「又將邱壇的祭司都殺在壇上,並在壇上燒人的骨頭,就回耶路撒冷去了。」

約西亞把北國邱壇的祭司殺掉,但卻沒有殺猶大邱壇的祭司(本章9),原因是前者並非利未人(見王上十二31; 十三33;代下十三9),根本不應來到神面前獻祭,律法規定這些人要被治死(見民三10)。——《串珠聖經注釋》

將邱壇的祭司都殺在壇上乃指北方的邱壇,這是導致以色列敗壞的原因(參:王上十三2,十八40;王下十18-2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21「王吩咐眾民說:“你們當照這約書上所寫的,向耶和華你們的 神守逾越節。”」

   〔暫編註解〕守逾越節。遵守逾越節是對古代摩西制訂禮儀的回歸。

         約書。這是指希勒家在聖殿裡發現的摩西律法書(王下22:8;參看出12:3-20;利23:5;民9:2,3;申16:2-6)。

         ◎約西亞守逾越節最獨特之處在於羊羔都是由利未人宰殺。

 

王下二十三21~23命百姓守逾越節】這是摩西律法所規定的修例:以色列人每年須守逾越節,紀念神領他們出埃及,與他們立約使他們成為神的子民(見串38),但自從撒母耳之後他們已沒有嚴謹地遵守這例。代下卅章提到希西家王曾召集以色列人守逾越節,但當時在時間和潔淨的條例上都沒有完全符合律法的要求(見代下卅2-3, 17-19)。——《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三22「自從士師治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王猶大王的時候,直到如今,實在沒有守過這樣的逾越節;」

   〔暫編註解〕《代下》三十章說,以色列民在希西家作王時也守過逾越節。這裡是說,自從士師時代迄今,以色列民無論在北國或南國,都沒有舉行過這末嚴格遵循律法的規定,又這末盛大的逾越節;而其中最特出之處,是獻祭的羊只完全由利未人宰殺(代下三十五章)。

         “這樣的逾越節”。自從士師的日子以來,沒有一個逾越節是嚴格地按照律法來慶祝的,雖然希西家也守過逾越節(代下三○)。這個逾越節的細節記載在歷代志下第三十五章。

         這樣的逾越節。代下35:1-18節記載了這次逾越節的詳情。

 

【王下二十三23「只有約西亞王十八年在耶路撒冷向耶和華守這逾越節。」

   〔暫編註解〕十八年。修理聖殿也是在這一年開始的(王下22:3-6)。逾越節是在尼散月的十四日開始舉行的,即宗教年的第一個月(出12:2,6,18;代下35:1),那很明顯,約西亞是在提斯利月而不是尼散月開始他的統治紀年的,因為這樣可以在同年守逾越節之前留出五個月修理聖殿的時間。

 

【王下二十三24「凡猶大國和耶路撒冷所有交鬼的、行巫術的,與家中的神像和偶像,並一切可憎之物,約西亞盡都除掉,成就了祭司希勒家在耶和華殿裡所得律法書上所寫的話。」

   〔暫編註解〕「家中的神像」:在聖經裡這些偶像的用途主要與占卜有關(參結21:21; 10:2)。

         「成就」:或作「履行」,即滿足律法的要求。

         交鬼的、行巫術的(直譯為:通曉的靈)。通靈術已經牢牢地控制了以色列人。百姓不敬拜天上的神反倒去侍奉幽暗世界的領袖。平時陪伴他們的不是天使而是鬼魔。他們寧可向邪靈側耳也不願聽從聖靈的呼召。約西亞竭力在全國掃除一切與魔鬼有關的事以及那些因崇拜邪靈而帶來的恐怖可憎之事的痕跡。

         神像。希伯來文teraphim。這些是家族裡的神像(見創31:19節的註釋)。這些神像對那些固執於偶像崇拜的希伯來人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拉結就曾經偷竊他父親拉班的神像(創31:19)。以法蓮人米迦在他的家族中也有這種神像(士17:518:14-20)。大衛的妻子米甲同樣擁有這些神像(撒上19:13)。

         律法書上所寫的。約西亞的目的是要將神的律法施行在國家生活的每一個方面。他這樣做是希望至少能在某種程度上減緩國家將要面臨的毀滅。

         23:24-27  進行徹底的改革但刑罰仍難避免:約西亞的改革是列王中來得最徹底的一次,但猶大因瑪拿西的罪惡,仍要面臨亡國的命運。

         「家中的神像」: 31:19 提及拉結偷了拉班的神像。

         ◎此處所提及的,比較不是公開的偶像崇拜,而是較為隱密、私人的信仰行為,因此約西亞王選擇在全國守完逾越節之後才進行,這些行動需要個人的密切配合,而不能僅靠國家力量來推動。

 

【王下二十三24-25瑪拿西所設立的異教崇拜被除掉,包括巫術(見:王下二十一6及申十八11之咒詛)及個人的或家中的神像\cs8t#ra{p{i^m,創三十一19),可能用作占卜(參:士十七5)或其它錯誤用途(撒上十九13-16)。約西亞此舉贏得了作者的讚揚(參:王下十八5;申六4-5)。「摩西的……律法」(王上二3)一詞並不一定是如後來的指全部律法的同義詞。約西亞因為在這幾個主要的方面遵行律法而受稱讚(參:申六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25「在約西亞以前,沒有王像他盡心、盡性、盡力地歸向耶和華,遵行摩西的一切律法;在他以後,也沒有興起一個王像他。」

   〔暫編註解〕像他。同樣的話在不久之前也曾用於對希西家的評價(見王下18:5節的註釋)。在猶大的歷史上約西亞應該是最強有力推行摩西律法的一位國王。

         盡心。這是申6:5節的回音。約西亞不僅在形式上遵守摩西律法的教導,他還順從律法的精意和其全部的內容──公平,憐憫和公義(見耶22:15,16)。

         「盡心」:「全部的心」。

         「盡性」:「全部的生命」、「全部的心智」。

         ◎「盡心、盡性、盡力地歸向耶和華」: 6:5 的要求。

 

【王下二十三26「然而,耶和華向猶大所發猛烈的怒氣仍不止息,是因瑪拿西諸事惹動他。」

   〔暫編註解〕不止息。罪惡是如此的可憎因而放過它而不加以懲罰對國家的未來絕對沒有好處。即使現在這一代人明顯悔改了,並且尋求徹底的改革,但如果他們先前的罪不受到懲罰,那麼,將來的世代就會效學他們的罪惡和拜偶像的行為而越發膽大妄為。然而很不幸,約西亞主導實施的改革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只留下了膚淺的印象。仔細研究耶利米的預言就會發現百姓的屬靈狀況遠未達到理想的地步(見耶2:12,133:6-11;等等)。

         瑪拿西……惹動。見王下21:1-9節。

 

【王下二十三26-27有些評論家希望將這裡的預言成分除去,若按他們的心意來作則所剩下來的經文將不具任何意義。改革使得審判延遲到來,但是卻並未取消審判。神對聖殿及耶路撒冷之選擇一語曾在列王紀上八16;列王紀下二十一4713中出現過。──《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27「耶和華說:“我必將猶大人從我面前趕出,如同趕出以色列人一般,我必棄掉我從前所選擇的這城耶路撒冷和我所說立我名的殿。”」

   〔暫編註解〕將猶大……趕出。這是耶利米再次發出的警告(耶4:5-206:1-47:12-16,20,32-3411:17,22,2316:9-13)。西番雅宣告了國家即將臨頭的厄運(番1:2-183:1-8)。改革的呼籲仍在發出,在百姓真實悔改的前提下神依然願意赦免並將他們以個體的角色加以接受(耶7:3-7;番2:1-3)。但此時此刻真實的悔改已經變得無望,國家的毀滅是不可避免的了(耶7:8-34)。

         棄掉……這城。棄掉耶路撒冷對神來說何嘗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呢?這是他親自揀選作為屬自己的城邑。耶路撒冷不僅要作猶大的首都,它原本還要作全世界的都城。耶和華想要光明和拯救像河一樣從耶路撒冷發出直到流遍全球。但以色列人卻使這最初的計畫難以實現。現在神的旨意要在新天新地的創造中實現,新的耶路撒冷要作為其首都,得蒙救贖的百姓要組成新的國家。

 

【王下二十三28「約西亞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暫編註解〕其餘的事。約西亞的改革發生在他作王的第18年。他在位的年日總共是31年,餘剩的13年沒有什麼記載。

 

【王下二十三29「約西亞年間,埃及王法老尼哥上到幼發拉底河攻擊亞述王,約西亞王去抵擋他。埃及王遇見約西亞在米吉多,就殺了他。」

   〔暫編註解〕此事當發生在主前609年,新興的巴比倫在尼布甲尼撒王的領導下,征服了亞述帝國。亞述城在主前614年淪陷,兩年後,經過長期苦戰,首邑尼尼微也失守,應驗了先知西番雅的預言(番二13)。亞述余眾在哈蘭負隅頑抗,埃及法老尼哥于主前609年率軍北上援救,圖阻巴比倫的氣焰,保持埃及中東強國地位。猶大王約西亞不願埃及有機會幫助(原文無“攻擊”含義)猶大國宿仇亞述,圖在米吉多截攔,結果為埃及軍射死,運回耶城埋葬(代下三十五2024)。

         “埃及王法老尼哥(主前6095 9 4年)上到(更可作:上去)……攻擊亞述王” , 幫助亞述王對抗巴比倫王拿波普拉撒(Nabopolassar)。詳情參看歷代志下三十五章2024節。

         當時巴比倫已攻陷亞述首都尼尼微,亞述西遷以求作垂死掙扎,向埃及求救。埃及王法老尼哥於是北上去會合亞述王(「攻擊」於原文亦可譯作「幫助」:這樣的譯法與歷史記載較為吻合)。約西亞一向與亞述敵對,自然想阻止埃及王援助亞述,結果被埃及王所殺。

         法老尼哥。這是埃及第二十六王朝著名的尼哥二世,他在位的年日是從主前610年到595年。

         上到。此時的亞述和埃及結盟共同抵擋巴比倫。拿波坡拉撒(Nabopolassar)在位期間(626-605),巴比倫取代亞述成為世界第一軍事強國。尼尼微於主前612年陷落,少量餘剩的亞述人在哈蘭又堅持了若干年。他們從埃及取得幫助來抵擋那日益興起並很快就要統治世界的巴比倫政權。

         攻擊亞述王(直譯為:迎著亞述王)。事實上,尼哥北上是要幫助亞述人抵擋巴比倫人的(見代下35:20)。有兩種解釋:(1)希伯來詞語`al攻擊,應作`el朝向,或像在死海古卷中經常使用的那樣,作……的緣故,2亞述這個術語在這裡是指統治著大部分原先屬於亞述帝國領土的巴比倫。古典作者經常使用亞述的這層意義(見希羅多德i. 178)。

         幼發拉底河。很明顯尼哥是在去美索不達米亞幫助亞述人攻擊哈蘭的途中攻取的迦基米施(代下35:20)。從巴比倫的編年史中得知,迦基米施多年作為埃及的要塞一直到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在這裡打敗了法老尼哥。

         約西亞王去抵擋他。此時的尼哥與約西亞並無仇怨(代下35:21),他只是想到幼發拉底河去與巴比倫交戰。

         米吉多。米吉多是伊斯德倫平原南部的軍事重鎮,坐落在埃及到亞蘭北部的交通要道上。約西亞佔據這個平原上的路口很可能是想在埃及人經過此隘口的時候襲擊他們。

         「尼哥」:這是指埃及第二十六王朝的君王「尼哥二世」,於西元前609-595年在位。曾經攻取了非利士的迦薩,也於西元前609年於米吉多一役中擊敗並殺死約西亞王。將勢力擴張到整個敘利亞與巴勒斯坦地區。

         「上到幼發拉底河攻擊亞述王」:原文是「上到幼發拉底河,到亞述王那裡」。事實上這後來演變成為西元前605年的迦基米施之役,尼哥是去幫助亞述王,不是去攻擊亞述王。

         ◎關於「迦基米施之役」 (西元前605年,約雅敬第四年): A.迦基米施可說是古代近東歷史最重要的轉捩點之一。當時最龐大的亞述帝國終於崩潰,製造了更加龐大的波斯帝國,也引進了短暫的新巴比倫時代。埃及雖然暫時取得巴勒斯坦和腓尼基,尼布甲尼撒的巴比倫大軍繼續從迦基米施乘勝而來,於西元前604年控制了全敘利亞巴勒斯坦。B.其實亞述首都尼尼微早已在西元前612年被拿布波拉撒率領下的巴比倫、瑪代聯軍所毀,於是亞述的末代君王亞述烏巴列二世遷都哈蘭,但這要塞於西元前610年也被攻取。C.之後亞述烏巴列二世與埃及法老尼哥二世結盟,仍勉強算佔據了幼發拉底河上游的土地幾年。然而西元前605年在迦基米施覆滅的,只不過是昔日號稱無敵之亞述大軍的「殘餘」而已,率軍擊敗他們的正是太子尼布甲尼撒。法老尼哥在迦基米斯戰敗後,猶大和周圍國家就落在尼布甲尼撒的勢力範圍下。

         ◎當約西亞進行改革,下場卻是死在戰場,當然許多人會認為改革也沒用,甚至認為改革才造成失敗,因此整個改革就停滯了。

 

【王下二十三30「他的臣僕用車將他的屍首從米吉多送到耶路撒冷,葬在他自己的墳墓裡。國民膏約西亞的兒子約哈斯,接續他父親作王。

   〔暫編註解〕約哈斯又名沙龍(見耶22:11),是約西亞的第四子。(見代上3:15

         用車。約西亞在米吉多受了致命傷。他改裝參加戰鬥(代下35:22),亞哈在與亞蘭人爭戰時也曾這樣做過,同樣也是丟了性命(王上22:30)。當約西亞被箭射中他立即意識到了傷勢的嚴重,乘另外一輛車返回耶路撒冷,並在那裡或返回的途中死亡(見代下35:24節的註釋)。

         葬在。《歷代志》的作者在此加上:猶大人和耶路撒冷人都為他悲哀。耶利米為約西亞作哀歌(代下35:24,25)。和百姓為約西亞大大的哀哭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人民對他邪惡的兒子一點也不哀傷(耶22:10,18)。

         約哈斯。約哈斯還有一個名字叫沙龍(代上3:15;耶22:11)。約雅敬較約哈斯年長,正常來說應該是他接續約西亞作王(第31節;參看第36節)。但由於某種原因百姓從中干涉立了約哈斯為王。有人推測說當時的猶大國內分兩派,一派親埃及,另一派敵埃及。從後來的情況看,約雅敬應該是屬於前者而約哈斯屬於後者。敵埃及的一派在國中占了上風約哈斯因而被立為王。這期間,很明顯尼哥正在北方的幼發拉底河與巴比倫人作戰。

         「約哈斯」: 字義是「耶和華已奪取」。又名沙龍 22:11  約哈斯是約西亞的第三或四子。

 

【王下二十三31「約哈斯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他母親名叫哈慕他,是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兒。

   〔暫編註解〕約哈斯又名沙龍(代上三15;耶二十二11)。

         “約哈斯”即沙龍。參看耶利米書二十二章10節的腳註。

         「哈慕她」:字義是「岳父是靠山」。

         「立拿」:字義是「鋪過的道路」。

         「耶利米」:字義是「耶和華所指定的」。此人不是先知耶利米。

 

【王下二十三31「約哈斯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他母親名叫哈慕他,是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兒。

「約哈斯」(「耶和華已抓住」)可能是王朝名,他自己的名字是沙龍(耶二十二11;代上三15)。因他哥哥(以利雅敬)顯示出反埃及傾向,長子繼位的風俗在此情況下沒有被採用。

約哈斯的母親是立拿人(應當是在約西亞手下收復的猶大失土,參:王下八22),如此便可區分她父親和先知耶利米的不同。──《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31 年代小注約哈斯短短三個月統治的開始和結束,都在發生在主前六○九年。這時正值亞述帝國在哈爾蘭覆亡不久,埃及和巴比倫即將開始激烈爭奪近東霸權之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32「約哈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

   〔暫編註解〕為惡的事。關於約哈斯的統治只有這麼一點簡短的記錄。約西亞的兒子都不堅持他父親開創的改革事業,國家繼續走向它毀滅的終點。

 

【王下二十三33「法老尼哥將約哈斯鎖禁在哈馬地的利比拉,不許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又罰猶大國銀子一百他連得、金子一他連得。」

   〔暫編註解〕哈馬地的利比拉在大馬色以北的奧倫提斯河(Orontes)上游,是往幼發拉底河的通道。埃及法老的總指揮部設在這裡,後來成了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指揮總部(二十五6,20)。約哈斯先被囚於此,後來帶往埃及。約哈斯如何被囚禁,聖經未有說明,但知埃及法老等於把他人質,逼猶大國納貢(代下三十六3)。

         “利比拉”。大馬色以北約七十五英里(104公里)。另參看第二十五章671821節。貢銀約有銀子十二萬安士(3.75噸或3.4公噸),金子一千二百安士(75磅或34千克)。

         「利比拉」:位於哈馬之南約三十二公里(二十英里),通常是從北面入侵的軍隊所駐守的地方(參王下25:6)。

         「一百他連得」:約重三公噸。

         「一他連得」:重三十公斤(六十七磅)。

         利比拉。利比拉坐落在奧倫提斯河岸邊,向北到加低斯大概16千米,離南邊的猶大大約有320千米。後來尼布甲尼撒在巴勒斯坦作戰時就把利比拉當成了自己的總部(王下25:6,21;耶39:5-752:9-11,27)。尼哥從迦基米施返回的路上要求約哈斯來利比拉見他,當他瞭解了約哈斯已經作王的情況時就把他囚禁起來。利比拉就是現在的Ribleh

         罰。尼哥此時想將猶大變為埃及的附屬國,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貶黜了約哈斯。

         「哈馬」地:字義是「堡壘」。

         「利比拉」:字義是「肥沃」。在以色列東邊界線上之一處,是在敘利亞一個大平原上。為哈馬的一個城,在巴比倫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大路上,是敘利亞境內的奧朗底河(Orentes River)上的要衝,也是埃及通往美索不達米亞的要道的岔口。法老尼哥二世曾經使用此地作為迦基米施之役的軍隊集結地。而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也以這裡為軍隊的大本營,兵巴勒斯坦時在此駐紮,後也在這審訊囚犯。

         「一百他連得」:3400公斤。

         「一他連得」:34公斤。

         23:33-37  埃及王另立約雅敬為猶大王:約哈斯作王僅三月,埃及王法老尼哥北征歸來,不許他作猶大王,另立約西亞的次子以利亞敬(即約雅敬)代替他,並且逼使猶大付出罰金作為賠償,由此可見約西亞死後埃及對猶大的控制。

 

【王下二十三33「法老尼哥將約哈斯鎖禁在哈馬地的利比拉,不許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又罰猶大國銀子一百他連得、金子一他連得。」

「利比拉」位於俄隆提斯河,在 Homs 以南三十四公里處,是埃及軍隊駐紮處,把守進入Beqa' 山谷的主要通道。尼布甲尼撒王後來以此地為他的基地(王下二十五620)。

徵收的貢銀可能都是一次性的支付,對埃及人而言,銀(3.75噸)比金子(34公斤)更寶貴。──《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33 與埃及的關係亞述在主前六一二至六一○年崩潰之後黎凡特地區變得很不穩定。埃及和巴比倫為本區霸權激戰。主前六一○至六○九年時,埃及顯然有意為亞述餘下的惟一重鎮哈蘭解圍,但不能成功。猶大王約西亞試圖阻止埃及入侵敘利亞,但在米吉多負傷,後來因傷致死。本區的權力真空,令猶大成為埃及的附庸國(主前609608年)。埃及一度受耽延後,四年之後北上迦基米施與迦勒底軍會戰,但卻一敗塗地(主前605年)。主前六○一至六○○年迦勒底乘勝進軍埃及,但卻傷亡慘重。無論如何,猶大只有一段短時期在埃及治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33 哈馬地的利比拉利比拉(現代的澤拉遺址〔Tell Zerr'a〕)是敘利亞奧朗底河畔之加低斯附近的行政軍事重鎮,約在亞蘭都城哈馬以南二十哩。主前八世紀時亞述曾於此地建築城堡。後來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二世以之為西方戰線的大本營。──《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33 強制猶大朝貢本節的金額遠不及希西家必須繳納的罰款(銀子三百他連得、金子三十他連得;王下十八14)。金(七十五磅)銀(七千五百磅)的比率也有不同(從前是101,如今是1001)。──《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34「法老尼哥立約西亞的兒子以利亞敬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給他改名叫約雅敬,卻將約哈斯帶到埃及,他就死在那裡。」

   〔暫編註解〕約雅敬是埃及所立的傀儡王,此時猶大已成埃及的附庸國。

         以利亞敬。他可能是親埃及派的一員,因此尼哥喜悅他(見第30節的註釋)。

         給他改名。這個新名字將代表著他是一個新人,也意味著他承認埃及的宗主權。尼布甲尼撒也是這樣做的,他立瑪探雅代替他的侄子約雅斤作王,並給他改名叫西底家(王下24:17)。

         死在那裡。這正應驗了耶利米在大流亡開始之後不久所作的預言(耶22:10-12)。

         「以利亞敬」:字義是「神建立」。

         「約雅敬」:字義是「耶和華建立」。字義與「以利亞敬」差異不大,改名可能是要表示這是「耶和華授權」的改立行動。此人是約西亞的次子。

         ◎「將約哈斯帶到埃及」: 代下 36:4  22:10-12 。顯然尼哥將約哈斯先安置在北邊的利比拉,再送回埃及監禁。

 

【王下二十三34「法老尼哥立約西亞的兒子以利亞敬接續他父親約西亞作王,給他改名叫約雅敬,卻將約哈斯帶到埃及,他就死在那裡。」

以利亞敬(「神已經建立」)改名為約雅敬(「耶和華已經建立」)的目的是為了要標誌他新的聯盟關係(參:王下二十四17),而並不是表示對耶和華崇拜的認同。埃及人無疑會宣稱耶和華是站在他們的那一邊。──《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34 更改名字他的名字只作出些微的更改。名字中神名構詞(theophoric)的成分由「以利」(神明的統稱)改為「約」(即耶和華)。新名大概與向新宗主立誓效忠有關,亞述諸王也有這習慣。在一代以前,亞述王亞述巴尼帕把森美忒庫一世(Psammeticus I;法老王尼哥的父親)立為地區性統治者時,將他名字改為納布舍齊班尼(Nabushezibanni)。留意但以理等四人的名字也被更改(但一67)。──《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35「約雅敬將金銀給法老,遵著法老的命向國民征取金銀,按著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銀,好給法老尼哥。」

   〔暫編註解〕“約雅敬”成為埃及的藩屬四年,向國民徵收貢銀(但他也為自己建了一座奢華的王宮;耶二二13,14)。參看耶利米書二十五章1節和但以理書一章1節的腳註。

         將金銀給。見第33節。

         各人的。法老強求的財富不是出自王家的府庫而是來源於民間的百姓。當亞述王向米拿現強征一千他連得銀子時,這錢就是全國的富戶平攤的(王下15:19,20)。但是這次好像又有所不同,全國不論貧富,一律酌情課稅。

 

【王下二十三35「約雅敬將金銀給法老,遵著法老的命向國民征取金銀,按著各人的力量派定,索要金銀,好給法老尼哥。」

國民雖然是反埃及的,卻因為要進貢而被徵收金銀,一如瑪拿西當年為了要進貢钜額貢銀而徵稅一樣(王下十五19-20444。然而約雅敬同時卻耗費資材大興土木,使用服苦之人興建一個新的王宮(耶二十二13-19)。──《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三36「約雅敬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親名叫西布大,是魯瑪人毗大雅的女兒。」

   〔暫編註解〕二十五歲。既然此時的約哈斯才二十三歲(第31節),那約雅敬就是兩人中年紀較長的一位了。約西亞在他八歲那年登基,總共作王三十一年(王下22:1)。他死的時候三十九歲,此時他的兒子約雅敬二十五歲。因此當約雅敬出生的時候約西亞僅僅才十四歲或十五歲。古代東方流行早婚,希伯來國王通常在不大的時候就已成家。

         「西布大」:字義是「給與」。

         「魯瑪」:字義是「高度」。

         「毗大雅」:字義是「耶和華已贖回」。

 

【王下二十三36 年代小注約雅敬在位的十一年是主前六○九至五九八年。在這期間,巴比倫在埃及邊界打了一場激烈的戰爭,但不分勝負。雙方軍隊的人數都嚴重損耗,迦勒底王尼布甲尼撒無力進攻埃及。這可能是助長約雅敬背叛巴比倫的因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三37「約雅敬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一切所行的。」

   〔暫編註解〕為惡的事。這裡沒有特別列舉約雅敬統治期間的惡行。根據耶利米的記載,約雅敬這個人揮霍,放縱,貪婪,欺壓百姓,偏私,褻瀆並且兇殘嗜血(耶22:13-1726:20-2336:23)。

 

【思想問題(第廿三章)】

 1 試列出約西亞宗教改革所牽涉的偶像、地點、事物及人物。在改革之前,他先做了些什麽事情?

 2 有什麽因素使約西亞的改革在他死後不能持久?見32節。你對宗教改革有什麽新的體會?

 3 雖然約西亞已經進行宗教改革,為什麽耶和華仍不止息怒氣?你認為這樣是否對以後的猶太人不公平?你對神的公義和慈愛有什麽認識?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等《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