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二十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下二十四1「約雅敬年間,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上到猶大,約雅敬服侍他三年,然後背叛他。」

 

【王下二十四1 <syncBible ref=王下24:1>國被侵、民被擄,猶大百姓為何還不覺醒?】

    巴比倫在西元前612年推翻亞述,又於西元前605年在迦基米施打敗埃及,成為世界上的新強國。他們打敗埃及以後,出兵侵略猶大,將猶大置於控制之下。巴比倫軍隊在以後的二十年中,三次進攻猶大,這是其中的第一次。另外兩次是在西元前597586年。每次入侵都將部分猶大人擄到巴比倫。但以理書的作者但以理,就是在他們第一次入侵時被擄去的(西元前605年;參但1-6)。──《靈修版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四1 尼布甲尼撒與約雅敬尼布甲尼撒二世主前六○五年在迦基米施之役大勝埃及之後,于同年登上巴比倫的國位。從那時開始,約雅敬大部分的在位年日一直是巴比倫的藩屬。《巴比倫年鑒》指出這場戰役以後,迦勒底人從埃及手中奪取了黎凡特地區的控制權。此後尼布甲尼撒試圖乘勝侵略埃及(主前601600年),迦勒底卻似乎因此元氣大傷了一段短時期。這一點可以是促使約雅敬與埃及聯盟的原因。尼布甲尼撒的反應是開動西方的守備部隊攻打猶大,約雅敬成為枷上戰俘(見:代下三十六6)。聖經記載他卒於猶大,似乎顯示他得免被擄的厄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2「耶和華使迦勒底軍、亞蘭軍、摩押軍和亞捫人的軍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正如耶和華藉他僕人眾先知所說的。」

    「迦勒底」即巴比倫。——《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四2 入侵的軍隊迦勒底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二世閃族語系的民族。從主前第一千年紀初期開始,亞述記錄已經記載他們是巴比倫地的居民。我們最熟悉的亞蘭人來自以色列北方的亞蘭邦國,但除他們以外,尚有東亞蘭人。這些閃族語系的人種在底格裡斯/幼發拉底河谷廣泛居住,並且經常與迦勒底人一同出現。迦勒底人似乎主要在城鎮居住,亞蘭人則是半遊牧民族。按照巴比倫的史料,摩押人和亞捫人是巴比倫的屬國,因此有責任派兵協助攻打悖逆的鄰邦。──《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2-4此段經文記載作者對歷史的神學評論。耶和華差派(新譯)。神藉著人所採取的行動是祂對罪的刑罰之一部分。歷史是耶和華的計畫實現(參:王下二十一12-15),這可以說是列王紀作者寫作全書所要表達的主題,並非一定是一位較後期的重編者(例:DtrP=「申命記式祭司的」資料來源)。

  流無辜人的血4節),一如列王紀下二十一16所示,乃「暴君之酷行」(耶二十二17)及有意地破壞神的律法。因此耶和華決不肯赦免AVNRSV「赦罪」),這與申命記二十九20(參:創九5)之記載相合。我們的罪雖已因基督的緣故得到赦免,我們仍要追求饒恕的恩賜,以致我們可以寬恕別人(詩一三○4;路七47;西三1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3「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所犯的一切罪,」

 

【王下二十四4「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

 

【王下二十四5「約雅敬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王下二十四5-6結束公式並未提及約雅敬的埋葬,他死於主前五九八年十二月,略早於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擄掠耶路撒冷之前。歷代志下三十六7暗示約雅敬被帶往巴比倫,但耶利米書二十二19描述他被丟在耶路撒冷以外,無人哭號,可能是由一群親巴比倫團體施行像埋葬「驢子」一樣的草草埋葬。傳統說他被埋葬於烏撒的園內(見:王下二十一26),此乃源自對歷代志下三十六8的一個希臘文翻譯。

  有關他的其餘的事便是重新引入偶像敬拜(「可憎」)之事(代下三十六8)。這是最後一次提及正式的猶大列王記(見:導論Ⅴ B 「年譜及年鑑」{\LinkToBook:TopicID=123,Name= B 年譜及年鑑}及王上十四29第一次的出現),應當於首都淪陷後告終。──《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6「約雅敬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約雅斤接續他作王。」

    約雅敬死後,他兒子約雅斤繼位。約雅斤又名耶哥尼雅(見代上三16; 斯二6; 耶廿四1; 太一11)或哥尼雅(見耶廿二24; 卅七1)。——《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廿四6約雅敬因何事致死?死於何時及何地?】

 列王紀下二十四6指出:「約雅敬與他列祖同睡,他的兒子約雅斤接續他作王。」這段經文所涵指的意思是,這位行惡事的王死後,得享君王的葬禮,葬于王家墓地內。(雖然「與他列祖同睡」有可能是指他在陰間與眾先王相會。)

    歷代志下三十六5-8則記載:「約雅敬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上來攻擊他,用銅鏈鎖著他,要將他帶到巴比倫去……又將耶和華殿裡的器皿帶到巴比倫……他兒子約雅斤接續他作王。」這段經文可解作約雅敬被帶到巴比倫,成為階下囚,在巴比倫渡過餘生——這事情發生於五九八年,因為他從六0八年開始作王十一年。但這段經文卻沒有明說約雅敬以後沒有從巴比倫返回巴勒斯坦,作為尼布甲尼撒手中的傀儡。因為約雅敬可能向巴比倫王作出莊嚴的承諾,願意永遠效忠,並答應永不再與埃及的法老尼哥合謀來對抗迦勒底的大封主。果真如此,約雅敬可能於六0四年被擄。那時候,尼布甲尼撒的權力已擴張至亞蘭、腓尼基、撒瑪利亞及猶大,並將約雅敬帶走,作為人質,正如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和亞撒利雅一樣。

    從歷代志下三十三11-12的記載可知,亞述王亞述巴尼帕將瑪拿西擄走,囚禁在巴比倫,直至瑪拿西為以前所做的惡事悔改,才被亞述王恢復其猶大王位。同樣道理,約雅敬也有可能在耶路撒冷再次登基作王,成為迦勒底工手中的傀儡。當聖經記載約雅敬被擄走時,並未清楚言明耶路撒冷於五九七年陷落,但記載其幼子約雅斤被擄時,卻指出「又將耶路撒冷的眾民和眾首領,並所有大能的勇士,共有一萬人,連一切木匠、鐵匠、都擄了去,除了國中極貧窮的人以外,沒有剩下的。」(王下二十四14)而且,在尼布甲尼撒第二次來犯時,不單只「將耶和華殿裡的器皿帶到巴比倫」(代下三十六7),卻是「將耶和華殿和王宮裡的寶物『都』拿去了。(王下二十四13)。

    由此看來,歷代志下三十六5-8所記載的,並非列王紀下二十四14的那件事。前者發生於六O四年,而但以理及其他友人均于此時被擄;後者則遲至五九七年,被擄去的是第二位王——約雅斤,巴比倫人還帶走大量寶物及俘擄。因此,上述兩段經文並不出現互相衝突的過程,而聖經本身的資料排除了將兩段經文視為記載同一事件的可能性。

    然而,約雅敬逝世時的情景及地點,卻比王下二十四6一小節經文所顯示的更令人悲痛。根據耶利米書二十二18-19的記載:「所以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如此說,人必不為他舉哀……他被埋葬,好像埋驢一樣,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門外。」上述說話預言了當約雅敬死後,其屍身受到侮辱性的處置(約雅敬極可能死於五九八年十二月七日)。君王的屍體通常都會埋葬於皇室墓地裡(無論是在舉哀期間或於稍後才埋葬),但約雅敬的屍體被棄置在露天的陷坑中,像一隻牲畜所受到的對待一樣。後來,他就被埋葬在耶路撒冷的城牆之外,這正好反映他的惡行,以及統治期間為猶大帶來的災害。至於約雅敬的兒子約雅斤,也遭遇同一命運——被尼布甲尼撒擄走。──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二十四7「埃及王不再從他國中出來,因為巴比倫王將埃及王所管之地,從埃及小河直到幼發拉底河都奪去了。」

這節經文記載埃及軍隊戰敗後不再入侵,當時巴比倫遠達並防衛了猶大的南界448,於迦基米施擊敗埃及軍隊。埃及人一向是不可信賴的,不論是一位於主前六○四年寫信向法老求助的(一個不知名之城的)亞頓(Adon)王449,或是約雅敬、西底家等,均未曾得到他們所要求的幫助。

埃及小河」亦即 Nahal-musur,乃現代的艾勒亞利西小河(王上八65),位於迦薩南部與埃及的分界。有些解經家認為這裡是列王紀原書結束之處,其餘的部分均為一系列的附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7 巴比倫對埃及尼布甲尼撒二世在迦基米施之役擊潰埃及之後,試圖於主前六○一至六○○年乘勝追擊,侵略埃及。雙方在埃及小河(大概是尼羅河三角洲區域東緣的阿裡什幹河)會戰。戰況顯然十分慘烈,尼布甲尼撒的軍隊未能攻克埃及。然而巴比倫軍卻成功地在黎凡特重新集結部隊,發動攻勢。埃及無力反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8「約雅斤登基的時候,年十八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他母親名叫尼護施他,是耶路撒冷人以利拿單的女兒。」

「約雅斤」(希伯來文:y#ho^ya{k[i^n,「耶和華印證」;巴比倫文為.Yauki{n)可能是耶哥尼雅登基時的名字(希伯來文:代上三16;耶二十四1,「耶和華是堅穩的」),亦可簡稱為哥尼雅(耶二十二24;希伯來文)。此名於當時的曇柄上以ykyn的形式出現450

他作王三個月零十日(代下三十六9),大部分的時候都正值巴比倫圍攻耶路撒冷之時。十八歲比「八歲」更為可靠(一些希伯來文抄本,代下三十六9)。以利拿單乃亞革波之子(耶二十六2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8 年代小注約雅斤短暫的任期包括主前五九八年最後一個月,和五九七年頭兩個月。由於約雅斤似乎是在尼布甲尼撒軍隊即將抵達耶路撒冷之時登基,挑釁巴比倫西行的應該是他父親約雅敬。──《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廿四8約雅斤登位作猶大王時,是八歲抑或十八歲?】

     列王紀下二十四8告訴我們,「約雅斤登位的時候,年十八歲」,但歷代志下的平行經文卻指出,當約雅斤開始作王時,年僅「八歲」。在列王紀下及歷代志下這兩段經文中,顯然有一處起了訛誤,是抄寫員弄錯了。這種錯誤的起因,是抄寫所根據的那份古卷被塗汙或破損了。歷代志上下成書於主前五世紀(極可能是在以斯拉的監督之下進行),這時候用以記載數字的有一套符號,以右邊末端有一小鉤的一劃代表「十」,兩個這樣的符號代表「二十」(參看研究王下八26的那條問題);「十」以下的數目則以一列稍微傾向右邊的一「/」代表,通常是每三個成為一組。

    在兩段經文的數字中,錯誤的可能是歷代志下三十六9。因為八歲著實是太年幼了,不能承擔起國家領導者之職(雖然亞哈謝之子約阿斯作王時也只有七歲;王下十一21;約西亞亦於八歲作王;王下二十二1)。另一方面,迦勒底人亦視他為一個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成人來加以對待,在五九七年以後,把他囚禁在巴比倫。還有一個理由就是,抄寫員根據被塗汙了的古卷抄漏了一個「十」的符號,這可能性遠超過抄寫員自己加添一個「十」的符號在「八」字之上。

    當我們接納上述解釋時,就出現了一個可能性——約雅敬于極年青時就娶妻生子(十六或十七歲),但無論如何,有一些猶大王族似乎傾向於早婚。換言之,若約雅敬於六O八年作王時有二十五歲(王下二十三36),又假如約雅斤于其父親去世時(五九八年)有十八歲(參王下二十四8),兩者在時間上的差距也只有十七或十八年。在猶大王族中有另一個早婚的例子,亞哈斯於十三或十四歲時成為希西家的父親。亞哈斯於七四三年作攝政王時是二十歲,至七二五年去世時,其子希西家已二十五歲(參看王下十六2[代下二十八1];王下十八12[代下二十九1]]。──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下二十四9「約雅斤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父親一切所行的。」

耶路撒冷第一次淪陷(10-17節)記錄在此,與《巴比倫年鑑》的記載相符:「在尼布甲尼撒第七年的基斯流月(十一/十二月),巴比倫王召集軍隊,行軍至 Hatti 地(敘利亞/巴勒斯坦),包圍了猶大城(耶路撒冷),並於亞達月第二日拿住猶大王,擄獲全城。45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10「那時,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軍兵上到耶路撒冷,圍困城。」

 

【王下二十四10  <syncBible ref=王下24:10>猶大人二次被擄,王亦被擄,他們怎樣才能擺脫困境?】

巴比倫的軍隊已經出發,要討伐約雅敬的叛逆,但那時約雅敬已經死了。在他逝世以後,國民立他的兒子約雅斤作猶大王,他登基後(西元前597年),只隔了數周時間,就面對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在巴比倫人三次入侵之中的第二次,他們劫掠聖殿,擄去大多數領袖,內中也有約雅斤王。這時尼布甲尼撒就立約西亞的另一個兒子,約雅斤的叔父西底家作猶大王。但由於約雅斤仍然活著,雖然他被擄到巴比倫,人民還是不承認西底家為真正的君王。──《靈修版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四1011 五九七年耶路撒冷之圍迦勒底人在主前五九七年攻打耶路撒冷,作為對猶大叛亂的回應。按照《巴比倫年鑒》的記載,圍城的時間是三個月,即大概是約雅斤作王的整個期間。尼布甲尼撒雖然在年表中將勝仗歸功於己,卻沒有親自督兵,反將這責任交給手下大將。城這麼容易被攻取可能是因為當時是冬天,糧食短缺。城中人口則比平常為多,因為猶大其餘地方的人都到耶路撒冷來避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11「當他軍兵圍困城的時候,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就親自來了。」

 

【王下二十四12「猶大王約雅斤和他母親、臣僕、首領、太監一同出城,投降巴比倫王,巴比倫王便拿住他。那時,是巴比倫王第八年。」

尼布甲尼撒王來到利比拉可能是要接受約雅斤的投降,圍城可能是由主前五九八年十二月軍隊開出巴比倫開始,直到主前五九七年三月十五/十六日占領耶路撒冷為止。

尼布甲尼撒的第八年始於四月十三日,此日期與過了一年(亦即春季,代下三十六10NEB)相符。戰俘及戰利品不一定立即被帶走452。根據《巴比倫年鑑》之記錄,尼布甲尼撒「按他自己的選擇」(直譯為「心」)在那裡選立了一位王,(亦即瑪探雅/西底家),並收取钜額貢銀帶回巴比倫」。這是聖經以外的記錄證明被擄的開始。

約雅斤「出城」(MT),亦即投降。被擄的人數可能只是一個「極多人數」的概括(一萬人)或是七千戰士加上一千技工(16節),加上另外未註明者。──《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12 約雅斤被囚猶大迅速投降可能是巴比倫人頗為寬容地對待猶大人的原因。亞述和巴比倫對待叛盟國王的慣例是把他們外遷。巴比倫(或亞述)認為他們是違背效忠誓言的統治者,處以適當的懲罰。征服者通常會另立尊重他們利益的人為王,這人通常來自同一王族,為百姓在政權交替上保持一定的連續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13「巴比倫王將耶和華殿和王宮裡的寶物都拿去了,將以色列王所羅門所造耶和華殿裡的金器都毀壞了,正如耶和華所說的。」

    「毀壞」大概是指巴比倫人把其中較大的金器打碎,以便攜帶(參王下廿五13)。當時巴比倫人並沒有把所有器皿奪去(參王下廿五13-15;耶廿七19-20)。——《串珠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四14「又將耶路撒冷的眾民和眾首領,並所有大能的勇士共一萬人,連一切木匠、鐵匠都擄了去,除了國中極貧窮的人以外,沒有剩下的。」

 

【王下二十四14 <syncBible ref=王下24:14>這次被擄在靈性方面對猶大人有何促進?】

    巴比倫人處理被擄之人與亞述人不同,亞述人將原處的大多數人民擄去後,又將異族置於所攻佔之地(參十七24的注釋)。巴比倫人則只擄去最富強與最有技能的人,留下貧窮軟弱之人管理那地,使他們掌權以得到其效忠。高層的領導人被擄到巴比倫的城市後,則被准許聚居、工作,成為社會中的重要人物。巴比倫人的這種政策,使猶大人在被擄期間團結一致並忠於神,以後在以斯拉與所羅巴伯時代得以歸回本土,這事記在以斯拉記中。──《靈修版聖經注釋》

 

【王下二十四14 外遷現存的巴比倫記錄雖然沒有提及外遷策略,可以假定的是他們在某個程度上承襲了亞述的行政方針。一般的政策是擄走有勢力的人(有錢人和軍隊)和熟練的工匠──在巴比倫可以廉價雇用這些人。「極貧窮的人」若非無用,就是不會構成威脅,因此可以留在猶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15「並將約雅斤和王母、後妃、太監,與國中的大官,都從耶路撒冷擄到巴比倫去了,」

 

【王下二十四15-16約雅斤的被擄(參27-30節)應驗了耶利米的預言(二十二24-27)。巴比倫的泥版能證明他曾經到過巴比倫,其中記載他的家庭及五個兒子於主前五九二至五六九年所得到的油及穀的供應,並稱他為「猶大人的王 Yaukin45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16「又將一切勇士七千人和木匠、鐵匠一千人,都是能上陣的勇士,全擄到巴比倫去了。」

 

【王下二十四17「巴比倫王立約雅斤的叔叔瑪探雅代替他作王,給瑪探雅改名叫西底家。」

尼布甲尼撒選擇立約西亞的第三子瑪探雅(代上三15)繼承他兄弟約哈斯為王(他們二人均為反埃及的)。因此他是約雅斤的叔叔(代下三十六10;希伯來文用「兄弟」,亦即「親屬」)。

瑪探雅(「耶和華的恩賜」,耶一-三)一名改為西底家(「耶和華是公義的」或「公義的耶和華」)可能是為了要強調耶和華伸手攻擊耶路撒冷之行乃是公義合理的,而並非僅是要強調西底家的身分為藩屬(王下二十三1445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廿四17{\Section:TopicID=266}西底家(參代上三15-16;代下卅六10)】問:歷代志上三章十五至十六節:約西亞的長子是約哈難,次子是約雅敬,三子是西底家,四子是沙龍。約雅敬的兒子是耶哥尼雅和西底家。」列王紀下二十四章十七節:巴比倫王立約雅斤的叔叔瑪探雅代替他作王,給瑪探雅改名叫西底家。」歷代志下三十六章十節:……就立約雅斤的叔叔西底家,作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王。」西底家是約雅斤(耶哥尼雅)的叔叔還是哥哥?

       答:西底家是約雅斤的叔叔(王下廿四17)。歷代志下三十六章十節原文的「兄」字,Wordsworth氏說,可譯為「其父之弟」──這就是叔叔。至於歷代志上三章十五至十六節,我們應當知道著者寫家譜的方法。西底家是約西亞的第三子(15節)。但是,為何西底家又作其姪耶哥尼雅之子呢?(此節當譯作:「約雅敬的兒子是耶哥尼雅;耶哥尼雅的兒子是西底家。」)因為這堛漕鄐l。好像中國的嗣君,立叔為嗣,則叔為其子了。這堿O錄各代合法帝王的家譜,西底家是繼耶哥尼雅為王的;所以,就兩記其名。不然則豈有一人在上下節就寫錯了的理。我們明白聖經的體裁,就要少有所疑。―― 倪柝聲《聖經問答》

 

【王下二十四17 更改名字瑪探雅和約雅敬一樣,也被巴比倫強制改名。《巴比倫年鑒》只說尼布甲尼撒二世立他所撰擇之人為王,並且這是一個「合他心意的人」,換言之這人已經被巴比倫人所「馴養」。巴比倫人為王所起的,和往常一樣是個希伯來語的名字,這樣做對他們最是有利,因為不會激起暴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18「西底家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一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親名叫哈慕他,是立拿人耶利米的女兒。」

 

【王下二十四18 年代小注猶大國最後一位君王西底家於主前五九七至五八六年在位。當時統治埃及的是尼哥二世(主前601595年在位)、森美忒庫二世(Psammeticus II;主前595589年在位)、阿普裡斯(Apries;主前589570年在位)。統治迦勒底帝國的則是尼布甲尼撒二世(主前604562年在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下二十四18~20猶大的西底家】此王(主前597-587年)繼承了一個疆土大為縮小了的猶大,因為南地盡失(耶十三18-19),國勢也因資深人士盡被擄去而大為衰弱。在餘下來的人中同時存在有親埃及分子及假先知(耶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八5)。然而,耶利米卻繼續主張凡是背叛巴比倫的必被外邦人攪擾的預言(耶二十七),但他仍然支持西底家。作者認為耶和華是真正的王,約雅斤只是「猶太人的王」,而非被擄的猶太人的首領。

  西底家上巴比倫去探訪(耶五十一59),並與當地被擄的人民保持聯繫(耶二十九3),可能是為了要消除尼布甲尼撒對他的忠心所可能有的任何懷疑之處。但他在主前五八九年背叛了,可能是受到於主前五九二年探訪過腓尼基人沿海城市之埃及法老王森美忒二世的鼓動而致。他的繼任者亞比裡斯(合弗拉)於主前五八九年與猶大的將軍可萊雅(Koriah)合作455。西底家召集了推羅、西頓、以東、摩押及亞捫的外交代表去到耶路撒冷(耶二十七1-11),卻沒有召集非利士人城市的代表,這可能表示上述國家乃鼓動他於主前五九五/四年的背叛,那是尼布甲尼撒在自己國中亦面臨叛局的一年。──《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下二十四19「西底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是照約雅敬一切所行的。」

 

【王下二十四20「因此耶和華的怒氣在耶路撒冷和猶大發作,以致將人民從自己面前趕出。」

     「因此 ...... 發作」原文可譯作「這些事在耶路撒冷和猶大發生,是因為耶和華的怒氣」。耶和華向猶大發怒,不單是西底家犯罪所引致的後果,同時亦是罪行的因由。神因為瑪拿西的惡行已定意將猶大趕出迦南地(參王下廿三26-27; 本章3-4),所以神沒有在這時興起忠心的君王去挽救殘局,只是任由猶大人放縱行惡,招來神所命定的審判。——《串珠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