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二1{\Section:TopicID=257}吉甲──肉体】解释每一个名称的意思,要以圣经首次所解释的为准。所以我们看约书亚记五章九节的话,就知道吉甲是「辊」的意思。若读这章书二至九节的话,就知出埃及那一代的以色人曾受过割礼,在旷野生的第二代人没有受割礼。此时他们立刻要进迦南,立刻要得产业了,所以当把旧的肉体辊去,把埃及的羞辱辊去,换一个新的生活。割礼的意思,就是脱去肉体的情欲(西二11)

         有谁知道甚么叫作肉体呢?有谁知道甚么叫作对付肉体,审判肉体呢?许多人以为胜过罪,就完全了。岂知还有罪所自出的肉体呢!肉体在圣经中,是神所定罪,所最不喜悦的。肉体就是我们从生下来而有的一切。「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我们生而有的一切都是属肉体的。所以其中不只有罪恶,有污秽,有败坏,并且也有天然的良善、才干、热心、智慧和能力。信徒一生最难学的功课,就是认识自己的肉体。神必须把他带过各样的失败和剥夺,他才知道他自己(肉体)是如何的。

         在信徒的灵程和工作中,最拦阻信徒完全前进者,就是他的肉体。他并不知道神的呼召,乃是要他们弃绝整个的肉体;他却以为只要除去罪恶就已经够了。岂知自己的天才、热心和智慧在神的工作里,自己的良善和能力在属灵生活中,都是神所不喜悦的。我们凭肉体所以为好的,所打算要作的,所布置得顶巧妙的,在神看来,都是应当拒绝的,应当交于死地,应当经过审判的。神用不人的肉体帮助他,无论是在属灵生活,或是工作上。

         吉甲,是审判肉体的地方,是神给我们亮光审判肉体的地方。神说,肉体是当脱去的,我们就必须与神表同情。神说当割,我们就要割。无论如何,必须从吉甲动身,必须拒绝肉体。这不是说当割到甚么程度,乃是说,当审判肉体。现在的错误,就是人所注意的乃是如何热心、行善、工作,而忘记了拒绝肉体;但是最要紧的,是当审判肉体──像神一样的审判肉体。按我个人在神面前所学习的,重生、圣洁、完全、胜罪、能力,都不是属灵生活最高的表示。拒绝肉体乃是属灵的途径,拒绝肉体也是属灵生活的目标。凡不从吉甲动身的,都是在属灵途程中没有动过身的人。凡没有学习拒绝肉体的,必定不知道甚么是真实属灵的生命。这样的人可以热心,可以工作,可以快乐,但是真实属灵的生活是他所不知道的。―― 倪柝声《得胜有余》

 

【王下二1『吉甲』是『辊』的意思(书五9)。出埃及那一代的以色列人,曾受过割礼,在旷野生的第二代人没有受过割礼(书五2~9)。此时他们立刻要进迦南,立刻要得产业了,所以当把旧的肉体辊去,把埃及的羞辱辊去,换一个新的生活。割礼的意思,就是脱去肉体的情欲(西二11)

       在信徒的灵程中,和工作中,最拦阻信徒完全前进者,就是他的肉体。吉甲,是审判肉体的地方,是神给我们亮光审判肉体的地方。神说,肉体是当脱去的,我们就必须与神表同情。凡不从吉甲动身的,都是在属灵途程中没有动过身的人。

 

【王下二1~10得着双倍圣灵惟一的属灵途径】我们跟随主,头一件事,主要试验我们的心,要看看我们的心究竟如何?是否真的要祂?不要说地上的福乐撇下了,不要说宗教的事业撇下了,连我们已往有过的经历也都要撇下,只要主耶稣,除了耶稣之外,我们的心没有喜乐。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必须知道圣灵来了,是为耶稣作见证,圣灵从来不为祂自己作见证。圣灵不是要我们传圣灵,讲圣灵,圣灵的工作乃是为着传耶稣。

前一天一位姊妹告诉我一件事:她说有一位少年姊妹,住在美国中部,她十三岁时就得救了,并且充满圣灵,属灵光景很好。她是希腊人,她家里的人也是信耶稣的,但和她不同,他们是在希腊正教和天主教差不多。他们平时一面聚会,一面看电影、抽烟,都没有什么关系;特别在每天晚上全家都要在一起看电影,渐渐有味。但那位十三岁的小姊妹,每次回家圣灵在她里面都要求她,不要她看,要她上楼去祷告,以后她父母就勉强她到希腊正教理屈聚会,她去那里聚会,当然得不到属灵的帮助,这真是一件严重的事,在一个属肉体的聚会中就学会了许多属肉体的事,她看见所有弟兄姊妹都看电视,她一个人不看,这太古怪了,她就和主办一个交涉说:我不能像从前那样古怪,我想大家看电视我应该坐在那里,但是我不看,我的背朝着电视。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魔鬼就把她转过来了,开头看好的节目,慢慢连不好的节目她也看了。圣灵充满的经历失去了,主耶稣的爱在她里面也没有从前那样甜美了,后来她就完全离开了。有一天晚上她作了一个梦,看见主耶稣站在那里,又看见一架电视机放在那里;主耶稣的头上流下血来,主的手指着电视说:『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她在梦中就哭了。等醒过来时,她说:「主啊!赦免我,我再不看了。」因此她又恢复到爱主的地位。以后她出嫁了,现在已经二十多岁;她虽然回头,但现在的光景还没法回到十三岁的时候那样好,这是何等可惜的一件事。亲爱的弟兄姊妹,不仅罪和世界会把我们拖走,连我们属灵的经历也都会拖走我们;一点神奇医病的经历就把我们拖在那里,一点讲方言的经历,也能把我们留在那里。多少神的儿女都被他们以往的经历捆绑陷在那个地方,以致不能再往前跟随耶稣。所以我们的主要来试验我们,要得着双倍的圣灵头一件事是看我们有没有一颗饥渴要祂的心。有一句话使主的心最难过的,就是祂百姓用嘴唇尊敬祂,心却远离祂。弟兄姊妹,我们是否这一个真实要主的心。——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二1~14四段紧要的路程】这一段圣经里,有四段路程,就是从吉甲动身,到伯特利,到耶利哥,到过约但河。

         当以利亚快要被提上天和以利沙快得加倍的圣灵时,他们俩就是经过了这四个地方。所以这里要紧的教训是:若要像()以利亚被提上天,或者像()以利沙得外衣的圣灵(即圣灵降在他身上,如同外衣穿在他身上),就必须走这四段的路程。无论我们是要被提,是要得圣灵的能力,都得从吉甲动身,直到过约但河。现在我们要看这四个地名所代表的意思:―― 倪柝声《得胜有余》

 

【王下二1~15得着双倍的圣灵】这是一章说到走路的圣经。以利亚一直向前走,以利沙也一直跟着他向前走,他们一共经过了五个地方。

         以利沙这次所得以利亚的外衣,预表双倍的圣灵。我们必须经过一段属灵的路程,才能得着双倍的圣灵。「这条路我们从来没有走过。」从前我们在组织的基督教里面有倚靠,有规条,每件事都有办法可循,现在我们甚么都没有了;必须战战兢兢的跟随圣灵。

         吉甲预表人的肉体被辊去(书五8~9)。我们肉体的夸耀、骄傲、宣传、手段、自尊,都需要被对付掉。我们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对付肉体,对付肉体的经历乃是从圣灵来的。

         伯特利预表诸天的开启。没有过吉甲的,就不能来到伯特利。我们的肉体先要被辊去,属灵的异象才能向我们开启。雅各被神对付,来到巴旦亚兰的旷野露宿,在伯特利看见了通天的梯子(创廿八10~19)

         耶利哥象征属灵的争战。当我们看见了教会的异象,就起首不再作宗教世界的工,而跟随主作建立新耶路撒冷的工作。

         耶利哥象征的争战。要攻打耶利哥城不能用肉体的力量,必须站在属灵的高峰上才能得胜。先要在吉甲辊去肉体,让主在我们身上拆毁、拔出;不是先去拆毁别人,乃是先要拆毁自己,除掉我们身上那些不属灵的事物;然后,一切的难处就不攻自倒了。

         约但河说出一切出于天然的都被埋葬,结果与主耶稣一同站在复活之地,亲眼看见耶稣基督升天的荣耀;因此双倍的圣灵就降下来,从今以后,以利沙就成为以利亚活表现了。那天以利亚的外衣掉下来,以利沙就把自己的衣服撕碎了;从今以后再也看不见以利沙了。今天我们看看自己,还是原来的衣服,还是原来的表现、行为、观念,一点都不像我们的以利亚。

         我们必须走完了这条属灵的路程,直到真的得着了双倍的圣灵,才能成为一个全新的器皿,到这时,众先知的门徒都要说︰「感动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沙了。」──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二246「你可以在这里等候。」】

以利亚三次对他的朋友,门徒说同样的话,要他等候,为要试验他。琝唌B坚持且不取巧是必要的条件,使人得着更高的经历,更好的事奉。在生命的操练中,常会听见这句话:在这里等候。这并非说神要我们耽延,而是在每一步的行动中,都要郑重其事,谨慎选择。

在奉献中等候:你为已经奉献不少,不是可暂时等候?难道你可以放松腰带,坐下休息,不必再努力吗?你原谅自己,福分就不再临到你。

在祷告中等候:祷告的时间是浪费吗?你已经花费那么多时间在神脚前,你不想在继续代求吗?

在追求中等候:要学像基督却要付很多的代价,要去尽一切不属基督的成分,这的轻而易举的吗?

我们常听见这样类似的问题,如果注意一下,就失去过约旦河的机会。我们也不再有属天的责任,不能得着加倍的灵,因为这些只有等候的人才可得着。基督徒人生的法则是前进不向后退,不以为自己已经得着,却追求认识神,在主的恩典与知识总长进。我们对神说,好似以利沙的话:「我必不离开你!」

──迈尔《珍贵的片刻》

 

王下二2~3{\Section:TopicID=258}伯特利──世界】我们现在到伯特利来了。伯特利是甚么意思呢?我们要看圣经首次说伯特利的地方,来断定伯特利的意义。请看创世记十二章八节。伯特利是亚伯拉罕建筑祭坛的地方。祭坛乃是与神交通,与神来往的地方,乃是奉献给神,完全归神的地方。

         创世记十二章九至十四节记载亚伯拉罕下埃及去了。在那里就没有祭坛了!与神的交通断绝了,奉献与神的心失掉了。这就是伯特利与埃及不同的地方。伯特利与埃及是相反的。所以伯特利是甚么意思呢?伯特利就是与埃及的意思相反的。

         创世记十三章三至四节所记,是深有意思的:「他(亚伯拉罕)从南地(埃及在南方)渐渐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就是从前支搭帐棚的地方,也是他起先筑坛的地方,他人在那里求告耶和华的名。」亚伯拉罕在埃及与神并没有交通,后来回到原来的地方,就是伯特利,才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的名了。人惟有在伯特利才会与神有交通,才会奉献给神。

         吉甲,是说胜过肉体;伯特利,是说胜过世界。因为埃及是世界的代表。胜过世界乃是被提和得圣灵能力的条件。我们的生活必须达到一个地步,就是世界摸不我们的心。我们到底与世界有甚么分别呢?我们的行事为人是不是表明我们是从世界里分别出来的人呢?我们的态度言语是不是表明我们已经是不属这世界了的呢?还有我们的存心呢?我们对于世界的一切,是不是还有一点秘密的欲望呢?我们对于人的称许,是不是偷喜欢,对于人的毁谤,是不是偷难受呢?当我们有所得失时,是不是觉得有所得失呢?我们对于世界的感觉,和世人对于世界的感觉有多少不同呢?

         我们的心若没有完全胜过世界,世界的人、事、物,若不是在我们的心里失去了地位,就我们不能达到前面的目标。一个信徒如果真盼望充满圣灵,真盼望被提,就当出代价来走主的道路,到一个主可以把祂的灵给他的地方。我们必须舍弃世界,在奉献一切的祭坛上,学习与神交通。这样的奉献与交通是不可少的。

         埃及地没有饥荒,就是有的话,也有陈粮救济的。迦南地,却不免常有饥荒。这告诉我们,世界是没有饥荒的;在顺服神的道路中,就难免有饥荒之时。因为在世界里是没有试炼的,在顺服神的道路里是充满试炼的。但是,这是得被提和能力所必经的途径。不过试炼无论有多大,在神那里必定有一个出路。我们应当忠心,也应当儆醒。若不儆醒,一堕落,就要堕落到埃及去!在那里没有奉献,没有亲近神。暂时住在埃及,就暂时犯了罪。更可怜的,就是长久住在埃及阿。虽然可以免去试炼,但是在埃及是没有祭坛的。

         有的人像亚伯拉罕一样,并没有立刻下到埃及去,乃是先到南地去,方向是朝埃及,可是还没到埃及。这样的住在南地,可说是一半属世,一半属神。但是,在南地也没有祭坛──没有交通。伯特利是个绝对分别的地方,不是世界的埃及,也不是与世界调和的南地。

         以色列人有二百万之众,出埃及时,神没有容一个人在埃及有祭坛。他们事奉神,就得到离埃及有三天的路程(出八25-27)才可以。在埃及可以有逾越节,因为那是神救他们脱离罪恶的刑罚死;但是,若归于主的名下而敬拜主,就必须离开埃及。―― 倪柝声《得胜有余》

 

【王下二2~3伯特利是亚伯拉罕建筑祭坛的地方。祭坛乃是与神交通、来往的地方,乃是奉献给神,完全归神的地方。伯特利与埃及是相反的,在那里就没有祭坛了(创十二8~14)。吉甲,是说胜过肉体;伯特利,是说胜过世界。因为埃及是世界的代表。胜过世界乃是被提和得着圣灵能力的条件。

 

王下二4{\Section:TopicID=259}耶利哥──撒但】我们知道讲耶利哥最清楚的地方,乃是在约书亚记上面。在里面我们看见整个耶利哥城被克服的故事。

         约书亚记六章二十六节:「当时约书亚叫众人起誓说,有兴起重修这耶利哥城的人,当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所以,这名称,是被咒诅的意思。此段的历史,是说以色列人首次在迦南胜过仇敌。迦南的人,是代表邪灵,就是属乎魔鬼的,就是以弗所书六章十二节所说的那些天空属灵气的恶魔。我们也就是与牠们争战。

         我们胜过了肉体,胜过了世界,还应当胜过仇敌。胜过仇敌,没有第二个法子,就是相信神的话,而按祂的话去行,相信我们要得行祂话的结果好了。神说了,就够了。耶利哥人是说,我们有城;我们说,我们有神的话。耶利哥人是说,我们的城高得到天;我们说,我们的神在天上。耶利哥人是说,凡城所围的地方,是属乎我们的;我们说,神应许我们,凡我们脚掌所踏之地,都赐给我们了。

         许多人只知道灵与肉体的争战,却不知道甚么是我们信徒与邪灵的争战,像以弗所书六章所讲论的。实在的属灵的争战,乃是我们与撒但和牠的邪灵们争战。这个是一切成熟的信徒们所必须加入的。神的儿女们在地上常受邪灵的攻击,有的是在环境里,有的是在身体里,有的是在思想里,有的是在感觉里,有的是在灵里。特别在这末世的时候,邪灵们要加倍的活动,使信徒们不能好好的事奉主,他们要在许多的事上,感到非常的困难。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受了邪灵的攻击。他们竟然莫名其妙,不知道为甚么一切都是反对他们的,事事都是「糟」了的,以为这些都是天然如此的,岂知他们是受了邪灵的欺侮。

         在这末世的时候,信徒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认识我们的仇敌,并知道如何与之争战,而且得胜。我们就是胜过了肉体和世界,如果没有胜过仇敌的工作,我们还是不会进前的。

         耶利哥的陷落,不是靠能力,乃是靠()神的话,()他们所站的地位。胜过邪灵的攻击,就是()不顾一切的光景和感觉,而相信神应许的话,以致仇敌终于失败。()站在基督所给你的地位,就是在天上的地位,而监守撒但和牠的邪灵在牠们较低的地位上。

         没有神的话,没有用信心拣选神所赐的地,就不能得胜仇敌。―― 倪柝声《得胜有余》

 

【王下二4「以利亚对以利沙说:“耶和华差遣我往耶利哥去,你可以在这里等候。”以利沙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于是二人到了耶利哥。」

         『耶利哥』是被咒诅的意思(书六26)。以色列人首次在迦南胜过仇敌,就是克服耶利哥城。迦南的人,是代表邪灵,就是属乎魔鬼的(弗六12)。我们胜过了肉体和世界,还应当胜过仇敌。

 

王下二6~9{\Section:TopicID=260}约但河──死亡】约但河,是指死的能力。过约但河,就是胜过死。这就是被提。

         这与主特别发生关系,主是在约但河里受浸的。主受浸,是表明死;从水里上来,是表明复活。主是藉复活的能力而胜过死亡。撒但顶大的能力是死,主好像是对仇敌说,尽你所能的,作在我的身上吧(来二14)。撒但作尽了牠所能作的。但是,神所能作的是复活。撒但要主完全死;但是,主有一个生命,是死所摸不,抓不牢的。主是走干地而过了!

         胜过死,除了主的复活以外,没有别的能力。我们在重生时所得的就是这复活的生命。复活生命的能力,要冲去一切的死亡──一切属乎死的。

         过红海与过约但河是有分别的。过红海,是时逼处此,不得不过;因为有仇敌的追逼,不过去就不能得救。过约但河,却是要出乎人的甘愿,是在乎人自己的拣选。有的人,不肯过约但河,许多人并没有要复活的大能。保罗看重复活的大能,所以他竭力的追求(腓三10-12)。他们已经与主同复活了,可是他们还不知道甚么是主复活的大能。所以他们并没有胜过死亡的经历。

         在这被提紧近的当儿,信徒最末了应当胜过的一个末了的仇敌,就是死亡。无论是在身体上的死,或是心思上的死,或是灵性上的死,都当胜过。现在的世界真是布满了死的空气。一面,许多为主所用的人,常感受到身体的软弱和疾病。一面,许多人的脑力好像麻木了许多,思想、记忆、集中力,都不像从前那样的敏捷。一面,许多人的灵好像受了死的包围,不活泼,没有能力,痿痹得很,好像瘫痪似的,不能支配并应付环境对于他灵的要求。信徒在预备被提的日子中,必须学习如何过约但河,胜过死亡。学习与在自己身上,并环境中的死的势力抵抗,在许多的事上显出复活的大能来。我们必须越过越证明我们的主已经是复活了的,同时也表明我们这些与他联合的人也是已经复活了的。

         我们若要得以利亚的被提,若要得以利沙外衣的圣灵,无论如何,总得从吉甲动身,直到过了约但河。圣灵只能降在一个充满复活生命的人身上。我们不要误会,以为只要我们得了重生,就可以被提了。神不能提接一个没有预备好了的人。吉甲、伯特利、耶利哥、约但河,都是我们所当经过的──在被提之前经过,像以利亚当日一样。神告诉你要被提,请你走当走的路──从吉甲动身,直到过约但河。神是在那里等你!―― 倪柝声《得胜有余》

 

【王下二6~9约但河,是指着死的能力。过约但河,就是胜过死。这就是被提。胜过死,除了主的复活以外,没有别的能力。过约但河,不像过红海是因有仇敌的追逼,不过去就不能得救。过约但河是出乎人的甘愿,是在乎人自己的拣选。

 

【王下二9以利亚的外衣】「愿感动你的灵加倍的感动我。」

  先知以利亚看来是叫许多人头痛的人物;亚哈王称他“仇敌”。但以利沙称他为“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王下二:12)神的仆人不是可有可无的宗教人,只有点缀祭仪的用途。他是真正的国之干城,他是敌挡罪恶的真理坚垒,他是中流砥柱。(帖后二:7)善伺王意的软骨人很多,佞口善辩的教师,看着巴力的假先知得势,甘愿作太监神学家,只求支领丰厚的薪俸,昧着良心,讲假预言。但卫道的战车马兵难得。谁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呢?
  但以利亚在世的事工,有一定完毕的时候。神要接祂忠勇的仆人回天家,领受赏赐。
  在以色列不同的地区,有先知社团。他们的成员,可能有的敬虔,有良好的生活,也懂得先知的知识和技艺;伯特利有先知社团,对历代的金牛犊祭坛却和平共存,不发生影响,那名城中“有王的圣所,有王的宫殿”(摩七:10-13),拜金牛犊的政治祭司,显然并不认识神。那一个时代的宗教人不少,所缺少的是先知的灵和心志,所以在宗教混乱,信仰败坏的世代,没有谁为神说话,也没有谁作些甚么。当然,其中产生的坏分子,就是不绝的假先知。
  奇怪的是,伯特利和耶利哥的先知门徒,知道神要接去以利亚,却没有人关心谁继续以利亚所要留下的事工;他们看见以利亚所行的神迹,却不求以利亚的神。以利沙的不同,是他有神的选召和膏立,继续当作的事工(王上一九:16,21);他知道他们所知道的,他知道所作的工有多艰难,不受欢迎,却要跟以利亚到底,得着灵力作未完之工。
  从吉甲,到伯特利,到耶利哥,再到约但河,以利沙坚持跟随。以利亚最后问他所求的是甚么;回答是:“愿感动你的灵加倍的感动我。”因为长子得双分产业(申二一:17),以利沙所求的,实际是要得能力,继承以利亚未完成的事工。当然这有雄心的请求,在于神赐给;神既然命定以利沙的传承,也装备他足够的力量,承当面对的事奉。继承了以利亚的外衣,正如以利亚撒穿上亚伦的祭司礼服,又如约书亚继续摩西,领导以色列人过约但河,神使河水分开为印证。(王下二:9-15
  求神在这时代,兴起人作以利亚的工作,预备主再临。──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

 

【王下二1922如何铲除杂草】

去年春天,一位朋友看过我所种植的一片芦笋,心里深觉奇怪,因为他羡慕这一片芦笋园中没有半根杂草。「你是怎样照顾你的芦笋呢?整个园中一根杂草也没有,你在锄草翻动土地时不怕伤害到芦笋吗?」我的回答使这个朋友更为不解:「我根本就没有锄过草,也不曾翻动泥土。」他又问:「那么你有什么妙方使杂草不生呢?」「这很简单,」我说「因为我鼓励芦笋,而对杂草则予以相反的鼓励。」我怕他不懂,便解释说:「芦笋生性喜欢盐,多弄一些盐在田上,芦笋便长得更好;杂草刚好相反,它们讨厌盐,你撒上盐在田上,杂草连一根也长不出来。在每块地上,我都撒了许多盐,因此芦笋十分受益,同时也克制了杂草。经过晨露、阳光和雨水的滋润,我的芦笋欣欣向荣,十二小时内长了十二吋,你相信么?」

上帝的话就是基督徒心园里的盐,时常撒进一些上帝的话,就能制止罪恶的产生,同时又能帮助你过更圣洁的生活。但愿你不是光读文章内容,而不去读在本文开头所记的圣经章节,这样你就能得到足够的盐了。因为缺少上帝的话,你若想在恩典中长进,或想胜过试炼,或想过成圣的生活都是不可能的。——梁敏夫译辑《清晨露滴》

 

【王下二19~22全新的器皿】当以利沙得到双倍的圣灵之后,他所作的头一件事,就是拿一个新瓶治好了耶利哥的水。这是指着一个全新的器皿治好神儿女属灵的死亡说的。耶利哥是指宗教的世界说的。「这城地势美好,」按外面看,宗教世界实在是很引诱人的,高大的建筑,严密的组织,成群的会众,外面实在很象样子。在宗教的世界里,有很多人爱主,肯出代价,殷勤作工。「只是水恶劣,土产不熟而落。」没有属灵的生命,所以所有的事奉都是虚空的,没有属灵的结果。必须让主制作我们,充溢我们,并且完全得着我们,使我们成为一个全新的器皿,才能应付这时代的需要;耶利哥的死水才能治好,果子年年成熟,使众人都能得着饱足。──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