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四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四1~6

       (1)预备空器皿︰妇人是因丈夫贫穷,甚至欠债。但她有一瓶油,这瓶油是基本的油。就是这瓶油,能使她还债,并供给她生活的需要。她所缺乏的,不过是空器皿。所以,以利沙叫她预备空器皿,并且要多预备。我们因亚当是贫穷的。但感谢神,我们已经有圣灵。我们不过缺少空位置,给圣灵充满。我们不是得不着充满,乃是没有空位置,给圣灵作工。圣灵只充满虚空的。属灵的进步,是一直空,一直满。不是一次空,永远满。一次过一次,我们都需要更多的空,也都需要更多的满。

         (2)关上门︰在隐密处,秘密的和圣灵办交涉。把肉体关在外面,把圣灵关在里面。碰到难处,就当在隐密处和圣灵对付。如何对付圣灵,就是如何解决我们的生活。

         (3)没有空器皿,油就停止︰油停止,是因空器皿没有了。充满停止,是因为没有虚空了。以扫是头一个自满的人,至终是第一个虚无的人。我们当一直的倒空,好叫我们一直的满。我们负责空,圣灵负则满。

 

【倒空带进充满(v.1~7)王下第四章是说到倒空带进充满的故事。得着圣灵的充满乃在于一件事,就是让主把我们带到无有的地步,使我们成为一个倒空的器皿,然后圣灵才充满在这器皿里面。

         圣经上所说的倒空,还不止于罪恶和世界的倒空,更是要把自己──就是我们的天然生命倒空。若不是主借着十字架在我们身上作过深而厉害的工作,我们就永远没有办法达到自己被倒空的境地。腓二章说主的降卑,原文是说「祂倒空了自己。」主在地上不凭自己说话、行动、审判,这就是祂把自己放在死地里面。

         这妇人是先知门徒的妻,她也是一位事奉主的人。原来丈夫是她的倚靠,儿子是她的盼望。但圣灵要作一件事,要把我们身上的倚靠都打掉,把我们带到尽头,没有办法,没有倚靠,连所有的盼望都没有了,使我们转向主自己。

         主兴起环境,把我们带到绝地,破碎、倒空我们,直到甚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瓶油。小瓶是表号,就是指着那一个门徒的妻子说的。但是,神那无限的丰满就装在这一个小小的瓶子里。以利沙说你去向邻舍借空器皿来,不要少借。限制不在于油,乃在于器皿;只要有空的器皿,油就涌流不停,一直等到再没有空的器皿,油才止住了。

         倒空的结果就流露出神无限的丰满来,不仅应付她事奉的需要,也应付她生活上的需要。我们的主是更伟大的以利沙,祂要带领我们进入祂的丰满,为此祂在我们身上作一个工作──把我们倒空。──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四1~7被圣灵倒空才能真实依靠主】我们天然的只要自己有办法,只要对自己还有点盼望,是多么不容易到主的面前来,虽然口中说依靠主,心中也感觉要依靠主,但是只有主知道我们真正的光景如何。圣灵来要作一件事,要把我们身上所有的依靠都打掉,有一天主把我们带到了尽头,办法没有了,依靠没有了,所有的盼望也都没有了,要逼着我们对主说:主啊,这个局面不是我们所能应付的,这些难处我们毫无办法解决,这些需要我们也没有能力供应;我们只好停下来,只好藏起来,只好把自己关在里面,回到主面前去祷告主,若是这样我们还是一个蒙恩的人。但是何等可惜,许多时候主把我们管治到这个地步,我们天然的人还不肯服输,还要想办法,不甘罢休。就像这位先知门徒的妻,只要自己还能应付的了,就不肯找以利沙。

有一次一位弟兄对我说:「人要先尽人的责任,想人的办法,然后才求神来帮助。」但是他不知道,只要人有办法,主就不会进来。有一年我遭遇到一件艰难的事,我就拼命祷告,每天用很长的时间去祷告,祷告到第三天,主给我一句话说:「你是靠祷告,不是依靠主。」是的,连自己的祷告都会成为我们的一个方法。当以利沙问妇人说:『你家里有什么?』她回答:『除了一瓶油之外,没有什么了。』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圣灵要在我们身上所做的最伟大的工作——祂要把我们倒空。当圣灵作这工作时,我们并不觉得这是圣灵的工作,我们都喜欢圣灵的充满,好叫我们的心欢喜,灵快乐,并且得着能力来为主作见证,这些心愿都是好的。但有一天圣灵来作工,不像我们所想象的,没有照着我们所求的,把大的喜乐带给我们,祂乃是兴起环境来,把我们带到绝地,带到尽头,破碎我们,倒空我们,直到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瓶油,这是我们天然的人不喜欢的,也是我们不愿意接受的。——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四2「以利沙问她说:“我可以为你作什么呢?你告诉我,你家里有什么?”她说:“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没有什么。”」

         『一瓶油』油在圣经里代表圣灵。圣灵在一个人身上作工,必定是因为这个人已经有圣灵住在他里面了。

 

【王下四3「以利沙说:“你去,向你众邻舍借空器皿,不要少借。」

         『借空器皿,不要少借』。借空器皿,就是要有空的地位来为着圣灵。并且不要少借,意思是越多越好,不只要有一个空,应该有许多的空。圣灵的工作不是一次空了就永远满的,乃是要一直空一直满的。所以,千万不要盼望一次空了,以后就不再空了。十字架在我们身上所作的是越过越多的,所挖的是越过越深的。──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四4】「关上门,你和你儿子在里面。」
  他们必须关上门,与世隔别,专一亲近神;因为他们不是靠自然的定律,不是靠世人的方法,不是靠教会的帮助,不是靠先知的神迹;他们必须从可借助的人们,从可靠的环境,从可信的理由中出来,专一到密室中去亲近神。
  这里就是神课程中的一段,每一个信徒在隔离的密室中操练祷告和信心是非常有效果的。
  许多时侯,许多地方,神特地在我们四周围一层神秘的墙来环绕我们,不让我们和人的计谋和办法接触;在那里神要我们依靠一个新而出乎常情的办法;绝非旧环境所能适合,在没有进入这个环境之先,亦非事先可以料想;换一句话说,就是在那里神替我们裁一件新式的服装,叫我们穿了像他自己。
  多数的信徒都过着刻板文章一般的生活,他们知道甚么事情在甚么时侯发生,该用甚么方法对付;但是神抱有特别盼望的信徒,常被神圈在一个隔离的处境中,和一切常情向例断绝,使他们知道只有神在维护他们,他们的希望也惟有仰望于神。
  让我们像这个寡妇一样︰外面与世隔离,里面与神亲近;这样,我们就会看见神的神迹了。——译自《灵食》(Soul Food
  在最痛的试炼中,神常给你他的最甜。—— 考门夫人《荒漠甘泉》选

【王下四4「回到家里,关上门,你和你儿子在里面,将油倒在所有的器皿里,倒满了的放在一边。”」

         『回到家里,关上门,你和你儿子在里面。』这就是,要你自己直接和圣灵去办交涉,所有的事都是你和主中间的事。难处和得胜,都是你个人的事。

 

【王下四6】「器皿都满了,她对儿子说,再给我拿器皿来,儿子说,再没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

神的大能是甘受我们的容量所限制的。神之灵的膏油是按着人为祂所预备的量度而涌流的。神的祝福,是根据人类通道的限量而赐下的。先知以利沙在另一处曾如此说:「要在这谷中满处挖沟,因为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这谷必满了水在耶和华眼中,这还算为小事,祂也必将摩押人交在你们手中。」(王下3:16-18)人没有力量去多得神定规所赐的那一份,但人却可以自己定规去少取他可能获得的祝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5:40)——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王下四6『儿子说,再没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油的所以止住,是因为再没有器皿了;不是油先止住,乃是空器皿先没有了。神就是在等着我们空。你如果有一个无限的空,圣灵就要给你一个无限的充满。充满完全是圣灵负责的,空却是我们也要负责的。我们如果不能把自己倒空了,神就不能充满我们。圣灵所等候的就是空的地位。若是更多空的地位为着祂,祂就要充满得更多。

 

【王下四6「油就止住了。」】

那么可惜的口吻!油本来没有理由止住的,油没有比以前减少,而是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油止住,只是因为器皿没有了,那位寡妇与她儿子没有多借器皿,以致限制了油的供应。

神的应许没有完全实现——神的应许一直由我们支取,从来不会缺少。我们带着一个个空的器皿,却逐一充满了。但是近来你没有多要,不再将需要向神求,所以缺少供应。

你的生活没有充分发挥——你没有取足够的器皿,你以为神已经尽量使用你了,你没有期望神能继续使用,像以前一样,你信神的供应,为什么不多要呢?

教会复兴没有长久发展——我们要有神的仆人继续引导我们,以为这样才可经常有神的福分。但是我们不能持久,聚会不再继续,事工任其自由发展,结果福分就在中途止住了,让我们再为未信者求,又将空器皿带到神面前,求神装满,而且尽量扩充容量。神有说不尽的恩赐!

──迈尔《珍贵的片刻》

 

王下四7卖油还债】「你去卖油还债,所剩的你和儿子可以靠着度日。」

  有一个先知徒,大约是因为遵行神的旨意,不像别人“为雇价施训诲,为银钱行占卜”(弥三:11),所以他在世的时候没有居积发财,死后,也没有保险赔偿,没有退休金可以养妻恤孤。他给寡妇孤儿留下的遗产,只是一大笔债。债主偏没有爱心,不体恤穷苦,要强取两个孤儿去作奴仆。
  先知门徒的妻负债,却是个负责的人。既然无处可避债,她就要承担还债的责任,只是没有还债的能力。在那个时候,依照律法,“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箴二二:7),没有话好说;更因为他贫穷,看来不能够希望有谁“为欠债的作保”,(箴二二:26)。拖延不是办法,也不可能。但是,作母亲的因为爱她的两个儿子,哪个她都不舍得去给人为奴。
  给人作奴仆有甚么不好呢?不仅是因为没有薪资,不仅工作劳苦,更是因为没有自由意志,一切要听主人的,不可以违背,并且没有恢复自由的希望。
  母亲爱儿子,不愿任儿子给人从身边撕去。她必须设法解决问题。看来没有办法;但有爱就有办法。她想到了以利沙!
  神的仆人是有爱心的人。如果身边有钱,他必然肯作这慈惠的事。显然他作不到。先知以利沙问她说:“我可以为你作甚么呢?你告诉我,你家里有甚么?”要先从自己身上设法。寡妇悲怆的说:“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没有甚么。”
  神作事常是藉你手中所有的。祂用摩西手中的牧杖,作为行神迹的令牌,引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出四:2,5)。现在,神的仆人告诉那寡妇,尽量多借空器皿来,把油倒满所有的容器。妇人照着行了,就可以卖油还债,而且有余。(王下四:1-7
  世人犯罪,是罪的奴仆,不能随从自己的心愿,过圣洁公义的生活。属神的儿女,在重生得救之后,有圣灵住在心里,是有了油;现在需要作的,是扩大容量,让圣灵充满我们,就可以不“欠肉体的债,去顺从肉体活着”(罗八:12),而能遵行神的旨意,作祂要我们作的事,过成圣的生活。
  使徒保罗又说:“无论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聪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们的债;所以情愿尽我的力量,将福音也传给你们”。我们得了主的恩典,同时也欠未信的人的债;先要有圣灵充满,能遵主的大使命,还福音的“债”(罗一:14-15)。──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

 

【王下四8~10简单朴素】「一日以利沙走到书念,在那里有一个大户的妇人,强留他吃饭。此后,以利沙每从那里经过,就进去吃饭。妇人对丈夫说:“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我们可以为他在墙上盖一间小楼,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灯台,他来到我们这里,就可以住在其间。”」

我们从以上的经文看出,这是接待神仆人的范例。而被接待者必须是从生活、

举止上被证实是圣洁的神人。

接待的方法:

一、盖一间小楼:一个事奉神的人在居住上是不需要宽阔、豪华住处的,只要一间小楼就够了。因为他不是要用作与人交往的厅堂,乃是要有一处与神亲近的地方。

二、屋内的设置:

1、床塌──为休息用;

2、桌子──为阅读写作用,考查主话用;

3、椅子──用以坐下来考查写作,使心情安定;

4、灯台──夜晚为照明用。

有这四样就够了。

这也是一个圣洁之神人在平时生活中所需的用品;也是接待神的仆人应有的安排,万不可在物质上讲究过分舒适阔绰,否则就对神仆无益。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在生活上也只能有最起码、最简单的支取(但不是要求),否则就很难保持圣洁了。

 主耶稣曾教导我们说:“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太六25)—— 李慕圣《晨光》

 

【王下四8~24书念妇人,当以利沙愿为她向王代求荣时,她回答说:「我在本乡安居无事。」她的意思是别无企图。死了独生子,仍能不动声色,对人、处事,显出镇静沉着的态度。她回答别人说:「平安无事」(23),她知道别人不能帮助她的问题,她准备将一切都告诉神人。如果她没有大的信心,她不会说「平安无事」的话了。─桑安柱《这时候》

 

【王下四8~1112~37复活与达到成长的生命】书念的妇人代表属灵的智慧。她是一个有属灵智慧的人,所以她能认识以利沙是个神人。属灵智慧的开端就是在于对主耶稣基督有确定出于启示的认识。这个妇人不仅认识以利沙,并且宝贵以利沙,所以她强留以利沙吃饭;强留是指抓住不肯放手,吃饭是指交通。后来她甚至为以利沙盖一间小楼,叫他在家里住下来。这是说到从属灵的交通,进步到与主同住。后来她就得着了一个儿子,这是预表基督在我们里面长大成人。

         在这个妇人的经历中,我们看见她从属灵恩赐的境界转到属灵生命的境界。她家是一个大户人家,家道丰富,甚么都不缺,就是缺少一个儿子。好像哥林多教会,凡事富足,口才知识都全备,在恩赐上没有一样是不及人的,但他们属灵的生命并没有长进,保罗说他们在基督里面是婴孩。所有属灵的恩赐,若不是帮助我们来得到属灵的生命,就没有甚么益处。

         这个妇人先得着启示,认识以利沙是个神人;我们的心眼先被开启,认识主耶稣是神的儿子。她宝贵以利沙,就强留他吃饭;我们宝贵主耶稣,就像马利亚一样,选择坐在祂的脚前,与祂交通。她为以利沙盖一间小楼,让他住下来;我们与主的交通断断续续是不行的,必须与主同住,并且与祂联合,这样,生命才能生长,才会有儿子产生出来。

         神允许死亡临到她的儿子身上,乃是要她经历复活的生命。儿子死了,她还说「平安无事」,因为她的眼睛不在这个死孩子身上,她的眼睛只注视那位在迦密山上以利沙所预表的复活荣耀的主耶稣。后来以利沙要让他的仆人基哈西拿着杖代替他前去,但她无论如何都要以利沙亲自前去。基哈西的杖,代表神仆人们的许多办法。今天在基督徒中间,有许多属灵的办法。但是,属灵的道理不能叫人复活,连属灵的经历也不能叫人复活。复活的经历,生命的成长,绝没有一步登天的办法的。

         以利沙两次伏在孩子身上,眼对眼、口对口、手对手,意思是基督的眼光代替了你的眼光,基督的口代替了你的口,基督的手代替了你的手。这叫作死里复活。主自己代替我们活着是复活经历的奥秘。这孩子连打了七个喷嚏,表示所有的死亡都过去了。从此,我们不再凭自己的眼光看事情,不再凭自己的口说话,不再凭自己的手作事。──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四9】「妇人对丈夫说,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

以利沙所留给书念大户妇人的印象,是何等的超绝!然而直到那段时候(王下4:8),他并没有在她的家里行过什么神迹,圣经也没有记载他带给那妇人什么神的话。他只是途经她的家门,看一看他们,也进去吃一顿饭。她不会很熟识他的,然而她却对她的丈夫说,我看出他是一个圣洁的神人。很明显的,那妇人所获的印象,并非由于以利沙的所说或所做,乃是由于他的所是。当以利沙来到,她就从他身上感到神的同在。别人从我们身上所感到的是什么呢?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将一些印象留给别人,他们是感觉我们聪明呢、有恩赐呢、或者是别的什么呢?以利沙的探访,产生了一个显著的结果:他在书念妇人的家中,给人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神自己。——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王下四9记得那个书念的大户妇人,对她丈夫说,『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以利沙有甚么给这妇人看见呢?他没有行神迹,每一次他来,不过给她觉得神。有的人有热心、才干,为人顶好,真是谦卑温柔,但是,不一定从他身上看得见神。真正爱主、认识主的人,乃是使我们一见到他,就引起我们觉得神的人。──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四2731谨慎外面的事】「妇人上了山,到神人那里,就抱住神人的脚。基哈西前来要推开她,神人说:“由她吧!因为她心里愁苦,耶和华向我隐瞒,没有指示我。”」

基哈西先去,把杖放在孩子脸上,却没有声音,也没有动静。基哈西就迎着以利沙回来,告诉他说:“孩子还没的活过来。”(王下四31

基哈西是个只凭外貌事奉神的人,他只会模仿先知的外表,却没有先知实在的灵感,所以做出许多既胡涂又愚味的事来,不但不能荣耀神,也无益于人,至终又害自己。

他第一次的出现是在书念妇人家里,当以利沙感觉受妇人接待之情时,他就建议为妇人求子;妇人虽得了儿子,但却未及她对神的感恩,结果又引出丧子之痛苦。当妇人虽带着忧伤悲痛之心情来到先知面前时,他竟敢冒昧的要推开她;他如此没有怜悯,充分证明他的事奉只在外表形式上,却没有内在实意,只顾维护师父的尊严,却不知道体恤人的痛苦,徒有道德的外貌,却缺少救恩的实际。这有何用,因此就显出了下列的可怜本相。

拿了先知的杖,却行不出先知要行的神迹来,因为他没有先知的灵感,更缺少先知的爱怜;可是他并不认识自己的可怜,却硬要再向前跑去,想要显一下先知的威风,结果大蒙羞愧。孩子仍没有声音,也没有动静。

这样沉痛的失败,并没有使他获得任何教训。在亚兰元帅乃缦的事上,使我们看见他假冒的大暴露,竟敢公然欺骗先知,贪图财利,至终得了最严厉的结局,何等可悲!

 神岂是可轻慢的呢?“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六78)—— 李慕圣《晨光》

 

【王下四43】「仆人说,这一点岂可摆给一百人吃呢?」

在神的工作上,信心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没有信心,就没有真正的属灵工作。但在我们的信心需要操练和加强,而神是用物质上的需要,作为一种训练方法,使我们能达到那目的。在许多不可触摸的事物上扬言向神有信心是不大困难的。我们甚至可以在这事上自欺,因为客观方面没有具体的实例,来证明我们那种缺乏信心的真情。但要是有了经济上,饮食上,现款上等需要,这些非常实际的事物,就立即试验出我们信心的实在。如果我们在工作上不能信靠神供给我们地上的需要,那我们谈到属灵的需要又有什么用处呢?我们向别人宣告神是活的神,让我们就在物质的实际范围里,证明神是活的。如果我们先学会了在物质的需要上信靠神,那么当属灵需要来临的时候,我们便知道应该如何坚定不移的信靠祂了。——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王下四章】本章记一寡妇求助以利沙。先知说:「我可以为你作甚么呢?你告诉我,你家里有甚么?」她说:「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没有甚么!」许多人求助于人,却不知道他们家中的一瓶油就是至宝。─ 桑安柱《这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