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五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五1~27十字架引到生命的更新】在路加福音第四章里,主耶稣特别题到乃缦的故事,亲自见证他是一个蒙了大怜悯、大恩典的人;这个故事说出一个天然的人借着基督的十字架进入了属灵的生命。

         乃缦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是一个大能的勇士。并且他的能力也不是天然人的能力,乃是神赐给他的能力,他是一个有属灵能力的人。一个人在神儿女中间有地位,作首领,为尊为大,又有属灵的恩赐,但很可能这个人本身仍是很不属灵。恩赐是宝贵的,但恩赐不是主;能力也是宝贵的,但能力也不是主。

         乃缦有一个好处就是他自己知道长了大痲疯。今天有许多神的儿女长了大痲疯,自己却不知道。乃缦虽知道自己身长了大痲疯,却仍要面子,不肯谦卑、诚实地找先知来医治他。今日也有多少神的儿女们稍微为主作了一点事,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好像连主都要谢谢他。

         天然人第二种的表现就是容易受激动。先知不出来见他,只打发他的门徒要乃缦到约但河中去沐浴七次,他就动怒了。现在在教会中也有这种神的仆人,他们有属灵的恩赐,却挡不起别人说一句使他不喜欢的话,便变了脸色。

         天然人第三种表现,就是不满意十字架的救法。乃缦说我们叙利亚的水难道不必这里的水好么?他要先知出来见他,站着由耶和华,在患处以摇手,治好这大痲疯。他的意思是说,我并不是全身都长大痲疯,我们身上也有好处,只要医治坏的地方就好了。他有他自己理想的救法。天然的人永远喜欢他的长处,保留他的长处,总觉得自己还有甚么长处。但神不一切出于天然的东西。以利沙必须等到乃缦从约但河沐浴七次回来之后,才肯出来见他。主的眼精不看天然的人,只看复活的人。

         乃缦所得的拯救。第一,他蒙圣灵的光照。今天却有多少所谓神的仆人,到处奔跑,想要为神作大工;但从来没有蒙过光照,不晓得他们所作的事不能得主的喜欢。

         第二,是微小的道路、简单的方法。神使用一个从以色列掳来的小女子,藉一个被人藐视的小女子把福音传给他,这就是十字架头一步的工作。以利沙不出来见他,就是意折服他的意志。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是一直要把人放在最低微的地位上,要把人的荣耀摔碎。若没有圣灵的工作,我们永远不能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因为人的意志不肯折服。

         以利沙要乃缦到约但河去沐浴七次,他就气忿忿转身去了,幸好他的仆人对他说︰「我父阿,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作么?」难就难在这是一件小事。人的头脑就是喜欢复杂,就是喜欢作大事,但神却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来拯救人。凡在小事上不能顺服神的,都是不能为神作大事的。

         沐浴七次。七就是完全的数字。十字架的路是一生的道路,等到时候满足了,新的生命就开始萌芽了。

         这时乃缦来到以利沙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十字架带来对神新的认识。乃缦在以利沙面前,不再那么威风了。这是十字架所带来新生命的新态度。他现在乃是按着灵的新样的新表现,清洁、温柔、谦卑。乃缦并且要求带迦南的土回自己的国;这是说到神赐圣灵在我们里面,给我们作凭据。乃缦又说,从今以后我不再敬拜别的神,只敬拜耶和华;不给别的神献祭,只献给耶和华。他成了祭坛的子民,十字架的记号一直在他身上,现在十字架不仅是他的经历,也成了他的生命。

         先知门徒基哈西的事,对于事奉主的是一个严肃的警告。他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为要得着人的荣耀、地位、好处和今生的享受,竟离开了十字架的窄路,走了主之外的道路。以利沙说︰「我的心岂没有和你同去呢?」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在我们主的眼中。当基哈西从以利沙面前出去的时候,他身上长满了大痲疯。──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五3】「她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马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疯。』」

         「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疯。」这个被掳的以色列奴婢所说的话,虽然看来平凡,却需要很大的信心和勇敢才能说出来。她不怕可能失败所招致的痛苦后果。结果,不但使大元帅乃缦本人认识了神,整个亚兰国也都知道了神的作为。今天的基督徒不能够引人归主,不是因学问、地位、财富、声誉不及人的缘故,而是因为不敢为福音稍冒风险。─ 陈终道《十分钟短讲集》

 

王下五8以色列中有先知】「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

  乃缦元帅患大痲疯,是不能医治的病,也是给他带来羞辱的病。在求治无门之下,他接受了掳来的使女建议:“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王下五:1-7)。这不是一个完全正确的信息,乃缦所采取的外交管道,也不是正确当循的路线。

  我岂是神呢?

  乃缦带着亚兰王盛气凌人的信,到了撒玛利亚;他没有给自己找到医治,却为撒玛利亚带来了焦虑恐慌。撒玛利亚的王宫里,不缺穿细软衣服的人,却没有能治好大痲疯的先知。这无法解决的难题,使以色列王以为是亚兰王要寻端起衅,找了个无理的借口。他说:“我岂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
  先知以利沙知道了,立即表示:“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王下五:7-8)先知的话不是夸扬自己,不是靠自己,而是有信心,知道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岂不更好吗?

  先知权威的语气,使王送来了乃缦将军。但先知特地没有出来迎见他,却经过使者传话,要他到约但河沐浴七次,就必得洁净。真先知没有逢迎势利的习惯,听见了门口车马喧腾,却故意不出来恭迎。受人奉承惯了的大将军,听了大为气愤:“我本国的河水,岂不比以色列一切的水更好吗?”本土文化在他心中作祟,吃不下这口气。(王下五:11-12

  你岂不作吗?

  乃缦的仆人看出了问题的症结:拦阻人不能得恩典的,是人的骄傲。约但河的水,并没有治愈任何以色列患大痲疯的病人,对亚兰的大元帅,却是对症下药。乃缦思省之下,谦卑接受了治疗:下约但河沐浴七次,“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王下五:14
  八百多年之后,拿撒勒人耶稣指出:在许多长大痲疯的人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得恩典不在于种族,需要的是谦卑,信而接受。(路四:27
  今天仍然是如此。使人谦卑,是神仆人的责任。先知必须有风骨,不是见了权势就低头;对小民小心服事,对大官更显伟大。你有满车金银,我有满心自尊;特别是治好病之后,更持守廉洁,因为那是神的作为,人不能居功,免致失败。──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

 

【王下五14「好像小孩子的肉。」】

有什么比小孩子的肉更幼嫩,完美无瑕,纯洁而可爱?这该是最好的结构,又有战士强壮的肌肉,也有孩童健康的皮肤。当主耶稣的手在我们久患麻风的心灵上抚摸之后,我们也这样更新而变化。在这时,当主触摸我们,使我得以洁净,麻风就离我而去,我就再返老还童,不仅得着赦免,也得着洁净。我们就真正披戴主的容美。

其实小孩子并非不受罪的污秽。我们原是在罪孽中生的,继承罪的本性,根本无圣洁可言,即使无知也无可宽恕的。但是主使我们得到洁净,成为圣徒,主更使我们有小孩子的特性:谦卑,不会太注意自己,不会希异别人的羡慕。不自私,愿于友伴分享。信赖:容易信托别人,也愿依靠别人的爱心。仁爱:对欢笑与亲热的举动积极响应。

纯真(童稚的纯洁与率真),与幼稚不同,幼稚必须除去,因为我们必须成长,满有基督的身量,更加像主。最成熟的圣徒,该是最纯正,好像小孩子一样。

──迈尔《珍贵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