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五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十五9罪根与恶果】「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耶户王朝的第三代,耶罗波安二世,是英武有为的王。他四十一年的统治,是北国以色列最长久的安定时期,因而国势强盛,经济起飞。这是出于神的恩典和怜悯,给败坏的以色列最后的机会,正如祂在回光返照的犹大国,赐下约西亚王的复兴。只是从耶罗波安一世开国以来,北国十支派也建立了一个“罪统”,虽然迭经篡夺递替,也经过复兴,却没有更改,从分裂建国,一直流传到亡国被掳,就是拜金牛犊的罪。圣经似乎厌恶提到那事,常说“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王下一五:9,18,24,28)。
  智者所罗门的观察,果然不错:“邦国因有罪过,君王就多更换;因有聪明知识的人,国必长存。”(箴二八:2
  耶罗波安二世的统治,有声有色,并没有能拯救以色列。以后,就越过了回头的机会,急速的走下坡路。
  耶户王朝传到撒迦利雅而止,被沙龙所篡。一个月后,以暴易暴,米拿现武装叛乱,从他的根据地得撒出发,夺了撒玛利亚城,杀了沙龙,并一路杀去。“那时,米拿现从得撒起,攻打提斐萨和其四境,击杀城中一切的人,剖开其中所有的孕妇,都因他们没有给他开城。”(王下一五:13-16)他的残暴过于外邦仇敌;他唯一的律法,是“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虽然,周围的环境,国内的条件,是部分决定国家兴亡的因素,但开国君王耶罗波安,有领导全国敬畏神的机会,他却背离耶和华,建立了拜金牛犊的“国教”,成了北国以色列的附骨之疽,总不能除去。在政治上,他们则仰望亚述的威势,曲意奉迎,却不肯回转倚靠神。亚述王来支持米拿现作王的代价,是索要贡银;耶罗波安二世安定发展的业绩,造成了六万富户,竟各出五十舍客勒银子,搜刮穷尽,作为一千他连得的赔款(王下一五:19-20)。还不止此,亚述又来掠地掳人,不止息的欺压(王下一五:29)。这都是背叛神的苦果,也是亡国的先声。
  历史上创业立国的人物,大都是英才。不过,他们所留下的传统,不论是好是坏,同样的可以存之长久;他们的脚踪或正或邪,后人都将追随他们踏出的路径。耶罗波安留给他的国家,是偶像崇拜和咒诅。我们要跟随主,谨慎所行的脚步。──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

 

【王下十五9182428「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本章预言北国最后的败亡。由于人民的腐败与混乱,以后成为亚述轻而易举的掳物。以后王位只成为傀儡的政权,在最短的时间内朝代不断地更迭。四次曾提及他们随从耶罗波安的罪行,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二百年前撒下的种,最后必须收成,导致国家的败落。所以归纳来说:罪既长成,就生出罪来。

在论述以色列国的史实,曾有十二次论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当时他设立牛犊的偶像,无非谋求政治的策略。但这事既违反了神的律法,道德的错失也必导致政治的错失。房屋的根基若经不起考验,必定站立不住。以色列的国度必然倾覆,日后只是证实那沙土般的根基,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

为什么耶罗波安被称为「尼八的儿子」?为什么父亲必须负责儿子的事?但是父亲必须负责,儿子的罪他怎可置之不理呢?也许尼八曾管制儿子,要他敬拜神;但是也可能父亲没有留下好的榜样,才会有这样的后果,父母是在有责任帮助儿女敬虔,在主的道上养育他们。

──迈尔《珍贵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