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六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十六10「亚哈斯王上大马色……就照坛的规模样式作法。」】

世界的样式好似梦幻般飞逝而去,又像落日时多变的云彩。在我们还凝视中,已经成为一团红球,消失了。我们也会像亚哈斯那样,到大马色,去学最近的款式,甚至带入圣所的事奉中。

人喜欢模仿,他在工作上得来的样式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出于神或出于魔鬼,是我们应注意的事。我们必须对照那山上指示的样式,我们若愿丢弃属世的样式,就效法属天与属神的事了。基督身体的样式——个别圣徒在众肢体之中,就是各人都要成就的,是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已经定规的。世俗最好的治疗不是非世俗,而是超世俗。要对付周围的人们,最好先培养属天的思想与言行,以致我们无论走在那里,时刻都有圣洁的影响。

异教的样式介绍入耶路撒冷圣殿,会使我们想到今日有许多教会的礼仪已经采用了异教的形态。我们教会不可向世界寻求方法与原则,世界可能也研究真理,但致力与吸引,也着重在组织方面。我们的道路十分清楚,决不学他们的样式筑坛,也不因此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

──迈尔《珍贵的片刻》

 

王下十六10到被掳之路】「在大马色看见一座坛。」

  犹大王亚哈斯背离神,遭受亚兰国和以色列国联军围攻,可能是胁迫犹大加入反亚述联盟。在军事上受到威胁,他就转而想到用外交手段,以保持安全,想要进贡作亚述的藩属,换取强国的保护。在失去阿卡巴湾的港口以拉他之后,经济受损失,更需要考虑到倚靠亚述。但先知以赛亚奉神的命告诉他:要倚靠神;亚兰和以色列并不足惧,求援于亚述,无异于引狼入室,受其压迫(赛七:1-17),必没有好日子过。
  犹疑不定的亚哈斯,并不想倚靠神,他以为地上看得见的膀臂,更为有力。于是,他差遣使者,往亚述去求救;犹大王自称:“我是你的仆人,你的儿子”,卑辞厚币,把耶路撒冷的金银搜刮一空,贿赂亚述出兵,消灭了他的敌人亚兰。眼光短浅只看得三寸的人,还得意外交的胜利,不知唇亡齿寒。

亚哈斯王上大马色去迎接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大马色看见了一座坛,就照坛的规模样式作法画了图样,送到祭司乌利亚那里…在亚哈斯王没有从大马色回来之先,建筑一座坛。(王下一六:10-11

  犹大归属了亚述,亚哈斯就得尽量讨好主子。他有义务上大马色,恭谒亚述王,向他道贺慰劳。既然成了臣属,在宗教上也必须接受宗主国的宗教,把亚述的神作了主神;亚述并不禁止属国有地方性的神,但必须置耶和华于次等地位。所以亚哈斯在耶路撒冷仿样筑制了亚述的坛,不是为了艺术或文化的价值,而是必要的表现臣服。然后,把耶和华殿的铜坛,移去北边,是左方不重要的位置,不是为了献祭,而移作照异教风俗求问吉凶之用(15节“我要用以求问”后〔耶和华〕是加上的),那是律法所禁止的(利一九:26;申一八:10),并且为了尊亚述王为“大王”的缘故,亚哈斯必须降低神和自己王者的体制,“将耶和华殿为安息日所盖的廊子,和王从外入殿的廊子,挪移围绕耶和华的殿。”(王下一六:12-18
  投靠异邦的结果,是失去了尊贵,更羞辱神的名,到最后要吃自己所种下的苦果。
  神的儿女要专仰望神,不可看环境,为了一时的安全,牺牲信仰的原则;接受人的帮助,而贬抑神的尊荣,是绝不能作的事。藐视神的,必然被藐视。──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