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七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十七3141同样的一群人】

有人说列王记下十七章提到的这一群人是「半个圣徒」,他们拿不定主意,既不是鱼也不是鸟,他们既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他们仍照先前的风俗去行,不专心敬畏耶和华。今天许多基督徒,情况正亦如此一般——礼拜天虔敬,其余六天作外邦人。

甚至有许多教会,也徒然打着宗教的牌子,新闻不是报导说,有的教会用热门的爵士乐代替圣诗;以舞蹈代替祈祷;以杂耍表演代替主日晚间的礼拜,会后的鸡尾酒助兴更是荒唐。

这些人既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他们想讨好上帝,又想讨好世界,结果两面都要落空。我们的脚如果踏进世界一步,就是踏出基督一步。

你想兼得基督和世界是徒然的,因为世界不能和上帝妥协,它永远和上帝为敌。上帝爱罪人,却不爱世上的罪。我们进入了教会,如果和以前没有两样,这样的信仰是无效的。——梁敏夫译辑《清晨露滴》

 

王下十七33混合宗教】「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

  以色列人不以神的话为满足,去追求另外的宗教经验。圣经说:“人当以训诲法度为标准”(赛八:20),但他们却走向偏邪,事奉各式各样的外邦偶像。神就以公义的天平待他们:“你们怎样离弃耶和华,在你们的地上事奉外邦神,也必照样在不属你们的地上事奉外邦人。”(耶五:19)结果,在神忍耐的尽头,借着亚述王,把他们被掳到外邦;在那里,他们可以任意尽量事奉外邦的偶像,还加上事奉外邦人。
  北国以色列最后的王何细亚,在弱不能自保的情况中,反复无常;本来靠亚述的保护而得苟存,服事亚述王。他竟然自找麻烦,背叛亚述,“差人去见埃及王梭,不照往年所行的与亚述王进贡。”这是自速其亡:招致亚述王的围攻,终于在主前722年城破国亡,人民被掳到亚述(王下一七:1-4)。
  亚述王撒珥根二世,推行徙民的政策:为了防止亡国的人民进行复国,把他们移往外地,把占领地区忠于亚述的民族,移来填充。这样,分化了他们的国家观念,减弱了造反的可能性,也造成了文化和宗教的混杂。
  亡国后的撒玛利亚城邑,渐渐修复了,景物依旧。只是其中的住民改变了。从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迁移来的人,代替了原来的以色列人。他们与当地剩下的人民通婚,产生了混合的儿女,成了后来的“撒玛利亚人”;也带来了他们自己的宗教,造成了杂乱的信仰。

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从何邦迁移,就随何邦的风俗。他们直到如今仍照先前的风俗去行,不专心敬畏耶和华,不全守自己的规矩,典章,也不遵守耶和华吩咐雅各后裔的律法,诫命。(王下一七:33-34

  这就是混合宗教的写照。神吩咐以色列人,作圣洁祭司的国度,与地上万民有分别,才可教导外邦认识真神。但他们一直不肯分别,效法外邦的恶行,圣经说他们是“卖了自己”,失了自己的身分和异象(王下一七:13-17),被神赶出去。
  “本土神学”并不是甚么了不起的新发明,原来在许多年前就有,不过那是受咒诅的产品,绝没有甚么可羡慕的。圣徒应当遵照神的旨意,拒绝混合宗教;要明白上面来的启示,用神全备的真理,改变人心,洁净文化,道化世界。──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

 

【王下十七41「这些民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他们的偶像。」】

这是很奇怪的矛盾,这些民来自巴比伦、哈马、西法瓦音,定居在以色列人被逐的地区。他们想认识该地的神,加上他们原先敬拜的诸神(三十二节),其实他们没有真正敬畏真神,这种外表承认以色列的神,其后果更糟,这会否是你的情况呢?你到教会去聚会,在外表上敬拜神,守主日但有同时在别的神面前叩拜。敬畏神,实际只是一种迷信的惧怕而已,为求太平,与人相处平安无事,所以人云亦云,随从别人的宗教生活,实际上你的心远离,你只是在外表敷衍,照行恶道。

对我们而论,那种双重的敬拜未免太多,我们自己好似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外表的,还是实际的。没有人能够事奉两个主,或敬拜两个神,那只有带来矛盾与冲突,神不会与任何假神冲突的,祂若不能统制万有,祂就放弃治权。这在乎我们内心的状态。

有人在七日的第一天服事耶和华,一周内其他的日子就去敬奉偶像,这样情形不如停止宗教生活,因为这样作实在毫无意义可言,完全不明白真相。

──迈尔《珍贵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