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十三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王下二十三8~9废弃邱坛,筑祭坛】「……污秽祭司烧香的邱坛,从迦巴直到别是巴,又折毁城门旁的邱坛……。」

 制造帐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样式。(出二五9

祭坛──神所指示的事奉样式,照神所引导并安排的,随着灵的新样,这是彻底的没有自己、破碎自己、焚烧自己,完全的降服、奉献,一点也不照人的样式行。

邱坛──不是活在圣灵的启示带领之中,用非神所拣选的人来作祭司事奉神,在肉体中事奉,是人随自己的意思,所设立的敬拜神、事奉神的方法。

邱坛是从耶罗波安开始的,他想保持自己的宗教(属灵)统治权。叫人都归服他,就另立邱坛,不肯到耶路撒冷(神所启示的地方──指圣灵里),而私意建造、私意设立,结果陷百姓于罪中。

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的神。”他就把牛犊一只放在伯特利,一只放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耶罗波安就在邱坛那里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太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做节期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王上十二2533

历代以来,建邱坛的人太多,建祭坛的却很少,人有一点成绩时,就想建邱坛,总想为自己保守一部分,像亚拿尼亚、撒非拉一样,这确实是大罪。 

参看:出二五4;代上二八1120;十三110;申十六26十二45;何八17,四1115,十58;摩四413,五46。—— 李慕圣《晨光》

 

王下二十三17复兴没有边界】「先前有神人从犹大来预先说王…行的事。」

  约西亚作犹大王的时候,北方的以色列已经亡国将近八十年,夹于埃及和亚述二强之间,犹大国势岌岌可危。青年的约西亚能作甚呢?
  神律法书上的话,震荡了约西亚的心。他知道,违背神的律法,崇拜偶像,是历代列王的毛病,而且堕落甚深,神的忿怒必然临到。他不能把改革限于圣殿的礼仪体制,点缀升平,也不能只改革耶路撒冷,不是限于少数人,必须普及于全民。

王和犹大众人…都一同上到耶和华的殿;王就把耶和华殿里所得的约书念给他们听。王站在柱旁,在耶和华面前立约,要尽心尽性的顺从耶和华,遵守祂的诫命法度律例,成就这书上所记的约言。众民都服从这约。

  复兴必须有神的话,领袖以身作则。(王下二三:1-3)从自己开始,推及耶路撒冷,而后及于全国。王又洁净敬拜体制,废除丘坛;有些利未支派的人,为了迎合百姓的喜好,不愿在耶路撒冷神立名的居所事奉,却去作了丘坛自由的祭司,现在自然失业了,如何讨生活?成了实际的问题。王规定:“丘坛的祭司,不登耶路撒冷耶和华的坛,只在他们弟兄中间吃无酵饼”,作次要的工作(王下二三:9;撒上二:36)。
  复兴也不止于权威和传统。所罗门是以色列全盛时代伟大的王,最有智慧的人;但他晚年违背神,在城外对面的橄榄山上,建造了异教邪神的祭坛(王上一一:1-8)。那成为古迹,历代列王没有谁去拆除;但那明显是违背神的话。约西亚把它都毁坏污秽。(王下二三:13)不能让传统阻挡复兴。
  复兴也不限于国界。北国以色列灭亡了,疆土归于亚述;但约西亚的势力,至少达到了米吉多平原,受到敬畏神的人欢迎。他进抵伯特利,耶罗波安创建金牛犊宗教的大本营,污秽了那里的坛,正如犹大的先知在那地方奉耶和华的名所曾宣告的(王上一三:2)。已经过了三百多年,早已从人的记忆中消失了,但神总不忘记,出于神的话,必然成就。
  复兴是没有限止的。复兴是由于神的话。只有人的信心缺乏,会限制神的工作。愿我们持定神的话,在施恩座前祈求:求神兴起约西亚王一样的人来,谦卑寻求神的真理,靠圣灵把复兴的火燃遍全地。── 于中旻《列王纪下笺记》

 

【王下二十三25「在约西亚以前没有王像他尽心尽性尽力的归向耶和华。」】

本章记述洁净清除宗教的污染,凡有关偶像的东西一概扫除。祭司、祭坛、房屋及叶林,均经这存心改革的君王严加究察,结果久未遵守的逾越节,自从士师时代直到列王的时期一直忽略的,现在重新强调与恪守。

我们是否能享受节期,在于我们有否认真除去不合神心意的东西,有时我们不大注意罪恶会潜入我们生命之中。我们甚至在不知不觉的时候,采纳世人的习俗,以及在日常接触的人中间受了影响,达不到神的理想。这一切都会阻止我们,使我们不能充分享受逾越节的快乐。所以我们实在需要及时转向神,重新追求,在祂真理的光照下好好检讨我们生活的细节,以律法书来衡量。约西亚发现律法书之后,将久已忽略的真理重新研读,且有更高的动机一心向善。这好似一项新的发现,我们总要以神的旨意为准则,有更明亮的眼光细察,再量度我们生活习惯及志趣,我们读经该对神与祂的道有更真切的认识,而且有属灵的觉醒,在心灵里得以溶化祂的道,仁厚好似孩童一般跳入河水或海洋中,在欢笑的浪涛中嬉戏。

──迈尔《珍贵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