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下四1~6

       (1)預備空器皿︰婦人是因丈夫貧窮,甚至欠債。但她有一瓶油,這瓶油是基本的油。就是這瓶油,能使她還債,並供給她生活的需要。她所缺乏的,不過是空器皿。所以,以利沙叫她預備空器皿,並且要多預備。我們因亞當是貧窮的。但感謝神,我們已經有聖靈。我們不過缺少空位置,給聖靈充滿。我們不是得不著充滿,乃是沒有空位置,給聖靈作工。聖靈只充滿虛空的。屬靈的進步,是一直空,一直滿。不是一次空,永遠滿。一次過一次,我們都需要更多的空,也都需要更多的滿。

         (2)關上門︰在隱密處,秘密的和聖靈辦交涉。把肉體關在外面,把聖靈關在堶情C碰到難處,就當在隱密處和聖靈對付。如何對付聖靈,就是如何解決我們的生活。

         (3)沒有空器皿,油就停止︰油停止,是因空器皿沒有了。充滿停止,是因為沒有虛空了。以掃是頭一個自滿的人,至終是第一個虛無的人。我們當一直的倒空,好叫我們一直的滿。我們負責空,聖靈負則滿。

 

【倒空帶進充滿(v.1~7)王下第四章是說到倒空帶進充滿的故事。得著聖靈的充滿乃在於一件事,就是讓主把我們帶到無有的地步,使我們成為一個倒空的器皿,然後聖靈才充滿在這器皿堶情C

         聖經上所說的倒空,還不止於罪惡和世界的倒空,更是要把自己──就是我們的天然生命倒空。若不是主藉著十字架在我們身上作過深而厲害的工作,我們就永遠沒有辦法達到自己被倒空的境地。腓二章說主的降卑,原文是說「祂倒空了自己。」主在地上不憑自己說話、行動、審判,這就是祂把自己放在死地堶情C

         這婦人是先知門徒的妻,她也是一位事奉主的人。原來丈夫是她的倚靠,兒子是她的盼望。但聖靈要作一件事,要把我們身上的倚靠都打掉,把我們帶到盡頭,沒有辦法,沒有倚靠,連所有的盼望都沒有了,使我們轉向主自己。

         主興起環境,把我們帶到絕地,破碎、倒空我們,直到甚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瓶油。小瓶是表號,就是指著那一個門徒的妻子說的。但是,神那無限的豐滿就裝在這一個小小的瓶子堙C以利沙說你去向鄰舍借空器皿來,不要少借。限制不在於油,乃在於器皿;只要有空的器皿,油就湧流不停,一直等到再沒有空的器皿,油才止住了。

         倒空的結果就流露出神無限的豐滿來,不僅應付她事奉的需要,也應付她生活上的需要。我們的主是更偉大的以利沙,祂要帶領我們進入祂的豐滿,為此祂在我們身上作一個工作──把我們倒空。──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1~7被聖靈倒空才能真實依靠主】我們天然的只要自己有辦法,只要對自己還有點盼望,是多麼不容易到主的面前來,雖然口中說依靠主,心中也感覺要依靠主,但是只有主知道我們真正的光景如何。聖靈來要作一件事,要把我們身上所有的依靠都打掉,有一天主把我們帶到了盡頭,辦法沒有了,依靠沒有了,所有的盼望也都沒有了,要逼著我們對主說:主啊,這個局面不是我們所能應付的,這些難處我們毫無辦法解決,這些需要我們也沒有能力供應;我們只好停下來,只好藏起來,只好把自己關在裡面,回到主面前去禱告主,若是這樣我們還是一個蒙恩的人。但是何等可惜,許多時候主把我們管治到這個地步,我們天然的人還不肯服輸,還要想辦法,不甘甘休。就像這位先知門徒的妻,只要自己還能應付的了,就不肯找以利沙。

有一次一位弟兄對我說:「人要先盡人的責任,想人的辦法,然後才求神來幫助。」但是他不知道,只要人有辦法,主就不會進來。有一年我遭遇到一件艱難的事,我就拼命禱告,每天用很長的時間去禱告,禱告到第三天,主給我一句話說:「你是靠禱告,不是依靠主。」是的,連自己的禱告都會成為我們的一個方法。當以利沙問婦人說:『你家裡有什麼?』她回答:『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什麼了。』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是聖靈要在我們身上所做的最偉大的工作——祂要把我們倒空。當聖靈作這工作時,我們並不覺得這是聖靈的工作,我們都喜歡聖靈的充滿,好叫我們的心歡喜,靈快樂,並且得著能力來為主作見證,這些心願都是好的。但有一天聖靈來作工,不像我們所想像的,沒有照著我們所求的,把大的喜樂帶給我們,祂乃是興起環境來,把我們帶到絕地,帶到盡頭,破碎我們,倒空我們,直到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瓶油,這是我們天然的人不喜歡的,也是我們不願意接受的。——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2「以利沙問她說:“我可以為你作什麼呢?你告訴我,你家裡有什麼?”她說:“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什麼。”」

         『一瓶油』油在聖經堨N表聖靈。聖靈在一個人身上作工,必定是因為這個人已經有聖靈住在他堶惜F。

 

【王下四3「以利沙說:“你去,向你眾鄰舍借空器皿,不要少借。」

         『借空器皿,不要少借』。借空器皿,就是要有空的地位來為著聖靈。並且不要少借,意思是越多越好,不只要有一個空,應該有許多的空。聖靈的工作不是一次空了就永遠滿的,乃是要一直空一直滿的。所以,千萬不要盼望一次空了,以後就不再空了。十字架在我們身上所作的是越過越多的,所挖的是越過越深的。──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4】「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裡面。」
  他們必須關上門,與世隔別,專一親近神;因為他們不是靠自然的定律,不是靠世人的方法,不是靠教會的幫助,不是靠先知的神跡;他們必須從可借助的人們,從可靠的環境,從可信的理由中出來,專一到密室中去親近神。
  這裡就是神課程中的一段,每一個信徒在隔離的密室中操練禱告和信心是非常有效果的。
  許多時侯,許多地方,神特地在我們四周圍一層神秘的牆來環繞我們,不讓我們和人的計謀和辦法接觸;在那裡神要我們依靠一個新而出乎常情的辦法;絕非舊環境所能適合,在沒有進入這個環境之先,亦非事先可以料想;換一句話說,就是在那裡神替我們裁一件新式的服裝,叫我們穿了像他自己。
  多數的信徒都過著刻板文章一般的生活,他們知道甚麼事情在甚麼時侯發生,該用甚麼方法對付;但是神抱有特別盼望的信徒,常被神圈在一個隔離的處境中,和一切常情向例斷絕,使他們知道只有神在維護他們,他們的希望也惟有仰望於神。
  讓我們像這個寡婦一樣︰外面與世隔離,裡面與神親近;這樣,我們就會看見神的神跡了。——譯自《靈食》(Soul Food
  在最痛的試煉中,神常給你他的最甜。——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選

【王下四4「回到家裡,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裡面,將油倒在所有的器皿裡,倒滿了的放在一邊。”」

         『回到家堙A關上門,你和你兒子在堶情C』這就是,要你自己直接和聖靈去辦交涉,所有的事都是你和主中間的事。難處和得勝,都是你個人的事。

 

【王下四6】「器皿都滿了,她對兒子說,再給我拿器皿來,兒子說,再沒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

神的大能是甘受我們的容量所限制的。神之靈的膏油是按著人為祂所預備的量度而湧流的。神的祝福,是根據人類通道的限量而賜下的。先知以利沙在另一處曾如此說:「要在這谷中滿處挖溝,因為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穀必滿了水在耶和華眼中,這還算為小事,祂也必將摩押人交在你們手中。」(王下3:16-18)人沒有力量去多得神定規所賜的那一份,但人卻可以自己定規去少取他可能獲得的祝福。「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5:40)——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王下四6『兒子說,再沒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油的所以止住,是因為再沒有器皿了;不是油先止住,乃是空器皿先沒有了。神就是在等著我們空。你如果有一個無限的空,聖靈就要給你一個無限的充滿。充滿完全是聖靈負責的,空卻是我們也要負責的。我們如果不能把自己倒空了,神就不能充滿我們。聖靈所等候的就是空的地位。若是更多空的地位為著祂,祂就要充滿得更多。

 

【王下四6「油就止住了。」】

那麼可惜的口吻!油本來沒有理由止住的,油沒有比以前減少,而是用之不盡取之不竭的,油止住,只是因為器皿沒有了,那位寡婦與她兒子沒有多借器皿,以致限制了油的供應。

神的應許沒有完全實現——神的應許一直由我們支取,從來不會缺少。我們帶著一個個空的器皿,卻逐一充滿了。但是近來你沒有多要,不再將需要向神求,所以缺少供應。

你的生活沒有充分發揮——你沒有取足夠的器皿,你以為神已經儘量使用你了,你沒有期望神能繼續使用,像以前一樣,你信神的供應,為什麼不多要呢?

教會復興沒有長久發展——我們要有神的僕人繼續引導我們,以為這樣才可經常有神的福分。但是我們不能持久,聚會不再繼續,事工任其自由發展,結果福分就在中途止住了,讓我們再為未信者求,又將空器皿帶到神面前,求神裝滿,而且儘量擴充容量。神有說不盡的恩賜!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下四7賣油還債】「你去賣油還債,所剩的你和兒子可以靠著度日。」

  有一個先知徒,大約是因為遵行神的旨意,不像別人“為雇價施訓誨,為銀錢行占卜”(彌三:11),所以他在世的時候沒有居積發財,死後,也沒有保險賠償,沒有退休金可以養妻恤孤。他給寡婦孤兒留下的遺產,只是一大筆債。債主偏沒有愛心,不體恤窮苦,要強取兩個孤兒去作奴僕。
  先知門徒的妻負債,卻是個負責的人。既然無處可避債,她就要承擔還債的責任,只是沒有還債的能力。在那個時候,依照律法,“欠債的是債主的僕人”(箴二二:7),沒有話好說;更因為他貧窮,看來不能夠希望有誰“為欠債的作保”,(箴二二:26)。拖延不是辦法,也不可能。但是,作母親的因為愛她的兩個兒子,哪個她都不捨得去給人為奴。
  給人作奴僕有甚麼不好呢?不僅是因為沒有薪資,不僅工作勞苦,更是因為沒有自由意志,一切要聽主人的,不可以違背,並且沒有恢復自由的希望。
  母親愛兒子,不願任兒子給人從身邊撕去。她必須設法解決問題。看來沒有辦法;但有愛就有辦法。她想到了以利沙!
  神的僕人是有愛心的人。如果身邊有錢,他必然肯作這慈惠的事。顯然他作不到。先知以利沙問她說:“我可以為你作甚麼呢?你告訴我,你家埵閉し礡H”要先從自己身上設法。寡婦悲愴的說:“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甚麼。”
  神作事常是藉你手中所有的。祂用摩西手中的牧杖,作為行神蹟的權杖,引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出四:2,5)。現在,神的僕人告訴那寡婦,儘量多借空器皿來,把油倒滿所有的容器。婦人照著行了,就可以賣油還債,而且有餘。(王下四:1-7
  世人犯罪,是罪的奴僕,不能隨從自己的心願,過聖潔公義的生活。屬神的兒女,在重生得救之後,有聖靈住在心堙A是有了油;現在需要作的,是擴大容量,讓聖靈充滿我們,就可以不“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活著”(羅八:12),而能遵行神的旨意,作祂要我們作的事,過成聖的生活。
  使徒保羅又說:“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我們得了主的恩典,同時也欠未信的人的債;先要有聖靈充滿,能遵主的大使命,還福音的“債”(羅一:14-15)。── 于中旻《列王紀下箋記》

 

【王下四8~10簡單樸素】「一日以利沙走到書念,在那裡有一個大戶的婦人,強留他吃飯。此後,以利沙每從那裡經過,就進去吃飯。婦人對丈夫說:“我看出那常從我們這裡經過的,是聖潔的神人。我們可以為他在牆上蓋一間小樓,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燈檯,他來到我們這裡,就可以住在其間。”」

我們從以上的經文看出,這是接待神僕人的範例。而被接待者必須是從生活、

舉止上被證實是聖潔的神人。

接待的方法:

一、蓋一間小樓:一個事奉神的人在居住上是不需要寬闊、豪華住處的,只要一間小樓就夠了。因為他不是要用作與人交往的廳堂,乃是要有一處與神親近的地方。

二、屋內的設置:

1、床塌──為休息用;

2、桌子──為閱讀寫作用,考查主話用;

3、椅子──用以坐下來考查寫作,使心情安定;

4、燈檯──夜晚為照明用。

有這四樣就夠了。

這也是一個聖潔之神人在平時生活中所需的用品;也是接待神的僕人應有的安排,萬不可在物質上講究過分舒適闊綽,否則就對神僕無益。一個真正事奉神的人,在生活上也只能有最起碼、最簡單的支取(但不是要求),否則就很難保持聖潔了。

 主耶穌曾教導我們說:“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太六25)—— 李慕聖《晨光》

 

【王下四8~24書念婦人,當以利沙願為她向王代求榮時,她回答說:「我在本鄉安居無事。」她的意思是別無企圖。死了獨生子,仍能不動聲色,對人、處事,顯出鎮靜沉著的態度。她回答別人說:「平安無事」(23),她知道別人不能幫助她的問題,她準備將一切都告訴神人。如果她沒有大的信心,她不會說「平安無事」的話了。─桑安柱《這時候》

 

【王下四8~1112~37復活與達到成長的生命】書念的婦人代表屬靈的智慧。她是一個有屬靈智慧的人,所以她能認識以利沙是個神人。屬靈智慧的開端就是在於對主耶穌基督有確定出於啟示的認識。這個婦人不僅認識以利沙,並且寶貴以利沙,所以她強留以利沙吃飯;強留是指抓住不肯放手,吃飯是指交通。後來她甚至為以利沙蓋一間小樓,叫他在家埵矰U來。這是說到從屬靈的交通,進步到與主同住。後來她就得著了一個兒子,這是預表基督在我們堶悸齯j成人。

         在這個婦人的經歷中,我們看見她從屬靈恩賜的境界轉到屬靈生命的境界。她家是一個大戶人家,家道豐富,甚麼都不缺,就是缺少一個兒子。好像哥林多教會,凡事富足,口才知識都全備,在恩賜上沒有一樣是不及人的,但他們屬靈的生命並沒有長進,保羅說他們在基督堶惇O嬰孩。所有屬靈的恩賜,若不是幫助我們來得到屬靈的生命,就沒有甚麼益處。

         這個婦人先得著啟示,認識以利沙是個神人;我們的心眼先被開啟,認識主耶穌是神的兒子。她寶貴以利沙,就強留他吃飯;我們寶貴主耶穌,就像馬利亞一樣,選擇坐在祂的腳前,與祂交通。她為以利沙蓋一間小樓,讓他住下來;我們與主的交通斷斷續續是不行的,必須與主同住,並且與祂聯合,這樣,生命才能生長,才會有兒子產生出來。

         神允許死亡臨到她的兒子身上,乃是要她經歷復活的生命。兒子死了,她還說「平安無事」,因為她的眼睛不在這個死孩子身上,她的眼睛只注視那位在迦密山上以利沙所預表的復活榮耀的主耶穌。後來以利沙要讓他的僕人基哈西拿著杖代替他前去,但她無論如何都要以利沙親自前去。基哈西的杖,代表神僕人們的許多辦法。今天在基督徒中間,有許多屬靈的辦法。但是,屬靈的道理不能叫人復活,連屬靈的經歷也不能叫人復活。復活的經歷,生命的成長,絕沒有一步登天的辦法的。

         以利沙兩次伏在孩子身上,眼對眼、口對口、手對手,意思是基督的眼光代替了你的眼光,基督的口代替了你的口,基督的手代替了你的手。這叫作死奡_活。主自己代替我們活著是復活經歷的奧秘。這孩子連打了七個噴嚏,表示所有的死亡都過去了。從此,我們不再憑自己的眼光看事情,不再憑自己的口說話,不再憑自己的手作事。──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9】「婦人對丈夫說,我看出那常從我們這裡經過的,是聖潔的神人。」

以利沙所留給書念大戶婦人的印象,是何等的超絕!然而直到那段時候(王下4:8),他並沒有在她的家裡行過什麼神跡,聖經也沒有記載他帶給那婦人什麼神的話。他只是途經她的家門,看一看他們,也進去吃一頓飯。她不會很熟識他的,然而她卻對她的丈夫說,我看出他是一個聖潔的神人。很明顯的,那婦人所獲的印象,並非由於以利沙的所說或所做,乃是由於他的所是。當以利沙來到,她就從他身上感到神的同在。別人從我們身上所感到的是什麼呢?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將一些印象留給別人,他們是感覺我們聰明呢、有恩賜呢、或者是別的什麼呢?以利沙的探訪,產生了一個顯著的結果:他在書念婦人的家中,給人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那就是神自己。——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王下四9記得那個書念的大戶婦人,對她丈夫說,『我看出那常從我們這婺g過的,是聖潔的神人。』以利沙有甚麼給這婦人看見呢?他沒有行神蹟,每一次他來,不過給她覺得神。有的人有熱心、才幹,為人頂好,真是謙卑溫柔,但是,不一定從他身上看得見神。真正愛主、認識主的人,乃是使我們一見到他,就引起我們覺得神的人。──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四2731謹慎外面的事】「婦人上了山,到神人那裡,就抱住神人的腳。基哈西前來要推開她,神人說:“由她吧!因為她心裡愁苦,耶和華向我隱瞞,沒有指示我。”」

基哈西先去,把杖放在孩子臉上,卻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基哈西就迎著以利沙回來,告訴他說:“孩子還沒的活過來。”(王下四31

基哈西是個只憑外貌事奉神的人,他只會模仿先知的外表,卻沒有先知實在的靈感,所以做出許多既糊塗又愚味的事來,不但不能榮耀神,也無益於人,至終又害自己。

他第一次的出現是在書念婦人家裡,當以利沙感覺受婦人接待之情時,他就建議為婦人求子;婦人雖得了兒子,但卻未及她對神的感恩,結果又引出喪子之痛苦。當婦人雖帶著憂傷悲痛之心情來到先知面前時,他竟敢冒昧的要推開她;他如此沒有憐憫,充分證明他的事奉只在外表形式上,卻沒有內在實意,只顧維護師父的尊嚴,卻不知道體恤人的痛苦,徒有道德的外貌,卻缺少救恩的實際。這有何用,因此就顯出了下列的可憐本相。

拿了先知的杖,卻行不出先知要行的神蹟來,因為他沒有先知的靈感,更缺少先知的愛憐;可是他並不認識自己的可憐,卻硬要再向前跑去,想要顯一下先知的威風,結果大蒙羞愧。孩子仍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

這樣沉痛的失敗,並沒有使他獲得任何教訓。在亞蘭元帥乃縵的事上,使我們看見他假冒的大暴露,竟敢公然欺騙先知,貪圖財利,至終得了最嚴厲的結局,何等可悲!

 神豈是可輕慢的呢?“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順著情欲撒種的,必從情欲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六78)—— 李慕聖《晨光》

 

【王下四43】「僕人說,這一點豈可擺給一百人吃呢?」

在神的工作上,信心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因為沒有信心,就沒有真正的屬靈工作。但在我們的信心需要操練和加強,而神是用物質上的需要,作為一種訓練方法,使我們能達到那目的。在許多不可觸摸的事物上揚言向神有信心是不大困難的。我們甚至可以在這事上自欺,因為客觀方面沒有具體的實例,來證明我們那種缺乏信心的真情。但要是有了經濟上,飲食上,現款上等需要,這些非常實際的事物,就立即試驗出我們信心的實在。如果我們在工作上不能信靠神供給我們地上的需要,那我們談到屬靈的需要又有什麼用處呢?我們向別人宣告神是活的神,讓我們就在物質的實際範圍裡,證明神是活的。如果我們先學會了在物質的需要上信靠神,那麼當屬靈需要來臨的時候,我們便知道應該如何堅定不移的信靠祂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王下四章】本章記一寡婦求助以利沙。先知說:「我可以為你作甚麼呢?你告訴我,你家埵閉し礡H」她說:「婢女家中除了一瓶油之外,沒有甚麼!」許多人求助於人,卻不知道他們家中的一瓶油就是至寶。─ 桑安柱《這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