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五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下五1~27十字架引到生命的更新】在路加福音第四章堙A主耶穌特別題到乃縵的故事,親自見證他是一個蒙了大憐憫、大恩典的人;這個故事說出一個天然的人藉著基督的十字架進入了屬靈的生命。

         乃縵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他是一個大能的勇士。並且他的能力也不是天然人的能力,乃是神賜給他的能力,他是一個有屬靈能力的人。一個人在神兒女中間有地位,作首領,為尊為大,又有屬靈的恩賜,但很可能這個人本身仍是很不屬靈。恩賜是寶貴的,但恩賜不是主;能力也是寶貴的,但能力也不是主。

         乃縵有一個好處就是他自己知道長了大痲瘋。今天有許多神的兒女長了大痲瘋,自己卻不知道。乃縵雖知道自己身長了大痲瘋,卻仍要面子,不肯謙卑、誠實地找先知來醫治他。今日也有多少神的兒女們稍微為主作了一點事,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好像連主都要謝謝他。

         天然人第二種的表現就是容易受激動。先知不出來見他,只打發他的門徒要乃縵到約但河中去沐浴七次,他就動怒了。現在在教會中也有這種神的僕人,他們有屬靈的恩賜,卻攩不起別人說一句使他不喜歡的話,便變了臉色。

         天然人第三種表現,就是不滿意十字架的救法。乃縵說我們敘利亞的水難道不必這堛漱籉n麼?他要先知出來見他,站著由耶和華,在患處以搖手,治好這大痲瘋。他的意思是說,我並不是全身都長大痲瘋,我們身上也有好處,只要醫治壞的地方就好了。他有他自己理想的救法。天然的人永遠喜歡他的長處,保留他的長處,總覺得自己還有甚麼長處。但神不一切出於天然的東西。以利沙必須等到乃縵從約但河沐浴七次回來之後,才肯出來見他。主的眼精不看天然的人,只看復活的人。

         乃縵所得的拯救。第一,他蒙聖靈的光照。今天卻有多少所謂神的僕人,到處奔跑,想要為神作大工;但從來沒有蒙過光照,不曉得他們所作的事不能得主的喜歡。

         第二,是微小的道路、簡單的方法。神使用一個從以色列擄來的小女子,藉一個被人藐視的小女子把福音傳給他,這就是十字架頭一步的工作。以利沙不出來見他,就是意折服他的意志。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是一直要把人放在最低微的地位上,要把人的榮耀摔碎。若沒有聖靈的工作,我們永遠不能接受十字架的對付,因為人的意志不肯折服。

         以利沙要乃縵到約但河去沐浴七次,他就氣忿忿轉身去了,幸好他的僕人對他說︰「我父阿,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豈不作麼?」難就難在這是一件小事。人的頭腦就是喜歡複雜,就是喜歡作大事,但神卻用一個最簡單的方法來拯救人。凡在小事上不能順服神的,都是不能為神作大事的。

         沐浴七次。七就是完全的數字。十字架的路是一生的道路,等到時候滿足了,新的生命就開始萌芽了。

         這時乃縵來到以利沙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十字架帶來對神新的認識。乃縵在以利沙面前,不再那麼威風了。這是十字架所帶來新生命的新態度。他現在乃是按著靈的新樣的新表現,清潔、溫柔、謙卑。乃縵並且要求帶迦南的土回自己的國;這是說到神賜聖靈在我們堶情A給我們作憑據。乃縵又說,從今以後我不再敬拜別的神,只敬拜耶和華;不給別的神獻祭,只獻給耶和華。他成了祭壇的子民,十字架的記號一直在他身上,現在十字架不僅是他的經歷,也成了他的生命。

         先知門徒基哈西的事,對於事奉主的是一個嚴肅的警告。他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為要得著人的榮耀、地位、好處和今生的享受,竟離開了十字架的窄路,走了主之外的道路。以利沙說︰「我的心豈沒有和你同去呢?」我們所有的行動都在我們主的眼中。當基哈西從以利沙面前出去的時候,他身上長滿了大痲瘋。── 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王下五3】「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

         「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這個被擄的以色列奴婢所說的話,雖然看來平凡,卻需要很大的信心和勇敢才能說出來。她不怕可能失敗所招致的痛苦後果。結果,不但使大元帥乃縵本人認識了神,整個亞蘭國也都知道了神的作為。今天的基督徒不能夠引人歸主,不是因學問、地位、財富、聲譽不及人的緣故,而是因為不敢為福音稍冒風險。─ 陳終道《十分鐘短講集》

 

王下五8以色列中有先知】「到我這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

  乃縵元帥患大痲瘋,是不能醫治的病,也是給他帶來羞辱的病。在求治無門之下,他接受了擄來的使女建議:“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王下五:1-7)。這不是一個完全正確的信息,乃縵所採取的外交管道,也不是正確當循的路線。

  我豈是神呢?

  乃縵帶著亞蘭王盛氣凌人的信,到了撒瑪利亞;他沒有給自己找到醫治,卻為撒瑪利亞帶來了焦慮恐慌。撒瑪利亞的王宮堙A不缺穿細軟衣服的人,卻沒有能治好大痲瘋的先知。這無法解決的難題,使以色列王以為是亞蘭王要尋端起釁,找了個無理的借口。他說:“我豈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
  先知以利沙知道了,立即表示:“可使那人到我這堥荂A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王下五:7-8)先知的話不是誇揚自己,不是靠自己,而是有信心,知道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豈不更好嗎?

  先知權威的語氣,使王送來了乃縵將軍。但先知特地沒有出來迎見他,卻經過使者傳話,要他到約但河沐浴七次,就必得潔淨。真先知沒有逢迎勢利的習慣,聽見了門口車馬喧騰,卻故意不出來恭迎。受人奉承慣了的大將軍,聽了大為氣憤:“我本國的河水,豈不比以色列一切的水更好嗎?”本土文化在他心中作祟,吃不下這口氣。(王下五:11-12

  你豈不作嗎?

  乃縵的僕人看出了問題的癥結:攔阻人不能得恩典的,是人的驕傲。約但河的水,並沒有治癒任何以色列患大痲瘋的病人,對亞蘭的大元帥,卻是對症下藥。乃縵思省之下,謙卑接受了治療:下約但河沐浴七次,“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王下五:14
  八百多年之後,拿撒勒人耶穌指出:在許多長大痲瘋的人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得恩典不在於種族,需要的是謙卑,信而接受。(路四:27
  今天仍然是如此。使人謙卑,是神僕人的責任。先知必須有風骨,不是見了權勢就低頭;對小民小心服事,對大官更顯偉大。你有滿車金銀,我有滿心自尊;特別是治好病之後,更持守廉潔,因為那是神的作為,人不能居功,免致失敗。── 于中旻《列王紀下箋記》

 

【王下五14「好像小孩子的肉。」】

有什麼比小孩子的肉更幼嫩,完美無瑕,純潔而可愛?這該是最好的結構,又有戰士強壯的肌肉,也有孩童健康的皮膚。當主耶穌的手在我們久患麻風的心靈上撫摸之後,我們也這樣更新而變化。在這時,當主觸摸我們,使我得以潔淨,麻風就離我而去,我就再返老還童,不僅得著赦免,也得著潔淨。我們就真正披戴主的容美。

其實小孩子並非不受罪的污穢。我們原是在罪孽中生的,繼承罪的本性,根本無聖潔可言,即使無知也無可寬恕的。但是主使我們得到潔淨,成為聖徒,主更使我們有小孩子的特性:謙卑,不會太注意自己,不會希異別人的羡慕。不自私,願于友伴分享。信賴:容易信託別人,也願依靠別人的愛心。仁愛:對歡笑與親熱的舉動積極回應。

純真(童稚的純潔與率真),與幼稚不同,幼稚必須除去,因為我們必須成長,滿有基督的身量,更加像主。最成熟的聖徒,該是最純正,好像小孩子一樣。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