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下十六10「亞哈斯王上大馬色……就照壇的規模樣式作法。」】

世界的樣式好似夢幻般飛逝而去,又像落日時多變的雲彩。在我們還凝視中,已經成為一團紅球,消失了。我們也會像亞哈斯那樣,到大馬色,去學最近的款式,甚至帶入聖所的事奉中。

人喜歡模仿,他在工作上得來的樣式是上面的還是下面的,出於神或出於魔鬼,是我們應注意的事。我們必須對照那山上指示的樣式,我們若願丟棄屬世的樣式,就效法屬天與屬神的事了。基督身體的樣式——個別聖徒在眾肢體之中,就是各人都要成就的,是神在創立世界以前已經定規的。世俗最好的治療不是非世俗,而是超世俗。要對付周圍的人們,最好先培養屬天的思想與言行,以致我們無論走在那裡,時刻都有聖潔的影響。

異教的樣式介紹入耶路撒冷聖殿,會使我們想到今日有許多教會的禮儀已經採用了異教的形態。我們教會不可向世界尋求方法與原則,世界可能也研究真理,但致力與吸引,也著重在組織方面。我們的道路十分清楚,決不學他們的樣式築壇,也不因此改變我們生活的方式。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下十六10到被擄之路】「在大馬色看見一座壇。」

  猶大王亞哈斯背離神,遭受亞蘭國和以色列國聯軍圍攻,可能是脅迫猶大加入反亞述聯盟。在軍事上受到威脅,他就轉而想到用外交手段,以保持安全,想要進貢作亞述的藩屬,換取強國的保護。在失去阿卡巴灣的港口以拉他之後,經濟受損失,更需要考慮到倚靠亞述。但先知以賽亞奉神的命告訴他:要倚靠神;亞蘭和以色列並不足懼,求援於亞述,無異於引狼入室,受其壓迫(賽七:1-17),必沒有好日子過。
  猶疑不定的亞哈斯,並不想倚靠神,他以為地上看得見的膀臂,更為有力。於是,他差遣使者,往亞述去求救;猶大王自稱:“我是你的僕人,你的兒子”,卑辭厚幣,把耶路撒冷的金銀搜刮一空,賄賂亞述出兵,消滅了他的敵人亞蘭。眼光短淺只看得三寸的人,還得意外交的勝利,不知脣亡齒寒。

亞哈斯王上大馬色去迎接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大馬色看見了一座壇,就照壇的規模樣式作法畫了圖樣,送到祭司烏利亞那堙K在亞哈斯王沒有從大馬色回來之先,建築一座壇。(王下一六:10-11

  猶大歸屬了亞述,亞哈斯就得儘量討好主子。他有義務上大馬色,恭謁亞述王,向他道賀慰勞。既然成了臣屬,在宗教上也必須接受宗主國的宗教,把亞述的神作了主神;亞述並不禁止屬國有地方性的神,但必須置耶和華於次等地位。所以亞哈斯在耶路撒冷仿樣築製了亞述的壇,不是為了藝術或文化的價值,而是必要的表現臣服。然後,把耶和華殿的銅壇,移去北邊,是左方不重要的位置,不是為了獻祭,而移作照異教風俗求問吉凶之用(15節“我要用以求問”後〔耶和華〕是加上的),那是律法所禁止的(利一九:26;申一八:10),並且為了尊亞述王為“大王”的緣故,亞哈斯必須降低神和自己王者的體制,“將耶和華殿為安息日所蓋的廊子,和王從外入殿的廊子,挪移圍繞耶和華的殿。”(王下一六:12-18
  投靠異邦的結果,是失去了尊貴,更羞辱神的名,到最後要吃自己所種下的苦果。
  神的兒女要專仰望神,不可看環境,為了一時的安全,犧牲信仰的原則;接受人的幫助,而貶抑神的尊榮,是絕不能作的事。藐視神的,必然被藐視。── 于中旻《列王紀下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