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十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下十七3141同樣的一群人】

有人說列王記下十七章提到的這一群人是「半個聖徒」,他們拿不定主意,既不是魚也不是鳥,他們既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他們仍照先前的風俗去行,不專心敬畏耶和華。今天許多基督徒,情況正亦如此一般——禮拜天虔敬,其餘六天作外邦人。

甚至有許多教會,也徒然打著宗教的牌子,新聞不是報導說,有的教會用熱門的爵士樂代替聖詩;以舞蹈代替祈禱;以雜耍表演代替主日晚間的禮拜,會後的雞尾酒助興更是荒唐。

這些人既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他們想討好上帝,又想討好世界,結果兩面都要落空。我們的腳如果踏進世界一步,就是踏出基督一步。

你想兼得基督和世界是徒然的,因為世界不能和上帝妥協,它永遠和上帝為敵。上帝愛罪人,卻不愛世上的罪。我們進入了教會,如果和以前沒有兩樣,這樣的信仰是無效的。——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王下十七33混合宗教】「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

  以色列人不以神的話為滿足,去追求另外的宗教經驗。聖經說:“人當以訓誨法度為標準”(賽八:20),但他們卻走向偏邪,事奉各式各樣的外邦偶像。神就以公義的天平待他們:“你們怎樣離棄耶和華,在你們的地上事奉外邦神,也必照樣在不屬你們的地上事奉外邦人。”(耶五:19)結果,在神忍耐的盡頭,藉著亞述王,把他們被擄到外邦;在那堙A他們可以任意盡量事奉外邦的偶像,還加上事奉外邦人。
  北國以色列最後的王何細亞,在弱不能自保的情況中,反覆無常;本來靠亞述的保護而得苟存,服事亞述王。他竟然自找麻煩,背叛亞述,“差人去見埃及王梭,不照往年所行的與亞述王進貢。”這是自速其亡:招致亞述王的圍攻,終於在主前722年城破國亡,人民被擄到亞述(王下一七:1-4)。
  亞述王撒珥根二世,推行徙民的政策:為了防止亡國的人民進行復國,把他們移往外地,把佔領地區忠於亞述的民族,移來填充。這樣,分化了他們的國家觀念,減弱了造反的可能性,也造成了文化和宗教的混雜。
  亡國後的撒瑪利亞城邑,漸漸修復了,景物依舊。只是其中的住民改變了。從巴比倫,古他,亞瓦,哈馬,和西法瓦音遷移來的人,代替了原來的以色列人。他們與當地剩下的人民通婚,產生了混合的兒女,成了後來的“撒瑪利亞人”;也帶來了他們自己的宗教,造成了雜亂的信仰。

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從何邦遷移,就隨何邦的風俗。他們直到如今仍照先前的風俗去行,不專心敬畏耶和華,不全守自己的規矩,典章,也不遵守耶和華吩咐雅各後裔的律法,誡命。(王下一七:33-34

  這就是混合宗教的寫照。神吩咐以色列人,作聖潔祭司的國度,與地上萬民有分別,才可教導外邦認識真神。但他們一直不肯分別,效法外邦的惡行,聖經說他們是“賣了自己”,失了自己的身分和異象(王下一七:13-17),被神趕出去。
  “本土神學”並不是甚麼了不起的新發明,原來在許多年前就有,不過那是受咒詛的產品,絕沒有甚麼可羨慕的。聖徒應當遵照神的旨意,拒絕混合宗教;要明白上面來的啟示,用神全備的真理,改變人心,潔淨文化,道化世界。── 于中旻《列王紀下箋記》

 

【王下十七41「這些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他們的偶像。」】

這是很奇怪的矛盾,這些民來自巴比倫、哈馬、西法瓦音,定居在以色列人被逐的地區。他們想認識該地的神,加上他們原先敬拜的諸神(三十二節),其實他們沒有真正敬畏真神,這種外表承認以色列的神,其後果更糟,這會否是你的情況呢?你到教會去聚會,在外表上敬拜神,守主日但有同時在別的神面前叩拜。敬畏神,實際只是一種迷信的懼怕而已,為求太平,與人相處平安無事,所以人云亦云,隨從別人的宗教生活,實際上你的心遠離,你只是在外表敷衍,照行惡道。

對我們而論,那種雙重的敬拜未免太多,我們自己好似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外表的,還是實際的。沒有人能夠事奉兩個主,或敬拜兩個神,那只有帶來矛盾與衝突,神不會與任何假神衝突的,祂若不能統制萬有,祂就放棄治權。這在乎我們內心的狀態。

有人在七日的第一天服事耶和華,一周內其他的日子就去敬奉偶像,這樣情形不如停止宗教生活,因為這樣作實在毫無意義可言,完全不明白真相。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