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下第二十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王下二十三8~9廢棄邱壇,築祭壇】「……污穢祭司燒香的邱壇,從迦巴直到別是巴,又折毀城門旁的邱壇……。」

 製造帳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樣式。(出二五9

祭壇──神所指示的事奉樣式,照神所引導並安排的,隨著靈的新樣,這是徹底的沒有自己、破碎自己、焚燒自己,完全的降服、奉獻,一點也不照人的樣式行。

邱壇──不是活在聖靈的啟示帶領之中,用非神所揀選的人來作祭司事奉神,在肉體中事奉,是人隨自己的意思,所設立的敬拜神、事奉神的方法。

邱壇是從耶羅波安開始的,他想保持自己的宗教(屬靈)統治權。叫人都歸服他,就另立邱壇,不肯到耶路撒冷(神所啟示的地方──指聖靈裡),而私意建造、私意設立,結果陷百姓于罪中。

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地建築示劍,就住在其中,又從示劍出去建築毗努伊勒。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耶羅波安王就籌畫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的神。”他就把牛犢一隻放在伯特利,一隻放在但,這事叫百姓陷在罪裡;因為他往但去拜那牛犢。耶羅波安在邱壇那裡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耶羅波安就在邱壇那裡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太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做節期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王上十二2533

歷代以來,建邱壇的人太多,建祭壇的卻很少,人有一點成績時,就想建邱壇,總想為自己保守一部分,像亞拿尼亞、撒非拉一樣,這確實是大罪。 

參看:出二五4;代上二八1120;十三110;申十六26十二45;何八17,四1115,十58;摩四413,五46。—— 李慕聖《晨光》

 

王下二十三17復興沒有邊界】「先前有神人從猶大來預先說王…行的事。」

  約西亞作猶大王的時候,北方的以色列已經亡國將近八十年,夾於埃及和亞述二強之間,猶大國勢岌岌可危。青年的約西亞能作甚呢?
  神律法書上的話,震盪了約西亞的心。他知道,違背神的律法,崇拜偶像,是歷代列王的毛病,而且墮落甚深,神的忿怒必然臨到。他不能把改革限於聖殿的禮儀體制,點綴昇平,也不能只改革耶路撒冷,不是限於少數人,必須普及於全民。

王和猶大眾人…都一同上到耶和華的殿;王就把耶和華殿堜珣o的約書念給他們聽。王站在柱旁,在耶和華面前立約,要盡心盡性的順從耶和華,遵守祂的誡命法度律例,成就這書上所記的約言。眾民都服從這約。

  復興必須有神的話,領袖以身作則。(王下二三:1-3)從自己開始,推及耶路撒冷,而後及於全國。王又潔淨敬拜體制,廢除丘壇;有些利未支派的人,為了迎合百姓的喜好,不願在耶路撒冷神立名的居所事奉,卻去作了丘壇自由的祭司,現在自然失業了,如何討生活?成了實際的問題。王規定:“丘壇的祭司,不登耶路撒冷耶和華的壇,只在他們弟兄中間吃無酵餅”,作次要的工作(王下二三:9;撒上二:36)。
  復興也不止於權威和傳統。所羅門是以色列全盛時代偉大的王,最有智慧的人;但他晚年違背神,在城外對面的橄欖山上,建造了異教邪神的祭壇(王上一一:1-8)。那成為古蹟,歷代列王沒有誰去拆除;但那明顯是違背神的話。約西亞把它都毀壞污穢。(王下二三:13)不能讓傳統阻擋復興。
  復興也不限於國界。北國以色列滅亡了,疆土歸於亞述;但約西亞的勢力,至少達到了米吉多平原,受到敬畏神的人歡迎。他進抵伯特利,耶羅波安創建金牛犢宗教的大本營,污穢了那堛瑣癒A正如猶大的先知在那地方奉耶和華的名所曾宣告的(王上一三:2)。已經過了三百多年,早已從人的記憶中消失了,但神總不忘記,出於神的話,必然成就。
  復興是沒有限止的。復興是由於神的話。只有人的信心缺乏,會限制神的工作。願我們持定神的話,在施恩座前祈求:求神興起約西亞王一樣的人來,謙卑尋求神的真理,靠聖靈把復興的火燃遍全地。── 于中旻《列王紀下箋記》

 

【王下二十三25「在約西亞以前沒有王像他盡心盡性盡力的歸向耶和華。」】

本章記述潔淨清除宗教的污染,凡有關偶像的東西一概掃除。祭司、祭壇、房屋及葉林,均經這存心改革的君王嚴加究察,結果久未遵守的逾越節,自從士師時代直到列王的時期一直忽略的,現在重新強調與恪守。

我們是否能享受節期,在於我們有否認真除去不合神心意的東西,有時我們不大注意罪惡會潛入我們生命之中。我們甚至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採納世人的習俗,以及在日常接觸的人中間受了影響,達不到神的理想。這一切都會阻止我們,使我們不能充分享受逾越節的快樂。所以我們實在需要及時轉向神,重新追求,在祂真理的光照下好好檢討我們生活的細節,以律法書來衡量。約西亞發現律法書之後,將久已忽略的真理重新研讀,且有更高的動機一心向善。這好似一項新的發現,我們總要以神的旨意為準則,有更明亮的眼光細察,再量度我們生活習慣及志趣,我們讀經該對神與祂的道有更真切的認識,而且有屬靈的覺醒,在心靈裡得以溶化祂的道,仁厚好似孩童一般跳入河水或海洋中,在歡笑的浪濤中嬉戲。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