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十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代上十三1「大衛與千夫長、百夫長,就是一切首領商議。」

  〔呂振中譯〕大衛同千夫長百夫長、所有的首領、商議。

  〔暫編註解〕商議。第十三章講述把約櫃從基列耶琳運到俄別以東的家,與撒下6:1-11相對應。《歷代志》中事件的順序,不一定與《撒母耳記》一致。《撒母耳記》先敘述大衛在利乏音穀與非利士人交戰(撒下5:22-25),再講運送約櫃(撒下6:1-11),而《歷代志》則相反(代上14:13-16)。

         與千夫長,百夫長。在召集群眾大會以前(第5節),大衛先與國家的領袖們商量。他這樣的安排表現了他的的領導才幹。《撒母耳記》沒有這麼詳細。只記敘大會,而沒有提預備會議(撒下6:1)。

         13:1  我嘗試聽取別人意見,只是……大衛花時間和他的文武官員商討運約櫃的事。他身為君王有權定奪,可以下令行事,但是他願意下屬參與決策。這也許是大家眾口同聲贊同他決策的原因(13:1-5)。我們作主管的時候,很容易獨斷獨行,迫使別人聽從。但精明的領導人留心聽別人的主張,也鼓勵別人參與決策。不過我們應當凡事先求問神,否則,就可能困難重重(參13:10的註釋)。

       1~4本章至16章詳細說明大衛作了以色列王以後,第一件事便是照顧耶和華的約櫃,預備為神建殿。14節的事不見《撒母耳記》,作者記錄此事也在說明迎約櫃來耶城,建耶城為宗教中心等事,有全民一致的支持。

     1-8  奉迎的安排:大衛迎接約櫃回京,一方面是要糾正掃羅對宗教冷淡的錯誤領導,盼望重獲神的歡心(這在本書作者看來就是大衛所向無敵的原因)。其次,奉迎約櫃是蓋建聖殿的前奏,大衛明顯地是要把政治和宗教的中心結連起來,從此進攻耶路撒冷就必破壞聖殿,反對大衛王朝即是抗拒耶和華。當然,大衛希望能常常親近求問神也是這次奉迎的主要原因。

         13  怎樣才算有屬靈成就?在撒下6章中也記載了這件事,那裡說大衛的建造計劃已經完成,才把約櫃運到耶路撒冷。歷代志作者先寫大衛搬運約櫃的事,好突顯他的屬靈成就,說明他與神的親密關係。

         13:1-16:43  迎接約櫃:大衛在宗教上的貢獻,首推迎接約櫃回京。本書中此事的次序與撒母耳記的不盡相同:後者把這段歷史編排在大衛戰勝列國之後,奉迎約櫃好像是凱旋盛會的宗教儀式;在本書內,這事是列在大衛出征之前,純粹是宗教的事務。

         13:1-29:30  大衛在宗教上的貢獻:本書作者筆下的大衛,除了是萬眾歸心的君王之外,行事為人都得神和得人的喜愛,亦因此鞏固了自己的萬世基業。本章之前,作者多提到大衛在政治上的成就,由此處開始,重點移向宗教方面。

 

【代上十三2「大衛對以色列全會眾說:“你們若以為美,見這事是出於耶和華我們的 神,我們就差遣人走遍以色列地,見我們未來的弟兄,又見住在有郊野之城的祭司利未人,使他們都到這裡來聚集。」

  〔呂振中譯〕大衛對以色列全體大眾說:『你們若以為好,若以為是出於永恆主我們的神,那麼我們就發急令,差遣人去見我們的族弟兄、那些在以色列各地其餘之民、連同祭司和利未人、那些在有牧場之城的,叫他們集合到我們這堥荂C

  〔暫編註解〕「以色列地」:應作「以色列地的各區域」。

       「未來的弟兄」:原文作「留下(在以色列地)的弟兄」。

     全會眾。這裡指會眾的主要代表。大衛認為“千夫長和百夫長”和“一切首領”是百姓的代表,在公共事務中與他們商議,在國家大事上聽他們的聲音。

         未來的弟兄。即留在家沒有參加會議的人。

 

【代上十三3「我們要把 神的約櫃運到我們這裡來,因為在掃羅年間,我們沒有在約櫃前求問 神。”」

  〔呂振中譯〕我們就可以將我們的神的櫃轉運到我們這堥荂F因為當掃羅在位的日子、我們都沒有在櫃前尋問過。

  〔暫編註解〕本節暗示掃羅敗于非利士人的原因:他沒有向神求問。

       “運到……這堥荂芋C非利士人曾在示羅把約櫃擄去(撒上四4,11),拘留了好幾個月,然後送回以色列去(撒上六112),而約櫃則留在伯示麥和基列耶琳一百年之久。現在大衛計劃把約櫃運回首都耶路撒冷。

     13:3  約櫃的重要在於神與其子民定約,我有否時刻記起神與我立的約?約櫃,也稱為神立約的櫃,是希伯來人信仰中最神聖的寶物,它是一個大箱子(包金的木箱),內有兩塊石版,也稱為法版,上面有神親手寫下的十條誡命(參出25:10-22)。大衛已經設立耶路撒冷為全國的政治中心(11:4-9),這時,他把約櫃運到那裡,更使首府成為全國的宗教中心。

     13:3  大衛運約櫃的目的是讓百姓重視神;今天,我當怎樣重視神?神的約櫃在基列耶琳已經放置了多年;以色列人忽略約櫃,就表示他們忽略了神。大衛想把約櫃運回來,帶到以色列人的生活中心,顯明他要全國人民切記神才是國家的基礎。如果我們忽略了聖經、教會和與聖徒的交往,我們就會忽略神,因為這些都能提醒我們想到神。我們的生活必須以神為中心。

 

【代上十三4「全會眾都說:“可以如此行,這事在眾民眼中都看為好。”」

  〔呂振中譯〕全體大眾都說可以這樣行;這事眾民都看為對。

 

【代上十三5「於是,大衛將以色列人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都招聚了來,要從基列耶琳將 神的約櫃運來。」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將以色列人眾人、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都招集了來,要將神的櫃從基列耶琳運來。

  〔暫編註解〕這是比“從別是巴直到但”(二十一2)更大範圍的以色列王國的疆界。基列耶琳是當時停放約櫃的地方(撒上七1),巴拉是迦南人的稱呼,因此也叫基列巴力(書十八14)。西曷河似為尼羅河的一段,或與之相連的一道運河(書十三3)。哈馬口在以色列北疆的邊陲(看民三十四8注及士三34)。“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是作者認為大衛王朝應有的疆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全都招聚來共襄盛舉。

       “埃及的西曷河”。以色列南面的邊界。“哈馬”。北面的邊界。參看列王紀上八章65節。

     「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作者通常形容以色列地的範圍為「由但到別是巴」,這裡的名稱指的是更廣大的以色列地。

         「基列耶琳」:參串。

         以色列人。大衛集中了三萬名來自以色列各支派的人(撒下6:1)。

         埃及的西曷河。西曷河有時指尼羅河(如耶2:18英文RSV版),但這裡不是。在另一方面,shi-hōr(“何露斯[古埃及太陽神]之池”)在埃及文獻中指尼羅河三角洲東部的一段河,準確位置不詳。

         哈馬口。見民34:8;書13:5;王上8:65注釋。

 

【代上十三6「大衛率領以色列眾人上到巴拉,就是屬猶大的基列耶琳,要從那裡將約櫃運來。這約櫃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華 神留名的約櫃。」

  〔呂振中譯〕大衛和以色列眾人上到巴拉、就是屬猶大的基列耶琳,要從那堭N永恆主神的櫃運上來;這櫃是以乘坐在兩個基路伯的永恆主耶和華之名而起的。

  〔暫編註解〕大衛率領。關於6-14節的記敘,見撒下6:2-11注釋。

       以色列人。即“他的眾人”(撒下6:2)。

     巴拉。是基列耶琳的另一個名稱(書15:9-11,6018:14)。約櫃從非利士送回以後,運到基列耶琳的亞比拿達家(撒上6:217:1,2)。

         在二基路伯上。參撒上4:4;撒下6:2;詩80:1;賽37:16

         13:6  基路伯是大能的天使。

 

【代上十三7「他們將 神的約櫃從亞比拿達的家裡抬出來,放在新車上,烏撒和亞希約趕車。」

  〔呂振中譯〕他們將神的櫃套在一輛新車上,從亞比拿答家堜鴷X來;烏撒和亞希約〔或譯:和他兄弟〕趕着車。

  〔暫編註解〕約櫃必須用人手扛,不能用車輛運送,而且扛的人不能摸它(民四15)。神曾一度容許非利士人用牛車運送約櫃(撒上六7),但一次例外並不代表祂要撤銷已彰顯的旨意。一三13 “俄別以東”,一個利未人(二六14),懂得適當地安放約櫃。

 

【代上十三8「大衛和以色列眾人在 神前用琴、瑟、鑼、鼓、號作樂,極力跳舞歌唱。」

  〔呂振中譯〕大衛和以色列眾人用詩歌、拿琴瑟、手鼓、響鈸及號筒在永恆主面前極力嬉戲作樂。

  〔暫編註解〕13:8  大衛的表達方式是否太激烈呢?又或是我太保守?在舊約時代,敬拜神不僅是嚴肅的宗教禮儀,大衛敬拜神,以音樂、舞蹈流露歡欣和雀躍的情感,也為聖經所稱許。我們的敬拜應當適中,不要偏重於某一類形式,有時要審慎莊嚴(參出19:14等),有時要熱切歡呼。兩者之中你需要哪一種?不必限制自己,隨聖靈感動去行吧。

 

【代上十三9「到了基頓的禾場(“基頓”撒母耳記下66節作“拿艮”),因為牛失前蹄(或作“驚跳”),烏撒就伸手扶住約櫃。」

  〔呂振中譯〕他們到了基頓的禾場,因牛有放下之勢,烏撒就伸手把神的櫃扶住。

  〔暫編註解〕約櫃是神聖的,象徵著神在場。關於約櫃已有詳細指令,以便相關人士“活著,不致死亡”(民4:19,20;參民1:514:157:9)。

       9-14  奉迎的中止:搬運途中的意外,參撒下6:2-11注。

 

【代上十三10「耶和華向他發怒,因他伸手扶住約櫃擊殺他,他就死在 神面前。」

  〔呂振中譯〕永恆主向烏撒發怒;神因他伸手將櫃扶住,就擊打他,他就在那埵漲b神面前。

  〔暫編註解〕烏撒伸手扶約櫃被擊殺的事,看《撒喜愛》六6注。

       神考慮了所有的因素。祂知道烏撒是一個不聖潔的罪人,身上還有未認的罪,一點兒也沒有認識到神的神聖和和自己罪的嚴重性。這個人的死,是對許多人的嚴肅警告,避免千萬人遭受神的懲罰(見撒下6:6注釋)。

     13:10  順從神的律法遠勝於自己的熱心?順從和熱心,哪一樣重要?烏撒為甚麼被神擊殺?因為他用手觸摸約櫃,那是該被處死的罪。神在摩西五經之中對於搬運約櫃有明確的規定(參民4:5-15),而以色列人竟然忽略了。神吩咐由利未人搬運約櫃(聖經沒有記載烏撒是利未人),用兩根槓子穿過它的金環,用肩扛抬(參民7:9),人絕不可用手去摸約櫃。大衛用牛車把約櫃運回,是仿效非利士人的方式(參撒上6章)。烏撒事前沒有自潔,雖熱心事奉神,卻招致神怒(15:12-13)。這件事也使大衛想起,順從神的律法遠勝於自己的熱心。他雖然事先與民間的首領商議過(13:1),卻忽略了求問神怎樣運約櫃。可見親友的建議絕不能代替神的指示。

     13:10-14  我是否也意識到神不同的屬性?烏撒因為伸手觸摸約櫃立即被擊殺,但約櫃放在俄別以東的家中時,神則賜福給他全家。這件事顯示神大能的兩面:祂既有完全的慈愛,又有完全的公義。祂賜大福給順服祂命令之人,也嚴厲地處罰違命的人。神的處罰可能來得很快,也可能來得遲延;無論如何,它總是要臨到的。我們有時會單單注目於神的賜福,忘記了聖經所說,犯罪時“落在永生的神手裡,真是可怕的”(來10:31)。不過,我們也有時又太過專注於神的審判,而忘記了祂的賜福。不要片面地來看神做事,我們要想蒙神賜福,就要負起責任,照祂所規定的,過聖潔、誠實而公義的生活。

 

【代上十三11「大衛因耶和華擊殺(原文作“闖殺”)烏撒,心裡愁煩,就稱那地方為毗列斯烏撒,直到今日。」

  〔呂振中譯〕因永恆主突然殺死〔同詞:「沖破」或「發急令」〕烏撒的緣故,大衛就不高興,因此那地方到今日還叫做毘列斯烏撒。

  〔暫編註解〕大衛不理解神這樣做的動機,因神的措施而愁煩。他對神的公義產生疑問(見撒下6:8注釋)。

       13:11  大衛愁煩有原因,這卻提示我要……大衛心裡愁煩,他對神對自己皆不滿,他為自己在搬運約櫃的事上做錯了而心裡難過──歡天喜地的搬運約櫃,卻令一個人死亡。幸而他的愁煩不久便平靜下來,他將約櫃暫時放在俄別以東的家裡,使他可以周到地去考慮,怎樣將它運回耶路撒冷才算正確。一旦他清楚神的吩咐,下一次就可以謹慎地遵神之命而行。

 

【代上十三12「那日大衛懼怕 神,說:“ 神的約櫃怎可運到我這裡來?”」

  〔呂振中譯〕那一天大衛大大敬畏神,說:『我怎能將神的櫃扛到我這堥茤O?』

  〔暫編註解〕大衛懼怕是因他自己的罪。他目睹了神對烏撒的懲罰,擔心自己有什麼罪錯招惹神的懲罰。

 

【代上十三13「於是大衛不將約櫃運進大衛的城,卻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中。」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沒有將櫃運進大衛城到他那堙A卻轉而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住宅。

  〔暫編註解〕俄別以東很可能與十五18所提到的為同一人。此人蒙神賜福,兒孫繞膝(二十六48)。他當為利未人,故可給予保管約櫃之責。“迦特人”可指他出生在非利士地的迦特城,或但及瑪拿西地的迦特臨門(書二十一2425)。

       「迦特人俄別以東」:是一位從迦特來的利未人。

     俄別以東。代上26:1-4的俄別以東是可拉族利未人。但這不定是本節的俄別以東。“迦特人”可能指他是迦特臨門的人。這是分給哥轄後裔的利未人城市(書21:20,24)。哥轄族負責搬運約櫃(民4:15)。詳見對撒下6:10注釋。

 

【代上十三14「 神的約櫃在俄別以東家中三個月,耶和華賜福給俄別以東的家和他一切所有的。」

  〔呂振中譯〕神的櫃在它自己的安置所、停在俄別以東住宅那堣T個月;永恆主賜福與俄別以東的家、和一切屬他的。

  〔暫編註解〕約櫃留在俄別以東的家中,也帶來了福氣(見撒下6:11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