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十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代上十七1「大衛住在自己宮中,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耶和華的約櫃反在幔子裡。”」

   〔呂振中譯〕大衛住在宮中;大衛對神言人拿單說:『你看我,我住在香柏木的宮殿,而永恆主的約櫃、反而在幔子之下呢。』

  〔暫編註解〕大衛與先知拿單的關係密切,隨時向他尋求神的旨意。在《撒下》七13記同一件事時,有“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的話。但作者未在此提這件事,或因在敘述的次序上與《撒下》有別,他就要記述大衛的征戰生涯,怎能說他“安靖”?

       拿單雖為先知,若只自人的角度和熱心來看事物,一樣會犯錯誤(2節)。要決定正確,必須從神的立場出發(46節)。

     “幔子”指大衛所建的會幕。

         “在幔子 ”。即在帳幕。

         這裡作者刪去了「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撒下7:1),因為在本書中大衛對外的戰爭還沒有結束。(參18-20章)這也是神沒有讓他建造聖殿的原因(22:7)。

         對先知拿單說。本章與《撒母耳記下》第七章幾乎完全一樣。見那一章的注釋。

         大衛坐在為自己建造的宮殿裡,開始意識到在帳幕裡舉行侍奉神的禮節是多麼不合適。他計畫讓耶路撒冷成為整個國家敬拜的中心。摩西曾指示應該有一個敬拜的中心場所(申12:13,14)。大衛現在打算實行這個指示,建一座美麗的殿宇,給天上的大君以應有的尊榮。

         幔子裡。即在帳幕裡。

         17:1  我住在舒適的地方,享用豐富的食物,但在遠方某處有人卻……大衛覺得自己住在華美的香柏木宮殿裡,但作為神同在標記的約櫃反而留在帳幕裡,所以感到內心不安,想為神建造聖殿。他的心意是好的,卻不合乎神所定的時間表。神吩咐大衛不要給祂建造聖殿(17:3-4),大衛就樂意地順服神所定的時候。如若你過著相當豪華的生活,而神的工作,祂的教堂,或是教牧人員都有欠缺,神也許要你起來,扭轉這種局面。你應當像大衛一樣採取行動,去改善這種情勢,不過你也要甘願按照神所安排的時間進行。

         1-6  動議:修殿蓋廟本是古代近東帝王的責任,但聖經強調大衛這樣做並非只是奉行風俗,而是出於他知恩報德的美德;他想到自己住在香柏木的王宮中,而約櫃只安放在帳幕內,於是有意為神建造一聖殿,可惜他的好意為神所拒絕了。

         1-27  大衛有意建殿:參撒上7章注。

 

【代上十七2「拿單對大衛說:“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為 神與你同在。”」

  〔呂振中譯〕拿單對大衛說:『你心堶n作甚麼,你只管作甚麼好啦;因為神與你同在。』

  〔暫編註解〕拿單是一名先知,但他在這裡顯然表達了個人的觀點。他給大衛的意見是基於他個人的判斷,不是根據神的啟示。詳見撒下7:3注釋。

 

【代上十七3「當夜, 神的話臨到拿單,說:」

  〔呂振中譯〕但是那一天夜堙B神的話傳與拿單、說:

  〔暫編註解〕17:3-14  神既是豐盛的,我還有甚麼需要為祂做呢?除了獻上我自己……神不願要戰士為祂建殿(28:3;王上5:3)。大衛為使全國統一,流了許多人的血。所以建造聖殿的榮耀留給他的兒子所羅門。他要將一個國泰民安、統一的國度傳給他的兒子,讓後人可立刻建造華美的聖殿。

 

【代上十七4「“你去告訴我僕人大衛說,耶和華如此說:‘你不可建造殿宇給我居住。」

  〔呂振中譯〕『你去對我僕人大衛說:永恆主這麼說:不是你可以建殿給我居住的。

  〔暫編註解〕「你不可」:神並沒有拒絕建殿的提議,只是說「你──大衛」不適宜建造。

       這個指示與拿單原來的意見不同。他原來的說法不是上天的意圖。《撒母耳記》裡用的是問句:“你豈可建造殿宇給我居住呢?”(撒下7:5)含有否定意義。

 

【代上十七5「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過殿宇,乃從這會幕到那會幕,從這帳幕到那帳幕。」

  〔呂振中譯〕自為自從我領以色列人上來那一天、到今日,我都未曾住過殿;我乃是從帳棚到帳棚、從帳幕到帳幕往來的。

  〔暫編註解〕自從。依據所羅門第四年是出埃及480年(見王上6:1注釋),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已差不多450年了。這句話的意思是,雖然在這段時間裡聖所搬來搬去,但它可能要長期作為敬拜的中心,直到按神的旨意做出更好的安排。

         從這會幕到那會幕。參撒下7:6。不要理解為約櫃放在不同的會幕裡,而是指安放約櫃的會幕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

       5-6  暗示神選召大衛作百姓的牧者,好像以前任命士師一樣。既然神沒有要求以前任何一位士師建造聖殿,現在也不對大衛作這樣的要求。

 

【代上十七6「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的一個士師,就是我吩咐牧養我民的說:你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呂振中譯〕我在以色列眾人中間往來、無論甚麼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士師中哪一位、我所委任來牧養我人民的、說:『你們為甚麼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呢?』”」

  〔暫編註解〕士師。在《撒母耳記》裡為“支派”(見撒下7:7注釋)。實質上並沒有區別,因為命令是通過士師傳達給各支派的。本句的意思是,神在這件事上,從來沒有任何地方,向任何以色列人顯示祂的旨意。

 

【代上十七7「現在你要告訴我僕人大衛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從羊圈中將你召來,叫你不再跟從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呂振中譯〕現在你要對我僕人大衛這樣說: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我將你從羊圈中、從趕羊群的事上選取了來,讓你做人君來管理我人民以色列。

  〔暫編註解〕“羊圈”。放羊的牧場。

         羊圈。希伯來語是naweh(“住所”)。可能指牧羊人或羊群的住所,也可能寓指任何住處。這裡指大衛或大衛羊群的卑微住所。

       7-10  立約:約分三重:1 神堅立大衛作以色列的王,並且應許他得大名(比較創12:2);2 以色列人要在應許地立國;3 神為大衛建立王朝。

 

【代上十七8「你無論往哪裡去,我常與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敵。我必使你得大名,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

  〔呂振中譯〕你無論往哪堨h,我總和你同在;我總從你面前剪滅你一切仇敵;我必使你得亨名聲,像地上大人物的名聲一樣。

  〔暫編註解〕我必使你得大名。見撒下7:9注釋。

 

【代上十七9「我必為我民以色列選定一個地方,栽培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遷移。兇惡之子也不像從前擾害他們,」

  〔呂振中譯〕我必為我人民以色列擇定一個地方、以栽培他們,使他們住自己的地方,不再受擾動;橫暴之輩也不再像先前那樣糟塌他們,

  〔暫編註解〕選定一個地方。迄今為止,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定居遭遇了許多困難。他們還沒有全部安頓在固定的住所裡。支派的疆界不斷變動。仇敵的襲擊使他們的領土極不穩定。有些原來分以色列的城市,在所羅門時代被迦南人佔領了(見王上9:16注釋)。

       不再遷移。這個應許是有條件的(見12節注釋)。

 

【代上十七10「並不像我命士師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時候一樣。我必治服你的一切仇敵,並且我耶和華應許你,必為你建立家室。」

  〔呂振中譯〕像從我委任士師管理我人民以色列的日子以來一樣。我必制伏你一切仇敵,我必使你偉大〔傳統:我告訴你〕;我必為你建立王室〔同字:殿〕。

  〔暫編註解〕我必治服。這個給大衛個人的應許也包括他的家室和一切站在神一邊的人。它暗示公義的仇敵最後一定失敗。這個應許和第9節的應許一樣,是以繼續配合神的計畫為條件的。

       家室。雖然北方的以色列王國有過許多不同的朝代,但是南方的猶大王國一直屬於大衛的家系。

     17:10  神的應許在何處成全?神應許要征服大衛的所有仇敵。1820章就講到神如何成全祂的應許。

 

【代上十七11「你壽數滿足歸你列祖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後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

  〔呂振中譯〕你在世的年日滿足、歸你列祖那堛漁伬唌A我必立起你以後的苖裔,你子孫中的一位;我必堅立他的國。

  〔暫編註解〕在大衛之約中可以看見以色列國神權政體的特色:國家屬神,祂是真正的君王。神所揀選設立的王時祂的僕人,所行所為必須遵行神旨。

         1114 關於這偉大的大衛之約的含意,參看撒母耳記下七章1216節的腳註。

       11~15本節至15節是神和大衛家立約的記述,事見《撒下》七1217,;接上為大衛感恩的詩(1627節;參撒下七1829)。掃羅王朝雖終結,大衛的國度卻將永遠堅立。他的兒子所羅門即將建造聖殿(1112節);在未來的歲月中,大衛的後裔,也就是耶穌基督,將要建立一個永遠的屬神的國度(14節)。耶穌基督兼具神和人的本性(13節),祂的國是永遠的。

     11-15  應許:神拒絕讓大衛建造聖殿,但卻應許他的一位「後裔」要完成他的心願。解釋這段時要注意下面四點:1 從字面解釋,大衛的「後裔」就是歷史上的所羅門王(參22:8);2 所羅門除了是大衛的兒子外,又按照古時君王被視為神養子的風俗,得稱為神的兒子(13),是被堅立在神家和神國之內(14);耶和華才是以色列真正的統治者,人間合法的君王皆由揀選(28:5);3 這裡所指大衛的「後裔」,不是所羅門本人能夠完全實現的,因為預言中「他」的國位是永遠的(12),這應許最終只能實現在彌賽亞身上(參賽9:6-7)。大衛王朝雖由大衛創立,卻在所羅門時才確定(14;比較撒下7:16)。

 

【代上十七12「他必為我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

  〔呂振中譯〕是他要為我建殿,我必堅立他的王位到永遠。

  〔暫編註解〕他必為我建造。所羅門實現了這個預言。他建造了聖殿,作為神在地上的象徵性居所(見王上8:20,449:1,3)。

       永遠。這個應許是以順從為條件的(代上28:6,7)。由於人類的失敗,這個應許將最終將通過基督和教會得以實現(見路1:32,33;見撒下7:13注釋)。

     17:12-14  神的應許有否實現?既然神賜下應許,要堅立大衛後裔的國位直到永遠,後來以色列人為甚麼還從應許之地被擄呢?神對大衛的應許有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有條件的:只要大衛的後裔能順從神的律法並且尊崇祂,就會不斷地有人坐以色列的王位。第二部分則是無條件的:他將來有一位後裔要永遠作王,這一位就是耶穌基督(彌賽亞)。這應許的第一部分,建基於大衛子孫對神的忠心順服上;第二部分則不管他的後裔行為如何都必應驗。

 

【代上十七13「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並不使我的慈愛離開他,像離開在你以前的掃羅一樣。」

  〔呂振中譯〕是我要做他的父,他要做我的兒子;我必不使我堅固的愛離開他,像我使我堅固的愛離開你以前那一位一樣;

  〔暫編註解〕他的父。見撒下7:14注釋。

 

【代上十七14「我卻要將他永遠堅立在我家裡和我國裡;他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

  〔呂振中譯〕我卻要立定他在我家堙B在我國堥鴠羶楚F他的王位必堅立到永遠。

 

【代上十七15「拿單就按這一切話,照這默示,告訴大衛。」

  〔呂振中譯〕拿單按這一切話、照這全部異象、就這樣告訴了大衛。

  〔暫編註解〕默示。拿單這次的信息顯然是神在異象中向他啟示的(見第3節)。

 

【代上十七16「於是大衛王進去,坐在耶和華面前,說:“耶和華 神啊,我是誰,我的家算什麼,你竟使我到這地步呢?」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王進去,恭坐在永恆主面前,說:『永恆主神阿,我是誰,我的家算甚麼,你竟帶領了我到這地步?

  〔暫編註解〕“進去”指進到大衛所建的放有約櫃的會幕裡。“坐”是他在神面前禱告的姿勢。

       “在耶和華面前”。在大衛為約櫃所建立的帳幕。關於大衛的禱告,參看撒母耳記下七章1829節的腳註。

         坐在耶和華面前。大衛原來是在自己家裡(第1節)。拿單把神在異象中所啟示的信息告訴他。16-27節記錄了大衛的這次禱告。《撒母耳記》也記錄了這次禱告(見撒下7:18-29注釋)。

         耶和華神啊,我是誰?大衛雖然貴為國王,仍心裡柔和謙卑。他覺得自己不配獲得神賜給他的大尊榮。

         17:16-20  我為神構想的計劃竟被別人來實現,我的感覺是……神告訴大衛,他的兒子所羅門必得建造聖殿的榮譽。大衛極度謙卑地回應,毫不怨懣。這位打敗仇敵、深得人民愛戴的君王竟然對神說:“我是誰,你竟使我到這地步?”他承認神才是真正的君王。神也為我們做了如此多的事,祂還要做得更多!我們應當像大衛一樣自甘卑微,將榮耀歸給神,對祂說:“主啊,沒有誰像你。”若神揀選別人來實現你的計劃,你能這樣謙卑地回應嗎?

     16-27  感恩:參撒下7:18-29注。

         17:16-27  禱告不就等如祈求嗎?大衛謙卑地向神禱告(17:16-18),頌讚祂(17:19-20),承認神對他的賜福(17:21-22),順從神的決定,領受祂的應許與命令(17:23-24)。我們有時只急於向神提出請求,把困難告訴祂,但是上述的禱告範疇能加強我們的靈命。所以你要用時間頌讚神,數算祂的賜福,確認你對神所吩咐你做的事情的委身。

 

【代上十七17「神啊,這在你眼中還看為小,又應許你僕人的家至於久遠。耶和華 神啊,你看顧我好像看顧高貴的人。」

  〔呂振中譯〕然而神阿、這在你眼中雖看為小事,你卻說到你僕人家的事至於久遠!永恆主神阿,你竟看我有上級人士的地位阿!

  〔暫編註解〕神承諾大衛的王位永遠堅立的應許使他深受感動。

 

【代上十七18「你加於僕人的尊榮,我還有何言可說呢?因為你知道你的僕人。」

  〔呂振中譯〕你將尊榮加於你僕人,大衛還有甚麼話可對你說呢?你是知道你僕人的。

  〔暫編註解〕鑒於神向祂僕人顯示的無比尊榮,大衛無法用更多的話來榮耀神。神向他顯示的至高尊榮,使他受寵若驚。他找不到什麼言語可以表達他心中洋溢的感激之情。

 

【代上十七19「耶和華啊,你行了這大事,並且顯明出來,是因你僕人的緣故,也是照你的心意。」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你行了這全部大事,將這一切大事都使人知道,是為了你僕人的緣故,又是按你心意行的。

  〔暫編註解〕因你僕人的緣故。參代下6:42;詩132:10

 

【代上十七20「耶和華啊,照我們耳中聽見,沒有可比你的,除你以外再無 神。」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沒有誰能比得上你的;除了你以外、再沒有神;這是照我們耳中所聽見的。

  〔暫編註解〕宇宙中只有一位神。祂是萬有的創造主和維持者。人類最大的錯誤和愚昧就是立假神為神。只有承認真神,人才能獲得滿足的喜樂和平安。

 

【代上十七21「世上有何民能比你的民以色列呢?你 神從埃及救贖他們作自己的子民,又在你贖出來的民面前行大而可畏的事,驅逐列邦人,顯出你的大名。」

  〔呂振中譯〕地上有哪一國能比得上你人民以色列呢?有哪一國有神去贖救它作為自己子民,而以大而可畏懼的事為自己〔原文:你自己〕立名,將外國人從他人民〔原文:你人民〕面前趕出呢?這人民是你從埃及贖救出來的。

  〔暫編註解〕撒但在埃及試圖壓垮神的子民,宣稱他們是屬於他的。但神拯救了他們,顯示了祂奇妙的能力足以勝過仇敵的一切詭計,用大能的手把祂的選民救出來,給他們應許之地為業。當虔誠的以色列人想到神顯示奇妙的慈愛和大能,把祂的子民領出埃及,堅立在祂所應許的土地上時,他們心裡就充滿了讚美和喜樂。

       17:21  遇困難時我只看到困難,神的應許嘛……大衛對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提及,對最初讀到歷代志的以色列人有特別的意義──他們或則剛剛開始,或則已經完成從巴比倫回歸故居的旅程。紀念神曾率領祖先第一次出埃及,重溫神當日的各種應許,思念神的憐憫與保護,能鼓勵被擄之人按神的應許再一次回到故土。

 

【代上十七22「你使以色列人作你的子民,直到永遠;你耶和華也作他們的 神。」

  〔呂振中譯〕而你卻使你以色列人做你自己的子民到永遠;而且你、永恆主阿、你又作了他們的神。

  〔暫編註解〕參撒下7:24。當真正的以色列人想到自己是屬於神的子民,是被祂揀選,保護和救贖的人時,心中就有不間斷的安慰和快樂。但這種想法也給許多人帶來虛假的安全感。因為他們忽視了兩點:一,“選民”是以順從為條件的(出19:5,6);二,真以色列人不只是希伯來人,也包括來自世界各地“凡稱為我名下的人”(賽4:1-7,21;參創12:318:1822:1826:4)。

 

【代上十七23「耶和華啊,你所應許僕人和僕人家的話,求你堅定,直到永遠,照你所說的而行。」

  〔呂振中譯〕如今永恆主阿,你所應許關於你僕人和他家的話,現在就求你堅立它到永遠,照你所說過的而行哦。

 

【代上十七24「願你的名永遠堅立,被尊為大,說:‘萬軍之耶和華是以色列的 神,是治理以色列的 神。’這樣,你僕人大衛的家必在你面前堅立。」

  〔呂振中譯〕那麼那話就得堅立,而你的名被尊為大到永遠,以致人都說:萬軍之永恆主以色列的神真是管理〔傳統:屬〕以色列的神;這樣、你僕人大衛的家就在你面前得堅立了。

  〔暫編註解〕這句話的意思是:“願你的應許堅定不移,願你的名永遠堅立,被尊為大”。大衛所關心的,不僅是他自己的名和王位得到堅立,而且是神的名得到榮耀,祂的寶座永遠得到堅立。人的利益是與神的利益連在一起的。神賜給大衛王位和尊榮。在祂的大計畫中,每一個國家和個人都有祂的安排。人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選擇來決定自己的命運。

 

【代上十七25「我的 神啊,因你啟示僕人說:‘我必為你建立家室。’所以僕人大膽在你面前祈禱。」

  〔呂振中譯〕我的神阿,因為是你開啟了你僕人的心耳、說你要為他建立王室,故此你僕人纔覺得有膽量來在你面前祈禱。

  〔暫編註解〕如果神沒有親自應許永遠堅立大衛的名和寶座,大衛的禱告就顯得傲慢,大膽和冒昧了。國王的祈禱所表達的不是他自己的意思,而是神的意思。他只求成全神的旨意。

 

【代上十七26「耶和華啊,惟有你是 神,你也應許將這福氣賜給僕人。」

  〔呂振中譯〕哦、永恆主阿,惟有你是神;你曾講這福論到你僕人;

  〔暫編註解〕《撒母耳記》的記錄增加了“你的話是真實的”(撒下7:28)。大衛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神的話是信實的。他求神實現祂的應許,不是擔心神會食言,而是由於深感自己的卑微和不配。他一心想與神的旨意保持一致。同時他完全認識到人類失敗的可能性。神的旨意就是他的意願和祈求。

 

【代上十七27「現在你喜悅賜福與僕人的家,可以永存在你面前。耶和華啊,你已經賜福,還要賜福到永遠。”」

  〔呂振中譯〕現在就請你給你僕人的家祝福,使它永遠在你面前;因為永恆主阿,既是你祝福過了,它就永遠蒙祝福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