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十五章拾穗

 

【代上十五1「大衛在大衛城為自己建造宮殿,又為 神的約櫃預備地方,支搭帳幕。」

   〔暫編註解〕摩西所造會幕此時還停在基遍(十六40),到所羅門的聖殿建成,會幕和其中的器皿才運進聖殿。大衛為了安放約櫃,在耶城支搭賬幕,預備地方。

         大衛……建造。本節繼續代上13:14所中斷的線索,敘述約櫃從俄別以東運到耶路撒冷。運送約櫃的記錄(代上15章和16章),這裡比《撒母耳記》詳細(撒下6:12-20)。

         宮殿。可能指耶路撒冷的整體建築,特別是耶路撒冷作為首都管理國家所需要的建築。大衛所佔領的耶布斯小城不適合其以後的功能,所以大衛在該城的頭幾年主要從事大規模的建築活動。

         大衛城。即“錫安的保障”(代上11:5,7),位於後來的耶路撒冷東南部。

         又為神的約櫃預備地方。參撒下6:17

         帳幕。希伯來語是'ohel(撒下6:17)。在基遍還有一個帳幕,設有祭壇獻祭(王上3:4;代上16:39,40)。基遍的帳幕就是摩西在曠野製造的有名的帳幕(代下1:3)。

       本節至十六43記約櫃運入耶路撒冷的事,所據主要資料當為《撒下》六1220,但加入了新資料,補充說明約櫃停放俄別以東家的三個月中,大衛一方面在城裡預備地方,一方面叫祭司利未人自潔(12節),準備用杠肩抬約櫃(15節),不再用車,以免重蹈覆撤(十三9;參申十8;十八5)。此外,大衛還作了詩歌和歌唱者的安排(1624節)。讀本章時可與《詩篇》132篇同讀。

 

【代上十五1~3準備】大衛受了上次烏撒事件的教訓,今次謹慎遵照摩西的規定,只用利未人來 台約櫃。他又早在耶路撒冷預備停放的地方。如果為約櫃「支搭帳幕」是在「建造宮殿」(1)之後,那麽約櫃留在俄別以東的家一定不只三個月。作者又強調這趟奉迎的儀節全是大衛個人的決定,不像上一次先有和其他大臣商量。——《串珠聖經注釋》

 

【代上十五2「那時大衛說:“除了利未人之外,無人可抬 神的約櫃,因為耶和華揀選他們抬 神的約櫃,且永遠侍奉他。”」

   〔暫編註解〕大衛吸收了烏撒遭擊殺的教訓(十三910),依據《申命記》十8;十八5的規定行事。

       大衛第一次嘗試把約櫃運回耶路撒冷時失敗了,他從該次事件汲取了教訓。參看第十三章7節的腳註。

         摩西關於搬運約櫃的指示,見民4:5-15。搬運約櫃是利未人的職責之一(申10:8),分給了哥轄家族(民4:15)。大衛現在提到這條法規,等於承認三個月以前搬運約櫃時沒有遵守(見代上13:7-1015:12,13)。《撒母耳記》特別記錄了這次搬運約櫃(撒下6:13)。

 

【代上十五3「大衛招聚以色列眾人到耶路撒冷,要將耶和華的約櫃抬到他所預備的地方。」

 

【代上十五4「大衛又聚集亞倫的子孫和利未人:」

   〔暫編註解〕亞倫的子孫。他們擔任祭司。

         利未人5-10節記錄了各家族利未人。

       4-15  人員:雖然抬約櫃是利未人的職責,但大衛吩咐連祭司也要自潔,免得再次受神擊殺。

 

【代上十五5「哥轄子孫中有族長烏列和他的弟兄一百二十人;」

   〔暫編註解〕哥轄是利未的第二個兒子(創46:11;出6:16;代上6:1,16)。這是亞倫的家系(代上6:2,3),主要負責管理約櫃和聖所的器具(民3:30,31)。只有他們可以抬約櫃(民4:15)。

 

【代上十五6「米拉利子孫中有族長亞帥雅和他的弟兄二百二十人;」

 

【代上十五7「革順子孫中有族長約珥和他的弟兄一百三十人;」

 

【代上十五8「以利撒反子孫中,有族長示瑪雅和他的弟兄二百人;」

   〔暫編註解〕以利撒反是烏薛的兒子,哥轄的孫子(出6:18,22)。

 

【代上十五9「希伯侖子孫中,有族長以列和他的弟兄八十人;」

   〔暫編註解〕希伯侖和烏薛(第10節)是哥轄的兒子(出6:18;代上6:2)。

 

【代上十五10「烏薛子孫中有族長亞米拿達和他的弟兄一百一十二人。」

 

【代上十五11「大衛將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並利未人烏列、亞帥雅、約珥、示瑪雅、以列、亞米拿達召來,」

   〔暫編註解〕大衛此時有兩個大祭司(撒下十五2429,3536),亞比亞他在耶路撒冷侍奉,因約櫃已移來此城;撒督在基遍(十六3940),因會幕、邱壇仍在那裡(二十一29;參王上三4;代下一3)。

       撒督可能是掃羅後期的大祭司。那是亞希米勒和挪伯的祭司被屠殺,亞希米勒唯一倖存的後嗣亞比亞他投奔大衛,與帳幕斷絕聯繫以後(撒上22:9-23)。如果撒督是掃羅的大祭司(而且如果他就是代上12:28的撒督,儘管那裡沒有說他是祭司),那他在大衛統治期間就是與亞比亞他同為大祭司。他在基遍帳幕的服務(代上16:39)可能就是他原先職務的繼續。詳見撒下8:17注釋。

 

【代上十五12「對他們說:“你們是利未人的族長,你們和你們的弟兄應當自潔,好將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約櫃抬到我所預備的地方。」

   〔暫編註解〕依照《出埃及記》十九1415的規定,祭司和利未人須洗淨衣服,停止房事,以及其他禮儀上的不潔行為。參與抬約櫃的包括利未支派哥轄、革順和米拉利三族及哥轄族中的三支:以利撒反、希伯侖和烏薛。

       “自潔”。借洗衣服(出一九10,14)、避免汙穢(利一一44)和禁戒性行為(出一九15)。

         族長。各利未家族的領袖。

         應當自潔。在承擔搬運約櫃的嚴肅任務之前,他們要潔淨自己的一切污穢。現在要再次搬動約櫃,大衛希望確保嚴格遵守神的一切要求。

         15:12  對神的敬拜不是隨時隨地嗎?還要作甚麼準備?祭司自潔準備抬耶和華的約櫃。自潔是為著擔任聖工而將自己分別出來,不沾染世俗,並潔淨自己。這一班祭司履行象徵的儀式,使本身遠離罪惡。這是按民數記858節所定的禮儀,洗濯衣服、潔淨自己。我們現在不需要履行這種禮儀,卻可以藉著讀經,準備自己的心去參加敬拜。

 

【代上十五13「因你們先前沒有抬這約櫃,按定例求問耶和華我們的 神,所以他刑罰(原文作“闖殺”)我們。”」

   〔暫編註解〕先前沒有。第一次從基列耶琳搬約櫃時,沒有遵守神的要求。烏撒立時被擊殺,是因為他愚蠢地去摸約櫃(代上13:7-10)。

       刑罰(原文作闖殺)。指烏撒被擊殺(代上13:11)。出19:22,24用了同樣的措辭。

         按定例。上一次搬約櫃時,他們把它放在一輛馬車上(代上13:7),沒有按照神的特別指示,讓哥轄的子孫用肩抬(民4:15)。

         15:13  神擊殺烏撒事件,看似太過嚴厲,但我能明白多少?大衛所指的是本書13811節與撒母耳記下6111節所記載的事。他用牛車將約櫃運回以色列,牛失前蹄,烏撒伸手去扶約櫃,立刻被耶和華擊殺。錯誤不在於大衛定意搬運約櫃,而在於他所用的方法。他或者不曾理會,或者沒有深究神律法中對搬運約櫃的明令。經過這次教訓,他顯然知過能改。這件事是實物教材,神以此來教導全以色列人,叫他們知道神管理君王,不能反其道而行,由君王管理神。如果神准許大衛隨隨便便,任意處理祂的約櫃,對人民的信仰將有何等大的影響!

         15:13-15  不明白神的意思我就不做嘛──不明白時也要順服神?這……大衛想搬運約櫃,第一次計劃失敗(13:8-14),他學到一個重要的功課:神有明確的規定,應當遵守無誤,才算明智。第二次他已知道約櫃應當由利未人扛抬(參民4:5-15)。我們對於神這樣規定的內中含意未必完全明白,但是確知祂的智慧是完全的,祂的判斷毫無錯誤。要明白神的教訓,在於認識祂的真道,正如孩童長大成人以前,很難完全猜透父母的心意一樣,我們在今世也不一定完全明白神立例的理由。不過最好是先順服神,然後才考究緣由,別因為不明白理由就不順服神。

 

【代上十五14「於是祭司利未人自潔,好將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約櫃抬上來。」

 

【代上十五15「利未子孫就用杠、肩抬 神的約櫃,是照耶和華藉摩西所吩咐的。」

   〔暫編註解〕利未子孫就用杠,肩抬神的約櫃。這句話描寫約櫃是如何搬運的。後面還要描述(第25,26節)約櫃實際的搬運過程。

         用杠。參出25:14

       照耶和華藉摩西所吩咐的。見出25:13-15;民1:504:157:9

 

【代上十五16「大衛吩咐利未人的族長,派他們歌唱的弟兄用琴瑟和鈸作樂,歡歡喜喜地大聲歌頌。」

   〔暫編註解〕敬拜神的音樂包括歌唱和樂器(參申三十一1922)。利未人除了在約櫃前的侍奉(2,1215節),還須負擔其他與敬拜有關的工作,包括音樂(參十六443)。希幔屬哥轄族(參六3338);亞薩屬革順族(參六3943);以探則屬米拉利族(參六4447)。

       大衛將約櫃安放在耶路撒冷之後,便在殿裡設立利未人的詩歌班,日夜謳歌。

         聲樂和器樂是希伯來宗教儀式的重要部分。在出埃及時期(出15:1,20,21),士師時期(士5:1-3)和大時衛期(代上13:8)都是這樣。歌手和樂師要受到嚴格的訓練,在宗教儀式上專門擔任自己的工作(見代上6:3123:525:1-31;代下29:25-3035:15)。

         16-24  樂師:從下一章看來,大衛任命利未人用音樂在約櫃前事奉是在約櫃迎進耶京以後的事 (16:4-6); 著手組織卻是約櫃入城之前的事。樂團由樂器組和聲樂組合成:樂器有弦樂、管樂和敲擊樂器。

         15:16-25  “要用角聲讚美他,鼓瑟彈琴讚美他!”大衛做到了;讚美神是否我生活的一部分?盛大的慶典應有宏偉的樂隊,不但可以助興,也鼓舞人心,使人全神貫注,對盛事留下深刻印象。在開始任何事情之前先頌讚神,也能激勵我們將自己最好的獻給主。你要養成頌讚神的習慣,面對任何遭遇,都能體會更大的喜樂與能力。

 

【代上十五17「於是利未人派約珥的兒子希幔和他弟兄中比利家的兒子亞薩,並他們族弟兄米拉利子孫裡古沙雅的兒子以探。」

   〔暫編註解〕希幔、亞薩和以探列在歌手中間,“在耶和華的殿中管理歌唱的事”(代上6:31,33,39,44)。

 

【代上十五18「其次還有他們的弟兄撒迦利雅、便、雅薛、示米拉末、耶歇、烏尼、以利押、比拿雅、瑪西雅、瑪他提雅、以利斐利戶、彌克尼雅,並守門的俄別以東和耶利。」

   〔暫編註解〕守門的俄別以東原是專司歌頌的利未人(21節;十六5),後來全家調職,看守聖殿門戶(二十六111)。

       其次。即第二等的音樂家(見代上16:5)。

         便。希伯來語原義是“兒子”。在幾份希伯來語抄本中沒有該詞,七十士譯本裡也沒有譯出。有人以為可能是“巴尼”(代上6:46)。

 

【代上十五19「這樣,派歌唱的希幔、亞薩、以探敲銅鈸,大發響聲;」

   〔暫編註解〕首領們可能用這些銅鈸來報時。

 

【代上十五20「派撒迦利雅、雅薛、示米拉末、耶歇、烏尼、以利押、瑪西雅、比拿雅鼓瑟,調用女音;」

   〔暫編註解〕調用女音。見《詩篇》序言。

       2021“女音”和“第八”都是音樂上的調子。

 

【代上十五2021 樂調新國際本沒有翻譯「阿拉莫特」(alamoth;這字出現於詩四十六的詩題,可能是它變體的字眼則出現於詩四十八14和詩九的標題上)、「舍米尼特」(sheminith;詩六,詩十二的標題)兩字,因為其確實意義至今未明。第一個字非專門的用法是指「少女」,因此有時被解作是指女高音的音域(和合本:「調用女音」)。後者的意思是「八」,有人推測可能是指八度上的某個位置(和合本:「調用第八」)。亞喀得文獻顯示當時已經學會七度音階和不同樂調(「定弦」)的使用。部分亞喀得樂譜都有提及構成和絃的音程(如:三度音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上十五21「又派瑪他提雅、以利斐利戶、彌克尼雅、俄別以東、耶利、亞撒西雅領首彈琴,調用第八。」

   〔暫編註解〕調用第八。該音樂術語含義不明。有人認為是指“八音度”,或“八絃樂器”。但大多數學者都認為它是一種旋律,或一種唱歌風格。該詞出現在詩6,12的題記中。

 

【代上十五22「利未人的族長基拿尼雅是歌唱人的首領,又教訓人歌唱,因為他精通此事。」

   〔暫編註解〕「歌唱」:原文意思不詳,有學者認為解作「 抬」,指基拿尼雅原是 抬約櫃的專家(參代下35:3);又有人把此字解作「神諭」(參代下24:27),  認為負責音樂利未人也擔任先知的職務;但「歌唱」可能是較恰當的解釋。

       歌唱。希伯來語是massa'(“抬”、“搬”)。可能指提高歌唱的聲音,但有人認為作者這裡是指抬約櫃。

 

【代上十五23「比利家、以利加拿是約櫃前守門的。」

   〔暫編註解〕指看守約櫃的人,不讓未經許可的人靠近。

 

【代上十五24「祭司示巴尼、約沙法、拿坦業、亞瑪賽、撒迦利雅、比拿亞、以利以謝,在 神的約櫃前吹號。俄別以東和耶希亞也是約櫃前守門的。」

   〔暫編註解〕這裡提到的七位祭司走在約櫃前面吹號,如書6:4所記的那樣。

 

【代上十五25「於是,大衛和以色列的長老並千夫長,都去從俄別以東的家,歡歡喜喜地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上來。」

   〔暫編註解〕看《撒下》六1215各注。

         本節開始描述搬運約櫃。前幾節描寫隊伍的次序和排列。

       15:25-16:3  經過:參撒下6:12下至19注釋。兩段最大的分別是,歷代志作者為了把掃羅和大衛作一強烈對比,刻意突出下面兩方面:1 「以弗得」(27) ── 根據撒下6章,大衛所穿的以弗得只是一條衣不蔽體的圍裙;歷代志作者卻把它視作大祭司的外袍,讓人聯想到,掃羅曾殘殺挪伯城八十五位身穿以弗得的祭司(撒上22:18);2 「米甲」(29)──本處略去大衛跳舞時的失儀,只指出輕視他的是掃羅的女兒米甲。

 

【代上十五26「 神賜恩與抬耶和華約櫃的利未人,他們就獻上七隻公牛,七隻公羊。」

   〔暫編註解〕撒下6:13沒有這句話。但那裡說:“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烏撒被擊殺,無疑令人擔心重新搬運約櫃會使神再次動怒。所以開始時只走了六步,在沒有神生氣的跡象時,就奉獻祭物,表示感謝神與他們同在,並幫助他們。

 

【代上十五27「大衛和抬約櫃的利未人,並歌唱人的首領基拿尼雅,以及歌唱的人,都穿著細麻布的外袍。大衛另外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

   〔暫編註解〕大衛在這次運約櫃的盛典中穿的是祭司的服飾,在細麻布的以弗得之外,也象抬約櫃的利未人一樣穿著細麻布的外袍。在十六13中,更記有他親自獻祭和祝福並分餅和肉。他是王也是祭司,本書作者筆下的大衛,是那將要來的彌賽亞的預表(亞六1213)。

       “細麻布的以弗得”。參看撒母耳記下六章14節的腳註。

         細麻布的外袍。大衛為這個莊嚴的場合脫下王袍,穿上了祭司和其他人所穿的細麻布外袍(代下5:12)。他這樣做,並不表示自己要承擔祭司的職責,而只是表明在侍奉神時,他和自己的臣民處在相同的水準上。

         利未人。利未人,歌手和大衛都為這個場合穿上了細麻布的外袍。

         以弗得。一種無袖的短外袍,通常為祭司和其他人所穿(見撒上2:18;撒下6:14注釋)。在《撒母耳記》的相應記錄中(撒下6:14),沒有提大衛穿外袍,只提大衛穿以弗得跳舞。這個細節《歷代志》沒有說。在興奮的活動中脫下外袍是常見的。

 

【代上十五28「這樣,以色列眾人歡呼吹角、吹號、敲鈸、鼓瑟、彈琴,大發響聲,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上來。」

   〔暫編註解〕以色列全國的代表都在場。這意味所有的支派都贊成把約櫃運到耶路撒冷的新家。

 

【代上十五29「耶和華的約櫃進了大衛城的時候,掃羅的女兒米甲從窗戶裡觀看,見大衛王踴躍跳舞,心裡就輕視他。」

   〔暫編註解〕事見《撒下》六1623,但略去了2023節米甲譏諷大衛和大衛自辯的一段。可能當時的人都知道此事,故略而未提;也可能作者不願讓此事損害大衛的形像。

         關於“米甲”,參看撒母耳記下六章2023節的腳註。

         大衛城。約櫃進入大衛城是一個歡樂和莊重的場合。神計畫使耶路撒冷成為世界的都城,全國宗教教育的中心。如果以色列人堅持忠於神,耶路撒冷將一直是以色列的首都,神也將繼續賜福給這座城市及其百姓,直到永遠。

         跳舞。大衛跳舞是出於聖潔的喜樂(見撒下6:14注釋),在當時被認為是一種合宜的崇拜方式。

         輕視他。關於米甲指責大衛舉動的詳情,見撒下6:20-22

         15:29  中國人表達感情方式都是比較保守,是因為怕自己失禮或失去尊嚴?大衛甘願被人看為愚拙,也要表明他對神衷心的感謝。米甲和他完全相反,她覺得大衛踴躍跳舞,有失作君王的“尊嚴”,因而表示討厭,所以約櫃運回耶路撒冷的時候,她並不快樂。在她父親掃羅作王時,敬拜神的事極其馬虎,淪為死氣沉沉的儀式。米甲能接受大衛作得勝的王,但不能贊同他無拘無束、自發地頌讚神的表現。有時某些虔敬之士由衷敬拜神的方式,在我們看來可能覺得傻氣,但是我們應當接納他們向神表達的感恩頌讚;照樣,對敬拜神的事,凡是當做的,我們都不要懼怕去行。

 

【思想問題(第13-16章上)】

 1 試比較大衛兩次奉迎約櫃(13, 15)的情況與結果,並找出成敗的原因。這些原因能否對你的屬靈事奉帶來一些提醒和指引?

 2 在兩次舁約櫃之間,作者選記有關大衛的那三件事(14)?這有什麽作用和意義?與兩次舁約櫃有什麽關係?

 3 與非利士人的爭戰中(14:8-17),什麽是大衛獲勝的主要因素?這對你的事奉有什麽啟迪?

 4 大衛將約櫃舁到自己的城裡(耶路撒冷),有什麽作用和目的呢?參13:3

 5 當大衛迎接約櫃時,因極力跳舞歌唱,被掃羅的女兒米甲輕視。到底米甲為何會輕視大衛呢?大衛又如何面對呢?參撒下6:20-23。今天屬靈領袖面對別人的批評時,可從這事得到什麽提示或榜樣?

 6 綜合這幾章給你的印象,大衛是一個怎樣的人?有什麽質素使他成為一固屬靈領袖,可供後人效法呢?

 ──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