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代上四9「我生他甚是痛苦。」】

痛苦的產物對人是稀有的恩惠。書籍、詩歌、功績等,許多都是由痛苦催促出來的。那些人難以忍受的苦痛,卻又不能以死來擺脫,結果稱為靈感與安慰的根源。這裡記載的真是那種情形,雅比斯的含義正可成為我們每早的禱告與祈求。

更深的祝福——不只是下泉,連上泉也賜給我們;不只是生命,更豐盛的生命。福分不僅是屬世的,更是天上屬靈的,是人從神領受最好的恩惠。

更多的代價——神要我們在敬虔中付更多的代價,給予人更深的影響,不失為自己,而是為主,你以為已經盡你所能,發揮極大的可能性。其實你還有未用盡的能力與力量。你當告訴神,擴張更大的疆域,得著祂的栽培。

更大的能力——父親將手放在孩子手裡,為加強他的臂力來拉弓,雅各的神豈不更有大能幫助你嗎?

更強的立場——當外來的力量來侵襲的時候,你很難閉起心靈的門抗拒;但是神的平安與恩惠,像天使般護衛著你,你必不使神的聖靈擔憂。

──邁爾《珍貴的片刻》

 

代上四9患難中留下深刻的痕跡】生了一個孩子,本來很歡喜,在福建的風情習慣,大門口放炮仗,以示慶祝;在廣東,孩子滿月,大擺羌酌,歡宴親友,慶賀一番。但雅比斯的母親很傷心,這位母親之所以給孩子起名叫雅比斯(憂傷之子),是因生他時甚是痛苦。這種傷心痛苦把歡喜快樂沖淡了;在痛苦患難中什麼事都無甚意思,好聽好看的,都看淡了。他可以代表人生憂傷中的感觸,也表露人在患難中的深刻印象。傷痛刻在孩子身上而取這名,實在又以表出母親的心痛到什麼程度。世上的患難給我們的印象太深刻呵,這種患難所帶給我們心中的傷痛能沖淡許多好處。這是人在患難中所經驗,苦難對人生太深刻了。假如我們前數十年很快樂,現在變為患難;那麼,這患難感受的痛苦把數十年的快樂沖淡了──這是雅比斯母親的經驗。

有些人在患難中要留下深刻的痕跡,這是天然的。有一個姊妹,受大痛苦,終日流淚,直至今日,眼中還帶曳\痕,因哭得太多了,名也改為「若夢」──是「浮生若夢」之意,這傷心人心中深刻的痛苦,永遠不忘的

經中也有一個婦人,從伯利琩儤祟膆h,後來丈夫去世,淚未乾,大兒子又去世,不久,三個兒子都去世了;只剩下孤寒婆媳三人,這是路得記的拿俄米。後來,聽聞伯利睌蛈活A便偕媳婦回來,人見了說:「這是拿俄米麼?」她羃﹛G「不要叫我拿俄米,(甜的意思)要叫我瑪拉,(苦的意思)因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她實在太痛苦呵!患難留給她的痕跡太深了!

人生在世,不會永遠天晴無雨,世上那有無波無浪的海。這人這名,代表人生的痛苦經驗,也可能代表你我之人生經──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四9比眾弟兄更尊貴】──雅比斯出生時,誠然是在家庭困難,母親傷痛之中,如似百上加斤;豈料這孩子出生以後,並沒有增加困難和傷痛,卻比眾子更尊貴。有時神賜福我們,是像黑紙包著的禮物,我們看不出,以為「好慘」,其實乃是神賜恩典來報償所遭遇到的痛苦。

某人多子,六子未生時,時時怨歎,怨歎為麼沒有子的又不多生,而自己多子又偏再有;這樣怨歎八個月,孩子才出世,後來這個第六子是最好的,他愛神,能讀書,有本事。母親過了幾年,臉才歡容,用廣東話對我說:「好彩生埋這個」,從前的「好慘」,現在變成「好彩」了。神藉著這個孩子賜福她,請各位注意,神的賜福才是最要緊的。──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四9-10賜福之神,安慰之神雅比斯出生時母親傷痛,結果卻與初生時光景大大不同,他尊貴了;母親也因此得著安慰,這個訊息,說神是賜福之神,安慰之神。

  我們的經歷有如蚌在海邊,一天,沙粒跑進蚌內,在磨難中,甚為痛苦;在刺激之下,分泌炭酸鈣化合物,漸漸把這物包裹起來。五年,打開一看,變為平均圓潤的珍珠,如果過了十年,更珍貴,價值更大,我們的痛苦是這樣。

  這母親為雅比斯所受的痛苦,一年十年,以至於廿年卅年,孩子尊貴了,母親就得大大的安慰。長時間的磨鍊,是一件痛苦的事,但結果大有喜樂。

  有一本聖經──是一位母親常常讀的聖經,她死了,有人打開,在耶利米四九11「你撇下孤兒,我必保全他的命,你的寡婦可以倚靠我。」旁邊有幾行是這母親手寫的字:「主阿,孩子是你賜給我的,我必定盡我的責任,相信諝痊暙U他。」原來這母親有九個孩子,無倚無靠,常傷心流淚,有人勸她把孩子送給人;一天晚上,她大哭,極度傷痛,為這個孩子揪心,她把丈夫送給她的聖經打開一看,看到神給予耶利米的應許,她安心照顧這九個孩子。各位,你知道嗎?其中第六子,便是全世界都曉得是神重用的僕人,一生帶領過百多萬人歸主的慕迪先生。也許這母親已看不見這孩子的成功,神是信實的,到底這孩子成為母親的安慰。我們禱告、忍耐,即使看不見,神的話語還是真的,願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不放下對神的信心,愛神、相信神的應許,祂能安慰每個憂傷的心。──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四10】「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

基督徒一生的道路,應該是滿了祝福的。他所該殷勤警惕的,就是嚴防這祝福的泉源被堵塞。如果祝福停頓了,那必定是有原因的,但我們必不能從外在的環境找到答案。有一次,我看見一位事奉主的工人,與另一位同工意見不和,我聽見這位事奉主的工人據理力爭,聲言他是對的,並且他所做和所說的也實在是沒有錯。那時我在暗想:弟兄,你也許完全是對的,但如果我們的對而缺少了主的祝福,那有什麼益處呢?

在神的工作裡,當我們失去了神的祝福,就一切都完了。如果我們真認識「神的眷顧」這事的嚴肅,對於我們的言行以及全人的一切,都要強烈地加以約束。因為「對」,不是我們的目標,「對」或「錯」不是我們受衡量的准則,唯有神的祝福才是准則,且是唯一而永恆的准則。——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代上四10雅比斯的禱告】「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

  在我們今天看來,雅比斯的禱告有些特別,如果教會要選模範禱文,大概你不會選到它;但在舊約時代,這樣的禱告,並非不常見的。但這個禱告,是跟這個人有關的。
  我們看聖經記載(代上四:9-10):

雅比斯比他眾弟兄更尊貴,他母親給他起名叫雅比斯,意思說:“我生他甚是痛苦。”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神就應允他所求的。

  這婸▲恕騑答滌甽Q,是因他有高貴的心志。
  他自然會向他母親問起,為甚麼給他這個名字。記得他母親生他的時候,受了很多苦,因此給名字的意思:“他使人痛苦”,這已是不能改的事實;但他憑信心求神,既然生下時使母親痛苦,就一生不願再給人受苦了。他禱告的末後兩句,可以譯為,使他能:“不作邪惡,不使別人痛苦”。
  自己擴張,把自己的成功,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面,那是卑賤的作法,更不能算是神的賜福。
  神應允他的祈求,不是顯明神偏愛他;聖經也不是教導我們,把神當作增福財神。但神的兒女應該有這樣高貴的心志,過這樣的人生。特別是作領袖的人,更應該存心如此。
  不過,我們知道:憑天然人自己的敗壞,不能達到這樣高貴的生活;因此他求告神:“常與我同在”,才可活得更有意義,有價值,榮耀主的名。這是多麼高貴的心志!
  看他同世代的人:“米列娶法老女兒比提雅為妻…”,攀龍附鳳,成了貴族(代上四:17-18),真是光耀門楣,可以揚眉吐氣!有的人口增多,在地上佔了寬闊平靜的肥美牧野,能夠拓展,發財興盛,有物質上的成功。又有人我武維揚,侵略征服,開疆拓土,有軍事上的勝利(代上四:38-43)。可是這些人的成就,現在到哪堨h了?存在了多久?
  雅比斯沒有甚麼顯著的成就,可以記載在歷史上,他不需要誰給他虛假宣揚,立紀功碑。但他所作的一切,是有主的同在,可以榮耀主。他的心志,表現另一種的價值觀念,與眾不同,發光照耀黑暗的世代,至今仍然勉勵我們,效法他高貴的心志,過美好的一生。── 于中旻《歷代志上箋記》

 

代上10在苦難的環境中學會禱告】雅比斯是禱告之子,可能雅比斯經常在苦難中,可能從小就在這苦難的環境中,可能他從小就會禱告。有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舒服的環境,對孩子未必有好處,反而患難的環境,繴|有好處,會使你曉得禱告,求神看顧。

  有一個人,他幾個孩子都很會禱告,為什麼?原來他們的父母在戰時帶領他們流離顛沛,痛苦飽嘗前途茫茫的戰亂中;他們禱告,禱告,從小就這樣,從患難痛苦的環境中產生出來。雅比斯在苦難中禱告,情詞懇切,最合神的心意,神就應允了。這禱告,對我們靈性上是大有好處的。

雅比斯一生,有神賜福,有神同在,有神保守,他是以色列人,向「以色列的神」(四10)禱告。我們屬主的人,向自己的主禱告,不要憂傷像無盼望之人一樣。人生途程上有一條禱告的路,也是今日每個遭遇患難的人可走的路。我們要抓住神的應許,這是患難中的出路,患難生忍耐,患難生禱告,對人生靈性是大有造就的。──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10榮耀的名甚願你賜福與我……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
讀經時,我們常跳過歷代志上的前九章,因為裡面只是些人名。但從裡面,我們可以不時發現一些有趣而富有價值的訊息。那兩節關於雅比斯的經節,就是個好例子(49~10)。
《歷代志》的作者告訴我們這人比他眾弟兄更尊貴9節)。他為何會如此尊貴呢?我們無法確定,但是我們可以從他的名字以及他的短禱告中找到一些線索。
雅比斯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他引起痛苦。有誰願意取這樣的名字呢?可能他母親為他取此名是因為她在生他時受了很多痛苦。
雅比斯不怨恨,也沒有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平安,而是求助於神。他祈求神賜福給他(10節)。聖經學者們將第10節的最後一部分翻譯成雅比斯的禱告,是為自己免除痛苦或不至於給他人帶來痛苦的禱告。我相信雅比斯是尊貴的,因為他向神尋求幫助,使他能活得正直而不將痛苦帶給他人。
無論名字是什么,你都可以成為尊貴的人。今天就請求神賜福於你,也使你成為對別人的祝福。
藉我賜恩福!藉我賜恩福!
藉我生命榮耀主名;
藉我賜恩福,救主聽我求,
藉我賜恩福,使他人得救。
神賜福於我們,所以我們也要祝福他人。
──《生命語》

 

【代上四23「這些人都是窯匠,是尼他應和基低拉的居民,與王同處,為王作工。」

         「與王同處,為王做工。」大衛王有許多勇士,其中有些是將軍,有些是看門的,這些人都是按著王所指定的崗位,各守其職。我們必須甘心樂意,接受神所賜給我們的那一份。或作將軍或作看門,是照著神的意思,不是憑著自己的選擇。如果你是一個基督徒,就該知道,神早已為你標明一條該走的道路。使徒保羅在提後四章七節稱之為「路程」。神不單為保羅標出一條道路,也為祂每一個兒女個別標出一條道路。因此最要緊的,就是每一個神的兒女,都應明瞭並行走在神為他所指定的路程上。「主阿,我只有這願望,就是將自己獻給你,讓你帶領我,在你所命定的道路上往前。」這就是真正的奉獻。如果到了一生的盡頭,我們能夠和保羅一同說:「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提後47)那我們就真是有福了。我們在地上的生命只活一次,而最悲慘的,乃是當我們到生之終時,才知道自己以往所走的,是一條錯誤的道路。――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代上四23奇妙的團契交通——是因祂的慈愛】高高在上的人,能與最卑微的同在一起,看看窯匠──我到猶太國,特找一個上午,看看窯匠如何用坭土作工;到了燒窯地,看見坭工陶工渾身汙坭,骯髒得很,地低房狹,侷促不堪。這堜珨〞漲p許卑微下賤骯髒的人,他們卻與王在一起,這王可象徵神,如先知撒母耳對以色列人說:「……其實耶和華你們的神是你們的王。」每個神的百姓都當知道祂是王,要敬重祂,榮耀歸祂。世上的人本是低微卑賤,汙穢骯髒,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汙穢的衣服。這是世人的光景,也是以色列人的光景。像窯匠一樣汙穢骯髒的。這樣的人,又怎能與坐在寶座上的神團契交通呢?這奇妙的團契交通,是因祂的慈愛。有一本書說有一個出名的孤兒院,一天,來了一個週身汙穢的小孩要見院長。看門人攔住說院長沒有空,小孩吵起來;院長聽見走出來,看見這個孩子覺得很可憐,就問他要見院長作什麼?他說:「有人告訴我這個院的院長可以幫助我,所以我來。」院長問:「你有無介紹信?」他:「沒有,只是這樣。」院長:「這就是你的最好介紹信了。」一個身世可憐,無父無母,週身汙穢的孩子,是最好入見院長的介紹信呵!從此這孩子住在院中,常與院長在一起。院長顧念他,愛他──這可以說明今日的真理。

  一個荷蘭人對我說,他們有很好的君王,百姓愛她,因她有愛心,是不以人民為卑賤的王。有些王高高在上,看一看也不容易,我們的王,他是老婆婆一樣的心腸,隨便梳頭髮像平民,隨便穿衣服像窮人。他到處跑跑,人告訴他的苦情,王就用各樣方法幫助人,常常顧念民,與人民交往。

  我們的神就是像這王一樣的,如果我們有信心,將重P交在神前;接受主,藉早C穌基督進到祂面前,祂從來不輕看,也樂意幫助人──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四23奇妙的團契交通——是因著彼此認識這些窯匠與王同處,是因為他們認識王,王也認識他們,最大的原因,是彼此同一支派,這奇妙的團契,因彼此間有認識,這也是很自然的。

  記得一件事,戰後我回福建看母親,自然是穿得整齊,一切準備好;因怕母親見了以為兒子的景況很淒涼──其實作媽媽的不會這樣的,我穿得整齊與否是無關重要的。我帶著行李,坐著車子,向著老家前去,急急想見到久別的母親。在馬路上有一個人,拿著扁鉤子,扁鉤上綑鉤一條繩,穿布衣短褲,定睛望著我,將扁鉤指指我,叫我的小名,「你回來呀!」我細認他,原來是小學同學,彼此認識,有好的交情,他用扁P指指我也不相干;我便下車,大家很親熱的交談起來,他談起遭遇家散人亡的慘狀,我感同身受,真是一言難盡!談了許久,約期再會……我們能一見就交談得如此投契,那車伕覺得驚奇。其實這完全係基於彼此認識,因我們是小時的好朋友。今日我們與神的關係,也是如此,窯匠雖卑微,是與王同一支派的人,彼此認識,便可以建立團契。「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祂。」(何六3)「認識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祂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十七3)彼此認識,是建立我們與神美滿團契的基礎。──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四23奇妙的團契交通——是著生命相通】這些窯匠是屬於猶大支派的,王也是猶大支派的人,同血統,同來源,可能內有叔伯兄弟的關係。正如我們與神的關係一樣,我們雖然汙穢骯髒,但我們信徒與神有生命相通,我們有神的性情,因我們已被拯救得看祂的生命,從重生之日起,神是我的父,我是神的兒子;這是生命的關係,故能在這奇妙的團契中。

  我想起一件事:有一次,我與朋友在他家花園中談天,他的孩子滿身坭土,汙穢不堪的跑過來,要爸爸抱;爸爸便毫不介意的把孩子抱在懷中,完全沒有厭惡孩子的汙穢會弄汙自己衣服的表情。我明白了,他們是父子呵,他們的生命相通呵!今日我們帶戎糽R到祂的寶座前,得幫助憐憫,是因我們是祂的孩子,雖然不好,仍是祂的孩子──這是基督徒一生的福氣。我們又可以隨時,照我們的光景,坦然無懼,到神前來求祂幫助。有重P嗎?到祂面前放下,便得喜樂。疲倦嗎?到祂面前,祂加力量,只要你曉得享用你從祂得來的福氣,這才是真正幸福的人。

  這些人與王有團契,彼此之間也有團契,因為同是為王作工的。我們在教會中的人也都有團契,因為同事奉一位王。這是何等寶貴,何等奇妙,人有各式各樣,地區也不相同,但在教會中就產生團契。

  有一次我坐火車去倫敦,在車上與英國友人為主工作──派單張,每人拿一眾瘙i,我們兩人雖不同族,但在主埵章峆插C後來,把單張派到一個人手堙A那人一面笑,一面拿出一本聖經來,意思是「我與你們一樣」,他是德國人,在葛培理佈道中信主,談下去,如同一家人。雖然英國與德國,前曾交戰。現在我們一個中國人,一個英國人,一個德國人,三人之間彼此契合。前是不相識,現在已聯合在一起了。教會就是這樣,是一個最美好的團契──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