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五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代上五20「他們在陣上呼求神,依賴神,神就應允他們。」】

他們是否向神呼求之後再上陣,我們雖然不得而知,但是他們知道這戰爭是出於神,必須在上陣之前有這樣的準備。如果在戰爭方酣時才呼求,可能會太遲了,事先的準備實在是需要的,有人忽略早晨的靈修,認為他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隨時仰望神恩惠的幫助,甚至在試探及需要中仍可依靠神。但是事實上當他們進入戰爭中,就顧不到依靠神的心意了,你必須在早晨先有禱告。在日影未射再多露的草地上,我們先仰望神,你總要轉向耶穌,在戰爭之前準備好。

要養成這禱告的習慣,專心仰望神,在陣上跟要呼求。當我們的腳滑跌,仇敵似乎制勝我們,我們的心就下沉了。但是我們懇切向天呼喊:「神啊,我是屬於你的,求你救我!」我們的精神從此振興,也必得著力量。神常施恩給那依靠祂的人,母親怎能忽略她吃奶的孩子,神也決不會忽略屬祂的人。一聲歎息、一滴眼淚、一瞥期望的眼光。神的兒女啊,你要信靠神,經過這風暴的世界,堅信仰望神,祂可隨時駕雲而降,施行幫助。我們可以坦然無懼來到施恩的寶座為要蒙憐恤,得幫助,作隨時的幫助。

──邁爾《珍貴的片刻》

 

【代上五20在地上的擴張】「他們得了神的幫助…因為他們在陣上呼求神。」

  以色列的兩個半支派,流便,迦得,和瑪拿西半支派,看中了約但河東土地遼闊,宜於畜牧,就決定留在那堜w居。這是一個現實的選擇,也許是一個勇敢的選擇。因為約但河東的地方,與其餘的族人隔開,又在前線,除了西邊是約但河,三面受敵人的威脅,必須預備爭戰求存。

流便人,迦得人,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與夏甲人,伊突人,拿非施人,挪答人爭戰。他們得了神的幫助,夏甲人和跟隨夏甲的人,都交在他們手中,因為他們在陣上呼求神,倚賴神,神就應允他們。(代上五:18-20

  約但河東的人,不僅在他們的土地上生存下來,而且還繁衍增長,打了勝仗。他們能夠戰勝,有幾個重要因素:

  同心合意

  兩個半支派的以色列人,面對的敵人甚多,必須同心一致對外。如果分開,必然被各個擊破。這也是教會應有的認識。神的兒女應當“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腓一:5,27)。這是教會得勝的基本要訣。主耶穌教導門徒這重要的真理:“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你們成全。”(太一八:19

  信心靠神

  以色列兩個半支派的軍隊,共有四萬四千七百六十名,誠然是實力可觀;但他們擄掠的夏甲人就有十萬,還有別的外邦人聯軍,數目更大。神的軍隊不是以算術為戰術,因為有神的同在:把神加在堶情A輕重就大有不同。他們怎會求神呢?先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夠,就“在陣上呼求神,倚賴神”。人必須認識自己軟弱,才會真實的求神靠神;這就是保羅所說:“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一二:10)。

  是神旨意

  戰爭是出於神(代上五:22),不是自己任意侵略,神才負他的責任。所以在開始以前,要先明白神的旨意。不過,一戰得利,並不是全勝;人生有許多屬靈的戰爭,不能放鬆。戰爭過去了,他們卻學習外邦人的風俗,“隨從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代上五:25),在安逸中失敗,得罪神,終於被擄。── 于中旻《歷代志上箋記》

 

【代上五25隨從社會潮流】──我們的情慾發動而致於犯罪,來得很快。而環境的影響,是慢慢地,改變了神兒女的心與生活,使之離開敬虔的地步而致變了質,貽害很大。他們隨從那地之民,就是隨從那地之風氣潮流,這潮流之力量很大,能把人沖到很遠的地方。

  我從前在國內四川坐船,這此船實地是用人力拉上去的,水力大,船從下游而上,用十二或十六(甚或更多)人用繩把船拉上去,有時潮流大,拉拉拉,拉不進,反而還退兩步,令人心顫。世界潮流也像四川之河水一樣,向上向前不容易,力竭不勝,便被沖往下去。今日香港社會潮流,為世界的大海港,全世界的飛機,在此都有航站;回憶一九三八年,兄弟到這堙A與今日比較,完全不同了。繁華空氣彌漫,每個角落,越黑暗,罪惡越多。教會也受香港風氣影響,成為世俗化教會,基督徒也成為世俗化基督徒。

  假如──我只說假如,有一個禮拜堂,經常有禮拜聚會;但到會的人,是來到比賽──比賽髮型啦、比賽服裝啦,比賽皮鞋啦,比賽手袋啦……一人一樣,十人十樣,百人百樣;到禮拜堂並不祗是為崇拜神,而是好似來參加表演比賽。禮拜堂也不是禮拜堂,而是表演場所,這還成什麼體統?願我們教會不是這樣。既是神的百姓,便要守住身分、地位,知道應該怎樣生活,怎樣事奉主。

  我住過朋友一間室,屋中各物俱備,房舍寬敞,花園很大,閒來我想種種花木,便將帶在身邊番茄種子播種下去。首次收成很好,茄子大而圓,色黃,肉多子粒少;送給朋友,他們都很歡喜,也說味甜好食。後來用收成的番茄,再種幾次,漸漸地番茄變了,圓變扁,剖開,肉少而子粒多,空空的,味酸難食;我把這事告訴外國友人,他說:「地土不同,茄子就變質,我也試過了。」呀!我明瞭,許多信徒受世界影響,圓變扁,甜變酸,實心變空的,屬靈的生命也是這個道理呵!──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五26隨從世人習尚】兩個半支派的人,原是神的百姓,與約但河的人是有分別的,後來改變了成半迦南人,半是神的百姓。

  我們住在世界中,你不影響人,人就影響你,你就會成為半像世人,半像神的子民。這樣的基督徒,香港很多,這世界也很多。

  緬甸有一種人,上穿西裝上衣,下圍紗籠(花裙),手拿皮包,不像無學問的人,我問人:「他是男是女?」人告我:「是男」。當地許多男人貪方便,喜穿這種裙子,只要一包一團一塞便成,省繷\多麻煩,這人是誰?原來是中國人──是緬甸化的中國人。世上有此種情形,屬靈事上也有此情形,取其易,不取其難;信徒也如世人一樣,這影響就慢慢成功了。

  在南洋,有一種水果,首次吃是見了就怕,慢慢試過幾次之後,便歡喜吃了,那是「流連」(榴蓮),在南洋的人常當為笑話說:「不會食流連」,快返中國,食「流連」好,就不回去了;這有「流連忘返」之意。世界的事,也是這樣,初時不慣,試過幾次就慣了,便在世界流連忘返,與世界同化了。

在十八世紀,衛斯理約翰出世,其時英國社會風氣很壞,每六家就有一酒吧,門口掛著廣告「一仙喝小醉,二仙可喝大醉。」女人也到酒舖去大醉小醉。這風氣也影響到教會,貴族們到禮拜堂,後面隨忖T個僕人,一個拿腳墊,一個提酒壺,第三個捧次t經;貴族坐下來,一面喝酒,一面聽道。珒結z出來,神藉他傳道,大有能力,感動人,因用一個傳道人珒結z,把英國從死中救出來,改變社會風氣。你又如何?世人改變了你,抑是你改變世人?你若無力改變他們,他們就改變你。──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