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代上六3被神重用的女子】米利暗與摩西亞倫並題,一樣地位。其時以色列人中有許多婦女,只有米利暗的工作與神人摩西、大祭司亞倫並題,同樣被神使用;可見弟兄被神重用,姊妹也照樣被神重用。

有一個教會,不能算為很大教會,但這教會卻有其特點,姊妹們在曠山野嶺開會,竟有一二百人。有這樣的退修會,我想必有人在前頭,在姊妹中作工的──這是姊妹之作呀!

  古教會被壓迫時,有人被「瀝青」倒在頭上點火,有人被獅子撕裂,在英勇殉道的人中姊妹也不遜色。有一位姊妹申福沙,有七個孩子,她很有信心,被捉拿,官長問她肯不肯改變信仰,向偶像獻祭;她始終堅持信仰,不肯改變。官長將她頭髮吊起鞭打至將死,用石綁在身上,沉在河中活活淹死。她七個孩子跟隨在後面,亦同媽媽一樣至死不肯改變,堅心信主;由是分別被槍刺破喉嚨,紮胸,剖開心臟,割開肚臍,切開背脊,腰肢斬斷,或鋸裂身體而死,七個孩子也一個個跟收陞D捨命。這一母七子,是偉大的殉道者,你要注意,走在前頭的是個姊妹,七個男子跟有o偉大母親的步伐為主犧牲──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六3被神差遣的女子】米利暗也是被神差遣,有神的託付,在地上為神工作的。神差遣她在河邊有工作,就在其弟摩西身上成就拯救以色列人的大事。神用一個女子米利暗救了許多人。從前亞蘭王元帥乃縵家中的婢女以色列的小女子,祂就是神打發在乃縵家中作工的;她的信心救了乃縵,也彰顯神的能力。(王下五23)神又差遣米利暗帶領以色列婦女,無論是弟兄或姊妹,如肯將生命獻與主;神必記念,神必差遣,神也必使用。

  我在中國西北部見過一個姊妹,她生長在杭州一個很舒服的家庭,在中華神學院讀書,後來神看中她差遣她到西北工作。嘗盡了臥炕H,食黑面條,什糧,饅首,穿粗棉衣衭,出入騎驢……的生活。這個江南富家小姐,甘願為神到貧瘠的地區工作,我相信,神必記念她!神差遣她,也大大使用她。

  請記住,神差遣摩西,也差遣米利暗。各位,神有聲音說:「我可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你肯去嗎?快告訴神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神必會差遣你,使用你。──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六34「有歌唱的希幔。」】

這是很簡單的墓誌,極富有意義,從他的稱謂可以看出許多事來,這說明他整個品格,如果我們能以歌唱在主的會幕中事奉多好呢?

你是否願意成為一個歌唱者,不僅在主日,更是時常的,你所獻上的不只是歌喉,更是你的心靈,你歌唱的時候,不僅有陽光照入斗室,有花木在微風搖撼,也在喪失的痛苦,關上你的窗戶。你該記得幾個原則:第一,神將新歌放在你的口中。第二,你當完全奉獻自己。當燔祭一獻,就唱起耶和華的歌來。第三,你必須不到外地,在那不能唱耶和華歌的地方。

親愛的心靈,你要唱歌!沒有比聖詩更能迅速地驅除鬼魔的了。馬丁路德說:「讓我們歌唱,來逐趕魔鬼。」歌唱能加速朝聖者的腳步,這樣路途的遙遠與冗長就不足介意了。歌唱將天空帶進內心之中,歌唱使我們的動作有韻律,使聚會滿有讚美,任何動作都有感恩。歌唱吧!當時日昏暗,你要燃亮。當生命的屋子孤寂,應該有許多見不到的歌唱者,你在走向幽暗的山谷時要歌唱,你在那邊醒來時,必唱摩西與羔羊之歌。

──邁爾《珍貴的片刻》

 

【代上六49利未人的事奉】「在燔祭壇和香壇上獻祭燒香。」

  作為利未人,是命定的與別人不同,是神所特選的。利未人生來就是利未人,是出於神的安排,正如保羅生來有羅馬民籍。嚴格的說來,這說不上權利,也不是甚麼志願,犧牲,奉獻。正如使徒保羅所說的:在於“那把我從母腹堣嬪O出來,又施恩召我的神”(加一:15);因此,他有一種可說是與生俱來的奇妙負擔:“責任已經託付我了”(林前九:17)。

  按著恩賜的事奉

  利未支派的子孫,各有不同的職事,是由於不同的恩賜。今天在新約的教會,也是如此。才幹或知識,技能,不論是先天的,或是後天訓之練之的成果,不論如何聰明伶俐,能夠縱橫闢闔,都不能算是恩賜。恩賜是由神來的,是屬天的,是聖靈藉祂的器皿運行工作,為要成就神的旨意。(代上六:1-30

  歌頌讚美的事奉

  大衛設定人在耶和華殿中管理歌唱的事,按部就班供職。歌唱讚美是重要的工作,因為神“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詩二二:3)因此,不僅在地上,神的聖民當讚美祂,在天也有不停的讚美。(代上六:31-48

  獻祭燒香的事奉

  “亞倫和他的子孫在燔祭壇,和香壇上獻祭燒香,又在至聖所辦理一切的事,為以色列人贖罪,是照神僕人摩西所吩咐的。”(代上六:49-53)祭司作的是隱藏的工作,不是在外面奔走活動,卻是重要的工作。他們是在神面前為人民贖罪,作中保代禱的工作,擔當人的軟弱,把人的需要帶到神面前,把神的恩典帶下來。

  捨己救人的事奉

  利未支派沒有自己的地業,分散在各支派中間。他們不能成就自己的豐功,建立自己的偉業,不能擴展自己的疆土,卻住在逃城和利未城中,服事各支派。他們不能有顯著的成就,但他們犧牲自己,作殺牛宰羊類似的雜務,按部就班在聖殿堨N替以色列人事奉,而且使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逃城堙A不至於死亡。為了愛而事奉神,使別人得益處,而肯甘心捨己,不計較待遇,過信心的生活。(代上六:54-81
  求主今天興起,與神聯合的真利未人來。── 于中旻《歷代志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