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代上七6~12屬祂的,沒有一個被忘記而不數算的】便雅憫本是雅各的小兒子,神並沒有說他是小子,神對他的子孫數目格外清楚,連最微小零頭也不忽略,使每個神的百姓滿有安慰。主在世時曾說過一個道理,說天父連一隻麻雀也不忘記,何況人嗎?我住在平安大樓,我不知道平安大樓有多少麻雀,但神連最小的麻雀也不忘記。你我比麻雀貴重得多,難道神會忘記我們嗎?神說:“你們的頭髮被數過了”,我不知我有多少頭髮,可能人人不同,如指模一樣人人不同;我不知怎樣演算法,而主耶穌說「都被神數過」。神對每一根頭髮也數過,難道對祂的孩子還會忘記的嗎?真的信徒有多少?祂的兒女有多少?屬祂的人有多少?祂都數過,感謝主,祂沒有忘記我。我算不得什樣,祂記得我們一個一個不失落。

  作傳道人有一件很抱歉的事,因信徒多,常常碰到有人和自己點頭;但實在記不起他的名,因腦子記憶力有限,記得其面孔,忘其姓氏。有時想招呼,又想不起其姓名;不招呼,又不會被人說驕傲。要請原諒的,有時真的記不起姓名呀!雖然傳道人不記得,神卻記得,不會忘記你。你在神眼中,即使是最微小的如便雅憫,祂也不會忽[忘記。願這個恩典訊息,慈愛的事實能幫助你──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七23「以法蓮因為家裡遭禍。」】

以法蓮家裡遭禍,喪失了許多生命,因為他們得罪了迦得人,引起迦得當地人們的仇恨,而導致殘殺的事。那些當地的居民,原是迦南人。在以色列進駐迦南時沒有除滅他們。這就提醒我們,有時有溫良的性情可能沒有使我們有毅然的心志。

有些性情是我們從父母遺傳來的。酗酒的父母可能使兒女有那種飲酒的意向,甚至在中年仍無法克服。那些是當地的迦得人,到時候會殺害我們,除非我們嚴加防範。

如果我們讓步,就會導致無可挽救的痛苦。一經災禍,那痛苦的回憶經久不能磨滅。那些對我們的危害極大。我們縱敵,就開了門,將撒旦從外面引進來。

信心使我們得勝,凡信耶穌是神的兒子,也有聖靈在我們裡面居住。他必知道依靠神的能力,必不致跌倒,並且得蒙保守,直到進入神的國度。當靠聖靈行事,就不隨從肉體的情欲,因為情欲與聖靈相爭,聖靈也與情欲相爭。

──邁爾《珍貴的片刻》

 

代上七24建城的女子】「舍伊拉就是建築…的。」

  歷史中少有記載女子的名字;所有對女子的記載,後面往往跟著特別的事蹟。
  人類建城的歷史,是由殺兄弟的該隱開始的。那第一名刑事犯,受了神的咒詛,罪咎還在他的心中控告,他時時感到懼怕隨著。雖那時地面上只有他一家幾個人,他還是覺得需要保護自己:“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作以諾。”(創四:17)不僅是為了防衛,還存意留名後世。
  罪入了世界,非我族類的人也多起來,外邦人建城保守自己,鞏固勢力,伺機侵害神的子民;神的子民也有需要建城自保,也可以分別為聖,不與外人混雜。例如:約書亞修造亭拿西拉,住在其中(書一九:50);尼希米把故國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當作是破敗的象徵和羞辱(尼一:3),率領猶大餘民歸回後,也致力修造耶路撒冷的城牆;以斯拉則為了有牆垣而感恩(斯九:9)。
  以法蓮的家族繁衍,有男有女:

以法蓮又生以謝,以列;這二人因為下去奪取迦特人的牲畜,被本地的迦特人殺了。他的女兒叫舍伊拉,就是建築上伯和崙,下伯和崙與烏羨舍伊拉的。(代上七:21,24

  很多人重男輕女;但以法蓮家的男女,有賢有不肖,其差別多大:兩個兒子作搶牛賊,給人殺了;卑劣犧牲,盜劫未遂身先死,不僅害父親悲哀,也在外邦人中間留下了惡名。
  舍伊拉卻巾幗勝鬚眉,有卓越的成就。她雖然沒有米利暗的恩賜,作女先知(出一五:20);也不像女英雄士師底波拉,作“以色列的母”(士四:4,五:7);卻是成功的建築家。她的動機,不是出於罪疚懼怕,也不是為了自私自利,而是積極的為了社區的安全。所以她默默的耕耘,辛勤的經營;當然不止她一人獨自建造,必然善於管理,能夠以好的行動影響別人,一同建造。正如經上記著:“智慧的婦人建立家室;愚妄的婦人親手拆毀。”(箴一四:1)舍伊拉不愧智慧的婦人,她用不著爭取解放,要出人頭地,也沒有積存家財,卻留下美名。
  今天我們多麼需要婦女作建立家室的工作,最重要的家庭基地,是社會安全的保證,是神家發展的根本。── 于中旻《歷代志上箋記》

 

代上七30精壯大能的勇士】亞設的子孫,個個都是族長,是精壯的而不是衰敗的,軟弱的。如果是軟弱的就自顧不暇,不能為主。軟弱的,還要別人常常幫助,鼓勵,方好一些;這樣,又何能幫助別人,為主作戰?戰時我在貴州,見過有一批人,衣著不好,疲倦不堪,臉色不佳,行路無力,手拿飯碗也無力伸出,我問:「這些是什麼人?」有人說:「他們是壯丁。」唉!這樣骨瘦如柴的能稱為壯丁呵!非壯丁就不能作戰的,今日教會之信徒,是壯丁嗎!還是骨瘦如柴軟弱非常呢?民數記是專數數目的,出埃及時神要摩西數點有多少人能作戰的;摩西數出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人。(民一46)一個一個數出來,其條件為廿歲以上的成年的長大的──這是壯丁。神要這樣的人,才能打美好的勝仗。

  我有一個朋友,朋友的兒子戰時給他一封信說:「再沒有事比這事更丟臉更傷心了」,什麼事?原來這兒子應征去當兵,先受檢查,身上有六處不及格:可能心臟有事啦,肺有黑點啦,關節不靈活啦,耳聽不清楚啦……結果不被錄取。這兒子還說「當時出來之後,恨不得遁地死去了,因為不能為國出力,真是羞恥。」今日我們在神面前合格嗎?像我們這樣能為主作戰嗎?我們有羞恥的感覺嗎?──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

 

代上七30受過訓練的精兵】所謂兵不在多,必在精,若兵多而不精,打仗是無把握的。若受過訓練的精兵,集體行動,一條心,行伍整齊,一樣步伐,戰爭便有把握了。教會能否為神作戰,不是個人之事,乃是集體行動;照以弗所書的教訓,個個信徒都穿起全副軍裝,這樣才能成為基督的軍隊,為祂作戰。

  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軍隊最精銳是眾所週知的,他們受過特別嚴格訓練,同一個目標,肯聽命令。一次在非洲,中計敗下來,不得不投降了;當盟軍檢查降軍時,他們穿著整齊,儀容莊重,各樣修理潔淨,連臉也刮乾淨。盟國軍官見了這種軍容也為之搖頭嘆息,敗軍尚能如此,勝了更可以想像如何了。敗了仍不失為精兵本色,我們要諸事上顯出勝利者的神態。

  人看見基督工作認真,就會說教會到底是教會,人看見信徒生活認真,就會說信徒到底是信徒。願我們內有同一的心志,外有精兵的本色。在教會中不自相紛爭,不消耗力量,同心合意,為主的名打美好的仗。── 曾霖芳《歷代志上家譜精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