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上第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代上八13不同的領袖】「是驅逐迦特人的。」

  造成領袖的因素很多,領袖也有不同的類型。但不論其品質如何,總是會影響被領導的人。
  失敗的領袖:聖經記載:便雅憫支派,“以忽的兒子作迦巴居民的族長,被擄到瑪拿轄;以忽的兒子乃幔,亞希亞,基拉,也被擄去。”(代上八:6-7)也許是在迦南地有饑荒,為了飯碗,就低頭下氣負人的軛,到以東的瑪拿轄(代上一:40),被擄離開了應許之地。領袖的失敗,不是個人的事;一人被擄是全家被擄。正像家長一人得救了,雖不是保證全家得救的應許,如果他有美好的得勝見證,常會引致一家的蒙恩。教會也是如此,領袖的失敗影響全體;教會的失敗,是領袖的責任。
  得勝的領袖:“比利亞和示瑪,是亞雅崙居民的族長,是驅逐迦特人的。”(代上八:13)相反的,比利亞和示瑪,是得勝的領袖。非利士族的迦特人,比以色列人住在亞雅崙的歷史更悠久,是傳統的事實。但有為的領袖,不承認神的子民是命定被奴役的種子。如果他們不想作事,盡可推說環境不利,因為亞雅崙跟迦特太近;或說迦特種族優越,因為他們產生了許多的巨人,我們無法和他們相比,還是和平共存,讓他們佔領算了。但靠神的大能,起而驅逐迦特人,得著所應許的產業。
  平庸的領袖(代上八:28-32):耶路撒冷本來就是一座古老的王城,耶布斯人一直住在那堙C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以後,“猶大人不能把他們趕出去,耶布斯人卻在耶路撒冷,與猶大人同住。”(書一五:63)直到大衛攻克耶路撒冷的上城,才趕出耶布斯人,稱為大衛城,就是錫安的保障。(撒下五:6-9)在此之先,毗鄰的便雅憫支派,不少住在耶路撒冷和附近的地方;他們中有些“著名的族長…和他們的弟兄”。不過,有其名的未必有其實,有位的未必有為。這些人有神的應許,卻樂於跟耶布斯人相安無事;耶布斯人住上城,他們就住下城,過著混雜的生活,一直這樣過下去,過了幾百年。教會中有了這種著名的族長,真是不幸;他們苟且偷安,無志便無事,以平庸為平安,滿足於守成而不求進取,必然成為低沉的死水。
  背逆的領袖:便雅憫的偉人是掃羅,是以色列的第一位君王,可惜他有始無終,被神棄絕(代上八:33),累及兒子。
  我們所需要的,是有信心的領袖。是你嗎?── 于中旻《歷代志上箋記》

 

【代上八33~34「伊施巴力……米力巴力。」】

巴力是西頓的偶像,也是鄰邦敬奉的神明。這偶像是代表太陽與其生產力。在敬拜的禮儀上很多淫穢的舉動。掃羅的眾子有這樣的名字,正說明掃羅王朝敗落與一切厄運秘密的原因。在他王朝的早期,他對耶和華是忠信的,他兒子的名字是約拿單——耶和華的恩賜。但是以後他漸漸驕傲起來自打自負。他轉向巴力,以致耶和華的靈就離開他,惡魔進入他的心,填上神的地方,好似風沖入空間。

約拿單為他兒子命名:米力巴力,意思是與巴力為敵,他要在兒子的名字上表明對巴力的憎惡,以及反對父親拜偶像敗國的舉動,可見他內在深切的虔敬與高貴心靈的誠意,他始終效忠於神,決不受他父親治國陰影的影響,這可能使大衛與他友好的主因。

一個家庭的和美,需要全家一體敬畏神。一敬虔為首要的,必有平安與福祉。父母必須在敬虔上琱[,是多麼重要呢!掃羅家庭與國家的敗落,起始於他個人的不忠,他危害國家的罪,實在無可估計的。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