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代下十一1「羅波安來到耶路撒冷,招聚猶大家和便雅憫家,共十八萬人,都是挑選的戰士,要與以色列人爭戰,好將國奪回再歸自己。」

  〔呂振中譯〕羅波安來到耶路撒冷,便召集了猶大家和便雅憫家、十八萬能作戰的精兵,要同以色列人交戰,好將國權奪回、再歸羅波安。

  〔暫編註解〕作者略去耶羅波安為北方諸支派擁立為王的事,其他部分仍依《王上》十二2124的記述。他筆下的“以色列”和《王上》不同,不專指北國(十16),常用來指南、北兩國(十一3,13;十二1),例如3節,他用“住猶大、便雅憫的以色列眾人”,猶大和便雅憫仿佛成了地理名詞,而“以色列眾人”意味這個民族並未分裂。此種用法在書中屢見不鮮。

         猶大家和便雅憫家。猶大支派和便雅憫支派現在組成南方王國,一般稱為猶大王國。便雅憫支派原與以法蓮支派結盟,但是猶大的首都設立在與便雅憫接壤的耶路撒冷,可能是影響便雅憫與猶大結合的因素之一(見王上12:21注釋)。

         共十八萬人。這是一個適中的數位,可能指南方兩個支派中可以從軍的人數。在進入迦南地時,猶大有76,500人,便雅憫有45,600人(民26:22,41),可以從軍的人數共有122,100人。在大衛的時代,猶大有500,000人(撒下24:9)。據《歷代志》記載,在亞比雅的時代猶大王國的兵力是400,000人(代下13:3);亞撒時代是580,000人(代下14:8);約沙法時代是1,160,000人(代下17:14-18)。

         11:1  迷信權力的人,以為力量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卻不知真正的力量是來自愛……羅波安的愚昧使國家分裂,他還想用武力將國家統一。但是,真正的統一和合一,絕不能靠武力,必須出於人民甘心樂意的臣服。如果你想你的雇員、兒女或別人對你效忠,你就要以愛心對待他們,千萬不要強迫人順從。

       1-4  羅波安聽從耶和華的話:放棄奪回北國。

 

【代下十一2「但耶和華的話臨到神人示瑪雅說:」

  〔呂振中譯〕但是永恆主的話卻傳與神人示瑪雅,說:

  〔暫編註解〕看《王上》十二22注。

       示瑪雅是羅波安統治期間猶大的一個先知(見代下12:5-8,15)。

 

【代下十一3「“你去告訴所羅門的兒子猶大王羅波安和住猶大、便雅憫的以色列眾人說,」

  〔呂振中譯〕『你去告訴所羅門的兒子、猶大王羅波安、和在猶大便雅憫的以色列眾人說:

  〔暫編註解〕本書喜用房屋、城邑的建造來傳達一國一王蒙神祝福得享興旺的信息。本節至12節所列城邑位於猶大地東、南與西三面,有山地也有山谷,重要道路網中心的城市都包括在內。羅波安修築這些城邑,當為加強防禦,以抗可能來自這三方面的鄰國的攻擊:但獨缺北方。有幾個解釋:1,羅波安希望南、北雙方可化戾氣為祥和,仍歸一統;2,耶路撒冷靠近北陲,應該加強防禦的更北的城市,此時均不在他的控制下;3,他認為來自兄弟之邦的武裝威脅不大,暫時毋須加強設防。

       這些修築的城市若依東、西、南三面來分,東面自北到南依次有伯利琚B以坦、提哥亞、伯夙(67節);西面自北到南依次有亞杜蘭、瑣拉、亞西加、梭哥、亞雅侖、迦特、瑪利沙;南面自西往東依次有拉吉、亞多萊音、西弗、希伯侖。考古學家在其中若干城市掘得的資料,證明確有修築防城的跡象。

     「以色列眾人」:這詞在本書不單指北國百姓,也用於南國人(參12:1, 6)。

         可能指住在猶大和便雅憫領土上的北方支派成員,但並不一定(見王上12:17注釋)。

 

【代下十一4「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可上去與你們的弟兄爭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於我。’”眾人就聽從耶和華的話歸回,不去與耶羅波安爭戰。」

  〔呂振中譯〕「“永恆主這麼說:你們不可上去,不可同你們的族弟兄交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於我的。』眾民聽從永恆主的話就回家,不去攻擊耶羅波安了。

  〔暫編註解〕見王上12:15注釋。神的旨意當然不是讓大衛的王國分裂成為兩個國家。神希望以色列行在祂的道上,通過傳道工作使祂的名傳遍全地。可是當以色列人我行我素,離棄神的時候,祂就撤回保護的手,毀滅的勢力不可避免地乘虛而入。從這個意義上說,王國的分裂是出於神的。

       11:4  神為何會容許以色列國一分為二?面對人與人之間的裂痕,我應用甚麼態度去面對?神為甚麼容許耶羅波安的叛變?因為以色列人偏離祂,神以此施行處罰(參王上11:11),也可能是想挽救羅波安的王國,免得它完全傾覆。神藉此保持大衛譜系相傳,好使祂的計劃得以延續,使彌賽亞仍從大衛的後裔而出(參撒下7:16)。我們在看到分裂,尤其是教會中有了分裂的時候,真不知道神要我們怎樣做。神固然希望合一,但我們在盡力使雙方和好時,要明白只有神透察未來,祂有時會容忍分裂,好達成祂更偉大的目的。

 

【代下十一5「羅波安住在耶路撒冷,在猶大地修築城邑,」

  〔呂振中譯〕羅波安住在耶路撒冷;他在猶大修造了城邑做堡障。

  〔暫編註解〕512 這段敘述羅波安受到埃及入侵的威脅(一二24),於是在國土南部和西部的城市加強了防禦;這是列王紀上沒有記載的。

     5-12  堅固南面的邊防:國家分裂後,羅波安便開始修築南面、東面與西面的防線,工程顯然在埃及王示撒來侵時仍未完成(參12:2)。 北界沒有增設防備,大概是因為羅波安無意劃定北面國界,以便收復北面失地;又或者耶京以北實際上缺乏天險,難以建築城堡。

         5-12節記錄了羅波安在猶大修築防禦的城邑。這個資料在《列王紀》裡是沒有的。所提到的城市都在國家的南部和西部,目的是為了防禦埃及。採取這些防禦措施是因為示撒的侵略策略(見代下12:2-9;王上14:25,26)。

 

【代下十一6「為保障修築伯利琚B以坦、提哥亞、」

  〔呂振中譯〕他修造了伯利恆、以坦、提哥亞、

  〔暫編註解〕伯利。在耶路撒冷以南約8公里(見創35:19注釋)。

       以坦。在伯利琣隢n4公里。

     提哥亞。在伯利琤H南8公里(見代上2:244:5;撒下14:2,4,9;代下20:20;摩1:1)。

 

【代下十一7「伯夙、梭哥、亞杜蘭、」

  〔呂振中譯〕伯夙、梭哥、亞杜蘭、

  〔暫編註解〕伯夙。在猶大山區(書15:58),希伯倫以北6.4公里。

       梭哥。在伯利琣镼_偏西約22.5公里(見代下28:18;書15:35;撒上17:1)。

     亞杜蘭。大衛時代所提到的一個堡壘(撒上22:1)。後來也有提到(尼11:30;彌1:15)。亞杜蘭與示非拉接壤。

 

【代下十一8「迦特、瑪利沙、西弗、」

  〔呂振中譯〕迦特、瑪利沙、西弗、

  〔暫編註解〕迦特。一座非利士城市,通常為非利士人所控制(王上2:39-41;摩6:2)。

       瑪利沙。在示非拉(見書15:44)。亞撒在這裡戰敗古實王謝拉(見代下14:9,10注釋)。

     西弗。在猶大南部(見書15:24)。

 

【代下十一9「亞多萊音、拉吉、亞西加、」

  〔呂振中譯〕亞多萊音、拉吉、亞西加、

  〔暫編註解〕亞多萊音。可能是杜拉(Dûrā),希伯倫西面約8公里的一個山村。

       拉吉。在猶大低地的一個重要城鎮(見書15:39;王下14:1918:14;彌1:13),在耶路撒冷西南約二十五英里。

     亞西加。在猶大的示非拉地區拉吉的東北(見書10:10,11;撒上17:1;尼11:30)。

 

【代下十一10「瑣拉、亞雅侖、希伯侖。這都是猶大和便雅憫的堅固城。」

  〔呂振中譯〕瑣拉、亞雅崙、希伯崙:這些都是猶大和便雅憫的堡障城。

  〔暫編註解〕瑣拉。但支派的一個城鎮(見書15:3319:41;士13:2,2516:3118:2,11;尼11:29)。

       亞雅侖。在耶路撒冷西北22.4公里。原來分給但支派(書19:42),後被指定為哥轄族利未人的城(書21:20,24)。

     希伯倫。位於耶路撒冷西南偏南30.4公里的一個重要城市)(見創23:2;代上3:16:55,5711:1)。

 

【代下十一11「羅波安又堅固各處的保障,在其中安置軍長,又預備下糧食、油、酒。」

  〔呂振中譯〕羅波安又將這些堡障防守得很堅固,安置將官在堶情A貯藏着糧食、油、酒;

  〔暫編註解〕「軍長」:即指揮官。

       這些城市不僅加固,而且儲備糧食,能經得起長期的圍攻。

 

【代下十一12「他在各城裡預備盾牌和槍,且使城極其堅固。猶大和便雅憫都歸了他。」

  〔呂振中譯〕又在各城各邑設備了大盾牌和槍,將城防守得極其堅固。這樣、猶大和便雅憫就都隸屬於他。

 

【代下十一13「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都從四方來歸羅波安。」

  〔呂振中譯〕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各從他們的境界立定腳跟來擁護羅波安。

  〔暫編註解〕北方各支派中人歸向猶大的事,以後續有記載;作者似在向復國後仍居北方的以民,呼喚回歸。

         失業的祭司和利未人離開北方王國,到南方去參加聖殿中耶和華的崇拜。

         13~14 耶羅波安登基後不久(參看王上一二31的腳註)及其後(留意14節的“和他的兒子”),忠心的祭司和利未人便從以色列移居到猶大。

         11:13-14  誰有權設立祭司?耶羅波安有沒有這個權力?國家分裂以前,以色列人集中在耶路撒冷敬拜神,百姓一年三次,聚在那裡守三個大節期,其他的日子由散居全國各地的祭司和利未人,在各支派的地域內為他們主持敬拜和禮儀。祭司和利未人管獻祭,教導神的律法,鼓勵百姓繼續信靠神,防避異教的影響。國度分裂以後,以色列的新王耶羅波安認為這些祭司和利未人是新政權的威脅,因為他們仍然保持對耶路撒冷的忠誠。於是他就設立自己的祭司,禁止利未人供職,逼得他們遷往南國。他所立的異教祭司鼓勵百姓拜偶像,這個新國家既然沒有屬靈的領袖,就陷入棄絕神的危機中。

       1317這是相當終於好的一段記事,說明:1,對神信實的必蒙祝福(17節);2,耶羅波安在北國開始敬拜偶像,背離正道(15節);3,因為北國背叛神和南國忠於神,北國諸支派中忠信之人紛紛歸向南國,來到耶路撒冷敬拜耶和華神(1314,16節)。

     13-17  祭司與利未人歸附羅波安:聖職人員因堅持耶京的聖殿才是唯一敬拜神的地方,另因被禁止在北國工作,就從北方投奔南國。

 

【代下十一14「利未人撇下他們的郊野和產業,來到猶大與耶路撒冷,是因耶羅波安和他的兒子拒絕他們,不許他們供祭司職分事奉耶和華。」

  〔呂振中譯〕利未人撇下了他們郊野的牧場和產業,來到猶大和耶路撒冷,是因為耶羅波安和他兒子們屏絕了他們,不許他們當祭司來事奉永恆主;

  〔暫編註解〕郊野。即城郊的牧場(見利25:34;民35:2-5,7;見書14:4注釋)。

         他們的產業。參利25:29-34

         拒絕。耶羅波安出於策略設立宗教的儀式和崇拜的中心,與耶路撒冷侍奉耶和華的儀式完全不同(王上12:26-33)。他希望這樣做使他的臣民斷絕與南方首都的聯繫。

       14-15   耶羅波安與北國的君王都拜偶像,又立凡民作祭司,罪上加罪。(參王上12:31; 13:33

 

【代下十一15「耶羅波安為邱壇、為鬼魔(原文作公山羊)、為自己所鑄造的牛犢設立祭司。」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卻為邱壇、為野山羊神、為自己所造的牛犢設立了祭司。

  〔暫編註解〕“為鬼魔”。山羊模樣的偶像。參看利未記十七章17節的腳註。“牛犢”。參看列王紀上十二章28節的腳註。

       「鬼魔」:參利17:7注。

     設立祭司。耶羅波安通過設立自己的祭司,在敬拜耶和華的儀式中排斥利未人,直接打擊了獻祭制度,及其所代表的維護神崇拜的意義。

         邱壇。但和伯特利是北方王國的兩個崇拜中心(王上12:29-31),而在全國其他地方也都建有邱壇,在那裡舉行新宗教的崇拜儀式(見王上13:32)。

         為鬼魔。神把偶像崇拜的卑劣形式視為鬼魔崇拜(見申32:17;詩106:37,38;林前10:20)。耶羅波安的宗教政策為偶像崇拜的腐敗形式進入以色列打開了門路,敗壞了人心,使他們更加遠離神。

 

【代下十一16「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以色列神的,都隨從利未人,來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族派中凡立定心意尋求永恆主以色列之神的、都隨從利未人,來到耶路撒冷、向永恆主他們列祖的神宰獻祭牲。

  〔暫編註解〕凡忠於神的百姓,都上耶京聖殿去祭祀神。這裡強調聖殿是唯一真正敬拜神的地方。來自各支派的人大概不僅在聖殿祭祀,可能也在猶大境內定居(參15:9)。

       隨從利未人。即隨從祭司和利未人前往猶大和耶路撒冷(第13,14節)。

     來到耶路撒冷。這些人移居到猶大。他們離開以色列到猶大的目的是希望有機會參加耶路撒冷的崇拜。耶羅波安的政策是防止人去耶路撒冷參加崇拜。在亞撒年間,又有忠心敬拜耶和華的人移居南方王國(代下15:9)。

         11:16  神才是人惟一所必須跟隨的,我所跟隨的,會否偏離了這條惟一的路?這些祭司和利未人順從神,不順從耶羅波安,他們以行動保持南國的完整,鞏固了他們屬靈的力量。後來北國大多數百姓皆隨從君王邪惡的安排,希望妥協得利。我們千萬不要效法他們把神的教訓當耳邊風,只求屬世的利益。

 

【代下十一17「這樣,就堅固猶大國,使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強盛三年,因為他們三年遵行大衛和所羅門的道。」

  〔呂振中譯〕這樣,他們就要使猶大國堅固,使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強盛了三年,因為他們遵大衛和所羅門的道路行了三年。

  〔暫編註解〕根據十二2,羅波安似在登基後第四年離棄正道,第五年便受到埃及王示撒的攻擊。

       分國後最初三年,羅波安遵行神的道,於是國家強盛。

     就堅固猶大國。祭司和虔誠敬拜神的人移居猶大,無疑促進了南方王國宗教生活的熱情,有助於國家道德力量的鞏固。

         三年。敬拜耶和華的人從北方移居過來,發生在羅波安執政的頭三年。當時他還是忠於公義原則的(見代下12:1)。

 

【代下十一18「羅波安娶大衛兒子耶利摩的女兒瑪哈拉為妻,又娶耶西兒子以利押的女兒亞比孩為妻。」

  〔呂振中譯〕羅波安娶了大衛的兒子耶利摩的女兒〔傳統:兒子〕瑪哈拉做妻子;瑪哈拉也是耶西的兒子以利押的女兒亞比孩的女兒;

  〔暫編註解〕東方民族都以家族繁衍為福。本段為《歷代志》所獨有,說明神祝福忠信的王。

       「耶利摩」:未見於大衛的家譜上,可能他是大衛一個妃妾的兒子。

     「以利押」:為耶西的長子(代上2:13)。

         耶利摩。別處沒有提到他是大衛妻子所生的兒子(撒下3:2-55:14-16;代上3:1-914:4-7)。他可能是大衛嬪妃的的兒子(代上3:9)。

         以利押的女兒。可能是孫女。希伯來語的“女兒”也可以指更遠的後代(見代上2:7注釋)。大衛長兄的女兒(撒上17:13)不大可能成為大衛孫子的妻子。

         18-23  羅波安的家室:東方人一向認為大家庭是神的祝福。

 

【代下十一19「從她生了幾個兒子,就是耶烏施、示瑪利雅、撒罕。」

  〔呂振中譯〕她給羅波安生了幾個兒子:就是耶烏施、示瑪利雅、撒罕。

 

【代下十一20「後來又娶押沙龍的女兒瑪迦(十三章二節作烏列的女兒米該雅),從她生了亞比雅、亞太、細撒、示羅密。」

  〔呂振中譯〕他娶了她以後、又娶押沙龍的孫女〔傳統:女兒〕瑪迦;瑪迦給他生了亞比雅、亞太、細撒、示羅密。

  〔暫編註解〕“瑪迦”。押沙龍的孫女。參看列王紀上十五章12節的腳註。

       「押沙龍的女兒瑪迦」:參王上15:2注。

     瑪迦可能是押沙龍的孫女(見第18節注釋),因為她瑪是他的獨女兒(見王上15:2注釋)。

 

【代下十一21「羅波安娶十八個妻,立六十個妾,生二十八個兒子,六十個女兒;他卻愛押沙龍的女兒瑪迦,比愛別的妻妾更甚。」

  〔呂振中譯〕羅波安娶了十八個妻子、六十個妾,生了二十八個兒子、六十個女兒;他卻愛押沙龍的孫女〔傳統:女兒〕瑪迦、勝過愛所有的妻妾。

  〔暫編註解〕關於瑪迦的來歷,看《王上》十五1注。有的人認為瑪迦究為押沙龍的女兒抑孫女,得看此處的押沙龍是否即大衛的兒子押沙龍。若為另一同名的人,則毋須強求解釋。

       羅波安像他父親所羅門一樣,娶了許多妃嬪,違背律法的教導(比較王上一一1;申一七17)。

 

【代下十一22「羅波安立瑪迦的兒子亞比雅作太子,在他弟兄中為首,因為想要立他接續作王。」

  〔呂振中譯〕羅波安立了瑪迦的兒子亞比雅做太子,在他弟兄中為首,因為想要立他作王。

 

【代下十一23「羅波安辦事精明,使他眾子分散在猶大和便雅憫全地各堅固城裡,又賜他們許多糧食,為他們多尋妻子。」

  〔呂振中譯〕羅波安辦事精明;他使他的眾兒子分散在猶大和便雅憫各地各堡障城,又賜給他們許多糧食,為他們多尋妻子。

  〔暫編註解〕意思是:羅波安派眾子駐守全國各地,並為他們娶妻。

       「辦事精明」:大抵指下半節裡羅波安安排眾子在各城堡居住一事;此舉可使他們安定下來,不與太子亞比雅爭奪王位繼承權, 又可加強對各地的控制。

         辦事精明。把兒子分散到猶大各地擔任要職,在王位之外還發展地方的利益,羅波安聰明地擴大了自己王國的利益。

         多尋妻子。妻妾多被視為王權和財富的標誌之一。但這是神所不喜悅的(申17:17)。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