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代下十二1「羅波安的國堅立,他強盛的時候就離棄耶和華的律法,以色列人也都隨從他。」

  〔呂振中譯〕羅波安的國權一堅立,他一強盛、就離棄了永恆主的律法;以色列〔指着猶大而言〕眾人也都同着他。

  〔暫編註解〕埃及王示撒入侵猶大的事見《王上》十四2528。本節至12節雖記同一事,但材料較多,說明一個人只要肯悔悟(6節),總可得到神的拯救(7,12節)。

       “離棄耶和華的律法”。實行迦南人的偶像膜拜(王上一四22,23)。

     羅波安於在位第四年開始拜偶像離棄神(參王上14:22-24;代下14:3),以致神要刑罰他,容許示撒翌年入侵(2)。

         顯然發生在羅波安第三年以後(代下11:17)。關於羅波安統治期間的罪惡,《列王紀》的記錄詳細得多。說百姓興建邱壇,立柱像和木偶,還鼓勵雞奸等可憎惡的行為(見王上14:22-24注釋)。

         12:1-2  風雨之時我知道以信心仰望神,但在安舒的日子裡,也要有不懈的渴求?這……這裡所說的“以色列”,是指南國猶大。羅波安在位的頭三年,盡心順服神,猶大國便強盛,可惜,在他的聲望與權勢到巔峰的時候,卻離棄了神,結果受到挫敗,神容許埃及征服他們。為何神會如此行呢?基督徒能處艱難,卻不易處安逸,在患難之日我們尋求神,安逸卻使我們感到自負自滿。當你凡事順利的時候,要留心持守你的信仰。

 

【代下十二2「羅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因為王和民得罪了耶和華。」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打耶路撒冷;因為王和眾民都對永恆主不忠實。

  〔暫編註解〕“示撒”。參看列王紀上十一章40節的腳註。這次攻擊在主前925年進行,加納(Karnak)神廟的牆上也刻載此事。

         有關示撒的事蹟,參王上14:25-28注。他入侵以色列地,意圖維持該區的控制,卻成就了神管教羅波安的目的。

         12:2  示撒入侵猶大的記載也見列王紀上14章,出兵的歷史背景是──在埃及的碑文之中,有示撒軍隊侵略以色列的記載,說他們向北邊直打到北國加利利海。埃及以前是世界強國,此時已經雄風不再,但示撒想重振國家過去的威榮,所以出兵。他的兵力雖然不足以征服猶大與以色列兩國,卻能摧毀猶大的主要城市,佔據貿易通道,並造成猶大與以色列人民之間的不和。

       23示撒為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建立人,考古學家在尼羅河畔的亞孟神廟壁上發現示撒自己寫的記功文,其軍隊不只攻取耶城,且遠達北方一百五十多個城邑,包括米吉多。看《王上》十四25注。所載戰車數目與同時代其他有戰車的近東國家比較,1200輛這個數字是可以接納的。但“馬兵六萬”則屬過大,或為“六千“之誤。

     2-12節記錄埃及王示撒的入侵,比相應的王上14:25 -28要詳細得多。埃及王示撒在凱爾奈克的阿蒙大殿的牆上刻下了這次的入侵,列出了猶大和以色列城鎮的名字(見王上14:25注釋)。

 

【代下十二3「示撒帶戰車一千二百輛,馬兵六萬,並且跟從他出埃及的路比人、蘇基人,和古實人,多得不可勝數。」

  〔呂振中譯〕示撒帶着戰車一千二百輛、駿馬六萬,跟那些從埃及和他同來的無數眾兵:就是路比人、蘇基人和古實人。

  〔暫編註解〕路比和蘇基都是北非洲的地區。有人認為路比人即衣索比亞人,蘇基人就是利比亞人,古實人來自尼羅河上游地區。這些都是埃及的雇傭兵。

       “路比人”。北非的利比亞人。“蘇基人”。不能確定,可能也是利比亞族裔的人。以色列連同猶大,在此次入侵中受到蹂躪。

     「路比人」、「蘇基人」、「古實人」:他們都是埃及的雇傭兵。蘇基人史載不詳,路比人是埃及西面的民族,古實人則為埃及南面的民族。

         戰車一千二百輛。這些有趣的細節,如埃及軍隊的規模和結構,《列王紀》沒有提到。

         路比人。或利比亞人,住在北非部,埃及西面。這裡的居民眾經常進入埃及,與埃及人混合,在埃及雇傭軍中服役。示撒即示撒一世,是大約西元前950-750年統治埃及的利比亞王朝的第一個國王。在代下16:8;鴻3:9;但11:43中也提到利比亞人。

         蘇基人。尚未被確認。可能是北非的少數民族。

         古實人(埃塞俄比亞人)。古實是埃及南面蘇丹或努比亞一帶的通稱。古代的古實就是指這個地區。但不要現代的埃塞俄比亞混淆,因為她更靠東南一些。

 

【代下十二4「他攻取了猶大的堅固城,就來到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他攻取了屬猶大的堡障城,就來到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羅波安堅固城似乎落入了示撒的手中。在凱爾奈克的刻字裡只有兩個地名可以辨認:梭哥和亞雅侖(代下11:7,10,見第2節注釋)。

 

【代下十二5「那時,猶大的首領因為示撒就聚集在耶路撒冷。有先知示瑪雅去見羅波安和眾首領,對他們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離棄了我,所以我使你們落在示撒手裡。’”」

  〔呂振中譯〕那時猶大的首領由於示撒的緣故就聚集在耶路撒冷;有神言人示瑪雅去見羅波安和眾首領,對他們說:『永恆主這麼說:是你們離棄了我,我纔離棄了你們在示撒手堙C

  〔暫編註解〕聚集。由於小城市被佔領,猶大的眾首領退到了耶路撒冷。

       示瑪雅。《列王紀》沒有記錄示瑪雅傳給羅波安和猶大眾首領的信息。《歷代志》作者經常指出犯罪的可悲結局和順從的福氣。

     我使你們。這句話說明神處理犯罪的一般方法。當祂的子民離開祂並陷入罪中的時候,神就收回祂保護的手,讓邪惡的勢力進來實施懲罰。

 

【代下十二6「於是王和以色列的眾首領都自卑說:“耶和華是公義的。”」

  〔呂振中譯〕於是以色列〔指着「猶大」而言〕的首領們和王都自己謙卑說:『永恆主是公義的。』

  〔暫編註解〕自卑。驕傲的尼尼微人在懲罰的威脅面前自卑了,得到了神的憐憫(拿3:5-10)。懲罰也使猶大屈膝懺悔。

         耶和華是公義的。百姓承認神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乃是公義的。

       6~7 這事例說明第七章14節的應許如何得著應驗。

         12:6-8  只要悔悟,人總有得拯救的機會,只怕把罪深藏在心底,影響與神的關係而不自覺……以色列的首領謙卑、認罪,承認神的處罰是公義的,神就減輕對他們的責罰。只要肯悔改,永遠不會太遲,即使你受神懲罰才悔改,神仍會憐憫。不管我們以前做過甚麼,神都願意與我們相交。你現在是否因犯罪而掙扎不安?認罪、謙卑,神的憐憫之門就必向你敞開!

 

【代下十二7「耶和華見他們自卑,耶和華的話就臨到示瑪雅說:“他們既自卑,我必不滅絕他們;必使他們略得拯救,我不藉著示撒的手將我的怒氣倒在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永恆主見他們自己謙卑,永恆主的話語就傳與示瑪雅說:『他們既自己謙卑,我就不滅絕他們;我乃是要使他們暫時得搭救;我不藉着示撒的手將我的烈怒倒在耶路撒冷上頭。

  〔暫編註解〕耶和華見他們自卑。神不喜悅罪人自討苦吃,而是一直關注他們是否願意離開罪惡,使懲罰的威脅解除(見結18:30-32)。

         略得拯救。懲罰已經臨到,神現在要實施挽救,不使他們因自己的罪而完全毀滅(見代下12:12;拉9:13;賽1:9)。

         在耶路撒冷。由於百姓的悔改,耶路撒冷立即毀滅的威脅解除了。但毀滅的恐懼依然籠罩在該城之上。如果百姓堅持犯罪,毀滅就終將臨到。

       7-8  這預顯言示猶大雖受制於埃及,但不會長久。

 

【代下十二8「然而他們必作示撒的僕人,好叫他們知道,服事我與服事外邦人有何分別。”」

  〔呂振中譯〕雖然如此,他們卻必作示撒的僕人,好叫他們知道服事我跟服事四圍各地的外國人有甚麼分別。』

  〔暫編註解〕使他們知道以神為主,和讓外邦的君主統治他們有什麼區別。神要他們體會到離開神,蹈上罪途,就是把自己出賣給多麼殘忍的暴政。

         12:8  離棄神使人落入了浪子的飄泊中,付上多少冤枉的代價……猶大人不順服神的代價就是要服事外邦人的君王。首領以為憑自己的力量足以成功,其實大錯特錯。我們悖逆神,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生活之中若不理會神,我們屬靈上的損失,必定大過經濟上的收穫。

 

【代下十二9「於是,埃及王示撒上來攻取耶路撒冷,奪了耶和華殿和王宮裡的寶物,盡都帶走,又奪去所羅門製造的金盾牌。」

  〔呂振中譯〕於是埃及王示撒上來攻打耶路撒冷;他奪取了永恆主之殿的寶物、和王宮的寶物:所有的他盡都奪取:又把所羅門所造的金盾牌也奪了去。

  〔暫編註解〕看《王上》十四26注。

       “金盾牌”。參看列王紀上十章1617節的腳註。

     示撒攻陷耶京,除了搜掠聖殿和王宮的寶物外,還取去放在軍械庫的金盾牌(參王上10:16-17; 代下9:15-16)。

         大衛和所羅門所收集奉獻給神的聖殿寶物,現在落入異邦君主的手中。自命為神兒女的人,因犯罪而使自己和神蒙羞。

 

【代下十二10「羅波安王製造銅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給守王宮門的護衛長看守。」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造了銅的盾牌去代替那些金盾牌,交付在看守王宮門的衛兵長手堙C

  〔暫編註解〕金盾牌據認為是王室衛隊使用的(見代下9:16注釋)。現在交給護衛長的是銅盾牌。“護衛”(rasim),直譯為“奔跑者”。在撒上22:17譯為“侍衛”。在王上1:5裡譯為“奔走”者。所涉及的似乎都是“衛士”之意。

         12:10-11  浮誇的外觀若沒有豐富的內涵配合,則僅是虛榮而已;我們的生活……所羅門放在聖殿之中的純金盾牌,竟換成價廉的銅盾牌,這是何等的荒唐。羅波安想保持昔日光榮的裝飾外貌,可惜銅畢竟比不上金。我們生活不再以神為中心,卻要維持基督徒生活的外表,實屬膚淺;外表的美麗須是發自於內心的聖潔。

 

【代下十二11「王每逢進耶和華的殿,護衛兵就拿這盾牌,隨後仍將盾牌送回,放在護衛房。」

  〔呂振中譯〕王每逢進了永恆主之殿,衛兵總拿起這些盾牌來,隨後又送回到守衛室堙C

 

【代下十二12「王自卑的時候,耶和華的怒氣就轉消了,不將他滅盡,並且在猶大中間也有善益的事。」

  〔呂振中譯〕王既自己謙卑,永恆主的怒氣就轉消,不將他滅盡。而且在猶大中還有良好的現象。

  〔暫編註解〕「善益的事」:即敬虔的事(參19:3)。

 

【代下十二13「羅波安王自強,在耶路撒冷作王。他登基的時候年四十一歲,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羅波安的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在耶路撒冷作王,增強了自己的權勢。羅波安登極的時候是四十一歲;他在耶路撒冷作王有十七年;這耶路撒冷是永恆主從以色列眾族派中為立自己的名所選擇的城。羅波安的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

  〔暫編註解〕「羅波安王自強」:有兩種解釋:1 連接上文,指羅波安受挫於示撒後,使國家重新振作起來;2 屬結語部分,指羅波安早年的善政。

         自強。說明羅波安從示撒入侵所造成的後果中恢復過來。

         四十一歲。由於所羅門執政四十年(代下9:30),羅波安可能是所羅門登基的前一年出生的。

       13-16  羅波安生平總結:總括羅波安的一生,雖然起初遵行神的道,但後來卻拜偶像,不專心事奉神,被作者評為「行惡」的君王。

 

【代下十二14「羅波安行惡,因他不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

  〔呂振中譯〕羅波安行了壞事,因為他不立定心意尋求永恆主。

  〔暫編註解〕本句解釋羅伯安犯罪的原因。從此以後,王位的繼任者都得到或善或惡的評價(見代下14:220:3221:6)。

         12:14  “不立定心意尋求神”成了羅波安一生的註腳,我會期望神對我一生的評語是甚麼?羅波安悲慘的一生,是因為“他不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人若罔顧神的心意,真是危險。神要我們對祂專一、堅定不移,我們要完全信靠祂,否則就會與神隔絕。

 

【代下十二15「羅波安所行的事,自始至終不都寫在先知示瑪雅和先見易多的史記上嗎?羅波安與耶羅波安時常爭戰。」

  〔呂振中譯〕羅波安的事,始末不是都寫在神言人示瑪雅和見異象者易多的記錄上〔原文加:以便登記家譜〕麼?羅波安和耶羅波安二人日常不斷有戰事。

  〔暫編註解〕看《王上》十四30注。

       示瑪雅的記載為本書提供了部分原始資料(一一2;一二5)。

     參代下9:29。第15,16節記錄羅波安統治的結束。記錄列王統治的結束,通常採用這種格式(見代下13:2214:116:13,1421:1等)。相應的記錄在王上14:29-31

 

【代下十二16「羅波安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裡。他兒子亞比雅接續他作王。」

  〔呂振中譯〕羅波安跟他列祖一同長眠,埋葬在大衛城堙C他兒子亞比雅接替他作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