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代下十1「羅波安往示劍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

 

【代下十1 示劍】選擇示劍作為高峰會議的場地暗示兩件事實:(一)羅波安在政治地位上比大衛弱;撒母耳記下五1記載各支派的首領來到大衛的首都希伯侖,承認他的王權。(二)此地位於與前王國時代之領袖約書亞(書二十四)息息相關,並在祭儀上作為耶路撒冷競爭對手(見:王上十二25的注釋)之地區的心臟;在這裡舉行會議使羅波安進一步陷於不利處境。羅波安離開自己的權力中心前來此地,其實是冒了很大的險。會議地點的選擇,已經為他在談判之時缺乏洞察能力和政治手腕下了伏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2「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裡;他聽見這事,就從埃及回來。」

  「耶羅波安」這裡沒有交代他的身分和他躲避所羅門王的原因(參王上十一2640), 大概是假設當時的讀者對他的事蹟早已熟悉。

    「他聽見 ...... 回來」比較王上十二23,此處然指出耶羅波安早有預謀,想率眾反叛。——《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3「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他就和以色列眾人來見羅波安,對他說:」

 

【代下十4「“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做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做的苦工負的重軛輕鬆些,我們就事奉你。”」

 

【代下十4 所羅門嚴厲的徭役制度】波斯王古列所舉敵手巴比倫王拿波尼度的罪狀之一,是「強逼」百姓「服苦」。同樣,以色列長老亦要求羅波安的政府削減苦役。美索不達米亞典籍也有新王宣告默沙隆mesharum)法令,解放一個階級之奴隸,或減輕一城或一區的賦稅的先例。各支派的不滿是有根據的,若不妥協,就不能維持王國的統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5「羅波安對他們說:“第三日再來見我吧!”民就去了。」

 

【代下十6「羅波安之父所羅門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羅波安王和他們商議,說:“你們給我出個什麼主意,我好回復這民。” 」

 

【代下十68 老年人】王室或政府的「新人」、「舊人」(即最近升級為王的顧問,和已經服務多年的人)之間,似乎有分裂的跡象。「老年人」代表所羅門年間已經在職的人。他們若非王親(王同父異母的兄弟,或堂兄弟、表兄弟等,如:撒下十三3之約拿達),就是政府的官員。新人大抵是羅波安自己的堂兄弟或同父異母兄弟,年齡與他相若。蘇美史詩《吉加墨斯與阿卡》中也有一個類似的場面。吉加墨斯諮詢意見時也是先問老年人(他們反對作亂),再問城中的年輕人(這些人組成軍隊,贊成叛亂)。在此得採納的也是年輕人的意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7「老年人對他說:“王若恩待這民,使他們喜悅,用好話回復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僕人。”」

  「恩待」、「使他們喜悅」王上十二7則作「服事」、「如僕人」。此處強調了王的尊嚴。——《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8「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與他一同長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議,」

 

【代下十9「說:“這民對我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鬆些’;你們給我出個什麼主意,我好回復他們。” 」

 

【代下十10「那同他長大的少年人說:“這民對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鬆些’;王要對他們如此說:‘我的小拇指比我父親的腰還粗;」

  「少年人」可指年約四十的人(見王上十二8注)。——《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11「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代下十11 鞭和蠍子】鞭被用來驅策奴隸、牲口,或作為酷刑工具已經有悠久的歷史。部分學者認為蠍子是鞭的一種,鞭梢附有金屬或玻璃的碎片(羅馬人稱之為「蠍子」)。然而至今為止,挖掘、浮雕,或羅馬時代以前的文獻,都沒有這種鞭子的佐證。但是一個亞喀得文的字眼總目將銅蠍與奴隸的銅鐐並列,因此,亞喀得文的學者暫時把它鑒定為笞端的金屬倒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12「耶羅波安和眾百姓遵著羅波安王所說“你們第三日再來見我”的那話,第三日他們果然來了。 」

 

【代下十13「羅波安王用嚴厲的話回復他們,不用老年人所出的主意,」

 

【代下十14「照著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對他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

 

【代下十15「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於上帝,為要應驗耶和華藉示羅人亞希雅對尼八兒子耶羅波安所說的話。」

 

【代下十16「以色列眾民見王不依從他們,就對王說:“我們與大衛有什麼分兒呢?與耶西的兒子並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於是,以色列眾人都回自己家裡去了。」

 

【代下十16 以色列和猶大不穩定的聯邦】北方支派在示巴之亂時已經響起過這個號召呼聲(見:撒下二十1的注釋)。以為以色列十二支派視統一為自然或當然的趨向,是很容易有的誤解。實質上他們是十二個獨立的部族單位,具有很多使他們分裂的因素。大衛和所羅門年間的統一,不但發生在富強的年代,更是高度的技巧和極大的努力的結果。然而將這些政治實體聯結為一的因素只有一代的年日,以色列和一般的酋長國(如:掃羅在以色列支派中組織的國家)一樣,仍然過度依賴領袖本人的魅力。酋長國和帝國都有些微不和便土崩瓦解的傾向。如今北方眾支派一旦瞭解猶大支派和大衛家無意與他們妥協,容許他們擴張自治,減輕賦稅,統一的代價和南北雙方觀點的歧異,便成為了分裂的導火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17「惟獨住在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

 

【代下十18「羅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哈多蘭往以色列人那裡去,以色列人就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王急忙上車,逃回耶路撒冷去了。」

 

【代下十18 用石頭打死】有關石刑作為處死方式,可參看:申命記十三10的注釋。哈多蘭之死就像革命或暴亂的第一響炮。掌管公共工程者(包括負責巨石的搬運工作)竟然死于亂石底下,幾乎可說是因果報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19「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