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代下十一1「羅波安來到耶路撒冷,招聚猶大家和便雅憫家,共十八萬人,都是挑選的戰士,要與以色列人爭戰,好將國奪回再歸自己。」

 

【代下十一1 十八萬戰士】對猶大和便雅憫支派來說,這是極大的數目。美國獨立戰爭自始至終美方聯合軍隊的總和,才大約與這人數相等。現代對當代總人口的估計,顯示南國人口不會超過三十萬。按照主前九至八世紀新亞述帝國的記錄,亞述軍隊的人數從大約四萬五千人(撒縵以色三世)擴大到超過二十萬人(西拿基立在位)。在誇誇之役,西方十二國聯軍以六萬大軍迎戰撒縵以色。赫人帝國軍隊人數的最高記錄是五萬名(主前十三世紀加低斯之役)。上述幾點顯示這些經文譯作「千」的字眼(和合本之「十八萬」,原文作「一百八十千」),應當採取另一個字義,譯作「部隊」或「分隊」。有學者提出每宗族可能各自派兵參戰,部隊人數沒有一定,而是按宗族人丁數目而定。隨著歷史的發展,部隊人數才以一千為標準,但這時每隊的人數可能遠不及此。——《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一2「但耶和華的話臨到神人示瑪雅說:」

 

【代下十一24 先知有關戰事的默】這是以色列前古典預言時代,先知所扮演的角色與古代近東其他地方的先知十分相像(見:申十八1422的注釋)。他們最常處理的問題之一,是軍事行動的可取性,本段是例子之一。由於時人相信神的參與是軍隊成功的要素,事件發生的次序必須從神下達作戰命令開始。在亞述的王室碑文中,這種神明的命令幾乎可算是模式化的一部分。此外,交鋒的時間和戰略等事務,求問神旨也十分重要。然而默示有時卻是不請自來,或出乎意外來到的。馬里文獻中有一個例子描述心利林王夢中得到警告,不可參與某場戰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一3「“你去告訴所羅門的兒子猶大王羅波安和住猶大、便雅憫的以色列眾人說,」

  「以色列眾人」這詞在本書不單指北國百姓,也用於南國人(參十二1, 6)。——《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一4「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可上去與你們的弟兄爭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於我。’”眾人就聽從耶和華的話歸回,不去與耶羅波安爭戰。」

 

【代下十一5「羅波安住在耶路撒冷,在猶大地修築城邑,」

 

【代下十一512堅固南面的邊防】國家分裂後,羅波安便開始修築南面、東面與西面的防線,工程顯然在埃及王示撒來侵時仍未完成(參十二2)。 北界沒有增設防備,大概是因為羅波安無意劃定北面國界,以便收復北面失地;又或者耶京以北實際上缺乏天險,難以建築城堡。——《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一512 猶大的堅固城】名單所列的都是猶大境內的城市,除亞多萊音(現代之杜拉〔Dura〕,位於希伯侖西面三哩)之外,全部都曾在經外史料中提及(例如:示撒侵略的記錄,見十二2)。這些城邑形成耶路撒冷山地的內部防線。它們南北分為四組,在戰略性的據點防守主要的通路和大道:(一)伯利琚B以坦、提哥亞、伯夙把守東面的疆界;(二)梭哥、亞杜蘭、迦特、瑪利沙把守西面;(三)南面的防線包括拉吉、西弗、亞多萊音;(四)瑣拉和亞雅侖似乎是西北面的堡壘,希伯侖(大衛的舊都,撒下二1)則可能是集結軍隊的基地,或西南兩區的中心地帶。考古研究對於羅波安修築工程的所在不能提供什麼幫助。只有少數幾個遺址(特別是拉吉)顯示有防禦工事的痕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一6「為保障修築伯利琚B以坦、提哥亞、」

 

【代下十一7「伯夙、梭哥、亞杜蘭、」

 

【代下十一8「迦特、瑪利沙、西弗、」

 

【代下十一9「亞多萊音、拉吉、亞西加、」

 

【代下十一10「瑣拉、亞雅侖、希伯侖。這都是猶大和便雅憫的堅固城。」

 

【代下十一11「羅波安又堅固各處的保障,在其中安置軍長,又預備下糧食、油、酒。」

 

【代下十一1112 堅固城的儲備】羅波安堅固城內的防營必須儲備充足的糧食和兵器,才能成功地戍守邊界。馬里文獻的行政總目詳列了軍隊十日、十五日,或一個月所需之糧食、油、酒的數量。歷代志只是簡單概述所需的資源(但沒有說明分量或多久才補給一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一12「他在各城裡預備盾牌和槍,且使城極其堅固。猶大和便雅憫都歸了他。」

 

【代下十一13「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利未人都從四方來歸羅波安。」

 

【代下十一14「利未人撇下他們的郊野和產業,來到猶大與耶路撒冷,是因耶羅波安和他的兒子拒絕他們,不許他們供祭司職分事奉耶和華。」

 

【代下十一15「耶羅波安為邱壇、為鬼魔(原文作公山羊)、為自己所鑄造的牛犢設立祭司。」

 

【代下十一15 公山羊和牛犢偶像】有關牛犢偶像的資料,可參看:列王紀上十二28的注釋。公山羊偶像大概是指類似羊人,經常在野外或無人居住之地出沒的鬼魔。舊約只提及過它們幾次,並且現有的古代近東史料也沒有對應的案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一16「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都隨從利未人,來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

 

【代下十一17「這樣,就堅固猶大國,使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強盛三年,因為他們三年遵行大衛和所羅門的道。」

 

【代下十一18「羅波安娶大衛兒子耶利摩的女兒瑪哈拉為妻,又娶耶西兒子以利押的女兒亞比孩為妻。」

 

【代下十一19「從她生了幾個兒子,就是耶烏施、示瑪利雅、撒罕。」

 

【代下十一20「後來又娶押沙龍的女兒瑪迦(十三章二節作烏列的女兒米該雅),從她生了亞比雅、亞太、細撒、示羅密。」

 

【代下十一20瑪迦是押沙龍的女兒麼?何以又名米該雅?】

         答:大衛之子「押沙龍生了……一個女兒……名叫他瑪」(撒下十四27)。但在此處又記載「羅波安……後來又娶押沙龍的女兒瑪迦」(代下十一1820),下有小字:「十三章二節作烏列的女兒米該雅」。此處所稱瑪迦為他的女兒,其意思乃指為押沙龍的孫女而言。他瑪嫁給烏列,瑪迦乃是烏列的女兒。猶太人的拉比說,瑪迦有兩個名字;另一個是米該雅--意思是誰像耶和華。代上十三2以此名稱她,因她已做了王后,後來因重犯了膜拜偶像的罪,而被其孫亞撒王貶了她王太后的位(代下十五16),因此又再以瑪迦稱她。瑪迦的名字--有壓迫之意,因她的兩個名字而顯見寫經史的人,按照時勢之不同,而配合其名。――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代下十一21「羅波安娶十八個妻,立六十個妾,生二十八個兒子,六十個女兒;他卻愛押沙龍的女兒瑪迦,比愛別的妻妾更甚。」

 

【代下十一22「羅波安立瑪迦的兒子亞比雅作太子,在他弟兄中為首,因為想要立他接續作王。」

 

【代下十一2223 以王子為行政官員】訓練太子和其他王室成員的辦法之一,是任命他們為行政官員。亞比雅的情況更可能是與父王羅波安共同執政(見二十一24)。埃及的記錄和美索不達米亞的年表,亦經常形容王子被指派為總督或地區性的行政官員(例如:參看亞述王桑希阿達德任命兒子雅斯馬阿杜和伊施默大甘〔Ishme-Dagan〕治理王國的某些部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一23「羅波安辦事精明,使他眾子分散在猶大和便雅憫全地各堅固城裡,又賜他們許多糧食,為他們多尋妻子。」